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那小姐的本體在嘛?」奴兒也不是太笨,聽了分身,自然明白還有本體。

「這」夜晨曦面露難色,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小沫兒本體在嘛!況且,分身這麼痛苦,本體一定也是!

想著小沫兒此時此刻這麼痛苦,而他卻不能陪著她,不能安慰她,更加不能幫助她,夜晨曦就生氣。

當然,他是氣自己,氣自己為什麼之前不跟著南宮沫去,如果他跟著南宮沫一起去的話,說不定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真是該死!

「那現在怎麼辦了?我們去哪找了?」司葉草說道,突然想到了什麼,問奴兒「奴兒姐姐,你確定你把南宮姐姐放在這個房間里后,南宮姐姐沒有出去么?」

奴兒點頭:「我很肯定小姐沒有出去」她一直守在門外,要是南宮沫出去了,她是一定會知道的。

司葉草走到窗戶邊,疑惑,這窗戶上,好像沒動什麼手腳啊。

司葉草想著之前南宮沫尋找奴兒的方法,手在窗戶邊緣摸了摸,更加疑惑了:「這個窗戶也是好的阿……」

不對啊!如果南宮姐姐真的在這個房間的話,房間里怎麼可能只剩南宮姐姐的分身?

司葉草思考道,再者 司葉草思考道,再者,南宮姐姐要是出去,奴兒一定會有察覺的啊!南宮姐姐生病了還能跑哪去了?

司葉草小腦袋瓜不停的想著,思考著南宮沫有可能去的地方,可她怎麼也不可能會想到南宮沫根本就沒走,而且還在這個房間里。

只不過南宮沫本體在空間里而已。

「要不,我們分頭行動,分頭去找吧」司葉草想了想,他們繼續站在這干著急也沒用,還不如出去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南宮沫,或發現什麼線索。

「好」說著,奴兒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南宮姐夫,那我也去找了,你要是發現了南宮姐姐的本體,通知我們一下哈」司葉草說完,也趕緊跑出去找了。

司葉草和奴兒都已經跑了出去,去尋找南宮沫了,唯有夜晨曦還站在房間里,目光緊鎖空氣中的一個地方。

空間里,黑黑和紫靈一起呼喊著南宮沫,最初南宮沫還能聽見他們的聲音,身子還能給幾分回應。

可漸漸的,南宮沫只能聽見,身體給不了任何回應了。

在漸漸的,南宮沫連聽都困難了,意識也逐漸模糊了。

「不,不」南宮沫氣若遊絲的從嘴裡發出聲音,可她的聲音卻很小,小到她自己都聽不見。

「黑黑,怎麼辦啊」紫靈從麒麟的肩膀上跳下來,擔憂的走到旁邊看著黑黑。

黑黑的兩隻拳頭已經握緊:「會沒事的,主人會沒事的」

這話說出口,連黑黑都沒有太大自信,因為,他能感覺到,主人現在的情況很是不好!

他是在主人身上呆的最久的,其次便是嘀嗒,所以,他們是和主人有感應的。

所以,當南宮沫發生什麼了什麼,他們兩個是能有感應的!

南宮沫身體不好的情況很強烈,黑黑沒有刻意去感應都能感應到,說明是真的不好。

黑黑能感應到,嘀嗒也自然能。

「主人,加油啊!一定要堅持住啊!」嘀嗒看著南宮沫,意念傳音。

「唔」意念傳音果然比他們就這麼直接喊要有效多了,南宮沫果然聽見了,只是,還是很難睜開眼睛啊…..

「小沫兒到底怎麼了!」空間內,突然傳來一道冷硬,略擔憂夾帶怒火的聲音。

紫靈嚇一跳,和黑黑看向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看著這個不屬於他們空間的人!

來人身著一聲白衣長袍,和他冷硬的臉和不悅的氣息極其不符。

紫靈和黑黑皺眉,這個人,他們知道,是他們主人的伴侶,主人和他發生的一切他們都能在空間里看見。

平時他們幾個都是在空間里看著外面的夜晨曦,今天是近距離的接觸,第一次感覺到了夜晨曦的強大。

無形的威壓在空間里釋放,本來就護著南宮沫的嘀嗒壓力很大,現在還多了道來自夜晨曦自身的威壓。

感受到了嘀嗒的強撐,黑黑不悅的開口:「不想主人出什麼事就把你的威壓收起來,嘀嗒撐不住!」

夜晨曦冷漠的看了眼黑黑,再看了看那邊護著南宮沫身體的嘀嗒,收回自己的威壓。

夜晨曦收回威壓,誰都沒有再開口說話,空間就這麼安靜了下來,時間彷彿就這麼靜止,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時間彷彿就這麼靜止,誰也沒有開口說話,紫靈還有黑黑也都沒有問夜晨曦是怎麼知道這個空間和怎麼進來的,從剛剛的威壓中,就能感受到這男人的強大!

空氣就這麼安靜,一絲細小的痛喊聲打破了這安靜。

南宮沫痛呼出聲,聲音雖然細小,但還是在眾人聽見了,在南宮沫聲音發出后,夜晨曦首先打破了沉靜!

「小沫兒她到底怎麼了」夜晨曦激動的問道,看著南宮沫的臉是毫不掩飾的痛苦,南宮沫痛苦,他也跟著痛苦,他知道,這就是南宮沫的本體了,他想去過去抱住南宮沫,可他不能過去。

「小火靈正在驅逐主人體內的散靈散留下的黑暗因素,現在正是最重要的階段」紫靈看向夜晨曦,解釋道,她看得出來,這男人是真的擔心主人,那她告訴這男人主人的情況又何妨?

眼見南宮沫的氣息越來越虛弱,在場的人都急的不得了,本來選擇沉默的黑黑,突然表情慌張的朝南宮沫大聲喊道:「主人!主人!你快醒過來啊!主人!你千萬不能放棄!」

「黑黑,怎麼了?」看黑黑突然那麼慌張,紫靈突然覺得不妙。

「我,我感應到主人的氣息快斷了,主人的意識已經昏迷快要被侵蝕了!」黑黑慌張的說著,一時不知所措。

「什麼!你說什麼!」夜晨曦激動的拉住黑黑的手,也慌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的小沫兒白天還好好的,現在怎麼變成了這樣!

「黑黑,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紫靈問道,同樣慌了。

「我們喊喊主人,看看能不能把她的意識拉回來!「黑黑說著,語氣也有些不確定:」現在只能先試試看,把主人的意識喚回來,不能讓主人完全失去意識,到那個時候就真的無法挽救了!「

「好!」紫靈點頭,同時對旁邊從剛剛紫靈從他身上掉下來起就自動把自己與他們隔離的麟麒說道:「你也跟我一起喊,我們一定要把主人喊醒!」

麟麒無奈的看了眼南宮沫,這女人醒不醒關他什麼事,是她自己作死喲去嘗試的,怪得了誰。

看出麒麟都不願意,紫靈小臉一皺,不悅的對麟麒說道:「主人也是你的主人,要是主人出了什麼事,我再也不會理你!哼!」

說完,紫靈就冷著一張臉轉身,不再去理會麟麒。

「誒,別啊,小紫兒,我喊,我喊就是了」麟麒聽此,急忙說道,隨即跟著黑黑他們一起去喊南宮沫。

雖然麟麒一點都不願意幫忙,可誰叫他的小紫兒發話了了,他也很無奈啊

哼!要不是看在小紫兒的面子上,我才不會幫忙了!

麒麟瞪著南宮沫,內心嘀咕道,他可從來沒承認南宮沫是他主人,他的主人一直是小紫兒,無論多久,都是!

麟麒彆扭的喊著,內心在一遍接一遍的和自己說,一切都是因為紫靈,一切都是,可他根本就沒注意到,他心裡再怎麼彆扭,看著南宮沫那麼痛苦,他眼神里的絲絲擔憂還是泄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這邊黑黑拉著紫靈,紫靈拉著麟麒, 這邊黑黑拉著紫靈,紫靈拉著麟麒,開始一遍一遍的呼喚南宮沫,試圖喊醒南宮沫,可他們喊了很久,南宮沫都沒有反應。

那邊夜晨曦早就站不住朝南宮沫跑去,不管不顧的抱著南宮沫。

「你幹什麼!」黑黑怒吼,這是個關鍵點,不能被打斷,不然主人極有可能出事,這男人到底要幹什麼!

他難道不知道這麼做對主人來說很危險嘛!

夜晨曦沒理會他,直接走過去,將南宮沫抱在懷裡。

南宮沫閉著眼,就這麼被夜晨曦抱在懷裡,毫無知覺。

南宮沫的身體很燙,可夜晨曦似毫無知覺似的緊緊抱住南宮沫,下巴抵在南宮沫的額頭,呢喃:「小沫兒,小沫兒」

「你」黑黑想走過去,卻發現夜晨曦在他和南宮沫的身上設下了一道禁忌,他們過不去。

夜晨曦就這麼抱著南宮沫,一動不動的抱著南宮沫,儘管南宮沫的身上再滾燙,也緊緊的抱著,手緊緊的握著南宮沫的手不鬆手。

南宮沫雖然被夜晨曦抱在懷裡,但她本人卻是一點感覺都察覺不了,她的意識感官已經開始漸漸的消失。

「小沫兒!小沫兒!堅持住啊!小沫兒!」夜晨曦感覺到南宮沫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急聲說道,卻不敢去搖晃她的身體。

唔~

這是哪?好熱~為什麼?

誰,誰在喊我?

南宮沫難受的動了動身子,誰在喊她?這聲音好熟悉啊~

「小沫兒,你醒過來好不好,你不要被黑暗侵蝕」夜晨曦說道,能讓南宮沫醒過來的只有她自己,只有她自己克服黑暗,才能迎來光明!

所以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喚醒南宮沫的意識,讓她自己堅持下來!

「小沫兒,你要是聽見了我的聲音,就醒過來好不好?」

「小沫兒,這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對不對」

「小沫兒,小沫兒~我還在等你,你快醒來好不好」夜晨曦聲聲情深的呼喚著,目光看著南宮沫的臉頰,帶著無盡的眷戀。

誰,誰在喊我?

晨兒?是你在喊我么?你在哪,我怎麼看不見你?

還有嘀嗒,紫靈,黑黑,你們在哪裡?

這裡好黑,這是哪裡?

南宮沫一聲聲的呼喚著,可只有一片黑暗,能聽見,卻不能看見。

我,我要醒過來,我是不會被打敗的!我要見到晨兒,我才不會被你這個東西打敗!

想著,南宮沫開始和那團黑暗抗爭,她才不會被打敗!

「主人!」嘀嗒和黑黑同時一喜,主人有反應了!

黑黑看向夜晨曦,雖然很不想承認這個男主人,可的的確確就是他呼喚主人,才讓主人起了意識,有了強烈的蘇醒意識!

「主人有反應了!快!我們繼續喊!」黑黑朝紫靈大喊,眼神卻是看著夜晨曦,哼,他朝不會承認他是想讓這個男人繼續喊了!

夜晨曦聽了黑黑的聲音,知曉他是能感應到南宮沫的,便繼續深情的在南宮沫耳邊一聲接一聲的呼喚。

「唔」南宮沫的意識已經回來了,只不過還是有些不能睜眼。

南宮沫艱難的動了動手指,可只是細微的動了下。

南宮沫雖然動的幅度很小,幾乎說是沒有,可夜晨曦緊緊握著她的手,自然是感覺到了 「噓~別說話,給我~我好熱」只見南宮沫微微抬起頭,魅惑一笑,語氣如蘭。

「小,小沫兒,你,你知道你在幹什麼么」夜晨曦抓住南宮沫的手,不讓懷裡的女人繼續扒自己的褲子。

「我知道啊,扒你衣服啊嘿嘿~」只見南宮沫嘿嘿一笑:「你身上好舒服,別動嘛~」

「小沫兒,你看清楚我是誰!小沫兒你清醒點!看清楚我是誰,看清楚你在幹什麼!」夜晨曦已經忍得額頭已經青筋暴起,強忍著把懷裡的女人扒光壓在身下的想法問道。

「我,我知道啊!你,你」南宮沫強撐著雙眼打量面前的男人,隨即嘿嘿一笑:「你,你是晨兒~」

「那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夜晨曦很滿意她知道自己是誰,繼續問,他不想就這麼把她給那什麼,這種事他想留到他們的新婚夜,給她一個最美好的初~夜~

「我,我」南宮沫勉強轉動自己的小腦袋,看著自己一隻手被夜晨曦緊抓著,一隻手已經扒上了夜晨曦的褲頭,瞬間明白自己想幹什麼。

雖然明白自己剛剛乾了什麼,但南宮沫微眯著小眼,看了眼面前的某男。

今晚他一身白衣配著他俊美的臉,眉心還留有一點淡淡的蓮花形狀的眉心紅,魅惑勾人又清純……

看著某男勾魂攝魄的臉,南宮沫就這麼被男色迷惑,鬼使神差的就朝著他吻了過去。

「唔」夜晨曦一驚,猝不及防的就被南宮沫推倒,南宮沫的身下隨之覆蓋上來,唇也覆上了他的嘴唇。

女人不甘心的吻著,手也伸向夜晨曦的褲子……

「小沫兒!」當南宮沫的手伸進夜晨曦褲子里的時候,被南宮沫的吻吻得滿足,不知今在何方的夜晨曦總算反應了過來,急忙把南宮沫扶起來。

「不,不要」夜晨曦對自己說道,他不能乘人之危,這個時候的小沫兒一定是不清醒的!

要是他就這麼要了小沫兒,明早起來該怎麼辦,小沫兒會不會生氣離開他!

夜晨曦想到這個後果,強行推開南宮沫,後退幾步,與南宮沫保持距離同時在心中默念清心咒!

夜晨曦推開了南宮沫,哪知南宮沫卻爬了過來,死死的扒著他。

「放手,小沫兒,你再繼續我怕我真的會忍不住的!」夜晨曦呼吸有些亂的說道,南宮沫的衣服沒有穿好,胸前的美好一覽無遺。

「那就不要忍啊」南宮沫嘿嘿一笑,雖然她腦袋還是昏的,可她還是知道自己是幹什麼的。

夜晨曦長得這麼好看,自己現在還這麼難受,把自己給他也不吃虧!

再說,她都兩世了!還從沒有體會過這種事,看別人都說這種事的怎麼怎麼好,她倒是想體驗體驗了。

南宮沫腦子發懵的想著同時扒上夜晨曦的身子嘟喃:「晨兒,我知道我在幹什麼,我要~」

女人作亂的手點燃了夜晨曦身上的火,女人嬌媚的我要更是壓垮了夜晨曦心中的最後一絲清明!

只見夜晨曦一把將南宮沫的身子抱起放在地上,邊解開她的衣服邊說:「小沫兒,這是你自找的,後悔也不行了!就算你明天生氣要離開我,我也不會放你走!」 只見夜晨曦一把將南宮沫的身子抱起放在地上,邊解開她的衣服邊說:「小沫兒,這是你自找的,後悔也不行了!就算你明天生氣要離開我,我也不會放你走!」

南宮沫嚶~嚀了一聲,大大的鼓舞了撫在她身上,親吻著她頸部的某男,手繼續更深入探索。

夜晨曦沒有吻南宮沫的唇,他知道滋味有多美好,可他現在更想聽從她嘴裡發出的聲音。

夜晨曦從南宮沫的頸部開始親吻,挑逗的輕咬,雖然夜晨曦還是個雛,但他為這一天的到來,早就閱覽了無數的小人書,他自信他能給南宮沫一個美好的夜晚了!

夜晨曦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熟練,雖然看書了!可他還是有些緊張,但隨著深入的親吻,他做的越發的熟練,可能男人天生在這種事上無師自通吧!

男人的動作在南宮沫身上越發的熟練,讓南宮沫身體輕顫,嘴裡發出舒服的嚶~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