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空幽海有一個地方,是冒險者必去的聖地,那就是海神殿,要不然我們就去這個地方吧,」拓跋野提議,

海神殿,名揚聖仙界,沒有人不知道的,

不過,一名修鍊者一輩子只能進海神殿一次,所以很多修鍊者都是等到有十足的把握了,再去海神殿,

進入海神殿的人會被送入不同的地方,接受考驗,考驗過關,能夠得到寶物,

據傳,海神殿是海神一族的至寶,只是海神一族早就不復存在,如今成為了人和仙獸都能夠進去歷練的寶物了,很久遠之前,海神一族是聖仙界的主宰,只是后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海神一族漸漸銷聲匿跡了,只留下了海神殿,海神殿一直是一個傳說,出世的時間也不算長,

很多修鍊者想要收取海神殿,可惜沒有人能夠做到,

海神殿現世已經上千年,每年從海神殿流出的寶物不下萬件,

即便如此,海神殿裡面還是有寶物,足以說明海神殿寶物之多,

別說海神殿了,就算海神殿裡面的寶物,也讓人眼饞無比,

要不是空幽海距離聖宗的地盤太遠,恐怕聖宗早就派出強者控制海神殿了,

進入海神殿接受考驗,靠的是實力,沒有足夠的實力,進去也是白搭,說不定還會送掉性命,

反正空幽海的冒險者,很多都去過海神殿,但他們能夠得到寶物的不多,

反倒是那些大宗派培養出來的年輕強者,他們進入海神殿收穫比較大,

海神殿不限制實力、年齡,可年齡越大,進入海神殿的危險就越高,想要得到寶物的可能性越小,

實力強大的修鍊者進入海神殿,接受的考驗也會更難,當然主要還是以年齡為基準,實力只是一個衡量標準,影響要小得多,

所以,並不是修為越高,進入海神殿得到的好處越多,

通常,是那些修為很高的年輕強者進入海神殿才能有所收穫,老一輩的人物進入海神殿收穫很小,稍有不慎就會送掉性命,

空幽海有傳言,聖宗的宗主就曾經試圖煉化海神殿,結果受到反噬,身受重創,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海神殿不簡單,不是蠻力能夠煉化的,

拓跋野自從知道海神殿的存在,就知道海神殿跟試練塔、道真塔、洞天福地是同樣的至寶,甚至可能比那三件寶物的品級更高,

他來空幽海,最主要還是為了去海神殿看看,要是能夠收取海神殿,那就最好不過了,

他現在有四件這樣的寶物,知道這類寶物的好處,得知了海神殿,他當然動心,

「好啊,我們就去海神殿,要是能夠在海神殿得到一兩件寶物,那我們這趟就賺到了,」雲雨菲很興奮,

就連張虎和羅鵬也沒有反對,他們同樣想去海神殿撈取一些好處,

他們來空幽海歷練,也是沖著海神殿來的,

只是,遇到危險之後,他們只想保命,把去海神殿的事情忘記了,

「好,那我們馬上出發去海神殿,希望能夠順利拿到寶物,」拓跋野笑道,

四人快速趕去海神殿所在的地方,一路上盡量避免跟仙**手,

由拓跋野駕馭飛舟,他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困難,

他不光繞開了仙獸,也繞開了其他人類強者,

海神殿出入口很大,形成了一座島嶼,名為海神島,在空幽海的中心區域了,

海神島所處的海域,偶爾能夠遇到玄仙境仙獸,

所以,很多年輕強者來海神島歷練,都會有宗派的強者跟隨,

雲雨菲他們來空幽海,並沒有跟宗派請示,他們是出來之後聽說了魔鬼森林出現了鬼修,這才來了冒險者之城,

雲雨菲他們並不知道危險,要不是有拓跋野駕馭飛舟,他們恐怕很難安全到達海神島,

海神島並沒有人看守,不管是誰到了海神島,只要以前沒有進入海神殿,都可以進去,

進入海神殿的強者,會被送入不同的地方接受考驗,就算有一萬名強者同時進入海神殿,他們去的地方也不會重複,

考驗接受,而沒有死的強者,會被送出海神殿,回到海神島上面,

一旦回到海神島,就要小心了,

海神島有不少強者,專門守株待兔,搶劫去海神殿歷練出來的強者,

拓跋野有些擔心,要是雲雨菲他們先出來,會不會遇到麻煩,

要是他們真遇到麻煩,他還在海神殿裡面的話,那就愛莫能助了,

「雲小姐,我們去海神殿接受考驗,肯定不是同時出來,萬一你們先出來,千萬不要張揚,聚集在一起等我出來,然後我們一起離開,」拓跋野叮囑道,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希望他們不要出事,

「杜大哥,你放心吧,我們肯定等你,」雲雨菲說道,

「你們要小心海神島上面那些強者,他們很可能殺人奪寶,不過,他們一般不敢在海神島上動手,所以你們只要不走出海神島,相對還是安全的,」拓跋野說道,

海神島上強者不少,那些人自然不會選擇在海神島上動手,那樣會驚動其他強者,好處說不定就是別人的了,

「杜大哥,我們記住了,你放心,你沒有出來之前,我們絕對不離開海神島,」雲雨菲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李婉兒噗嗤一笑,覺得雛雯雯在開玩笑,完全不相信,笑話她:「你沒發燒吧?怎麼可能?他在哪裡現在?」

李婉兒覺得悶熱,用手上的報告扇了扇臉頰,蔑視的眼神,雛雯雯知道換做誰都不敢相信,她指了指李婉兒手上的紙,李婉兒沒有意識到,繼續當作扇子來用,突然覺得不對勁,看著手上的紙,那吻合的數字讓閃耀的字眼,她的下巴都要掉在地面來,「雯雯,這個親子鑒定是什麼鬼?」

雛雯雯取回自己的報告,「你不用懷疑,就是你看到的那樣,習俊梟回來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不認識我,我拿了他頭髮來做鑒定,他的的確確是盼盼的爸爸。」

李婉兒捂著嘴巴,「啊~七年後出現,不認識你,就像電視劇里說的那麼玄乎,會不會失憶了!」

雛雯雯深有感觸,「我也覺得,他的性格也變了,比以前冷漠多了,時而很好時而又不理會,剛剛我還颳了他一巴掌,我以為是他害了盼盼,總之一切都太突然,都不知如何是好。」


李婉兒愁眉苦臉,不知道該開心還是不開心,習俊梟的回歸讓他們都驚慌失措,加上不認識她們,那這些年來怎麼過下去的?

一切疑問湧上心頭,她深深地吐了口氣,「雯雯,不管怎樣都是個不錯的預兆,只是可憐了樂尊的一片痴心。」

雛雯雯感到非常抱歉,她從未想過要傷害任何人,可是就默默地傷害了,看著兒子的睡顏,誰讓她愛上他爸爸,在愛情面前,她奮不顧身。

李婉兒再次問道:「雯雯,那習俊梟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

雛雯雯指了指她,李婉兒心領神會,輕輕地問了一句:「那是不是要保密?」

雛雯雯毅然點頭,「對!太多人知道會嚇到梟哥哥,他現在以林梟之名面對他人,也是我這次負責設計的客戶,我想了解他的生活。」

李婉兒點了個贊,大大誇耀:「雯雯,我精神上支持你!有用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

雛雯雯抱著李婉兒,吐露心聲:「婉兒,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你別以為我懵懵懂懂什麼都不知道,七年前你讓我到你家的公司上班,讓莫麗姐幫我,我才有今時今日的成就。」

李婉兒驚訝地看著她,她一直隱瞞著,生怕雛雯雯發現,那顆自尊心接受不了,可是聽她語氣似乎早就發現了,問道:「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她笑若沐風,甜美梨渦淺笑,「上班第二天就知道了,試問我的專業其實和這行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平常跟你學學畫圖,以我的資質進來,總讓人匪夷所思吧,加上待遇簡直就為我量身定製的,而你又從新加坡回來,用用腦子想都知道了,為了我你真的煞費苦心。」

李婉兒呵呵一笑,「我們是好閨蜜嘛,值得的,我也要謝謝你呢,讓我鼓起勇氣和爸媽相認,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

兩人的友情羨煞旁人,時光推移,她們之間沒有變化,依舊那麼純,那麼友好。

習俊漫那邊氣沖沖地來到警局,一想起韓在熙就一肚子怒火,她申請要見一下韓在熙,記得當初將她的頭髮狠狠拔下的快感,現在手裡還痒痒的。

習俊梟剛好在內室拷問韓在熙,此刻的他,臉黑得像塊抹布,剛剛被雛雯雯招呼來的五指山,心裡還是非常不爽,卻又心繫剛剛的孩子,不知道他醒過來沒有。

韓在熙錯愕地看著習俊梟,心裡琢磨不透,為什麼他可以那麼大牌地坐在這裡,明目張胆地辨問她,她狠狠甩了桌子,「你在這裡幹嘛!滾,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輸在你的手裡。」

習俊梟將她甩開的桌子搬正,固定四角不讓她扯動,隱忍怒火質問她:「韓小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諷刺一笑,挑著眉頭,嘴角一斜:「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我就是恨你就是恨雛雯雯,是她把你從我身邊搶走的,我一無所有,而你居然被那個狐狸精迷得團團轉,她也不是什麼好貨色,我不甘心,你的死絲毫動搖不了她,她還可以毫髮無損地快樂生活到現在,我不服,我拿她兒子出氣有錯嗎?」

一聲聲斥責傳遍整個警局,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女人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境界。

習俊梟一丁點也想不起來,整張桌子再次掀翻,他怒視著她,居高臨下俯視,一股危險的氣息直逼她來,伸出手抓住她的衣領,「那麼你就不惜一切,傷害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了,是嗎?」

一字一句咬得非常清楚,韓在熙害怕地縮著脖子,連呼吸都不敢,神經緊繃,猶如一頭兇猛的獅子向她襲來,脖子的壓縮讓她快要喘不過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似的。

突然來人拉開習俊梟,在他身邊叮囑:「長官,冷靜點。」

習俊梟狠狠一放手,她整個摔在地面,感覺從生死關頭走了一圈,再耽誤多一秒,估計她連性命都會失去,習俊梟的兇悍是與生俱來的,讓人莫名的膽戰心驚。

他對著手下吩咐道:「受害人家屬要見她就讓她們見,不許阻止,這種人欠教訓,把口供一字不漏地寫好。」


他拍拍手掌,看了地面上的她一眼,轉身離開,習俊漫聽到申請成功,剛剛好要走進來,兩人沒有看向對方,直直擦肩而過。

兄妹倆再次錯過的轉身,當習俊梟走出大門,那陣風都如此熟悉,沒想太多,開動自己的車子。


習俊漫走進室內,顛三倒四的桌子凳子,感覺剛剛似乎有一場血雨腥風,韓在熙害怕地蜷縮身子,她問了身旁的警員,「怎麼回事?」

警員畢恭畢敬地說:「她被我們長官教育了一頓。」

習俊漫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近她,狠狠扯動她不長不短,參差不齊的頭髮,罵著她:「韓在熙,你夠了,你要傷害多少人才滿足,我今天不打死你,我不姓習。」

說完,一巴掌扇過去,「這一巴是替我媽打的,就是你害到她一直昏迷不醒,這一巴是替我嫂子打的,她的苦難都是拜你所賜,這一巴是替盼盼打的,他還是個孩子,你怎麼下得了手,最後是替我哥打的,他是我們全家的支撐,你把我哥還給我!」

韓在熙的臉嚴重變形,當初整容的器官都歪歪扭扭,鼻青臉腫,警員看她還想揮一巴掌,及時被他收住,「小姐,我特別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把她交由國家裁判吧,該發泄的也差不多了。」

習俊漫收回手指,心想也是,他們任由她這麼打人也是意外了,打完后心裡倍爽,地上的人幾乎傻了,一會兒哈哈大笑一會兒哭哭啼啼,自言自語道:「你們都該死都該死,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要回來啊!統統都給我去死!」

習俊漫看著生疼的手,手掌都紅彤彤,直接走出來,順便和警員道一句:「明知道我打人是不對的,你為什麼開始不阻止?」

他淺淺一笑,「長官說過了,受害人家屬來不可以阻止,而且憤怒是人之常情,只是適可而止就好了。」

她驚訝地看著警員,眯眯的小眼睛,說得很誠懇,果然卓凱這種**的人坐牢之後,所有人都煥然一新,確實讓她刮目相看,她欣慰地說:「國家有你們這些人,國家會更加安穩和富饒,總之謝謝你,也謝謝你的長官。」

習俊漫雖然不是軍人,面對這些英雄好漢,她情不自禁地敬禮,警員給予回禮,習俊漫笑得很溫和,打了一頓,總算是泄氣了,接下來是提交訴訟了,讓韓在熙得到該有的法律懲戒。

病房那頭,盼盼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周圍的一切讓他好陌生,嘟著小嘴,腦子裡還記得那個高大威猛的身影,一把救起他,還記得那個懷抱是那麼耐人尋味。

雛雯雯眼睛眨也不眨一直盯著盼盼,直到他睜開眼睛,她喜出望外,李婉兒發現了趕緊喊來醫生對他確診一下,雛雯雯喜極而泣,「盼盼,你終於醒來了。」

盼盼脆弱的聲音叫喚著她:「媽咪,媽咪。」

醫生放平盼盼的身子,全部檢查了,笑容滿面地告訴她們:「沒事了,小朋友很堅強,好好照顧他就行了。」

雛雯雯和李婉兒異口同聲地說:「謝謝醫生謝謝醫生。」

剩下這樣感人肺腑的畫面,李婉兒就不適合留在這兒,知道盼盼平安沒事,她也安心地離開了,留下私人空間給他們母子倆。

盼盼小小身影就要爬起來,他記得有個人救了他,左顧右盼都看不到,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他,連忙問道:「媽咪,救我的叔叔呢?」

她尷尬的表情,坦白地說:「我以為是那個叔叔傷害你,把他打走了。」

盼盼憋屈著小嘴,那種委屈的心情無法言喻,臉腫腫的,嘟著小嘴顯得更加腫了,悶悶不樂的樣子。


雛雯雯發現孩子的表情很難過,父子就是父子,其中那種剪不斷的情愫,最為奇妙,知道他的不開心,補救地說:「盼盼,給媽媽一個機會道歉,我有那個叔叔的聯繫方式。」

(竹寶有話要說:看到大家的紅包,打賞,真心開心,證明努力是沒有白費的,《戀上甜心妻》被越來越多人喜歡,我好滿足,為了感謝你們的支持,爆更一章,希望一如既往支持我。) 第九百二十四章聖道

拓跋野他們進入海神島之後,先找了一個地方住下,並沒有急著進入海神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