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地球在你眼中』跟艾琳·蘭黛合作的公司已經開始正式投產,很快的,屬於這個新公司的產品就要上市了。到時候作為前者的ceo的克拉麗絲肯定也是要經常面對這些事情的。

「偶爾一為而已,又不用像你這樣天天活在聚光燈下。」克拉麗絲撩了撩頭髮,不在意的說。

『艾琳·蘭黛』這個品牌的運營者是艾琳·蘭黛本人而不是她自己,要大量曝光的當然也輪不到他們這家『小小』的生物公司,所以不必擔心自己的生活過於顯露人前,*不保。

「對了,馬修去哪裡了?」瑪格麗特問。她剛剛明明看到他上來了,怎麼這麼快就沒有蹤影了?

「剛剛跟人握手擁抱的,大概去衛生間處理自己了吧?」克拉麗絲扯了扯嘴角。

在成為了合作夥伴之後馬修的重度潔癖症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雖然這幾年他經過心理醫生的治療早已經比當年好了很多,但在有條件的情況下這位英俊的先生還是不會委屈自己的。而很顯然的,瑪格麗特這裡就是有條件的地方。

「呵呵。」瑪格麗特無語。馬修果然還是那個馬修。

「通常情況下來講,我並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畢竟高昂的心理諮詢費用不是白花的。但問題是我剛剛遇見的人很讓我討厭。」馬修從後面的房間裡面轉了出來。

「卡梅隆·特德在這裡。」馬修直接扔給了瑪格麗特一個炸彈。

「whatthehell!」克拉麗絲首先不淡定了,這個人怎麼就是這麼陰魂不散呢?

「我記得宴會的名單上面沒有他的名字,他是怎麼進來的?」瑪格麗特皺眉。

她十分確定那份名單上面絕對沒有這個人的名字,他到底是靠什麼渠道進來的?難道是搭了哪位人士的順風車?

「他是很多奢侈品品牌在北美地區的經銷商代理。」馬修說出了答案。

這幾年裡面這兩個對對方定位完全不同的人交了好幾次手,一個是一心想要對方服軟,另一個是一心想要摁死對方,簡直打得不可開膠,中間還互相陷害過好幾次。情緒上來了互毆也不是不可能,打完對方再去衛生間吐一頓順便把自己當搓衣板一樣從頭刷到尾這種事兒馬修乾的多了去了。

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往往對你了解最深的不是朋友而是死敵放在馬修跟卡梅隆身上在適合不過了。現在給對方添堵已經成了這兩個人的本能。邀請名單隻有對方回復之後才會確定下來,包括攜帶伴侶參加的人士,主辦方會依此來設定宴會的規模以及制定各方面的計劃。而卡梅隆·特德這個傢伙對他和瑪格麗特之間的關係很清楚,當然知道要怎麼鑽這個空子。

他需要做的就只是頂替他那家公司來賓的其中一人而已,再簡單不過。

瑪格麗特跟克拉麗絲都不是蠢人,馬修這麼一說她倆就明白了。

「簡直是陰魂不散!」瑪格麗特脫口而出。說出了克拉麗絲的心聲。

「他這幾年找了你多少麻煩了?怎麼還不死心呢?」克拉麗絲也很鬧心。

這就像是一塊狗皮膏藥一樣,沾上了就甩不掉了,尤其是這還是個貨真價實的神經病!總感覺這種人就像是一個不定時的炸彈,誰知道他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啊?

馬修沒有說話。他當然不會對克拉麗絲說心理跟精神上面的疾病怎麼會那麼好控制?看他自己就知道了,即使經過了好幾年的心理輔導不還是對跟人體碰觸有抗拒嗎?更何況是卡梅隆這個瘋子?現在就看他倆最終到底是誰的手段技高一籌,能夠搶先把對方給解決掉。

進擊的狐狸精 「馬修,你有沒有考慮過採取一些別的渠道來解決這件事?」猶豫了一下克拉麗絲還是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她真的很討厭這種人圍繞在朋友的身邊,雖然已經脫離了家族好幾年的時間,但她並沒有跟家族鬧翻,如果想要藉助家族的力量來解決這位特德先生的話還是能夠辦到的。

「不用!」馬修嚴厲的看了克拉麗絲一眼,隨即緩和了語氣。

「我會自己搞定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離開了就是離開了,別再回頭。」他總不能什麼事情都靠著朋友來解決。遲早有一天他會把這個該死的變態送進精神病院,為了這麼一個人讓克拉麗絲再回家去求助完全不值得。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點兒。」克拉麗絲只能祝馬修好運了。

上次他跟那位特德先生互相把對方打進了醫院,修養了很長時間才好,希望他能夠早點解決這個爛人,別再遭遇這些事情了。

「別管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克拉麗絲,你應該想想好事,至少今天你也許會給我們的公司創造很多的訂單,今年的分紅想必也會讓大家很滿意。」馬修轉移了話題,不想再去提這個總是讓他想要嘔吐的人士。

「或者把注意力放到食物上面也不錯。我在下面轉了一圈兒,梅格,你這次的宴會真的是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羅伯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順便撈起了桌子上的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瑪格麗特的這場酒會可謂是誠意滿滿,不但廚師請的是頂級的法國大師,連食材方面也都是讓人看了就有食慾的各國特產。本次的酒會完全採取的自助模式,甲板上面立了一個個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容易取用跟入口的食物跟各種飲品任客人取用。毫不遜色於在頂級的餐廳中用餐的體驗。

而且最重要的是本次的酒會不對外開放,明星們可以隨便的在這裡吃東西,不用顧忌到記者會拍下他們豪放的吃相。最妙的是這場宴會將會提供客房服務,如果不想要在半夜裡面獨自離開的話完全可以選擇在船上留宿一晚,明天早上洗個痛快澡,再吃上一頓美味的早餐之後才離開。

服務不可謂不周到,簡直貼心到了極點!

「你隨意,想要待多久就待多久,只要你捨得你的實驗室。」瑪格麗特給自己打開了一瓶礦泉水,潤了潤喉嚨。

「那還是算了吧,我愛我的實驗室多一些,更何況肖恩還等著我回去跟他滾床單呢。你這裡是留不住我的心跟身體的。」羅伯特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美食跟美酒,可惜了。

「喜歡的話走的時候帶一些,你知道在我這裡你可以隨便取用那些你喜歡的東西。」瑪格麗特被羅伯特那惋惜的小眼神逗得笑了出來。

這傢伙還真是幾年如一日,永遠都是這麼熱愛物質上面的享受。不過誰能不喜歡這些呢?如果有東西可以享受又為什麼拒絕?又不是苦行僧。

馬修看了看錶跟下面加班上的客人密度,提醒瑪格麗特,「時間差不多了。」

再過一會兒大家都到齊了就應該是游輪起航的時間,為了為了保證不受打擾,他們將會開離洛杉磯港一段距離,等到明天早上再開回來。而在游輪起航之前,瑪格麗特這個主人需要進行致辭。他們還是不要耽誤了這件事情。 拿起桌子上面的手錶看了一眼,瑪格麗特點點頭,是快到時間了。

「那你們繼續還是去下面?」瑪格麗特一邊往下脫她那件毛茸茸的外套,一邊脫下平底鞋換上了一雙細跟鞋子問其他三個人。

洛杉磯這個鬼天氣,白天太陽大的要命,也熱的很,到了晚上就氣溫驟降,簡直讓人再也不能好。瑪格麗特覺得果然她選擇居住在紐約是個再正確不過的決定。

「我們吃些東西之後再下去。」待會兒就要跟一堆人談生意,現在不吃些東西的話可挺不住那些酒精的摧殘。

「那你們隨意,我走了。」換好鞋子,又理了理被風吹的有些亂的頭髮,瑪格麗特走進了電梯。

「梅格都是個大姑娘了,不知不覺之間就過了這麼多年,我們都快老了。」羅伯特突然之間冒出來了一句感慨。

克拉麗絲跟馬修腦袋上面掛下兩條黑線,他們才二十多歲好嗎?尤其是羅伯特,作為一個生物上面的天才,今年也才二十二而已,能不能別把自己說的像個老頭子?

「ok,ok,別那麼看我,只是一時感慨而已,不要往心裡去。」羅伯特對上了克拉麗絲那惡狠狠的眼神趕緊投降,果然女人的年齡是不能隨便亂提的。

幾個人亂侃的時候瑪格麗特已經下到了游輪的甲板上面,中間跟幾個人打過招呼之後來到布萊恩的身邊。

「幹得漂亮,布萊恩。在caa做個經紀人真是浪費了你的才能。」瑪格麗特讚歎著布萊恩的行事。

這些事情要是讓她自己來做的話雖然不至於搞得一團糟糕,但至少不會像是布萊恩做的這麼井井有條,一切都順順噹噹的。在統籌事情方面她真的是挺不在行的,或者說是根本就沒把心思放在這上面。

「因為我調用了caa的很多資源跟渠道,所以才能這麼順利。梅格,你知道的,在好萊塢這個地方,最根本也最有價值的交換物始終是那些無所不在的相關利益。只要你能夠給別人帶來好處,那麼你所有的需要都會有人幫你達到。」布萊恩聳了聳肩說。

瑪格麗特這種大客戶已經不是她需要caa的幫扶,而是caa需要她身上的人脈跟資源了。姑且不說最近這幾年caa從她的身上賺到了多少錢,就說那些她拒絕過的劇本,有很多就流入了caa的客戶手中,更不用說她那間製片公司消化了多少的caa客戶,又給他們帶來了多少客戶。再想想她的那些背景,這個姑娘無疑是一個挖不盡的寶藏。這讓caa怎麼能不在她身上下功夫呢?

別說只是幫助籌辦一個宴會而已,就是對方讓他們不眠不休的工作那也得干!她對於caa來說價值太大了!

換句話說如果瑪格麗特對caa沒有這麼大的價值她也得不到這些背後的支持,早就被甩到一邊去了。公司內部這種底層的小明星多了去了,用不著一個一個的數來聽。

布萊恩看了一下手錶,對瑪格麗特示意,「時間到了。」

瑪格麗特點了點頭,布萊恩用勺子敲了敲杯子,清脆悅耳的聲音在海面上傳出老遠。

「女士們,先生們,讓我們熱烈的歡迎今天的東道主,瑪格麗特來為我們此次的航程致辭。」布萊恩跳上主持台,對著甲板上面的來賓們說道。

「哇哦……」台下響起了一片口哨跟掌聲,在好萊塢這個熱情的地方,連平時嚴肅的人們也忍不住開始起鬨。

「well,我很想說,我們征途是星辰大海,但可惜的是今天的party主題跟星際戰爭沒有什麼關係…..」瑪格麗特一本正經的調侃著酒會的性質,引起了一陣鬨笑。

這個姑娘一向如此,從她少年時代的各種頒獎禮致辭就能看出來她骨子裡面的幽默,雖然這幾年並沒有在各大頒獎禮上面看到她,但很顯然,年齡的增長並沒有讓她失去自己的特點。

「…..希望大家能夠在『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有個愉快的夜晚。另外,我得提醒大家一下,在取用酒品的時候必須要注意,因為我們的主廚先生不小心把他收藏的伏特加也混入了酒品裡面。雖然洛杉磯的夜晚很需要一些烈酒來驅散寒意,但是如果各位喝醉了的話我們是概不負責的。」瑪格麗特微笑著說完了自己的致辭。

「放心吧,梅格,我們不會喝醉掉進海里的!」不知道是誰突然喊了一嗓子,引來了來賓們的一陣大笑。

哦,這可真是的,洛杉磯跟俄羅斯還差著好大一段距離呢,他們有威士忌就夠了,不需要伏特加。

瑪格麗特攤攤手示意自己的無奈,隨即打了個響指,輕鬆的小提琴樂聲響了起來。

「請盡情享受。」瑪格麗特做了一個大大的宮廷禮之後退了下來。

來賓們也隨著輕快的小提琴音樂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或者是邀請別人來上一段兒愉快的舞蹈。

至於瑪格麗特,則是不停的在跟熟的跟不熟的人打著招呼,雖然好處很多,但是也是真的很累。不過好在如果真的要繼續把這個活動每年進行下去的話以後也不用這麼麻煩了,按照慣例來就好。

轉了一圈兒,覺得都快要口乾舌燥的瑪格麗特終於覺得自己的義務進行的差不多了,準備找個地方清靜一下順便歇歇她那雙可憐的腳。

高跟鞋什麼的太不人道了,尤其是穿著高跟鞋跳舞,簡直就是虐待!即使她腳上那雙鞋子的跟相對於紅底什麼的已經夠低的了,但瑪格麗特依然不喜歡穿著它跳舞走路。

走到游輪角落正打算休息一下的瑪格麗特突然看到了一個人,也讓她想起了對方前段時間跟他談起的那個話題。於是本打算坐下休息的瑪格麗特又站了起來向對方走去。

「嗨,湯姆。」瑪格麗特沖著正對著她的湯姆·福特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打了個招呼。

「嗨,呃——」正在跟湯姆·福特說話的另一個湯姆轉身就看到了一張笑得十分甜蜜的美人臉。

雖然他認識這位小姐,但湯姆萬分確定對方是絕對不認識自己的,因為眼前的這位女士從來只聽說過她看足球比賽而沒有聽說過她看橄欖球比賽的,那麼現在這種情況就只有一個可能,對方叫的不是他而是跟他說話的人。

瑪格麗特也被這個突然轉過身來的高個子嚇了一跳,這體格,得有六尺四寸(約1.93米)吧?她認識的人裡面也只有道恩比他高比他壯,再就是盧克,身高跟身材和這位差不多,貌似還是不如他魁梧。所以湯姆挑模特的口味兒又變了?

「嗨,梅格。我來跟你介紹一下,湯姆·福特本季的新代言人,來自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的明星四分衛,湯姆·布拉迪。」湯姆·福特忍著笑,拍著布拉迪的背給瑪格麗特介紹著自己新創立的品牌的代言人。

看到瑪格麗特被嚇一跳的情況還是挺難得的,尤其是她還被對方給嚇得退後了幾步,這簡直太有意思了。

瑪格麗特斜眼看他,幸災樂禍不要這麼明顯好嗎?她退後完全是因為不想要仰著脖子看對方,不知道這種姿勢對頸椎不好嗎?

「你好,布拉迪先生,很高興認識你。」瑪格麗特露出了一個再標準不過的禮儀笑容伸出手。順便腹誹為什麼叫湯姆的人這麼多,簡直沒完沒了了!

「你好,簡小姐,認識你我也很高興。」湯姆·布拉迪略微失望的握住了瑪格麗特的手。

真是可惜,她剛剛明明笑得那麼明媚,現在卻這麼儀式化。湯姆·布拉迪想。

「叫我瑪格麗特就好,大家都這麼叫。通常我被人叫簡小姐的時候總是會自動帶入那位英國的女士…..」瑪格麗特無奈的說。

當初為了圖省事兒,直接截取了名字中的前兩個。結果就導致了她現在總是被人稱呼為簡小姐的惡果,天知道無論是簡·本內特還是簡·奧斯汀都不是她喜歡的人物,被人這麼一叫總感覺違和感爆棚。

「ok,瑪格麗特,既然如此,稱呼我湯姆就好,雖然我知道你認識很多湯姆。所以如果你喜歡的話也可以叫我托馬斯。」布拉迪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

畢竟哪個美國男人心中沒有一個朱麗葉呢?這可是一代人的夢中情人!

呵呵,瑪格麗特內心囧字臉,她身邊不但湯姆多,托馬斯也不少啊。關係最近的那個托馬斯現在還沒斷奶呢,你讓她怎麼面對另一個人高馬大頂上十個小托馬斯毫無壓力的托馬斯?

此時她真的好想要捶地,為什麼美國重名率這麼高?為什麼她認識的人裡面那麼多爛大街的湯姆跟哈利?以後如果有孩子的話一定要起個絕對不爛大街的名字!瑪格麗特心裡暗自握拳,下定了決心。

「好吧,托馬斯。我想現在也只能這麼稱呼你來跟湯姆區分了,否則的話我總有種我在精神分裂的感覺。」瑪格麗特無奈的嘆口氣,再次堅定了要給自己的孩子取一個與眾不同的名字的念頭。

「所以你覺得湯姆怎麼樣?」湯姆·福特炫耀著自己的眼光。

作為美國國民.運動的大聯盟今年最出風頭的新秀,湯姆·布拉迪現在正在上升期,人氣完全不成問題。而且臉也 雖然瑪格麗特更欣賞那種冷颼颼的帥哥,對這種大眾偶像式的帥哥不太感冒,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位先生確實很有資本,湯姆選擇他來做品牌的代言人確實沒有選錯。

一方面是橄欖球這個運動在美國的國民度確實夠高。記得曾經有人調侃過美國橄欖球大聯盟決賽換到中國的話那就是春晚,國民度由此可見一般。選這樣的運動員在知名度上面是完全不用愁了。另一方面是運動員的身材真是好啊,穿起西裝來是絕對的有型。雖然還沒看到這位先生拍出來的廣告硬照,但是已經可以想見會有相當大一部分的人沖著他的代言走進湯姆·福特的專賣店裡面。

湯姆的眼光果然夠辣!瑪格麗特讚歎著。

「你們聊,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湯姆·布拉迪舉了舉手中的杯子向瑪格麗特跟湯姆·福特示意。

這兩個人明顯是有事情要聊,他這個局外人還是不要檔在其中了。

「玩得愉快。」瑪格麗特輕輕點頭,露出了一個較剛剛那種禮儀性要真心多的笑容,換來了對方一個牙齒白光閃耀。

見到湯姆·布拉迪轉身離開之後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笑就露出一口大白牙這種習慣果然還是不太適合她。

「所以,你覺得他怎麼樣?」湯姆·福特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只不過這次是擠眉弄眼而不是炫耀式的詢問。

「什麼怎麼樣?」瑪格麗特不動聲色的回問。

「天啊,梅格,別告訴我你連這種極品帥哥都不喜歡,那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湯姆·福特都快要大呼小叫了。

要不是他有了理查德了都想要去追求一下這位大帥哥了,而且他看起來很明顯的對梅格有那麼點兒意思,為什麼她居然還能對這種辣到不行的男人無動於衷?

「啊,既然你這麼誠心的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我特別喜歡那種看起來就冷冰冰的類型,最好是渾身都掛著一股濃濃的別靠近我氣息的類型。比如說拉爾夫·費因斯跟托馬斯·克萊舒曼或者是蒂爾·施威格這種。」瑪格麗特隨手扯了幾個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說完了還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不等湯姆·福特反應過來,她又冒出了一句。

「還有,如果我喜歡這種類型的帥哥的話早就跟盧克·漢森擦出火花,也不用等到現在。哦,對了,你可能不知道盧克·漢森是誰,他在剛剛上映的《侏羅紀公園》裡面演了一個小角色,貌似還有一部票房非常不錯的電影衝進了今年的排行榜前列。剩下的話大概是他在商業上面非常有天賦?」瑪格麗特歪著腦袋又給了湯姆·福特一記重擊。

真的,她實在是對這種類型的帥哥沒愛啊!那一個個的體型都能把她裝下了,這種帥哥她消受不來。一想到就連盧克這種非運動員的類型拳頭打在身上都硌得慌,更不用說真正的橄欖球運動員了,她這是想死啊還是想死啊?也就是純欣賞了。盧克至少還能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當一下拳友,湯姆·布拉迪能幹什麼?站著不動讓她打嗎?她又不是克里斯蒂安·格雷,沒那個愛好!

湯姆·福特都快要被她說的翻白眼了。什麼叫做看起來就冷冰冰,渾身都掛著一股濃濃的的別靠近我氣息的類型?還拉爾夫·費因斯跟托馬斯·克萊舒曼或者是蒂爾·施威格這種,你乾脆就直接說你偏好日耳曼系的男人好了,幹嘛說的那麼迂迴?

不過想了一下這姑娘的前男友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同樣是來自北歐的日耳曼系人種也就能夠理解了,這大概是來自骨子裡面的偏好。屬於無解的那種?

「但是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你再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湯姆·福特隱晦的問。

等風來 要知道現在小道消息都已經在傳說瑪格麗特被斯卡斯加德刺激過度性向都改了,分手一年多,現在身邊只有一堆漂亮的女人,不出緋聞才叫怪事好嗎?

「什麼問題?」瑪格麗特疑惑的問。

「呃,就是,你知道的,你跟斯嘉麗·約翰遜經常被拍到同進同出同住的…..」湯姆·福特摸了摸鼻子。

他自己也覺得有點兒不靠譜,但是這不是大家都這麼說嗎?雖然報紙上面很少有這種報道,可圈子裡面確實流傳的很廣。而且瑪格麗特這小妞近幾年來氣場越來越強大了,用圈內的說法就是純top型的,一般男人在她面前都得低人一等,想讓人不誤會都不行啊!

瑪格麗特完全震驚了!他媽的這是在說我?

如果現實生活中有表情包的話她現在很想要給自己來上兩打。這都什麼鬼?就因為跟男朋友分手了,一年多沒新戀情就被傳和童年好友存在著不明不白的關係?這也太離譜了吧?

瑪格麗特很想扶額,果然這個圈子太過八卦了,因為大家的腦洞都快要突破天際了!

「相信我,我絕對愛男人不愛女人,我只是現在暫時不想談戀愛而已。太費神了!」見湯姆·福特還在猶豫,瑪格麗特又使出了一個殺招。

「另外根據我的偏好,好萊塢這地方符合我的要求的人幾乎沒有,所以我就只能繼續單著了。」她繼續一臉正直的胡編亂造著。

天知道這幫人難道就不能關注點兒正常的事情嗎?天天想著別人的緋聞也太那什麼了!

而且萬萬沒想到好萊塢居然也流行這種朋友式的撮合。好吧,她現在真的相信妮可·基德曼和吉米·法倫有那麼一段錯過了,只不過她是經紀人當的中間人,她這邊是基友….希望那位湯姆·布拉迪先生沒有發覺湯姆的意圖,否則的話真心尷尬啊!

「雖然我很感謝你對我的關心,但湯姆,你不覺得你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嗎?我才十九歲啊啊啊啊啊!」瑪格麗特好崩潰!

再想起來麗貝卡在她滿十六歲之後就特地塞給她的那些安全套瑪格麗特就覺得渾身無力,還有霍華德的那句注意安全,別搞出人命來。真是讓她無奈的很,拖人滾床單也要找個合心意的好嗎?她又不好泡吧,也不喜歡約.炮,這種東西給她有什麼用啊?簡直讓人無力吐槽!

想到這裡就更加怨念,最合她心意的那個已經不在她的碗裡面了,麗貝卡塞給她的那些安全套都白費了!真是心塞的要命!

「算了,別提這破事兒了,我覺得受到了巨大的傷害。」瑪格麗特無力的揮揮手,一點兒都不想要繼續這個往傷口上面撒鹽的話題。

湯姆·福特被她說的啞口無言,這姑娘太能打了,而且性格跟手段成熟的不像話,常常讓人忘記了她還不到二十歲。不過這跟解決個人生活問題有什麼關聯嗎?大家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他有點兒迷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