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掌狠狠拍出,剎那間一片恐怖的勁氣立刻被**打出,這一股恐怖的勁力混合著無比強橫的玄氣,在空中急速飛馳之中竟是壓縮在了一起,彷彿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掌印!這一道恐怖的掌印,竟是讓四周的空間都出現了輕微的波紋!

看著這一道掌印沖著自己襲來,林陽雙瞳一縮,手中太皇錘緊握!

「轟!」

一錘揮出,剎那間這一道掌音便是被林陽砸了個粉碎!

可就在掌印砸碎的一瞬間,**也是出現在了林陽的面前,洶湧的一掌,直接沖著林陽胸口拍來!

見此,林陽冷笑:「你下手倒是夠狠的!」話音尚未落下,林陽的身形已經不知道何時來到了**的左側,接下來一錘如同力劈華山一般狠狠的砸了下來!

這一錘之威帶動的恐怖力量,直接讓四周的空間劇烈的震蕩了起來!這一錘之威,顯然要比剛剛那一道掌印上升了一個檔次!

然而,**亦是輕鬆躲過,接下來立刻沖著林陽反攻過來,眨眼間二人便是交戰在了一起,一場惡戰,就此展開!

PS:小白在此,祝所有讀者們,新春快樂,願大家猴年大吉,身體健康,多賺小錢錢! 二人瞬息之間便是交戰在了一起,幾乎短短几秒的功夫,二人便已是對了數十招,以二人為中心,四周一片片強勁的能量波動,至於錘影、拳影更是數不勝數,彷彿漫天都已經被二人的錘影與拳影給包裹住了一樣,一眼看去儘是二人戰鬥的痕迹。

「好厲害……」

原本心情極為不好的柳家人此時也是被這場戰鬥給吸引了,甚至所有的柳家人都在心中暗暗使勁,希望**能夠將林陽給擊殺掉!雖然他們知道,**可能沒有這個膽子,但是若是真能夠把林陽給擊殺掉的話,毫無疑問就給他們柳家解決了一個**煩了!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柳家人的面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起來,因為他們發現,林陽在與**的戰鬥竟然沒有半點頹敗之勢!反而林陽倒是越戰越勇的樣子!

按照道理來講……這不應該啊!**乃是凌武巔峰的修士,以他的修為應該完虐林陽才對。

當然,林陽的實力他們也能夠看的出來,同樣也是很強勁,恐怕一般的凌武初期修士在他手中都走不了三回合,而唯有凌武中期的修士能夠與林陽正面對抗,但是也未必是林陽的對手!但是林陽絕對是無法抵抗凌武巔峰修士的才對!

修為越是到了後期,提升的便是越困難,而相應的每提升一個階層獲得的提升都將會是巨大的!這個時候想要越階戰鬥,基本上是一件不太現實的事情。

可是……眼下事情就擺在眼前,**竟然有輸的趨勢?

不過在場的人修為都是不低,他們很快便是看了出來……**不是實力弱於林陽,而是……心態上不如林陽!

林陽就是奔著取**的命去的,而**卻是不敢殺了林陽!原因無他,葛老就在**身後,當著這樣一個強者保鏢面前,**敢殺了林陽?那無疑等同於玩火**!就算他殺了林陽,他能夠走的出去嗎?

柳家的人沒有猜錯……**正是有此擔心,所以在攻擊的勢頭上遠遠不如林陽那般凌厲,反而很多次都是畏首畏尾的,強者之間的交戰,很多時候實力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心態!

在心態上,林陽與**之間的對拼,**儼然已經完敗了!

這一點林陽自然也看的出來,不過林陽哪裡會管那麼多?林陽給**這次機會讓他與自己一戰,已經是看在母親的面子上了,否則的話,直接讓葛老一手指頭戳死**,豈不省事?

「喝!」

兀的,林陽一聲冷喝,接下來一瞬間林陽全身的氣勢彷彿都變了。

只見林陽的雙臂肌肉一瞬間鼓了起來,兩條臂膀彷彿兩條蛟龍一般,林陽的衣服也是瞬間被衝破,那恐怖的肌肉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兩座火山一樣,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見此,**面色頓時一肅,與林陽交過手的**,自然知道林陽接下來要做什麼!

「太皇五錘!」

一聲怒喝從林陽的口中炸出,接下來太皇錘從上方立刻狠狠的砸了下來!

「轟!」

這一錘彷彿封鎖了**全部的退路一般,**只覺得自己無論從哪個角度逃跑,都會被這一錘給追上,當即**心頭一狠,接下來一拳狠狠像上砸去!

「啊!!!」

一聲歇斯底里的哀嚎頓時從**的喉嚨當中滾出,一聲手骨碎裂的聲音也是瞬間出現,**的手骨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碎裂了!

這還不算完,以林陽眼下的實力施展太皇四錘,那是何等的大力?一股浩蕩的力量幾乎是瞬間便是順著**的手臂直接湧入了**的身體當中,當下只見**便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噗!」

一口鮮血吐出,五臟六腑盡皆有傷!而那股力量依舊在**的身體當中震蕩,彷彿要將**的五臟六腑全部震碎一樣!

「喝!」忍著劇痛,**怒喝一聲,一腳狠狠的震像大地,剎那間這股勁力全部涌了出去,接下來只見整個楊家彷彿發生了大地震一般,頓時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四周不少的房屋都是直接倒塌了下去,要知道,這還是被**承擔了相當一部分的力量!由此可見,林陽這一錘究竟是有何等的力量。

「唰!」

**不愧是凌武巔峰的高手,在劇痛之下,他竟是強忍著痛處,身形迅速向後爆退而去。

「呼……」重重的喘息著,**面色十分的難看。

這場戰鬥從一開始對他來講就不公平!

看著**第一時間離自己遠去,林陽倒是笑了笑:「反應倒是夠快的!」說話間,林陽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殺機。

如果**剛剛在撤退慢一點的話,林陽絕對會一錘敲爆**的頭!

「林陽……你真的要致我於死地嗎?」重重的喘著粗氣,**面色極為難看。

林陽對這話簡直懶得應答,連傻子都能夠看出今日自己的那顆必殺之心!

看林陽不答話,**苦笑了一聲,他自然知道林陽的意思……下一秒……**原本低下的頭猛的抬了起來,眼中盡露凶光!

而此刻在一旁觀戰的葛老見到這一幕,眉頭忍不住的一挑:「這**要拚命了。」

他知道,之前**畏首畏尾的,是想要打敗林陽,但卻不傷及林陽性命,因為有自己在這裡,若是他殺了林陽的話,自己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但是如果只是打敗林陽的話,自己之前承諾過會放他走,在加上林陽的性子,自己二人都不會食言。

只是**錯估了林陽的實力,他萬萬沒有想到林陽竟然如此的難纏,在無法全力一戰的情況下,他竟然打不過林陽!所以此刻……**必然是要拚命了!

反正也是個死,不如拼一把!

想到這裡,葛老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起來。

而對於葛老來講,其實心中更加震撼的是林陽的實力,他萬萬沒有想到,林陽的實力竟會如此之強。

之前他雖然也見過林陽的戰鬥,但是那時林陽一直處於被動方,基本上沒法太大程度的辨出林陽的實力。

重生之金融禿鷲 而林陽一直以來的修為基本上是在以跳躍式的方法進行著進階,這樣難免會讓人懷疑林陽的真實戰力。

境界和戰力是兩碼事!

但是葛老從未想到過,林陽的戰力竟然能強大到這種地步!

**雖然有些畏首畏尾,但是他畢竟是一名凌武巔峰的強者啊!能夠在這樣的強者手下將起重創,已經很不容易了。

「此時這**在發狠似乎有些晚了。」

林陽與**很快便又是交戰在了一起,看著二人的戰況,葛老不由喃喃自語道。

**的一隻手臂儼然已經廢掉了,而且體內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反觀林陽的狀態可是極為不錯的,此消彼長之下,縱使這個時候**拿出全部的戰力也是扭轉不了戰局了,心中這麼想著,葛老那原本一直緊繃的神經緩緩的鬆了下來。

「咦?」

只不過幾息之後,葛老突然一驚,接下來雙瞳瞬間一縮,眼中閃過一絲震撼:「這是……」

在這一刻,他發現**竟然緩緩的挽回劣勢!

好婚不怕晚 原本只有一隻手的他,在林陽的攻勢下只能不斷的被迫防守,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另外一隻手竟然能有一些微微的動作了,根本不像手骨碎裂的人!而且這種增幅很快,大概幾秒之後,**的另外一隻手竟然能夠完全動用了,就好像是一隻完全沒有受過傷的手一樣!

「這怎麼可能呢……」葛老面上寫滿了震驚之色。 不單單是葛老,戰鬥當中的林陽是最早發現這一點的!

當他發現之時原本一臉的殺機便瞬間化作了震驚,而就因為那短短的一秒鐘時間,險些沒讓**直接傷到!

當感受到**那浩瀚的掌力之時方才回過神來,但是為時已晚,接下來便是從優勢轉化為劣勢,只能被動防守!尤其是在隨著**的手臂變得越來越靈巧之後,這種劣勢便是越來越大!

「怎麼可能……手骨碎裂怎麼可能這麼快便恢復過來。」雖然已經回過神來,但是林陽的心中依舊充滿了震驚與不解,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小子,這便應該是他的武魂效果了。」這時,羅老的聲音突然間在林陽的心中升起。

聞言,林陽怔了怔,這就是楊家武魂效果?

「怪不得……我每次在極限的勞累之後都是能夠迅速的解除勞累。」林陽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按照**以前與自己說過的話,自己也是擁有開啟武魂潛質的人,應該是多多少少能夠沾上一點武魂的效果,不過顯然**這個已經開啟了武魂的人是更變態的!受了那麼重的傷,不吃任何靈丹妙藥便是能夠迅速恢復如初,這簡直就是鳳凰啊!難道**要涅槃重生不成?

不過既然知道了對方的底牌,林陽的心也是很快便平靜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冷光:「這就是你費勁心力,想要得到的力量嗎?」

聞言,**面無表情:「看來你已經看出來了!」

「這就是楊家的武魂嗎?」林陽凝聲道。

「不死武魂,武魂一旦開啟,縱使受了在大的傷也是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恢復過來,林陽,你是打不過我的,直接讓我走吧!」一掌狠狠的擊打而出,將林陽逼退之後,**不再進攻,站在原地看著不遠處的林陽冷冷的說道。

直到現在,**還想能夠不繼續戰鬥下去全身而退,眼下他只是想告訴林陽一個事實,林陽他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希望林陽能夠知難而退。

只是林陽很快便是粉碎了他的希望。

「就算是恢復,也要有個時間過程吧,一招弄死你,我就不信你還能夠恢復的過來。」林陽冷冷道。

「你!」聽到這話,**頓時氣凝,下一秒眼中再度流露出無比的凶光:「好,既然如此,那今日我便與你死纏到底,看看你究竟能否勝我!」

說罷,**再度沖著林陽沖了過去,二人再度激戰在了一起。

而就在二人剛剛談話之時,早就知道武魂秘密的二人心情倒是沒有太多的不平靜,但是周圍的人倒是都驚壞了。

楊家竟然擁有武魂這種與瞳術一樣神秘的東西?而這麼多年來,他們竟然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過……

「這楊門倒是隱藏的夠好的啊。」看了一眼正在與林陽激戰的**,柳圖喃喃自語道。

「你說這一戰誰能贏?」眉頭一挑,柳玄青凝聲道。

「**的優勢太大了。」柳圖淡淡的說道:「本身實力便是強於林陽,在加上武魂相助,林陽勝利的幾率基本上不存在,只不過沒有想到,楊門竟然擁有武魂這種神奇的東西……看來當年這**噬父殺兄可並不僅僅是為了奪取門主之位啊。」

**噬父殺凶的事情,雖然是個機密,但是卻瞞不住像柳家這種在南域頂尖的勢力,所以柳圖在來到楊門之後,也從來沒有正眼看的起過**,只當**是個畜生。

「怎麼說?」柳玄青眉頭一挑,喃喃道。

「我曾聽人說過,瞳術與武魂都是武者道路上極為神秘的東西,他們獲得的條件千奇百怪,其中有一些武魂或者瞳術即使你擁有著血脈也需要開啟條件,我就曾聽人說過一種需要擊殺自己親人才能開啟的瞳術!沒有想到,這武魂之中也是有。」柳圖喃喃道。

「真希望這**直接將林陽給殺了。」柳玄青微微一驚之後,旋即低聲說道。

「哎……我也希望。」深吸了一口氣,柳圖有些絕望的看向天空。

他從未想過,一個小小的林陽竟然能夠讓他柳家陷入如此絕望的地步!今後只要有林陽在……柳家的日子還不知道怎麼過呢!

「你快看,這小子敗跡已現。」這時,柳玄青突然說道。

聞言,柳圖立刻看向戰場,果不其然,此時的林陽已早不似之前那般擁有優勢,相反在節節敗退,一直只能被迫的防守,但最終還是被**找到了一個機會,一掌擊在胸口之上。

「噗」

一口鮮血吐出,林陽直接向後爆退而去。

而**立刻緊追其上,似乎根本不想給林陽喘息的機會!

見此,葛老大急,手腕一顫,一股無比強橫的玄氣瞬間凝聚在手上,彷彿隨時都可能噴發出去一樣。

可就在這時,葛老雙瞳一縮,只見天空之中一道黑影急速掠過,帶動一片無比強大的罡風以及勁力,那恐怖的勁力彷彿要將空間給砸出個窟窿一樣!

原本急速沖著林陽衝去的**也是瞬間感覺到了這股浩蕩的勁力,看著那沖著自己激射而來的黑影更是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脅!不由連忙像一旁閃躲而去。

「轟!」

接下來只聽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楊門的牆壁頓時倒塌!

「轟!」

一聲轟鳴之音響起,所有人只覺得一道無比恐怖的波動從腳底下傳來,彷彿地震了一般。

接下來所有人都沖著那道黑影望去,接下來皆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黑影最終落在了地上,竟是直接將大地砸出了一個近十米左右的深坑!而且以這深坑為中心,大地一片龜裂,而在那深坑之中,正是林陽的太皇錘!

剛剛林陽卻是將太皇錘狠狠的投擲了出去,方才阻擋了**的攻勢!

「唰唰唰」

林陽並未在原地停留,身形連連向後爆退而去,與**卻是拉開了一個極遠的距離。見此,不少人紛紛點了點頭,林陽這麼做是正確的。

林陽與**顯然都是練體流的高手,而林陽的實力本身便是弱於**,此時在沒了武器,就更不是**的對手了。

在加上此時林陽受了傷,若是與**距離太近了,被**抓住機會,林陽就在沒機會了!

而事實上,在眾人看來,即使現在林陽也根本沒有機會了!所有人都能夠看的出來,林陽的錘法極為精妙,沒有了鎚子,猶若斷了林陽一臂,就算距離與**遠了一點,又能怎麼樣呢?

大千世界,武者所修的功法繁多,但是大體上分為兩個流派,一為控氣流,二為練體流。

控氣流專修玄氣,對玄氣的控制度!與人交戰之時,一念間,玄氣縱橫!殺人於無形!顯然葛老便是鍊氣流的各中高手!

你沒有鍊氣流的那種對玄氣的掌控,就算與**距離拉遠了,最終被追上,然後被打敗是遲早的事。

「你敗了。」 萬法梵醫 而這時,**也已經開口了,**遠遠的看了一眼林陽,淡淡的開口。

此時**只想儘快的解決這場戰鬥,然後迅速撤離此地,瓊海閣的那個高手,實在是讓他感覺到太不安了。

只不過……

林陽的態度依舊讓**很鬱悶。

只見林陽緩緩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接下來直起身來,看了一眼遠方的**淡淡的說道:「在來!」

「小子,不給你點教訓,你是真不知道疼字怎麼寫!」死死的咬了咬牙,此刻被林陽再度激出了三分怒氣,**眼中的凶光卻是要比之前都要狠上幾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