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是什麼鬼地方?」

他皺起眉頭。

這地方太過真實,跟之前的狹小試煉空間完全不同。

葉默在一瞬間之間,甚至都以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紫劍仙宮,離開的東海海底,回到了九州大陸某個幽靜茂密的山谷之中。

「阿璃,阿雉,都出來」

葉默第一時間展開古畫捲軸,將它們都放了出來。

「主人,這是哪裡?」

阿璃跳上葉默的肩頭,好奇張望四周。

「我也不知道」

葉默聳聳街,這裡沒有石塊選擇難度,甚至連試煉是否開始都不知道。

「嗡」

就在葉默疑惑的時候,天空之中突然震動起來,無數的雲彩被驅散,露出黃昏時候深藍的天空。

數息之後,光華流轉,一副流光溢彩的幕布突然出現在天空之中。

「試煉者,請在十二個時辰之內搜集到十顆妖丹,失敗或者死亡則判定為試煉失敗」

天空之中的話只是停留了十息之後便陡然消失不見,留下一臉迷茫的葉默站在原地。

「十顆妖丹?」

葉默看著無邊無際的山林,有些明白過來。

妖丹乃是築基級妖獸的妖力核心,一般的妖獸通常會在築基初期將妖力凝結在腹部、心臟或者腦部,隨著妖獸修為的加深,這些妖力便會凝結成丹。

等到妖獸晉陞築基後期的時候,妖丹就會慢慢成型。

這個時候,妖獸便會開始使其妖丹圓融,這個時候妖族便有了衝擊金丹期的本錢。

也就是說,需要獵殺十隻築基後期妖獸

葉默不擔心這個,眼前這片茫茫的森林才是最大的敵人。自然環境之於妖獸,恰如法寶之於人類,自然乃是妖獸天然的主場。

「阿雉,隨時準備防禦,阿璃你注意一下四周小火鴉,去周圍偵查。」

葉默一邊說道,一邊祭出護身法術,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金烏降落,玉兔皎潔。

潔白的月光從林間的縫隙之中穿了出來,留下五彩斑斕的光斑。

葉默帶著阿雉和阿璃在密林之中小心的穿行著,不時避過地上某些茂密的灌木和草地——草地之中多異蟲毒蟻,充滿危機。

小火鴉在附近的低空盤旋。

「主人,這裡都有些什麼妖獸啊?我們對付誰?」

阿璃有一些疑惑。

「不清楚」

葉默搖頭。這次的試煉,根本不知道妖獸在哪裡,有多少數量。

「嗯?」

突然,一團巨大的火紅色的光芒臨空而降。遠方樹叢之中,閃過一道壯碩敏捷的妖影子。

「火系暴妖猿,至少是築基後期以上它的速度非常快,靈活迅猛」

葉默低喝。

一頭渾身火紅,呲牙咧嘴的巨猿如同小山一般從樹林之中沖了出來。

築基期以上妖獸對於靈氣和神識極為敏感,這頭巨猿早就發現了葉默。

築基後期巨猿的出現,讓葉默的心中有那麼一絲興奮,當下葉默也懶得轉換身上運行的五行靈訣,直接便是一個束縛術朝著巨猿丟了過去。

靈氣形成的藤蔓至少有碗口粗細,七八根大大小小的樹藤蜂擁而上,從四面八方將那巨妖猿捆縛住,以力量稱雄的巨妖猿憤怒掙扎,竟然一下之間無法掙脫。

「上」

「收拾掉它」

「靈活?哈,看我將它變成獃子」

阿璃和阿雉幾乎同時怒吼一聲,興奮的朝巨妖猿沖了過去。一頭築基後期的火系巨妖猿,對它們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吼」

就在這個時候,巨妖猿暴力掙脫束縛的老藤,怒吼著雙臂,朝著兩獸衝去

阿璃的雙眼之中,媚光閃爍。

那巨猿的銅鑼巨眼之中頓時一陣迷離,身形也遲滯了一下。

「流沙漩渦術」

阿雉則是輕鳴了一聲,那聲音帶著一種古樸的韻味,只見瞬息之間,巨猿腳下的土地速度沙化塌陷,幾乎在剎那之間,巨妖猿便深深的陷進了吸力巨大的沙土漩渦里。

葉默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動容。

阿璃和阿雉的配合,根本就不像是剛剛經歷過了寥寥數場戰鬥的靈獸,更像是身經百戰的悍將,對戰鬥領悟出奇的高。

它們總共也沒打過幾場戰鬥,卻已經能施展配合戰術。

深陷漩渦之中的巨妖猿,喪失了最出色的靈活和迅猛,完全成了待宰的魚肉。

阿璃一閃而過,尖銳如鉤的銳爪劃過巨妖猿的眼睛,巨妖猿急忙閉上雙眼,鋒利的爪子在巨猿眼皮上留下道道血跡。

眼上傳來絲絲疼痛,那巨猿狂吼一聲,巨大的猿臂如同玄鐵巨柱一般橫空狂掃,護住頭部要害。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九尾靈狐阿璃的殺傷力還是太低,無法重創這頭火系巨妖猿。

「飛山落石」

半空之中,阿雉展開一對炫麗的鸞羽,施展出一道大威力的土系妖術。

頓時,這片天地之間土系靈氣在這一刻被牽動,渾厚的靈氣猶如實質,在它周身形成一層厚厚的黃色霧靄。彈指之後,那些靈氣聚攏一座數十丈大小的微型山峰。

阿雉雙翼一動,那微型的小山峰便呼嘯著朝巨猿腦袋上墜落下去。

危機加身,生死臨近,原本已經陷入流沙漩渦之中無法脫身的巨妖猿驚怖不已,怒吼著試圖跳躍出流沙坑。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小山峰呼嘯而及,朝巨妖猿砸了下去。

阿璃和阿雉的首次聯手,顯然不是區區一頭築基後期的巨妖猿能抵擋住的

葉默正在為自己即將到手的第一顆妖丹而高興,突地心生警兆。側旁一道影子朝他轟來。他連忙控馭飛劍,毫不猶豫的一劍劈出。

「鐺」

這一劍劈出,猶如劈在萬年玄鐵之中,巨大的反震力讓葉默不由自主的暴退七八丈。

「這是什麼東西」

葉默看過去,神情愕然。

眼前是一塊塊花岩石胡亂搭在一起,隱隱約約如人形的石頭人。

「石怪?」

葉默一驚,自己怎麼會遇到這種精怪。這並非妖獸,而是一種天生靈氣形成的精怪,是靈族精怪最常見的一種。

「轟」

就在這時,耳邊陡然傳來巨妖猿臨死時候的慘叫聲。

葉默心神大定,手掐劍訣,手中長劍發出蒙蒙紅光。猛地一揮,長劍紅光暴漲,散發出無盡的熾熱。

火劍朝那石怪射出,夜空之中,陡然有天火降臨,恍若火流星一般。

那石怪悶響一聲,施展出一道土系法術「飛石術」,大片飛石朝葉默飛射過去。

半空之中的阿雉怒吼一聲,葉默前方的地面頓時轟隆作響,一道三丈來高,厚達丈許的土牆猛地拔地而起。

無數飛石如同飛蝗一般轟擊在土牆之上。

土牆轟鳴,眨眼之間便變得坑坑窪窪,眼看著便要倒塌。

葉默本能的朝後方天空一躍而起,試圖遠離那頭石怪。

只見他才堪堪躍起數十丈。

石怪發出怪嘯,三顆數丈大小的巨石便當頭砸來,那巨石渾身烏黑,如同上好的精鐵,絕非是尋常葉默一劍便可輕易切碎的普通巨石,這乃是由高度凝結的土靈氣凝結的精華。

巨石臨頭,葉默身下的地面卻在這時突然震動開來,一根根粗大銳利的石矛猛地從地面刺出,這些石矛渾身發出銳光,在月光之下,竟是仄仄生輝,顯非凡品。

上有巨石,下有石矛,一時之間,葉默竟生出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來。

呼吸之間,葉默周身各色光華閃爍,全身法力傾瀉而出,在這一瞬間激射出五柄飛劍,其中三柄狠狠的朝當頭而來的三顆巨石一劍劈去,另外二柄朝下方的石矛劈了下去。

「鐺、鐺。」

一連串密集的爆響,堪堪抵擋住三顆黑色巨石和一片石矛的夾擊。

葉默全力施展,幾乎力竭。

阿雉暴怒不已,朝那頭石怪疾速撲了過去。石怪是土衍生物,作為鸞族之中的土系王者,石怪剛才的表現無疑就是在土鸞驕傲的內心之中狠狠的打了一拳。

「哇」

正在這時,幾道天火從天而降,重重的朝著石怪轟去。小火鴉焦急的連吐出數道大火球,終於『姍姍來遲,趕來救援。

「轟」

石怪顯然沒有把這幾道大火球放在眼裡,舉起雙臂硬抗了下來,被大火球的巨大轟擊力給生生砸陷下去數尺之深。

被天火燒的焦黑的地面上,那些無數散落的石塊迅速重新匯聚在一起,幾乎就是在葉默的眼前,一尊渾身漆黑,還冒著煙的石怪再度出現。

「主人,這石怪沒有要害,只有一枚心核,不擊碎心核,石怪便永遠殺不死」

阿璃急忙說道。

「心核在那個要害位置?」

葉默話一說出口,便知道自己多問了。

石怪全身披著厚厚的土甲,顯然沒有所謂的要害。

葉默的手中飛快的掐訣,卻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凝水訣,這乃是練氣期修士野外生存取水的低等法訣,以葉默現在的實力,轉瞬即可完成。

一道粗大的水柱陡然從天而降,石怪剛剛凝結的在天火之中被烤的火燙的石塊,陡然遇到大量的水靈氣,頓時紛紛「咔嚓」炸裂開來,大片堅硬的石甲被剝離。

「冰錐術」

葉默面色冷漠,再一次低吼,數十道冰錐爆射過去,石怪準備再度凝結的石軀,再一次支離破碎。在它厚實的胸口處,露出鵝蛋大小的土黃色核心。

「心核」

阿璃突然叫了一聲。

葉默神色一動,拍手便是一道雷法,朝石怪不小心露出來的鵝蛋大小的土黃色心核打去。

瞬息,一串電光閃爍,準備凝結石甲的石怪動作猛然一泄,無數碎石紛紛掉落。

就在這時,一隻巨大的土鸞從天而降。

「咔嚓」

一隻巨爪陡然抓過那顆心核,石怪一聲哀嚎,軀體猛然散開,只剩下一堆亂石堆砌在那裡。

「呼」

葉默輕呼一口氣,剛才差點這石怪面前吃了大虧。

「轟隆隆」

「嘩啦啦」

遠處的樹林之中,陡然飛起大飛鳥,四下傳來微微的震動,似乎是成群的妖獸正往這邊趕來。

「我們先離開這裡」

葉默臉色微微一邊,這裡劇烈的打鬥引來了其他的妖獸,能夠在感應到這裡的戰鬥強度之後還敢過來的,絕對不會比石怪、巨妖猿弱上多少,更何況看這架勢,來的妖獸是成群的

這裡的妖獸普遍都比他的實力強,非常棘手。

葉默帶著兩獸剛剛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