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高俊好帥哦!」

與八班入場時的熱鬧相比,七班的入場就顯得有些讓人氣餒,七班的啦啦隊更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甚至乾脆放棄了吶喊,直接露出了失望的眼神。

不用懷疑,和其他人一樣,她們也同樣認為,自己班和八班的強者比賽要想取得勝利,無疑等同於白日做夢。

陳大明看著對方入場時,氣氛那隻熱鬧非凡,各種如波浪般的吶喊聲,再看看自己這一邊那有氣無力的樣子,臉色當即變得十分難看。

這簡直是毀滅士氣啊!

葉天貝狀,便走了過去,拍了拍陳大明的肩膀,淡淡地說道:「好了,不要太在意這些東西,不過是一場比賽而已,就算是輸了又怎樣,你身上的肉也不會少一分,儘力而為就好。」

「我知道了,老大。」陳大明微微笑道。

有了葉天的安慰,陳大明這才感覺好受了一些,轉而開始與其他成員商議比賽的戰術了。

很快,當裁判進場並走到球場中央,便喻示著比賽將要開始,七班和八班的球員開始往場中靠攏。

兩方人馬對視著,注視著栽判的動作,等待著哨聲響起,好伺機而動。

「喂,陳大明,你就放心吧!一會我們一定會讓著你的,不會太虐待你們,這樣等下你們輸得太慘,哭鼻子了可就不好了!」站在陳大明對面的高俊,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無比輕蔑地說道。

聽見這話,高俊旁邊那幾個球員哄然大笑起來,紛紛大喊著不用謝,似乎已經認定他們贏定了。

陳大明的牙齒緊緊地咬著嘴唇,手心也捏出了汗,有一種想上去揍高俊一拳的衝動,他並沒有出言反駁。

裁判看了下表,示意兩隊做好準備,當即站在兩隊人馬的中間,高高地把手裡的籃球舉起來,嘴裡叼著一隻口哨。

「嘟!」

隨著一聲哨響,裁判立即把籃球拋向上空,跟著快速退到邊緣上。

決賽正式開始。

這個時候,身高略遜的陳大明自然搶不過高大的高俊,這才剛一發球,高俊就一個跳躍把球搶到手,隨即冷笑著往對面球場跑去。

陳大明當即咬牙跟上,只是高俊不愧是體育特長生,只見他熟練的來回帶球,輕易的甩開陳大明的攔阻,跑到三分線外時一個急停,隨即挺身舉手投籃,籃球劃過一道弧線,輕鬆飛入籃框。

比賽開始不到十秒,八班就以一個三分球斬得頭籌,領先於七班。

如此一來,場下八班那邊的尖叫吶喊,頓時又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反觀七班這邊的啦啦隊,已經靜默了下來。

比賽繼續,只是比賽的節奏掌握在八班的手上,原本領先的比分仍舊不斷的擴大。

這實在怪不得七班的同學,實在是雙方球員實力差距太大,七班球技最強的陳大明根本防不住身手敏捷且技術高超的高俊。

不僅如此,往往在防守的時候,還被高俊帶著鼻子走,好幾次都差點因為高俊的假動作,而險些被晃倒在地,引來圍觀者的哄然大笑。

這場對決中,七班簡直成了一個巨大的笑柄,完全沒有任何作為可言,簡直是無比的尷尬。

比賽開始才一會兒,八班就已經砍下了十五分,反觀七班的分數是零,實力和身高的巨大差距,在這個時候越發的明顯起來。

在八班又一記輕鬆上籃后,七班再次發球,陳大明緊緊地帶著球,在一陣橫衝直撞中,將球帶到了籃框底下。

這時,就在陳大明準備投籃之際,人在不遠處的高俊已經飛快地沖了過來,直接一個跳躍起身,輕鬆的給了陳大明一個大大的蓋帽。

眼看著球就要進去,七班就可以打破目前無比尷尬的局面了,可陳大明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被高俊趕上,直接一掌將球給拍飛了。

不僅如此,因為這記蓋帽的巨大衝力,陳大明的身體一個不衡,直接被拍倒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碰得鼻子臉上的滿是灰塵。

「哎呀,大明,你沒事吧?要不要緊,需不需要送醫院搶救?」高俊這時裝模作樣地走過來,伸手就要把陳大明拉起來,尖酸刻薄的譏諷道。

陳大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怒視著得意的高俊,就要發飆時,栽判一聲哨響,卻是場下的葉天喊了暫停。

高俊和陳大明愣了,葉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陳大明的面前,伸手將他拉了起來。

「葉天?怎麼,你看你們班輸了,趕緊喊暫停嗎?」高俊盯著的葉天譏笑道。

「不是,因為我們要換人!」葉天淡淡地說道。

「換人?你們班不是才五個男人嗎?怎麼換人!哈哈哈哈!」高俊鄙視了葉天一眼,直接毫不留情面的譏諷道。

「高俊,你……」這邊剛站起來的陳大明一聽,立馬激動的想要發飆,顯然高俊這話直接便在嘲諷葉天了。

「沒事!」葉天阻止了陳大明,正色的看著高俊說道,「由我來換下其他人!」

「什麼?你?哈哈哈哈!」高俊大笑起來,拉著其他隊員肆無忌憚的喊道,「大家快看啊!我們偉大的灌籃高手葉天要親自上場了,好害怕喔!」

「哈哈哈哈!葉天這傢伙要上場?他是怕輸得不夠慘嗎?」

「什麼?葉天上場?以他昨天的表現,他確定他上場是幫七班而不是害七班嗎?」

「難道……葉天是八班的卧底?卧槽,藏得好深吶!」

場上場下,聽到這話的人,全都肆無忌憚的嘲諷起來。

不只場上場下的人嘲諷葉天,就連同為七班的球員也不免擔憂,幾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前就諷刺過葉天的洪勇,當即走了上前。

對著陳大明說道:「陳大明,這可不能答應,我們本來就輸定了,這次不過是力保將不輸得太慘,這要換了葉天上來,那可就慘得不能再慘了!」

「你……」

陳大明想發火,邊上的高俊已經開口譏諷道:「看到沒有,連你們自己人都看不下去!我說陳大明,你是不是打算這個可笑的傢伙上來,等下輸了好找借口啊!」

葉天伸手攔下陳大明,臉色依舊平靜自然,並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因為在葉天看來,根本犯不著和這種人生氣,轉看著陳大明問道:「陳大明,你沒事吧?」

「沒事,不過我怕是不能繼續打下去了!」陳大明有些泄氣地說道。

剛才高俊那麼一拍,讓陳大明摔坐在地,腳上受了傷,這下連走路都成了問題,更別說是上場打球了。

葉天看了看高俊,把地上的球撿了起來,輕聲說道:「那行,你下去體息,換我來吧!」

「葉天,你行嗎?」邊上的洪勇冷言嘲諷道,顯然對於這個才來不久,風頭便傳遍全校的葉天,他還是很不爽的。

對於洪勇的嘲諷,葉天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淡然的笑道:「難道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葉天要上場,陳大明先是猶豫了下,畢竟從葉天昨晚的表現來看,他根本就不會打籃球,是個實實在在的菜鳥。

可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著葉天那平靜的眼神,回想起昨晚葉天起身超遠距離投籃,陳大明莫名的對葉天多了幾分信任。

這份信任從哪裡來,陳大明也不知道,當即他艱難的起身,對著栽判示意換人。

「什麼?七班要換人?」

「用葉天換下陳大明?七班還不如直接認輸!」

「就是!算了,沒什麼好看的了,走吧!」

「幹嘛要走?等下看七班輸得有多慘,豈不更好!」 場邊,在知道七班要換人,而且還是用昨天表現令讓噓聲不止的葉天,換下得分能力最強的陳大明,這在眾人看來根本就是自殺,一下子各種冷嘲熱諷便響了起來。

「兄弟們,看吶!七班換人了!看來我們有望創造史上最懸殊的比分了!」

場上,高俊大喊著招呼八班的球員。

「哈哈哈哈!對啊,高俊說得沒錯,我們這場就零封他們!」一個八班的球員囂張的說道。

聽到這話,七班的球員全都滿臉的羞憤難當,這簡直是全所未有的羞辱,籃球不比足球乃至是羽毛球,想要在場上零封對手,完全是不可能的。

可八班的人敢這麼說,顯然是極度的蔑視他們,紅果果的在羞辱他們,但實力擺在那裡,七班的球員只覺怒火中燒。

就在七班的球員想要發火,葉天抱著球已經走了上去,平靜的笑道:「如果我們贏了呢?」

「贏?你說你們會贏?哈哈哈哈!開什麼國際大笑話,你們要是贏了,我們五個就給你們一個個的跪下磕頭並大叫一聲爺爺!」高俊大笑起來。

「哦!是嗎?」葉天淡然的笑了下,隨手把球一拋,轉身走回自己的半場。

高俊不禁譏笑道:「哈哈哈哈!你這是在做什麼?棄球投降嗎?哈哈哈哈!你們快看這傢伙好有……」

這時,正要招呼同伴一起取樂葉天,卻發現自己的同伴一臉懵逼的看看後面,甚至不僅自己的同伴,包括七班乃至場下原本熱鬧紛紜的觀眾們,也大多呆愣住了,全都看向自己這邊的籃框。

看著這種情況,搞不清楚發什麼事的高俊,覺得自己被弄這些人奇怪的反應,也弄得快要懵逼了。

當即,拉住邊上的同伴問道:「怎麼了?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進了!」依舊一臉懵逼的同伴傻傻的回道。

高俊一愣,沒有反應過來,不解的又問道:「什麼進了?」

「球!球進了!」還仍然一臉懵逼的同伴,繼續傻傻的回道。

「什麼球進了?你在胡說什……」高俊立馬火大的吼了起來。

只是吼到最後,高俊突然愣住了,連忙看向自己半場的籃球架下面,果然在籃球架下看到一顆還尤自亂滾的籃球。

錯愣了一下,高俊看了看幾個稍微不那麼懵逼的同伴,又看了看身後的幾個七班球員,特別在所有驚愣的人中,顯得無比平靜的葉天,猶自不敢相信的確認道:「你是說剛才……」

「是……是的,剛才葉天那球直接空心入籃了!天吶!宛如夢幻啊!」這位稍緩過來的八班球員,無比激動的說道。

「夢你的死人頭!那是****運!完全就是****運!」高俊聽了這話,立刻如吃了炸藥一般的咆哮起來。

面對狂暴的高俊,這位八班的球員當即縮了一下脖子,不敢再多說什麼,只是從他的眼神還可以看出,他的心思依舊還在剛才葉天投出了那一球上。

與此同時,回到自己半場的葉天,笑著拍了口瞪口呆的陳大明,說道:「魂兮歸來!」

「啊……葉天,剛才……」陳大明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天,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葉天一笑,說道:「怎麼樣?現在應該放心了吧?」

「放心?怎麼會不放心!」陳大明立馬精神抖擻起來,對著其他幾個七班球員加油道,「各位,我先下去了,接下來就靠你了與葉天一起,為我們七班的榮譽而戰了!」

說著,陳大明便一瘸一拐的下場了。

之前嘲諷過葉天的洪勇,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邊上的同伴拉住,指了指還在八班后場的籃球,示意現在先不要再多嘴了。

畢竟不管葉天剛才那一球是不是巧合,都給了原本囂張氣焰的八班打擊,這時自己人再上去嘲諷葉天,顯然很不合時宜。

很快,葉天那一記中場投籃命中的震撼過去,場下的眾人不禁議論紛紛起來。

「天吶!剛才葉天中場投進了啊!這應該是巧合吧!」

「****運而已!我敢打賭等一下比賽繼續后,葉天一定會和昨天一樣成為笑話的!」

「我覺得今天的葉天和昨天有些不一樣,也許……也許會有所不同!」

「不!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當初騎扣鄭承攻后,那個氣宇飛揚的葉天!」

這一記中場投籃命中,給原本一致不看好的眾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使他們之前鐵定的觀點發生了巨大變化。

這時,場上的栽判示意比賽繼續。

因為之前高俊給了陳大明一記蓋帽后,球飛出了界,所以比賽繼續后,球權換在七班這邊。

當栽判吹響口哨后,一個七班的球員拿著球站在界外,將球投向了葉天。

葉天接過球,還不等他運球,高俊已經沖了上來,貼近葉天猙獰的說道:「我不會讓你過去的,你別想進球,我今天一定不會讓你進球得分的!」

「是嗎?那我就不過去了!不過你想零封我?你還不行!」

一字一頓的說完最後一句話,葉天當即一個躍起,直接將球投了出去。

籃球飛了出去,跨過了遠超三分線外的超遠距離,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唰的一下進入了籃框。

一下子,全場靜了下來!

無論場上場下,所有人都愣住了,你看我來我看你,總有種做夢的感覺!

這真的是葉天?真的是昨天發現得讓人噓聲不止的葉天?真的是已經不被所有人看好的葉天?

天吶!是不是在做夢?而且還是像猛鬼街那樣,所有人都被葉天集體拉了這個以他為主的夢境中?

如果這真的是做夢,那高俊覺得自己是從之前的美夢,墮入到一個恐怖的噩夢當中了!

這時的高俊只覺得雙頰陣陣火辣感十足,自己剛說要封住葉天,不讓他進球得分,轉眼葉天便一記超遠距離的投籃命中,就好似一記蓄足了力氣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臉上。

如果說之前的中場投籃命中,還可以說是巧合是走****運,那現在的這記三分線外遠距離投籃的命中,又該如何去解釋?

場上場下,所有人都愣了,唯獨葉天依舊一臉平靜,自從昨晚連續兩次進入明心境界,葉天對發力的掌控已經達到了周天朔所說隨心而為的地步。

達到這樣境界的發力技巧,不說是區區一顆籃球,就算給葉天一把複合弓,他都可以像那些經年累月的專業運動員一般,輕易的做到百步穿楊的精確。

無他,對發力的掌握達到極致而已!

所以,不覺得自己這記投籃有多麼震撼的葉天,若無其事的拍醒同樣呆愣的栽判,讓他先給自己這邊加上分再說。

回過神的栽判,這時忙吹響哨子,示意葉天這記投籃命中有效,令場邊負責的分數的人員,給七班加上三分。

44:3

分數欄上,比賽到現在一直是落後的七班,終於不再是鴨蛋了,場上場下的七班在場學生不禁歡呼起來!

與此同時,和高俊一樣感覺信感臉上大辣的,還有八班的其他球員,剛才他們還氣焰囂張的說要零封七班,給七班一個前所未有的恥辱。

可誰想一轉眼,剛上場的葉天直接在高俊的盯防下,一記如當臉扇耳光般的超遠距離投籃命中,還以了之前氣焰極度囂張的八班以顏色。

剎那之間,八班場上的球員心中都生出一種羞憤難當,想找地縫鑽進去的想法。

栽判吹響哨子,因為葉天剛才的驚人之興而中斷的比賽,得以繼續進行下去。

八班發球,高俊接過球后,便直衝葉天而去,他要還以顏色,要依靠自己的球技好好羞辱葉天,就像之前戲弄陳大明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