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魔道孽子,你找死。」狂獸太上同樣一巴掌拍下來,氣勢之烈整個大殿都劇烈搖晃,那些早前布置下的大陣紛紛顯化,又隨即崩潰。

「老匹夫,不自量力。」

眼看那掌印就要臨頭,許樂眼中星辰旋轉,他一隻手朝天一抓。咔一聲響,大殿內的眾人都渾身巨震,就看到聖心堂大殿的屋頂破碎化為烏有,一片狹小的禁錮空間鎮壓下來。

一聲悶響就鎮碎了狂獸太上的攻擊,將所有的凌厲氣勢化解掉。

「仙爪手。」

狂獸太上眼神微變,化掌為抓,一個仙氣滾滾的太古巨獸的爪子破空殺來。

「抓天。」

許樂同樣回敬一抓,死氣更加濃厚,有腐蝕一切的威能。他破開重重防禦,將狂獸太上的手掌抓住,來個短兵接觸。 ?這聖界的兩大勢力一看就是對頭,許樂既痛恨這些傢伙的卑鄙,也痛恨神秘女子等人的無情。剛才還討價還價的交易,一轉臉就當陌生人,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所以他出手相當凌厲,在沒有動用最強力量的狀態下,以魔氣模擬天術一舉將狂獸太上折服。他的手掌死氣凝而不散,抓住對方的脖子,只要稍微一催吐力量就他的腦袋就會被死氣吞噬掉,連靈魂都無逃生僥倖的可能。

戰鬥發生的很突然,可結局更突然,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這大局已定。

許樂雙眼血光璀璨,一聲低吼,那個聖體境九級的聖人一身生命力都被吸收,成為一具死靈骷髏倒在地上。而那個狂獸太上就像被勒住脖子的鴨子,滿臉通紅,目光中還帶著幾分驚懼。

「小爺不發威,還真當老子好欺負。老東西,你只要求饒,小爺或許會可憐你一大把年紀饒你一回。」許樂邪邪一笑,目光一掃那個神秘女子,從那個帝少口中得知,這丫頭是人祖之後。人祖是誰,是比武祖還要牛逼百倍的人物。在世俗修仙界中鮮有他留下的道統,而在聖界似乎很有勢力。

而帝少能夠與她們分庭相抗,說明這帝少的來頭也頗為不凡。許樂念頭一轉,就想明白這其中錯綜複雜的問題。

此時手中握著一條太上的xing命,大殿內一片短暫的死靜。任誰都能看出這個聖體境五級的魔道聖人絕對是偽裝的,能夠一兩招內就輕鬆鎮壓一位老古董真正的實力一定很恐怖。

帝少臉se青白變幻,簡直是難看到極點。剛才他的一番豪言壯語根本就是在放屁,話音還在耳邊裊繞,手下一位老古董就毫無反抗之力的被鎮壓,這是狠狠的回敬他一大巴掌。

「本少看走了眼,道友你想怎麼樣?」帝少出身高貴,見慣了各種場面,所以短暫的沉默后,他沉聲問道。身後三大老古董同時上前一步,將帝少護在身後,不過又忌憚許樂會突然暴起傷人,萬一狂獸太上被重創,那這次下來要完成任務就很吃力了。

「剛才那一招『仙爪手』還有點看頭,除了這門天術外,你們再交出三門天術印記。這個老傢伙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們,否則我只能斬下他的狗頭,一血之前受到的羞辱。」

人祖一脈的人都古怪的望著他,她們早就見識過這傢伙獅子大開口的本領,現在又用同樣的手法來討價還價,不知道能不能得逞。

天術價值連城,很多聖人一輩子都未必能參悟出一門,更何況是天術印記。果然他一開口,那些人臉se都鬱悶的要滴血。

「你痴人做夢。」帝少牙齒咬的咯咯作響,內心很是憤怒。

「小爺無所謂,反正你們都是隱藏著身份混入這裡的。滄海仙門的少掌門要舉行祭天大典,名為是繼承大統,實際上是進行另外一項巨大的yin謀事情,否則也不會任由我們胡作非為。」

許樂有點鄙視了瞪了帝少幾眼,嘴角一撇道:「聖界的人我見過的多了,五行教,黃泉教,聚寶門等等我都與他們動過手,還狠狠的剝削了他們。凡是落在小爺手中的就沒有一個全身而退,不死也要扒掉一層皮。我建議鬧個天翻地覆,不過如果驚動了滄海仙門的少掌門,那事情就就更為嚴重了。」

威脅,這是光明正大的威脅。

「道友,仙爪手的修行之法本少可以給你,不過三道天術印記沒有。你想要交易那就交易,不願意那就一拍兩散,本少從不受威脅。」

「嚇唬我?」許樂眼中殺機一閃,一條條死靈魔氣鑽入狂獸太上體內,就見他的血肉在乾癟。更關鍵的是對方的靈魂也被禁錮住,連拚命的機會都沒有。

三大太上同時一點眉心,攻殺魂道秘技。

許樂早就防備他們狗急跳牆,一見他們的動作立刻運轉魂道,方圓八千米的無邊苦海顯化出來。他那化為人形的靈魂雙手後背站立在苦海之上,背後是鎮壓苦海的諸王之劍,被濃郁的靈霧包裹著看不清真身。

轟隆一聲巨響,三大太上聯手一下子攻破他的jing神屏障。從聖界下來的老古董魂道修為都不弱,不愧是聖界,靈氣濃郁,十分適合魂道修行。三人都是化神境初期,魂道強度最高的已經突破兩百三十之數,其餘的也兩百出頭,相比世俗修仙界中的魂道化神境高手來說,他們的魂道修為幾乎少有敵手。

三位老古董聯袂出手就是要瞬間抹殺掉許樂的神智,救下狂獸太上。但他們一攻入jing神苦海立刻發覺情況大大不妙。這片苦海氣息太詭異,給他們的心靈壓力十分巨大,這是境界上的壓制。

「化神境中期。」

三人同時發出驚慌的jing神波動,雖說境界高力量未必強大,但是眼前的一幕無疑告訴他們,此人隱藏的很深,讓他們掉入了火坑。

整個jing神苦海再次被主人的jing神屏障禁錮住,三人的退路被切斷,只有強行攻擊。一劍,一刀,一剪蜂擁而上。

「雷。」

許樂靈魂一點,三道腰粗劫雷劃過苦海上空,轟擊在三道靈魂上。頓時將他們轟的攻勢崩潰,那股靈魂能量體遭受創傷。

「突圍出去,否則我們都將xing命不保。」

三大老古董的靈魂能量突然相互纏繞,發出熊熊烈火,那是幽蘭se的火焰,是三味真火。他們也很乾脆,直接獻祭。

許樂本來想將他們的靈魂能量都囚禁住,後期慢慢煉化掉,現在看來他們不要命的自殘,自己也留不住他們了。

jing神屏障大開,無邊苦海中突然颳起咆哮的劫風,三個老古董留下慘烈的思維波動被逼出了jing神苦海。

魂道搏殺看似漫長,其實就是瞬息之間。擋在帝少身前的三位太上身體同時一震,好像霜打的茄子氣勢一下子衰敗下去,個個神se慘白,眼神渙散,哆嗦不停。

「小爺給你們台階下,你們都不知好歹,還徹底惹怒了老子,就算你們是聖界的人,今天老子也要將他們的骨頭都拆下來。」

許樂踢出一腳,將手中的狂獸太上踹飛出去,他的聖體發出碎裂聲,受傷非常嚴重,戰鬥力幾乎降到了最低。

「小心。」帝少發出驚恐的吼聲,就看到許樂一拳打出,『天葬』出手,天在塌陷,天在崩潰,天在哭泣。這是天的浩劫,天的墮落,天的沉落。

許樂的『天葬』威力再次提升到新的高度,足足有兩千蛟龍戰力打出來,席捲三位太上。

所有人都被這股力量驚起,能夠閃避的都閃避出去,無法閃避的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那股無敵的凶威。

三位太上靈魂受傷,但他們畢竟出身聖界,一身武道修為也不弱,在危及時刻同時反擊。

轟——

聖心堂大殿徹底化為廢墟,四股過千戰力化成的長虹直衝天空,震動四野,整座山頭都在斷裂,崩潰,倒塌。

三聲悶聲響起,隨即聽到許樂冰冷無情的聲音:「四個老傢伙的狗命小爺收了,想要換回他們的命,五道天術印記只有一天時間給你考慮。」

待塵埃落定,哪裡還有許樂和四大太上的身影。帝少狼狽不堪,心慌意亂,之前的少主派頭蕩然無存。

一直沒有插手的人祖一脈的人也個個神se凝重,又后怕不已。這哪是一個聖體境五級的魔道小輩,這簡直是一個隱藏實力,扮豬吃虎的超級魔頭巨擘。

四大太上舉手之間就被鎮壓,如果是她們出手,結局也差不多如此。

「小姐,這裡已經驚動他人,先離開再說。」

「說,走。」

待人祖一脈的人化成殘影走後,帝少也清醒過來,這裡可不是聖界,沒有他橫行無忌的資格。

「走。」

剩餘的三個人就像過街老鼠,抱頭逃竄。

在距離聖心堂不遠的一座山峰上,許樂施展空空手將四人受創的靈魂盜取出來,然後珍壓在諸王之瞳中,只要他們一反抗,就全力催動三劫之力轟擊,有五行大劫力相持,可以在一段時間內保持力量的不枯竭。

這也是五行力量的神妙之處。

最後將四人聖體收進血彌子中,如果那個帝少真的拿出五道天術印記交換,他十分樂意。不然就將他們真的煉化掉,反正與聖界的人已經結下不少恩怨。

滄海仙門主峰中爆發出一道道強大的氣息,至少有十三道氣勢強大的威震八方,竟然都是過千戰力。

就連許樂都大吃一驚,滄海仙門中怎麼會隱藏著那麼多的老古董,而且那十三道氣勢浩浩蕩蕩,根本不是魔氣衝天,說明他們都是仙門聖人。本來主宗混亂不堪,魔道聖人肆無忌憚,可這一刻石破天驚,十幾個仙門老古董都展露出無上神威,那些魔道聖人嚇的魂飛魄散,瘋狂逃竄。

「好一個情梟子,好大的手筆,好深的計謀。」

許樂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情梟子一直在故布迷霧。 ?更新時間:2014-04-30

同一時刻,其他不少支脈仙門中同樣升起一道道光柱,那些都是激發大陣形成的。許樂凝神望去,從主峰中伸出一道道巨手,有大陣加持,那些舉手或抓,或拍,或翻,本來在滄海仙門內興風作浪,毫無忌憚的魔道聖人紛紛被囚。

但那些擁有巔峰戰力的魔道聖人也毫不猶豫的反手攻擊,頓時元氣激蕩,山峰倒塌,天崩地裂。

「邪魔歪道,竟然膽敢擾亂天道秩序,誅殺。」

主峰內響起通天聲音,一黑一白兩個直徑百米的能量球體升起,在半空中旋轉形成陰陽平衡之勢。在那陰陽之象下方,是一位風華絕代,氣質曠世的年輕男子。他眼如星辰,身如天柱,一頭長發無風自舞,在神秘中帶著一絲絲的妖邪之氣。

「擾我仙門秩序,妄圖窺視我仙門道統,身為少掌門定當維護正道,誅殺妖魔。諸位師弟,動手。」

從主峰中又走出十六個老少,他們都擁有堪比老古董的武道修為,但是從他們的氣質來說缺少那種滄桑之感,身上沒有歲月沉澱的痕迹。

「都是後晉升的。」許樂眼光一掃便得出結論,對於情梟子有了新的認識。他目光如炬,朝陰陽之象下的情梟子望去,身上的仙魔之氣很完美的融為一體,是真正的仙魔同體,修成了傳說中的金剛不壞身。即使戰鬥力比他強上一些也奈何不了他,情梟子根本沒有走火入魔,之前的傳言都是迷惑人的。

他的真正目的是能夠吸引更多的魔道聖人進入滄海仙門作亂,最後自己再強勢出手,橫掃無敵,恢復仙門秩序,給出一個朗朗晴天。同時舉行祭天大典,得到天道的祝福。

「他是想藉助祭天之力,將靈魂中的那天道規則的力量本源削去,好大的手筆,好強的算計。」

許樂洞徹情梟子的謀划,對他也是不得不敬佩幾分。情梟子似乎感應到了許樂的目光,眼神遙望過來。許樂身形一動就遁出了十多里,身上死氣一變,浩浩蕩蕩的仙道氣息散發出來。

正好看到有十三四個魔道聖人朝這邊瘋狂的逃竄,在他們身後速度稍微慢上一點的都被那些巨手抓獲。

「滾開。」看到許樂阻擋在前方,逃的最快的一個老者,聖體境十級的修為,一刀斬出擁有九百多蛟龍戰力。

既然情梟子要借天之力,許樂也不客氣,他正好渾水摸魚,說不定也能得到幾分機緣。他屹立不動,眼看那刀光臨眉,突然張口一吹,千百道劍光衝天而起,形成一條劍光長河,瞬間就將那十四個魔道聖人淹沒掉,直接抹殺他們的靈魂。

「祭天。」

情梟子伸手朝下一抓,一個巨大的祭壇轟隆隆的升起,滄海仙門內的無數弟子紛紛跪拜下去,不斷祈禱。

一尊尊魔道聖人的遺骸被扔到祭壇上,化為血霧融入到那塊石碑中。一道刺眼的光芒從石碑中射出來,進入九霄雲外,頓時霞光生彩,仙樂渺渺,一股無上的意志在慢慢的蘇醒。

許樂本想將那十四具魔道聖人的遺骸收起來留作後用,但卻看到人祖一脈的人正在全力的擊殺那些魔道聖人,然後將一具具屍骸投入到祭壇上,就連損失無比慘重的帝少都在吼叫連連,藉助手中的一柄寶物瘋狂的秒殺魔道聖人。

許樂還看到其他四大仙門的弟子從外地趕來,每個人都斬殺數量不等的魔道聖人,帶著他們的遺骸前往祭壇。

「諸位道友,獻祭力量還不足,天道規則之心沒有打開,再次獻祭。」

頓時四面八方又有近百十具聖人屍骸人拋入祭壇,在那石碑四周居然都演化出了道道仙影。

那些仙影或坐禪,做刺劍,或斬刀,或揮棍,或舞槍,姿勢各異,演繹著種種玄妙精奧的功法。

仙影顯化,那些仙門聖人都停止廝殺,圍住祭壇凝神觀望那些仙影。

「天道之心還不凝聚?」

情梟子聲音響徹蒼天,他一揮手足足飛出兩百五十多具聖人遺骸,獻祭掉之後那些仙影開始融合,最後變成一顆跳動的心臟。只是那心臟並不存在於現實中,而是出於另外一個平衡空間中,捉摸不定。

「天道之心,那真的是天道之心。」許樂看的直喘粗氣,傳說中的玩意竟然真的出現了,只是所付出的代價也是難以衡量的,從祭天開始,前前後後獻祭的聖人遺骸超過了六百多具,這才勉強將天道之心凝聚成形,但要把它從另外一個神秘世界中召喚出來卻不知道還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天道之心,乃是天道規則本源凝聚而成,代表著天道意志,如果能夠融合,那自己便化身成天道的一部分,靈魂中的天道規則本源自然能夠祛除,而且今後可以隨意的穿行於聖界和世俗修仙界。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融合了天道之心,可以在短時間內修成很多天術印記。

萬界老古董都去風火帝國爭奪龍珠,企圖進入那個連接聖界的神秘世界,結果情梟子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如此變態的獻祭之法,居然要召喚出天道之心,直接扭轉乾坤。

「少掌門,我們來助你。」四大仙門中走出四位氣勢無敵的年輕人,他們的戰力都過千,應該是四大仙門全力培養出的妖孽天才。他們是有備而來,頓時又各自投入一百多具聖人遺骸。

琴仙子,帝少也紛紛效仿,不僅是他們,許樂還發現了十多股與眾不同的勢力,從他們的氣質來看應該都是從聖界降臨而來。

許樂越想,背上的涼氣越重。玄煌界的浩劫,仙魔的戰爭難道都與情梟子有關?否則哪裡收集到如此多的魔道聖人遺骸。

超過一千三百具聖人遺骸成為了祭品,那顆天道心臟蹦跳的更為強勁,咚咚咚的聲音驚天動地,那些修為稍微弱小的聖人都無法承受,紛紛臉色大變不斷後退。

而且天道之心慢慢的顯化出現實世界,上面散發出的天威令人驚顫,就算也許樂的靈魂修為都感覺畏懼。

「只有一顆天道之心,四周有這麼多人虎視眈眈,不知道情梟子該如何應付。」許樂隱而不動,那獻祭力量明顯是後勁不足,情梟子費盡心思布下這個彌天殺局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失敗,他肯定還有後手。

「少掌門,祭品已經全無,獻祭力量還不夠,怎麼辦?」有一個新晉陞的老古董著急的問道。

「無血老祖,時機已到,還不出現?」

情梟子突然仰天長嘯。

所有人不禁哆嗦一下,人的名樹的影,無血老祖乃是真正的魔道第一強者,橫行數千年,擁有的神威無法想象。許樂沒想到無血老祖居然也潛伏在附近,那個老傢伙一發威的話,在場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逃走。

「情梟子,你果然沒有是老夫失望,只要老夫得到天道之心,整個魔道都是你的。」在蒼穹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裂縫,從裡面走出一尊少年。那個少年很平常,貌不驚人,可沒有誰膽敢多望他一樣,似乎他的散發出的氣息能夠煉化一切。

「獻祭力量不足,老夫來做最後一搏。」

那尊少年一揮手,光芒激射,總有千具聖人遺骸被獻祭掉。那顆天道之心得到力量的補充,轟隆一聲擠出來,顯化在現實世界中。那是跳動的一顆心臟,裡面隱隱約約演化出無數的小空間,光怪琉璃,神奇無比。

「好,老夫修鍊神功終於有望。」那尊少年哈哈大笑,伸手一抓,就要囚禁天道之心。情梟子依然不動,不過突然不遠處又裂開一道裂縫,從裡面同樣走出一尊少年。

「無血老祖,這天道之心豈是你所能得到的,這是我滄海仙門所有。」

轟,一隻硬撼星辰的玉手鎮壓下來,星光冥滅,蒼天哼吟。

「天道子!」

許樂心臟急跳,那尊少年與滄海仙門的掌教天道子一模一樣,只是這尊更為年輕而已。事情變化的太快,魔道領袖無血老祖如果視而不顧,那自己就會受傷,所以很不甘心的中途變招。

「情梟子,你這個孽子,居然聯合天道子來算計老夫。」

「哈哈哈,請小子乃是我滄海仙門的少掌門,更是邪尊轉世之身,豈會貪圖你的承諾。」天道子大笑幾聲,「情梟子,趕快將天道之心融合,為我滄海仙門打開一條通往仙界的安全通道。」

不需要天道子提醒,情梟子已經動手。不過他也沒得手,因為從聖界降臨的那些人中撲殺出十多人每一個都環繞著神聖光環,戰鬥力蜂擁膨脹,有的人直接突破三千蛟龍戰力。

人祖之後的那個琴仙子戰力同樣突破三千之數,她隱藏之深連許樂的神眼都瞞過了。她一出手,一招九式,居然一氣呵成打出了九招天術。其他人不甘示弱,個個天術盡出,大有將天都轟穿的架勢。

浩劫般的力量將天道之心震飛出去,那座祭壇也近乎崩潰。

「誰敢搶奪,本少比將你趕盡殺絕。」情梟子怒吼一聲,他雙手環抱,那陰陽能量之球猛然鎮壓下來,直接將一個接近三千蛟龍戰力的聖界弟子轟飛出去。 ?聖界弟子得到仙門高手的力量加持,戰鬥力一個比一個兇猛霸道,無敵的氣息輻she整個滄海仙門,所有弟子忍不住要跪拜。

這個時候就看到情梟子的兇悍,他只出一招便震飛一個三千多蛟龍的絕頂強者。那個傢伙也夠悲催的,眼看天道之心就要抓到手中最後卻重傷退敗。

「諸位,不能讓世俗修仙界的人得到天道之心,一旦讓他們打開聖界通道,我們的世界就會被世俗中的污濁之氣侵蝕,到最後整個聖界都會沉淪,化為低等的凡界。」

帝少聲如洪鐘,出手更快,手中的刀猶如碧血凝聚而成,每帶起一道血光,那刀的光芒就更亮一點,肯定是柄法器。

「無盡神獄。」

帝少縱身一跳,手中的法器瞬間劈斬出九道刀光,每一道刀光都化成一道天術,天地間化成了刀的世界,刀刀相連組建成一片死亡之地,被席捲進去的聖人紛紛化成血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