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老祖……」

青凌豐接過信,聽著他那平靜的話語,不由得有些擔憂。

「行了,去吧。」

……

另一方面,蘇言在將蘇洛璃送回綾雲峰之後,自己則很快回到了東雲峰的院子之中。

誰都猜不到,今日夜裡成漢天會不會有所動作,而一旦他在暗中做些什麼,如今的蘇言也根本沒有抵禦的能力。

稍微平復了一下心緒之後,蘇言便盤坐到了床鋪之上。

心念一動,身周的天地靈氣,迅速匯聚而來。

此時,他的五感逐漸散去。

稍一恍惚之間,意識已然置於墜子之中。

「未妖。」

來到湖水邊,他輕聲的呼喚了一下,前方的湖面便是自中心分離開來,那條通向湖底的道路便是展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迅速踏過此處,來到了湖底。

此時,未妖的氣息已經重歸平穩,雖然鱗甲之上的裂痕依舊若隱若現,但看樣子傷勢已經好了太多了。

「全力運轉《大衍訣》,就能推開第二境地的石門了。」

未妖的目光始終透過第一境地,定格在了第二境地的入口位置上,雖然並沒有表現出來,但深層之間隱隱的透著些許不安的情緒。

只不過,蘇言並沒有發現而已。

聽罷它的話語之後,蘇言便邁開腳步,迅速的穿越過了第一境地的十餘丈範圍,腳步最終停在了第二境地的入口。

一時間,外界他的軀體,《大衍訣》迅速開始運轉了起來。

整個身軀之內,即刻形成了一個天地靈氣的循環,而在這循環之中,天地靈氣也是逐漸受到經脈、丹田的淬鍊,一點點的化為了靈罡。

稍作片刻,那些自這個循環之中煉化出來的靈罡,彷彿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化為了一道溪流,淌入了蘇言胸前的墜子之中,一時間穿過了湖水,繚繞於他意識的周側,形成了一道道圓環。

「呼……」

稍微沉浸而適應了一下如此狀態之後,他的意識便是將雙手抬起,雙掌貼在了那第二境地的石門之上。

下一瞬間,他的意識向前傾倒。

就在此時,在他身上化為圓環的靈罡,竟是迅速順著他意識的雙臂,附著在了整一道石門之上。

緊隨其後,石門開始顫抖。

幾息過後,自他意識雙掌按壓的位置開始,數道裂痕便迅速在石門之上擴張開來,而其震動也是愈演愈烈。

轟!

一道轟鳴聲傳來,便是驚起了一縷肉眼可見的虛空漣漪,卷過了整個第一境地,最終撞在了第一境地入口的水幕之上,令那湖水也是略微起了一絲波瀾。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湖底匍匐著的未妖身上,那一道道裂痕,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起來。

高門盛婚 而此刻,蘇言身前,石門崩裂。

散落的石塊,在觸碰到地面的一瞬之間,便化為了點點的星光擴散入了第二境地之中。而這些星光在觸碰到第二境地避免之時,竟是附著其上,化為了一道道的光亮,逐漸將第二境地照亮。

第二境地的模樣,便是在此間,一點點地映入了蘇言的眼眸。

蘇言的目光一掃,最終落在了一件最顯眼的東西之上。

一柄劍,斜插於地的劍。

嗡……

剎那之間,一陣焚音在蘇言的腦海之中瞬間炸開,令他的識念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與痛苦,而目之所及的範圍之內皆變得朦朧一片,唯獨那柄劍依舊格外的清晰。

而此刻,湖水底,未妖猛然抬起了頭。

一雙獸瞳,直勾勾的盯住了位於第二境地入口的蘇言。

在它眼神之中,不安的情緒迅速擴大。

緊隨其後,它站將起身。

踏。

就此時,蘇言的腳步一邁,踏入了第二境地。

他的意識已經陷入了一片模糊之中,所能夠感知到的就只有眼前的那一柄劍,以及那一柄劍之中所散發出來的意蘊,在不斷地召喚著他,牽動著他的腳步。

「不可以!」

看著蘇言邁出的第一步,未妖突然張口,一道成熟而充滿韻味的女子聲音,便是從她的口中傳了出來,這是蘇言與她相識以來她第一次正常地發聲。

而與此同時,她的身軀向前一躍。

剎那之間,一道數丈大小的陣紋在她身前張開,而她穿過陣紋的身軀,便逐漸化為了點點星芒,而當下一瞬間星芒重聚的那一刻,是一個莫約二十餘歲的女子。

碧藍秀髮被水托起,而一身冰藍色的衣裙,將她豐滿而細緻的嬌軀展現地淋漓盡致,那精緻而充滿韻味的五官,將她美的足以令人窒息的俏臉展現地凌厲精緻。

身周的湖水劃過她的衣裙,就彷彿是清風一般,連裙角都未能沾濕。

此刻,她神色緊張,一雙赤果的玉足點過湖底,迅速地穿過了第一境地的水幕。

但就在這一瞬間,第二境地竟席捲出了一道漣漪,將她重新彈出了第一境地。

「不!」

看著逐漸走近那劍的蘇言,她再度一步點地,重入第一境地。

如方才那般的漣漪,再度席捲而來。

她手中捏了一訣,一道陣紋則迅速自她玉手的掌心擴張開來,一股虛空水流便迅速沖向了那一道漣漪,一時間便將之沖淡,而她的玉足再度點地,冰藍色的倩影迅速的越過了第一境地的距離。

玉手前伸,去觸碰已經邁入第二境地數步的蘇言。

熊!

但她的指尖才剛越過第二境地的界限,一股灼熱的火焰便自身前瞬間炸開,令她身上再度出現了幾道傷痕,嬌軀也是重新被彈回了第一境地之外。

這一刻,她的氣力,已全部散盡。

「這便是你的決定么……妖帝大人……」

她一雙美眸不住地顫抖,勉強才可站起身來。

看著已經站在劍旁的蘇言,一道清淚便自她的俏臉滑下。

「一定要活下來。」

她不再嘗試,此刻若還有她能做的事,那就只能是在一旁看著蘇言,為他祈禱。

另一方面,蘇言站於劍旁。

除了身前這一柄斜插於地的劍,其他的一切在他感知之中,都變得十分模糊,模糊到幾乎整個世界只剩下眼前的這一柄劍了一般。

不覺間,他抬起了手。

隨後,右手掌反握劍柄。

嗡……

嗡鳴響起,將焚音惹起,令他的腦海之中迅速席捲了一股強烈的意志,繚繞於他的識念周圍。

下一瞬間,這些意志迅速收攏,將蘇言握著劍柄的識念束縛,不可言喻的壓迫感立刻令蘇言一時間喘不過氣來,而在這一刻他的記憶之中有什麼東西開始顫動,一股莫名的暴躁迅速席捲了他的情緒。

「啊!」

不論是位於第二境地的識念,還是盤坐於床鋪之上的軀體,皆是抑制不住地放聲咆哮,甚至於在外界他身軀周圍,《大衍訣》形成的天地靈氣循環因此紊亂,一道道微弱的虛空漣漪以他為中心激蕩了開來。

數息過後,他的聲音逐漸沙啞,而弱化了下來。

但這並不是情緒穩定下來了,相反情緒愈發地激烈了,連帶著強烈痛苦情緒的咆哮,也嘶啞了。

此間,他的身軀,不住地顫抖。

隨著時間的流逝,記憶之中那種暴躁的情緒,一點點的佔據了他的內心。

而在他識念之前,那柄劍上,焚音依舊。

不知何時,他身軀緊閉著的眼眶中,留下了兩道淚。

兩道紅色的淚。

兩道血淚!

「這究竟是什麼……」

他的意識,開始發問。

但他根本控制不住,也抑制不住這種情緒的產生。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情緒愈演愈烈,令他的意識出現了支離破碎的跡象。

「不……我不能死!」

好在,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並不晚。

一股力量迅速自他的意識中釋放出來,識念捏著劍柄的力道立刻加大,而一股莫名生出的力量,令他將身前的劍一點點的抽出。

而隨著劍逐漸被抽出,識念的痛苦,便以幾何倍增長。

但與此同時,在他的記憶生出,那暴躁情緒的源頭,在他的感知之中竟也開始一點點的清晰了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一個久遠的歲月。

一段蘇言從未經歷過的故事。 「蒼天……」

「蒼天!蒼天!蒼天!……」

不知為何,蘇言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這兩個字眼,而每當他說出一遍的時候,一股彷彿無窮無盡的怒火便從內心深處被釋放了出來。

而在這種強烈情緒的籠罩之下,他識念的力道,瞬間放大。

剎!

劍身拔地而起。

而就在劍尖離開地面的那一個瞬間,一道強烈的刺芒砸在了蘇言的識念之上,令他所感所知皆消失的無影無蹤,能夠看到的就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白芒空間。

並且,一切的記憶、情緒,在這一瞬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不知道自己忘記了什麼,只是浮於這片空間之中。

「那是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在他身前不遠處,突然浮現出了什麼。

那個東西,似乎是一種意蘊,並非是任何實際存在的物體。

下意識間,他朝著那個東西靠近了過去。

就在他指尖輕觸的一瞬之間,記憶頃刻如奔涌的洪水一般,自他的內心深處被釋放出來,剎那之間令他的識念被一種無比沉重的壓迫感所籠罩,顫抖之間他終於看到了一切被他所遺忘的東西。

只是,那些似乎不屬於他的記憶,顯得十分模糊。

能夠清楚感知的部分,只有關於劍的一切。

白芒散去,周圍一片山清水秀。

蘇言立於山巔,而在他身前,有一個人背對著他。

似乎是察覺到蘇言的出現,那個人便是轉過身來。

蘇言在那人的臉上,看到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容貌。

若除卻歲月留下的滄桑,那就是自己的臉。

一模一樣!

「你是誰?」

略微愣神之後,蘇言問道。

那人沉默片刻,才是將身子完全轉向蘇言,回答道:「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可能是你,也可能……誰也不是。」

模稜兩可的答案,反而令蘇言更加迷茫。

轉而,他又換了一個問題:「這是哪兒?」

「你用劍心與劍意構築的世界,確切的說……是前世的你,妖帝蘇無夜。」那人這一次沒有猶豫,立刻開口這般回答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