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開什麼玩笑,就憑他們也敢去招惹四臂魔猿?」一個充滿不屑的聲音從樹林里傳出來,傭兵小隊的成員陸陸續續地隨後走了出來,當那個聲音的主人見到氣勢洶洶的場面時,直接呆在了當場,只覺得口舌喉嚨發乾,喉結不禁上下滑動,使勁兒地咽著口水,再也說不出奚落的話來了。

這時,那位盾戰士中年大漢也走出樹林,看到了這一幕,他連呼糟糕:「不好!這下可麻煩了,他們如果一路逃到普利茲城周邊的話,恐怕會給普利茲城帶來危險的!」

聽了提姆大叔的話,傭兵小隊里的其他人都是心中大驚,四臂魔猿一旦攻城,那可就麻煩了。

「大家跟上,我們必須去阻止他們!」提姆大叔一提自己手中的巨大塔盾,招呼了一聲傭兵隊的成員,便向著李奧的方向追了上去。而傭兵隊的那些傭兵們並沒有立刻跟上,而是站在原地面面相覷,似乎在商議是不是該跟過去。不是他們怕死,而是四臂魔猿的厲害大家都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小傭兵能夠對付得了的,上去的人再多也是送死而已。

這個時候,李奧也注意到了周圍出現的傭兵,為了不將無辜的傭兵牽扯進來,也為了救援快被追上的西德尼,李奧將內力全力灌注到腿腳之上,右腿在地上用力一蹬,整個人像是出膛的炮彈一般躥向四臂魔猿的後背。

借著前沖的勁頭來到四臂魔猿背部的李奧,左手伸手揪住了四臂魔猿背上厚密的黑毛固定住身子,將內力注入右手的長劍,就聽噗的一聲入肉之聲,長劍活活剜起了一大片血肉。

雖然四臂魔猿察覺到了李奧來到它的背上,但是仗著自己皮糙肉厚還有皮毛的保護,它並沒有在乎李奧,而是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還有兩步就能追上的西德尼身上,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可惡的人類竟然在它的背後給它造成了那麼大的傷害。

要知道四臂魔猿可是仗著自己的強大的身體力量和出色的防禦而稱霸一方的,先前西德尼在它背後怎麼攻擊都無法傷到它,這就足以說明四臂魔猿的皮毛防禦力有多變態了。現在李奧竟然隨手一劍就能夠造成傷害,這讓四臂魔猿意識到了李奧對它的威脅遠比西德尼要高。

四臂魔猿猛地停住了追逐的腳步,四隻手臂齊齊向著背後抓去,這時就看出人型生物身體構造的缺點了,即便是多了兩隻臂膀,但由於肩背和手臂的骨骼結構所限,無論四臂魔猿怎麼努力,李奧像一隻跳蚤一般在四臂魔猿的背後跳來躲去,始終沒有被四臂魔猿抓到。

不僅僅只是跳縱閃避四臂魔猿的四手攻擊,李奧在閃避的同時還不斷地用長劍在四臂魔猿的背上挑起一道道血花。沒過多久,四臂魔猿的背上就已經是傷痕纍纍了。

接連受到的傷害帶來的怒火,再加上一直沒有抓到李奧的煩躁,四臂魔猿突然將四臂同時高舉,一股股強烈的魔法波動在它的四條手臂上散發出來。魔猿的四隻手臂幾乎同時重重地錘落到地面上,強大的衝擊力帶著強烈的魔法波動,在地面上激起了一陣陣的石浪翻湧。

四臂魔猿的魔法屬性偏向土系,厚重的土系魔法元素給它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和防禦,同時也讓它能夠簡單運用一點點土系的魔法,此時的大地踐踏就是它的天賦魔法,能夠讓它身邊數米範圍內的所有生物在土系魔法的影響下摔倒、陷落或是眩暈。

強大的魔法效果即便是在四臂魔猿的身上,也依舊無法免疫。李奧只覺得一股強烈的震動傳來,手中厚實的黑色背毛再也抓不住了,整個人順著四臂魔猿的後背便滑落下去。

心知一旦落地便再難脫險的李奧自然不甘心就這樣失敗,左手抓不住魔猿的毛髮,那麼李奧就打算用右手的長劍來固定住自己的身形。

眼見就要落地的李奧右手長劍猛地刺出,想要扎進魔猿的血肉之中固定身體,卻沒有想到長劍雖然刺中,並且是一劍直沒劍柄,但長劍上傳來的手感卻並不像是刺進了魔猿的皮肉里。

這時,一股濃重的臭氣傳進了李奧的鼻腔之中,熏得李奧立刻屏住呼吸,定睛一看,卻發現自己在滑落的時候,恰好將長劍刺入了四臂魔猿的後門要害之處。

剛剛施放完自己的天賦魔法,正準備尋那個可惡的人類晦氣的四臂魔猿冷不防地被長劍***饒是它體質過人,但畢竟是後門要害柔嫩之處。就聽到那魔猿嗷的一聲,身子猛地躥了起來,雙手想向屁股捂去,卻又害怕觸痛傷處。

隨著留在魔猿體內的長劍一同被帶起的李奧,在魔猿落地的途中,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左手抓住魔猿的皮肉,右手單掌豎起,一記崑崙天罡掌全力擊出。

李奧的天罡掌並沒有擊向魔猿,就算是以李奧苦修的內力加上崑崙不傳之秘天罡掌法,也無法給皮糙肉厚的魔猿帶來什麼沉重的傷害,所以李奧這一掌是擊在了他的長劍劍柄上。

要知道,此時劍柄正插在魔猿的菊花里,在天罡掌猛力推動之下,那長劍呲溜一聲便深深地沒入了那不可描述之地。一掌擊出之後,李奧雙腳在魔猿身上一蹬,借力躥了出去。

掉返回頭來想要救助李奧的西德尼,恰好看到了李奧從魔猿身上躥下,害怕他被魔猿攻擊的西德尼連忙衝上前去。李奧在半空翻了個跟斗,穩穩地落到了地上,二話不說一把抱住西德尼就向外撲了出去。

被李奧撲倒的西德尼心裡一跳,一種難以言喻的古怪感覺襲上心頭,即便是在危急關頭,西德尼依舊想到如果可以和李奧一直這樣抱在一起,哪怕是去死也值了。 ?此時已經有許多傭兵聽到動靜不斷地向這邊彙集,在看到那四臂魔猿竟然被李奧一劍刺入臀后要害時,所有人都不禁一抖,從心底里為四臂魔猿感到疼得慌,同時也在心裡為李奧這種不知死活的舉動表示哀悼。

許多見機快的傭兵甚至已經開始轉身向遠方逃去。四臂魔猿可是這龍尾山裡出了名的暴虐殘忍的魔獸,如今被李奧搞得如此凄慘,接下來恐怕必然會怒不可竭,這個時候在旁邊看熱鬧搞不好就會惹禍上身的。

就在提姆大叔提著他的塔盾跑到半路的時候,從他的位置恰好看到了李奧一掌將長劍拍入四臂魔猿體內深處,這陰狠歹毒的一記讓提姆大叔眼皮一跳,臉上肌肉忍不住抽動了幾下,腳下也不知不覺慢了幾拍,恐怕這位忠厚的大叔此時覺得這個年輕人的人品恐怕實在高不到哪兒去。

長劍在天罡掌渾厚無匹的內力灌注之下,如同離弦的利箭一般沒入了四臂魔猿的體內,任憑那四臂魔猿渾身上下皮毛再厚肌肉再強,對於這種不走尋常路的攻擊也是毫無抵抗之力。長劍沒入之後,從那創口中頓時便噴湧出一股惡臭難擋的污血,如同放了閘的水龍頭一樣止也止不住。直沒入內腑的長劍不知道切斷了四臂魔猿體內多少肝腸脾肺,原本暴虐兇猛氣勢無匹的四臂魔猿只嗷地悲吼了一聲,便雙手捂著屁股一頭栽倒在地上。

由於角度的不同,許多傭兵只聽到魔猿的悲鳴,卻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四臂魔猿栽倒的場景,卻讓他們都瞪起了眼睛。 牧神記 要知道,這可是中階魔獸,身上無論是皮毛血肉任何一點都可以說是價比黃金的。這一點看看先前普利茲大公拍賣的那條灰岩魔蟒就知道了,一條中階灰岩魔蟒給普利茲城帶來了數十萬的金幣,哪怕是帕里斯帝國和瓦魯帝國都是垂涎三尺,更不用說這些窮哈哈的傭兵們了。

此刻就有一頭中階魔獸倒在了眼前,哪怕不能獨吞,就算是上前分一杯羹都是好的。有這樣想法的傭兵可著實不在少數,原本都躲藏起來生怕被四臂魔猿發現而遷怒的傭兵們,紛紛走出藏身之地,向著四臂魔猿殺了過來。

「無恥!」被李奧撲倒的西德尼剛剛漲紅著臉爬起身來,就看到了這些傭兵想要撿便宜的一幕,耿直率真的西德尼啐的一聲罵了一句。

提著塔盾剛剛走到兩人近前的提姆大叔聽到了西德尼的這句話,臉上一陣漲紅,雖然是想要幫助這兩個年輕人,但是此時那些傭兵朝這邊蜂擁過來,沖在最前面的提姆大叔就顯得有些居心不良了,這樣的狀況讓忠厚的提姆大叔尷尬不已。

不過李奧適才已經注意到了這位一面之緣的中年大叔,能夠在自己危急關頭義無反顧地衝出來想要幫助自己,雖然因為沉重的裝備而沒有趕得及加入戰鬥,但這位中年大叔的情李奧心裡倒是領了。

「這位大叔,謝謝啦!不過我這邊好像已經沒關係了!」李奧向著提姆大叔笑了笑打了個招呼,這一友善的舉動讓提姆大叔頓時放心下來,對李奧的印象開始重新變好。

提姆大叔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對李奧說道:「小夥子,看不出來身手不錯啊,竟然連四臂魔猿都敢招惹,真是藝高人膽大,不過沒想到還真讓你把這個四臂魔猿給放倒了。」

就在兩人寒暄了幾句的時候,一些腳程比較快的傭兵已經來到了四臂魔猿的左近,為了爭搶戰利品,他們也顧不得檢查四臂魔猿是否已經斃命,拔出刀劍就刺向魔猿。依照傭兵法則,在團隊作戰的時候,只要為戰鬥做出貢獻的傭兵,就可以依照貢獻大小擁有戰利品的分配權。當然具體能夠分得多少就得看貢獻了多少力量了,而這價值連城的中階魔獸身上哪怕隨便拿出一點點血肉都能夠讓傭兵們搶個頭破血流。

看到這些傭兵們爭奪戰利品的無恥嘴臉實在是不成樣子,甚至人群之中還有自己小隊的幾名隊友,提姆大叔登時黑著臉尷尬地對李奧看了一眼,小聲說道:「這些沒出息的傢伙!那個……讓你見笑了,傭兵們就是這樣,進山就是為了追逐獵物和財富的。」

西德尼的俏臉緊繃著,這些傭兵的無恥已經超出了她所能容忍的底線,自己和李奧兩人出生入死才幹掉的四臂魔猿,憑什麼讓這些貪生怕死、見死不救的傭兵佔便宜?李奧在前世里是見多了各種無恥貪腐新聞的,對這些對這些傭兵的所作所為倒並不是很難接受,不過理解歸理解,他自然也不會任由這些傭兵占自己的便宜。

「夠了!你們難道不知道羞恥嗎?」傭兵們宛如一場鬧劇一樣的醜惡嘴臉,讓西德尼感到無比的噁心,她像是雌虎一般大聲向著那些傭兵吼了一聲。

「吆!是剛才那個被四臂魔猿追得到處跑的小妞!」一個尖嘴猴腮的傭兵環抱著雙臂出聲譏諷道:「要不是我們這群傭兵捨生忘死的救了你,恐怕你現在早就在四臂魔猿的肚子里了,你可得懂得感激才行啊!」

這個傭兵似乎在圈子裡頗有些人望,那些同流合污的傭兵們紛紛用輕蔑、譏笑的語氣顛倒黑白:「是啊!這頭四臂魔猿可是我們大傢伙好不容易才獵到的呢!」

「你們……你們……簡直厚顏無恥!」從小就在軍營里長大的西德尼,遠遠沒有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人,她的櫻唇被氣得煞白,哆哆嗦嗦地罵道。

就在那些傭兵得意洋洋的站在這頭四臂魔猿身旁,完全將它視為自己的戰利品的時候。一直面朝魔猿的李奧敏銳地察覺到了那四臂魔猿的身子微微動了一下,不過由於對這些傭兵的醜惡嘴臉實在沒什麼好感,所以李奧也就懶得去提醒他們。 ?其實不止是李奧察覺到了四臂魔猿的動靜,由於一直並肩站在李奧身旁,經驗豐富的提姆大叔也注意到了魔猿似乎並沒有死。

雖然對這些傭兵們的貪婪舉動感到非常失望,也不願意與他們為伍,但忠厚的提姆大叔還是高聲警告道:「你們這些白痴別光顧著搶奪戰利品!小心那頭四臂魔猿還沒有死,趕快離開那裡!危險!」

可惜忠言難救必死之人,那些傭兵被利益熏心,還以為提姆大叔是想將他們騙離戰利品,所以一個個不僅沒將提姆大叔的警告放在眼裡,反倒是反唇相譏,口裡污言穢語氣得提姆大叔直跺腳。

影帝,好久不見 倒也不是所有傭兵都是那樣,幾名原本就屬於提姆大叔一隊的傭兵見到提姆大叔的樣子不像作偽,也知道以提姆大叔善良忠厚的秉性不會騙人,所以相互之間對視一眼后便悄悄地遠離那頭四臂魔猿。

就在那些傭兵正對著提姆大叔這邊罵的起勁的時候,一聲如牛哞一般的粗重喘息聲在他們的身後響起。嘈雜的吵鬧聲、叫罵聲頓時一滯,傭兵們齊齊轉過頭望向身後,只見那四臂魔猿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用四條臂膀用力支撐著身子從地上爬了起來,那猙獰的面目因為臀后的劇痛而扭曲著,顯得愈加猙獰,彷彿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一般。

「四……四臂……魔猿!?」一名傭兵被這眼前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一幕給驚呆了。他剛才親眼看到那四臂魔猿被李奧給幹掉的,都倒在地上半天了,甚至他自己都拎著劍在四臂魔猿身上捅了幾劍,確認這四臂魔猿沒了動靜的。

此時突然爬起來的四臂魔猿那數人高的龐大身軀就佇立在他們的身前,這樣恐怖的一幕像噩夢一般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噗通一聲,那名傭兵只覺得自己腿腳發軟,無法支撐身體的一跤跌倒在地,四臂魔猿還沒有什麼動作就將他駭得手腳酸軟無力了。

剛剛被一個可惡的人類給重傷,起身之後又看到這麼多的人類圍在自己的身前,四臂魔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四隻手臂連連掄了起來,將它眼前的一大片範圍給划拉了個遍。

那些就站在四臂魔猿身前的傭兵可是倒了血霉了,四臂魔猿粗壯的四隻臂膀帶著無可抵擋的巨力將他們一個個掃飛出去,凡是被掃中的傭兵無一不是筋斷骨折。

四臂魔猿突然的發難,瞬間便清空了它的身邊左近,那些因為站得稍遠而僥倖逃過一劫傭兵這才恍然覺醒似的轉身就逃。由於魔猿的臀后傷口還在不住地流著污血,每動一下都令傷口牽扯的傳來劇痛,所以四臂魔猿並沒有邁步追逐那些逃開的傭兵,而是用四隻大手在地上抓起一塊塊土塊,用力將土塊向著逃走的傭兵拋擲過去。

在四臂魔猿堪稱怪力的投擲之下,鬆軟的土塊像是出膛的炮彈一般,帶著呼呼的風聲就追上了那些傭兵。別看四臂魔猿身材魁梧笨重,又受了重傷打擊,但猿類的天賦讓它投擲出去的土塊一一準確的命中了那些傭兵。

隨著嘭嘭的悶響聲,鬆散的土塊在傭兵們的背後猛烈地撞擊中崩解四散,碎土屑四處亂飛,被擊中的傭兵口吐鮮血地倒在地上,眼見是不能活了。

早在四臂魔猿從劇痛昏厥中醒來的時候,見機得快的李奧就拉著西德尼遠離魔猿周圍,此時見到魔猿逞凶,那瞬間清空所有傭兵的威猛直令李奧咋舌連呼幸運,多虧在先前追逐自己的時候,魔猿沒有用這一手投擲的本事,不然恐怕還真是難說能否逃脫了。

在擊殺了周邊所有煩心的人類之後,四臂魔猿也看到了遠處的李奧等人。有道是仇人見面格外眼紅,從四臂魔猿那風箱一般的喘氣聲、猩紅色的雙目以及緊緊攥起的四隻拳頭,就可見四臂魔猿有多麼痛恨李奧了。

四臂魔猿隨手抓起身邊的石塊、土塊,掄著手臂連珠般的一股腦亂擲了過來。若是在地球上,這傢伙絕對是扔鉛球和鐵餅的一把好手,恐怕那些奧運冠軍就沒有別人的份兒了。

可惜的是,李奧見機得早,拉開了足夠遠的距離,偶爾有幾塊砸在他腳下的土塊也被他輕易地躲過了。見到自己的投擲攻擊根本傷不到這個****仇人,四臂魔猿暴躁地仰天怪吼了幾聲,四隻手臂用力地在胸膛上錘擊,發出砰砰的響聲,嘴裡還嗬嗬地向李奧發出挑戰聲。

對四臂魔猿的這一舉動,李奧表示根本不可能,他吃飽了撐的才會去跟四臂魔猿單挑。示威了半天的四臂魔猿沒有等到李奧,又拿他沒有什麼辦法,只好悻悻地反轉過身來,使勁兒地夾著屁股打算回到自己的地盤好好休養一番,等到傷愈之後,哪怕追殺到天涯海角也要幹掉那個仇人。

李奧又怎麼能夠讓它這麼輕易地就離去呢?

只見李奧俯身在地上撿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紙包,用草莖將紙包綁在石塊上。疾跑幾步約摸著進入自己的投擲範圍之後,李奧提氣運臂將石塊向四臂魔猿身上被自己剜出來的一個血洞擲去。

在內力的加持之下,石塊投擲的力道和距離並不比那四臂魔猿差多少,李奧的準頭或者說運氣也不錯,石塊准准地落在了四臂魔猿的傷口裡。

石塊砸落之後,就聽到那四臂魔猿猛地發出了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身子下意識地胡亂抖動著,四隻手臂極力想要將自己背上的傷口捂住。

「你到底下了什麼葯?怎麼那四臂魔猿會這樣?」西德尼瞪著大眼睛盯著李奧問道。

「嘿嘿!」李奧臉上略帶陰險和猥瑣的表情向西德尼笑了笑,小聲地告訴她:「那不是葯,只不過是旅行在外必備的鹽包而已。」

並不是故意偷聽的提姆大叔聽到李奧的這句話,眼角狠狠地抽動了幾下,這妥妥的是在傷口上撒鹽呀,真看不出這個貴族青年相貌清秀卻是滿肚子壞水呀! ?傷口上撒鹽是種什麼樣的痛?此時四臂魔猿抓狂的樣子就足以詮釋了。它的四支手臂不斷地擺動摸索著,想要將砸落在傷口裡的鹽包取出來,可惜即便是有四條臂膀,但後背依舊是它的行動死角。

在它不斷地扭動身體的時候,李奧等人分明看到了四臂魔猿臀部傷口處再次崩出大股大股的污血,很顯然是它動作過大再一次扯裂了傷口。見到四臂魔猿如此不堪入目的傷勢,西德尼不禁啐了一口,美目再一次甩了一個白眼給李奧。

後背傷勢的劇痛再加上臀下不可言喻的傷口,肚子里還插著一把長劍,此時的四臂魔猿簡直就是凄慘到了一個極點。只見它扭轉過頭來,用一種極其怨毒憤恨的目光惡狠狠地盯著李奧,似乎想要將這個可惡可恨的人類牢牢地記住,等到傷勢復原之後再尋他報仇。

可惜李奧又怎麼會容它輕易逃離?別忘了李奧進山就是為了獵殺魔獸搏取眾神愉悅值的,這頭四臂魔猿追殺了自己好久,現在不趁它重傷要它命,又更待何時呢?

不過李奧現在也不急著上前跟四臂魔猿拼殺,困獸之鬥尚有最後的垂死掙扎,若是將四臂魔猿逼得狠了真發起狂來倒也棘手,所以李奧打算就像釣魚那樣先吊著它,四臂魔猿要走就跟著它,只要不脫離視線就行,它想休息就騷擾它,讓它慢慢地流干最後一滴血再過去收桿。

這四臂魔猿起先並不清楚李奧地打算,它慢慢地向著自己的巨木老巢走去,臀下傷口在沿路撒落了一地的污血,濃重的血腥氣混雜著不可言喻的臭氣將整片樹林都籠罩起來,好在這裡是四臂魔猿的領地,並沒有什麼膽大的魔獸敢來觸四臂魔猿的霉頭。

當它慢慢回到自己的樹下時,身體大量的失血已經使它無力再爬上原本輕鬆上下的參天巨木了,不過這棵巨木的樹脂還是給了它希望,不知道多少次的搏命拚鬥之後,都是這棵巨木的樹脂讓它能夠快速癒合傷口。

見到四臂魔猿來到樹下,李奧也想通了魔猿的目的。就在魔猿身手掏向樹榦的時候,李奧腳下連連發力,將崑崙輕功發揮到極致,縱躍之間跳到了魔猿的身後。失血令魔猿喪失了敏銳的感覺,李奧來得又是極快,再加上魔猿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樹榦上,所以李奧來到四臂魔猿的左近時,魔猿仍然沒有察覺到。

想要阻止魔猿的行動,沒有什麼比擴大它的傷勢更有效了。李奧一躍而起,豎起右掌一記天罡掌自上而下地拍在了魔猿的尾骨上,透體而入的內力在魔猿臀部附近爆發開來,雖然李奧的內力不夠渾厚、天罡掌的造詣也不夠精深,但對於此刻受了重傷的魔猿來說,這已經算得上是再一次重創了。

就在李奧右掌拍落,借力騰起落到一側的空地上之後,就聽到噗~的一聲長響,魔猿的下身像是失禁一般再一次噴出了大股的血液。感覺變得遲鈍的魔猿也禁不住再次遭受重創,它那銅鐘大小的眼睛幾乎都要瞪出眼眶了,頭顱高高地仰天抬起,喉嚨里卻已經疼得發不出聲音來了。

這個時候,這頭略通智慧的魔猿便明白了李奧的險惡用心,可惜的是它的臀部傷口大量失血已經令它失去了最後搏命的能力,四支手臂竭力扶著巨木支撐著龐大的身軀不倒下,就已經耗盡了它所有的體力。似乎知道自己已經在劫難逃了,四臂魔猿的眼中滾滾留下兩滴熱淚,隨後突然扭頭看向站在身側空地的李奧,奮起最後的餘力咆哮一聲,四支手臂再次張開撲向李奧。

四臂魔猿的這一決死反擊,讓李奧嚇了一大跳,連忙幾個撤步后跳與魔猿拉開距離。那魔猿一擊扑空之後,便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撲倒在地,一動不動的沒了聲息。由於魔猿曾經有過裝死的例子,所以李奧等人並沒有著急上前查探它的情況,而是慢慢退開與四臂魔猿拉開距離,耐心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放心的確認了四臂魔猿的死亡。

直到李奧確認了四臂魔猿的死亡之後,眾神競技場的提示才在他的眼底緩緩出現,由於李奧親自參與搏鬥並殺死了這頭中階魔獸,所以他所得到的眾神愉悅值也非常可觀,甚至幾位邪神還對他的猥瑣戰術表示了讚賞。

數百點的眾神愉悅值讓李奧的總額終於突破了一萬點大關,神性生物的召喚條件終於滿足了,這一刻讓李奧感覺這番出生入死的辛苦並沒有白費。

樹林里悉悉索索地傳出一陣穿林之聲,西德尼手持雙劍凝神警戒。不一會兒,灌木叢里鑽出幾個傭兵,一名年輕傭兵剛剛探出頭來,一柄銳利的細劍便抵住了他的咽喉。「咯!咯!咯!」年輕傭兵被嚇得牙齒直打戰。

「你們是什麼人?」西德尼見到這幾名傭兵,秀臉上皺著眉頭問道。由於先前那些無恥傭兵的卑劣行徑,讓西德尼對傭兵充滿了怨念和厭惡,所以毫不客氣地先動手制住了前面兩人。

「我們……我們是磐石傭兵隊的傭兵!」被細劍抵住的那名年輕傭兵這時認出了西德尼這個先前被魔猿追趕的女人,雖然西德尼容貌秀美令人難以移開自己的眼睛,可是年輕傭兵還是用眼睛掃了掃,十分幸運的看到了正站在四臂魔猿屍體旁的提姆大叔。

「隊長!提姆隊長!我們是提姆隊長的隊員。」由於怕西德尼手上的細劍誤傷,年輕傭兵叫喊了兩句就向西德尼解釋道。

聽到叫喊聲的提姆大叔看到了自己傭兵隊的幾人被西德尼制住,面色略帶不豫地走了過來,低聲叱道:「算你們幾個命大,看你們這些小猴子再敢不敢貪心了!」

見到提姆大叔認識他們,西德尼依舊冷著臉撤回了雙劍,任由提姆大叔訓斥著那些傭兵。

這邊發生的事情,李奧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眾神競技場里。

「召喚神性生物!」 ?「召喚神性生物!」李奧左手握著眾神競技場,心中默念。

隨著他的心聲,在眾神競技場的空間之中突然光芒大作,就連李奧手裡的眾神競技場墜飾都褪盡黑鐵色的偽裝,變成泛著寶光的金黃色,不過好在李奧是用手緊緊握住的,這一變化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神性生物召喚與普通軍團召喚不同,一個非常奇特的不規則多面骰子出現在李奧面前。畢竟是耗費了一萬點眾神愉悅值,眾神競技場這次也主動給出了解釋,由於李奧擁有抽獎二選一的機會,所以李奧可以使用不斷變化的骰子抽取兩次不同神系。如果被選擇神系的神靈願意響應,則李奧可以得到他們提供的神性生物,當然具體會得到什麼,就看那位神靈的心情和他所給出的神性生物了。

難得眾神競技場主動提示,李奧自然不能浪費這個機會,緊接著問道:「那神靈們會給出的是英雄還是軍團?」

眾神競技場沉默了一會兒后才提示道:「由於眾神允許召喚的神性生物各不相同,其中既有英雄也有軍團,全靠你自己的運氣了!」

李奧其實也就是好奇一問,不過沒想到竟然真的可以抽到神性軍團,這要是抽到一個阿努比斯的死亡大軍或者是十萬天兵天將,那豈不是直接吊打整片大陸?

想不到的是,眾神競技場竟然再一次回答到:「鑒於這個世界擁有實力強大的上位神靈,為避免提前引發神戰,神性生物抽取不會過於強大,以減少被高等神靈直接關注的幾率。」

對於這個答案,李奧稍稍有些失望,不過轉念一想,也確實是這個理。萬一真讓那位光明之神或是其它什麼神祗惦記上,說不定就直接被打為異端受全大陸追殺了呢。

李奧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換了個比較自然舒適的站姿,然後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捧住眾神競技場墜飾,意念在眾神競技場內將那枚精緻的骰子用力擲了出去。不規則的骰子不斷地翻滾著變換著各種神系的圖案。

一直在屏息凝氣關注著這枚神系骰子的李奧感覺從骰子擲出之後一直到它緩緩旋轉翻滾著停下來,簡直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之久。當咯嗒一聲骰子落地聲傳來,李奧屏住的一口氣才算吐了出來,趕緊查看擲出的結果。

埃及神系!眾神競技場給出的提示讓李奧有些迷茫,雖然在研究考古學的時候曾經對埃及的金字塔文化和神話傳說有過一些了解,但李奧對這個神系的神性生物卻知之甚少。

沒辦法,李奧只有寄希望於第二次投擲了,當多面骰子被擲出后,李奧的心中不知道向哪一位神靈默默祈禱,不管是希臘神系、北歐神系還是中國神系、印度神系,一定要給一個好一點的神性生物啊!

雖然李奧的願景很好,可惜的是世間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多面骰子停下之後,眾神競技場給出的提示讓李奧只覺得眼前一黑,險險沒被氣暈過去。你(妹)啊!什麼神系不好!偏偏抽到日本神系!一想到日本神道那些號稱八百萬神靈,實則都是些低等的妖魔鬼怪牛鬼蛇神的,李奧就想吐一口老血出來。

就日本神話里的那些妖魔鬼怪,實力能不能趕得上西遊記里的普通妖王都是個疑問,還召喚它們手下的神性生物……,李奧表示實在是不敢想象那畫面。

沒辦法,雖然並不了解埃及神系,僅僅只是知道幾位著名的埃及神的名字和職司,不過像太陽神拉、亡者之神阿努比斯這些神明總比日本那些不知所謂的八百萬神明強得太多了。這下子李奧連猶豫都沒有猶豫就直接選擇了埃及神系。

就在李奧選擇完后,眾神競技場緊接著就給出了一個提示:埃及神系有幾位神明答應提供神性生物,請在太陽神拉、冥神奧西里斯之中做出選擇。

這個選擇對李奧來說有點兒難,以前跟著哈德遜教授考察學習過供奉太陽神拉的神廟和金字塔,但對於這位神明的了解卻並不多,只知道他是埃及神話中的至高神,有點類似於希臘神話中的宙斯,他用自己的分泌物和血液創造過泰夫努特等幾位九柱神。不過以眾神競技場的限制,很明顯自己不可能召喚出九柱神的。

冥神奧西里斯,李奧倒是知道一些,奧西里斯曾經是豐饒之神,後來成為了冥府之神,掌管著死後的審判。對於這位神明,李奧倒是蠻喜歡的,所以在埃及的那些日子裡,曾經研究過一些關於奧西里斯的神話傳說。在李奧看來,這位掌管著死亡和復生的神明很有可能會給他帶來驚喜。

「可以告訴我兩位神明都提供了什麼樣的神性生物嗎?」李奧心懷僥倖地問道,不過很顯然眾神競技場並沒有回答他的意思。

最新潮的愛 再三思量半天,就差沒拿出硬幣來拋的李奧終於做出了艱難的選擇:「那就選擇冥神奧西里斯提供的神性生物吧!」

就在李奧做出選擇之後,那枚多面骰子立刻在眾神競技場的空間中消失,李奧的意念也從眾神競技場中被踢回了現實。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李奧左右看了看身邊的環境,有些難以接受竟然被眾神競技場給踢出來了。「我召喚的神性生物呢?奧西里斯到底給了什麼神性生物?在哪兒啊?你倒是說呀!那可是一萬眾神愉悅值啊!」

此時的李奧幾乎都要抓狂了,他握著眾神競技場墜飾的手都開始微微發抖,看起來如果眾神競技場不解釋清楚,他就要摔掉它似得。

就在李奧連聲質問眾神競技場的時候,空地上異狀突起。一股古怪的旋風夾雜著大片的黃沙在空曠的草地上不斷呼嘯著,不知道多少的黃沙不斷地被旋風聚集壓縮到了一起。

當這股怪異的旋風消散之時,一個身著精緻長袍,身材健碩的大光頭出現在了黃沙堆上。

「這……這……竟然是伊莫頓!」李奧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所謂的神性生物竟然是古埃及的大祭司伊莫頓這個悲情人物。 ?「這……眾神競技場,這是怎麼回事兒?伊莫頓不是大祭司嗎?他應該是人類吧!怎麼也算是神性生物了?」李奧腦子裡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往外蹦,伊莫頓的出現實在是讓他非常吃驚,這與他先前所想象的有那麼一點不太一樣啊!難道眾神召喚也有買家秀和賣家秀的區別?

「伊莫頓當然算是神性生物了,就憑他跨越三千年都能夠復活,還擁有各種法力,甚至在盜取太陽金經和死亡聖經被帶回冥府之後,還能再次被奧西里斯提供給你召喚,如果這樣都不算是神性生物,那什麼算呢?」難得眾神競技場這麼快就給了李奧回復,不過可惜是大段的吐槽。

「呃~!」眾神競技場說得沒錯,光是能夠復生甚至還能復活他人,這樣逆天的能力就算是在希臘神話中的那些半神英雄身上都不多見,足以顯現伊莫頓是受到冥府之神奧西里斯的關注了。

伊莫頓從黃沙堆里緩緩站起身來,一雙銳利的鷹目掃視了一下所在的環境,見到呆立在那裡獨自出神的李奧之後,面無表情的大步走到李奧身前,單手撫胸躬身道:「冥神祭司伊莫頓,非常感謝您將我從冥府之中拯救出來,秉承神的旨意同時也作為回報,我會盡心輔佐您的。」

看著眼前的這顆超亮度級別的大光頭,李奧心中就是一堆***奔騰而過。李奧在前世可是追過木乃伊三部曲的,這位伊莫頓的事迹可實在不太光彩,身為法老祭司竟然勾搭法老的寵妃,還糾纏數千年之久而耿耿不忘,甚至不惜手刃法老,這傢伙真的值得信任嗎?

不過貌似目前李奧並沒有別的選擇,一萬點眾神愉悅值已經花出去了,奧西里斯都已經將人送過來了,如果李奧這時候反悔嫌棄他的神選之人,哼哼!惹惱了冥府之神可不是鬧著玩的,況且向來喜歡裝死不說話的眾神競技場,恐怕也沒有差評退貨這個選項吧!

「很好!伊莫頓,能夠得到你的效忠,實在是如虎添翼啊!」事已至此,李奧也只能笑著拍了拍伊莫頓那充滿肌肉寬厚結實的肩膀,表示了一下善意。不過伊莫頓那可是千年成精的梟雄人物,李奧笑容里略帶的勉強和遲疑,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若是普通人,依照伊莫頓的脾氣秉性說不定早就殺掉他了,但李奧可是奧西里斯指定的召喚者,甚至都不惜將自己從冥府中放出來,伊莫頓也只能忍下這口氣了。

現在兩人之間的氣氛略微有些尷尬,不過當伊莫頓行完禮從地上站起來后,雙目向著附近一棵大樹一瞪,左手張開對準那邊,嘴裡念到:「*&%…」,隨著他的咒語,空地上的黃沙像是在一隻無形大手的操控之下猛地向那棵大樹席捲過去。

見到自己的行藏被發現,一道削瘦矯健的灰色身影從大樹上急掠而下,避過了席捲而來的黃沙,幾個縱躍便來到了李奧和伊莫頓的身邊。見這人身法竟然如此迅猛,伊莫頓雙手攥拳就要上去肉搏,沒想到身邊的李奧卻一搭手攔住了他:「伊莫頓,別緊張,是自己人。」

這灰色人影自然就是一路暗中跟隨李奧的馮錫范。從李奧進山開始,馮錫范便一直暗中跟隨在李奧左近,不過他的輕功和匿藏本領高超,李奧和西德尼一路都沒有察覺到馮錫范的存在,在他們面對四臂魔猿的攻擊時,馮錫范幾次想要暗中出手相助,但想了想又忍住了。李奧一直在這些召喚英雄和軍團的幫助下順風順水慣了,讓他受些挫折吃點教訓也沒什麼壞處,反正一旦有生命危險時,馮錫范還是有把握將他救出的。

不過李奧的表現倒是讓馮錫范有些刮目相看了,雖然在對付四臂魔猿的手段上略微有一點不足為人道哉,但從戰術角度來說算是合格的。看到李奧有這樣的成長,作為他的授藝師傅,馮錫范的心裡頗為欣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