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波一波雷電擊落下來,雲霄憑藉肉體死死抗住,似乎身體都是擊碎。鮮血灑落慘烈到了極點。不過每一次擊碎,又是快速恢復起來。就連那雷劫也是被輪迴大道煉化不少。一反一復之間,雲霄身體強度逐漸增加。

到最後猛然嗡嗡的一陣響,雲霄身上發出萬丈光芒,無窮大道符文揮舞,這一瞬間雲霄身體強度總算進入頂級先天靈寶的層次,接下來就是簡單了。混沌無形神雷似乎對雲霄這時的身體傷害不大了。

就這樣九天九夜過去,雲霄終於接下第一波雷劫。這時王天才鬆了一口氣。同時天上劫運翻滾,巨眼發出的威壓更大。一股狂風莫名吹起,居然是混沌神風,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湮滅,摧毀重返混沌。

雲霄臉色沉重起來,這混沌神風,讓她感覺到一定威脅。不由得揮舞混元金斗,迎擊過去,大洞符文飛舞,金光閃耀,混沌之氣涌動,直接迎擊過去。即使這樣也是不能抵擋那混沌神風。

大道符文,金光混沌之氣,被那神風一吹就是消散,好在這樣一來算是消弱不少,神風吹到雲霄身上,雖然皮開肉綻,雲霄依舊能夠抵擋。這時王天掃視一眼沒有離開的蒼穹老祖,眼中露出一遍殺機。傷勢已經恢復,蒼穹老祖這樣的不安定分子,一定不能留在這裡。

這時一步踏出,就是來到蒼穹老祖面前,這時說道:「是你自己離開,還是要本座趕你離開,或者你不用離開了!」這話霸道,王天一顯露殺機,蒼穹老祖就是感覺到了。王天這話一出,蒼穹老祖哈哈大笑起來:「王天我承認你比老祖高明一點,有那虛無之力,老祖奈何不了你。不過要想擊殺老祖,你在修鍊一元會還差不多!」

看著蒼穹老祖不知好歹,王天也是不客氣了。心神一動虛無兩儀圖猛然出現,瞬間化成一把長刀,同時虛無之力被王天從虛空之中攝取過來。身體慢慢淡化,似乎化成一道虛無般的影子,就連長刀也是越來越虛無起來。

這時王天猛然化成一道虛無光芒撞擊過去。一出手就是動用殺招,顯然王天下了殺心,蒼穹老祖冷哼一聲,立刻人家合一,也是化成一道混沌光芒激射過去。頓時兩道光芒在空中碰撞起來,瞬息就是千萬擊。

一聲慘叫發出,蒼穹老祖化成的混沌靈光立刻到射回去,破開空間就是離開。蒼穹老祖根本就是沒有想到短短時間不見。王天戰鬥力又是飆升不少。這一硬拼。虛無之力破壞力太強大了。就算蒼穹老祖都是低檔不住。短短時間就是受傷。只好立刻離開。不離開王天絕對不死不休。激怒這時的王天也不是美妙的事情。

雖然蒼穹老祖覺得,游鬥起來,王天沒有擊殺自己的把握。王天依舊沒有追殺,就在高空看著雲霄渡劫。就這樣接下來的地水風火四劫,也被雲霄硬生生的度過。

同時雲霄,混元金斗還有雲霄的寶劍似乎都是得到不少好處,雲霄身體強度,又是增加不少。混元金斗已經向著頂級先天至寶進化。就算那寶劍也是慢慢進化成為頂級先天靈寶,可惜不是本命靈寶,否則那寶劍恐怕也會成為先天至寶層次的法寶。

就在這時那紫霄神雷又是轟擊下來,紫色混沌氣閃耀,雷電交加,似乎抹掉空間。王天眉頭都是鄒了起來,這紫霄神雷,就算王天也是要收傷,可惜王天也算證道邊沿的人物。不能出手前去抵擋雷劫。不然恐怕就要引起連壞雷劫了。

心神一動,虛無兩儀圖猛然飛了出去,來到雲霄頭頂,化成一張大圖,虛無混沌之力涌動,大道符文飛舞,密密麻麻落下的雷電頓時被虛無兩儀圖擋住。滋滋滋的響聲不絕於耳。那雷劫似乎都是減弱不少。

有了虛無兩儀圖抵擋,加上那混元金斗寶劍,雲霄總算有驚無險的度過這一劫,不過虛無兩儀圖,就算遭殃了。在劫雷的打擊下,似乎破破爛爛起來。又是九天九夜這一次雷劫才算過去。

這時天劫收縮起來,巨眼威壓更大,猛然都天神雷轟擊下來。就在同時那有些破爛的虛無兩儀圖,混元金斗都是光芒大作。瞬間修復,似乎又是強大一些。同時雷劫降落,似乎那都天神雷比起紫霄伸雷,又是厲害多了。

虛無兩儀圖抵擋起來,更是難受,一波雷劫下來,就是破破爛爛的。雖然不停修復,不過依舊一副將要在劫雷之中消散的模樣。都天神雷似乎有湮滅之力。雲霄揮舞混元金斗,寶劍擋住一波波轟擊,金斗,寶劍似乎都要融化起來,時不時一擊雷電轟擊到身上,身體似乎都是被抹掉一塊。

這一波雷劫迎接下來,艱難無比。不過到最後雲霄身體破破爛爛不像話的時候,總算堅持下來了。九天之後這一波雷劫又算擋住了。就在同時那雷劫閃動無盡靈氣滾滾而來,雷劫似乎壯大不少。威壓越來越強烈起來。就算王天也是感覺到無限危險。

「雲霄快快布陣,有陣法抵擋!」王天大聲喝道。雲霄似乎也是感覺到了危險,王天話音剛落,立刻運用那剛好恢復的虛無兩儀圖和混元金斗,立刻布置下那虛無黃河陣。

頓時一座殺氣騰騰的大陣形成。就在同時滅世神雷已經轟擊下來,似乎滅掉一切,什麼都是抹掉消散一般,直接向著大陣攻擊過去,就在同時雲霄已經催動大陣,似乎無窮大道交織的光芒飛起,和那神雷撞擊僵持起來。

不過神雷似乎更為厲害隨著一波波神雷轟擊。就算大道光芒也是逐漸消散,慢慢退回,到最後那神雷總算轟擊到陣法身上。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陣法都是晃動起來,慢慢破裂,到最後居然轟然破掉。

不過也是堅持了九天了,就是最後一波神雷轟擊這一劫就算過去了。同時雷劫轟擊下去,虛無兩儀圖,混元金斗,寶劍迎擊過來,都是虛無消散,滅掉,差點全部消失,最後一擊雷劫總算落到雲霄身上。頓時雲霄身體也是消散開來。

似乎硬生生的抹掉一般,王天大吃一驚,立刻手指一指,無窮生命力灌注過去。同時雲霄身上輪迴大道閃耀身體消散就是凝聚過來,不過顯然身體凝聚的速度比不了消散的速度。到最後,雷電包圍了雲霄。王天心情沉到谷底。難道雲霄也要身亡。

王天鬱悶起來,忍不住就要出手了。就在這時纏繞雲霄的雷電消失,雲霄僅僅剩下一隻腳掌。王天擔心到了極點。就在這時那腳掌光芒閃耀無盡靈氣,不過神雷似乎更為厲害隨著一波波神雷轟擊。就算大道光芒也是逐漸消散,慢慢退回,到最後那神雷總算轟擊到陣法身上。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陣法都是晃動起來,慢慢破裂,到最後居然轟然破掉。

不過也是堅持了九天了,就是最後一波神雷轟擊這一劫就算過去了。同時雷劫轟擊下去,虛無兩儀圖,混元金斗,寶劍迎擊過來,都是虛無消散,滅掉,差點全部消失,最後一擊雷劫總算落到雲霄身上。頓時雲霄身體也是消散開來。

似乎硬生生的抹掉一般,王天大吃一驚,立刻手指一指,無窮生命力灌注過去。同時雲霄身上輪迴大道閃耀身體消散就是凝聚過來,不過顯然身體凝聚的速度比不了消散的速度。到最後,雷電包圍了雲霄。王天心情沉到谷底。難道雲霄也要身亡。

王天鬱悶起來,忍不住就要出手了。就在這時纏繞雲霄的雷電消失,雲霄僅僅剩下一隻腳掌。王天擔心到了極點。就在這時那腳掌光芒閃耀無盡靈氣,[(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3-01-17

王天心中充滿興奮的感覺雲霄證道混沌大羅金仙。那樣一來,今後就有生命保障了。就在這時王天臉色猛然一變,手臂一招,剛好吸收一定大道光芒恢復過來的虛無兩儀圖回到手中。立刻手指一指,突然變得無比巨大,把雲霄包裹起來。完全護住。

就在同時一方大印,天邊飛來,氣運神龍飛舞,大道符文閃耀,混沌之氣縈繞。巨大無比直接狠狠砸來。顯然昊天出手了。王天眼中露出憤恨的目光,有人帶頭,那就不妙了。要知道開天至今,證道混沌大羅金仙的寥寥無幾。

一來天劫難度。二來就是大家不希望有那樣的高手出現。看來當眾渡劫,不是一個好打算。立刻拳頭一揮直接向著那大印轟擊過去。轟的一聲巨響,彷彿天地震動,王天的拳頭猛然炸裂。那大印也被一拳轟飛。

同時又有寶劍,大山,金鐧,金蓮等等不停轟擊過來。一個個天道符文,大道符文轟擊,無盡光芒閃耀,直接都是引動。顯然這些出手的都是了不得的高手。

王天不敢怠慢,似乎身體都是化為一股虛無光芒,不停撞擊,擋住這些攻擊。雲霄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被打攪萬一出事那就不妙了。頓時只見一道虛無光芒不停激射,似乎瞬間化成億萬萬道光芒。和那轟擊過來的法寶碰撞不休。空間都是湮滅破碎,地水風火出現,重返混沌一般。

那邊還在和黃帝激戰的刑天似乎發現了王天哪裡的不對。立刻一斧子劈退黃帝,大聲說道:「就按照你小子說的,大秦撤軍。本座還有事情要辦,就不和你蘑菇了!」話音一落,一聲令下,大巫軍團秦國大軍都是猛然撤退。

刑天也是破開空間而去。這時廣成子飛了過來,對著黃帝一禮:「人皇,要纏住那刑天。不然雲霄證道那就麻煩了!」黃帝臉色一沉,對著廣成子說道:「帝師,這事情,我自然有打算!不用多說!」

說起來廣成子和黃帝還有一番師徒之緣。不過黃帝成為人皇之後,那可是地位和聖人相當,也算證道,不過是氣運證道。人皇而已,算混元大羅金仙。說起來黃帝對於闡教有一些香火之情這才出手。

不過雲霄卻不是黃帝能夠殺的。通天聖人,那可是以一對付四大聖人的牛人,雖然敗了,也是雖敗猶榮。黃帝可沒有想和通天聖人撕破臉皮的打算。廣成子臉色一紅,不敢再說什麼。畢竟人皇就是人皇,尊敬廣成子還可以叫做帝師。不尊敬他,什麼也不是。

那邊法寶繼續轟擊,不過顯然奈何不了王天,所有攻擊幾乎都被擋住。就在這時光芒一閃,昊天本體居然前來。揮舞天帝劍,昊天鏡發出萬丈光芒直接向著王天殺了過去。就是那天地印似乎都是圍繞旋轉起來。轟擊不停。

本體前來,攻擊那就是強悍多了。王天依舊赤手空拳,繼續戰鬥著,速速達到極致,就在阻擋昊天的同時,依舊擊飛那些法寶。不過也是不好受,遇上先天至寶,那拳頭不停被轟碎,雖然很快恢復。慢慢的有點不敵起來。的法寶轟擊過去,不過又被虛無兩儀圖發出的璀璨光芒完全擋住。對於裡邊的雲霄還是毫無用處。就在這時又是幾道人影閃現,正是那燭龍,計都,跋扈,等人,甚至還有一些不認識的證道或者戰鬥力達到證道以上的高手。

他們一來,也是揮舞神兵法寶向著雲霄的方向轟擊過去。這樣一來,王天就是慘了。面對著二十多個證道初期中期戰鬥力的高手,王天也不禁被打的節節後退,身體似乎都要轟破了。

同時昊天已經化成一道光芒帶著那天地印向著虛無兩儀圖撞擊過去。王天大吃一驚:「昊天若是雲霄有什麼事情,我和你不死不休。」一分神又是挨上幾擊。轟的一聲彷彿天地震動。就在危險的時候,一柄斧子猛然出現。擋住昊天一擊,卻是那刑天來了。

「昊天沒有想到又是遇上你了,能夠擊殺你一次,就能在擊殺你一次,拿命來!」說話間斧子揮舞,混沌之氣涌動,大道符文揮舞,斧光繚繞,似乎無盡天地至理顯化,演示出來。直接向著昊天轟擊過去。

「你不是當年的人,朕也不是當年的朕了,你以為還有那本事!」說話間昊天收起昊天鏡,天帝劍,立刻人印合一化成一道混沌光芒迎擊過去。氣運神龍飛舞,大道符文閃耀,混沌之氣涌動,掌控大道發出。似乎抹殺一切,攻擊凌厲之極。

轟轟轟叮叮噹噹的響聲不斷,瞬間兩人就是交手千萬招。這時刑天似乎殺紅了眼,攻擊越來越強大,就算身上受傷,鮮血流淌,依舊激戰不休,反而越戰越勇,本來開始的時候稍微處於下風,這時也是慢慢扳平。

祖巫境界,身體強度達到不可思議的境界。不亞於一般先天至寶。這一發狂戰鬥力又是飆升不少,那開天大道不在掌控大道之下。頓時打了一個難解難分。王天這時更是不妙起來,雖然沒有昊天。

不過燭龍,計都他們哪一個不是絕世高手,雖然有點不如王天。不過沒有先天至寶的王天,就算和其中一個打成平手也算不錯了。二十多個高手圍攻,更本就是抵擋不住。身體一次次受到重創,破碎不堪,依舊死戰不退,抵擋所有攻擊。不讓影響到雲霄。

就在這時空間又是破開,咚咚咚幾聲鐘響,似乎所有攻擊都是定住一下,太一,帝俊身形顯現,大聲說道:「道友,我來幫幫你!」說話間一人混沌鍾,一人扶桑樹,直接就是加入戰團,這樣一來,王天才算鬆了一口氣。不至於那麼危險了。

這時又是一聲長笑出現:「正是熱鬧。我也來湊湊熱鬧!」話音一落,空間打開,伏羲也是出現在空中。心神一動,先天八卦圖飛射過去護住雲霄。這才說道:「王天,還不收回你的本命法寶。我不想出手,這些人你自己打發。放心有我在此。沒有人能夠對雲霄造成傷害。

王天遁走高興起來。沒有先天至寶被這些人壓著打,王天可是鬱悶透了。心神一動虛無兩儀圖猛然激射過來,來到王天手中,就是化成一柄長刀,立刻人刀合一,攝取虛無之力過來,化成一刀虛無光芒激射過去。

立刻和圍攻王天的十多個高手激戰起來,似乎無盡大道天道和虛無光芒不停撞擊,糾纏消散。戰鬥已經進入那白熱化的程度。就在同時又是幾道人影出現。確實那鎮元大仙,紅雲老祖,鯤鵬老祖等人也是來了。

不過他們前來也不動手,就是看著空中的戰鬥。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就在同時啊啊啊幾聲慘叫發出,和王天戰鬥的不知名的高手,瞬間就是斬殺兩人,擊傷幾人。有了先天至寶似乎王天攻擊強大多了。

這時太一大聲喝道:「朕不願意得罪諸位道友,不過想要擊殺雲霄,王天道友,那就怪朕不客氣了。速速離開,不然一會兒雲霄仙子證道,要你們好看!」說起來一下子得罪這麼多勢力,就算太一也是不願意。不過始終和王天是盟友,暫時只好幫上一把。

燭龍幾人心中暗嘆起來,沒有想到王天居然還有如此人脈,看來今天的目的達不到了。就有了一絲離開的想法。就算攻擊都是緩慢下來。就在同時,空間又是劈開,四柄殺氣騰騰的寶劍激射過來,正是那誅仙四劍,直接向著在場的高手籠罩下去。殺戮間期,誅滅劍氣,湮滅劍氣、絕殺劍氣飛舞,彷彿一道道大道符文擊殺過去。

一個聲音高教到:「誰敢擊殺我截教中人!」卻是無當聖母出現了,這樣的戰鬥也只有他掌控誅仙四劍,有一戰的能力。同時天邊佛光繚繞,祥雲朵朵,那多寶如來也是來了。一來就是加入擊殺其他高手的行列。

同時五色光芒閃耀,孔宣大明王,不現在是孔宣也是來了。五色神光閃耀,所過之處絞殺一切,瞬間就是和那些人戰鬥到一起。慘叫聲聲,血灑長空。不過達到現在修為的高手。一個不對游鬥起來幾乎很難擊殺。

他們一到,王天的危機算是過去了。立刻長刀揮舞展開反擊。就在這時猛然天降金花,地涌金蓮,仙女指路,玉女散花。雲霄終於證道了。雲霄一證道,就是一股強大的氣勢衝天而起。頓時燭龍他們感覺到事情不可為。立刻虛晃一招,就是統統遁走。

不過依舊有逃得慢的兩人被王天斬殺。昊天自然也是遁走了。這時先天八卦圖,才被伏羲收了回去。伏羲淡淡一笑說道:「恭喜道友證道!道友好修為,似乎不在我之下!」

吞噬掌握了最後天劫的大道光芒。雲霄修為再進一步,終於達到證道後期的水準。似乎和伏羲一個層次。不過戰鬥力恐怕還是有差別。這時多寶如來,孔宣等人也是前來恭賀起來。

雲霄淡淡一笑說道:「多謝諸位道友出手了,孔宣你怎麼恢復了!」確實這一次來的孔宣已經不是那佛陀模樣。前邊幾次大戰,孔宣也是沒有出現。孔宣淡淡一笑說道:「經過這麼多年,也是無法逼出那聖人符籙,不過運氣好,出去的時候遇上鳳族前輩,這才解脫出來。知道師妹危險這才前來!」

王天一愣,鳳族前輩居然能夠解除聖人符籙,恐怕就算不如准提聖人,恐怕也是相差不大,龍族有燭龍,那麼鳳族又有何人。這倒是讓人想不到。洪荒水深呀。這時王天說道:「今天多謝諸位道友出手了。不若到鳳舞山脈論道喝酒一番可好!」眾人紛紛答應下來,於是所有人,都是破開空間向著那鳳舞山脈而去。[(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3-01-17

王天淡淡一笑:「既然如此大哥你就去吧。大哥代為在蚩尤那裡解釋一下。」

刑天點頭離開,破開空間就是消失不見。同時王天抬頭望去,眼中金光直衝鬥牛,似乎看清楚天空中的一切。就在這時浩浩蕩蕩的妖族天庭大軍終於殺入那三十三天,東方天庭似乎早有準備。

無數仙兵仙將迎擊過來,頓時數億大軍絞殺一起,法寶亂飛,神兵激射,慘叫聲聲,鮮血飛濺,殘肢斷臂四處都是。慘叫聲聲,不斷發出屍體遍地,高空之中,更是雨點一樣落下。就算三十三天都是打得粉碎。

幾乎都是兵對兵將對將的戰鬥。不過顯然降兵仙將不是對手正在慢慢撤退。正在這時太一,帝俊一馬當先,已經殺上凌霄寶殿。凌霄寶殿之中安靜無比,似乎沒有什麼人了。只有那昊天,瑤池並坐龍椅。

帝俊,太一他們一殺進來,昊天立刻站立起來,鼓起掌來說道:「兩位不愧當年名震洪荒的妖族天帝,妖皇,這麼快就是殺來了。不過你們不該來的,這裡就是你們的墳墓!」

帝俊呵呵一笑:「昊天,我知道你的心性,想來你也有一點把握才會如此說話。有什麼後手都是施展出來吧,不過我兩兄弟既然敢殺來,自然有一定把握!」「呵呵呵謀定而後動,都是我們帝王本色。朕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諸位道友出來吧!」

話音一落,光芒一閃,只見幾人出現在凌霄寶殿,正是那燭龍,跋扈、蒼穹老祖,計都老祖幾人。看到他們,帝俊太一呵呵一笑:「昊天你也太看得起我們了。居然用他們前來圍殺呵呵呵。不過我們兄弟殺來,也不是沒有準備!也罷,就擺明車馬殺上一回,諸位道友速速前來!」

話音一落。光芒一閃,西王母,王天猛然出現在凌霄寶殿之中。王天呵呵一笑:「昊天。我們的帳也該算算了!」看起來太一一方僅僅四人似乎人數還少了一個。不過大家都是清楚。就是王天一人就可以抵擋燭龍他們四人。若是王天對上昊天,那就不知道結果了。

這樣看來似乎實力相當。這時帝俊突然說道:「王天道友爭奪天庭氣運,我和太一同昊天做了結才行,他就交給我們兄弟了。若不是修為還沒有恢復,我一人足矣!」

話音一落當先一步跨了出去,左手扶桑樹,右手雌雄寶劍,這正是當年帝俊天帝劍擊破化成的兩把寶劍,雖然看起來頂級後天至寶的層次。不過也算氣運神兵,不亞於一般先天至寶。

立刻向著昊天殺了過去。頓時火焰揮舞,劍光縈繞混沌之氣涌動。似乎火焰大道,光之大道,消融大道等等都是轟擊出去。攻擊凌厲至極。昊天呵呵一笑:「帝俊只有這點手段未必太讓人看不起了吧!」

說話間手中天帝劍揮舞起來,立刻迎擊上去,劍光繚繞,氣運神龍飛舞,掌控天道轟擊,似乎化成無盡光芒轟擊過去,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湮滅地水風火出現,似乎重返混沌一般。那帝俊的攻擊幾乎不堪一擊,湮滅。叮叮噹噹一陣響。

天帝劍和寶劍,樹枝碰撞起來。每一次交擊帝俊都是退後一步,似乎戰鬥力差上一籌。這時太一忍不住了,立刻揮手攻擊過去,咚咚咚的響聲不絕,混沌鍾直接砸了過去,大道符文閃耀,混沌之氣涌動似乎滅殺一切,空間都是抹掉。頓時三人激戰到一起。

看起來依舊昊天略站上風。燭龍等人都是有點驚訝起來,似乎昊天戰鬥力太強悍了一點吧,那帝俊,他一似乎又是弱了一點似乎不比當年。他們一交手起來頓時凌霄寶殿,哪怕後天至寶層次,也是直接散掉,化為飛灰。立刻三人打到高空。

西王母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似乎一點都是不擔心帝俊,太一。王天有了明悟似乎,帝俊,太一有什麼手段,有擊殺昊天的把握,這時看著無盡的廝殺。王天也是熱血沸騰起來。這時一步跨出:「你們誰敢一戰!」

說話間一股強大的氣勢發出,直接向著燭龍他們四人撞擊過去。計都呵呵一笑說道:「王天,你可是聖人之下第一人。我們只好聯手攻擊了,諸位道友一起出手擊殺王天!」

話音一落,計都首先出手了,金鐧揮舞,大道符文閃現,無盡魔氣血煞氣涌動,直接向著王天殺過去,似乎鋪天蓋地一片血煞雲霧卷了過去。又似乎億萬道光芒激射過去。就在同時燭龍心神一動,寶塔出現在手中,也是出手攻擊過去。攻勢凌厲,似乎無窮光芒閃耀,大道符文飛舞,混沌之氣涌動,直覺就是卷了過去。

蒼穹老祖也是出手了,長劍揮舞,似乎混元之力涌動,大道符文飛舞,擊破天地一般,跋扈也是長刀一揮,就是殺了過去。瞬間王天似乎就被血煞氣,刀光劍光等等包圍起來。空間湮滅,虛無,地水風火出現似乎重返混沌。

王天長嘯一聲,身體似乎都是淡化起來,光芒閃耀長刀在手,立刻化成一道虛無光芒迎擊過去,頓時彷彿五種光芒在空中激戰交擊不休。億萬道光芒同同時碰撞起來,百萬餘里都是化為虛無。一時間難分難解,不過總體看來還是虛無光芒佔據優勢,如今的王天戰鬥力太強悍了。

這時只有西王母反而沒有對手,正在觀看著空中的戰鬥。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喝道:「動手!」話音一落。猛然間喊殺聲四起,四面八方又是殺出無盡天兵天將,這些天兵天將似乎又是不同。原先東方天庭的仙兵仙將似乎都是白色鎧甲,仙氣縈繞。這些卻是黑色鎧甲,煞氣漫天。

立刻和那妖族大軍戰鬥到一起,破軍,七殺,貪狼三人立刻找上了正在大殺四方的畢方,夔牛。頓時激戰到一起。鮮血飛濺,法寶撞擊一交手就是慘烈無比。同時那九天玄女,文昌帝君,還有紫薇星君等人也是各自找上對手激戰起來。

那惡濁,還有清明卻是迎上白澤,鬼車,這會兒幾人修為相差不大,似乎也是打得難解難分,天崩地裂,日月無光起來。同時又是空間破開,鯤鵬老祖。阿修羅也是帶領剩餘的手下來了。立刻加入戰團,這樣一來,戰鬥更加慘烈起來。

到處都在激戰,術法、神通、天道,大道撞擊不休,屍體如雨,血灑長空。這時西王母一步跨了出去,對著鯤鵬和瑤池王母喝道:「鯤鵬,瑤池你們的對手是我!」

這話一出,瑤池呵呵一笑:「也罷,就陪姐姐走上一遭!」鯤鵬呵呵一笑:「帝俊,太一都沒有滅殺朕的本事,西王母你可是膽大包天,居然挑戰老祖。也罷就送你歸天!」

話音一落。兩人化成兩道光芒激射過去,蓮花朵朵,劍光繚繞,聖光飛舞,混沌之氣涌動,又有大道符文轟擊過去,幾乎毀天滅地一般。殺向西王母。西王母呵呵一笑,左手握著崑崙鏡,光芒閃耀,空間大道激射,混沌之氣涌動,右手寶劍揮舞,立刻激戰到一起。戰鬥立刻進入白熱化的程度。

居然以一敵二,不落下風,就是鯤鵬,瑤池王母也是沒有料到,不顯山不露水的西王母居然有這樣的戰鬥力。不過總體戰鬥似乎對於妖族天庭越來越不利起來。

就在這時月宮之中,猛然嫦娥出現,眼光一掃三十三天,看看混亂無比的天機。這時說道:「是時候了,后羿你也該回來了!」話音一落,心神一動,月老突然飛起。進入嫦娥體內,頓時嫦娥氣勢大漲起來,立刻進入半步證道的地步。腦後功德金輪猛然飛出,瞬間化成一道光芒進入砍樹不止的吳剛體內。

這時喝道:「後裔大哥速速醒來!」就在同時,那面無表情砍樹不止的吳剛,猛然愣住了。停止了億萬年砍樹的動靜。這時猛然眼光清澈起來,「我是誰。我是誰!我是吳剛,我是後裔,哈哈哈哈!」

話音一落都天魔煞飛舞,一股強大的氣勢直衝雲霄,這一瞬間後裔總算恢復過來。扭轉腦袋,深情的看著嫦娥,這時問道:「嫦娥我不是做夢吧。現在巫妖大戰如何了,你怎麼都有近似祖巫的戰鬥力了!」

嫦娥手指一指一道光芒激射過去,進入後裔腦海,正是這億萬年發生的事情,後裔愣住了。沒有想到強大無比的巫族,居然差點要消失了。這時嫦娥說道:「後裔大哥,巫族還有刑天他們。有時間再說這些,這會兒帝俊,太一他們正在和昊天他們戰鬥。我說起來也算遠古妖族天庭的人。出手幫助妖族天庭吧!」

後裔這時憨憨一笑說道:「嫦娥你說怎麼就怎麼把!我陪你一起去!」話音一落,兩人也是進入三十三天,這時後裔手中的斧子,已經變成那大弓。散發出來陣陣混沌氣息,渾身布滿神秘的符文。

一進入三十三天分清敵我,後裔就是張弓搭箭,瞬間法則本源凝聚過來,在大弓之上形成光見,立刻激射出去。瞬間就是化成億萬萬到箭光激射過去。卻是對著昊天,瑤池王母,鯤鵬老祖,他們激射過去。

那箭光彷彿大道符文,帶著都天魔煞之氣。直接撞擊過去,速度達到極致,就算昊天,鯤鵬等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立刻先天至寶護體,這才險之又險巔峰擋住這一箭。

立刻退開,鯤鵬臉色大變:「怎麼是你,後裔,你怎麼也是恢復記憶了。不過現在已經不是巫族縱橫洪荒的時期。我看你是找死!」在鯤鵬想來,後裔億萬年沒有恢復神智修鍊,恐怕進展不大,大巫難道可以和祖巫戰鬥力的自己一戰不成。立刻化光向著後裔殺了過去。後裔的弓箭殺傷力太大,只有擊殺擋住他,才會避免巨大損失![(m)無彈窗閱讀] 更新時間:2013-01-18

可是鯤鵬哪裡料到,巫族就是不一樣,雖然這些年後裔沒有刻意修鍊過。不過巫族的修鍊方法,那是不一樣。心臟作為動力。每一圈血液循環都是一次修鍊。加上失憶后,腦海一遍空白。一直不停砍樹。

那可是完全達到空靈層次。具有不停修鍊的效果,恐怕就算換一個巫族高手,正常修鍊恐怕也是沒有哪樣的效果。心中的後裔戰鬥力幾乎就是離刑天也是差距不遠,鯤鵬拿他當對手,那就是找錯方向了。

這時鯤鵬撲過去,後裔絲毫不畏懼,大弓張開,又是無窮法則本源凝聚過來。頓時一箭射了過去,那箭枝發出無窮光芒,都天煞氣縈繞,大道符文飛舞,混沌之氣涌動。瞬間穿越空間。就是來到鯤鵬面前。

單獨的一箭。比起先前的都要強大多了。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湮滅,化為混沌。就算飛撲過去的鯤鵬都是感覺到極度危險。慌忙之中,妖師殿砸了過去,當的一聲擋住了後裔那危險萬分的一箭。

頓時鯤鵬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加上天書發出的光芒抵擋,法則本源凝聚的光箭這才消失。同時還在震退回去的過程之中就是吐出一口口鮮血。鯤鵬搖搖頭,暗暗罵了自己一聲傻。

後裔最厲害的就是弓箭,近戰反而不如其他大巫那樣恐怖,傳說那後裔的射日弓,可是先天至寶層次的神兵,還是頂級的那種。就算祖巫也是沒有這樣好的神兵。看來要想辦法殺到後裔身邊,才有可能獲取勝利。

立刻再一次撲了過去,這一次又是不同,彷彿無數光芒從四面八方轟擊過去。後裔依舊不慌不忙的射出弓箭,瞬間弓箭就是化成無數箭枝迎擊上去。一道光芒都是沒有逃脫,全部都被擋住。鯤鵬居然近身不得。

不由得暴怒起來,鯤鵬當年可算妖族巨頭之一,雖然沒有上好法寶。居然不如祖巫,也不是大巫可以應對的,沒有想到現在居然連後裔身邊都是靠不近。反而被後裔的弓箭逼的連連後退,躲避不及。同時後裔還有餘力射出箭枝幫助妖族天庭大軍。箭枝所過,其他高手都是紛紛損落。除非准聖大圓滿以上高手,才能逃脫一劫。

心中不由驚嘆起來,好在當年帝俊有先見之明,暗算了後裔。不然又這樣一個弓箭手加入戰鬥,恐怕洪荒歷史都要癌變。正在鯤鵬頭疼的時候,也有其他人發現了後裔的厲害。

頓時一道人影飛撲過來,渾身刀氣凌厲,先天刀氣似乎化成大道符文一般,圍著他的身體激射出來,直接殺向後裔,正是血海一脈的高手天刀,那一次戰敗之後,天刀一直閉關,這一次總算出來了。

刀氣所過摧毀一切,空間都是湮滅,重返混沌。似乎戰鬥力也是進入那證道高手的行列,特別這刀氣太凌厲了。恐怕證道中期的高手也可一戰。就算後裔射出的箭枝不停激射過去,來到他的身邊,就被刀氣絞碎。依舊向前撲來。

不過靠近後裔身體千米的時候,就是遇上巨大的阻力。箭枝越來越密集,威力越來越大,似乎根本就是無法前行。這時天刀身體一晃,瞬間就是化成一柄大刀。刀光閃耀激射過去。

這樣一來總算破開那箭枝,衝殺到後裔身前。後裔冷笑一聲,巫族就是戰鬥的種族,難道以為靠近身邊就能奈何自己不成。心神一動手中大弓瞬間就是化為一柄柴刀。立刻揮舞起來和那天刀戰鬥到一起。

鯤鵬這才有機會殺了過來,立刻三人在空中大戰起來,似乎三道光芒糾纏不休,大道符文撞擊不停,即使這樣也是僅僅打了一個難解難分。就在同時嫦娥也是揮舞月桂枝,向著交戰之中的瑤池王母殺了過去。

月桂也算頂級先天靈根之一。相當於普通的先天至寶,這一揮舞起來,月光閃耀,大道符文飛舞,混沌氣息閃耀,瞬間就是和那瑤池王母戰鬥到一起,同時喝道:「西王母,我來幫你!」

這樣一來瑤池王母就是叫苦起來,本來和鯤鵬聯手才能和西王母打個平手,鯤鵬一去,已經落入下風,加上一個戰鬥力不差的嫦娥,這時立刻岌岌可危起來。就在這時血光縈繞,大旗飛舞,血刀閃耀。卻是那天妃烏摩,和阿修羅殺了過來。

他倆可算北方天庭的天帝和帝后,這些年有氣運之助,進展也是不慢。戰鬥力也是進入證道層次。他倆已加入,立刻和西王母,嫦娥激戰起來。三個對付兩個,雖然還是落入下風。不過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了。也是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

就在這時,兜率宮之內都是震動起來,那無盡泄露的氣勁,似乎都要摧毀兜率宮一樣。太上老君眉頭一鄒,大聲說道:「童兒,拿那葫蘆去,掛在門口。頓時一個童子將那葫蘆掛了過去。

頓時葫蘆發出萬丈毫光,所有泄露氣勁似乎都被全部收取,絲毫不能印象兜率宮,太上老君這才露出一絲微笑。就在這時猛然臉色一變。誰鎮壓了鎮壓蚩尤的先天一氣太清符。

立刻身體一晃,大袖一揮收起兜率宮,破開空間,就是想著蚩尤屍體鎮壓的地方趕去剛好出了空間,臉色就是一變,居然不是自己認為鎮壓蚩尤的地方。這時一個黃衣女子樂呵呵的看著太上老君。

「是你,後土,怎麼可能盤古真身,你居然證道了。罷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就不去了,這就回去!」心中嘀咕起來,當年都是暗暗高興祖巫沒有元神。不然三清都不算盤古正宗了。

這下子有元神的祖巫出現了,難道又會是一個盤古。反正後土給太上老君本體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看來有麻煩了。話音一落,又是破開空間回到三十三天內。

這時那昊天和太一,帝俊戰鬥達到白熱化的程度,悶哼聲聲,三人都是不停受傷,身上出現無數傷口,鮮血淋淋。猛然間,昊天一劍擋住扶桑樹,昊天鏡猛然發出萬丈光芒擋住了太一的混沌中,那天地印向著毫無抵擋的帝俊砸了過去。

本來就是落入下風身受重傷的帝俊眼看就是躲不過這一擊了。這時帝俊露出一絲詭異微笑,就算昊天也是一驚。「太一動手!」說話間帝俊,太一猛然氣勢大漲,一紅,一綠兩道光芒激射出來,那兩道光芒一出現就是發出萬丈毫光,似乎無盡大道演化,瞬間迎上天帝印,轟轟轟巨響驚天,天帝印居然被震飛出去。

同時白澤頭頂的三百六十星辰幡猛然飛射出去,引來無窮星辰光芒。頓時所有交戰的人似乎覺得環境都是一變似乎來到無盡星空。同時太一混沌鐘不停砸出似乎每一擊都是全力施為,昊天被這劇變驚呆了。

帝俊、太一居然恢復了修為,不但如此,還有進步,似乎比起當年還要可怕,不在昊天之下。剛才出現的居然是河書洛圖。這樣一來先天周天星辰大陣又是布置起來。這可是號稱屠聖的大陣。雖然沒有那三百六十妖族大聖運行陣法。也夠讓昊天喝一壺的。

昊天被打的節節後退,這時喝道:「原來你們早就恢復了。好深沉的心機!」帝俊呵呵一笑:「不敢,也不過是想你學習,沒有把握我們不會殺來。呵呵呵昊天看在鴻鈞老祖面子上,只要你投降成為本帝坐下東方天帝,發誓效忠朕,朕就免你意思如何!」

這時帝俊太一突然停止攻擊。就連正在戰鬥的王天他們都是停止了戰鬥。先天周天星辰大陣,威名赫赫。就算燭龍他們都是心中發涼。這時已經吸收不到靈氣,哪裡還會繼續戰鬥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