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動一靜,果然兩種面貌。大部分人都是沖著東方曦來的,他們倒是想見識見識,這所謂的第一位四年級考核生究竟是誰。

「不是說那個四年級的東方曦今天也會來參加畢業考核嗎?怎麼到現在還沒看到她?」

「就是哇,這馬上都畢業考核了,她不是退縮了吧。」

「依我看那,八成她真的要做縮頭烏龜了。」

「就是就是,你們也不想想看,她才學了幾年。」

「我看她就是逞能,沒見旒觴師兄、鸞鳳師姐他們到現在也還沒去考核。她一個剛上四年級的就敢大言不慚的參加畢業考核,也不怕人笑話。」

……

眾人七嘴八舌的,不斷猜測,讓評委導師對這東方曦不免有些不滿。

她一個參賽的學員居然比他們評委還晚到,這要傳出去像話嗎。

「時辰到,準備考核,現在開始點名。」

一刻鐘過去了,盧霖上前一步宣布考核開始。

「旒觴。」

「到。」

「鸞鳳。」

「到。」

「黎尨。」

「到。」

「丁儀舒。」

「到。」

「秦巧俐。」

「到。」

「伊彩蝶。」

「到。」

「席悅芯」

「到。」

……

「東方……」

「等等等等,我還有話說。」

盧霖的名字還沒報完就被趕來的擎旭給打斷了。

還好還好,他終於趕到了。不然等那丫頭醒來發現她不能參加畢業考核還不得把這天翼學院給鬧翻天去了。

盧霖這個老古板,除了院長誰的帳都不賣,就連滄海他都不給面子,真不知道學院當初是怎麼收他進來的。

「我說盧霖,這學員畢業考核,你不先提點提點,這麼快就放他們進去真的好嗎?」

按道理來說,學員們參加考核前導師都會告訴他們一些常理,偏偏眼前這個老古板什麼都不說,直接給他來個點名。

「擎旭,今天我是監考官,規矩我來定。」

對著油鹽不進的盧霖,擎旭只能心裡暗罵死古板,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要是別人還好,偏偏今天是他。

擎旭也不確定他到底能拖延多長時間,只能盼望東方曦能早點趕過來的好。

而東方曦那邊,皇甫蝶依在房門口焦急地來迴轉,完全沒有發現晨熙的存在。

最後一步,衝破,保護結界無意外的又出現了。這不,東方曦仰天長嘯,完全不怕聲音被傳出去。

在她的結界里,她就是主宰,她可以為所欲為。

這般動靜作為魔君的晨熙自然也感覺到了,此刻他的心裡是驕傲的。

他的曦兒就是這麼棒,短短四年就達到了聖階中層。

不錯,東方曦不僅晉陞到聖階,還達到中層水平,這太讓人意外了。

美眸緩緩張開,深吐了一口氣。隨後東方曦再次閉眼內視察看了下自己的丹田,七竅混元丹現在已經成紫色了,是她晉級的緣故吧。

鞏固了殘留的氣息,稍加整頓后的東方曦這才打開房門。入目的就是皇甫蝶依焦急的到處轉的情形。

聽到開門聲的皇甫蝶依一下子頓住了,猛地回頭。

「曦兒,你醒了。」

「恩。你這是……」

她就是閉關修鍊下而已,蝶依這麼激動幹什麼?

「我……我……哎呀,先別說了,我們還是趕緊去洛奇廣場吧。擎旭導師現在在幫我們拖延時間,但也怕堅持不了多久。」

皇甫蝶依雖然有很多話想問,但她知道現在不是時候。曦兒想參加畢業考核,這些事等她們通過考核之後再討論也不遲。

「現在什麼時辰了?」

考核的時間其實已經過了吧,這個傻蝶依,為了她連她的畢業考核都不去了。

東方曦一出來,晨熙就飛到她對面一直盯著她看。

就是這麼一看,晨熙愣住了,這還是他的曦兒嗎?她臉上的疤痕呢?他不是沒有幻想過東方曦除掉疤痕的模樣,只是沒想到原來他的曦兒除掉疤痕會這麼美,美得讓人沉醉,美得讓人痴狂。

還是這樣子神采奕奕的她好,只是這樣一來看到她真面目的人也就多了。想到這裡,晨熙的眼中有些埋怨,霸佔欲又加重了。就是這麼肆無忌憚的目光暴露了他。

「誰?出來。」

東方曦的神經如此敏銳,晨熙不是第一天知道。早在他是傻王的時候他就見識過她的精準,要不是紫鷹不是一般人當初估計都逃不過她的法眼。

「曦兒,這裡沒人啊,你在跟誰說話?」

皇甫蝶依沒東方曦那麼敏感的神經,自然感覺不到晨熙的所在。

晨熙也像故意逗東方曦似的,眼神時不時的朝她身上看去。從俊臉劃過翹鼻,再到薄唇,視線還在逐漸往下,甚至到了那裡。這下東方曦徹底的怒了。

「流氓,你給我滾出來。」

這麼死皮賴臉的,她東方曦要是再猜不出對方是誰她也不要混了。只是她沒想到,不過三年沒見,這人還是這麼無賴。竟然……

「不錯嘛曦兒,居然猜出我來了。」

想不到連曦兒生氣的樣子都那麼可愛,晨熙不由得看痴了。

「你什麼時候來的?」

漫不經心地問著晨熙,都忘了她要去畢業考核。

「你猜,呵呵。」

也就他敢這麼無賴的對她這麼說話吧,東方曦無語。 對突然從身後冒出來的晨熙,皇甫蝶依嚇了一跳。

「你你你……你是誰?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晨熙看都沒看她一眼,對於皇甫蝶依,他早就不知道忘哪去了,哪裡還會理她。

不過這副模樣倒是讓皇甫蝶依困惑了,好像幾年前也有人這樣對她做過同樣的事。

「曦兒,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嗯?」

他才不顧皇甫蝶依在不在場呢,也不會顧及她的感受,他是來看他家曦兒的,又不是看她們的。

「沒有。」

想當年他一聲不響的離開,連當面跟她告別的機會都沒有,就讓店小二留給她一封信留下十六個字。現如今又突然出現,他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了。東方曦沒給他好臉色看。

「口是心非的小傢伙,你不說我也知道。」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無賴,東方曦懶得理他,拉著皇甫蝶依就朝洛奇廣場走去。

據蝶依所說,現在擎旭應該在幫她拖延時間,她要是再拖拉就真的對不起他了。

東方曦的無視可謂讓晨熙一下子焉了,他不懂怎麼好端端的她怎麼又不高興了。

東方曦現在可沒時間去管晨熙的心情,今天是畢業考核的筆考,她要趕緊過去,而且她不能同時耽誤了蝶依。

「曦兒,沒事的,大不了我明年再考。」

看著東方曦的後腦勺,皇甫蝶依突然覺得,這些年是不是她一直拖累了她。

以東方曦的實力,通過畢業考核肯定沒問題,但是要加上她的話恐怕有困難,她一定會成為她的累贅。

一直以來,曦兒都在努力的修鍊、學習、煉藥、做任務賺學分,樣樣不誤。而她,不是在耍郡主脾氣就是在她面前鬧騰,全然不顧她是否有事。

其實,與其說她跟東方曦要好,倒不如說是東方曦一直縱容她。

皇甫蝶依陷入沉思,連到了洛奇廣場都不知道。

「好了擎旭導師,你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我要繼續點名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攔著我。」

盧霖哪裡會知道擎旭是給東方曦拖延時間的,還以為他真的是為這些考生著想呢,這才聽他嘮叨了這麼久,也正好給東方曦她們時間準時到達了目的地。

「東方曦。」

「到。」

「皇甫蝶依。」

「到。」

……

在他沒攔住盧霖的時候,擎旭就知道這事拖延不下去了,就是不知道那小傢伙趕過來沒。

聽到東方曦跟皇甫蝶依的聲音,擎旭才徹底放下心來。

「很好,既然今年的考生都已經到齊,那麼我宣布今天的第一部分筆試考核現在開始。其餘學員清場。」

跟著東方曦過來的晨熙剛想進去就被盧霖攔住了。

「這位學員,裡面在考核,你去外面等吧。」

可憐的盧霖導師,你以為你面前這個是普通人嗎?

只見晨熙一袖子一揮,撇開了盧霖。掃得盧霖一個恍惚,就這麼一會,足夠他進去了。

裡面考核的東方曦自然不知道晨熙在外面做了多麼大的事,因為此刻她正在認真的答題。

十幾個人散布在四面八方,筆試的內容各式各樣。她雖說修靈,但主修還是煉藥。這不,考的基本都是跟藥材有關的題目。

好在她有些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不然,光這些題就難倒她了。 東方曦不知道皇甫蝶依、旒觴、鸞鳳還有黎尨、丁儀舒等人的題目是否跟她一樣,但她猜測肯定跟每個人主修的有關。

事實如東方曦猜測的一點都不錯,皇甫蝶依修靈,考題大部分跟靈力有關;旒觴、鸞鳳跟黎尨以歷練為主,考題多數以實踐為主。

幾人奮筆疾書,雖然沒有明確的規定時間,但是早點結束還是好的。

晨熙進來就見東方曦低頭刷刷刷的在寫些什麼,不由得頓住腳步,慢慢的走到她身後。

至於那個監考導師,早就被他用魔力給催暈了。

東方曦寫著寫著感覺不對勁,這大白天的哪來的黑影。

回頭一看,一張放大的俊臉就這麼出現在她的眼帘。

而晨熙這時才發現,東方曦的臉上又多了一塊疤痕,不解的皺眉。這是怎麼回事?

詢問的目光看向東方曦,他相信他還沒有到眼花的程度。剛剛見到小丫頭的時候明明她美得不可方物,這才過了多久臉上居然多出一道疤痕,雖然她以前就是這樣,晨熙還是有些不滿,就這麼不願意他看見她的真實容貌。

東方曦視若無睹,她現在在考核,沒時間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正是這般無視,晨熙終是放下身段。

罷了罷了,也就這小丫頭片子敢這麼挑釁他。要是換了別人,哼,看他怎麼收拾他們。

「曦兒,你做什麼要把臉上弄成這樣。恢復容貌難道不好嗎,女孩子不都是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么?」

對於魔君,以前,美醜對他來說不重要,中用就行。現在,他只覺得他的曦兒是天底下最美的那個。對於傻王,不論是從前還是現在,東方曦一直是他的好姐姐,好媳婦。

「那張臉不方便。」

確實如東方曦所言,那張臉太美,可以迷惑人,但是同時也會害了她自己。在沒有絕對的實力面前她是不會暴露真實容貌的。

「有什麼不方便的……對對對,不方便,不方便,確實不方便。曦兒,你記住千萬不要露出真實容貌奧,不然我一定會毀了所有看到你容貌人。」

晨熙的話說的輕飄飄的,著實沒有危害,偏偏東方曦就聽出了裡面的狠利。彷彿只要她給別人看到真容他就會毀了對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