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難不成我就坐在家裡,眼睜睜看著林漠把我許家的產業全部吞了?」

黃良笑了笑:「爸,您放心,這個我來安排。」

「公司那邊,有我幾個哥們。」

「我給他們打個招呼,今天,就讓那新去的老闆干不下去。」

「回頭半夏姐姐要是追責了,您出來攔一下,不把事鬧大,那就可以了。」

許建功眼睛一亮:「真的?」

「那太好了!」

「小黃啊,還是你辦事靠譜啊。」

「那個林漠跟你一比,真的是天上地下啊!」

黃良心中暗喜。

他以前在藥材公司當經理的時候,就把自己幾個狐朋狗友,安置在藥材公司的重要職位。

後來他雖然被開除了,但這幾個狐朋狗友還在,他就能遙控藥材公司的事情。

現在把新來的老闆收拾了,那藥材公司,就還會回到他手裡。

他把藥材公司視為自己的產業,又豈會讓別人染指?

林漠帶著鄧軍老虎進了藥材公司,正在給鄧軍講述公司的業務,一伙人就走了進來。

「你就是新來的老闆?」

為首一個流里流氣的長頭髮男子問道,眼神帶著不屑。

林漠:「沒錯,這位是你們的新老闆,鄧軍!」

長毛直接怒了:「我他媽問你了嗎?」

「你他媽一個上門女婿,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真以為許家的產業,就是你的?」

「咋的,真以為把許半夏那賤貨哄舒坦了,就能在這裡耀武揚威?」

「告訴你,老子可沒把你放在眼裡!」

「這沒你說話的份兒,滾出去!」

林漠皺起眉頭,這夥人擺明是來找事的啊。

剛想說話,老虎卻直接走了過來。

他一伸手,抓住長毛的頭髮,一拳打在他小腹上。

長毛吃痛,怒罵:「你敢打老子!」

「媽的,給我揍他!」

後面幾個人剛準備衝上來。

老虎一腳把椅子踹開,怒吼:「老子是北街虎爺,你們這群王八蛋,確定想跟我斗?」

一聲吼,直接把這幾人嚇住了。

「您……您是虎爺?」一個男子顫聲問道。

「好像是的,我……我之前見過虎爺一次,這好像真是虎爺……」又一男子道。

這一下,眾人全都慌了。

老虎在陳聖元面前不算什麼,但在這些小人物面前,那可是絕對的大佬啊。

「虎爺,您……您怎麼在這裡?」長毛顫聲道。

老虎:「我是軍哥的助理,以後就在這兒上班,怎麼不能在這裡?」

「啊?」眾人都懵了。

老虎這樣的大人物,竟然跑來給鄧軍當助理?

這鄧軍到底什麼背景啊?

「虎爺,我……我們不知道,新老闆是您朋友。」

「剛才有所得罪,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就當沒發生過……」

「這樣吧,你們忙著,我們……我們先走了……」

長毛陪著笑,倉惶想要離開。

「都他媽給我站住!」

老虎怒吼一聲,幾個人全都停住,還真不敢走了。

「林先生,軍哥,這幾個王八蛋,你們打算怎麼處置?」

「只要你們一句話,我立馬能把他們幾個沉到廣陽江!」

長毛幾人都快嚇尿了,老虎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啊。

「我問你們,是誰讓你們來鬧事的?」

林漠問道。

長毛低聲回答:「是……是黃良……」

林漠皺眉,他就猜到了。

老虎:「黃良是誰啊?」

「林先生,要不我安排幾個兄弟,把這黃良抓來。」

「剁他兩隻手,讓他以後老實點?」

林漠擺手:「讓他們滾吧!」

長毛幾人如獲赦令,倉惶跑了。

老虎愕然:「林先生,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要不,還是直接找幕後主謀吧?」

林漠:「算了,這件事我來解決!」

他不是不生氣,主要問題是,這件事牽扯到自己家人,比較麻煩。

收拾黃良簡單,但事後許冬雪去家裡鬧,那可就麻煩了。

牽扯到許半夏的父母家人,林漠都得斟酌之後再行動。

否則,鬧大了,只會讓許冬雪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林漠就先走了。

有老虎在這裡,鄧軍工作會更加方便。

那幾個刺頭都走了,這公司還有誰敢對鄧軍不服?

長毛幾人跑出公司,正好遇到黃良正面走來。

黃良滿面春風:「怎麼樣了?」

「新老闆被趕走了沒?」

「哈哈哈,你們好好乾。來幾個新老闆,就趕走幾個。」

「到時候,許半夏那賤貨,不還得乖乖請我回來掌管公司。」

長毛一臉惱怒,跑上去,一巴掌甩在黃良臉上。

「媽的,你個王八蛋。」

「你自己想死,自己去死!」

「別他媽拉上我們!」

「滾蛋,老子不認識你!」 雖猜測傳送門的能力不可能超越化神,但披著蓑隱衣,偽裝成島上岩石的兩人,還是不放心,各自又在身上,貼了好幾枚隱匿符,才緊張的等在了黑甲蟻群中。

從未時到午夜子時,時間不算長,當月亮慢慢爬上中天時,整座小島上的黑甲蟻開始躁動起來,它們在原地不停的轉著圈圈,顯得既期待又興奮。

一直未曾露面的蟻王和蟻后,也在一群黑甲蟻的簇擁下,從地下蟻穴里爬了出來,蟻群便停止了團團轉,在肥肥胖胖的蟻后的率領下,開始對著空中虔誠的摩拜起來。

蟻後果然已經開智!

許恆樂和孫清邀內心的震驚,如同海嘯,妖蟲類的妖蟻,真的升階成了異蟲!

蟻后領著眾蟻群對空三拜過後,品字形的三島的中央,空氣逐漸扭曲,一道紅色的傳送門慢慢的顯露了出來,隨後便有腥臭的,如同紅色血肉般的所謂食物,從這道紅色傳送門中,一塊一塊,大量的被傳送門傳送了過來,分別投送到三個小島上。

蟻群們焦急的又開始原地打轉起來,只是蟻后在,沒有那隻敢逾越,直到蟻王和蟻后都吃飽了,迴轉地下,蟻群在一擁而上,瘋狂的搶食這些紅色血肉塊。

蓑隱衣里的兩人,都緊緊的捂著嘴巴,胃裡在翻江倒海,他們生怕一鬆手便直接吐了出來,還好,修士築基以後就可以辟穀,以後不吃飯,也不會餓死。

空中紅色傳送門上,似有紅色流光閃過,然後它像是在巡視自己的地盤一樣,在空中轉了一圈,蓑隱衣里的兩人,緊張連噁心都忘了,趕緊的屏息凝神,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幸好紅色傳送門只是在空中轉了一圈,便再沒了後續的動作,兩人才將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往腹腔里回放了一點點。

這場蟻群的盛宴,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所有投喂的紅色肉塊才被蟻群徹底消滅乾淨,紅色傳送門卻沒有立馬關閉的意思,再度在空中轉了一圈,一隻只吃飽了的妖蟻,令它很是滿意,晃了晃了,才有慢慢的消失在空中。

蓑隱衣里的兩人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對視一眼,才發現彼此都如同河裡撈起來的一般,全身濕漉漉的,只差滴答滴答滴水了。

「怎麼辦?」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孫清邀才敢用神識傳音,小心詢問許恆樂。

「上報宗門。」許恆樂同樣傳音道。

紅色傳送門轉動的時候,她明顯感覺到有一道凌厲的目光,掃過自己藏身之處,她不知道有沒有被發現,但最起碼她現在是不敢動,也不敢大聲說話,至於後續,自然也不是她一個築基修士能夠處理的。

「現在走嗎?」孫清邀再度傳音詢問。

「等天亮再走吧。」許恆樂道,那道目光的主人,絕對會有化神修為,最怕它有所察覺,躲在一旁,並沒有真的離開。

「嗯那好。」孫清邀內沒反對,作為蓑隱衣的主人,紅色傳送門轉動的時候,蓑隱衣微微震動了下,那道門應該是有所發現的,只是它不是很確定。

有了決定,兩人不再傳音說話,辰時的陽光,終於在兩人的期盼中,準時的灑落到海面上。

「走吧。」許恆樂起身,過了那麼久,那道門再沒有出現,應該是真的走了吧。

「好。」孫清邀收起蓑隱衣,取出飛行法寶。

「孫大哥,我們再繞那座小島飛一圈吧。」許恆樂指了指那座什麼都沒發現的小島,那座島上的危險,一點都不弱於那道目光給她的感覺,令人膽戰心寒。

「嗯好。」孫清邀點頭,只看一眼,應該沒什麼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