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躲過了?」王岩極為驚訝,憑他一個通神級別之人竟然能夠在自己的地突刺第一擊中全身而退,毫髮無損!

「哼,地刺,飛!」王岩雙手微握,只有著中、食兩指直立,雙臂憑空展開,手指猛然上挑,似是在控制那巨刺一般!他這一喊不要緊,幾道巨大的地刺朝著唐玉刺去,被他這般元素動用之後,大地竟顯現而出一道很深的溝壑。

唐玉目光瞟過巨刺,巨刺上疾速凝結出一道道冰層,唐玉無法控制土,無法控制岩石,然而如今巨刺被冰塊所包圍,他還制止不住?兩人體內,神力仙氣同時支撐著自己的攻擊,唐玉他畢竟通神級別,仙氣和神力又如何能夠相互比較?

「噗嗤!」唐玉眼球之內,映出那巨刺的影子,或許自己早該想到拼力的話自己定是要吃虧的。

「唐玉!」雲芒哭嚷著。

「嘶嘶…」

「嗯?!」王岩看天空中不知發生了什麼,自己的攻擊卻是再也無法前進半分,這還是他修鍊與使用以來的第一次!

「玉…玉兒哥哥….」青嫣剛才還捏了把汗,現在卻是覺得自己的想法太過可笑,唐玉怎麼可能會經不起這麼一點點攻擊?如今他雙腳之下火焰匆匆湧現,反衝之力抵禦著那巨刺,和其僵持在半空中絲毫不讓步。

兩人較上勁,就在此拼比力氣,誰也不肯鬆手,這巨刺和唐玉的距離,若是稍有不留神,整個人都會被戳穿!

「啪啪…」

不知岩石是經不起這般碰撞,還是唐玉體內火焰的溫度太高,巨刺尖上竟然化作細小碎石掉落下去!

「沒想到玉兒哥哥縱火之術的控制竟然是能夠輕易和次神級別修為的人物相抗衡,當真是有些驚人。」青嫣心中想著,那小可當真是厲害,然而此刻她總是隱隱感覺到一些不對勁。

百裡外,四處尋找飛行的小可突然感覺到心火的能量積聚,那個方向她自然是能夠知曉,三閃並作兩閃,朝著心火爆發的方向飛奔而去,在她感覺,有了心火才能夠找到唐玉的蹤跡。

「嘭!」

唐玉瞬移,巨刺撲空,唐玉出現在王岩身後的同時手中掄起一柄火焰長劍向他掃去。王岩戰鬥技巧何等嫻熟?唐玉一劍橫劈,王岩在火焰長劍之下化作兩半,再一看去,卻只是他急速所留下的殘影罷了。

「啪!」

又是一聲交接,唐玉不屑地笑道:「用我所擅長的招數來對付我,你太天真了吧!」

背後一擊未果,王岩也不禁佩服起唐玉來,雖然此刻自己並沒有使出全力,可是不論怎麼看唐玉也都是陪自己戲耍了一番而已,若是這般趨勢下去,家族試煉中唐玉還真是有著很大可能戰勝自己!

「唐玉,來者是客!」雲中天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卻是直到現在才出聲。

唐玉見是雲中天來了,陪上一臉笑容:「老爺子,我這…」

「還叫什麼老爺子?該叫爺爺了!」雲中天糾正道。

唐玉怔了怔,照做了:「爺爺,雲家乃是清凈的地方,總是有狗亂吠,我便處理處理。」

「你別得意!」王岩似乎全然沒有將那雲中天放在眼裡,更是一臉不屑地看著唐玉,似乎要將唐玉撕掉一般。

雲中天被無視,自己會是怎樣一種感覺?此刻唐玉和王岩打鬥所爆發的能量氣息也都把眾人喚來,當他們到達時卻發現戰鬥已經結束了倒真是件遺憾的事情。

「看來這一輩的孩子都是年輕氣盛,火氣更旺啊,才不過幾句話說得不順,竟然在今日屢次大大出手!」王儲心裡明白,雲家雖然實力在三大家族中是最為沒落,然而真要打起來了,他們兩家人誰不會心生畏懼?兔子急了還咬人,何況他們雲家勢力比之兩家相差也並不太多!

「還好兩位都是明白事理之人,不然這小孩子之間的爭鬥怕是會影響到我們三大家族之間的關係啊,沒準還會兵戎相見呢!」雲中天捋著鬍子淡笑,幾人之中,他輩分最高,修為最好,說話自然也最有分量。

「王岩,是不是覺得自己如今到了次神級別,跟爹一個等級,就忘乎所以了?」王儲眼神變得銳利:「我是不是告訴過你,神級別之上,人與人之間的實力相差就太多了?」

王岩聽出王儲心中不悅,在他那陰沉的語氣下急忙替自己打圓場:「爹,我與唐玉只是在這裡切磋一下,並沒有想要真的動手,爹爹不要生氣。」王岩倒也會辦事,急忙轉頭向雲中天行了個禮:「雲爺爺,還請您不要怪罪,小子不懂事,驚擾了唐玉休息,實在有罪。」

王岩做到這種程度,雲中天想要替雲芒出氣,想要教訓教訓這王岩也都沒有了機會。

「王師兄客氣了,今日這切磋並沒有結束,日後我們繼續!」唐玉鬆開緊攥的拳頭,一股磅礴的能量猛然消失,那連剎那都不到的壓迫感卻在幾個長輩心裡產生了不菲的影響。

王岩強擠出一絲笑,又匆忙回到王儲身後,一言不發。

「唐玉酒醒了?」雲中天所言唐玉並沒有聽懂。

「不怕您笑話,都還是暈得很。」唐玉急忙回答。

暈得很?王岩不屑地盯著唐玉,剛才戰鬥時怎麼絲毫沒有看出來他像是暈得很?然而覺得他異常清醒呢?自始至終,一直有著一雙水潤的雙眸盯在唐玉身上未曾移開過,似乎要將唐玉望穿一般。

「好了好了,大家回去吧,今日孩子們給這定親宴增加了不少樂趣啊!」雲中天畢竟老成。

在他催促之下,眾人朝著來時方向返回,卻是只有著唐玉青嫣與雲芒留了下來,家族和家族之間的勾心鬥角,明槍暗箭,唐玉第一次見識到,也第一次感受到雲芒多麼孤獨,多麼憂傷,這些年來她一個人過來,那些苦定然不是自己能夠理解的,如若沒有親身體驗,怕是這輩子都無法明白。

「這裡可是雲家?!」天空之上,出現一隻碩大的紫翼蛟,背上有著一個嬌媚脫俗的女孩,身後還坐著一位看上去剛三十齣頭的女子,兩人此刻正朝著雲家大院掃視著,看那樣子,來者不善….

「玉…玉兒哥哥!」唐凝喊出口,紫翼蛟興奮不亞於她,一個俯身衝下。

唐玉側頭還未反應過來卻是青嫣化作魔獸形態騰空而起!唐凝輕拍了紫翼蛟一下,半空之中跳了下來直接站到唐玉身邊緊緊將他抱住,空中兩隻紫翼蛟暢快地遨遊九天,相互纏綿著翱翔。

「凝..凝..凝兒!!」唐玉雙手麻木著,身體僵硬住,身體傳來一絲痛楚,正是唐凝太過用力而導致!腦中不斷閃現著唐凝的面孔,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玉兒哥哥,凝兒終於見到你了!」唐凝將頭埋在唐玉懷裡,失聲啼哭著。

眾人看著這突兀而現的女孩,看著她和唐玉親昵的動作,一個個都咋舌不已,之前還在討論唐玉和青嫣的關係,如今卻是那唐玉又和另外一個女孩做出了更加過分的事情來?

「唐玉這…」

雲中天剛要發問,卻是被唐玉抬手制止了,他靜靜地抱著唐凝,身體恢復常態,微微閉上了眼,彷彿現在他們兩人正在龍泉湖邊,正在那裡恬靜地坐著,以前那份安逸的生活又回到了他身邊。時光流逝,幾年後的今天,他如何能夠想得到唐凝和他在這裡見面,如何能夠想得到唐凝又出現在自己身邊?

「凝兒。」唐玉輕輕推開她的身子,微笑地看著面前這個嬌小的女孩,心裡有著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凝兒…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玉兒哥哥,有人吃了仙果,我要那個人的血…」唐凝開口說道。

「仙果?!」三大家族之人都倒吸一口氣:「莫非就是那喪魂谷中的仙果?竟然真的有這東西,還被人吃了!?」

唐凝沒有理會他們,抓起唐玉的手:「玉兒哥哥,凝兒好想你,好想…」

「我又何嘗不想你呢?這些年,這些年你都在哪裡?我都還不知道..」

「凝兒很好,凝兒不好,讓玉兒哥哥惦記著了。」唐凝隱匿了氣息,驚愕地問:「玉兒哥哥,碧游呢?」

「碧游?」唐玉神色略有黯淡:「碧游她還在天虛宮裡,凝兒,這些年發生了好多事情,我好想跟你說說,你也告訴我這些年你都在哪裡,做了什麼,還是師..」

「玉兒哥哥,可是我現在要尋找到仙果,現在真的很急。」唐凝打斷唐玉的話。

再一次重複仙果的事,唐玉也有些在意,凝兒這麼著急,一定是很重要:「凝兒,那仙果是被我吃了….」

「什麼?仙果被你吃了?!」這一次,不知是唐凝回聲,三大家族之人也都情不自禁地感慨道,相傳那仙果五百年一顆,匯聚了天地之間的靈氣,能夠令那些對於修鍊一竅不通的人茅塞頓開,能夠使得天資平庸之人聰明絕倫,若是唐玉服下了它,結果誰敢想象!

「唐玉,那仙果真的是被你服下了?」雲海上前一步急促地問。

「不錯,誤打誤撞,是被我吃了!」唐玉輕鬆地回答,他到是並不知道仙果究竟是什麼東西,只是當時幫助他恢復起到了很大作用。

「哈哈,唐玉吃了仙果,我當年尋找了許久,沒想到竟然被唐玉誤打誤撞給吃了!」雲海狂笑著,這笑聲刺得王儲趙統頭腦發暈,本就已經見識到唐玉過人的實力,如果唐玉吃了那仙果,傳聞又是真的,將來唐玉娶了雲芒,他們兩家人怎麼辦,雲家豈不是就要力壓兩家了?

「玉兒哥哥,那仙果當真是被你吃了的話,凝兒求玉兒哥哥跟我走一趟!」唐凝喜出望外,沒想到仙果是被唐玉吃了,這樣的話自然可以事半功倍。

「是需要我的血?可是究竟是什麼事情凝兒這般焦急?莫非是師..」

「事情太過緊急,玉兒哥哥與凝兒邊走邊說怎樣?」唐凝開口笑道。

「不行!」一聲喊出,正是雲芒:「唐玉不能走..他..他…」

「凝兒,我現在的確是不能走。」唐玉顯得有些為難。

「為什麼?玉兒哥哥,凝兒求你了,你一定要幫幫我。」唐凝哭嚷著。

唐玉嘆了嘆氣:「我現在還有些事情要做,真的不能走,不如這樣,我把血給你些,你告訴我怎樣能夠聯絡到你,我事情辦完了就去找你。」

「有什麼事情比我們見面還要重要….」唐凝低聲說著,這話卻是落在趙統和王儲的耳中,兩者自然心中生出詭計!「小姑娘,你的玉兒哥哥和這人定親了,你可知道?」王儲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唐凝抓著唐玉的手一緊,力道直接傳入唐玉身體:「玉兒哥哥,你跟她定親了?」唐凝打量著雲芒,想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凝兒,這個事情有時間我好好跟你解釋,只是今日我真的走不開。」唐玉目光掃過王儲,心底發出一聲冷笑,更是對他有了極差的印象。

凝兒翹起嘴:「玉兒哥哥是不是因為凝兒走得太久了,不喜歡凝兒了?」

喜歡?!

唐玉皺起眉:「凝兒你多慮了,怎麼會呢?你不要想太多了好不好?」

凝兒略加思索,莞爾而笑:「就按照玉兒哥哥說的做吧,現在你有要辦的事情,我也有要做的事情。凝兒也不是小孩子了,怎麼會像小時候那樣黏在哥哥身邊呢?」

「嗯,那就這樣吧。」唐玉笑著朝雲海說道:「不知可否為我尋得一個空酒壺?」

「這倒是沒問題,只是你真的想要以自己的鮮血贈送給她?」雲海聽說唐玉準備在這裡待下去,又怎麼會不遵從他的話?雖然今天有著太多意外,然而他絕對不希望發生的事情便是唐玉離開。

「呵呵,一點血而已,不論凝兒要做什麼,我都願意給出,如果沒有凝兒,恐怕我早都已經死了呢。」唐玉回想著之前的事情,已經見到凝兒了,留點血又算什麼?

雲海拿過酒壺,唐玉抬手就欲劃破自己手掌,確實雲芒急忙抬手想要制止,誰知凝兒的動作比她更快,將唐玉手握在自己手中開了口…

「玉兒哥哥,對不起,本來我們相見是不應該做這種不吉利的事情,可是凝兒沒辦法,你就讓凝兒任性這麼一次,以後凝兒再也不要玉兒哥哥受到傷害!」凝兒鬆開抓著唐玉的手,似是有著一些顫抖。

「這哪裡算是任性?不過我事情辦完了要怎麼找你?」唐玉指尖氣勁出,劃破自己手腕,鮮血流出,唐玉控制著血流入酒壺之中,絲毫沒有感覺到痛楚。

「玉兒哥哥,到時候來冰凌閣找我!」唐凝開口:「一定要來!」

「冰凌閣?!」唐玉失聲喊出,不只是他,在場之人都是一驚,冰凌閣的人竟然來到雲家,還這麼肆無忌憚的?

「你怎麼會在冰凌閣?那裡..那裡不危險嗎?凝兒你..」

「倒不是說這話的時候,天虛宮那裡已經放出話來,冰凌閣和魔域勾結,現在已經不算是保持中立了!」雲海喊道。唐玉側臉看了看他,又瞅了瞅那幾欲開口的趙統和王儲,冷冷詢問:「就算是那樣,又如何?」唐玉連剛才對凝兒說碧游在天虛宮中的事情都是悄聲告知,如今又怎麼可能說出他知道其中的緣故?

「你們別胡說!」凝兒狠咬著牙:「玉兒哥哥你..」

「凝兒,不需要解釋,今天我看誰敢動你!」唐玉害怕她說出自己就是天虛弟子的事情。 ?「玉兒哥哥…」凝兒嘆了口氣,她本是想要問問唐玉之前被救的事情都忘了?可是想來想去,既然唐玉有意打斷自己,也就等到下次相見之時在說吧。⊥書包網,.

「雲海,這女孩若是冰凌閣的人,我可不能放了她,日前聽說天虛宮中有著一位天資過人的弟子在歷練任務中被冰凌閣所殺,將這小姑娘殺了,也算是還我們一個公道!」王儲說話之時,神力已出。

唐玉將凝兒擋在身後,此刻青嫣也落在唐玉邊上,另外一隻紫翼蛟實力不夠,只能是盤旋著降落,以魔獸形態站立。「拿著血走吧,我有時間就去看你,哥哥答應你!」唐玉絲毫沒有壓迫的感覺。

「哈哈,好小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庇魔域之人,如今還對老夫不理不睬,我們王家還真是被你瞧不起了啊!」王儲說著,一柄巨斧輪出,彷彿能斬風一般。

「王儲,這裡是雲家,你想要幹什麼!把你那斬風斧收起來!」雲中天怒喝。

「前輩,恕難從命!」王儲說話的同時,趙統也已然顯出他那殷明槍。

「爺爺!」雲芒跑到雲中天身旁,拽著他的袖子,這些人要是打起來了,唐玉一定吃虧,她可不想讓唐玉受傷。焦慮的眼神之下有著怎樣的感情那雲中天又何嘗不知?他拍了拍雲芒小腦袋,神力爆發而出:「你們若是真想要在雲家鬧事,可要先問問老夫我同不同意了!」

「你可要想明白了,這事情傳出去了你們雲家會落個怎樣的名聲!」趙統威*起來。

唐玉輕輕觸碰了凝兒肩膀,溫柔地說道:「去吧,很快就能見到我了,只不過現在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凝兒到是沒有覺得唐玉此刻已經到了進退維谷的境地,她來到此處都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有意隱匿了氣息也不知道能不能暫時多過唐玉的感知:「凝兒等著。」

唐凝話落,踏上紫翼蛟,目光掃過青嫣,不經意間朝她淡笑起來。

「嗖!」青嫣和王婉飛開,王儲和趙統兩人快得速度驚人,直接追了出去,然而此刻雲中天卻是沒有動,愣住了一樣。

「嘭!」

兩人剛一衝過唐玉上方之時,猛然間撞到什麼東西,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無數塊碎冰掉落,然而這碎冰在兩人神力沖涌之下沒有形成任何阻礙。

無奈地搖了下頭,唐玉心想這兩人還真是麻煩!身子一閃,在凝兒回顧的目光中,在三大家族人的雙眸之內,映出他一身火焰的身影,火焰灼燒起來,唐玉的身體似乎也已經變大,擋在那兩人面前,唐玉冷漠地看著兩人:「兩位,追得好緊啊!」

「瞬移過來?怎麼可能!」兩人倒吸了口冷氣,唐玉這孩子修為不高,竟然有了如此實力,速度快到好似瞬移一般?「滾開!」王儲一吼,一斧子輪出,朝著唐玉劈砍而去。

庭院之中,幾人擔憂,幾人心急?天空之上,幾人焦慮,幾人憤怒?唐玉閃動,身體迅速朝後退了十餘丈,於此時身體上星辰之力爆發,這十餘丈的路程竟是殘留出一道以唐玉為模子而形成的冰牆!

「這….」雲海瞪大了雙眼,當日唐玉所展現的,可遠遠遜色於今日造出的動靜!他對於功法秘術的掌握真不是一般的嫻熟,這一連串動作下來,竟是沒有著絲毫拖泥帶水!

「冰晶,爆!」唐玉看著冰牆被兩人斬斷的同時,口中猛然吼出,破碎的冰晶突然爆破,細小而鋒利,竟然有著劃破兩人神力防禦的趨勢!此刻已經飛遠了的凝兒回眸見到空中爆破的冰晶,幾乎擋住了她的視野,在驕陽之下,冰晶折射出絢麗的光彩,甚是美麗。

「若是再追,我可就要和你們拼個你死我活了!」唐玉低聲喊著,一捏剛才劃破的傷口,天空中浮出一股血流,血流閃動著金光。

「是血之狂暴!」趙統失聲喊道,停住了步伐,回頭看了看一臉詭笑的雲海:「竟然…竟然將血之狂暴傳給了他?」「唉,人都跑了,再這樣下去難免傷了我們兩家的和氣啊!」王儲抖了抖身子,那斬風斧消失,他臉上也是多出些許笑容,見唐玉剛才實力如此,又動用了血之狂暴,且不說他們雲家會不會理睬,就憑唐玉現在的身份,要是在聽風城傳出去他以大欺小的話語,豈不是顏面掃地的那一方變成了他們王家?

「哼,速速收手,今日之事老夫就不再追究!」雲中天出現在唐玉身邊,在青嫣不屑的目光中義正言辭地說著。

「既然如此,也只好如此了…」趙統也故作失落的樣子,然而此刻他們心中又盤算著什麼?唐玉身邊跟了個紫翼蛟,現在又奮力保護冰凌閣之人,他究竟有著怎樣的背…景?趙王兩家又要如何對付?

「老爺子,您來得好慢啊!」唐玉冷笑著問。

雲中天假裝沒有聽見,站到雲芒身旁:「今天還真是不安寧啊,雲家也好久沒這麼熱鬧了!」

冷風吹過,唐玉目光依舊凌厲:「我要回去休息了,你們請便!」今日之事一過,唐玉心中也明了,雲家在乎他的不過是能夠幫助得到家族試練第一的榮耀,自己幫了他們,日後就算是在發生類似的情況他們依舊不會出手相助,在一旁冷眼觀看這有恩之人這般被動

卻成了他們理所應當的反應。

疑惑的同時,他們卻並沒有想要為難唐玉,雲家人沒說什麼,他們又怎會言語?

「我扶你回去。」雲芒跑到唐玉身邊,與其說是扶著,還不如說她是在唐玉身邊緩緩朝前走著,青嫣緊隨其後,幽怨地目光覆蓋在雲中天臉上。

「魔域之人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既然已經離開,我們就回到酒宴上吧。」雲海催促道,此刻他最為害怕的便是那些人依舊糾纏著,如果真是那樣,事情沒準又要變得麻煩了!

「你這乘龍快婿真是不一般啊!」趙統看著唐玉的背影,含糊其辭。

「言重了,言重了!」雲海哪裡在乎他這話的意思?

說著要走,卻誰都沒有動,直到唐玉走進房間,這才接連離去。

「青嫣,感受到了么?」唐玉若有所思地坐在床上,雲芒此刻也在場。

青嫣一歪頭:「什麼?」

「剛才凝兒有意隱匿,可是能夠感受的出她的魔域體質。」唐玉解釋。

「魔域體質又怎樣?」青嫣眼裡到是沒有什麼神魔之分。

唐玉注意到還站著的雲芒,失意她坐下,又說:「難道你忘記了,之前凝兒跟我一同修鍊的仙氣,現在怎麼會是魔域體質?況且、況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