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轟!」終於衝破了七星戰王。水元素吸入的速度緩緩停滯下來,似乎達到了臨界點。

戰無命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身處幽暗的水底,至於究竟有多深他也不清楚,他口中的水元珠早已消失,四周的水壓彷彿對他沒有作用,舒暢的感覺讓他像水中生物般可以自由呼吸水中濃郁的水靈氣,彷彿他就是水中的一部分。

戰無命好奇地看著這個地方,鯤鵬的意志並未影響他的戰氣修為,他沒感覺到任何壓制。

「這是什麼東西?」戰無命感覺自己在一塊圓圓的石頭上面,從石頭中傳來一股奇異的能量,這股能量讓他感覺十分親切,他想起剛才那股瘋狂的水元素之力。

石頭擁有的並不是單純的水靈力那麼簡單,上面居然有濃郁的元素之力,已經快要脫離這個世界的戰氣範疇了,這種靈氣與元界的元氣十分相似,但是卻是十分單一的水元氣。

居然有如此龐大的充滿元氣的石頭,這塊石頭中的元氣含量絕對超過元氣珠,戰無命終於明白了,剛才他的修為為何能一路躥升得如此迅猛,就因為他無意中化解了體內的水元素之力,同時太虛真氣將這塊石頭中的純凈的水元力吸收了。

一直以來,他從這片天地中艱難地吸收著戰氣,突然一下子吸收到高於這個世界戰氣等級很多的元氣,他自然控制不住修為的增長了。不過也只有第一次接觸元氣時,才會提升得這麼迅猛,以後再遇到元氣,提升就不會這麼快了。

戰無命可不想放過這塊石頭,這東西絕對是無價之寶。元氣珠的數量十分稀少,戰神都視若珍寶,若是他們知道戰無命手中有一顆比元氣珠的元氣更加充足的寶石,肯定要眼紅的。

如此純凈的水元力,即使是在元界,也是極為稀少的寶物。那尋寶豬如此瘋狂地沖向這裡,估計就是感應到這裡元氣異常。

尋寶豬是仙界奇獸,天生對各種靈氣十分敏感,對元氣尤其敏感,這塊石頭的靈力與外界的戰氣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想不讓尋寶豬發狂都不行。

水下的光線十分昏暗,雖然戰無命體內擁有大量的純凈的水元素,與水很親近,但是對光線的感應卻沒有變化,也不知道此處有多深,他順著石頭向下摸索了一下,這塊石頭像一個巨大的球體,一半埋在沙石下面。

戰無命用力搖了一下,把附近的沙石搖開,這才將大石頭抱起來。這石頭竟然有三四丈見方。戰無命暗暗咋舌,這麼大一塊寶石,難怪有這麼多元氣。想那元氣珠不過拳頭大小,怎麼能和這塊石頭比。

這麼大一塊石頭,戰無命也有些為難,想放乾坤戒里都不好放,還得重新清理出一個空的乾坤戒才行。

「哇……」戰無命將巨石自沙石中抱起來之後,水底現出淡藍色的光。他單手托著石頭,另一隻手一抓,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一塊純度極高的水靈石。水底還有很多,每一塊都有巴掌大小,居然全都是上品靈石。

「發財了!」戰無命狂喜。

這塊水元力純凈的寶石他是不敢拿出去見人的,君子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還是懂的,可是水靈石可以啊。這塊充滿元力的寶石不知道在這湖底放了多少年,下面的普通石頭在它元氣的滋養下,富含豐富的水靈氣,時日越久,靈氣越盛,如果時間再久一些的話,說不定這些靈石還能轉化成元石,那麼它們蘊含的就不再是靈氣,而是元氣,可以當元氣珠使用了。

戰無命放下巨石,將那些因水流攪動而浮起來的淡藍色的水靈石全部收了起來,而後,雙手並用,扒開湖底的泥石。泥石下是成片成片的水靈石,離巨石越近的地方,靈石的純凈度越高,戰無命居然找到五塊極品水靈石,上品靈石也結成一大片。全部收入乾坤戒。

戰無命很慶幸,自己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乾坤戒可不少,這可是殺人越貨、搶劫物品的最佳幫凶,戰無命都有幾十個了,還有兩個空間更大的儲物手鐲,這兩個東西是南宮建設和南宮破壞兩位戰皇兄弟貢獻出來的,戰無命一點兒也不客氣地笑納了。

戰無命像勤勞的小蜜蜂般忙碌起來。這片水靈石礦沿著湖底泥層而生,裸露在湖床上。戰無命開心壞了,在別的地方挖礦,不知道要向山裡挖多深才能找到幾塊靈石,在這裡簡直就像是撿靈石一般,哪能不開心。為了不放過一顆靈石,戰無命在幽深的湖底,樂呵呵地挖了起來。

無論是上品靈石還是下品靈石,通通丟進乾坤戒指里,上品和極品放一個乾坤戒,中品的放一個乾坤戒,下品的放一個乾坤戒,戰無命撿得不亦樂乎,十個手指的十個戒指中藍光閃閃,靈石「嗖嗖」地飛進去,沒有一顆被遺漏。

為了撿靈石,戰無命已經忘了時間。當戰無命發現上品靈石在乾坤戒中堆成了一座小山,中品靈石放了滿滿一戒指,再也裝不下了,下品靈石居然放滿了一個儲物手鐲外加三個乾坤戒時,這片湖床已經被他向下挖了數尺,湖底的水都被攪渾了。那陣勢,真如蝗蟲過境般,寸草不留,所有靈石清理得乾乾淨淨。

戰無命很是佩服自己的幹勁兒,太敬業了,自己有做挖礦師的天賦,挖起礦來一個銅子兒都不剩。

靈石沒有了,戰無命也餓了。這個感覺很奇怪,剛才挖礦的時候一點兒也沒覺得餓,好像看著靈石就飽了一樣,可是靈石一挖光,頓時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戰無命腹誹,以前就算是半個月不吃東西也沒這麼餓啊,不會是挖礦消耗體力太大了吧,把自己累得餓成這樣。可是也沒感覺到累呀,以自己的體力,就算再來這麼一條靈石礦,一口氣挖完也不會覺得累啊。

戰無命自乾坤戒中掏出干肉,沒辦法,就在水下吃吧,順便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的東西,這要是上到水面再潛下來,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也許是餓得狠了,戰無命一口氣把乾坤戒里的乾糧幹掉了一大半,這食量讓他自己都吃了一驚。這是夠吃一個月的東西啊,自己居然吃了這麼多,看來挖靈石還真是個消耗體力的活,以後還是盡量少干吧。

戰無命回到巨大的水元力寶石旁邊,心中美得不行,這塊巨大的寶石比剛剛那一堆靈石更寶貝。他清空了一個儲物手鐲,專門裝這塊寶石。

雖然到現在他也沒弄明白這塊寶石是怎麼形成的,這麼圓,實在不像是天生地養的寶物,難道是天外墜落的隕石?可是天外隕石會這麼圓,而且有這麼純凈的水元力嗎?他覺得可能性不大。

他圍著這塊大寶石遊了一圈,突然,戰無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他覺得這塊石頭像是一個巨大的眼球!

戰無命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大跳,這麼大的一顆眼球?而且擁有如此純凈的水元力?他想起元界的事情,失聲低呼:「鯤鵬的眼珠子!」

戰無命被自己的猜想嚇到了,進入元界之後,身體的每一部分都要被元力重新洗滌一次,低等的戰氣最終會轉化成元氣,身體成就元靈之軀,每一寸肌膚都充盈著龐大的元氣……若這塊寶石是鯤鵬的眼珠子,也就說,鯤鵬確實完全轉化成元靈之軀了。

戰無命想起那個傳說。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也就是說,鯤鵬身形巨大,展翅三千里,遮天蔽日,凶威滔天。若真是如此,那鯤鵬之眼這麼大也不奇怪。而且鯤鵬先天為水元素凶獸,後天為風元素凶獸,雙眼一風一水可化陰陽,上視九霄,下察九幽,為天地間最霸道的魔獸之一。

鯤鵬剛出生時為魚,離水則為鳥,是天地間掌控水元素與風元素最厲害的魔獸,被尊為海神,在海族擁有崇高的地位。是以,鯤鵬道場一直漂流在末日海域,卻沒有海族敢覬覦這裡。若非人族大舉前來,估計海族也不會進來。

戰無命心中激動,如果鯤鵬的水元素眼球在這個湖泊中,那麼它的風元素眼球會不會也在附近呢?戰無命激動得手都抖了,立馬四處查探起來,最終戰無命還是失望了。好在戰無命很快就想通了,畢竟,能獲得一隻鯤鵬的眼球已是天大的機緣。

戰無命搖了搖頭,這才想起,這個湖裡一隻魔獸都沒有,只有一些毫無靈智的魚蝦。看來鯤鵬雖死,但是它的眼球依然帶著鯤鵬血脈的氣息,對於海族來說,這是一種不可褻瀆氣息,因此,這湖裡才如此太平。

戰無命小心地將鯤鵬的眼球收入儲物手鐲,而後,他又不死心地在湖底仔細地找了一圈,沒再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

湖水中的水靈氣依然十分濃郁,戰無命鬱悶了,自己居然突破戰王了,玄天秘境只有戰王之下的修鍊者能進去。戰無命愁眉不展地坐在湖底,都不想出去了。突然,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可以將命元轉化成命魂,注入那片洞天中,那麼應該也可以用太虛之力將戰氣壓縮成太虛真氣,就像是把棉花壓成鐵球,體積自然會變小很多,如果把戰氣濃縮,自己的階位會不會也隨之回戰宗水平呢?

想到這裡,戰無命立馬運轉太虛真氣,調動全身的戰氣開始轉化……

此時,戰無命還不知道,就在他歡歡喜喜地修鍊時,這座小島上發生了一場血戰。

……

戰無命的失蹤讓杜月明等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可是小島只有這麼大,幾個人在島上找了好幾遍,都沒找到戰無命的蹤影。戰無命的戰力在他們幾人中算是強的,只看他以雷霆萬鈞之力擊殺海妖王子便可知道,他的戰力遠不是他表現的戰宗巔峰那麼簡單。

所以當大家獨自尋寶時,誰都沒擔心戰無命的安危。可是戰無命偏偏沒按時回歸,他們找遍了全島,也沒見著人影。

戰無命所在的湖泊杜月明也下去看過,但是湖水太深,他根本探不到底,只好退了回來。他都不能下到水底,同理,戰無命自然也不可能在水底了。而且那湖看上去也沒什麼特別之處,雖然感覺周圍靈氣濃郁,不過這島上奇花異草太多,靈氣十分充裕,所以他們也忽略了。

杜月明頭痛死了,戰無命是宗門的寶貝疙瘩。他來之前,叔叔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護好戰無命。這才進入鯤鵬道場,第一天就把這寶貝給丟了,出了什麼事情也不清楚,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只有回到宗門的寶船上,看戰無命的魂牌是否完好才知道。

他們最擔心的是,回宗門后怎麼向長輩和掌門師祖交代。

幾人在這個巴掌大的小島上又找了一夜,差點兒把海灘上的沙子都翻一遍。

次日天亮,杜月明發現,海島周圍來了不少其他宗門的弟子,三五一群,狼狽不堪地向這邊靠過來。讓杜月明傻眼的是,這些宗門弟子身後,數不清的海族踏浪尾隨而來。

杜月明鬱悶了,很明顯,海族是這群逃命的宗門弟子引過來的,他們此時也成了孤島的一員,被海族圍堵在此,出不去了。

逃上島的各宗門弟子與散修加在一起,居然有兩百餘人,眾人一路被海族追殺得很慘,因為逃到島上的人基本上都帶著傷。

杜月明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麼多戰王,居然被一群海族殺得這麼慘。

大家也沒辦法,要不是戰無命失蹤,他們在島上耽誤了一夜,此時,他們早就在千里之外了,根本不會落在海族的包圍圈裡。

鯤鵬道場是海族心中的聖地,之前僅有少數探險者進入,他們也沒太在意。現在,各大宗門大張旗鼓地來鯤鵬道場尋寶,不能不引起海族的重視。

海族早已在鯤鵬道場設下埋伏,就是針對各宗的精銳弟子。

各宗弟子逃過幾波海中魔獸的襲擊后,四散而逃,此刻,居然被海族從四面八方驅趕了過來。

當然,也有許多人衝出了海族的包圍圈,因為包圍圈太大,海族的兵力過於分散,有許多戰力強大的宗門弟子殺出一條血路,逃了出去。戰力一般又倒霉的弟子則被堵了回來。

杜月明剛開始還奇怪,海族為什麼一定要把人往這座島上趕呢?正好把倒霉的自己堵在了裡面。想到自己上島時的情形,杜月明突然知道了原因,這座島上事先有海妖一族布下的陷阱。

可是等海族把人都趕過來之後才發現,事情不對勁兒,海妖族的王子居然沒有行動,海島上還有人類……

海妖王子的消失,徹底激怒了海族,這本是海妖一族定下的圍剿計劃,海妖王子不會無緣無故消失,除非已死!

海妖的死引起了眾海族的怒火,他們開始強攻海島。各宗門弟子入島后,腳踏實地,頓時底氣就足了,先前他們在海面上與海族交手,眾海族都能超常發揮,而各宗弟子則要分戰氣臨空而戰,實力大打折扣。雙方戰力一加一減,人類的戰王和海族的戰宗斗得難解難分。

現在上了陸地,眾人心中有了底氣,可以正常發揮戰王的實力了,其中有很多人還擁有超越戰王初階的感悟和經驗,比一般的初階戰王更強。

海族緊跟著登岸,雖然這裡是海島,水靈氣充足,可是陸地和海洋畢竟不一樣,海族的戰力大打折扣,此消彼長之下,各宗弟子依靠海島地形穩住了陣腳。

這一戰各不相讓,殺得天昏地暗,整整撕殺了一天。海族傷亡巨大,各宗門弟子也是傷上加傷,還戰死了一部分人,最終海族不得不退至島外圍困。

加上杜月明這一隊,役獸宗一共有四隊人被困在島上。好在役獸宗弟子有一定的優勢,就是可以役使魔獸。所以,役獸宗的弟子成了各宗弟子的主心骨。

杜月明慶幸一開始就殺了那海妖王子,不然這些被逼到海島上的各宗弟子十難存一,好在他們搶先佔領了海島,佔據有利地形,還可以死守。

面對壓力,各宗弟子頓時拋開成見,積極商量聯手抗敵之計。各宗在島上就地布下防陣,建起臨時駐地,同時發出求救信號,希望宗門的強者能給予援助。大家都知道,如果沒有援助的話,等海族援軍趕到,這座島便再難防守了,最後大家都得變成海族的口糧。

海族圍死了這座海島,迅速從其他海域調集援軍,想一舉攻陷此島,殲滅各宗子弟。雖然近年來海族與人類沒發生過太大的衝突,由於末日城的存在,少數海族還會到陸地上與人類進行交易。但在骨子裡,他們依然覺得人類是糧食。這次,人類居然敢進入海神的聖地,這是對海族最大的挑釁。

因此,海族傾全族之力而來。好在,鯤鵬道場的鯤鵬意志不只對人類有壓製作用,對海族同樣有壓制力。但這裡畢竟是海族的主場,到處都是海水,海族在水元素濃郁的地方就能超常發揮戰力,而且,海族的數量比人類多得多,一來就是一群,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自然是人類吃虧些。

這座無名海島上戰雲密布,一場血雨腥風的戰爭即將拉開帷幕……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各宗門的支援一天之後陸續趕到,與海族連番交手,在各宗馬上就要撕開海族的包圍圈時,海族的援軍也趕到了,於是又是一場惡戰。

最終,海族將支援海島的各宗弟子也趕到了海島上,海島上的人越聚越多,島外的海族也越來越多。

每天都有支援的人陸續趕到,海族也有新的力量趕來,雙方像拉鋸一樣,你沖我突,這片海域幾乎被鮮血染紅了,到處飄浮著海族的屍體,人族落入海中的屍體則被海族的海獸吞吃了。

直到五毒教的高手趕到,那人是毒宗的戰皇老怪,因為收到孫子呼救,一急之下,帶著人從鯤鵬道場外趕了進來。老怪的戰力雖然被壓制在戰王初階,但是一身毒功可怕至極,不知他把什麼毒藥撒入島外的海水中,海族立時死傷無數。各宗弟子一氣猛殺,從天亮殺到天黑,終於將倖存的五百餘人帶出了這座海島。

這一攻一守,各宗精銳弟子與海族對峙了近半個月,人類死傷千餘,海族死亡數以萬計。雙方都傷了元氣。

杜月明帶著役獸宗的弟子逃了出來,幾人雖然多次身受重創,好在從島上採到幾棵藥王,傷勢很快便好了,還將戰氣磨鍊得更加精純。

唯一讓杜月明牽挂的是戰無命,經過半個多月的苦戰,這片島上的每一個地方他們都翻遍了,依然沒有戰無命的蹤影,他們懷疑戰無命早已離島。因為這座島上根本沒有能威脅到戰無命的對手,島上強大的生靈早被海妖一族清理光了。

於是,杜月明只好帶著眾人撤離了,他們的目標是鯤鵬的巢穴,那裡才是整個道場的核心,他們的機緣在那裡。

這一戰之後,這座海島幾乎被各種戰氣沖洗了一遍,一片狼藉。

……

外面的一切根本沒影響到戰無命,這片湖泊雖然也被波及了,但是湖水太深了,戰無命一直沉在湖底,對上面發生的一切毫無所覺。

戰無命一直沉浸在戰氣的凝練過程中,完全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六星戰王!戰無命不斷將戰氣壓縮,原本略有些浮動的根基在他的修為下降為六星戰王時變得十分穩固。又過了不久,身體又沉重了一些。

五星戰王!若是有人看見戰無命此時的狀況,必定會驚得下巴都掉了,因為沒有人可以像戰無命這樣,居然讓提升上去的修為,一階一階地降下來。

就是在元域,修元者也只能是同階壓制,使本階元氣壓縮得更為精純,以便突破時能越階突破,從來沒人能做到將元氣壓縮回下一階,那是違背修鍊規則的。

境界下跌,最大的可能就是,身受重傷,走火入魔,經脈斷裂……天下間有哪個二貨會做這種傷身之事呢?

戰無命這個二貨就在做,階位下降的過程並未讓他感覺實力下跌,反而覺得自己的實力比七星戰王時更加凝練強大,於是,強大的二貨戰無命讓自己的修為一跌再跌……

跌到四星戰王時,戰無命覺得,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莫名的變化,一直未能圓滿的骨髓也變得凝練起來,不僅如此,全身的血液也發生了改變。

三星戰王!戰無命長吸了口氣,身體彷彿得以蛻變,精、氣、神在剎那間凝為一體,形成一個整體,無比圓潤。

二星戰王!戰無命覺得血液像水銀一般凝重,每一滴都充滿了生機。他知道,自己的煉髓境已經圓滿,正式進入換血境。戰無命進入了修命境中階。在此境界,肉身之力能徒增十倍,即使是戰皇出手殺滅自己,也沒那麼容易了。

不過,戰無命並未就此滿足,雖然自己的境界在不斷下降,可是他希望自己的修為能降到戰王之下,因為他實在不想放過進入玄天秘境的機會。剛剛蘇醒的那段記憶告訴他,玄天秘境將是他逆天改命重要的一環。

「轟……」戰無命只覺得心神巨震,修為終於再次跌破,回到戰宗巔峰,戰氣壓制產生的強大反噬,讓他忍不住狂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

吐出大量鮮血之後,戰無命整個人反而更加神采奕奕,他清楚地感應到,失去原有的血液之後,骨髓馬上重新造血,新生的血液如水銀一般,自己的臟腑也在噴血造血的過程中,不斷被靈氣壓縮、滋潤,變得無比強韌。

戰無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不只肉身變化了,體內的太虛真氣也濃郁了很多,他覺得自己並不是真的降低了境界,只要他願意,他隨時可以回到七星戰王,只要把那些壓縮的戰氣放出來。他此刻才感受到以全身經脈儲存戰氣的妙處,相當於自己擁有了好幾個氣海,能同時容納更多的戰氣。

如果說以前戰無命的力量像是用棉花團砸人,現在,則變成了用木塊砸人,他還可以將戰氣繼續壓縮,不過目前看來,完全沒有必要,只要他能保持在戰王之下,就可以了。

戰無命將戰氣壓縮,一半以太虛真氣形式存在,一半以戰氣形式存在,而在外人的眼裡,他還是那個九星戰宗的體修者,只不過身體比一般的九星戰宗強勁太多了,這也能掩飾自己的戰氣修為。

戰無命將真氣緩緩分散於各條經脈,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中擁有無窮的力量,他相信,如果再次面對那海妖王子,只需要一拳就能將他砸死。

此時,戰無命還不是展示實力的時候,他的目標是破炎十王。既然這些人已經將他列為目標,那麼,他就要給他們一個驚喜。

想到這兒,戰無命突然笑了,自語道:「這些人能成為大陸戰王中的王者,想必家底十分豐厚,哥最喜歡搶有錢人了!」

……

「不可能啊,元神的氣息就是指向此地,戰無命一定在這個湖泊中,難道這湖泊有什麼玄機?」在戰無命潛修的湖泊外,一個青年靜立在湖面的碧濤上,彷彿一片樹葉,隨著波濤起伏搖晃,但卻站得十分平穩。

此人正是獸王權如深,他早就趕到附近了,一直冷眼旁觀人族與海族在這座海島上戰爭,他並未出手。當然,對於落單的海族,他也沒放過。但是,他並未與杜月明等人相見,因為他的目標是戰無命。

他感應到自己留在戰無命身上的元神氣息就在海島上。起先,他以為戰無命與同伴一起被困在海島上,所以,他才沒有出手救援,戰無命的死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當日,他趕到末日城與宗門人匯合后,第一眼看到戰無命,他就信了老頭子的話,此子是一個變數。他從不懷疑老頭子的命數之術,若不是老頭子給他們批命,十王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玄天秘境的秘藏地。

如過沒有老頭子為他們改命,他也不可能擁有如此驚人的天賦,成為天下罕見的單命者,他更不會擁有今日的地位,成為大陸十王中的獸王。

戰無命的命格居然是七絕天煞之命,必然絕殺七元,自己的單命元就是七元中的土元,自幼他就對土元素擁有親和力,也因為命元過於單一,難以在這片低級的大陸上捕捉到戰氣中稀薄的土元素。

老頭子幫了他,讓他一步步成長到今日,成為戰王中的王者。

戰無命的命數註定克盡天下單命者,眼下的情況便是明證,戰無命的存在已經影響了他在役獸宗的地位。

權如深不想讓其他幾王殺死戰無命,因為十王之間有一個賭約,誰最先殺死戰無命,那麼誰就可以在戰皇之路上最先挑選一件寶物。

想到十王,權如深嘆了一口氣,他們和自己一樣,全都是單命者。他想不明白,老頭子究竟是什麼人,他怎麼能從大陸上找出十個單命者,還把所有人都改了命,讓他們成為天才之王。

他很想知道老頭子這麼做的目的,可是他沒有勇氣挑戰老頭子的權威,因為他知道,老頭子可以讓廢才變成天才,同樣,也能將天才變成廢才。

老頭子對他們說,戰無命不僅對他們是威脅,將來,對老頭子自己也會是威脅!

收到老頭子務必除掉戰無命的密令時,權如深根本就沒想到這是他的同門師弟,他只想到,自己的運氣真好,同在一宗為天時,同船出海是地利,身為師兄佔據優勢,暗中下手留下印記便是人和了。這個任務如過他都沒法完成,那另外九王更是做夢。

因此,在各宗弟子逃離海島,海族也撤離了之後,他獨自登上海島,他終於有機會獨自行動了,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他本就不覺得殺戰無命是一件多難的事。就算戰無命肉身無雙,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戰宗,在自己面前,他頂多也就是一隻強壯的蚍蜉,而自己則是那個他永遠也撼不動的大樹。因為,自己是十王中的獸王,天下戰王中最強大的王者之一,還因為他從未在十王排序的爭奪戰中傾盡全力。

「嘩……」權如深正疑惑時,湖面突然水花四濺,一個人影衝天而起,帶起一波水浪。

「戰無命!」權如深不由低呼一聲。

果然是戰無命,他真的藏在湖水之下。可是權如深下水看過,這湖水的深度,即使是全盛時期他也不可能潛到水底。現在,他的修為被鯤鵬的意志壓制在戰王初階,想要下到水底,更不可能了。

「權師兄!」出來的正是戰無命。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卻發現水面上只有權如深一人,不由有些疑惑,他是和杜月明、秦浩然等人一起上島的,怎麼迎接自己的變成了獸王權如深?權如深是什麼時候到島上的?

本書源自看書王 看到湖泊四周山坡密林的情況,戰無命更加不解了,湖邊上彷彿剛經過一場大戰似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戰師弟,總算找到你了,秦師弟說你失蹤半月有餘,已發信息讓宗門各師兄弟尋找你的行蹤,我猜你可能還在這片大戰之地,便獨自找來。沒想到你真在此地!」權如深一見戰無命,滿臉的喜悅地道。

「什麼?半月有餘?」戰無命一陣頭大。光顧發財了,竟然忘了時間,沒想到自己在水底下居然待了半個多月,難怪杜師兄他們全都不見蹤影了,這個島就這麼一點兒大,找半個月只怕連石頭縫裡都翻過了,也就是這片湖水太深,沒人下得去。權如深的話還是讓他有點兒意外,這怎麼就成了大戰之地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