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羽哥哥最好了!萬歲!」 雲世煙拍著手掌,心滿意足的開懷笑著。

緊隨她身後的一男一女對望,心中充滿無奈之色,看來唯有在羽王面前,雲煙公主才會聽話。

……

日月空間。

雪暖歌擦著額頭滴落的汗,絕色的小臉笑了起來,如同一朵花兒綻放一般,賞心悅目。

「這下手頭能夠緩和一下了!」

雪暖歌看著眼前的藥劑,整整有三十瓶,她打算先拿五瓶放在凰闕拍賣會試試,看看定在什麼價位。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寵 身上的汗衣服粘著不舒服,雪暖歌準備好一套鳳影洗乾淨的衣服,拿出來在日月空間的小浴池簡單沐浴一番。

換上一套白色的蓮裙,點點蓮花刺繡在袖口上,裙擺隨風飄動,蓮花也跟著舞動起來,一張一合,美麗極了。

一團柔順的黑髮加上素白的蓮裙,簡簡單單襯的人更加清純絕色,不經意一睹,還以為是誤入凡塵的蓮霧仙子。

出了日月空間,她從鳳家正門走出去,前往凰闕拍賣行。

一路上有不少人都「尊敬」喊她一聲雪小姐,她一一點頭,神色淡淡。

這個鳳家可真是現實,非得逼她殺雞儆猴才懂得看人色,一開始便相親相愛不就行了?

雪暖歌嘴邊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諷笑。

準備走到門口,卻看見停了一頂轎子,走出來一個人,正是鳳輕。

「雪妹,你這是要去哪?」

鳳輕看見是雪暖歌,眼底閃過仇恨之色,只是被她極力隱藏,才沒有令人發現。

「我去哪還需要給你報備?」

雪暖歌好像看腦-殘一樣的眼光看著她。

鳳輕小臉慘白,強顏歡笑著:「哪話呢,這不是當大姐的心疼小妹。」

「我是嫡,你是旁,你有什麼資格稱我為妹妹?」

雪暖歌不想和她廢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離開鳳家。

鳳輕藏在紗袖下的雙手憤恨的緊握的雙拳,雪暖歌!這個可惡的雪暖歌!

不僅害的她沒了娘親,現在和她說話還這麼狂妄!

雪暖歌!你給我等著,一個月後的大比之賽,我一定會在戰場上光明正大的殺了你!

鳳輕垂眸,遮住眼底的仇恨之色,現在當務之急,是提升實力,不能氣,不能氣!

雪暖歌走到凰闕拍賣會,看到門口站著的依舊是上次的侍女,她走了過去:「楊風可在?」

侍女得體的笑容在臉上展開:「這位姑娘,楊少爺現在在裡屋與趙老忙著討論事情,請問你找楊少爺有什麼事?又或是他的什麼人?」

雪暖歌無語望天,上次她是帶了面紗,所以她認不出實屬正常。

「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你能進去告知一聲嗎?」

侍女臉色有些為難與后怕,如果只是有楊少爺,那還好辦,可現在有趙老在,她就有些膽袪。

畢竟趙老最討厭在研究討論丹藥之事時被人打擾!

「雪小姐是嗎?」

楊風有些氣喘,他的靈識籠罩整個凰闕拍賣會,察覺到有熟悉的氣息,他就跑了出來打算攔截下來,以防再一次找不到人。

雪暖歌微微點頭:「是的。」

「裡面請,趙老等你好久了,自從那天你一離開,他就一直拿著洗髓丹在研究,恨不得將丹藥盯出一個小洞來。」

楊風作了個手勢,雪暖歌也不矯情,頷首走了進去。

侍女在門口已經驚訝極了,天哪她幹了什麼傻事,竟然差點怠慢了尊貴的客人!

兩人一路走在拍賣行內,雪暖歌輕聲笑著:「不過一枚丹藥,不必如此誇張。」

楊風看著她的側臉,尤為動人。

上次她臉上蒙著輕紗,他就有所察覺,面紗下的她,一定非常好看。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驚艷。

帝師點江山 「楊少爺?」

雪暖歌微微喚道。

「啊?雪姑娘不必如此生疏,喊我楊風便好,還有,我說的可都是事實吶。」

楊風心裡有些小尷尬,第一次看一個人的側臉竟然看呆了。

「呵呵。」

雪暖歌臉上的笑容如同花兒一般,芳華絕華,美不勝收。

「想來趙老已經等久了,我們還是快些走吧。」

楊風想起脾氣火爆的趙老,手不自覺的摸摸鼻子。

「不好意思,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有些多。」

雪暖歌有些歉意的說,忙著與鳳家人鬥智斗勇,還得穩住那個妖孽男。

「沒事,我們本來將拍賣會是定在五日後,但因為你的洗髓丹加入,所以我與趙老擅自決定,又推遲了五日,在推廣熱度上面,我與趙老可是花費了不少心思。」

楊風撓撓腦袋,看向雪暖歌,希望她不會生氣。

「做的挺好的,沒必要這種眼神看我,我就說,怎麼今日拍賣會裡面走動的人如此多。」

雪暖歌心裡有些發笑,她怎麼會生氣,她開心還來不及,來的人越多,就證明有更多的人參與拍賣洗髓丹。

就會有更多金燦燦的銀子,進入她的口袋。

「雪姑娘觀察的可真是心細。」

符鎮穹蒼 楊風看見她臉上沒有不悅之色,心下微微鬆了口氣,推開房門,就看到趙老坐在裡面,端起茶杯正在喝水。

「來了。」

趙老一看到雪暖歌沒有帶面紗,有些微愣,看著稚嫩熟悉卻又陌生的容顏,他一下子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雪暖歌:「趙老,不好意思,讓您久等。」

趙老罷罷手,老頑童一笑:「不礙事,你的運氣極好,時間算的真准,今晚六點進場,七點開始的凰闕拍賣會,你竟然趕來了。」

雪暖歌不好意思一笑:「哪裡的話,是我瞎遇上的,我若會算準時間日子,就不會在這個落日小鎮十幾年了。」

趙老聽著她開玩笑一般的語氣,哈哈大笑:「就喜歡你這種性子的女娃兒。」

雪暖歌神秘笑著:「趙老,這次我帶來了一瓶東西,想讓您看一下。」

趙老摸摸下巴的鬍鬚,眉毛微微上挑:「哦?」

楊風也帶上好奇的表情。

雪暖歌攤開掌心,突的出現了一瓶東西,她娓娓道來:「這是我新煉製的愈靈藥劑,效果與愈靈丹不相上下,而這瓶愈靈藥劑,如果沒猜對,純度可能比愈靈丹還要更濃郁一些!」

趙老眼裡閃過詫異之色,他微微抖動嘴角:「愈靈藥劑,竟然是藥劑!」 雪暖歌:「嗯,正是藥劑,有什麼不妥?」

趙老摸著鬍鬚,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神有些飄忽:「我只是有些震驚,竟然有人會煉製出藥劑!」

楊風有些好奇趙老的神奇,他疑惑的問:「趙老,藥劑是什麼?」

趙老拍他的腦袋,沒好氣的說:「一邊玩泥沙去,竟然不知道藥劑!」

楊風表示好委屈:「……」他是煉藥師又不是藥劑師,怎麼會知道藥劑這個東西的存在!?

雪暖歌有些好奇:「難道之前有人煉製藥劑成功?」

趙老搖搖頭,有些苦笑的說:「怎麼可能呢?我只是在一本書上閱讀過,據說曾經有一位神級的煉藥師提出過藥劑,但並沒有煉製成功。」

雪暖歌看著掌心的愈靈藥劑:「藥劑有那麼難煉製嗎?我不覺得呀,而且藥劑比丹藥還要好,不僅節省藥材,而且純度也比丹藥要濃。」

趙老望著眼前的小姑娘,不過是十六歲芳華的年齡,不僅能夠拿出洗髓丹,還能煉製出愈靈藥劑,果真不是一般的人!

楊風開口問道:「雪姑娘,難道你是想將愈靈藥劑放到我們凰闕拍賣行進行拍賣嗎?」

趙老聽言,眼神也是非常盼望的看著雪暖歌。

後者也沒有令他失望,雪暖歌微微一笑:「是的,我打算將愈靈藥劑放在你們的拍賣行進行拍賣,不知道趙老和楊風少爺你們兩個意下如何?」

趙老和楊風兩個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裡的喜悅!

沒有想到,實在是沒有想到!

趙老清了清嗓子,首先開口說話:「您能將愈靈藥劑放在我們的拍賣行拍賣,是我們凰拍賣行的榮幸!」

楊風接過趙老的話:「趙老所言極是,要知道大陸上,乃至幾個大陸片面層,都沒有聽說過藥劑的存在,而如今,你將愈靈藥劑放在我們凰闕進行拍賣,實在是令我們蓬蓽生輝!」

趙老摸摸鬍鬚,感慨的道:「雖說愈靈藥劑只是在落日鎮這麼一個小地方誕生,但我相信,藥劑一出,肯定會有很多人前來觀望一番,恕我直言,不知道雪姑娘你有沒有去帝都發展的興趣?這麼一個小地方,實在是太可惜了雪姑娘你的天賦!」

雪暖歌放下茶杯,「趙老,你說話實在是太客氣,連您這樣的字眼都出現,實在是折騰我這個小姑娘。」

「帝都我是一定會去的,只不過不是現在,有機會在帝都可以一起合作的話,那就更好不過了。」

趙老一聽,心裡大喜!

「好好,本來這次來到落日鎮,我是為了躲避帝都的那些煩心事,但沒想到,還有一番別的收穫!竟然讓我遇到雪姑娘你這麼一顆夜明珠!」

果然是應了那句話,是金子,總會發光。

楊風也撓撓頭,有些羞澀的笑著:「我也是被家裡的事情給鬧的心煩,剛剛好落日森林不是有異寶現世么,我也就借著這個理由,來到凰闕的拍賣行,就當是學習學習。」

雪暖歌聽著眼前一老一少的話語,心裡有些感慨,「都是緣分。」

趙老哈哈一笑:「是啊,緣分。」

楊風似是想到什麼,問:「雪姑娘,你的愈靈藥劑是要放在今晚的拍賣會上面進行拍賣嗎?」、

雪暖歌低吟:「今晚拍賣會後,距離下一次的拍賣會是什麼時候開始?」

楊風:「三個月後。」

雪暖歌想著,應該不用多久,她就要離開落日鎮去往帝都,三個月的時間,她有些等不起。

「愈靈藥劑安排在今晚,可以嗎?」

楊風表情有些苦惱:「凰闕拍賣行有一個規矩,就是拍賣行開始前,都會公布所拍賣的東西,而現在公布,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趙老又是一掌往楊風的後腦勺拍去,沒好氣瞪大眼睛的說:「那就將愈靈藥劑改為壓軸的!」

楊風摸摸鼻子,有些小委屈:「可是,洗髓丹已經是壓軸的。」

雪暖歌也不想為難人,「我等不了這麼久,應該不用太久,我就要前往帝都,所以這個愈靈藥劑,在帝都有緣的話,放在你們的拍賣行繼續拍賣。」

趙老一聽,那還得了,當下攔下說:「不不,雪姑娘,不管是你的洗髓丹還是愈靈藥劑,都會作為今晚拍賣行的壓軸。」

雪暖歌一聽,揚起笑容:「那就麻煩趙老了。」

趙老罷手:「不麻煩。」

楊風摸摸鼻子,心裡暗自吐槽:「當然不麻煩你了,麻煩的是我好嗎?」

雪暖歌:「那愈靈藥劑的分成……」

趙老土豪的一揚手:「就按洗髓丹的比例分成便行!」

雪暖歌臉上笑的如同一朵花兒:「好。」

楊風看著時辰不早,「雪姑娘,你現在可以進入會場,你廂房是在三樓右手邊的第五個。」

雪暖歌從日月靈戒拿出之前的邀請函,站起身:「好。」

出了房門,她拿出白色的眼紗戴上,將水靈的雙眸遮掩起來,增添幾分朦朧感。

楊風也出了房門,看著她將眼紗蒙上,心下一漏,臉上有些紅暈:「雪姑娘,需要我帶你去廂房嗎?」

雪暖歌點點頭,她正想找個侍女帶路呢。

兩個人並肩著走到三樓,楊風在她的廂房門口停了下來:「雪姑娘,這是你的廂房,你要是有些餓了,可以在裡面按小鈴鐺,我們會有專門的人進來點餐。」

雪暖歌點頭:「好的。」

楊風交代了一些事項,發覺沒有什麼可說的,又不想尷尬,於是便下了樓。

雪暖歌推開廂房的門,剛抬起腳準備踏步進去,卻聽見一道熟悉好聽的男聲。

「好,雲煙你喜歡什麼,本王都會拍下來送給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