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記住,今天發生的事都給我守口如瓶,而且不要讓你們家族的人出去亂說話,否則別怪我對你們東方家族無情!」葉晨風冷冷的警告道。

「放心吧葉公子,我們知道該怎麼做!」

服下了毒丹,東方不空等人立即感覺到一股慢性毒素無視道力阻隔,正緩慢的侵入他們身體,無力的嘆息一聲,保證道。

「好了,這裡你們來清掃一下吧,如果雷族的人過問雷子深的事,隨便變招一個理由打發他們!」

說完,葉晨風來到了被自己一掌震暈,昏迷不醒的雷子深身邊,將其收進了乾坤境中。

「空間之寶!」

看著雷子深詭異的消失,東方不空等人立即猜到,葉晨風應該身懷一件空間之寶,對他更加的忌憚,立即前往了庫房,將珍藏的二十一顆中品天晶送給了葉晨風。

「晨風哥,你就不怕我們前面走,他們立即求助雷族?」

離開東方家族老宅,靈魚有些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東方不空不是傻瓜,在未解除體內毒素前,他們是不敢輕易與我們撕破臉皮,求助雷族的,而且就算他們求助雷族也不怕,這次我來,就是要將雷族鬧個底朝天!」葉晨風緩緩地說道:「走吧,我們先找個地方落腳。」

聖雷城太大,遍布客棧,很快,葉晨風和靈魚找到一座修建在幽湖旁,景色宜人的客棧,租了兩間靠湖的廂房休息。

進入到廂房,葉晨風在房間中布下隔音禁制,意念一動進入到了乾坤境中。

這時,被他一掌震暈的雷子深蘇醒了過來,當他看到周圍陌生的環境時,嚇得臉色蒼白,露出了恐懼之色。

「你醒了!」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進了雷子深耳中,葉晨風踏著均勻地步伐,緩緩向他走來。

「葉晨風,我勸你最好放了我,否則……」

雷子深威脅的話還未說完,葉晨風掄起一巴掌,直接將他扇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你的廢話實在太多了,如果你再廢話,我就拔下你的舌頭。」

「你,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雷子深真的怕了,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恐懼的問道。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價值了,我是不會將一個廢物留在身邊的!」葉晨風冷漠的說道,一個閃身出現在雷子深背後,冷冷的警告道:「不想死,就給我老實別動,否則我扭斷你的脖子。」

說完,葉晨風右手按在了他的天靈蓋上,藉助噬神腦的力量強行對他搜魂。

而雷子深被葉晨風狠辣的手段嚇怕了,出奇的配合,一動不動任由葉晨風搜魂,獲取他腦海中的靈魂記憶。

「你父親真的準備聯合雷族老族長,將雷族現任族長趕下台!」

獲知了雷子深的靈魂記憶,葉晨風露出了意外之喜,神色嚴肅的質問道。

「不是我父親想要篡位,而是老族長不甘心當年早早被雷中通所取代,暗中聯合我父親想要奪回本應屬於他的一切!」

魂海中的秘密被葉晨風得知,雷子深也豁出去了,只求葉晨風能饒他一命。

「雷族果然不像表面這般太平!」葉晨風喃喃自語道:「雷子深,你的命短時間內保住了,只要你再幫我一件事,我就放了你。」

「什麼事!」

雷子深絕望的眼睛中透出了道道神采,連忙問道。

「到時你就知道了,最近一段時間,就委屈你待在這裡吧!」

說完,意外獲得重要信息的葉晨風離開了乾坤境,回到了廂房中,將上古殘圖拿了出來,借噬神腦的力量對其進行修復。 很快,三天時間過去了。

在這三天中,聖雷城風平浪靜,沒有起任何的波折。

因為雷子深與不少女子有糾葛,經常無故消失,與女子鬼魂,所以他三日未歸,並沒有驚動雷沉。

「走吧,我們去聖雷城逛逛!」

借噬神腦修復了上古殘圖中殘破的陣紋,葉晨風與靈魚離開了客棧,在如古國一般遼闊的聖雷城中遊逛,尋找著突破口。

「嗯,激斗聲!」

二人在聖雷城中遊逛了三個多時辰,品味了一些色香味俱佳的美食,來到了南城時,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順著聲音來源,葉晨風遠遠看到,前方不遠處佇立著一座佔地足有一里,呈正方形,籠罩在禁制中,用特殊材質打造而成的武鬥台。

而此時,武鬥台上,正有人在上面激烈的廝殺。

空氣中瀰漫的讓人窒息的狂熱,以及精彩激烈的對決,不斷點燃著台下觀眾心中的火焰,讓他們發出高昂的吶喊聲。

「小子,你實力太弱了,連我防禦都破不開,給我滾下台吧!」

一名魁梧高大,手持一根數萬斤重的狼牙棒,全身覆蓋著濃黑汗毛,天生神力,五級戰獸皇境界的大漢怒吼一聲,揮動勢大力沉的狼牙棒砸了上去,一棒將與他對敵的一名身材挺拔,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男子砸飛了出去,粉碎了不少的骨頭,狠狠地摔出了武鬥台,趴在地上,半天站不起來。

「鐵龍,你太勇猛了,你是我的勇士!」

一名皮膚微微有些黝黑,但身材火辣,透著別樣之美的女子,在台下嘶聲大喊,不斷地為魁梧男子加油鼓勁,看她狂熱激動的表情,彷彿想要跳入懷抱。

「哈哈,還有誰!」

鐵龍將數萬斤重的狼牙棒狠狠地砸在地上,看著火辣女子等人,狂傲的大聲喊道。

「這就是聖雷城獨有的聖戰台,無論何人都能在聖戰台進行挑戰,每勝一場,都會得到大量的極品魂晶作為獎勵。」

看著遠處的武鬥台,葉晨風和舉著兩根大肉串的靈魚流露出濃濃的興趣,緩緩地走了過去。

「怎麼,沒人敢挑戰了,難道聖雷城沒人了嗎?」取得八連勝的鐵龍有些忘乎所以,肆意的大笑道。

「太囂張了,姐姐讓我去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下規矩!」

聖戰台旁有一座古香古色的茶舍,此時在茶舍的一個包廂中,一名身穿黑色武道服,將玲瓏曲線勾勒的異常撩人,肌膚如雪,氣質冷艷,烏黑的長發披散在雙肩,五官宛如玉雕一般精緻無暇的女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憤恨的說道。

「剛剛他那句話得罪了不少人,會有人出手教訓他的,無需我們動手!」

黑衣女子對面,坐著一名與她容貌有幾分相似,但比她更漂亮,更迷人,靜靜坐在哪裡,就能奪走風華的女子緩緩地說道。

這名氣質渾然天成,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子,正是號稱雷域第一美女的雷紫馨,黑衣女子是她堂妹雷葉青。

果不其然,聽到鐵龍囂張的話,立即有一名實力不俗,手持一把開山戰刀,六級戰獸皇境界的中年男子躍上了聖戰台,與鐵龍大戰起來。

雖然中年男子的實力比戰龍高一個境界,但戰龍天賦異稟,力大無窮,再加上他擁有一件防禦力極高的上品道器戰衣,完全克制住了中年男子的實力。

二人燃燒血脈,變化成獸魂形態激戰半柱香的時間,鐵龍漸漸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完全壓制住了中年男子,逼迫他節節敗退。

「廢物,給我滾下台吧!」

將全力防禦的中年男子逼到了聖戰台邊緣,鐵龍暴吼一聲,將全身的力量和道意之力融進了狼牙棒中,帶動著讓人生畏的大勢,一棒破開了中年男子的防禦,將他砸飛出了聖戰台輸掉了比賽。

「囂張,這傢伙太囂張了!」

「這傢伙實力不凡,確實有囂張的資本!」

看著高舉雙臂,仰天大吼,不可一世的鐵龍,不少看不慣他的人氣的臉色鐵青,咬牙切齒。

但見識到他狠辣的手段,氣憤的眾人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沒敢上前挑戰。

就在鐵龍叫囂聲越來越響時,一道模糊地殘影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到了聖戰台上,站在了鐵龍的對面。

「靈魚太好戰!」

看著突然躍到聖戰台上的靈魚,葉晨風露出了一絲苦笑,喃喃自語道。

靈魚之所以好戰,與她體內越來越強的血脈有直接關係,尤其是金瞳神猿就是為戰鬥而生的。

「哪來的丫頭片子,還不給我滾下去,不然我一拳砸扁了你!」

鐵龍看著身穿粉紅色武道服,小臉紅撲撲的惹人憐愛,好像瓷娃娃一般的靈魚,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惡狠狠地警告道。

「你能抵擋我一拳攻擊,算你贏!」

靈魚高高舉起白嫩的小手,在鐵龍面前亮了亮,囂張霸氣的說道。

聖戰台下的觀眾沒想到靈魚的口氣如此的大,一片嘩然,而靈魚的狂傲,更是激怒了鐵龍,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他魁梧的身體中爆發出來。

「我砸扁了你!」

鐵龍暴吼一聲,全身的肌肉不斷地膨脹,他高高舉起上品道器等級的狼牙棒,帶著粉碎山峰般的力量以及讓人生畏的大勢,砸向了靈魚。

面對從天而降的狼牙棒,靈魚伸出白嫩的小手高高的舉起,依靠絕對的力量抵擋住了狼牙棒的沉重一擊。

下一刻,靈魚腳下響起了一道沉悶的聲音,他沖著鐵龍的胸口轟出了將力量壓縮到極致的一拳,轟擊向了他的胸口。

全力一擊被靈魚輕鬆化解,內心大震的鐵龍無力閃避,只能全力防禦靈魚這一拳攻擊。

但靈魚轟出的可怕拳芒,連涅槃人境大能都忌憚不已,更不要說五級戰獸皇境界的鐵龍了。

「噗!」

他根本抵擋不住靈魚一拳之威,身體防禦被破,被拳芒中爆發的力量轟飛了聖戰台,重重的撞在了堅硬的禁制光璧上,輸掉了比賽。

接著,靈魚發出了比鐵龍更囂張的聲音道:「下一個……」 「怎麼是她?」

看著雙手叉腰,氣焰囂張的靈魚,正品味靈茶醇香的雷紫馨眉頭一掀,露出了意外之色,漂亮的大眼睛快速的掃視人群,尋找著什麼。

「怎麼了姐姐?你認識那個囂張的小姑娘?」

雷葉青看著一向處亂不驚的雷紫馨露出失態之色,有些意外的問道。

「嗯,如果我沒有認錯,那小姑娘是葉晨風身邊的人,她出現在這裡,證明葉晨風來了!」雷紫馨放下手中的茶杯,點頭道。

「大凶葉晨風……他竟敢來聖雷城!」雷葉青眉頭一掀,露出了意外之色。

前段時間,葉晨風在雷域中掀起了血雨腥風,引起了雷族諸多不滿,尤其是大長老一脈,更想除掉葉晨風,可以說他來聖雷城,與闖鬼門關無異,一旦讓雷沉知道他到來的消息,一定會對他出手。

「我看見他了!」雷紫馨漂亮的大眼睛鎖定了站在人群中的葉晨風,漂亮的臉蛋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葉青,你在這裡等我,我出去找他。」

「找他?」雷葉青擔憂的說道:「姐姐,你在這個節骨眼上找他是不是不太好,畢竟我雷族對他並不友好。」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接觸他,父親不會怪罪我們的!」

說完,儀態萬千的雷紫馨離開了茶舍,出現在熱鬧非凡的街道上,在一雙雙炙熱的目光注視下,向聖戰台走去。

「快看,是紫馨公主!」

「太漂亮了,我終於見到心目中的女神了!她,她在沖我笑!」

一名站在葉晨風身邊的男子,看到雷紫馨正面帶微笑的向他走來,有一種被驚喜砸暈腦袋的感覺,整個人傻掉了。

而聖戰台下更是沸騰了,一雙雙炙熱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射向了雷紫馨傾國傾城的臉蛋上,露著痴迷之色。

就在他激動地臉色通紅,不能言語時,雷紫馨帶著淡淡的幽香,邁動著修長的雙腿,來到了他的身邊,卻將目光從他身上移到葉晨風臉上,薄薄的嘴唇微微一翹,溫柔的說道:「葉公子,我們又見面了,歡迎你來到聖雷城。」

「我答應過你們,會來聖雷城給你們一個交代。」

看著容貌極美,一顰一笑勾人心魄的雷紫馨,葉晨風不由得稱讚,這雷紫馨不愧號稱雷域第一美女,無論容貌還是氣質,都幾近完美。

「葉公子,不知道有時間嗎?我們可否找個地方聊聊!」雷紫馨輕聲邀請道,臉上的笑容更濃了,一雙秋水般的眼睛看著葉晨風,充滿了嫵媚風情。

「好!」

葉晨風點了點頭,將聖戰台上的靈魚喊了回來,跟著雷紫馨回到了茶舍雅間中。

「沒想到讓人聞風喪膽的大凶葉晨風竟然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

看著走進雅間,身材挺拔,氣度不凡的葉晨風,雷葉青眼睛中迸射出道道精光,上下打量著他,輕聲說道。

「葉青,不得無禮!」雷紫馨可是親眼見識葉晨風的可怕,不想與他發生衝突:「不好意思葉公子,葉青是我妹妹,她對你沒有惡意,還請你不要見怪!」

「沒關係,其實我挺喜歡令妹對我的評價,更何況,令妹還生的這麼漂亮,我自然不會生氣!」葉晨風搖了搖頭,露著淡淡的笑容,坐在了一張用古木打造而成,散發著檀香的古桌旁。

「葉公子,你敢來聖雷城,確實出乎我的預料,不過你來的確實不是時候!」雷紫馨親自為葉晨風和靈魚倒了兩杯充滿靈氣的茶水,輕聲道。

「紫馨公主何出此言?」葉晨風放下手中精緻的茶杯道。

「我也不瞞公子,我雷族太上長老前不久回來了,得知這個消息,我雷族遍布在雷域的各大分支紛紛來到聖雷城拜見太上長老,可以說現在是我雷族力量最強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雷紫馨看著葉晨風清秀的臉龐道。

「紫馨公主是怕雷族對我不利?」葉晨風迎著她漂亮的大眼睛,笑著問道。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你出事。還有,如葉公子不嫌棄,就叫我紫馨吧,喊公主實在太見外了!」雷紫馨聲音輕緩的說道。

「放心吧,我敢來聖雷城,自然有我的依仗!」葉晨風喝乾了杯中的靈茶,聲音中透出了捨我其誰的霸氣。

「葉晨風,雖然外界盛傳你很厲害,鏡月宗更因為你瀕臨覆滅的邊緣,但你要記住,我雷族乃至雷域絕對的霸主,不是鏡月宗可以比擬的!」雷葉青搖了搖頭,提醒道:「如果你真想化解與我雷族之間的恩怨,你最好聽我姐姐的,過段時間再來吧。」

「我這次來,不是來化解恩怨的,而是來解決恩怨的!」葉晨風道。

「解決恩怨……」雷紫馨二女臉色微微一變:「葉公子,你可千萬不要胡來,我們一脈真的不想你出事。」

「放心吧,我不是那種頭腦發熱的人,我知道該怎麼做!」葉晨風露出桀驁的笑容道:「雷族各大分支到來,雷族應該會舉行一場盛大的宴會吧,不知宴會定在了哪一天?」

「我雷族盛宴各大分支的宴會定在了後天。」雷紫馨深深地望著葉晨風,很想知道他還有什麼底牌。

「多謝,後天一早,我去雷族拜訪!」說完,葉晨風緩緩地站起身,就準備與靈魚一同離開。

「葉公子,明天晚上,我大哥會在風雷樓宴請各大支脈的年輕一代,到時聖雷城四大家族的年輕一代也會到場,不知公子有沒有興趣參加!」看著葉晨風起身離開,雷紫馨突然喊住了他問道。

「好,那我明天晚上會準時到場!」葉晨風點了點頭,痛快的答應道。

「公子,這是明晚風雷樓宴會的請柬,我們兄妹幾人就在風雷樓恭候你的大駕!」雷紫馨將姿態放的很低,將一個空白請柬拿了出來,溫婉的說道。

「明晚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