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周易想的頭都有些大了,想遍了頭腦中知道的所有烹飪食譜,卻沒有一種對症的。

就在周易仰望星空苦思無果的時候,忽然不遠處好似有一道白影閃過。

「嗯?」可是當其凝神細望的時候,那道白影卻又消失不見了。周易對自己的目力很有信心,絕不相信是花眼了。

心念一轉,他還如剛才那樣,裝做對著星空發獃。沒過多一會兒,那道白影又在不遠處閃動了下,這回周易可看清了,那是個類似於人形的影子,身體虛淡,直接浮在半空中。

「操,有鬼!」雖然經歷過很多事情,可夜深人靜的時候遇到這種事情,還是讓他汗毛都立了起來。 天頂山上陰氣森森,一彎慘白的月牙高懸半空,點點星芒閃爍,給人以凄涼與詭異感覺。

最要命的周易在這種情況下了看見了一道鬼影,而且十分真切。心裡不停的暗道自己真是點背到家了,怎麼走到哪兒哪有怪事發生。

為了驗證鬼影是否「偶然」從這裡路過,還是盯上了他,周易強裝鎮定的依然坐在窗口處。

時間不大,那道白色的影子又回來了,而且這次還特意向著他這邊望過來,當兩者的目光相對,周易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呼吸阻滯,一道冰冷的涼氣從腳底板直衝到了天靈蓋。

「神運算元、大賊魔快過來!」周易用傳音的方法招呼著這二人。

正在打坐休息的兩人猛的睜開眼睛,一個閃身之下就來到了周易近前。

「怎麼了?」神運算元壓低聲音道。

「山上有鬼。」周易嘴角略微抽動了下,悄聲說道。

「廢話,這裡都是墳墓沒鬼才奇怪呢。」大賊魔不以為然的道。

「你看過鬼長啥樣?」周易反問了一句,頓時把大賊魔給乾沒詞了。因為人們口中常說的鬼,就是人的靈魂,一但靈魂離開了肉身,也就變成了孤魂野鬼,當然了一般情況下靈魂是不可見的,除非向神運算元那樣有陰陽眼神通的。

大數多情況下,即便能看見靈魂,也都是諸如虛影類的存在,可今天周易看見的鬼魂雖也是虛影,卻清晰異常,甚至給他的感覺就是個大活人在天空中飄著。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一點,這道靈魂能修行,可以不斷吸收外界靈氣,並凝實自己的靈魂保持長久不滅。

「鬼就是鬼,還能有啥樣?」大賊魔不服道。

就在兩人鬥嘴的時候,那道白影又出現了,這次白影並沒有一閃而過,而是直接停在了原地,像看動物一樣的看著周易三人。

「靠!鬼修!」大賊魔驚呼出聲,看來周易所說的鬼確實與他以前見到的不一樣。 那時青春太狂放 會修行的鬼可要比會修行的人可怕多了。

這時,神運算元也發動了陰陽眼神通,這一看之下,更是臉色大變。

「不光是這個鬼修,在我們住所周圍還聚集著大量陰魂,看樣子他們是奔著我們來的。」

「怎麼回事? 總裁誘妻入甕 是天頂山上的守墓人想弄死我們?」大賊魔狐疑道。

「如果真想弄死我們,還用費這麼大週摺?一個高火仲足夠了。」周易輕輕搖頭,這個時候那道白色虛影的鬼修向著窗戶靠近了過來。他雙腳離地半尺高,就這樣一點點的飄了過來,全身白衣聖雪,當距離周易他們還有三丈遠時,白影終於是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周易可以清楚看到白影的容貌,這是一個年紀在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面部五官長得十分周正,眉宇間稍稍多了幾分怨氣,可這並不影響給人的整體感覺。

從白影身上散發出強大的靈魂力量,若是與人類修者的境界相比,差不多能有解脫境實力,這讓神運算元幾人手心裡直冒汗。

「他要幹什麼?」大賊魔感覺事情不太妙,做好了出手準備。

「不要妄動,他好像沒有傷害我們的意思。」周易阻止了大賊魔。

「咋的?你現在都能和鬼溝通了?」

「少廢話。」都這個時候,大賊魔還不忘記和周易鬥嘴。

「前輩,我們只是在山上逗留幾日,並非是盜墓的。」周易從白影的眼神中感覺出了詢問之意,這才開口。

白影聽后,腦袋微微的轉了一下,旋即目光落到了大賊魔身上。這一看之下,差點沒把大賊魔給嚇死,腿都發軟了。

「他是我的朋友,雖然之前做過些盜墓類的事情,但絕不會打擾前輩的清靜。」周易急忙解釋。

白影好似能聽懂周易的話,緩緩將目光從大賊魔身上移開了。

「我靠,你真能和鬼溝通!」大賊魔愕然了。不過現在的周易可沒時間理他。

當白影的目光再次落到周易身上時,他驀然感覺到體內的靈噬劍動了下,接下來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沒有周易命令的情況下,巨劍自行飛離了他的丹田,並向著白影手中飛去。

「軒然,你要幹什麼?」周易急了。

「不是我,這把劍根本不受我的控制了。」劍身里傳出蕭軒然吃驚的聲音。

她是噬靈劍的劍靈,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對劍的主控權甚至要高於周易,可在此種情況下卻不能控制巨劍。

「啪!」白影有些虛淡的手掌一把就將噬靈劍抓住了,順勢揮舞之際,一道半月形的劍芒衝破天際,在這個黑暗的夜裡顯得特別扎眼。

「周易,他對這把劍的熟練成度遠在你之上。」神運算元眉頭深鎖。

其實,不用他說周易也看來了,劍與白影間有著一種默契,就像是魚水間的依賴感。

「他究竟是誰?」周易在心裡不斷重複著這個問題。

借著淡淡的月光,白影將噬靈劍拿到了眼前,並不斷欣賞著,彷彿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

忽然,白影手腕輕輕一翻,蕭軒然被其從劍身上剝離了出來,此女落地身形流動了兩下,可是當她站起來的時候,愕然發現身體也變成了虛淡模樣,就像是之前的靈魂形態。

「這……」蕭軒然俏臉變了顏色,她現在是劍靈體,一但離開了劍身,靈魂狀態根本維持不了太長時間,如果回不去的話很可能就此香消玉殞。

「主人……」蕭軒然這邊剛一張口,周易就從窗戶里跳了出來。

「不要亂來!」神運算元提醒周易。同時手中靈光一閃,算命幡出現了,幡面上黑氣涌動只要周易有危險他會立刻出手。

不過神運算元心裡也有數,對面這名鬼修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就算是三人連手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別出手。」周易頭也不回的向著身後擺手,目光死死盯住了手握巨劍的白影。

「不對,陳力呢?」神運算元聽到周易說不讓他動手,急忙將算命幡收了起來,這時他始終感覺少了點什麼,腦袋一轉立刻想起還有陳力,但是當其目光向著屋子裡面掃去時,卻發現空空如野,早已經沒了陳力的蹤影。

與此同時,白影的身後,一個古靈精怪的小狐妖不知道從何處冒了出來,這傢伙身材嬌小,與七八歲的人類女孩差不多大,身體和面部都化為人形,只保留了兩個尖尖的狐狸耳朵,除了臉部之外,其身長著一層白毛,頭上梳著兩條長長馬尾,快要垂到地面了。

「雪月!」周易大吃了一驚,這小傢伙他見過,正是藏於陳力體內的雪月。

「哼,敢欺負我主人的朋友,你死定了!」雪月奶聲奶氣的道,同時一揚手從背後拿出把巨大的鎚子,這把鎚子足足比雪月高出兩倍,也不知道她是怎麼背在身上的,鎚子表面銀光閃閃,在鎚子兩個底部,各有一顆金色的符紋閃動。

「呼!」小傢伙別看個頭不大,但這力氣卻大的驚人,將鎚子輪動開來,對著白影就是一擊。同時鎚頭底部的金色符紋光芒大放,瞬間就把白影給籠罩其中。

「嗡……」整片空間立刻響起空鳴聲,宛如佛家的六字真言聲音響起。

「雪月手中的是伏魔錘,專門克制這些鬼魂類的東西。」看到鎚子的神威,神運算元失聲叫道,真沒想到陳力體內的四個狐妖都個有本事。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所有人大吃了一驚,只見白影另一隻手輕輕舉過頭頂,雪月手中的伏魔錘就說什麼也落不下來了。

「呀……伊……」小傢伙幾乎把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但仍然落不下鎚子。

白影連頭都沒回,高舉的手掌二指輕輕一彈,正好彈在鎚子上。

「鏘!」

也不知道對方用了多大的力量,直接將伏魔錘震飛雪月的手掌,翻著個的飛出去百丈開外,重重砸在地面處。

「轟!」鎚子落地的瞬間,將地面砸出個數丈大的深坑出來。

周易和神運算元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他們萬沒想到這鎚子居然這般沉重,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雪月能把鎚子舉重若輕的揮舞起來。

「不好玩!這傢伙太強大了。」雪月對著白影做了個鬼臉,同時身子輕輕一扭就退出去數十丈遠,而後單手對著伏魔錘一招,立刻重鎚就回到了其手中。

黑暗當中,陳力現出了身形,就在剛才他在房間里聽到神運算元等人說話,知道外面來了個強大的鬼修,幸好他體內的雪月有件法寶是專門用來克制鬼修的,這才悄悄繞到白影後面偷襲,不料這白影的實力比想象中的恐怖,居然一擊就把雪月的鎚子給打飛了。

幸虧對方沒想對雪月出手,要不然小傢伙的命恐怕也保不住了。

「主人,我失手了,請責罰。」雪月一臉不情願的對陳力道。

「不關你的事,快回到我身體里。」說著話,陳力對雪月一揚手,立刻一道靈氣斡旋出現了,雪月的身形則在虛空變得扭曲,轉眼消失在斡旋當中。

「前輩,我朋友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周易急忙解釋,深怕白影遷怒於陳力。

白影就像沒聽到他說話一樣,持劍的手腕輕輕翻轉,立刻噬靈劍表面白光閃動,直接進入到了覺醒狀態。

「這……」周易看得直嘖嘴,對方這般輕易的就能讓噬靈劍覺醒,看來他心中想猜想的應該是對的。

「主人,他也許就是噬靈劍的前主人。」蕭軒然與周易想到了一塊。

「不要多言。」周易對著她做了個禁聲的手勢,隨後一步步向著白影靠近過去。

「前輩,這把劍是您的嗎?」

白影依然沒有回答,反覆看了劍身數次,忽然目光落到了天頂山的某個位置,旋即腳下靈光一閃,整個人就向著那個方向飄了過去,速度之快猶如電光火石。

見此,周易可慌了神兒,真若是對方搶走了噬靈劍,自己沒有武器用不說,蕭軒然也會就此隕命。

當下,他一把抓住了蕭軒然的手,身後身上黑色電弧一閃,直接發動了「遁」字訣,向著白影追了過去。

好似感覺到了什麼,白影在高速移動中回頭望去,見到周易身上閃爍的黑色電弧,不由得眼眸中寒光凜冽。

大賊魔、神運算元和陳力也跟了上來,他們倒要看看這白影究竟在搞什麼鬼。

大約一盞茶時間后,白影來到了一處孤墳近前,順手將劍插在墳前,而後身形一閃消失在墳頭上。

「這就是他的家?」大賊魔不斷撓頭,盜墓多年卻從來沒遇上這樣的怪事。

「前輩,我的劍靈不能在外面待太長時間,還請前輩准許她回到噬靈劍內?」周易恭敬的對著眼前的孤墳說道。可孤墳里卻沒有回答。

「前輩……」周易說著說著,火氣可就上來了,因為他能感覺到,蕭軒然的靈魂力量正在減弱,照這樣下去不出一時三刻便會香消玉殞。

問了半天,見孤墳里仍然沒有聲音,周易緩緩直起了腰板,道:「如果前輩不說話,晚輩就當您是答應了。」

「周易,不可胡來!」聽出了周易語氣不對,神運算元上前勸阻。

朕有眼疾 可此時的周易顧及不了許多,一抬手對著噬靈劍虛空抓去。被他的掌力所吸引,寬大的劍身動了幾動,隨後就要飛回來了。

「好大的膽子,此劍非你之物!還想強佔?」孤墳裡面傳出沉悶、憤怒的話語聲。同時那道白影慢慢的在墳頭現出身形,臉上滿是怒容。

「這把劍關係到我劍靈的性命,無論如何也要奪回來,如果前輩想阻攔,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你畢竟是靈魂之體,難道不怕這黑煞魔雷嗎?」說著話,周易另一隻手上黑色電弧跳躍,刺耳的電弧聲在黑夜裡傳出去老遠。

白影為之動容,就在其失神的剎那,周易五指用力,一把就將噬靈劍給抓了過來,同時蕭軒然化身一道靈光鑽進其中。

下一刻,周易手上靈光閃動,直接將噬靈劍收進了丹田,並放在掌天鍋中。也許只有借用此鍋的力量,能保住巨劍不被二次收走。 還是那個漆黑的夜,周易等人站在一座孤墳近前,而墳頭上則是漂浮著一道白色虛影,虛影面部表情極為震怒,一雙眸子快要噴出火來。可面對周易手上的黑煞魔雷,白影多少有些忌憚,這東西可滅殺元神,對他這種靈魂體來說,殺傷力則更加強大。

事情到了這一步,周易他們沒了退路,即便好話說盡,對面的鬼修也不會善罷甘休的。索性周易昂首挺胸,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

白影緩緩的抬起了一隻手,對著周易虛空抓來。見此,周易大驚失色,剛想後退卻感覺掌天鍋內的噬靈劍動了下,緊接著從鍋的四周生出很多白色光絲,將巨劍牢牢的束縛住了,無論白影怎麼發力,再也催動不了噬靈劍了。

「嗯?」白影口中輕咦了一聲,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可怕之物,急忙將手縮了回去。

「小子,你丹田裡的是什麼東西?」白影愕然的叫道。

「這個用不著前輩管。」周易嘴角現出冷笑,看來掌天鍋的神威真不是蓋的。

白影的眉頭皺起,像是在沉思什麼,忽然他大手一揮,瞬間颳起一陣狂風,只颳得天昏地暗星月無光。

「快走!」神運算元出言,他雖然不知道白影要做什麼,但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聞言周易剛想退走,卻感覺狂風驟停,眼前的景物一下子變了,天上的星星和月牙一併消失,四周空間發出淡淡的微弱白光,放眼可及的地方,只剩下這一座孤墳和墳頭上的白影,至於神運算元和大賊魔等人徹底沒了蹤跡。

「你把他們弄哪兒去了?」周易沉聲問道。

「呵呵,也許你應該換個說法,是我把你弄進來了。」白影淡淡微笑,沒了剛才的憤怒神情。

「弄進來了?」周易略一尋思之下,頓時臉色大變,白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他被人家給拉進了孤墳當中。可白影腳下明明還有一座墳,難道說他們之前在外界看到的都是假像,這個才是白影真正的墳冢?

「你不必多想,我不會加害你的,只是想弄明白一件事情。」白影緩緩道,就像是與個老朋友聊家常。

周易可沒工夫和他閑聊,臉色嚴峻道:「前輩想問什麼就問吧。」

眼下我為魚肉,人為刀俎,而且兩者實力相差太過懸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會烹飪術,是和誰學的?」

「我無師自通。」周易說道。

其實這句話倒不是周易說謊,他的烹飪術真沒有師傅教,完全是通過掌天鍋一步步修成的。

「無師自通,哈哈,好大的口氣。」白影被氣笑了,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抬手對著周易的丹田處一個點指,下一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周易的丹田變得透明起來,裡面的一切盡收白影眼中。

「掌天鍋!」白影一眼就看到了那口鍋,臉上的神情極為複雜。同時他也明白了周易烹飪術的來源。

見到白影能直接叫出掌天鍋的名字,周易更加吃驚,此人與這口鍋應該有著莫大關係。同時他還回憶起剛才的一幕,白影將劍插在墳前,這景像怎麼和冥王地宮中的壁畫如此相似,再加上對噬靈劍擁有的絕對控制權,莫非他就是壁畫中所描繪的那個人?

真若如此,對方就是那場大戰的主力,應該就是不周神山上數一數二的人物。或許很多關於神山的秘密,都可以就此揭開了。當然了,如果白影願意說的話。

就在周易胡思亂想之際,白影又開口了:「你去過紫薇大帝的居所了?」

聽到這句話,周易肯百分百肯定,這傢伙與神山之間有著重要關係。

「晚輩的確去過一處地方,被稱為紫薇宮,但並沒有見到傳說中的紫薇大帝,而是見到了一具白骨骷髏。」周易如實道。

「白骨骷髏?你去的紫薇宮是何模樣,與我纖細描述一番。」白影道。

當下周易沒有保留,就將狩獵空間內的那處紫薇宮細說了一遍,同時也把與白骨對話的內容複述了,等白影聽完,不停的點頭,說道:「是了,那處雖然不是正真意義上的紫薇宮,但也絕對是紫薇大帝留下的行宮,至於你口中所說的白骨,應該是大帝生前的一位隨從,叫做靈臣。」

這是周易第一次聽到白骨的名字,靈臣,他感覺事情的真相正在一點點的向其展開。

「前輩,紫薇大帝和不周神山又有何關係?」

「這個說來話長,就像不動冥王與神山一樣,他們都是被感召而來,為的是開創一個新世界。」白影說到這裡,有些黯然神傷。

「開創新的世界?」周易懵了,以他現在的見識和所知,根本無法理解白影的話。

「看樣子紫薇大帝當年布下的局已經在運做了,而你就是他選中的人,要不然噬靈劍、冥天境、掌天鍋這等寶物也就不會出現在你身上了。」白影沒有理會周易自言自語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