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蛇王,如果你動了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林有緣一掌轟向蛇王,大力金剛掌第二式摧木。這一掌,就算是陰陽境中期的紅臉老三也只能堪堪擋下。

林有緣至強一招,蛇王卻輕描淡寫化解。

蛇王的實力已經到了形意境,形意境一共只有兩個大境界。生形,造意。沒一個境界都有著天翻地覆般的變化。

只見他一指點出,隨即靈力生形,化作一條墨色小蛇。

小蛇吐著猩紅色的信子,緩緩的纏上了林有緣的手臂。他想要把手臂收回來,但是身體不知道怎麼了,竟然動彈不得。

蛇王的毒,無色無味,林有緣不知道何時已經中了他的毒。

「被百毒門的墨蛇咬了,若是沒有解毒的丹藥三個時辰內必死無疑」蛇王緩緩言道。

墨蛇朝著林有緣的脖頸靜脈處咬了一口,注入了深黑色的毒液。

頓時,林有緣只覺得面前一陣昏暗,這遊樂場變得虛浮。

他睜開雙目,眼前是一處幽暗潮濕的地牢。

林有緣雙手雙腳全部都被上了精鐵打造的枷鎖。

他只覺得胸口十分的悶,空氣中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味道。

狂蛇幫的某處,蛇王手持一卷書籍捧讀著。若不是他細長雙眸中所帶著那股子陰冷,還真有那麼幾分儒雅。

「蛇王,那小子已經打入了地牢最深處」紅臉老三和黃衫女子站在一旁拱了拱手道。

蛇王放下手中的書籍。

「中了墨蛇的毒竟然沒有死,還撐過了一個晚上。繼續觀察下去,墨蛇的毒以後勁著稱。前幾個時辰只是開胃小菜,若是真能挺過去後面的幾個時辰倒也算他的本事了」蛇王依舊冰冷的說道。

冰冷昏暗潮濕中,林有緣蜷縮成一團,縮在潮濕地牢中唯一比較乾燥的牆角。

他的脖子上明顯的有一道黑線,從來耳根子蔓延到肩膀。

林有緣只覺得全身忽冷忽熱,有一股氣在體內經脈縱橫。

「男神,在不出來我可就要死在這裡了」林有緣哆嗦著嘴巴,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了。

可是穿越男神似乎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這下子就算林有緣在心中怎麼默念或者呼喊,男神就是不出現。

「寧是安了,得至菩提,我終未願成佛」林有緣口中嚀喃著《菩提本願經》的口訣。

體內靈力按照菩提本願經的經絡運行,隱隱約約中林有緣可以感受到體內那股深黑色的毒氣。

可是菩提本願經只能用來療傷,並無解毒之功效。

哪怕是林有緣背後的菩提樹,也不能解毒。

林有緣的額頭上,黃豆大小的汗珠滾滾滴落。

「有緣,我不能幫你解毒,你的經脈太過脆弱。我的解毒法子你根本受不了」這時候,穿越男神的聲音終於傳到了林有緣的耳邊。

「那怎麼辦?總不能死在這裡吧?」林有緣面目猙獰,那種忽冷忽熱的感覺沒了,只是身上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烈火灼燒一般的疼。

「中的是百毒門的墨蛇毒,自然要找蛇王拿解藥了」

突然,林有緣手上和腳上的枷鎖應聲而斷。

他運轉菩提本願經,將毒氣聚攏在一起,暫時用靈力封鎖。

走到門口,這精鐵製成的牢房根本擋不住他。一拳直接轟在上面,輕描淡寫的走了出來。

這聲響,自然引出了狂蛇幫的幫眾。

也不知是不是中了毒的緣故,林有緣雙目變得血紅,渾身散發著暴戾的氣息。

「快,攔住他!你們去通知大人!」

這時候,一群看守地牢的狂蛇幫幫眾手持個個手持刀劍站了出來。

「擋我者,死!」

林有緣眼神兇狠,一個箭步直接衝到一個人的面前。

右手成爪狀,瞬間洞穿了這人胸口,心臟被林有緣直接用手捏爆。

這群幫眾不過淬體境,哪裡能擋得住陰陽境中期的林有緣?

他奪過此人手中的刀,一路上如砍瓜切菜。

一步一步,從地牢殺了上來。

「蛇王,剛才下面人來報,那小子身上的毒似乎已經解了,已經殺了不少兄弟朝著這邊過來了」黃衫女子道。

「如果毒解了他也不用過來了。他一定是用靈力封鎖住了毒氣,朝這邊來無非是想要解藥。可惜啊,墨蛇的毒是沒法完全封鎖的,靈力運轉的越快,毒就會跟著靈力蔓延至全身。最後全身毒氣攻心,那小子必死無疑」蛇王放下手中書籍,朝著外面走了出去,黃衫女子緊隨其後。

林有緣宛若一尊殺神,渾身被鮮血浸染成血紅色。手中長刀上全部都是狂蛇幫幫眾的血液。

「再問你一遍,蛇王在哪裡?」林有緣抓了一名幫眾,刀架在脖子上問道。

「我…我不知道啊」那人顫顫巍巍的答道。

手起刀落,林有緣直接結束了他的生命。 「蛇王!給我出來!」

林有緣單手持刀而立,渾身浴血。宛若一尊殺神。

狂蛇幫的幫眾手中的刀劍都被林有緣嚇得微微做抖,一步一步都在悄悄的向後挪。

「中了墨蛇的毒還能運轉體內功法,赤蛇,你去試試他。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遠處高樓上,蛇王和紅臉老三還有黃衫女子站在上面,冷麵的看著地牢上方。

赤蛇,就是紅臉老三。蛇王手下四大天王排名老三。

為人殘暴不仁,實力達到了陰陽境中期境界。

手裡拿著一把大砍刀,赤蛇從高樓上直接一躍而下。震碎了地上花崗岩的磚塊。

「又是你?蛇王呢?」林有緣長刀指向赤蛇,雙目中血光濃郁。渾身充滿了暴戾的氣息。

「蛇王豈是你想見就見?將死之人」

赤蛇之所以被人稱作紅臉老三,不光是他天生棗紅臉,更是他那暴躁的脾氣。

「他不來見我,那我就殺了你再去見他!」

林有緣暴喝一聲,手中長刀直接朝著赤蛇的頭顱斬去。

鐺!

赤蛇砍刀橫在頭上,一陣金屬碰撞聲響徹此處,彷彿能夠看見碰撞出的聲波。

赤蛇面目猙獰,被林有緣刀上的力道震的虎口生疼。

林有緣躍起空中又是一刀,這時,赤蛇被股強大的力量壓倒在地。

膝蓋,震碎了地面。

遠處蛇王冷笑一聲

「老三整日里一副誰都不懼的模樣,自己號稱陰陽境中力量無敵,連一個陰陽境中期的人都收拾不了,廢物!」

黃衫女子看著蛇王,那細長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狠辣,嗜殺的氣息讓黃衫女子為之一顫。

「若是他廢了在這小子手中,你就出手救他一命吧」蛇王對赤蛇的表現嗤之以鼻,接著便扭過頭去,對赤蛇看都不看一眼。

「蛇王,老三好歹也是陰陽境中期的實力,而且天生膂力,那小子應該不是老三的對手吧」黃衫女子皺了皺眉頭道。

「哦?你在懷疑我的判斷?」蛇王猛的睜開雙眼,冷冷的瞥了一眼黃衫女子。

那女子的身體突然變得十分僵硬,被蛇王盯了一眼,渾身變得冰涼。

「屬下不敢!」

黃衫女子趕緊跪下,冷汗不停的從額頭上冒出。蛇王雖然年輕,但是出自大宗門,百毒門。更是形意境的高手,為人心狠手辣,殺人如麻。

「紅臉老三雖然天生膂力,但他從來不注重修行。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體。那小子體態修長,肌肉勻稱。而且他的掌力非常強,絕不是赤蛇能敵」蛇王緩緩言道。

黃衫女子這才訕訕的起了身。

紅臉老三被林有緣刀上的力道震翻在地,林有緣跟上去繼續一刀,赤蛇一個鱷魚翻身躲了過去。這一刀,直接砍碎了地上的磚塊。

「狂蛇刀法」

赤蛇穩住身影,大砍刀朝著林有緣的身上招呼。

這刀法宛若蟒蛇出洞,隱隱間刀風呼嘯。

林有緣長刀揮舞,他不會用刀,只能回想那天黃婷婷施展過的劍法。

這長刀細長如劍,劍法用刀使也未嘗不可。

可惜的是,林有緣並不精通劍術刀法。

赤蛇大刀揮舞出聲,一刀直接砍向林有緣的頭顱。

林有緣用長刀接住赤蛇的大刀,空出一隻手大喝一聲「大力金剛掌!」

哐當!

林有緣一掌拍在赤蛇的刀上,刀身泛起一陣波紋,瞬間破碎!

「啊?」

赤蛇驚呼一聲,沒想到林有緣已經貼近了他的身體。

一掌,貼著他的胸口轟出!

大力金剛掌第一式,起塵。

赤蛇的胸口明顯的凹下去一快,整個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只留下一條血線。

「放肆!」

這時候,黃衫女子從高樓上飛躍下來,伸出玉手點了赤蛇的大穴。

「小子好狠辣!」黃衫女子眉頭深鎖,冷冷的盯著林有緣。

「蛇王給我下毒的時候也是如此,他人呢?」林有緣雙目越來越紅了,體內的毒氣似乎馬上就要衝破靈力的封鎖了。

「放肆!」

黃衫女子直接朝著林有緣沖了過來,速度奇快。

瞬息間,便來到了林有緣的面前。

伸出手,直接就是在他的,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啪!

這個臉打的,它又響又亮,又亮又響。

「呵呵」

林有緣詭異的笑了笑,笑容十分恐怖。

「蛇王呢?」他抬起頭再次問道。

啪!黃衫女子不說話,反手又是一巴掌。

「蛇王呢?」

啪!

林有緣也不記得自己被打了多少下,不過黃衫女子每打一巴掌,林有緣身上的戾氣就更重一分。

到了最後,他的身體表面宛若有一層實質的暴戾氣息。

「啪!」

「轟!」

女子再一次出手,林有緣一拳轟在她的掌心。

黃衫女子終於動了,動作奇快無比。風聲呼嘯,原地只留下一道殘影。

她出手就是一拳,林有緣被這一拳轟在胸口,身體忍不住後退。

陰陽境後期

林有緣對女子的實力有了個大致的了解,蛇王手下四大天王排名第二。

黃衫女子又是一腳踢向林有緣的後腦,林有緣下蹲,巧妙的躲開了致命一腳。隨即向前一步,身體直接撞在女子的身上。

林有緣可是在靈山寺淬體的,體魄強悍無比。如果穩穩的吃了林有緣這一下子,就算黃衫女子是陰陽境後期,依舊承受不住林有緣霸道的體魄。

但是,女子的身體宛若一條無骨的蛇,順著林有緣的身體便滑倒了她的背後。

兩隻手像是致命的繩索,直接勒住了林有緣的脖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