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老爹忙著呢,孔姨和老媽都要閉關修鍊,他忙著為她們準備後勤呢。明明都已經不需要吃東西了,這還是每天好吃好喝的準備,關鍵是她們還每天都出來吃,這算什麼閉關嘛!」不提李晨顯還好,一提,就算李夢再怎麼好脾氣都有點氣不過。 跟劉默之交接之後李淵熟悉了一下部落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多少事情要忙,不比劉默之因為自己本身只是代管,什麼事情他都要親力親為,不然很容易有人不將他額話放在心上。

但是到了李淵這邊就不同了,在出手親自懲戒了幾個以權謀私的敗類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炸刺了。幾位還想仗著新部落聯盟中的地位來說說情,當他們見到是李淵做主的時候立刻閉上了嘴。

等將一切都理清之後,李淵也終於有時間好好的整理一下這一次閉關的收穫了。一百年的時間是之前李淵修鍊時間加起來的兩倍,雖然已經不是實力的爆發期,幾乎接觸了瓶頸,但是只要想要完善還是有事情做的,這一百年的時間他並沒有浪費。

劍道修為上,劍魂級的劍意李淵已經從初級進階到了中級巔峰隨時可能進入高級。劍招上李淵對於基礎劍技的掌握差不多到了化境,雖說還達不到無招勝有招的境界,但是也相差不遠了,他對劍招的理解已經不在拘泥於固定的模式了。

就像之前他自己領悟的星月日劍技,現在他能夠在三招只見隨意的切換,月華落下的可能是薛華也有可能是烈焰,還有可能是那漫天的繁星。

如果說劍道上的進步並不能算的上是大的突破的話,那麼李淵對於法則的領悟就遠遠超乎他的預計了,這種直接作用於魂體之上的魂詞幫助李淵極大的提升了對法則的領悟。

特別是雷霆法則,因為過於狂暴,雷霆法則一直都是比較難以駕馭和領悟的法則,當然他的攻擊力也是首屈一指。一百年的淬鍊,李淵對於陰陽法則,五行法則的領悟已經到一個瓶頸,甚至於神魔級中也已經達到了極限。雷霆法則也遠超一般的神魔級強者對於法則領悟的境界,就算是對上光明神都能算是略勝一籌。

如果要細分一下的話,應該說一般的神魔級強者對於法則的領悟達到了了解的程度,還不能熟練的運用,就像是劉傑和蒙塔這個層次的。第二層就是大長老和大賢者這一級的,能夠靈活的運用法則,但是還只是初步的運用表面上的法則。

第三層就是最頂級的那一部分了,他們已經將法則變成了自己的一種本能,能夠靈活的運用法則之力,還能夠根據自己的理解將法則衍生出很多其他人想不到的作用。

李淵現在的境界就是第三層巔峰,但是想要進入下一步掌控法則可不是俺么容易的事情,神魔級的實力還做不到這一點,他們的肉身也限制了這個可能。

李淵沒有繼續在劍體之上刻印魂技,他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雖然靈師在魂體上印刻是非常便捷的手段,但是真正的靈師不應該是這樣的。青蓮蓮台之上已經顯現了九章道德經,李淵光論魂力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封號級的巔峰,在突破就是神魔級。

他的其他各方面都已經到了那個層次,但是因為誓言的關係,李淵被一個力量死死的壓制住了,讓他沒有辦法突破。他也不著急,這一次的族戰之中就是他完成誓言的關鍵點。

最讓李淵在意的是蓮台越來越青翠,本來看上去還像是魂器,隨著道德經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顯現出來,青蓮像是要活過來一樣,李淵有一種感覺也許在他突破神魔級,顯現出第十章的時候,蓮台可能真的會變成活著的青蓮。

靈師方面進步很緩慢,一方面是神識在不斷的壯大,但是只是單純的是量在增多,對於質的改變似乎還早的很,現在只能慢慢的積累量,以求達到量變到質變。

因為對於靈師後面的修鍊根本就沒有前人的經驗來讓李淵參考,李淵能夠做的也就是這最簡單的笨辦法了,不然根本毫無頭緒。

好在在龍黃大陸上的戰鬥,這個層次的神識已經夠用了,所以他並不著急,以後等到了洪荒大陸上在想辦法找找看看後續的境界。

最後就是李淵最頭痛的肉身了,雖然已經修鍊了龍皇煉體決,加上有龍血額淬鍊,李淵的肉身已經達到了凡塵境的極限了,但是因為遲遲沒有辦法進入神魔級,這也讓他的肉身一直沒有辦法晉級,這是從凡軀蛻變成神體的關鍵,沒有絲毫的辦法。

雖然他的肉身就算比起一些蛻變了的普通神魔級強者也絲毫不差,但是那是靠量來補充的,但是遇到光明神這樣的存在肯定是要吃大虧的,就像之前光明神那巨大的身軀散發出來的氣勢就讓李淵有點喘不過氣來。

但是李淵現在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能放到一旁,船到橋頭自然直。

李淵出關后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李淵也將部落後續的安排理順,也清閑了下來。從他重生過來之後他就一直在被壓迫著不停的修鍊,根本沒有一點機會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現在有機會了自然準備好好的看看,不然說不定族戰之後整個大陸的風貌都會被改變。

當然最重要的是李淵想要尋找一個辦法將母親救回來,之前在將將母親帶回來之後,他就進入了試練塔尋找治療的辦法,但是最後都失望而歸。

但是也不是毫無收穫,至少知道母親還活著,只是靈魂陷入了沉睡,要是時間太長的話醒來的機會越小。

李淵也試著進入母親的魂海中看看能不能找到辦法將他救醒,但是進去之後看到的一片衰敗之色。那塑像完全將她跟空氣中的靈力隔絕了,魂海早就枯竭了。

「光明神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後悔你做出那樣的事情,不單單是為了我的母親,還有那些跟自己母親一樣的受害者。我會讓你好好的跟他們懺悔的,以你的靈魂的堅韌程度應該能夠躲堅持一段時間的。」李淵對於陰之法則的領悟,讓他現在對於神族的靈魂再也不是只能瞬間滅殺了,現在他有了長時間將死去的人靈魂保留的辦法。 只是最近李淵發現了一些問題,那就是道德經對於青蓮的成長漸漸的作用越來越小了,顯然是一部《道德經》已經沒有辦法讓青蓮繼續進化了,這讓李淵心中有些焦急。偶就

看來之前的想法還是有點太天真了,雖然太清聖者他們都有著自己的聖器,但是卻沒有一個是伴生聖器。《道德經》雖然精妙,算的上的最頂級的經文,一部這樣的經文,就能夠讓一個人順利的成長為獨擋一面的強者,但是想要讓青蓮成長為聖器顯然不是俺么簡單的事情。

但是現在比較尷尬的事情是李淵不敢讓這件事讓其他人知道,因為李淵現在得到的東西都是建立在自己以後基本上肯定成聖的可能之上。

自己要是真的為了這件事去求組幾位聖者,只會讓他們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跟他們平起平坐,以後對他的態度必定要高上一層,以後就算是李淵成聖了,也抹不掉這件事。

而且這件事也很好解決,一步《道德經》沒有辦法讓他完全蛻變,那就再來一部。或許對於普通人來說這非常的困難,甚至就算是聖者都會猶豫,但是在李淵這裡卻非常好解決。

李淵不知道的是他閉關了,但是他閉關之前交代的事情卻在整個人族鬧得沸沸揚揚。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有人故意出賣假的或者殘缺的高級魂詞,用來坑害普通人。

要是只是要給身價一般的人,可能只是會給你一個假的魂詞,一次性的將對方榨乾了就好。這種情況還好一點,只是損失一旦財務,畢竟只要靈師一進行驗證就能夠知道是假的。

但是第二種就嚴重了,對一些身價非常豐厚的人,一次性炸不干他們,他們就會給出一枚真正的高級魂詞石,只是那到魂詞是殘缺的。

要是有人承受不了這樣的誘惑,印刻了這殘缺的魂詞,他們就能夠再次的去收割一番。一般的魂詞石要是殘缺的話也能夠發揮出不小的作用,但是對於一些特殊的魂詞石來說,要是殘缺的話一點用處都不會有,而且還是拖累魂體的成長。

為了能夠擺脫這樣的限制,很多人只能認栽,拿出大筆的資源來換取剩下的魂詞。

可惜大多情況下,都是送羊入虎口,拿到的魂詞根本就是假的,再想找這些人就很難了。這件事其實並不算大,本來應該是不會惹出太大的風波的,但是在有人插手之後漸漸的就變味了,越來越受大家的關注了。

對於李淵的吩咐長眉不敢有一絲的怠慢,立刻就開始探查起來。這件事對於一般人來說很難,,但是對於長眉這些消息靈通的人來說並不困難。

一開始陸陸續續收到的消息,讓他心中放鬆了一點,因為以現在查到的情況來看,並不是有人故意設計來坑李夢的,這樣的話要面對的人就要簡單多了,對於長眉來說這確實一個不錯的消息。

很多時候事情往往經不住念叨,就在長眉基本上查清楚準備動手的收穫,一個噩耗傳了過來。有人發現之前坑害李夢的人,雖然是這個團伙的人,但是確實一個頭目,平時並不負責這件事。

這一次突然對李夢出手很是反常,隨後就有人爆出道教李淵的妹妹被人出手給廢掉了,為的就是教訓教訓他,讓他收斂一點,不然下一次就是他本人。

本來只是一件小事,因為李夢的原因,一下子受到了很大的關注,很多人都在關注這件事。

長眉一個腦袋兩個大,在他看來對方是有病吧,你做了就做了,老老實實的縮著不就好了,自己說出來幹什麼,這是要挑釁李淵嗎?

而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挑釁李淵,還敢這麼囂張的人可不多,裡面沒有一個是他能夠招惹的,這讓長眉心生退意。

可是想到李淵的吩咐,他又有些猶豫,自己要是這麼退縮的話,恐怕李淵也不會饒過他,一時間他有些進退維谷。

長眉這邊退縮了,另一邊護衛隊那裡可不會,李淵可以說是他們最尊敬的上司,這一次卻受到了這樣的侮辱,他們可不會忍受下來。

他們可不會管對方是什麼人,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出手,讓整件事被點爆了,成為了整個大陸議論的焦點。

十幾顆人頭一夜之間被掛在了靈師公會的外面,這讓很多人都是吃了一驚,這靈師公會可不是好惹的存在,現在居然有人敢這麼做,很是讓大家遐想。

很快就有消息傳了過來,除了人頭,牆壁上還寫了一段話,直接就說明了,這些坑人的騙子們的後台就是靈師公會。

所有人都知道是誰出手的,要是靈師公會確實是騙子的後台,那麼有這個動機,也有這個能力做這件事的人就已經很明顯了。

靈師公會自然不會罷休,立刻找上了道教,要他們交出李淵,不然以後靈師公會就會制裁道教。可惜這要的威脅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是受到了道教強硬的反彈。

「交出所有跟騙子有關聯的人,並且以後接受四大教派的監管,四大教派將會直接宣布靈師公會是一個非法組織,我們會對他們進行打擊。」道教的回應沒有一點的妥協。

靈師公會沒有想到道教會為了一個人跟他們直接對上,一時間有了一些麻爪,雙方僵持住了。

造成這一切的李夢毫無所覺,還在試著自己新到手的魂詞。

對於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是靈師公會的不對,李淵不過是因為不願意加入靈師公會,並且對靈師公會進行了一些質疑,對方居然就開始對他的親人動手,這不要說是李淵,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沒有辦法忍受了。

對於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是靈師公會的不對,李淵不過是因為不願意加入靈師公會,並且對靈師公會進行了一些質疑,對方居然就開始對他的親人動手,這不要說是李淵,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沒有辦法忍受了。 「好了,將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天族的族長宙斯看著面前幾個後輩,有些煩躁的說道。

能夠跟秦宏結交的都是天族後輩中的佼佼者,每一個人背後都站著幾個封神強者,也沒有多緊張。

「之前秦宏師弟來找過我們,想要我們出人跟他一起前往一個小世界,到時候分一半的小世界本源給我們。聽說這個小世界是張江流的,之前他跟田岩兩人埋伏將張江流擊殺后,就各自留了一道分神在小世界之中,想要靠分神決出勝負,然後獨佔小世界。」

「秦宏師弟說這一次田岩不顧規矩直接出手將他的分神給抹掉了,他擔心對方有幫手就向我們求助。最後是洪天搶到了這個機會,那畢竟是張江流的小世界,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宙斯揮了揮手讓幾人離開,心中沉思起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確實是田岩的嫌疑最大。但是想到之前剛剛收到地族的威脅,他又有點疑惑起來。

他默算了一下,發現不管是人族還是地族,超脫境的強者都在洪荒世界之中,並沒有離開,那麼究竟有什麼人能夠將四人全部留下來,還是說雙方同歸於盡了?

要是能夠知道小世界的位置他們也能夠去現場看看,但是那是要給位置縹緲的小世界,要是沒有人帶路根本不可能在空間亂流之中找到位置。

事情發生后,兩族群情沸騰,要不是雙方高層全力壓制的話,兩族現在恐怕已經全面開戰了。

這並不是秦宏和田岩在人緣有多好,他們作為最頂級的天才,得罪的人肯定不在少數,甚至絕大多數的同輩都厭惡他們。這一次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恐怕一個是因為他們的名氣足夠大,加上雙方的仇怨積累已久,有了一個宣洩口。

人族那邊恐怕也就是道教的三位聖者心中清楚,這一次的事情恐怕就是李淵的手筆,還真的是出手不凡呢,一出手就是兩位頂級天才死在他的手上,還有兩個人也算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不是沒事無名之輩,就這麼憋屈的死在了一個剛剛進入醒魂境的小子手中。

李淵到是沒有任何的感覺,四人又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能有什麼感覺,四人根本就沒來的及有什麼發揮就直接被幹掉了,所以李淵根本就沒有什麼感嘆。

「我準備離開了,你們有人要跟我一起離開嗎?」這段時間李淵幫助燭火將傷勢完全恢復了過來,同時強行幫助華歆幾人進階了神魔境,雖然幾人可能沒有辦法更進一步,但是在龍黃大陸上自保是綽綽有餘了。

李晨顯一家是肯定要離開的,紅曉三人動了動嘴唇,最後有些不甘的放棄了。他們現在已經失去了繼續前進的決心了,這幾百年來的安逸生活讓他們現在根本沒有踏出那一步的決心,就是自己現在龐大的家族也讓他沒辦法一走了之。

等了一會,就在李淵覺的不會有人離開的時候,程秋碧站了出來。

「我想要跟你一起走,我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是這麼說的,李淵心中一嘆,最後認真的說道:「你決定了?要知道這裡還有你的家族,你離開了恐怕他們的地位要降低不少,還會有滅族之禍。而且你已經過了最好的修鍊時間,以後的成就恐怕很有限,在這裡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到了洪荒世界,你可能就是最底層的存在。」

程秋碧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後背還算爭氣,我的一個從孫輩差不多就快要突破了,相信自保還是可以的。」

李淵一開始回來的時候聽說程秋碧有後代了,他還以為程秋碧結婚了。後來才了解到,神級強者已經能夠用心血凝聚後代了。幸虧他並沒有在程秋碧的面前問出那個娶了她的男人是誰,不然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也不勸你了,讓你那個後背來一趟,我幫他突破,不然估計你離開的也不怎麼放心。」李淵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之前程秋碧確實給了他不小的幫助,還是蘇婉卿的師傅,他不介意幫幫她。

一個月之後,李淵來到世界中心,他看著一臉無奈的大酋長笑著說道:「我估計以後你們可能也不會歡迎我們回來,到時候恐怕也只能派分身進來了。放心好了,我現在就離開了,這一次你可要幫我照料一下程蘇部落,不管怎麼說我們也算有些交情的對不對。」

後面這一句是跟世界意識說的,世界意識也沒有回應李淵,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雖然李淵沒有說任何威脅的話,但是目睹了之前四人的死亡,世界意識知道,就算他將李淵擋在了世界之外,但是絕對擋不住那個巨獸。

「放心好了,不會讓人欺壓程蘇部落的。」大酋長直接代表世界意識答應了下來。

李淵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將華歆幾人都攝來這裡:「從現在開始程蘇部落就交到你們手中了,我只希望你們能夠記住你們之前受的委屈,不要以後自己佔據了優勢后自己變成你們曾經痛恨的人。」

交代好所有事情之後,李淵並沒有自己動手打破世界壁障,而是讓世界意識給他開了一個通道,畢竟自己開還是會有一些傷害的。

在試煉塔之中,幾人都見到了孫老,在李淵介紹后,知道他居然是人族的第一任大長老,也是拯救了整個人族的存在,都不由的肅然起敬。

對於李淵這個後來者來說並沒有多大的感覺,但是對於李晨顯這樣土生土長的龍魂大陸之人來說,地位崇高。

李淵也沒有浪費這一段時間,將三人送進了試煉空間中,希望他們能夠在達到洪荒世界之前突破到蛻凡境。

程秋碧看著這個獨立的空間也是驚訝不已,隨後她就知道了為什麼李淵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崛起了,恐怕除了他本身天資出眾,也少不了這個試煉空間的幫助。 對於地族來說,他們崇拜大地,是洪荒世界堅定的守護者,所以想要入侵洪荒世界的異族是他們仇恨的第一序列,而人族和天族這樣能夠跟他們爭奪洪荒第一大族名頭的種族排在第二序列。

現在天族跟異族掛上了夠,立刻仇恨值暴增,上升為了地族第一仇視的目標。

「該死的,我早就看那些不陰不陽的混蛋們不爽了,沒想到居然早就抱有禍心,早知道就應該和人族聯手將他們給滅了。」祝融是地族十二長老中脾氣最為暴躁的,接到消息后直接就爆了。

「好了,人族也不是什麼好人,要是真的跟他們聯合起來將天族滅了,你以為我們現在還能夠好好的在這裡,說這些沒用的幹什麼,現在首要的是我們現在的立場是什麼?」一向和祝融不和的共工不屑的看了祝融一眼,總覺的他還真的是沒有腦子。

祝融自然注意到了共工的眼神,張嘴就要開罵,但是直接被玄冥一個眼神給壓了下去。作為十二長老中唯二的兩位女性,不同於後土這個最小的妹妹,玄冥一向在眾人中的威望就很高,兩人都有點不忿的閉上了嘴。

「不管我們跟人族有什麼樣的矛盾,至少有一點,那就是我們都是洪荒世界的子民,面對異族的入侵,我們能做的只有團結,就算有什麼矛盾也要等到擊敗了異族之後再說。」作為地族的十二長老,他們是幾位聖者之下最強的十二人,帝江作為幾人中的老大,一直都是他傳達幾位聖者的命令,所以他一說話,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幾位聖者的決定。

其實對於地族來說,他們有著自己的驕傲,在他們看來他們從來沒有動用過自己的全力。他們有信心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就能夠將天人兩族全部擊潰,所以對於這一次究竟是聯合人族,還是像以前一樣,他們其實都無所謂,反正都是被他們擊敗的貨色。

既然幾位聖者有了決定,他們自然不會去反對。

其實也不能說地族太過自大,只能說他們太過耿直了,很多時候,都沒有去想過,這麼多年三族一直這麼對抗下來,你們有底牌難不成天人兩族就沒有底牌了?要真的是這樣恐怕兩族早就被幹掉了,怎麼可能還會維持現狀一直到現在。

作為洪荒世界表面上的霸主,天地人三族,肯定不會只是現在表面上表現的那麼簡單的。

既然有了這樣的決定,人族和地族自然行動了起來,首先艾倫和克萊爾作為精靈王族的成員,自然要站出來,號召精靈族的子明抵抗黑暗勢力。另一邊,人族和地族的支援源源不斷的開了過來,面對兩族的針對,天族似乎毫不懼怕,也同樣是大規模的增兵。

一時之間,三族在精靈一族的領土上僵持了起來,雖然兩族聯合給了天族不小的壓力,但是這一次天族似乎是死了心要保住精靈一族,直接是全力支持,一時間居然有反撲的勢頭。

這樣情形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天族這一次為了精靈一族爆發出來的能力讓所有人都驚訝不已。

地族的幾位聖者和人族的聖者也聚集在了一起,他們對於這一次天族的表現很驚訝,同時在心中也在思考對為什麼要這麼做。

「總感覺這裡面有我們不知道的隱秘在,不然天族不可能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就是為了能夠保住這幾個人。要知道就算這一次他們贏了,那麼精靈一族恐怕也已經被打殘了,根本不會給他們提供多少支援。」羅睺從來都會以最惡意的心態來看別人,所以對於天族這一次的行為是最為疑惑的。

場中有一些沉默,雖然兩族聯合肯定能夠擊敗天族,但是究竟應該誰出力更多一點在,雙方都有點自己的小算盤。

「我想是我們想的有一些多了,這次天族怎麼拚命無非那幾個原因。要麼是精靈族的那幾個異族中有人的地位非常的高,高到能夠命令天族。要麼就是被我們的聯合給刺激到了,有了危機感,準備借這樣機會增強一下他們自己的信心,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畢竟那幾個可都是老狐狸,他們也知道我們要是真的強硬起來,他們不可能贏,所以恐怕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精靈一族中有著異族極為看重的人或者是東西。」玉清聖者一想冷靜,到了這個時候還能夠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來看待這件事,自然看出了一些東西。

又是一陣讓人窒息的沉默,隨後地族中的空間聖者揚眉淡淡的說道:「不管是什麼情況,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只要將他們擊敗就好。他神族不怕死,難不成我們地族就怕了,這一次的主攻交給我們,但是你們人族必須保證,擊退了異族之後,人族不能主動對我們地族出手。」

顯然幾位聖者已經意識到,要是在這樣下去,兩族聯合所能發揮的力量還不如兩族獨立的時候。

其實幾位地族的聖者頭腦還是很清醒的,他們都知道人族的實力其實已經凌駕於兩族之上了,只是天地兩族仗著靈魂不滅就不死的特性,才能夠將人族壓制,但是這個優勢隨著李淵的成長,漸漸的消失了。

所以他們必須為地族以後的生存做打算,所以揚眉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人族這邊幾位聖者神念不斷你的交流之後,很快就有了結果,太清聖者淡淡的說道:「戰後的戰利品你們地族只能夠取其中的三分之一,而且你們同樣不能對我們人族出手。」

揚眉臉色一松,這樣的要求還在他們的接受範圍之內,所以他們只是稍微商量了一下就答應了這個要求。

隨後人們就驚訝的發現,地族也開始發威了,大量的頂級強者前往前線,開始給於天族巨大的壓力,天族不得慢慢開始撤退,帶著剩下的精靈族退往天族的勢力範圍。

可是地族並沒有罷休,在人族的配合下一路追擊。 對於地族的不依不饒天族似乎有一些惱怒,仗著地利埋伏了一次地族,可惜的是這一次可不是地族單獨行動。放在以往埋伏地族那是十拿九穩,說的難聽一點,那就是一旦熱血上涌這些人是根本不帶腦子的。

可是這一次有人族在一旁輔助,雖然不能作為主力,但是偵查方面還是能夠勝任的,所以這一次難得的地族沒有陷入埋伏,反而是狠狠的給了對方一下子。

不過也只能到此為止了,天族已經顯露出了拚命的姿態了,顯然只要兩族邁入他們的領地就會引來瘋狂的反撲。

外面的一切,李淵都不知道,時間過的飛快,十年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又到了十年一次的人族大比的時候了,看到李淵還沒有出關很多人都是焦急不已,最後還是請示了太清聖者後作出了決定按時舉行。

現在不單單是傳承的事情,還有一些對異族的問題需要詢問傳承之地的人,所以肯定是不能停下來的,只能委屈一下李淵了,等到時間到了,要是李淵沒有能夠破關而出的話,可能就要將他叫醒了。

而這個時候李淵正是最關鍵的時候,不過是短短的十年時間,李淵已經是魂變境巔峰的修為了,現在正在衝擊超脫境,可惜的是想要超脫是何等的困難。

李淵只覺的自己被一道道的鎖鏈給捆綁住了,要不是他給青蓮印刻了《南華經》讓它的成長加速了不少,恐怕光是這些鎖鏈就能夠將他困在命運長河之中動彈不得。

比起其他人來說李淵更加的困難,因為他不單單是跟洪荒世界,龍黃大陸的命運長河有關聯,還跟前世的地球有著聯繫,這些聯繫就像是一根根鎖鏈一樣將他牢牢的困住。

這一度讓李淵絕望不已,好在隨著青蓮的不斷增強,劍道之路走了越來越遠,這些鎖鏈被不斷的斬斷,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根最為粗壯的鎖鏈了。

這是跟地球想關聯的鎖鏈,要是李淵將這根鎖鏈也斬斷的話,那他跟地球最後一點聯繫也將消失,以後也沒有可能回到地球了。

這讓他有一些猶豫,本來就很堅固的鎖鏈,加上李淵自己不是很堅決,一時間就這麼僵持住了。

李淵的閉關室之外,蘇婉卿和凌兒擋在了門前,玄都有些無奈的看著他們。

「你們這是幹什麼,現在比試已經結束了,進入傳承之地關係重大,他要是不去,難不成就這麼拖下去?先出關,也花不了幾天的時間他就可以繼續閉關了。」玄都是真的有些無奈了,他沒有想到蘇婉卿和凌兒會這麼倔,不過他也不能對兩人怎麼樣,不然李淵出來后還不是要埋怨他。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強行將兩人困住的時候,密室之中一股龐大的氣勢噴涌而出。

李淵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只是外面的情形他看的很清楚,對於凌兒和蘇婉卿的行動他很感動,不遠的地方李夢還有一直不見蹤影的李晨顯三人也出現在那裡,擔憂的看向蘇婉卿她們。

他心中有些感動,還有一些心痛,這兩個小傻瓜,就像師兄說的一樣,不過是破關而出,只要不是突破的關鍵時候根本沒有什麼問題,兩人何必這麼堅持呢。

對於玄都的反應他也很感動,要是換做其他人有了聖者的命令才不會g管是什麼人攔住他們呢,直接打到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