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誰也別想過去。」慕乙女嬌容一震,直接聚靈召出了聖血魔龍王,同時,整個體貌特徵瞬間變化,毅然進化為了靈族,散發出一身驚駭的靈宗氣息,而見到此景的御靈者和靈族也是面露驚詫之色。

但下一刻,幾位實力達到靈眾級別的靈族,馬上出現在紫袍老者的面前。

「上!」紫袍老者目光一簇,馬上和幾位靈眾聯手,朝慕乙女沖了上去。

慕乙女也毫不示弱,一人一獸首當其衝,力戰紫袍老者和幾位靈族靈眾,而其他御靈者和靈族也馬上廝殺起來,形成一場激烈的攻防戰。

就在因為遺迹浮出水面,而各支奪寶隊伍形成混亂形勢時,此刻,遺迹內,那圓形建築物的內部,白洛奇和狂霸以及被當成人質的西門雪,還在僵持之中…… 「把靈物交給我。」狂霸見震動停止之後,馬上又直接捏住了西門雪的脖頸,似乎只要一用力,西門雪的脖頸就會斷掉一般。

白洛奇見狂霸下手狠辣,就知道不能輕易糊弄過去,所以,他之後再次試探性的將手又伸向了錘形靈物,而這次錘形靈物便沒有再出現什麼一樣,直接被他抓到了手中。

「拿過來。」那狂霸見狀,立刻陰笑的示意道。

白洛奇看了一眼錘形靈物,突然間,直接將錘形靈物往空中一拋。

這狂霸見狀,馬上就推開西門雪,直接朝空中墜下的錘形靈物抓去,可就在此時,那錘形靈物突然就消失在半空中了,讓狂霸撲了個空。

「可惡。」狂霸立刻氣急敗壞地叫道,怒瞪向已經出現西門雪身旁,將西門雪護著身後的白洛奇。

而下一刻,叼著錘形靈物的龍麟就出現在白洛奇身旁。

「不過,你們休想再走出這裡一步。」把狂霸直接全身氣息一漲,一拳轟出,靈芒四射間,唯一的入口立刻轟塌,徹底被封死。

白洛奇見狀,卻只是目光冷凝了一下,先從龍麟口中取回了靈物,然後將靈物重新放回了檯子之上,然後,對狂霸說道:「我本來就沒打算離開。我並不是來搶靈物的,而是阻止你們把靈物帶走這裡……」

「我看你們是想做對亡命鴛鴦,那我就成全你們!」狂霸一聽,更是大怒不已,身形一展,直接就撲向了白洛奇和西門雪,強大的氣息瞬間將兩人籠罩。

因為要保護西門雪,所以,白洛奇的出手也是受到了局限,相反的,狂霸殺意已生,一出手便是致命的殺招,直接籠罩向白洛奇和西門雪。

白洛奇也只能全力抵擋狂霸的攻勢,頃刻間,整個偌大的區域之內,也是光芒閃耀,靈浪翻湧,有些天搖地晃起來。

而霸聖三級的實力果然非同凡響,這白洛奇完全也是落於下風,更可怕的是,這狂霸似乎還沒用上全力。

但就在交手了十幾個回合之後,驀地,整個遺址再次猛烈的震動起來,這時,突然這區域傷口的弧形天頂,竟然自行打開,露出了一道巨大的縫隙,隨後,這檯子上的錘形靈物竟直衝而起,一下子就縫隙之中飛了上去。

吻安,緋聞老公! 這白洛奇和西門雪以及狂霸見到這一幕,也是面露異色。

不過,狂霸見錘形靈物飛出了天頂,也是第一時間出手,震出一股猛烈如潮般的靈力,逼退白洛奇之後,馬上縱身一躍,藉助幾根石柱,往天頂的縫隙逼近,追著錘形靈物而去。

「我們也上去看看。」白洛奇說著,馬上摟住西門雪,翻身躍上龍麟。

很快的,龍麟就化作一道雲霧彩影沖射而上,緊隨其後地穿過天頂的縫隙。

這時,就在通往遺迹的那寬大石道上,拼得你死我活的各支奪寶隊伍,忽然,就見到遺址中的那座最宏偉的圓形建築物中,突然一道藍色的錘形靈影瞬間閃耀飛出,緊接著,就飛到了遺址中最高的一座尖塔頂端,浮空轉動。

「靈物……是靈物?」這時,各支奪寶隊伍中的御靈者靈族,一見到突然出現在錘形靈影,馬上就陷入了瘋狂之中,盲目地朝石道殺去,使得混亂的場面更加恐怖起來。

但就在各支尋寶隊伍,為了突然出現的錘形靈物而瘋狂的時候,忽然,這懸浮在尖塔頂端的錘形靈物,開始釋放出了猶如漣漪般的光化,不斷朝四面八方擴散。

很快的,整座遺址四周的海面,巨浪平息,但卻隨之上下翻湧起來,但見,就在寬大石道兩側的海面下方,忽然浮現出無數的獸影,正在不斷往海面浮上。

沒過多久,十幾體型龐大的水型御靈獸以及靈異獸,猛地就從海面上躍出,直接爬上了海岸線,然後,沖入混雜的人類與靈族之中,瘋狂的襲擊起人類和靈族。

而這些水性御靈獸至少都是四、五星級左右,所以,這橫衝直撞之下,肯定讓原本混亂的場面,更加兵荒馬亂起來

當然,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隨後,大批大批的御靈獸和靈異獸,紛紛從海面上冒出,不斷爬上了海岸線,展開瘋狂的進攻。

不少奪寶隊伍見勢不妙,就想殺出一條血路,但是,因為這些水系御靈獸和靈異獸的數量多達百隻,而且,體積都不小,再加上原本的各支奪寶隊伍,早已被圍的水泄不通,所以,就算想要撤退,也是無路可退!

結果,這各支奪寶隊伍不但不能衝出重圍,反而被困死其中,遭受雙重攻勢。

情深難暖故人心 最可怕的是,這還是有大批的水系御靈獸和御靈獸從海面上出現,最後,不僅僅是海岸線,包括石道以及遺址內部,遍布都是,就像是在舉行什麼派對一樣。

同時,已經進入遺址之中的姬無雙和曹晴嵐,也正在尋找白洛奇和西門雪的蹤影,忽然,就突然覺得眼前一黑,頓時一道巨大如魚般的身影,就像是從天而降一般,飛落了下來。

姬無雙和曹晴嵐見狀,馬上飛身而退。

只聽轟的一聲,那巨大如魚般的獸影直接在兩女的面前,砸出了一個十幾米的大坑,石屑飛濺,幸好兩女閃避及時,不然,這若是被壓中,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巨大魚獸落地之後,似乎就盯上了兩女,強烈的氣息赫然高達七星級,全身猶如魚一般鱗滑,體型粗長,四肢猶如鱷魚一般,就像是長了腿的鯨魚,直接沖兩女撲去。

「晴嵐,這裡交給我,你去找龍玄他們……」姬無雙馬上對曹晴嵐示意道。

曹晴嵐一聽,猶豫了一下,立刻點了點頭,馬上召出自己的青鳥,乘鳥而上,打算從巨大魚獸上空飛過。

可就在此時,那巨大魚獸忽然張嘴就噴射出一團濃縮的黑墨,又急又快得朝乘著青鳥的曹晴嵐衝去。

儘管青鳥全力閃避,但是,這黑墨一瞬間就暴漲開來,強大的衝擊力一下子波及而來,頃刻間,青鳥就被飛掀而起,曹晴嵐一個嬌軀不穩,馬上從青鳥上翻飛下來,朝地面墜落而去…… 「青嵐……」姬無見狀,嬌容一變,馬上就召出銀妃,想要去救曹晴嵐。

但是,那巨大魚獸忽然一個鯉魚打挺,竟然直接蹦到了空中,那充滿腥味的大嘴一張,似乎就要將空中落下的曹晴嵐,吞入腹中。

曹晴嵐見狀,也馬上在空中調轉,面朝出現在身下的巨大魚獸,接連轟出帝尊級的靈武學,想要擊退巨大魚獸,可是,這巨大魚獸一身鱗甲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堅硬,哪怕是帝尊級的靈武學都無法擊潰。

說是遲,那是快,眼看曹晴嵐就要落入了巨大魚獸口中的時候,陷入危險的時候,驀地,一道猛烈的月斬般半空中破空而來,瞬間撞在了巨大魚獸的身軀之上,那巨大魚獸猶如小山般的身軀,一下子在空中被硬生生的撞飛了開來。

幾乎同時,一道挺拔的身影飛落而來,眨眼間,就接住了半空中的曹晴嵐,緩緩落下。曹晴嵐只覺得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將她籠罩,是極為熟悉的氣息。

「龍玄……」曹晴嵐馬上嬌軀一顫的叫道。

「沒事吧。」白洛奇目光輕凝的問道。

曹晴嵐立刻搖了搖頭。

這姬無雙見白洛奇救下曹晴嵐,也是鬆了口氣。

這時,西門雪也騎著龍麟隨之落了下來。

「龍玄,那個傢伙朝那邊去了。」西門雪立刻對抱著曹晴嵐的白洛奇,伸手一指的叫道。

白洛奇轉頭一看,果然,就見到那個狂霸,此刻已經朝錘形靈物所懸浮的尖塔逼近。

不過,那隻剛才被白洛奇撞飛的巨大魚獸,此刻也轟然落地,讓地面一陣震響,緊接著,又發出一陣刺耳的怒吼,像是極為生氣一般。

「它就交給你們了。」白洛奇放開曹晴嵐之後,便說了一句,緊接著,又召來龍麟,和龍鱗一同朝那尖塔衝去,阻止狂霸奪取靈物。

就在狂霸飛躍攀上那尖塔的時候,白洛奇也追了上來。

「小子,你還真是陰魂不散!但你不過逼近霸聖級的實力,敢挑戰我,膽子可不小心……」狂霸見白洛奇追來,也是一臉陰沉的慍色,他好歹也是霸聖三級的實力,在荒靈大陸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頂尖強者,竟然被一個實力不及他的後輩如此挑釁,自然也是無法忍受。

「彼此彼此。」白洛奇嘴角一勾,立刻拔出霜風炎刃破空劈出,一道偌大的月刃化作凌厲之勢,瞬間呼嘯而出。

狂霸見狀,直接凝聚靈力,猛地一個揮拳,頓時,拳芒閃爍之間,月刃立刻就被沖開,同時又怒喝一聲,又是一拳猛衝,一股猶如魔虎般的龐大光影飛沖而出,一下子就將白洛奇籠罩。

但見白洛奇並沒有硬接,而是用六道龍戒展開靈盾,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量,同時,讓龍麟加速,搶先一步朝錘形靈物衝去。

「臭小子……」狂霸見白洛奇居然是故意引他出手,趁機先接近靈物,也是氣急敗壞,馬上靈芒一漲,化作一道光影,一路飛沖而上。

而搶先一步的白洛奇見狂霸在後面追來,馬上眼眸之中閃過一抹笑意,就要逼近尖塔頂端的時候,驀地,猛地一個轉身,憑空破出一斬。

這一斬出去,卻猶如風平浪靜一般,什麼都沒有發生。

狂霸見白洛奇好似光打雷不下雨般的一擊,也是面露奇異之色,但很快,他忽然就覺得面前一股強壓衝來,讓他臉色也不由一變,因為他從未見過會有什麼力量會憑空隱身一般,竟然一時間無法捕捉到氣息。

轟!一聲驚響!

頓時,強烈的邪炎就在狂霸面爆炸開來,瞬間將狂霸所籠罩,頃刻間,炎芒衝起,靈力波及,在尖塔頂端死守爆耀起來,同時,也吸引了還在爭先恐後的想要從石道沖入遺址,但卻被黑壓壓的一群御靈獸與和異獸包圍,陷入混戰的各支尋寶隊伍。

這時,因為場面十分混亂,所以,慕乙女和木綾羅,還有端雨晴所率領的三國御靈者隊伍,還有眾龍族族眾,也都匯合到了起來,一邊擊退各支奪寶隊伍,一邊抵禦那些御靈獸和靈異獸的突襲。

「應該是龍玄……」慕乙女眸光一凝,確定那錘形靈物所懸浮的尖塔上所爆發的炎芒,是白洛奇的力量所引起的,所以,也就鬆了口氣,至少知道白洛奇安然無恙。

不過,眼看這圍來的御靈獸和靈異獸越來越多,多達三、四百隻,大大小小,密密麻麻,而各支奪寶隊伍又破釜沉舟,拚命朝石道衝來,所以,也給慕乙女她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很快的,儘管有慕乙女率龍族高手攔截,但還是讓紫袍老者和另一位霸聖級御靈者以及其他奪寶隊伍中的兩位霸聖級御靈者,還有多位帝尊級的絕世高手,強行突圍而過,迅速朝遺址逼近。

「我去追他們。」木綾羅見狀,立刻對慕乙女點頭示意了一下,馬上嬌軀一展,緊追了上去。

另一邊,正在那尖塔上展開爭奪的白洛奇和狂霸,也是打得難解難分,剛才白洛奇那出其不意的一擊,也是讓狂霸有些灰頭土臉,不過,但想要傷到狂霸,並沒有那麼容易。

不過,這狂霸顯然是被白洛奇激起了怒火,眼睛瞪得猶如燈籠一般,甚是可怕。

「小子,以你的年紀,擁有如此的實力在荒靈大陸已經算是難得的了,但是,與霸聖級還是有天壤之差,我狂霸可是不殺無名之人,先報上名來吧!」狂霸目光猶如凶虎般,瞪著白洛奇道。

「聖龍國,赤玄王。」白洛奇自報身份道。

「赤玄王?你就是那個赤玄王……」這狂霸顯然也聽說過關於白洛奇的傳聞。

不過,在狂霸眼裡,白洛奇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個帝尊高階的實力,不可能敵得過他這個已經是霸聖三級的頂尖強者。

狂霸大喝一聲,身若流星,瞬間飛射向白洛奇,雙拳狂舞,頃刻間,道道偌大的拳影猶如暴風驟雨,呼嘯而上,拳拳勁爆。

白洛奇目光一簇,隨即以六道龍戒展開靈盾抵擋,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會是一場苦戰,所以,現在還不能用上全力。 轟轟轟……

但見漫天光芒在靈盾前暴漲開來,瞬間衝擊著靈盾,將靈盾震得一直晃動,若隱若現。很快的,靈盾就被擊潰,白洛奇也隨之被擊退了幾步。

「果然很強。」白洛奇見著狂霸一出手,就如此攻勢猛烈,神色微微一變。

而狂霸似乎才剛剛熱完身一樣,深吸了一口氣,驀地,單拳一捏,忽然,手中單臂赤紅如朱,就像是被烈火炙烤一般,熱氣騰騰,像是蘊藏著巨大的力量一般。

「利用靈力來加速手臂的血液循環,使得肌肉更加活性化,將身體所釋放出來的力量發揮到極限。」白洛奇看著狂霸那就像是紅柱般的手臂,見這狂霸竟然利用靈力來活化身體,使得手臂能夠更加發揮出更大的威力,心知,這次的對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就在狂霸將手臂強化之後,下一刻,憑空就揮動一拳,頓時,一股驚人的靈力就從拳頭之中呼嘯而出,就像是巨手遮天般帶著鋪天蓋地之勢,直接壓向白洛奇。

白洛奇見這一拳,毫無花俏,直接以靈力的形態直衝而來,目光一凝,再次用六道龍戒展開靈盾抵擋。可是,那股驚人的靈力一下子衝上靈盾之後,這靈盾竟然連抵抗都沒有,直接就被貫穿,同時,竟然瞬間加速,直接轟上了白洛奇的身軀。

儘管有靈力護體,但是,白洛奇還是在強烈的撞擊之下,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這一擊絕對是他始料不及的。

而狂霸見白洛奇被直接擊傷,也是面露不屑之色,似乎覺得白洛奇比想象中的要弱,竟然連他的一招都抵擋不下來。

但見白洛奇退了幾步之後,卻露出一抹笑意。

狂霸見狀,也是面露異色,見白洛奇受了重,卻像沒事人一樣,還能如此鎮定,如此的魄力也確實令人刮目相看。不過,他並不想給白洛奇任何機會,下一刻,再度衝出一拳,狂暴而直接的力量好似凶禽猛獸般,再次撲襲向白洛奇。

白洛奇這次不敢硬接,立刻側身閃避,但是,狂霸早就料到白洛奇的動作,突然一個加速,就已經到了白洛奇的面前。

這時,白洛奇手中的霜風炎刃馬上揮空而起,化作揚天的火影,瞬間將狂霸籠罩而下。

但見狂霸竟然沒有出手,只是全身靈力暴漲,以沖體的靈力抵擋白洛奇的一擊。

砰地一聲!

下一刻,霜風炎刃揮舞出的邪炎,和狂霸爆出的靈力立刻撞擊在一起,方圓百米之下,一下被籠罩,煙塵數丈,聲勢驚人。

不過,這狂霸爆出的靈力猶在白洛奇的力量之上,所以,白洛奇硬生生的被沖飛了出去。

這力拚之下,白洛奇顯得遜色不少。

「這狂霸的實力,尤在魔亥之上,還真是不好對付!」白洛奇心裡嘀咕一句,同時,居高臨下的瞥了一眼,發現正有七、八道迅疾的光影,朝這裡逼近而來。

「這一個狂霸就夠難對付的了,如果再加上其他霸聖級的御靈者,那靈物恐怕真就難保了,看來必須要讓遺址沉回海底才行!」白洛奇心裡暗道,根據之前所發生的情況來判斷,這水獸海每隔百年就會出現一次巨潮汐,說不定其實就是因為這錘形靈物的原因,也就算是,這錘形靈物恐怕也是讓遺址浮上水面的力量之源,如果能夠阻止錘形靈物繼續釋放力量,或許就能讓遺址沉回海底。

想到這裡,白洛奇心裡已經有了打算,立刻召來龍鱗,瞬間與玉龍路靈神合體,氣息瞬間突破到霸聖二級。

「靈神合體嗎?就算如此,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狂霸見白洛奇利用靈神合體來提升力量,而且,一下子就衝破到了霸聖二級,也是面露未驚之色,但他知道靈神合體是有時間局限的,只能進行短時間的爆發,那哪怕是白洛奇靈神合體,跟他還是有所差距,所以,在他眼裡,白洛奇依然不足為據。

說話間,狂霸又直接衝到白洛奇面前,展開一番瘋狂的攻勢,拳影腳影,相互交錯,靈芒四射,強大的霸聖三級力量籠罩了幾十米的範圍,颳起陣陣猛烈的罡風靈浪。

雖說已經用靈神合體達到了霸聖二級,但依然存在的等級差距,還是讓白洛奇完全處於被動之中。

「龍不像!」因為是在尖塔頂端對決,龍冰是完全派不上用場,所以,白洛奇直接召出了龍不像。

但見龍不像全身火芒升騰的沖空靈界中飛沖而出,馬上展現出強大的氣息,這狂霸見狀,也是臉色再度驚變幾分,不過,因為他聽說過關於赤玄王能夠操縱多隻御靈獸的傳聞,所以,此刻還顯得十分鎮定,而讓他驚訝的,也是因為龍不像本身的資質以及強大,完全超越了御靈獸的程度。

當然,龍不像所擁有的資質,甚至連靈族的守護獸都比不上,如果不是因為受到主人自身實力的約束,說不定還會更加驚人。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狂霸見靈神合體的白洛奇,又召出絕非等閑之獸的龍不像,心裡多少也有些顧及,因為他也注意到那正在接近中的七、八道光影。

「小子,讓開吧,否則,你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狂霸見錘形靈物眼前不遠處,但卻因為白洛奇的阻擾而無法得到,所以,也是雙目放出凶光道。

「廢話少說,想要得到靈物,先過我這關……」白洛奇氣勢一漲,與龍不像一人一獸,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守護身後的錘形靈物。

「那你的命我就收下了!」狂霸也不含糊,深吸一口氣,緊接著,雙目一睜,血絲密布,緊接著,全身都變得赤紅起來,猶如被烈火炙烤一般,強大的霸聖級氣息,好似狂風暴雨般,開始以他為中心肆虐了起來。

但白洛奇卻立在原地文絲未動,目光緊盯著氣息狂暴的狂霸。

「魔天霸體!」只聽狂霸大喝一聲,下一刻,全身靈芒一耀,頓時,一道光芒在他的身體上不斷漲大,最後,形成猶如巨人般的魔影,隨後,朝著白洛奇揮動著猶如柱子般的雙臂,猛然落下…… 龍不像見狀,立刻首當其衝,奪空飛起,迎向雙臂好似搗鼓般落下的魔影。

轟轟轟!眨眼間,便硬生生地接下了魔影的幾次揮臂衝擊。

狂霸見龍不像竟然能夠強行接下他的攻勢,也是面如赤朱,怒氣衝冠,隨之繼續加強了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擊之下,全力抵禦的龍不像,儘管節節後退,但卻毫無懼色,展現出強大的身體資質。

「天魔狂影!」但見神情看起來快要暴走的狂霸,猛喝一聲,突然再度衝出一拳,身後所漲現的魔影,驀地,便化作一團魔光脫體飛出,氣勢洶洶地沖向龍不像。

嘭!

一陣沉悶的聲響,那魔光沖在龍不像身上后,直接爆耀成耀眼的光華,同時,龍不像也是炎芒衝天而起,兩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在空中僵持。

「鬼頭海獅獸!」下一刻,狂霸大喝一聲,竟突然打開了自己的空靈界,就在此時,突然一道身軀巨大的獸影,從空靈界中撲出,直接朝著正抵抗魔光衝擊的龍不像撞去。

這龍不像因為躲閃不及,而且被撲了個正著,兩道獸影相互交錯地直接從尖塔上滾落下去,這尖塔離地面至少有十幾米的高度,所以,兩獸墜地之後,馬上掀起漫天塵埃。

「龍不像……」白洛奇見狀,也是目光一簇,沒想到狂霸竟然會如此一切代價的分開他和龍不像。

而此刻,狂霸已經是一臉陰笑,身後再度顯現出驚人的魔影,眨眼間,就逼近了白洛奇。

不過,奇怪的是,白洛奇竟沒有閃避,而是一動不動的看著狂霸接近。

「魔光九爆!」狂霸見白洛奇竟然不躲,馬上就面露得逞的笑意,身後的魔影第一時間沖飛而出,瞬間將白洛奇籠罩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