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蕭天,你想幹什麼?」古冶真的有些憤怒了。

「古冶,大家都是一塊長大的好朋友,我真的希望你給冷靈道歉,這樣誤會也能夠化解開,這樣大家還是朋友。」蕭天好心的說道。

「朋友,我沒有冷靈這樣的朋友,我也不想和她做朋友,你趕緊給我讓開,跟你們說話簡直對牛彈琴。」古冶內心同樣火大不已。

「我要是不讓呢?」蕭天內心的火氣一下子就起來了。

「蕭天哥哥,教訓教訓他,省的他整天神神氣氣的。」冷煙在旁邊煽風點火。

「蕭天,你真的要和我動手?」古冶不動聲色的退後了一步,找到一個較好的位置。

「古冶,我只是希望你給冷靈道歉,把誤會化解開而已。」蕭天同樣退後了一步。

「如果我不呢?」古冶眼睛眯起,這是他的習慣,代表他真的憤怒生氣了。

周圍的人都對他很熟悉,知道他已經生氣,可是蕭天仍然不讓,而是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那我只能強行把你帶到冷靈面前讓你跟她道歉了。」

「好,好,好,那就來吧。」古冶心中怒極,暗暗運起了血脈之力,下品血脈,血魄境初期的修為,古冶不認為自己會輸。

「好,古冶你不要怪我了。」蕭天點點頭,其實他本來不想這麼做的,可是他的父親蕭族老告訴他,冷靈去主族這件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了,未來註定會成為絕世強者,所以他一定要想辦法跟冷家打好關係。

冷靈最近要修鍊,所以蕭天只能夠和冷靈的妹妹冷煙混在一起,討好他,如果能夠把古冶帶到冷靈面前認錯,那麼,冷靈必然會承蕭家的情。

「蕭天哥哥,別客氣,對於這種人,沒什麼好客氣的。」冷煙在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放心吧。」蕭天點點頭。

周圍的人一看要動起手來了,不用誰提醒,同時後退,讓出了一大片空地,同時屏住了呼吸。

也就是在周圍人讓開的剎那,蕭天腳尖一點,一股紅色的光霞透體而出,狠狠的壓在地面之上,藉助著這股力量,蕭天好似離弦之箭,閃電般的向著古冶衝去。

「血脈之力,蕭天已經踏入血魄境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大叫一聲。

血脈之力透體而出,這是邁入血魄境的標誌,只有凝結了血魄之後,體內的血脈之力才可以透過身體發出。

周圍人的目光頓時變了,蕭天竟然踏入了血魄境,怪不得這麼有信心敢率先出手,這樣一來,還在血脈境的古冶就倒霉了。

冷煙精緻的俏臉上露出一絲興奮,這樣一來,古冶這個討厭的傢伙就會打成個豬頭。

蕭天不敢大意,兩個人雖然沒有經歷過真正的生死戰鬥,但是卻經常和族裡的護衛切磋,戰鬥經驗豐富,雖然他實力比起古冶高出一大截,但是仍然不敢小覷古冶。

快速衝到古冶的面前,蕭天左手變掌,切向古冶的脖子,右手卻緊握成拳,絲絲粘稠的血光透射而出,朝著古冶的胸膛狠狠的擊打了過去。

雙路開花!蕭天打的主意很好,想要一擊就制服古冶。

古冶心中也是一驚,他看出了蕭天的右手才是真正的威脅,心中,有心試探蕭天的實力,同樣將血脈之力運到右手,緊握成拳對著蕭天的拳頭擊了過去。

「砰。」

兩人的身體皆是一震,雙目同時付出驚訝之色,隨後雙方像是約好了一樣同時後退。

只不過,古冶只是後退了兩步,便穩住了身形,而蕭天卻是一臉後退七步,最後一腳用力之大,甚至將黑石板踩出了幾條裂紋。

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還是蕭天的反應最快,驚聲道:「古冶,你竟然也突破到了血魄境?」

「不錯。」古冶點點頭。

眾人這才明白原因,怪不得蕭天落入了下風呢,原來是這個原因,不過古冶也真是夠奸詐的,竟然直到現在才表現出來。

冷煙輕哼了一聲,俏臉上浮出一抹不愉,對著蕭天大喊道:「蕭天哥哥加油,快用你修鍊的那門武技啊。」

「古冶,沒有想到你也突破了,我早該想到的,你來武技殿,就是因為這個。」蕭天露出鄭重之色,顯然這個時候的古冶給他帶來的壓力比剛才要強的多。

「不過你應該還沒有修鍊武技,絕對不會是修鍊了武技的我的對手。」

說完,蕭天體內的血脈之力就加速運轉起來,周圍的人對著古冶露出了憐憫的目光,有沒有武技對一個人的實力影響有多大,他們可是清楚的很。

古冶也是心中發苦,他剛剛突破不久,還沒有修鍊武技,不過他也不可能認輸,打算直接衝上去和蕭天亂戰,逼得他沒有時間使用武技。

可是,還不等古冶衝上去,一道憤怒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你們在幹什麼?」

眾人轉頭一看,竟然是族長林禹,冷靈就站在他的旁邊,看見這幅混亂的樣子,美目中露出一絲驚詫。

「族長?」眾人同時驚呼出聲,紛紛低下來頭,蕭天也是收斂了自己的血脈之力,大氣不敢喘一聲,對於族長,他可是充滿了敬畏。

冷煙也是吐吐舌頭,不敢多說一句話,默默的低下了頭。

「族長,只是我在和蕭天切磋而已,算不了什麼大事。」別人族長敬畏,可是古冶卻不,自從族長和冷靈一起冤枉他之時,在他的心中,族長就不再是值得他敬畏的人了。

眾人皆是心驚,古冶竟然敢這麼大聲和族長說話,這在族裡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族長該不會大發雷霆吧。

「切磋?」林禹冷笑了一聲,他如何能夠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心中對於古冶畢竟有所愧疚,略一猶豫之下,道:「你們是不是精力過剩了,武技殿是你們切磋的地方嗎?」

「都給我出去,省的讓我煩心。」

眾人如蒙大赦,二話不說就走了出去,就連蕭天也是趕緊出去,不敢在族長面前多說一句話。

古冶什麼話也沒有多說,同樣隨著大家一切走了出去,不過讓所有人意外的是,族長竟然把他給叫住了。

「古冶,站住。」

「族長,有事嗎?」古冶冷冰冰的回道。

這種冰冷的語氣讓周圍的人心中俱是一顫,生怕族長發火,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一向威嚴的族長竟然罕見的露出和緩之色。

「我看你行動比起之前敏捷了不少,看來你是突破到了血魄境吧。」

「是的,族長。」古冶心中一顫,族長不愧是族長,竟然靠著這些細節就看出來他突破了。

「可有修鍊武技?」林禹遲疑了一下問道。

「沒有。」古冶搖搖頭。

「既然這樣,你跟我一起進來吧,正好我要帶冷靈進去挑選三品武技,你也一起跟著過來吧。」

周圍的人聽到這句話,驚愕之色一點點的佔據他們的面龐,嘴巴也是緩緩張大,幾乎能夠塞下一個雞蛋…… 武技殿中,寂靜無聲,一道道的驚愕的目光,投向了族長林禹,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族長竟然會邀請古冶和冷靈一起去挑選武技。

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武技,而是三品武技。這些武技都是族內的珍藏,只有極少數人才有資格修習,甚至很多血神境的族老都沒有權利去修習三品武技,可見這武技的珍貴。

古冶也是愣了下,隨後迅速點頭答應了下來,這個機會,他不可能放棄,同時他心裡也清楚,這是族長對於他的補償。

冷靈的臉色變了變,心中有些不滿,不過林禹是族長,這個權利還是有的。

「多謝族長。」古冶恭聲答道。

「跟我進來吧。」林禹點點頭。

一直到三人進去許久,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議論起來,不過他們的議論,對於古冶造成不了半點影響。

冷煙嘟起紅潤的小嘴,輕輕的哼了一聲。她雖然傲氣,仍然不敢質疑族長的決定。

三品武技藏在武技殿的最深處的一個小房間內,看起來十分尋常,不過古冶和冷靈卻是知道,如果沒有族長帶領,他們兩個人是無論如何也走不過來的。

「族內的三品武技都是我從主族帶過來的,雖然修鍊起來要複雜一點,但是論起威力,蒼藍域其他流傳的三品武技是比不上的。」林禹狀似隨意的說道,從這些話里不難聽出他的自得。

三品武技:通天力

三品武技:化石掌

三品武技:白虎印

這三門武技,就是靈人族僅存的三門武技了,被放在一個鐵木製成的架子上,放在極其名貴的盒子內。

古冶和冷靈兩人都沒有看向其他武技,而是不約而同的看向白虎印,原因無他,族長林禹修鍊的武技,就是這門白虎印,這也是他成名的武技。

「兩個小傢伙野心不小,竟然一下子就看上這門威力最大的武技。」林禹笑罵。

「族長,我們可以修行的吧。」古冶率先問道,傳說這門武技威力極大,甚至有蒼藍域攻擊第一的美名,兩人當然想要選擇這門威力巨大的武技。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白虎印修鍊起來十分困難,而且要經歷真正的實戰方可大成,雖然名頭很大,可就連我,也沒有修鍊大成。」林禹勸誡的說道。

還沒有修鍊大成,就有蒼藍域攻擊第一的美名,那要是修鍊成功了,威力豈不是翻天了。

古冶腦袋一轉,迅速的下定了決心,二話不說就朝著架子上靜靜躺著的白虎印抓了過去。

與此同時,冷靈也是伸出縴手玉指,朝著盒子內的白虎印抓了過去。

兩個人一手抓住白虎印的一半,一邊同時叫道:「這是我先拿到的。」

「兩個小傢伙不要著急。」林禹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伸手將白虎印給奪來,雖然古冶和冷靈都用了大力氣,仍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禹將書奪走。

「你們想清楚了,一定要修鍊這門武技嗎?」

「不錯。」

「我已經選中他了。」

古冶和冷靈同聲說道,對於這門武技,兩人誰都不想放棄。

「實際上這門武技一共有兩本,這裡放的只是拓印本而已,還有一本在我手裡,既然你們打定了主意,那就一人看一本吧。」林禹搖搖頭說道。

或許其他的武技可以讓族內的人帶走,可是三品武技卻是不可以,只能夠在這裡看完默記下來,然後回去修鍊。

說完,林禹從自己身上拿出了另外一本一模一樣的小冊子,遞給了古冶,隨後又將手上的小冊子,給了冷靈。

「你們兩個就在這裡認真的好好看看吧,記下來之後,就把東西放回去,三品武技是決不允許外傳的。」林禹淡淡的說道。

古冶和冷靈都沒有異議,同時拿起白虎印,默默的翻閱起來:

血脈遍體,氣蘊丹田,人乎殺念,沉於血脈之間,驚乎…….

古冶心中讚歎,不愧是三品武技,開篇就講述了許多運用血脈之力的技巧,他甚至還沒有翻閱到正文,僅僅只是看了一下前面的介紹,就感覺大有啟發。

旁邊的冷靈也是美目連閃,明眸熠熠生輝,一雙烏黑髮亮的大眼睛死死盯著裡面的文字,顯然也是沉迷了進去。

對此,林禹並不感覺意外,這可不是一般的武技,而是人族的至強者隨性創作出來的,在這蒼藍域可以說是至寶一樣的東西,對於幾個小傢伙有用那是在正常不過了。

時間漸漸的過去,房間內的燭火足足燃燒了一半,冷靈才輕呼一口氣的放下書本,美目中滿是敬佩凝重的神色。

恰巧,古冶同樣放下了武技,眼神當中閃過一絲思索之色。

看起來他們兩個人已經把裡面的內容給默記下來了,林禹也就不再猶豫,將二人的手中的白虎印冊子收起,主動問道:「怎麼樣,感覺如何?」

「感覺挺複雜的,似乎修鍊起來要很長時間。」冷靈首先說道。

「我也感覺很複雜,而且有很多疑惑。」古冶老實道。

「呵呵,這是正常的,哪怕我修鍊者白虎印十幾年,同樣還是有很多疑惑,不過你們不用擔心,慢慢修鍊,總會有所成的。」林禹笑著安慰道。

說完,林禹露出猶豫之色,看了看冷靈,隨後又看了看古冶,終於不再猶豫,直接說道:「按理說,這個房間,你們是沒有資格進來的,不過我還是帶你們進來了,你們明白這是為什麼嗎?」

冷靈和古冶都沒有說話。

「我想你們應該都明白,古冶這件事情,族內知道真相的只有我們三個人,而且也只會有我們三個人知道。今天我想讓你們兩個人把事情說開,以後不要在這麼僵。」

「你們兩個畢竟是從小玩到大的玩伴,何必現在鬧得跟生死仇敵一樣的,低頭不見抬頭見,你們還是互相諒解吧。」

古冶和冷靈心中一顫,互相望了一眼,一時間,空氣都變得沉重下來,隔離之意在這個小房間中生出。 「族長,只要冷靈親口在族人們面前說出誣陷我的事實,我可以原諒他。」古冶驀然說道。

「這不可能?」冷靈和族長同時說道。

「古冶,我前天得到消息,主族的使者還有一個月就會到來,冷靈是族內的希望,我決不允許她的清白受到損害。」林禹用柔和的語氣說道。

「既然如此,族長,我沒什麼好說的了。」古冶心中一顫,原來在族長的心裡,還是擁有下品血脈的冷靈的地位更加重要一些,為此族長可以犧牲他的名譽。

就是不知道,族長知道了自己也有下品血脈之後,態度是不是會有所轉變。

「古冶,你何必惺惺作態。」冷靈嗤笑一聲:「你不就是想要更多的補償嗎?名譽,清白,呵呵,在你心裡又值的了什麼?」

「住口,冷靈,你不要太得意了,遲早,我會讓你後悔。」古冶雙眉倒豎,怒火萬丈。

不知道是不是經受過冷靈的摧殘,他感覺自己變得成熟了許多,至少現在能夠將自己的心緒收斂於心中了。

「後悔,哈哈。」冷靈輕蔑的掃了古冶一眼:「古冶,以後我是主族之人,會去聖城,那裡強者如雲,寶物如雨,靠著那裡的資源,我註定會成為絕世強者,而你,終其一生,也不過血神境而已,你和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後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夠讓我後悔。」

冷靈輕視蔑視的目光,好像利劍一樣刺入古冶的心中,雙拳緊握,因為太過於用力,指節都有些發白。

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怒火,古冶不發一言,深深的看了冷靈一眼,轉身便走出房間,走之前,也沒有給族長說一句。

「族長,你看看他什麼態度,說不定等主族的使者來了,他還會去打打小報告。」冷靈不屑的哼了一聲。

「他的心中,有怨氣也是應該的,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妨礙到你的,不過等你到了主族,必然會成為強者,到時候…..」

「到時候我自然不會忘了族群,更會回報族長你….」冷靈接道。

「回報我就不必了,回報族群便可。」林禹微微搖頭。

……

回去的路上,族人們看見古冶依舊是指指點點,然而這些已經無法撼動古冶的心緒,他想起剛才冷靈得意的嘴臉,心中的怒火就抑制不住。

古冶,你和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後悔,我倒看看讓你如何後悔。

冷靈的話就好像鋒利的刀劍,在古冶的心間不停的切割。

等著吧,冷靈。

古冶在心間暗暗發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