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雷霆之劍。給我鎮殺。」

易陽身影一步而出。頭頂上的青色巨印。在雷霆之劍的面前。那是徹底的被撕裂。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而厲青鸞是沒命的狂奔而去。目光露出了無邊的驚駭之意。可見雷霆之劍的速度更快。眼看就是要將其斬殺。羽無敵那是瞬間出手。一面足有一人多高的白色神盾赫然而至。瞬間是擋住了厲青鸞的身前。

一劍斬下。神盾震蕩。盾身產生了幾道裂痕。而雷霆之劍則是徹底消散而去。但僅僅就是這一擊。便是讓所有人為之震驚與恐懼。

「這…怎麼可能…你…你不是已經要死了嗎。怎麼可能還有這麼恐怖的戰力…功德紫氣…是功德紫氣..的效果。」

厲青鸞的目光露出了無比的驚駭之意。整個人甚至是有些發抖。剛剛的究竟是什麼神通。她是從來沒有見過。若非是羽無敵的光明之盾。這一擊那是絕對會要了自己的命。

「該死的。他有功德紫氣。本身立於不敗之地。不能在留手了。今日必須要斬掉他。西土勇士聽令。領域疊加。進行域戰。以我為主導。光明領域。」

羽無敵的面孔露出了無邊的恐懼之意。易陽的戰力太恐怖了。他們深深的感覺到了威脅。不將其斬殺。日後可就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受死吧。領域疊加。生命領域。」

厲青鸞的面孔之中同樣是湧現著殺意與怨恨。易陽不死。將永遠是西土之大敵。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84章雷劫破領域

西土的百人一個個散開。【全文字閱讀.】每個人的身軀之上都是爆發出了一道光芒。瀰漫著無數的符文。而以羽無敵為中心。形成了一道方圓足有百丈的領域光明領域。

百丈之內。完全是一片聖光的世界。充斥著無比神聖與祥和。而領域之中。羽無敵聖光籠罩。宛若是一尊光明神王。背後的雙羽變成了四羽。其戰力較之前是恐怖的十倍。

「光明領域。神聖雷霆。」

羽無敵徒手而招。一道閃耀著無邊恐怖的雷光交織天穹。足有上千道之多。全部是朝著易陽的身軀湧現而去。無邊的聖雷。猶如是光明神王的審判。帶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

壓力。無邊的壓力。易陽身在光明領域之中。這是百人的領域疊加。所有的力量全部是貫穿給了光明領域。這壓力那是可想而知。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領域之戰。不同於神通武道。一方受到壓制。另一方則是領域主宰。

面對著光明神雷的席捲。易陽想要是閃避。那是有心無力。這百道領域之中。其中有人修鍊了重力領域。已經是徹底的限制了自己的速度與力量。這還沒算是上光明領域本身的限制。

「生命領域。生命剝奪。」

厲青鸞的身影閃現而出。光明領域是徹底的變化。形成了一片青光閃耀的世界。伴隨著厲青鸞一把種子撒下。全部落入了易陽的身邊。可見無數的藤蔓那是瘋狂的生長。

僅僅一瞬。便是順著易陽的身軀。那是迅猛無比的纏繞上去。將易陽包裹成了一個大粽子。可見易陽的生命力那是順著藤蔓不停的消逝。可見這生命領域的恐怖之處。

神聖雷霆猶如是不要錢的一般。瘋狂在易陽的身上爆裂。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易陽的身軀是焦黑一片。皮膚那是寸寸龜裂。似乎是被徹底的撕碎一般。痛徹心腑。撕裂神魂。

「該死的。不能這麼下去。一定要破了他們的領域。混元領域力量雖強。但是還沒有完善。比不得百人領域疊加。終究還是境界的限制。若是神通境。領域大成。何懼他們的領域疊加。該死的。借雷劫破了他們的領域。一舉晉陞神通境。」

易陽身軀是動彈不得。身。心。魂都是遭受了重創。整個人體內的浩然正氣匯聚收斂。周身金光舞動。體內三百穴竅的真元宛若是洪水一般的瘋狂宣洩而出。

三百穴竅。猶如是化成了三百星辰般的閃耀。恐怖的金光斗射天穹。一瞬間便是衝破了領域的封鎖。直衝到了天穹之上。「轟」的一聲巨響。天空之上匯聚出了一道暗紫色的雲層。第一時間更新

方圓足有恐怖的百丈。滾滾雷光不停吞吐。猶如是萬道銀蛇在起舞。散發出了毀滅一切。碾壓萬物的霸道之勢。

「該死的。不好。神通劫。這個雜種。他在陰我們。全力催動領域。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格殺這個雜種。否則。今日我們全部得死。」

羽無敵自然是感受到了來自天穹之上的壓抑。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就等於是百人同時幫助他渡劫。隨的修為最高。誰就是最倒霉。除非是將渡劫之人給斬殺。才能避免一切。

「哈哈哈。想殺我。遲了。就算是死。今天也要拉著你們一起陪葬。一命換百命。值了。」

易陽整個人是披頭散髮。狀若瘋魔。發出了無比狂傲的嘯聲。

「轟」的一聲巨響。方圓百丈之內。舞動著上千道的神雷。每一道都足有手臂粗細。每一道都是帶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似要將萬古天穹全部撕碎。

眼前的百人都有人神通境的修為。第一波的神雷幾乎是可以無視。而且是百人承受。根本就是難以對他們傷害分毫。伴隨著神雷的轟下。可是連他們的護體真元也沒有破碎。

「哈哈哈。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就是你的神通劫嗎。這也不怎麼樣嗎。木道。受死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神通劫。不過如此。」

「想借神通劫。一舉衝破我們的防禦。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一群西土的強者。那是紛紛出言諷刺起來。根本就是沒將易陽給放在眼裡。似乎神通劫對他們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影響。

「別廢話了。第一時間更新全力催動領域。斬了他。」

厲青鸞的面孔閃爍著一抹異色。隱隱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能是全力催動領域之力。要將易陽給徹底的斬殺。

瞬間。上百人全力催動領域。無數的光芒席捲。化成了不同的力量攻擊。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殺戮。易陽的身軀如遭重擊。元靈那是暗淡無光。半身身軀是被生生的斬碎。

眼看就要是徹底的將他斬殺。而天穹之中的第二波神雷那是醞釀而下。這一次同樣是千道神雷。可不是暗紫色的光芒。而是金色的雷霆。充滿了無盡的鋒銳之勢。

每一道神雷都是化成了一道神光。帶著令人恐懼的氣息。朝著下面的百人斬殺而至。

「不。該死的…這絕對不是神通劫…雷劫變異..這是小五行神雷。」

「神子殿下。我們撐不住了…不…我的腿…」

「聖女…撤….不然…我們全都要死…」

伴隨著雷劫的變異。形成了恐怖的小五行神雷。眼前的百名異族強者。那是一個個非死既傷。情況那是慘不忍睹。恐怖的劍形雷霆。那是帶著無邊的殺伐之勢。

「雜種。縱然我們不能親手斬你。但是這神雷之下。你也是難逃一死。」

羽無敵是暗恨一聲。根本就是不敢出手。身影就欲是急速的遠遁而去。

「可惜不能親手斬你。」厲青鸞那是暗恨一聲。身影那是急速無比的遠遁而去。

「想走。你覺得可能嗎。你們當真以為這雷劫是什麼。哼。真是太天真了…給我死來。」

話落。易陽的嘴角帶著一抹邪異的笑容。整個身軀宛若是神雷一般的迅猛而上。整個人直接是追著羽無敵與厲青鸞的身影而去。雖然只剩下半邊身軀。可是速度彷彿絲毫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484章雷劫破領域

西土的百人一個個散開。【全文字閱讀.】每個人的身軀之上都是爆發出了一道光芒。瀰漫著無數的符文。而以羽無敵為中心。形成了一道方圓足有百丈的領域光明領域。

百丈之內。完全是一片聖光的世界。充斥著無比神聖與祥和。而領域之中。羽無敵聖光籠罩。宛若是一尊光明神王。背後的雙羽變成了四羽。其戰力較之前是恐怖的十倍。

「光明領域。神聖雷霆。」

羽無敵徒手而招。一道閃耀著無邊恐怖的雷光交織天穹。足有上千道之多。全部是朝著易陽的身軀湧現而去。無邊的聖雷。猶如是光明神王的審判。帶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

壓力。無邊的壓力。易陽身在光明領域之中。這是百人的領域疊加。所有的力量全部是貫穿給了光明領域。這壓力那是可想而知。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領域之戰。不同於神通武道。一方受到壓制。另一方則是領域主宰。

面對著光明神雷的席捲。易陽想要是閃避。那是有心無力。這百道領域之中。其中有人修鍊了重力領域。已經是徹底的限制了自己的速度與力量。這還沒算是上光明領域本身的限制。

「生命領域。生命剝奪。」

厲青鸞的身影閃現而出。光明領域是徹底的變化。形成了一片青光閃耀的世界。伴隨著厲青鸞一把種子撒下。全部落入了易陽的身邊。可見無數的藤蔓那是瘋狂的生長。

僅僅一瞬。便是順著易陽的身軀。那是迅猛無比的纏繞上去。將易陽包裹成了一個大粽子。可見易陽的生命力那是順著藤蔓不停的消逝。可見這生命領域的恐怖之處。

神聖雷霆猶如是不要錢的一般。瘋狂在易陽的身上爆裂。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易陽的身軀是焦黑一片。皮膚那是寸寸龜裂。似乎是被徹底的撕碎一般。痛徹心腑。撕裂神魂。

「該死的。不能這麼下去。一定要破了他們的領域。混元領域力量雖強。但是還沒有完善。比不得百人領域疊加。終究還是境界的限制。若是神通境。領域大成。何懼他們的領域疊加。該死的。借雷劫破了他們的領域。一舉晉陞神通境。」

易陽身軀是動彈不得。身。心。魂都是遭受了重創。整個人體內的浩然正氣匯聚收斂。周身金光舞動。體內三百穴竅的真元宛若是洪水一般的瘋狂宣洩而出。

三百穴竅。猶如是化成了三百星辰般的閃耀。恐怖的金光斗射天穹。一瞬間便是衝破了領域的封鎖。直衝到了天穹之上。「轟」的一聲巨響。天空之上匯聚出了一道暗紫色的雲層。第一時間更新

方圓足有恐怖的百丈。滾滾雷光不停吞吐。猶如是萬道銀蛇在起舞。散發出了毀滅一切。碾壓萬物的霸道之勢。

「該死的。不好。神通劫。這個雜種。他在陰我們。全力催動領域。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格殺這個雜種。否則。今日我們全部得死。」

羽無敵自然是感受到了來自天穹之上的壓抑。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就等於是百人同時幫助他渡劫。隨的修為最高。誰就是最倒霉。除非是將渡劫之人給斬殺。才能避免一切。

「哈哈哈。想殺我。遲了。就算是死。今天也要拉著你們一起陪葬。一命換百命。值了。」

易陽整個人是披頭散髮。狀若瘋魔。發出了無比狂傲的嘯聲。

「轟」的一聲巨響。方圓百丈之內。舞動著上千道的神雷。每一道都足有手臂粗細。每一道都是帶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似要將萬古天穹全部撕碎。

眼前的百人都有人神通境的修為。第一波的神雷幾乎是可以無視。而且是百人承受。根本就是難以對他們傷害分毫。伴隨著神雷的轟下。可是連他們的護體真元也沒有破碎。

「哈哈哈。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就是你的神通劫嗎。這也不怎麼樣嗎。木道。受死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神通劫。不過如此。」

「想借神通劫。一舉衝破我們的防禦。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一群西土的強者。那是紛紛出言諷刺起來。根本就是沒將易陽給放在眼裡。似乎神通劫對他們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影響。

「別廢話了。第一時間更新全力催動領域。斬了他。」

厲青鸞的面孔閃爍著一抹異色。隱隱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能是全力催動領域之力。要將易陽給徹底的斬殺。

瞬間。上百人全力催動領域。無數的光芒席捲。化成了不同的力量攻擊。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殺戮。易陽的身軀如遭重擊。元靈那是暗淡無光。半身身軀是被生生的斬碎。

眼看就要是徹底的將他斬殺。而天穹之中的第二波神雷那是醞釀而下。這一次同樣是千道神雷。可不是暗紫色的光芒。而是金色的雷霆。充滿了無盡的鋒銳之勢。

每一道神雷都是化成了一道神光。帶著令人恐懼的氣息。朝著下面的百人斬殺而至。

「不。該死的…這絕對不是神通劫…雷劫變異..這是小五行神雷。」

「神子殿下。我們撐不住了…不…我的腿…」

「聖女…撤….不然…我們全都要死…」

伴隨著雷劫的變異。形成了恐怖的小五行神雷。眼前的百名異族強者。那是一個個非死既傷。情況那是慘不忍睹。恐怖的劍形雷霆。那是帶著無邊的殺伐之勢。

「雜種。縱然我們不能親手斬你。但是這神雷之下。你也是難逃一死。」

羽無敵是暗恨一聲。根本就是不敢出手。身影就欲是急速的遠遁而去。

「可惜不能親手斬你。」厲青鸞那是暗恨一聲。身影那是急速無比的遠遁而去。

「想走。你覺得可能嗎。你們當真以為這雷劫是什麼。哼。真是太天真了…給我死來。」

話落。易陽的嘴角帶著一抹邪異的笑容。整個身軀宛若是神雷一般的迅猛而上。整個人直接是追著羽無敵與厲青鸞的身影而去。雖然只剩下半邊身軀。可是速度彷彿絲毫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85章本士子早就想抽你了

令人熟悉的一幕再次的上演。【全文字閱讀.】易陽頭頂著雷劫可是追著厲青鸞與羽無敵兩人。而神雷可是伴隨著易陽的移動。也同時快速的移動起來。那速度是迅猛無比。到了無比恐怖的地步。

「轟。轟。轟。」

神雷之聲那是不絕於耳。金雷之劫之後。便是恐怖的木之雷劫。可見一道道宛若是藤蔓般的青色雷電。第一時間更新交織著無比恐怖而又狂暴的氣息。在天穹之中激蕩起來。

所過之處。異族百名強者。宛若是被青色的藤蔓給霹死。那恐怖的藤蔓。當真是兇悍到了極致。又似一條條的青蛇。欲撕裂蒼天大地般的震懾與恐怖。

「聖女…救命….」

「雜種…你太陰險….」

「我居然死在了…雷劫之下…」

一道又一道不甘的聲音咆哮而出。這些都是西土的精英。那一個在族中。不是天才。可是卻被易陽這般活生生坑死。當真是可悲了極點。數百名強者盡皆隕落。而現在只剩下厲青鸞和羽無敵兩人。

兩人距離易陽不足百米。尤其是羽無敵整張面孔都是鐵青一片。流露出了無盡的殺機與怨恨。第一時間更新道:「木道。你這個雜種。卑鄙小人。當真是陰險到了極點。我乃是至高神殿的神子。你敢殺我。我羽族以及至高神殿不會放過你的。」

「木道。識相的趕緊放了我們。否則。縱是你今日能夠殺掉我們。我敢保證你在大玄王朝的兄弟。朋友。親人。將會一一的死在你的面前。這個代價你絕對承受不起。」

厲青鸞整個面孔陰冷的可怕。堂堂至高神殿的聖女。被這個易陽逼到了這種地步。而且還是全軍覆沒。這回西土算是顏面盡失。易陽可是不下於狠狠的打了西土百族一個響亮的耳光。

「我的兄弟。朋友。親人。將會一一死在我的面前嗎。很好。很好。非常好。本來我不準備殺你們。可惜你們觸犯到了我的禁忌。今日你們必死。誰來都救不了你們。」

易陽雖然只是剩下半邊殘軀。但是聲勢依舊是驚人無比。要殺他們只要依靠雷劫就能將他們全部給斬掉。甚至可以是慢慢的折磨死他們。

「你….木道…我們承認小看了你。若是不依靠雷劫。一對一的單挑。我羽無敵必定斬你。依靠雷劫取勝。算什麼真本事。」

羽無敵索性是用出了激將法。只要今日能夠活下來。日後一定要將易陽給徹底斬掉。

「不錯。依靠雷劫算什麼真本事。可敢接受我們的挑戰。半月之後。就在此地。我們一對一的生死搏殺。敢嗎。」

厲青鸞自知今日不是易陽的對手。對於易陽的算計出錯了。若是給他半個月準備的時間。下一次絕對會要了他的性命。

「你覺得我會答應你們的條件嗎。第一時間更新簡直就是太天真了。今日此地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擇日再戰。你當我是傻子嗎。你以為我要殺你們。真的需要依靠雷劫嗎。你們的神通。武道。領域。法寶已經盡出。但是我的手段你們知道嗎。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

話落。易陽的身影就欲是朝著雷劫之上衝擊而去。而目光之中透露出了深深的不屑之意。

「木公子。請留步。今日之錯。皆因我們西土而起。木公子。你已經殺了我們西土數百青年強者。想必你的氣已經發泄的差不多了。你若是執意要斬殺他們二人。那麼絕對會引起西土與東域的戰爭。木公子。他們的地位等同於你們人族的太子與公主。還請木公子三思而後行。」

虛空之中。一道身影是快步而至。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至高神殿的候補聖女厲青瞳。

「你似乎太天真了。這裡是百族戰場。你們現在不是我的敵手。就想著讓我放人。你們覺得可能嗎。我說過無論誰來。他們今日必須死。」

易陽的目光帶著幾分的森冷之意。看著眼前的厲青瞳。以她的智慧。十有**已經是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但那又如何。以今日今時的地位。就算是泄露出來。他也絲毫不懼。

「木公子。第一時間更新你是執意不肯放人了是嗎。也罷。既是如此。那麼便沒什麼可說的了。百族戰場。生死自負。木公子。今日我便向你約戰。就賭這二人的性命。你若輸了。我們三人任你處置。你若敗了。放人。可敢一戰。」

厲青瞳的目光充滿的威嚴之意。她絲毫沒有忘記自己與易陽的一年之約。但僅僅數月過去。易陽已經是達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索性趁著易陽這傷上加傷。提前將這一年之約解決。

「馬了個八字的。西土的雜碎。你們到底要不要臉。沒見我老大頂著雷劫。現在還是重傷。這個時候約戰。本少公爵見過無恥的。可尼瑪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你要戰是吧。這一戰。由我替老大出場。」

紫劍仁與幽雪兒正在戰鬥。可是完全就不放在眼裡。直接是分神而出。對著他們便是破口大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