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又如何?」韓旭之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苦笑道:「你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啊?我是說……」

「我聽得很清楚,可是……那又如何?」龍天淡淡的微笑著:「難又如何?我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呃……」

看著龍天滿臉溫煦而堅定的笑容,感受著他話語中強大的自信心,韓旭之竟然一時之間無話可說,甚至在心底竟也隱隱的生出了一個念頭。

或者,這小傢伙,真的能創造出一個奇迹來?

韓旭之輕輕搖了搖頭,起身笑道:「既然你有如此信心,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只能預祝你成功了。」

「多謝前輩吉言。」龍天也站了起來,真誠的感謝道。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我也該走了。」韓旭之點點頭,提出了告辭。

「前輩這就要走?」龍天有些意外地說道:「怎麼也要稍留兩日,讓我一盡地主之誼才是。」

「不了,為了等你,我已經住了不少日子,如果繼續住下去,家族那邊就不好交代了。」韓旭之輕輕搖頭,竟是一刻也不願多留。

「既如此,晚輩也不敢強留,區區薄禮不成敬意,還請前輩笑納。」龍天卻也不再相勸,只是取出了兩個小小的玉瓶,恭敬的送了過去。

「呵呵,你小子看來在秘境空間頗有收穫啊,好,那我也就不與你客氣了。」

韓旭之哈哈笑著,毫不在意的接過了玉瓶,在他想來,北域這種地方,就算是秘境,又能有什麼好東西,更何況,真正能夠讓他這個武皇也看的上眼的好東西,豈是龍天這等實力能夠拿得到的?

所以,韓旭之隨手便收了下來,心想著:不管是什麼,看一眼,說個好字,就算是給龍天一個面子吧。

哪裡想到,隨手打開第一個玉瓶,韓旭之就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這竟然是一瓶六品級別的療傷丹藥,小小的玉瓶中,共得十顆之多。

六品丹藥,在中州或許算不得什麼多麼稀奇,但卻也不是人人都服用的起的,單隻煉丹所需的靈藥,就已經價值不菲了,更何況還要加上六品煉丹大師出手的費用,一般的小門小派,還真是負擔不起。

就算是韓旭之這樣超級宗門中人,一般的傷勢也是捨不得服用六品丹藥的,不為別的,實在是捨不得啊,每一顆六品丹藥,那都是大筆的金幣啊。

可是龍天,竟然隨手就送出了十顆,這人情可就大發了。最關鍵的是,這些六品丹藥氣息氤氳清新,似乎是成丹不久。

那也就是說,不是得自什麼遺迹、洞府之類的,而是在收穫了足夠的靈藥之後,新近煉製出來的。

「龍天,你、你竟然還是六品煉丹大師?」想到這裡,韓旭之抬頭,驚訝的望著龍天。

「慚愧,晚輩的煉丹術,至今也只得六品而已,讓前輩見笑了。」龍天貌似羞澀而笑道。

只得六品?

見笑?

韓旭之感覺自己竟然一時間無語了,你這是在謙虛么?根本就是**裸的炫耀好不好?

龍天的陣法造詣,當初韓旭之是見識過的,當時就已經達到陣法大師的水準了,就算這兩年來再無寸進,也已經足夠令人驕傲。

而且,像龍天這種天才到幾近妖孽的貨,會兩年來毫無寸進?韓旭之才不會相信。

那豈不是說,龍天如今極有可能,已經是……陣法宗師?

而龍天的修為,當年韓旭之救他之時,還只是武師境界而已,短短兩年時間,竟然已經躍升為武王,武王初階後期,隨時可能晉陞中階武王的那種。

不到十九歲的武王強者,不到十九歲的陣法宗師,現在還要再加上一個不到十九歲的煉丹大師?

如此妖孽的天賦,就算是在中州的同齡人之中,也絕對能夠稱得上出類拔萃了吧?何況還是在荒瘠的北域,一個出身低微的小子?

你居然還一口一個「只得六品」?還「而已」,還「見笑」?

我該說你是謙虛呢,還是驕傲呢?還是驕傲呢?還是驕傲……

韓旭之幾乎是下意識的打開了另一個玉瓶,心中還不無嘲諷的想到:這一瓶,總不會還是六品丹藥吧?

不過這一次韓旭之居然猜對了,另一個玉瓶里的,的確不是什麼丹藥,而是滿滿一瓶的……液體,乳白色的液體。

果然不是六品丹藥了,我就說么,如此貴重的六品丹藥,怎麼可能像大白菜一樣,送了一瓶又一瓶的。 (感謝好友黎家大少爺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只不過,這一小瓶液體,會是什麼呢?外敷的藥液?那未免太少了些吧?

但是下一刻,韓旭之的臉色就又一次劇變,這一次不僅眼珠子都險些瞪了出來,就連身體都在震驚之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抖,差點兒就將玉瓶里的乳白色液體傾灑了出來。手機訪問

於是,又是一陣的手忙腳亂,才好不容易穩住了手掌,沒有讓那液體有一點一滴的浪費。

「元靈液?!」直到這時,韓旭之那震驚的話音才終於脫口而出。

竟然是元靈液?

天地元氣精華濃縮凝聚而成的元靈液啊!

只要小小的一口,就可以讓人在受傷時迅速痊癒,可以讓人在元力耗盡時迅速恢復,可以讓人在衝擊瓶頸時無虞真元不足的,元靈液。

在天地靈氣精純充沛之地,還要上有頂級靈藥,下有地底靈脈,三者相輔相成,歷經萬年方可凝聚而成的元靈液。

可遇而不可求,有價而無市的天材地寶啊!

龍天這小子,隨手就給了我一小瓶?

雖然這小小的玉瓶真心不大,但怎麼著也能有個三四口吧?嗯,若是小口喝,大概能有五口。

別小看了這小小的五口,到了關鍵時候,不誇張的說,那就是五條性命啊!

「韓前輩,噤聲!」龍天卻於這時噓了一聲,微笑道:「這件事情,我希望由你之口,傳至晴兒之耳,然後就此打住,可否?」

「啊?啊……」韓旭之迅速反應過來,立刻答應著:「你放心,除了晴兒小姐,絕不會有任何人從我的口中聽到任何消息。」

韓旭之明白,六品丹藥還好,若是元靈液的消息泄露出去,將會造成何等的滔天巨浪,此中分寸,不可不知。

就連他自己,如果不是龍天需要他給晴兒傳遞什麼消息和物品,恐怕就算是自己曾經救過他的命,也不會送出元靈液這種天材地寶給自己的。

果然,在韓旭之做出承諾之後,龍天當即深施一禮:「如此,我就多謝韓前輩了,我這裡還有一些東西,麻煩前輩帶給晴兒。」

說完,龍天鄭重的拿出一個儲物戒指,交到了韓旭之的手上。

韓旭之接了過來,卻是看也不看,就立刻小心的收了起來:「放心,老朽一定親手交到晴兒小姐的手上。」

想都不用想,給自己這個跑腿的都是元靈液那種層次的天材地寶,這個儲物戒指中,好東西定然少不了,至少……也得是自己所得的……百倍以上吧?

百倍以上!

想想這個數字,韓旭之便是暗暗咋舌,但是卻沒有生起貪婪之心,反而感到深深的欣慰:小姐總算沒有看錯人!

「好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老朽這便走了,你……可有什麼話,要我帶給小姐的么?」韓旭之看著龍天說道。

「請前輩轉告晴兒……」龍天認真地說道:「等著我!」

沒有濃情蜜意,沒有豪言壯語,只有簡單單的三個字:「等著我。」

但是就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之中,卻凝聚了化不開的濃情蜜意,卻彰顯出了永不言敗的豪情壯志。

等著我!

兩年之內,我一定去找你、去見你、去接你……

哪怕你的家族,是中州的超級勢力又怎樣?哪怕所有人都瞧不起我,都不看好我們的感情,又怎樣?

只要你等我,我就一定能夠做到,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中州柳家,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晴兒,總有一天,我會讓所有人都誇讚你的眼光,羨慕你的決定,佩服你的選擇。

總有一天,我會登臨絕巔,到那時,我希望我的身邊,有你陪伴!

「等著我!」

韓旭之輕聲重複了一遍,暗自輕聲一嘆,隨即一拱手:「我會帶到的,告辭!」

「前輩好走,恕不遠送!」龍天也一拱手,恭送韓旭之離去。

韓旭之出門,自然免不了再與覃雲天等人寒暄幾句,這才翩然而去。但龍天卻獨自在屋內,一直沒有出來,覃雲天與龍天的一幫兄弟雖然擔心,卻也無人進去打擾,只是在外間靜靜的等待著。

好在也沒有等待太久,龍天便自己走了出來,出人意料的是,他的臉上竟然帶著淡淡的微笑,卻絕非強顏歡笑。

「龍天,怎麼樣?」覃雲天年紀最長,主動問道。

「沒什麼,我很好!」龍天笑著回道。

但是看著眾兄弟明顯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表情,龍天索性將他與韓旭之的對話重複了一遍,然後笑道:「不就是武皇境界么,不就是兩年時間么,怎麼,你們對我沒信心?」

「怎麼會,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夠做到……」

「對,我也相信龍天……」

「說的是,我們都相信你,龍天你放心,兄弟們都會陪著你……」

「兩年,龍天能夠在兩年之中從武師境界一路飆升到武王,再用兩年,從武王飆升到武皇又有什麼奇怪?」

「就是,中州柳家這般瞧不起人,龍天,你一定可以晉級武皇,狠狠的給他們一記耳光!」

「對,打臉,打臉……」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開始還是為了安慰龍天,但說著說著,竟然發自心底的開始有些相信,這事兒……貌似在龍天身上,還真是大有可能!

似乎這一路走來,龍天,始終在創造著奇迹,這一次,也許同樣不例外。

「好了,好了……」

龍天拍了拍手,笑道:「先不說這些了,現在,大家安靜一下,我們開始……分贓!」

「分贓?」眾人疑惑不解:「分什麼贓?你去打劫了?」

「打劫?」龍天想了想,不由得失笑道:「還別說,不論是在秘境空間,還是出來后的這一個多月,打劫的事兒還真沒少干,不過大多數時候都是我被打劫,雖然,最後得利的是我。」

「哈哈……」眾人一陣鬨笑,紛紛催促道:「說說,快說來聽聽……」

這些人都是龍天最好的兄弟,也都為龍天擔心了這麼久了,如今有了機會,誰不是迫切的想要知道,這些日子裡龍天究竟經歷了什麼? (感謝好友潤德先生、書友160222100946455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好,說說就說說……」

龍天也不客氣,輕笑道:「從哪裡說起呢?嗯,就從遇見蠍尾火螳王,大家被迫退出秘境的時候開始吧……」

龍天開始娓娓道來,當然,逍遙子的存在、悟道金蓮、獸神嶺、體內世界這些都是不能說的,不是不相信眾人,而是有些事情,讓他們知道了,反而會是一種負擔。新網址:www.56shuku.net

所以龍天只挑著能說的說,不能說的便是一帶而過,否則便是直言不諱,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們。

但越是這樣,眾兄弟卻反而越是容易接受,因為你沒有騙我。

你是我們的兄弟,你不想說必然有你的道理,做兄弟的自然不會逼你,但只要你什麼時候想說了,兄弟們也都會洗耳恭聽。

什麼是兄弟?這就是兄弟!

兄弟之間,首重信任,如果連最基本的信任都達不到,那麼還談何兄弟?

即便是許多精彩地方都被略過,但龍天這麼多天來的經歷,還是聽得眾人心旌搖曳,心潮澎湃。

尤其是龍天晉級武王以後,被排擠出秘境空間,卻落在了血煞教的地盤上,被追殺的那段日子的經歷,更是連番廝殺不斷,聽得眾人時而緊張,時而憤怒……

「特么的,血煞教的兔崽子,太可惡了……」

「早知道是這樣,還管他的什麼沖不衝突,老子早就衝到血煞教,大殺一通了……」

「就是就是,最起碼還能給龍天稍稍減輕一點壓力……」

「血煞教的混蛋,以後要是再讓我碰上,見一個就殺一個……」

「見一個就殺一個?你看我怎麼給他們殺出花來,一刀宰了?那豈不是太便宜了他們?」

「沒錯,說得有理,就像那個郝建忠,就讓他死的太痛快了。」

「還有秘境空間里那個黃書琅,什麼玩意兒,馭獸宗怎麼出了這麼個無恥賤格的東西?我呸……」

「就是,血煞教、血刀門、陣元門什麼的,本來就是敵對方,遇上了血濺五步也沒什麼可說的,可馭獸宗怎麼說與我們也算是盟友,黃書琅這小子太混蛋了……」

「要我說,於金標這個王八蛋才更該死,大家份屬同門,這傢伙竟然對同門師兄弟痛下殺手,這小子也就是已經死了,要不然,你看我怎麼收拾他……」

「沒錯,對同門出手,這種人才最該死……」

沒等龍天最後說完,羿烈、孔龍等人都已經氣憤填膺的罵了起來,只有謝靜和孔雀兩個女孩子保持著矜持,沒有破口大罵。

還有就是覃雲天也一聲未出,只在旁邊捋著鬍子,笑眯眯的看著一幫小子胡鬧。

「好了好了,都別罵了,歇歇吧……」

最後還是龍天舉手制止了眾兄弟們的怒罵,笑嘻嘻的說道:「雖然這幫滿腦門子都想著搶劫的傢伙,的確是卑鄙無恥骯髒齷齪下流下賤,但在客觀上,總歸是更我們貢獻了很多資源,發財的,可是我們呀!」

「說實話,不管是在秘境空間還是出來以後,我所得到的絕大多數修鍊資源,竟然都是來自於戰利品,反而自己找到的,只佔一小部分而已。從這個角度想,我們還得謝謝他們呢。」

「所以呢,我剛才說是分贓倒也算是恰如其分,好吧,現在我宣布,分贓大會……開始!」

「分贓?分什麼贓?」覃雲天突然搖搖頭站了起來:「我老了,聽聽故事還行,分贓這種不光彩的事兒,還是不參與了吧。」

說著覃雲天便作勢要走,其他眾兄弟們卻也於此時叫了起來。

「就是就是,聽聽故事還挺有意思的,分贓,咱是那麼沒品的人么?」

「同走同走,我如此高風亮節光風霽月之人,分贓這種事情,那是萬萬不會做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