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行了,我知道你們心善,但是在這個世界上,記住一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辱之。」

李岩話音一落,嘴角露出一抹邪異的冷笑,眼眸中射出道道冷光,強大的氣息瞬間狂涌而出,直接壓向了那兩人。

「你想怎麼把我打成豬頭?」

瞬間,巨大的威壓壓在了兩人的身上,兩人頓時感覺一股強大的威壓如泰山壓頂,直接讓兩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兩人看了一眼李岩那飽含殺意的眸子中閃過令人心悸的幽冷寒芒,讓兩人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冷入骨髓。

撲通,撲通!

兩人承受不住壓力直接跪了下來。

「李……李大少,我們應該沒有什麼過節吧?」

張偉臉色極其難看,跪在地上,看著一臉冷漠的李岩。

此時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

「那不是張家的張偉嗎?他怎麼給人下跪了?這真是替天行道了啊!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我隔壁嫂子的二舅的表妹的女兒就是被這個****的東西玷污了,竟然最後只給了一個金幣,說要是敢說出去就滅我隔壁嫂子的二舅的表妹的全家。」

「是啊,咦!那不是李家大少嗎?!」

「真的是李大少!李大少真是好人啊!替我們平民百姓出了一口惡氣啊!」

……

圍觀群眾的指指點點,讓跪在地上的張偉和吳世珠臉色更加的難看。

李岩臉上似笑非笑,聲音微有些輕蔑的說道:

「你說跟我沒過節,但是跟我的朋友有過節,那又怎麼說呢?你這個肥豬老婆竟然敢打她,這又怎麼說;這些圍觀的人,似乎對你有很大的怨言啊,那又怎麼說呢?」

聞言,張偉的臉色變得死黑,隨即有些面色猙獰地看著李岩。

「李岩!怎麼說我都是跟你父親平輩的長輩!你這樣子做!是不是太不把長輩放在眼裡了?」

張偉強行撐住李岩的強大威壓,咬牙說道。

「哦?」

聽到張偉說的話,李岩一步一步的朝著張偉走了過來。

每一步踏出,張偉那瘦弱的身軀上所承受的壓力就加上一絲。

當李岩走到張偉身前的時候。

噗哇!

一口鮮血噴出,雙手撐在地上,整張臉如同一張白紙,煞白無比。

「相公!」

一旁的吳世珠見到張偉吐出一口鮮血,驚聲道。

「李岩!你這個狗雜種!趕緊放了我們兩個!否則我張家定讓你們不得好死!」

吳世珠一臉猙獰地看著李岩和李倩兒三人,毫不顧忌形象的吼道。

「我倒是想看看你們怎麼讓我不得好死。」

說完,李岩一步步走到了吳世珠身前,而那張偉則如同如釋重負一般,直接軟綿綿的趴在了地面上。

見到李岩朝著自己走來,吳世珠一臉驚恐,絲毫沒有剛才跟人吹噓時的傲氣。

「剛才是哪只手打的。」

李岩一臉漠然,聲音毫無波動的說道。

「右手!怎麼?!你還敢打我不成!我告訴你!我張家是不及李家,但是我們不怕你!」

「喲,倒是挺硬氣……右手是吧。」

李岩的臉色一變,瞬間陰沉了下來,眼中閃過一道凜冽的殺意。

嗤!

一道刀光如同閃電一般掠過,所有在場的人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

但是!吳世珠的右手直接從手腕處被砍斷,砰的一聲砸在地上。

「啊!!!我的手!!」

吳世珠手掌被砍掉,劇烈的疼痛讓吳世珠疼的在地上打滾,鮮血從斷腕處噴涌而出,因為常年不運動,那鮮血都是黑色。

嘶!

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李岩竟然如此殺伐果斷,這可是張家的二夫人!

滿場死寂!

沒有人敢說話。

「剛才還有誰在這裡說我的壞話。」

李岩淡淡的一句話,彷彿在平靜的水面扔下了一塊巨石。

瞬間剛才所有站在吳世珠身旁的人都直接跪了下來,朝著李岩跪拜著,哭爹喊娘,一把鼻涕一把淚,那叫一個慘烈。

「掌嘴一百下,你們就可以滾了,日後若是再讓我聽見你們說一句李家的壞話,小心你們的狗命!」

「是是是!多些李少爺!」

啪啪啪啪啪!

……

「李少爺,我掌完了。」

說完,就想要朝著布莊門外走去。

「我讓你們走了嗎?」

「李少爺!您這!」

「我讓你們滾出去,不是走,現在我要你們像狗一樣,吐著舌頭爬出去。」

聽到李岩的話,一眾平日里嬌貴無比的婦人都是臉色難看,剛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到那在地上滿地打滾的吳世珠,頓時打了個冷顫。

「是!是!爬出去,爬出去。」

那布莊老闆和所有的圍觀人群見到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一眾貴婦人此刻如同狗一般,一個接著一個朝著布莊門外爬去。

在經過圍觀人群的時候,不少的平民百姓見到這些招人厭的貴族婦人此刻如同哈巴狗一般,讓他們心中長舒了一口惡氣。

「你這張嘴,我看也給你縫上好了,免得你****,說話這麼臭!」

說著,李岩就朝著吳世珠走去。

吳世珠臉色蒼白,因為失血過多,嘴唇都已經烏黑,聽到李岩的話,一臉驚恐的在地上爬著,想要遠離李岩。

「不要!不要!」

「李少爺,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吧。」 話音落下,一名身著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身形出現在李岩和吳世珠的中間。

臉色陰沉地看著李岩。

來人赫然就是張家大長老,張昊,為人傲氣無比,與張偉的關係極好,好色無比,在百姓中人送外號,張日天,實力約莫在武者二階左右。

「哈哈哈!李岩!你最好現在給我跪下道歉,然後把你的丫鬟送到我房裡!否則的話!你今天就很難走出這道門了!」

張偉見到自己家族來人,心中也是一松,強行撐著站起身來,走到張昊的身後,對著李岩大笑道。

聞言,李岩只是冷眼瞥了一眼張偉,眼神中的冰冷讓他想起了剛才的恐懼,瞬間背後濕透,躲在張昊的身後不敢再說話。

「我過分?你確定是我過分嗎?」

李岩見到張昊,冷冷一笑,看著張昊說道。

「雖然可能是張偉夫婦兩人犯了錯,但是只是為了這麼一個下人,一個丫鬟,你要多少就有多少的丫鬟,你就要與我張家撕破臉皮嗎?你可知道這是誰?這可是張家家主張青的弟弟。」

張昊吩咐了人將吳世珠帶走治療之後,隨即滿臉凝重的看著李岩,隨後一掃李倩兒,頓時目光有些凝滯,看向李倩兒的眼神中帶著一絲**。

「你在看什麼?信不信我把你的狗眼挖出來?」

李岩的聲音聽上去雲淡風輕,但是其中卻是暗流涌動,殺意橫行。

李倩兒聽到李岩這話,趕忙是上來拉住了李岩的手臂,娥眉微顰,一臉擔心的搖了搖頭,示意李岩不要衝動。

「哈哈哈!我知道你李大少恢復了修為,甚至更精進,但是你覺得你能在我手上走上幾招?你說出這等話,就算我廢了你,你家裡也只是譴責我一番,你信嗎?」

張昊的臉上滿是譏諷的神色,似乎十分的不在乎李岩。

「但是,如若你把你的這個丫鬟交給我張家處置,那我可以考慮不追究你說的話。」

依靠著張家,張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色,看向李岩的眼中,也是充滿了赤裸裸的威脅。

「是嗎?我就不,你咬我?」

婚前試愛 李岩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微笑。

一旁的圍觀的百姓一個個都是為李岩擔心起來,雖然李岩身後的李家是南州第一大家族,但是在目前來看,李岩的實力明顯是不及張昊的,而李岩為民除害的舉動已經贏得了他們的心,所以也就把李岩當做了幫百姓出頭的好人。

「你找死?!」

呼!

只聽見呼的一聲,張昊直接修為全起,揮拳直接朝著李岩打了過來。

李岩只是站在原地不動。

「正好試試魔體,殺意已決!」

心中念罷,修為暴漲至武者一階,身體上竟然是開始浮現一些奇怪的符文。

而張昊見到李岩竟然站在原地不動,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果然還是個愣頭青,你還是回去修鍊幾年再來吧!」

見到張昊的拳頭馬上就要打到李岩的身上,李倩兒心中一急,直接一閃身,雙臂張開,站在了李岩的面前。

砰!

一聲悶響,

只見張昊的拳頭直接砸在了李岩的胸口。

紋絲不動!

「怎麼可能?!」

張昊好像見到了鬼一般,腳尖一點,趕忙是向後退了幾米,一臉緊張的看著李岩。

「他不是武修七階嗎?!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而且就算是武者也不能硬抗我全力一拳,這個小子。」

圍觀人群中不少也都是修鍊者,見到似乎是李家和張家的矛盾,就來看熱鬧,但是卻看到了這麼不可思議的一幕,李岩竟然以武修七階的修為硬生生的抗住了武者二階的全力一擊。

「這怎麼可能?!李家的人也太變態了吧?!」

「噓!小心被聽見,你會遭殃的!」

「呸!李少爺為民伸張正義,怎麼會在意這些!」

……

此時的張昊滿臉凝重,感覺到自己踢到了鐵板上,甚至有些後悔來幫張偉,畢竟這一些不只是惹到了李岩,還有可能惹到了李岩身後的李家,那才是最恐怖的。

「李少爺,我們就沒有一點迴旋的餘地?非要打的你死我活嗎?」

張昊的臉色有些難看,似乎覺得這樣跟李岩甚至李家結下樑子根本不值得。

「迴旋的餘地?行啊!你把你老婆送到我床上,就有迴旋的餘地。」

嘶!

周圍的人群聽到李岩這話,一個個驚訝萬分,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不過自然不會當真,只是李岩敢說出這話,說明真正的和張家撕破臉皮,沒有一點情面可講。

「你這意思,就是沒商量了?」

「哼!我李岩的字典里,就沒有商量這兩個字!你要戰!我便戰!」

話音落下,渾身氣勢狂涌而出。

武者一階! 逆轉重生1990 李家大少爺竟然達到了武者一階?!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半年左右的時間從一個一絲修為都沒有的廢物,修鍊到武者一階?!

這話說給不知情的人可能會笑掉大牙,但是,這件事情就這麼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的眼前,如何讓人不驚訝,所有人的嘴巴此刻都能夠放下兩個雞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