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什麼,我又不是一無所有的時候娶你的,再怎麼說我也是小有資產的。雖然可能比不上你哥,但是我也不差好嗎。」

「好,你厲害,你最棒了。反正這事你自己絕對,我只能給你提供一些建議罷了。對了,你媽剛才把你家的戶口本給我了,問我們倆什麼時候去領證呢。」

「我隨時都可以啊,反正我媽已經把戶口本都給你了,你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

「那行,明天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去把結婚證用的照片先拍了吧,我怕等過段時間我的臉就長胖了。趁現在還沒開始長,先去拍了再說,戶口本回頭我叫我媽給我寄過來。」

。。。。。。。 (最近一段時間超忙。我在2009年出版的小說《槍獵》,獲市級頒發的「文藝繁榮」獎,緊接著,省里又組織「五個一工程」評獎。為此,我又準備了一天多時間的材料,匆忙送交市宣傳部去參加評選。至於選得中還是選不中,這並不重要。關鍵是咱態度。全市就讓報兩部長篇小說,說明各個部門給予了咱這本小說的厚望,所以不能不重視。再加上本單位日常工作,這兩天真是忙的不亦樂乎。到現在,才有時間停下來更新我的小說。還是那句老話,抱歉,讓各位久等了。)

上回書說道,陶川看見從樹上掉下兩個人來,當時就嚇了一大跳。等他仔細一看,掉下來的不是活人,是死人,是兩名穿黃制服的越軍。陶川分外詫異。

不僅陶川詫異,我們的讀者也是如此。曾有讀者說,這不是再寫科幻嗎,這麼大的霧,吳江龍怎麼能看的見?

的確,夜很深,霧很大,但在林子上空還懸著一輪明月。

蔥蘢的月光在林子中打出一片白蒙蒙景物。這就使得林子里並不是很黑,也不是什麼都看不見。特別是對活著的物體來說,還是有影子。人處其中,大有一種幻覺之感!

我們在前文還說過,吳江龍的這支部隊配備著少量的紅外夜視儀。在這種天氣下,紅外夜視儀還能起到一定作用。越軍是人體,身上有熱量,夜視儀當然便能看的到。

有這樣裝備在手,吳江龍擊斃兩名越軍因此也就不在話下。

好了,問題已解決,繼續我們的正題。

吳江龍帶人進入這片叢林后,正不知往哪走,忽然聽到前面響起激烈槍聲。槍聲打的如此猛烈,任誰也能想到這是敵我雙方在交手。吳江龍此時更不敢怠慢,嘩啦一聲裝彈上膛,拎著槍快速向前。

走到這裡時,吳江龍與山貓他們的位置並不是一前一後,又由於稍稍偏差,吳江龍他們已與山貓這支越軍部隊斜成了15度角。所以,吳江龍他們過來,並不在山貓身後,而是在側翼,因此,山貓也就無從發現。

隨著越軍近前進攻,在他們與陶川拉近距離時,同樣也與吳江龍拉近。

由於吳江龍這一方一直保持沉默,再加上霧和樹林的遮避,衝過來的越軍哪能看的見。何況,他們只盯著槍聲,哪還管這靜悄悄的側翼。所以,當幾名越軍躥上樹后,很快便被吳江龍發現。開始時,吳江龍也不知道上樹的是什麼東西,還已為是**呢!等他看到從樹上冒出的火光,頓時才弄明白,噢,原來是敵人。

吳江龍舉著望遠鏡捕捉目標,可他們運動速度太快,一直也抓不住。直到他發現在陶川那個方向有兩個熱成像停下來,他才有機會動手。

吳江龍透過瞄準鏡,大概估計了一下,迅速開槍。一聲槍響,一個越軍從樹上掉下來。另一棵樹上的越軍看見同伴掉下去后,當時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如果這個同伴是主動下去攻擊,那肯定得喊上自己。可是,這個同伴沒喊,就硬生生地掉下去了,那他是做什麼呢!掉下去的越軍是死是活,他看不見,只能這樣猜想。

不等這個越軍想出個所以然來,吳江龍的第二槍又響了。

因為吳江龍幹掉第一個后,發現第二個熱影還躑在那。於是,他又毫不客氣地開了第二槍。

因此,兩槍之後,才有兩名軍落地。

陶川一時之間真的傻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是吳江龍在救自己。現在,他沒時間琢磨這是咋會事。因為樹上、地面仍然有敵人再向他進攻。陶川意識到大樹下面有危險,便轉移到一個較開闊的位置。可是,身處叢林,哪裡有這樣的位置,無非是樹木稀疏罷了。稀疏就稀疏總比站在樹下等著上面往下砸好一些。

陶川一離開大樹,還沒忘記提醒其他同志,「小心樹上敵人。」

這一會陶川不能光顧著眼前了,也得看看前面樹上有什麼東西沒有。管你是**還是人,只要有影,他就得開槍,不然的話,樹上敵人來個俯衝,再來個低空掃射,下面的戰士的確時是很危險。

好在此時有大霧的照應,即然對自己不利,同樣也擋住了敵人視線。樹上敵人要想找到樹下的我軍戰士,他必須停下來。一停下來,同樣給地面上的人有了尋找目標時間。這樣一來,也算是空中地下打了個平手。

這一次,這些進攻的越軍一改往日的聲勢陣式,打死都不吭一聲,所有人都保持著極為嚴肅的態度,拚命地向前進攻。

雙方到了魚死網破的激烈程度,誰要是想取得最後的勝利,那就得有極大的耐性,不僅如此,還要能戰,會打,把對方消滅掉。

由於陶川把戰士們一線散開,想圍過來的越軍一時半會也不能得手,如果是硬沖只能是丟屍體少活人。

幾分鐘之後,越軍硬是沒大進展。山貓發火了,在隊伍後面督戰,大聲斥責退下來的越軍,「媽的,笨蛋,這幾個北寇都收拾不了。」山貓一邊說著,一邊擼胳膊,伸手去要旁邊一名越軍的衝鋒槍。」

「副團長,你不能上,太危險。」

山貓作為這伙越軍的唯一指揮員,萬一有個什麼閃失,這伙越軍可沒法回去交待。別說回去交等,沒了山貓,他們可能就根本回不去。所以,無論是從大局,還是從個體,所有人在沒有全部戰死的情況下絕不能讓山貓上。

這名越軍說著,躲開了山貓伸出的手。

山貓本想發火,一想人家說的也對,在此種情況下,根本分不出誰的本領有多大。這麼密集的子彈,任你有閃轉騰挪的本事,估計過去之後,也是一樣中彈。因此,山貓不再堅持,只是罵罵咧咧喊著讓越軍向上沖。

眼看手上的兵力是越來越少,山貓分外著急。想停下,又怕跑了這伙中國軍人。猛打,自己人的損失又在增大,這可難壞了山貓。

吳江龍幹掉樹上的兩個越軍之後,本想帶人衝過去。可看到地面上繚繞著的霧罩,他沒敢。現在雙方激戰如此激烈,樹空間到處是子彈橫飛,這時上去,沒準會被子彈射中。如果是敵人打過來的也就認了,萬一是自己人,豈不冤枉。

另外,吳江龍也想帶人過去來一陣子掩殺。但在看不清目標的情況下,他能殺誰,萬一殺錯了怎麼辦?沒辦法,吳江龍只好等。

好在剛才吳江龍的那兩槍並沒引起山貓的懷疑。戰場上有如此多的槍枝在響,他知道是誰放的,所以,他也沒朝吳江那個方向派出人去偵察。這樣一來,就更給吳江龍有了接近敵人的機會。

吳江龍覺得,要想支援陶川,還得先趕走眼前的越軍是上策。於是,他悄悄對身邊的戰士們說,「貼近地面,注意安全。上。」

六個人迅速把身體趴在地上,盡量把恣式放低,利用霧和草的掩護向前摸索。

好在這個時間段,雙方貼的很近,都在擔心傷到自己人,所以沒有哪一方敢扔手雷和手榴彈。這就給吳江龍他們幾個留下了接近目標的大好時機。

如果是有人投彈,你就是趴在石頭后也難保不會被炸傷,何況還是經不起折騰的蒿草。

吳江龍一邊向前爬,一邊判斷著敵我雙方位置,當他從山貓的罵人中聽出是越語后,才弄明白何方是敵人,何方是自己人,而且雙方的距離有多遠。

吳江龍影影綽綽看到山貓的身影,心裡想,這就是敵人的頭了。

「同志們,注意,左前方五點位方向是敵人,給我打。」

吳江龍一指明方向,五個戰士迅速調過衝鋒槍,朝著那裡就是一陣掃射。

「噠噠噠」機槍一樣的吼叫聲突然在草叢中響起。

沒等山貓反應過來,身體就被重重一砸摔倒在地。

站在霧中的幾個越軍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便不明不白地被子彈擊中。等明白了的越軍知道自己遭襲后,便迅速趴在地上。

這次跟過來的越軍本來就不多。連續受到陶川打擊,又有吳江龍的偷襲,他們還能剩幾人?

所以有越軍嘰哩哇啦地喊著撤退。

山貓摔倒后,他還以為自己是被子彈射中,等回過身來,才發現身上壓著一個人。他用手一推,這個人從身上滾落到一旁,窩在地上一動不動。山貓這時才明白,原來是這名越軍用身體擋住了子彈,自己這才揀了條活命,否則,也會與他一樣,被人干倒。

山貓畢竟不是一般人物。神情一恢復,他並沒有立即從地上跳起來,那樣的話,他會第二次遭到射擊。

子彈在頭上亂飛,根本就沒有他還手的機會。山貓心裡一估計,自己的人在此打擊下,肯定是所剩無幾。但他心裡不明白,這是從哪來的人呢,絕不會是先前那伙北寇。莫非,敵人的援軍到了。

山貓想到這,心裡不由打了個冷戰。如果是敵人援軍到了,自己這點兵力還真對付不了。正在他琢磨如何應對時,便聽到有人喊撤退。

既然有人喊了,就是不想退都不行。

山貓沒有應聲,一個人悄悄地向後爬行,直到進入另一塊叢林,這才躲過了吳江龍等人沒完沒了地打擊。

跑到一個避靜處,山貓一點人數,跑出來的越軍還剩五六名。這下子山貓徹底沒轍了,光這點兵力,怎麼返回去和敵人斗。可是,不鬥,仇怎麼報,死了那麼多弟兄回去如何交待。等等一系列問題讓山貓死的心成都有。

山貓一撤,陶川和吳江龍他們的火力才徹底歇了下來。

火力是沒有了,可怎麼與陶川接上頭?如果大喊大叫,那可不行,肯定會被山貓他們聽見。這時候,雖然山貓等人沒了蹤跡,但他們貓在什麼地方誰也不敢肯定。所以還是小心為妙,不喊為好。但不喊,冒冒失失衝過去,難免會受到陶川的子彈攔截。敵人都沒奈我何,現在要是死在自己人手裡,那還不得冤枉死。所以,吳江龍沒敢大意地向前。

正在吳江龍還沒拿出個主意時,陶川主動派人過來了。為什麼?因為陶川從吳江龍擊斃了樹上兩個敵人始,他就想到,可能是吳江龍派兵過來了,再加上剛才吳江龍的一頓火力襲擊。

陶川方向派出的一個戰在樹后躲避、閃身,很快便接近了吳江龍等人。這個戰士快要接近時,也沒敢冒然近前。即怕被越軍用火力阻攔,又怕遭到吳江龍等人的誤會。

這個戰士躲在一棵大樹后,直接喊一個人的名字,誰啊?通信員小魏。別的人記不住,做為一個大隊的人,不可能記不住通信員的名字。所以,這個戰士很機靈,首先想到了他。

「喂,對面可是通信員魏同志嗎?」

吳江龍一聽這話,猜到是陶川派人過來。

這個時候有書友肯定要想,敵人都跑了,自己人來了,怎麼還弄的這麼生,直接會師不就得了。這樣可不行,那是在敵境。別以為自己說中國話越軍聽不懂。越軍中懂中國語言的也不少,萬一有人混水摸魚怎麼辦?所以,這個戰士還是留了一半。

吳江龍這邊的人也不笨。即然對方問小魏,那就是通信員了。於是回話道,「不是小魏,是志勇。」

有這兩句話就足夠了,小魏的全名叫魏志勇。所以陶川的人肯定過來的人是自己人無疑。於是走出樹后,直接向吳江龍他們走過來,「我是李春雙,是自己人。」

名字都對,雙方再無疑點,於是吳江龍他們也穿出迷霧與這名戰士匯合。見了陶川之後,大家自然一陣親熱。但由於情況緊急,顧不得多說,吳江龍帶著陶川他們迅速轉移。

山貓被打成這樣,雖然沒有了反擊能力,但跟蹤的本事還是有的。所以,他在撤出后,一直派人在暗中盯著吳江龍他們。當這個人發現吳江龍帶著陶川要離開時,趕緊回去向山貓彙報。

山貓一聽就急了,如果現在讓眼前的中國軍人們逃掉,那他的罪過可就大了去了。即然我打不掉你們,那我就跟著,等著大部隊來收拾。於是,他留下電台兵與上級聯繫,自己帶著人從後面襯著吳江龍他們,一路而來。

山貓邊走,邊在後邊做記號。

(實在是不好意思。最近要參加司法考試,還得突擊二十天。只能抽空更新,還望大家見涼)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他手指畫圈,指著四面八方,「這麼多人族,都在為你突破煉虛付出代價,是不是很榮幸?」

「榮幸!榮幸!」

妖族就像有了主心骨,嗷嗷叫著附和鋈明的話。

隱靈宗弟子心裡重重跳著。

是啊,煊鳳真人不突破,不攪亂天象,或者不召集那什麼「以術會友」的交流會,魔族又怎會派大軍來襲!

極境之地異象又怎會沒人關注!

是了,魔族打的旗號有兩個,一是說元仙門聚集大量修士,必定是想討伐魔族,於是他們先下手為強。

二便是芥子境域。

誰都知道這只是借口,可如今大難當頭,他們的心到底亂了。

圍繞在煊鳳身邊的靈氣也亂了,他倏地睜開眼,眼中遍布血絲。

鋈明哈哈笑著,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指著煊鳳,「縮頭烏龜終於敢伸頭了。」

笑過一陣,突然又冷臉,「烏龜敢伸頭,那離砍頭的日子可不遠了,你要當心了。」

「鋈明!」卜影怒喝,「你找死!」

「有種來殺老子!」

兩位化神真人氣勢洶洶對峙,眨眼間就打到了一起。

天上烏雲翻動,地上飛沙走石。

冰睛白虎抬爪打飛一塊朝它揮來的石頭,石頭徑直飛向人族方向,一名弟子躲閃不及,被當場爆頭。

冰睛白虎大喝:「上!」

妖族各顯神通,各種法術在氣流中亂飛。

人族這方又死一人,讓人族的憤怒再一次到頂點。

修為懸殊又如何?

體質懸殊又如何?

不過一死!

人族中有不少人祭出飛行法寶、法器,不要命地衝進戰鬥圈裡。

血和灰揚灑滿地,煊鳳看著眼前這一幕,眼眶發紅,身邊靈氣亂飛,頭頂居然聚集了大片烏雲,且雷光閃爍。

打得正酣的卜影扭頭來看,道一聲:「不好!」

突然腹中巨痛,人也倒飛出去。

鋈明收掌嗤笑:「小兒就是小兒,打鬥還分神,簡直找死。」

卜影壓下一口血,看著鋈明目光憤恨。

他不舍地看了看隱靈宗倖存下為數不多且還在拚死一博的弟子,突然掉頭,閃到煊鳳身邊,攬著他的肩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鋈明並沒追上去,抱手立在空中,諷刺道:「都看看吧,你們的師祖已經丟下你們跑路了,還打什麼打?」

他的聲音在戰鬥中響起,妖族得到指令迅速散去,人族茫然片刻,有人怒氣沖沖道:「你休想侮辱師祖名譽!師祖一直與門派共存亡,何曾丟下我們!」

他身側一金丹後期的女弟子拉他,茫然四望后道:「師兄——」

「別拉我!我就算死,也要和他們這群畜牲同歸於盡!」

畜牲,是人族給妖族取的別名。

這是一個帶著侮辱性極強的字眼。

妖族怒了,「同歸於盡?你們這群小兒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可不是嗎。」妖族哈哈起鬨,「剛剛這群小兒連我一根毛都沒碰到就死了,還同歸於盡,呵!笑話!」

那人被羞得滿面通紅,他身側女弟子帶著哭腔,「師兄,師祖真的丟下我們跑了。」

「你在瞎說什麼?師祖——」說話聲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