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方面,他們是對於王不悔實力的認可以及對於提議的心動。

另一方面,唐樂的存在讓兩人心頭大定。

誰不知道,王不悔是唐樂的小舅子。

假若王不悔碰到不可戰勝的敵人,唐樂會袖手旁觀?

這點,打死他們都不信!

唐樂有多護短,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程家程天父子是怎麼死的,還歷歷在目。 一連幾天過去,剩下的天驕們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了秘境邊緣地帶。

所有天驕,都是被傳送陣的光芒給吸引過來的。

大家都知道,想要出去唯有通過眼前這個方圓數十丈的傳送陣。

只是,當其他人看到唐樂一行人出現在傳送陣旁的時候,無數人為之色變。

唐樂?此時在秘境眾多天驕的眼裡,已經不是殺神這麼簡單了,簡直就是死神。

被他盯上的人,皆是難逃一死。

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有多少天驕死在唐樂一行人手裡,眾人心知肚明。

因為,他們當中有不少人都曾接到過求救信號。

剛開始還有人橫插一手,可是死的人多了,漸漸其他人也就充耳不聞了。

為了別人置生死不顧,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在場的數百天驕中,不少人臉色有點難看,有點恐懼,還有不安。

他們,都曾被唐樂一行人中洗劫過。

他們實在有點擔心,曾經的遭遇會重來一次。

這樣的後果,可不是他們能夠承受得起的。

再被洗劫,可就意味著他們失去繼續參加萬千大陸逐鹿之戰的資格。

畢竟,這次的比賽,比的就是誰在秘境內獲得的資源最多,排名還得看資源說話。

「狂刀、無名,你們跟哪個大陸的人有仇?」王不悔打破了詭異的平靜氛圍,雙眼放光地打量著四周的天驕。

他的話,直接讓所有人額頭冒出了無數黑線。

這傢伙,是想公然洗劫在場的天驕嗎?

不少人,下意識地看向了紫狂刀和劍無名。

也有不少人,心裡感到有點忐忑不安。

因為,他們都跟紫狂刀、劍無名有著不大不小的恩怨。

「哈哈!我想把在場的天驕都洗劫一遍,可惜我沒有這個實力!」紫狂刀大笑道,雙眼卻不斷地打量著四周的天驕。

「我比較喜歡那些實力強大的傢伙!」劍無名笑了笑說道。

「那麼……」王不悔看了兩人一眼,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

當他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幾個鶴立雞群的天驕面前。

「嘿嘿!你們好,我叫王不悔……」言罷,他全身爆發出驚天戰意。

與此同時,紫狂刀和劍無名也衝到了一行人身前。

一瞬間,十數個天驕戰成一團。

更多的人,卻是看向了唐樂,以及他肩膀上的小骷髏和小唐白,還有他身後不遠處的小黑。

倒是一旁鬧成一團的董可可、王果果兩個大小丫頭,被人直接忽略了。

唐樂的態度,沒人會忽略,也沒人有勇氣忽略。

畢竟,死在他手下的天驕已經不計其數了。

當看到唐樂不為所動地在逗著董可可,所有人鬆了口氣。

不少蠢蠢欲動的天驕,選擇了動手。

頃刻間,數百天驕飛身而起,開始了大混戰,開始了最後的瘋狂。

誰都知道,最後是否有資格參加後續的比賽,跟手裡的資源有著必然的聯繫。

無疑,眼前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相比於辛辛苦苦去尋找資源,還有什麼比直接掠奪來得更快的嗎。

人,難免會有著一些大致相同的劣根性。

譬如說,欺軟怕硬。

作為在場有數的墊底存在,無影、柳飄雪、殺空、李魯幾人,瞬間四周多出了數十道身影。

那些天驕看向他們的眼神,就像看著獵物一般。

無影等人臉色不由狂變,眼前的局面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

幾人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了苦澀笑容,曾幾何時,不曾想到自己也有成為軟柿子的一天。

在那些天驕要動手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天空。

「主人說,誰對迷霧大陸的人出手,死!」

瞬間,數十天驕身體支離破碎開來,變成碎片,墜入了四周的空間裂縫之中。

一下子,所有的戰鬥都停住了。

幾乎所有人都驚疑不定地望向了小黑,臉上皆是驚駭之色。

隔空撕裂空間,影響規則?

這樣的實力,難道是散仙?

主人,眾多天驕看向唐樂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面對這樣的對手,無疑是一場噩夢。

一下子,無影幾人四周方圓百丈的地方變成了真空地帶。

「沒意思!」王不悔搖頭嚷了句,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唐樂身旁不遠處。

數十天驕直接被秒殺,那幾個跟王不悔大戰的人直接選擇了停手。

開什麼玩笑,他們雖然自信,但是他們不認為自己能夠逃得過小黑的追殺。

萬一誤傷了王不悔,天知道唐樂這個強悍得有點離譜的手下會做出些什麼?

同樣的,跟紫狂刀、劍無名戰鬥的數人,也罷手了。

他們可沒忘記,紫狂刀、劍無名是跟唐樂一行人一起出現在傳送陣旁的。

無影幾人,交流了一下眼神,飛身落到了唐樂身前不遠處。

紛紛道謝了幾句,便安靜地站在不遠處。

悄然間,整個傳送陣四周變得落針可聞。

幾乎所有人,連呼吸都不敢大聲點,生怕惹得唐樂不開心。

「嘻嘻!大哥哥,這些傢伙怎麼了?」

董可可銀鈴般的笑聲響起,抱著唐樂的脖子,探頭打量著四周的天驕。

「可可乖,這些哥哥姐姐也許是在休息呢!」唐樂摸了摸董可可的小腦袋,臉上露出了寵溺的笑容。

不少人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然後又變得非常複雜。

不得不說,眾人都有點看不透唐樂了。

誰能想到,被稱為殺神、死神的傢伙,會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哼哼!都怪小黑叔叔,殺了那群大壞蛋,不然哥哥姐姐們打架多好看呀!」董可可嘟著小嘴瞪了小黑一眼,不滿地說道。

「呵呵!」小黑尷尬地笑了笑,撓了撓頭,沒有說話。

「!」

「……」

……

不單止是眾多天驕,連無影幾人都有點無語了。

或者說,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其實,我本來是打算讓迷霧大陸以外的天驕永遠地留在這秘境裡面的……」

唐樂輕描淡寫的聲音,讓無數人身體僵直了起來。

永遠留在秘境,不就是死亡嗎?

眾人看向唐樂的眼神,充滿了忌憚之色,還有深深的恐懼。

「不過,大小丫頭說這樣不好,我便作罷了!」唐樂笑了笑。

「希望在場的各位,不要試圖找迷霧大陸的麻煩,不然的話,呵呵……」

掃視了眾人一眼,唐樂旋即低頭逗著董可可,不再說話。 比起比賽秘籍的詭異安靜,守護者們所在的神秘秘境內則要熱鬧得多了。

不久前,幾十枚玉牌同一時間支離破碎散落一地。

這直接刺激了不少人的神經,誰也沒想到眼看比賽要結束了,居然還有數十天驕會同一時間損落。

幾乎絕大多數人,都下意識地望向了血魔一行人。

在他們看來,能夠如此實力的恐怕也只有迷霧大陸的唐樂了。

程家老者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之色,迷霧大陸得罪的勢力越多,無疑越符合他的利益。

這次,恐怕迷霧大陸即便奪得比賽前幾名,也沒有人會出面保他們吧?

如今的迷霧大陸,早就成為了眾多大陸的公敵了。

「迷霧大陸,你們這是找死!」

「唐樂,必死!」

「迷霧大陸的人,這次休想安然離開死神大陸……」

「這次,你們死定了……」

……

即便是隱藏在秘境上方的那一位,也選擇了保持沉默。

然而,血魔就跟沒事人似的閉目眼神著。

直到所有人閉嘴了,他才張開雙眼,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雙眼閃過嗜血光芒。

「你們大可對我們迷霧大陸動手,但是想要留住我,即便那幾位也要付出慘重代價吧?」

「嘿嘿!殺不死我,我要讓你們悔不當初……」

掃視了眾人一眼,血魔雙眼迸發出瘋狂的嗜血光芒。

頃刻間,所有人沉默了。

他們明白,血魔說的是事實。

在場的強者,能留下血魔的沒有幾人。

即便付出慘重的代價,也未必能留住他。

一個絕頂高手,一心想要逃走,沒人可以留住。

這樣一個人,如果不能趕盡殺絕,被他捲土重來,對於任何勢力來說都是一場噩夢。

一旦他僥倖突破,那麼……

正所謂,光腳的不怕濕鞋的。

在場或許沒有多少會將迷霧大陸放在眼裡,可沒人會將血魔這樣的頂尖強者給無視掉。

何況,這畢竟之內是絕對不能出手的。

離開秘境,血魔如果一心要逃走,那還不是天高任鳥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