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步邁出,使得整個空間的聲音彷彿戛然而止,他用雷電光幕徹底把自己與弒紅雪籠罩了起來,與外界隔離,光幕之中,雷電狂涌,散發著毀天滅地之能。

「破裂!」、

弒紅雪一聲冷哼,大掌深入虛空,剎那間,只見掌中凝聚起一股毀滅性的真元能量,能量之中蘊含著一抹血紅之氣,化作一柄通天的血色長矛,直接洞穿。

「噗嗤!」

一聲輕響,雷電光幕赫然龜裂,頓時掀起了一股滔天氣浪,至於聶天的身軀,也被這股恐怖的血紅能量震退了數步。

「大混蛋,接著!」一直與上官無涯藏匿在人群之中的小混蛋對著聶天吐出一道聲音,還不待聲音落下,只見小混蛋朝聶天扔出了一柄長劍。

這柄長劍,自然是昔日聶天送給它的妖之血劍,乃是莫蒼龍之物,與妖神逆有著緊密相連的關係,也可以說妖神逆配合這柄妖劍,威力能提升數倍。

如今焚天魔劍遭到聶弒天神魂封印,只能算作一把五階神兵,根本沒有妖劍的威力強大,更何況聶天還修行了妖神逆。

「嗡!」

感知到恐怖的妖威來襲,聶天立即縱身而起,繼而大手一攬,毫無意外的把妖劍攬入手中,頃刻間劃破手中,猩紅的妖血深入妖劍的劍鋒之上。

妖劍飲血,欲斬天。

「嗡!」

妖劍一聲悲鳴,震蕩天地,可怕的妖威剎那間席捲蒼穹,好似化成一尊大鵬俯瞰天下。

「老朋友,隨我一起征戰吧!」聶天的目光凝視著手中的妖劍,頓時,妖劍與他發生了共鳴,恐怖的妖威席捲蒼穹,透露著駭人無比的妖之氣息。

「殺!」千米妖劍,劍光所指,下一秒,只見聶天身後生出一尊妖之大鵬,繼而,妖劍凌天朝弒紅雪斬殺而去。

一瞬間,虛空之中綻放出了無盡劍芒,化作一道劍之洪流。

「恩?」弒紅雪感知到聶天彷彿與妖劍融為一體,不由的眉頭微皺,雖然妖劍稱不上仙兵,但是卻與他的主人緊密配合,爆發起來,可以說絲毫不弱於普通的一件仙兵。

「我倒要看看你這手中的妖兵有多可怕!」

繼而,弒紅雪一步踏出,渾身血光衝天,彷彿化作一座血海,充斥著無上血威,於此同時,他手中有一道血光凝現,赫然乃是一件威力強大的血紅長矛。

「殺!」一聲冷哼,血紅長矛直接劃破天際,所過之處,讓人感覺彷彿深入了無邊無際的血海之中,一瞬間彷彿就能把人吞噬其中。

「噗嗤!」

一聲輕響,一位東勝仙國的宮女隕落在了血紅長矛之下,直接化成血雨被血海吞噬。

繼而,只見血海之中捲起了一場滔天巨浪,化作一尊血龍,猩紅的氣息直接撲殺聶天。

「滅殺!」聶天的佛魔之軀直入雲端,舉起手中千米妖劍瞬息從蒼穹斬落而下,於此同時,他體中的妖之丹田瘋狂咆哮。

「嘩!」

一道恐怖的妖之氣浪直接席捲,剎那間,只見那恐怖的血海生生被聶天從中間分為兩開,懸浮在虛空之中極為壯觀,但是聶天的妖劍依舊長驅直下,斬碎血龍。

「轟隆!」

只見千米妖劍,瞬息斬在了長矛之上,爆發出恐怖的毀滅威能,接著,兩人的步伐瘋狂後退,嘴角皆有鮮血溢出。

然而,對方欲殺之心太強,穩住身軀之後,立即又撲身上前,洞穿一切的血紅長矛化作一道妖艷的光芒直接朝聶天洞殺而去。

聶天感覺到危險氣息降臨,那恐怖的血威之氣彷彿能將蒼穹洞穿,不由的心頭暗暗一顫。

「獃子!」莫傾城看到這道紅光,驚恐出聲,身軀超前踏出,天象八重之氣勢爆發開來,直接襲向弒紅雪。

還不待莫傾城嬌軀撲出,只見聶天的腳步同樣超前一踏,五千佛魔力化作一座金色的防禦氣牆,只見氣牆之上符文流轉。

「轟隆!」

長矛攻擊在氣牆之上隕滅,化作無形,不過聶天的金色氣牆同樣龜裂出一道道裂痕,破碎掉來,而且他的步伐又朝後退出了數步。

「呼!」

看到聶天平安無事,莫傾城、洪星語嫣、天玄雪皆都倒吸一口涼氣,剛剛好險,若不是聶天臨危之中採取防禦措施,恐怖會被對方直接封喉。

「這裡好熱鬧啊!」就在這時候,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來,人群回眸,只見不遠處有兩道身影朝這邊漂浮而來。

「是古天與他弟弟古戰來了!」在圍觀人群看清這兩道身影之後,心中震撼,八大鎮壓蒼穹之一的古天居然也出現了,而且他弟弟古戰,天賦也及其可怕,有傳聞稱比之古天都弱不了多少,只是修為稍微低了一些。

「古兄,別來無恙啊!」在古天現身之後,只見又有一道身穿黃袍胸前綉著兩條青龍的青年身影出現,黃色錦袍乃是皇家的象徵,而且他胸前綉著兩條青龍,莫非他就是傳聞中的仙國皇子擎秋?

傳聞天玄仙國皇子擎秋,陪同傾城公主一起降臨,看來是真的。

不等古天回話,只見擎秋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了下方的莫傾城身上,含笑道:「傾城,別來無恙啊!」

「怎麼,你也想插手?」莫傾城的美眸淡漠的掃了一眼擎秋,露出一抹冰冷之意。

「我沒興趣!」擎秋含笑的回應一聲之後,繼續道:「這裡的人,我只對你有興趣,而且以你身份根本不是那小小的聶天可以匹配的,何不做我的皇妃?」

「我不配,你更不配,以為自己是一個皇子就可呼風喚雨嗎?若是你去掉皇子身份,你將什麼都不是!」這一刻,聶天的目光緩緩抬起,凝視著擎秋,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 「我不配,你更不配,以為自己是一個皇子就可呼風喚雨嗎?若是你去掉皇子身份,你將什麼都不是!」這一刻,聶天的目光緩緩抬起,凝視著擎秋,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

「恩?」

擎秋眉頭微皺,露出一抹冷意,在這雲海域竟然還有人敢說他什麼都不是,豈不是找死?

「誰替我殺了他,本皇子賞賜一部仙王功法!」擎秋淡漠的回應了一句,然而,還不待話音落下,只見古天身邊的古戰上前一步,道:「我來!」

聞言,聶天目光轉過落在了古戰的身上,此人乃是與他同境界,昔日在酒樓,聶天可是親眼看到他當著金千煞的面,誅殺了一位金家天象九重的強者,天賦頗為耀眼,有著古家雙天驕之稱。

若是古戰達到天象九重的地步,恐怕又是一尊鎮壓蒼穹的絕世天驕,現在之所以沒有被列入鎮壓蒼穹的行列,只因他的修為偏低。

「弒紅雪,你已天象九重,竟與此人戰到現在還不分勝負,真是可悲,你已經沒有資格與他相戰了,還是退開吧!」古戰的聲音,強勢、霸道。

古戰認為,除了八大鎮壓蒼穹的絕世天驕之外,同境界,他可以碾壓任何人,即便是聶天也不例外。

聞言,弒紅雪的神色有些難看,但是也沒有做出反駁,只因這裡有古天在。

不過弒紅雪卻心中冷笑,他高於聶天兩個境界,卻與聶天戰到現在,既然古戰要代替他,而且還是那麼強勢,那麼就讓古戰代替吧,正好藉此機會好讓古戰知道聶天的可怕。

最好聶天把古戰直接誅殺。

不過古戰出戰,一直傲立在虛空的古天並沒做出任何阻攔,如此強有力的對手,對於古戰來說乃是一場不可奪得的磨練,即便古戰不敵,逃跑的機會還是有得,再不行他古天也可直接出手相救。

另一邊,戰天宗的聖子誅天化也被駱華打的節節敗退,甚至已經沒有還手的機會了,而且不僅如此,誅天化的身上已經被駱華的黃金戰槍刺傷數處,雖然沒有擊中要害,也使得誅天化實力大損。

誅天化知道,再戰下去必然會身隕在這裡,立即朝戰天宗剩下的天之驕子怒吼一聲:「仙宮之內,再與他們一決高下,我們走!」

現在,這裡有古天與駱華在,而且更有仙國皇子擎秋站在背後,他相信,即使自己現在離開,聶天一桿人等也活不成,所以對戰天宗的諸強來說,誅不誅殺聶天,結果都是一樣。

大戰停止之後,只見戰天宗一干人等皆都御空而去,人群看著誅天化渾身破爛的衣衫,也頗為心驚,莫傾城的護衛駱華,恐怕絲毫不弱於八大鎮壓蒼穹的天驕吧。

待戰天宗一行人離去之後,只見古天的目光落在了駱華的身上,微微皺了皺眉,露出一抹鋒芒之意,是天驕都有爭鋒之意。

感受到古天的冷芒來襲,駱華手持黃金戰槍淡漠的看了古天一眼,在他駱華剛到雲海域就已聽聞了關於鎮壓蒼穹的八大天驕之風采。

一戰下來,戰天宗也隕落了好幾位青年,但是跟隨莫傾城而來的那些白衣宮女也死了兩三位,這時候,她們都站在了莫傾城的背後。

至於劍南星身上也有兩道血痕,顯然在剛剛一戰之中也受了輕傷,不過眼眸還是一如既往的鋒芒畢露。繼而,只見劍南星上前一步,對著古戰道:「我與你戰,如何?」

同是天象七重,劍南星自然有極大地信心與古戰一戰。

「你不配,讓開!」古戰冷漠的對著劍南星開口道,他的目標是聶天,他古戰要證實給所有人看,即便他是天象七重,絲毫不弱於天象九重之人,更何況聶天還是天象七重?

「未戰,怎知不配?」劍南星的目光露出一抹鋒銳之意,與古戰對視。

「南星,讓開吧!」聶天伸出右手,把劍南星擋在了背後,既然對方的目標是他,他理應當仁不讓,繼而,聶天冷漠的開口道:「生死戰,如何?」

「笑話,要戰,自然一戰生死,我古戰手下從不留活口!」古戰對著聶天冷笑一聲,彷彿在看一個傻子一般。

話落,古戰從虛空之中漫步而下,聶天就算能跨兩個級別與弒紅雪戰個平手,哪又怎樣,換做是他古戰,一樣能夠做到。

這一刻,古戰的身後已經開始有一尊可怕凶厲的戰之身影凝現,釋放出一股股恐怖的戰威,光芒萬丈,就宛若一尊戰神,凝視著走在的聶天。

很快,他們兩人的距離只有百米之遙,這樣的距離,一個意念就可到達。

「很好!」聶天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

今日聶天本是最開心的一天,其一,意外得知仙國公主就是莫傾城,與莫傾城漫步大街;其二,則是兄弟重逢。

殊不知,卻遭到了接二連三的挑釁,更對莫傾城心懷不軌,恐怕換做任何人就算是泥巴做的都有三分火氣吧,更何況是他聶天。

在聶天之言落下以後,梯雲縱赫然爆發,與此同時,七殺劍步第一步初步秒殺跟著綻放開來,要知道梯雲縱配合七殺劍步的第一步,乃是天衣無縫的配合,直接使得他的速度提升了一倍。

同級之戰,他聶天向來都是一擊斃命。

就在他劍出的剎那,古戰就感覺到了面前彷彿有一道身影閃過,瞬息整個眼眸彷彿變得空洞起來,恐怖的妖之劍芒朝他洞穿而開,一擊要絕他之命。

「不好!」古天見此一幕,神色大驚,聶天的這一劍太快了,根本抓不住軌跡,古天的聲音甚至都沒傳入古戰的耳中,聶天的妖劍就已經快接近古戰的喉嚨之處。

這種速度,這種劍威讓人感覺到心顫,古戰根本毫無防備,他沒想到聶天速度這麼快,其實要怪,就怪他古戰輕敵了。

這一劍,勢在誅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救我!」

古戰發出一道悲哀之聲,紫色的光芒瞬息把他全身籠罩了起來,好似背生雙翼,他的身軀猛然一輕,宛若一隻輕靈的紫色巨鳥,剎那間拔地而起,瞬息遠去,速度同樣快到了極致。

「嘩!」劍光再現,只見紫翼巨鳥的身軀停在了虛空之中,隨即,轟的一聲,被聶天的劍之氣勢震飛了出去,只見古戰頓時吐出了一口鮮血,劍氣深入他的體內,就宛若要絞碎他的五臟六腑,一瞬間使得他臉色蒼白。

不過,古戰的眼眸之中卻閃爍出一道大喜之意,差一點,只差一點他的小命就交代了,好在有紫翼神兵護身,給他移動的速度提升了數倍,不然必被對方一劍封喉。 「神兵!」見此一幕,聶天的目光一閃,感覺到在仙域,同輩之中,天賦稍微強些的青年都有護體神兵保護,想殺一人,難入上青天。

本身致的一劍,卻只能給對方造成一點輕傷,在這一點上,聶天感覺有些無力。

「我要你死!」古戰怒吼一聲,凶光畢露,剛剛在他輕視對手的情況之下,小命可是差點交代了,今日,他要必殺聶天。

「這傢伙真夠瘋狂的,古天在此,居然還敢真的誅殺古戰,好在古戰有護體神兵,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遠處人群目光定格,這可是上古家族的雙天驕之一,古天的親弟弟,難道那聶天就真的一點都不怕嗎?若是古戰真的死於聶天之中,古天可不會去管聶天與傾城公主是什麼關係,恐怕照殺不誤吧!」

「上古家族底蘊深厚,更有仙王境超級強者坐鎮,根本不是一般的宗門勢力可以比擬的,不過那一劍確實精絕,令古戰毫無防備!」

人群心中震撼著,路仁甲等人眼睛雪亮,同境界敢挑戰聶天,在他路仁甲眼裡,與送死沒什麼區別。

「依靠神兵護身,懦弱行為!」聶天目視古戰,諷刺的吐出一道聲音,頓時,使得古戰神色鐵青,死死的盯著聶天,剛剛他輕敵了。

繼而,古戰怨毒的對著聶天道:「剛剛你趁我不備,偷襲我,又算什麼天驕!」

「偷襲?」聶天心中冷笑一聲,沒有多做解釋,接著道:「算我偷襲,你,可敢脫掉守護神兵一戰?」

「有何不敢!」古戰似乎受到了聶天激將,毫無顧慮的脫去了紫翼神兵,頓時,使得古天一驚,道:「古戰不可!」

「哥哥,你能名列八大鎮壓蒼穹天驕行列,我也一樣能做到!」

古戰對著古天自信滿滿的開口道,鎮壓蒼穹,則意味著同境界無敵,今日他古戰與聶天同境界,若是不能誅殺聶天,將來晉陞天象九重,怎麼位列鎮壓蒼穹之名列?

「那好吧,你自己也要當心,萬不可再輕敵了!」古天看到古戰滿臉的自信之意,自然也不會潑他冷水,大不了危險之時,他古天出手相救便是。

另一邊,只見路仁甲悲哀的看了古戰一眼,低語道:「這傢伙,死定了!」

「咚!」

就在這一剎那,只見聶天陡然一步踏出,手中妖劍綻放出了鋒銳可怕的妖芒,體內的妖血咆哮,雙眸之中射出一道可怕的妖光。

「嘭!」

梯雲縱爆發,下一秒,只見聶天的身軀再度消失,不過虛空之中依舊瀰漫著妖劍之威壓,讓人感覺彷彿有萬妖奔騰。

見此一幕,古戰正想動身,一道恐怖的夢魘之力直接侵入了他的腦海,瞬息,古戰的腦海被夢魘之力控制,彷彿不停使喚一般。

「古戰這是怎麼了?」人群感受不到夢魘之力,自然不知聶天的睡夢佛魔有多可怕,可以說夢中,他就是主宰,這一刻,古戰只感覺腦海轟鳴不斷,在他夢中,聶天的身影彷彿頂天立地,威嚴可怕,不容抗拒。

好在古戰的意志力也非常可怕,隱隱有掙脫夢魘意志的跡象,驚恐道:「殺了他,殺了他!」

聽到古戰的呼救,古天彷彿弄明白了怎麼回事,身影立即從虛空爆射而下,可怕的戰之氣勢瞬息籠罩聶天,冷道:「住手!」

聶天看了古天一眼,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眼眸之中依舊透露著一抹可怕的冷光。

「嗡!」

梯雲縱再度綻放,直接化作了一道殘影,一劍朝古戰斬殺而去。

「小心上面!」聶天的身影太快了,古天自知來不及救下古戰,頓時對著古戰大喝一聲,聽到大喝之聲,古戰的腦海彷彿又恢復了一絲清明,倉促之下,身軀朝一邊倒去。

「噗嗤!」

就在這一剎那,聶天手中的千米妖劍終於殺到,落在了古戰的左肩之上,頓時拉出了一道猩紅的血光,下一秒,只見古戰的左臂帶起一道猩紅血雨,凌空飛起。

「啊……」古戰一聲慘叫,震顫於所有人的內心,讓人感覺這一切彷彿不太真實。

一劍,斬去了古戰的左臂?

這一幕,太該駭然,剛開始若是說聶天趁古戰不備,偷襲成功,那麼這一次還是偷襲嗎?當然不是,這乃是意味著聶天比他古戰更加妖孽。

如今,古戰失去了一條臂膀,整個身軀在血泊之中打滾,顯得極為悲慘。

至於那位仙國皇子擎秋,神色依舊平靜如初,他很清楚,古戰失去一臂,古天必然會誅殺聶天,只要聶天一死,就再也沒有人跟他爭莫傾城了。

想到這,擎秋的眼眸中反而露出一抹喜色,如此傾城絕麗的女人,只有他擎秋才有資格擁有,聶天,他不配。

「你找死!」這一刻,古天的身影已經抵達,不管對方是誰,敢廢了他的弟弟,唯有死。

就在古天到達的剎那間,一道恐怖的掌印直接從虛空朝聶天鎮殺而下,瞬息之間把聶天籠罩在了其中,可怕的戰之氣勢彷彿形成一座牢籠死死的把聶天封印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