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次來就是跟師父說這件事。」江瀾看着師父,認真道:

「弟子過段時間,想下山歷練。」

聽到江瀾的話。

莫正東愣了下。

他看着江瀾有些不敢置信,他大門都不肯出的弟子,突然要外出歷練?

真不太習慣。

不過,這樣他反而鬆了口氣。

因為他心中所感,明確了。

「出遠門?」莫正東看着江瀾,問道。

「嗯,遠門。」江瀾低頭應下。

「既然是遠門,為師想送你一件禮物。」

「禮物?」

對於師父的禮物,江瀾能想到的只有植物蛋,跟一直萎靡的幽夜花。

好像師父送出來的東西,都不是很正常。

「嗯,禮物。」莫正東,看着江瀾輕聲道:

「從為師收你當親傳弟子那天開始,就為你準備的禮物。」

聽到這句話江瀾有些詫異。

一百多年前師父就準備的禮物?

這讓他有些猜不透。

在江瀾想要詢問的時候,他看到師父抬起了手。

這一刻他看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七彩的光開始在他師父周身出現。

「從一開始為師就知道你成仙必然不易,但為師從不認為你成不了仙。」莫正東動手之後,聲音隨之響起,他的手指點在江瀾的眉心處:

「如果不能成仙,那是為師教導的不夠。

每次晉陞為師都會為你準備歷練。

成仙自然也不例外。

這是為師最早為你準備的禮物。

本想在你返虛圓滿的時候,贈於你。

不過今日心有所感,現在贈送於你,是最適合的時候。」

這一刻天降祥雲,無邊無際的祥雲將江瀾籠罩。

江瀾怔怔的看着這一切。

這時屬於莫正東的聲音,繼續傳來:

「今日你恰好有外出之心,想來這一趟對你來說會極為重要。

記得要把握機會。

為師能做的,就是為你加一把勁。

用這一千多年的七彩氣運。

助你,成仙。」

話音落下,第九峰上空瞬間被七彩祥雲覆蓋,而這些祥雲如同浪潮湧動一般,湧向江瀾。

七彩祥雲化作氣運,加持在他身上。

江瀾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氣運出現了變化。

冥冥之中彷彿有了無盡的可能。

而隨着七彩祥雲聚集在身上,他也能清楚的感知到,師父的術法正在裂開。

七彩祥雲積攢的越久,傷害越大。

師父將所有七彩祥雲施展在他身上。

意味着,此後師父將永遠無法再施展七彩祥雲這種術法。

這是師父最後一次使用七彩祥雲。

師父積攢一千多年的氣運,原本不是為了他吧?

他才拜師兩百年。

因為他的出現,師父改變了注意,將這唯一一次機會,用在了他身上。

他天賦不夠,成仙異常困難。

而師父用了千年氣運,讓他的成仙走的容易一些。

從一開始,師父就已經想好了。

而今因為心中所感,師父提前為他施加千年氣運。

其實…不是提前。

而是他,真的走到了仙門前。

缺一個契機。

感受着七彩祥雲,江瀾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

這種感覺異常強烈。

他不是很懂。

但是他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在七彩祥雲完全落下之後,江瀾低身跪在了莫正東面前。

頭輕輕的往地上磕去。

『弟子在此發誓,此後絕不再施展七彩祥雲之術,千年之後,為師父送上,千年氣運。』

江瀾的頭磕在了地上。

也就是這一刻,他感覺師父的術法徹底破碎。

此後,他就是崑崙唯一一個會施展七彩祥雲之術的人。

而他只會在千年之後,為師父施展。

莫正東收回了手,他看着江瀾嘴角中帶着笑意:

「拜師的時候不是磕過頭了嗎?

這是做什麼?」

「臨行前,給師父請安。」江瀾的聲音傳出來。

只是並沒有以往的平靜。

第八峰所在,酒中天看着第九峰映照而出的七彩祥雲。

心中一陣嘆息。

「就這樣放棄了嗎?」

「一個人仙,真的比得上你更進一步的機會嗎?」

「一千年的等待,付諸東流。」

手中的酒被他抬起,隨後飲了一口。

一口飲盡,酒中天未能感覺心中鬱悶有絲毫減少。

最後把酒葫蘆丟到一邊。

徑直往山下走去。

想找人喝酒了。

「希望你不會後悔吧。」

「也希望你徒弟,值得你這麼做。」

他只能尊重莫正東的選擇。

因為他阻止不了,也沒辦法阻止。 「既然來了,正好趕上我們要燒鍋底,哈哈,就是慶祝一下搬新家,一起留下來吃個飯吧。」李拂煙笑道。

「好啊,正好我剛到,也沒吃飯呢。」卜雨菲笑了笑:「這位就是蘇夢妍了吧,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啊。」蘇夢妍此時也從內心的小羞澀中漸漸的走了出來,跟卜雨菲握了握手,笑着點了點頭。

李拂煙注意到了藏在門后偷偷往這邊看的辛楊林,這傢伙倒是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

一場燒烤吃的還是很開心的,烤肉、烤海鮮、烤海鮮、烤饅頭……即便是沒有酒,大家也都吃的有滋有味,吃的高興了,還一起彈琴、唱歌、跳舞……

蘇夢妍和卜雨菲各跳了兩支舞,贏得了大家的各種掌聲和歡呼。

這個小團隊也很快就接受了這個活潑開朗的女生。

一直到晚上八點多,這一場新家搬遷的慶祝宴會也算是結束了,李拂煙早早的叫了家政服務,在他們吃東西的時候,家裏面已經打掃完畢了,東西也都整理的差不多了,至少,各個卧室裏面都已經整理好了。

被褥鋪好了,衣服掛好了,衛生打掃好了,直接就能入住了,直播間、工作間什麼的那些自然還是要他們自己來整理的,明天會拿出一天的時間來統一整理這些東西。

吃過飯後,家政服務同樣把後院的一片狼藉給收拾乾淨。

看着忙裏忙外的家政服務人員,李拂煙也是一陣感嘆……

真TNND貴啊。

嗯,文化人也是會在心裏罵娘的。

不過這一套小別墅前面一個小院,後面一個不小的院子,一共三層,讓他們自己去收拾還真是有點夠嗆……

今天難得的沒有直播,李拂煙也早早的請假了,這兩天搬家,直播間的觀眾們也都知道,大家都還挺期待再次開啟直播的時候能夠看到李拂煙和蘇夢妍兩個人一起直播呢。

晚上大家早早的睡覺了,今天忙了一天,體力消耗的都很大,每個人的房間也都選好了,連桑中文都沒有回家,直接在工作室住下了。

以後曹芷晴、辛楊林、滕卓君也都會在這裏住了,只有桑中文還是要回家的,畢竟有老婆孩子了,除非忙到太晚沒時間,不然他都會回家了。

這幾天他已經打算買一輛車了,這一次專輯掙了不少錢,他出手也逐漸的闊卓起來了,不過,買了車確實上下班也方便,這裏距離他家開車的話也就是不到半個小時的樣子,還是挺近的。

第二天上午,就在大家陸續起床洗漱之後開始整理工作間、直播間那些設備的時候,一個讓李拂煙有些意想不到的人到訪了。

「王路平?哎呀,好久不見了呀,你怎麼來我這了,哈哈,來來來,快進來快進來。」李拂煙跑到了前院,打開了大門一臉驚喜。

王路平是他小學到初中的同學,那個時候兩個人家也住在同一個小區裏面,算是發小了,那個時候兩人的關係就很不錯。

只是後來上了高中之後就分開了,大學自然奔向了不同的城市,李拂煙來到了這個城市,王路平去了哪就沒什麼聯繫了。

倒是沒想到他們剛搬過來第二天,王路平就找了過來。

「我正好來着出差,順便過來看看你。」王路平笑着說道:「行啊,現在做的不錯啊。」

「運氣好運氣好。」李拂煙把王路平迎了進來:「來坐吧,哈哈,昨天剛搬進來,工作室還有點亂。」

「啊,我來幫忙吧。」王路平剛坐下然後又站起來了:「跟我可別客氣啊。」

「哈哈,好,哎呀,好久不見了,還記得以前經常跑你家去蹭遊戲玩。」李拂煙一陣感慨:「這一轉眼十多年過去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啊。」

「是啊……」

蘇夢妍跟曹芷晴正在辦公區裏面規劃電腦的線路,看着這個忽然進來的男人跟李拂煙兩個人一起說說笑笑抬東西倒是有些意外。

「他……是誰啊?」蘇夢妍好奇的問道。

「不認識。」曹芷晴抬頭看了一眼,搖了搖頭之後繼續擺弄手裏的一堆線頭:「無非就是以前的老同學唄,正常,以後啊,肯定會有更多的老同學來找他。」

「啊?為什麼?」蘇夢妍下意識的問了一下,然後忽然有些恍然的點了點頭:「哦,也是,畢竟現在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不過看樣子看樣子確實是好朋友了。」曹芷晴笑道:「倒是很少看到他這麼高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