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備註:魔改后的探測鏡,效果不錯】

蘇晨將眼睛架在鼻樑上,透過晶瑩的鏡片看去。

一陣信息流從蘇晨的眼前劃過。

【記者:王剛?】

【年齡:3?】

【性別:?】

【擁有技能:跑得快(提升奔跑速度10%)、???、???】

【備註:HK人民日報的前線記者,具備了HK記者的特長:跑得快】

蘇晨掃了眼其他的記者,大都出現相似的信息。

看完記者,蘇晨扭頭想看看身邊的大漢。

蘇晨剛轉過去,大漢便將眼鏡拿了回去,笑道:「認識一下,我叫周海,第一期挑戰者。」

蘇晨聽到這話,腦海中回想起。

他點頭道:「我知道你,直播剛開始的時候,我看過你的直播。」

「呦!還能碰見我的粉絲!運氣不錯!」周海樂呵呵道。

「找我有事嗎?」蘇晨問道。

雖然他已經大概猜到周海要做什麼。

周海揮了揮手中的眼鏡道:「這眼鏡效果還不錯吧?必定查看到對方一項技能。」

「而且有着A+級別的評級,是現階段你得不到的存在。」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換換?」

周海笑眯眯道。

他再說這些話的時候,沒有一點和外形相符的憨厚,有的全是精明。

蘇晨搖搖頭。

「我沒什麼能和你換的。」

周海聽到這話頓時樂了:「嗨!別人說這個我可信了,您『蘇神』說這話,我一點都不信!」

「完成了三次A級挑戰,而且幾乎全是超額完成,您說沒東西換……」周海笑着道。

蘇晨輕點了下頭。

看來自己的底細對方都知道。

「那我就直說了,你這東西我沒看上。」蘇晨直白道。

他剛剛試用這眼鏡的時候,對方大部分的信息這眼鏡顯示的都是「?」。

除了能看一項技能,就沒什麼用。

周海聽了也不惱,他將眼鏡收起來:「你就不好奇怎麼獲得技能?」

「技能這部分的信息你應該還不知道吧?」

蘇晨撇了他一眼。

技能,他早就知道,他還有一串祖魯串珠。

不過除此之外,其他的部分蘇晨就不清楚了。

「嘿嘿……」周海看穿了蘇晨不清楚這部分的事情。

「只要你和我做一次交易,我就免費告訴你一部分信息,你們第三期挑戰者絕對不知道的信息。」

「怎樣?」

「再說吧!」蘇晨沒有完全拒絕,不過他也不想再聊下去。

劇組的門口都要炸開鍋了,他再不過去可能要出事了。

大批的HK記者圍在周圍,閃爍的閃光燈嘩嘩作響。

副導演、場務臉色難看至極。

場面是越來越熱鬧。

蘇晨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向人群中走去。

「讓一下。」蘇晨擠身在記者堆里淡淡道。

「哎!你懂不懂規矩!擠什麼擠!」一名中年記者破口大罵。

蘇晨微微一笑,肩膀一用力,罵他的中年人直接就被他頂出隊伍溜到了後面。

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頭犀牛頂出去般的中年記者徹底懵了,一句話的功夫他就跑隊伍後面了。

其他的記者眼明心亮,頓時知道蘇晨不好惹,一個個給蘇晨讓開一條路來。

蘇晨擠到最前面,對副導演道:「您好,我是蘇晨,來找王晶晶導演。」

副導演正被周圍的記者圍的焦頭爛額,見到居然有一個年輕人能夠從一群記者中擠進來,着實震驚不已。

要知道,這群記者為了練就一手擠人神功,專門在周末時前往促銷商場,和那群中年大媽戰鬥。

現在圍在場周圍的記者全是擠人中的精英,現在蘇晨居然能擠進來。

這絕對是有本事的人!

「來!你快進來!王導就在裏面。」

副導演顧不上多說,一把拉着蘇晨推進片場。

蘇晨腳步不停,徑直向片場走去。

幾步過後,一處擺放着攝影設備的片場出現在蘇晨面前。

一名微胖的中年人正打着電話。

「嘉樂,你的傷怎麼樣了?」

「還不行是嗎?」

「好吧,我知道了,這一幕要是刪除的話影響還是挺大的。」

「行吧,國內除了你就沒別人了……」

「好,就先這樣吧。」

王晶晶掛斷電話,深深嘆了口氣。

又一名老牌特技演員受傷去世,這對他的打擊很大。

自己設計出的這幕動作真的有問題?

難度還是太高了……

「要是金嘉樂沒受傷的話就好了。」王晶晶嘆息道。

可惜了,這一幕只能刪除了。

「唉?你是?」

另一名副導演見到走進來的蘇晨問道。

「我是蘇晨,程港生推薦來的。」蘇晨淡淡道。

王晶晶抬頭看了眼蘇晨,見到他一臉冷俊,面容不錯,但身板卻單薄的可憐。

「蘇先生是吧?很抱歉啊,讓你白跑一趟。」

「這一幕我們不拍了。」王晶晶有些無奈道。

蘇晨盯着面前眉毛湊在一起,神情無奈的中年人。

他沒有說話,自顧自的向鐘樓方向走去。

「哎!你要幹什麼?」王晶晶驚道。 第1365章

墨城要訓斥自己的兒子墨絕,可墨絕壓根沒給他機會,抬腳走了,這邊冷清玥還趴在桌子上哭,本就受了傷,那剛包好的傷口又溢出了血,真是把墨城給疼的夠嗆。

「這君緋色,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怒聲道。

要沒這個人,他們家哪有這些事兒?

現在好了,搞的清玥很長一段時間都要成為別人的笑柄,還有那些難聽的標籤也要貼在她的身上,如今更是弄的他兒子和女兒都鬧矛盾了,他更是裡外不是人,真是氣死了。

「義父,你聽聽墨絕哥哥說的那些話,他就是一心向著君緋色,他肯定是喜歡上她了。」

冷清玥哭著說道。

「那不會,那君緋色有什麼好的?她不是楚家的兒媳婦嗎?還生了孩子,墨絕是個有分寸的,他不會喜歡上她,別瞎想。」

墨城搖搖頭,他對自己兒子還是了解的,從大局考慮,那應該是不能。

冷清玥臉上還掛著淚,愣了下,眼中閃過一道複雜,「君緋色生了孩子,就是兩個多月前楚家小少主抱回來的孩子是君緋色生的?」

她一直沒想到這個問題。

「應該是。」

墨城對這個不關心,他只關心冷清玥的傷嚴重不嚴重。

「清玥,你別哭了,墨絕這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性子冷的跟塊臭石頭一樣,你別跟他一般見識,過些天就好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將你的傷養好,至於外面的人怎麼說,你不用太在意,你是墨家三小姐,他們也不敢當著你的面兒說什麼,過一段時間這件事也就過去了,便也沒人議論了。」

墨城道。

他說的其實很對,但冷清玥心裡是絕對過不去這道坎的。

她知道,她的名聲是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不過一天,她就被那個君緋色給毀了個徹底。

如今更是跟墨絕哥哥鬧翻,這一切都是君緋色的錯。

她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難怪她能那麼囂張,能那麼得了楚家人的眼,不過是母憑子貴罷了。

好……

君緋色,你讓我痛苦無比,那我定然會反擊回去,讓你痛苦加倍,生不如死,悔不當初。

你不是有個孩子嗎?

你不是得楚家歡心嗎?

你不是入了楚琉影的眼嗎?

那你一定要好好珍惜現在,如果有一天你沒了這些庇佑,那個時候,誰又來給你撐腰?

冷清玥垂著的眼中,滿是恨毒,她長這麼大,沒這麼恨過一個人,君緋色,是唯一一個。

這口窩囊氣,她絕對不會就這麼咽下去,她一定會尋找機會,反擊回去!一定!

……

楚琉影喊出那句話之後就出了屋子,因此屋內只剩下秦臻跟小墨,她跟小墨玩了一會兒,見小墨打了個哈欠,似困了一般,秦臻便將他抱起來,輕輕的拍著,見他輕輕的磕上眼,秦臻便又忍不住微紅了眼。

看著懷中的孩子,之前的時候倒是沒覺得,此時安靜下來觀察一下,到處都能找到蕭鳳棲的影子。

難怪她生下孩子之後,會給小墨取名秦翎。

當時只覺得翎這個字很好聽。

如今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她忘記了一切,卻仍對翎字情有獨鍾。 一邊一個鄢陽,各自對上了一個地仙。

「好呀!騙子!還跟獨王說什麼本尊已死!」東炎相素連連打出幾個信符,應該是在給獨王傳信。

嗖嗖嗖!

幾道流光追逐,硬是將那些信符攔下了。

是闞野,他進不得戰場,在戰場外總算也能做點什麼。

「無鑒界域!」其中一個地仙開啟了自己的界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