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用你的眼睛,替我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

半jīng靈少年的話語越來越虛弱,最後,低沉的似乎不能讓任何人聽見。生命正在一步步的離開他的身體,最後,他的手無力的落下,雖然被伊利亞抓住,那小女孩微微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蒙多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之後站了起來。

「哇……!」

眼淚,不要錢一般的流下,女孩哭著,暈倒在了一旁。她哥哥的血液順著地板,染紅了她的衣裳。

今夜,女孩失去了自己最愛和最親的人,那個總是溫和的笑著,將女孩保護在自己身後的少年不見了,他過往的一點一滴似乎都印在眼前,但他的生命,卻一步步的走到了最後一步,那少年推開了死亡的大門,卻只來得及道一句告別,便拋下了他的妹妹,一步步的走向了黑暗。

而他,不會再回來了。

……

Ps:聽著輓歌,寫下了這章。心緒很是複雜,想起了我逝去的那些。

纏歡:冷情少爺,請放手 阿卡多是真的死了,那個善良的,會溫和的微微笑著的少年真的已經死了,他不會再用任何方式復活。這15章,讓我記住了一個名為阿卡多的少年,他善良,有抱負。他有缺點,也有自己深愛和摯愛的人。

接下來的故事,將不再是半jīng靈阿卡多的故事了。而是一個吸血鬼阿卡多的故事。

它和他,卻完全是兩個人。

所以,阿卡多已死,他,不會再回來了。

;

第15回死亡(三)

正沉醉在戰鬥之中的阿卡多並沒有注意到,有一個全身慘白的骷髏正在靠近自己的妹妹。當智腦發出jǐng報,耳邊也聽見了自己妹妹的尖叫聲之後,阿卡多的臉sè才微微的變了一下。他立刻用自己的匕首在巫妖那慘白的手臂上來了一記狠的,接著退了數步,看到了被抓住,正在不斷掙扎著的妹妹。

阿卡多的雙眸幾乎要噴出火焰來,他轉過頭,怒目看著臉上掛著止不住的笑意的巫妖:「無恥!」

「現在,我是不是可以靠這個女人,命令你做很多事情?」

巫妖的嘴角帶著一絲得意的笑意,它轉過頭,看著阿卡多,「還是說,你想讓你的妹妹就此死在這個地方?」

阿卡多看著巫妖,那俊秀的臉龐幾乎要因為憤怒而扭曲。過了好一會,他才鬆開了自己的匕首,扔到了地上。

「你無論對我做任何事情都沒關係,但請不要傷害我的妹妹。」阿卡多舉起了自己的雙手,做出了一幅完全不抵抗的樣子,但任何人都可以看見他那張憤怒的臉,那張臉上帶著的絕對不是服軟,而是隱藏極深的怒火。

「哥哥!」伊利亞尖叫了起來,她不斷的踢著自己身後的骷髏。但那個骷髏用自己蒼白的手抓住了伊利亞的咽喉。骷髏可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伊利亞只感覺自己的呼吸漸漸的急促了起來,但咽喉傳來的擠壓感卻讓她感到呼吸困難,她張開口,卻感覺自己頭越來越暈眩,幾乎要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哦……?」看著無比緊張的兩人,巫妖那蒼白的手微微的拂過自己的下唇,接著,它yīn森森的笑了:「拿起你的匕首。」

「恩?」

阿卡多的眉頭皺了一下,不知道這個巫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但他還是慢慢的彎下了自己的腰,撿起了地上的匕首,將它拿在手裡。之後,他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示意自己不會抵抗。無論如何,他的妹妹此時都在那個骷髏的手裡,以阿卡多的經驗自然不難看出,只要那個骷髏一用力,他的妹妹就會死去!

「很好,你很乖。」巫妖的嘴角帶上了一絲笑意,接著,它看著阿卡多:「你自殺吧。」

阿卡多呆住了。而聽見了巫妖的話語,正在奮力掙扎著的伊利亞也呆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巫妖。

阿卡多微微的吞了一口唾沫,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匕首,之後又看了看伊利亞。

「你和你的妹妹之間,只能活一個。所以,選擇吧。」巫妖邪邪的笑著,如此說道。阿卡多死死咬著牙,他似乎陷入了極度複雜的思考之中。他的手臂舉起,又放下,似乎根本無法抉擇。

「我……」

阿卡多死死咬著牙,過了半晌,他才抬起了自己的頭,只是此時他的雙眸已經變得一片血紅,「我要怎麼相信你……」

「我以我的真名阿爾蒙德·洛克洛麗亞·凱薩爾迪起誓,若阿卡多死亡,那麼我不會以任何方法傷害他的妹妹,伊利亞。」

這句誓言在阿卡多的耳邊響起。阿卡多感覺一個冥冥之中的存在已經在觀測著這裡。他也知道,這句誓言既然是以本名為名,那麼這個巫妖就斷然沒有違背誓言的可能。

他閉上了眼睛,他想到了許多。過了許久,他才笑了起來,接著,匕首刺入了他的胸膛,鮮血灑出,流到了地上。阿卡多慢慢的跪在了地上,良久之後,他咳了幾聲,雖然他暫時還沒死,但脾臟受傷的他,距離死亡也已經不遠了。

「哥……啊……」

骷髏放開了伊利亞。伊利亞坐在了地上,伸出了自己的手,顫抖的伸向了自己的哥哥。她忽然滿臉的淚水,她想叫,但聲音卻是沙啞的,什麼也叫不出來。

巫妖哈哈的笑了起來,笑的很是得意。阿卡多隻感覺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在遠去,而就在此時,一陣神聖的光輝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恩?」巫妖還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一把木槌就已經將他的腦袋徹底的砸碎。接著,那個全身沐浴在聖光之中的聖武士吐出了一口濁氣,提起了那個木槌。

「你……」巫妖不可思議的叫道,「你沒死!!」

「是啊,我沒死,太可惜了。」聖武士搖了搖頭,嘆息的說了一句。接著,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巫妖最後呼喊著:「神恩……你的身上居然有神恩!!不,擁有神恩的你怎麼可能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聖武士!」

「恩……早在二十年前,那條龍就告訴過我,我終將默默無聞。呵呵,開始的時候百思不得其解,現在,倒也明白他的意思了。」聖武士微微苦笑著搖了搖頭,「不過,現在卻不是和你廢話的時候。以後想來找我的麻煩,請先復活吧。」

接著,聖光徹底的泯滅了這個倒在地上的巫妖。而此時,脫離了骷髏束縛的伊利亞尖聲叫著,哭喊著,爬到了自己的哥哥旁邊。她的哥哥的胸部插著一把匕首,哪怕有聖光的照耀,那傷口也依然在不斷的流著鮮血,那鮮紅的發黑的血液順著半jīng靈那單薄的身軀向下流著,流淌在了地上,染紅了那黑sè的大地。

「哥哥……哥哥!」伊利亞的眼角含著淚水,摸上了自己哥哥的臉頰。冰冷,蒼白。阿卡多的血液似乎都已經順著胸部的傷口流出了體外,阿卡多那總是嫣紅的嘴唇也紅sè盡褪,他的呼吸慢慢的平緩了下來,但這並不意味著半jīng靈少年正在恢復力氣,恰恰相反,他的生命正在一步步的走向終點。

「求求你……救救我的哥哥!」滿臉淚水的伊利亞抬起了自己的頭,看著聖武士蒙多。蒙多慢慢的蹲下了自己的身軀,他的臉sè也有些蒼白,剛剛從瀕死狀態復活也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現在的他也有些疲憊。

他看了看流著鮮血的阿卡多,他不敢把阿卡多胸膛上的匕首給拔出來,不然阿卡多很快就會死去。但那嚴重的傷口卻怎麼也不像是他可以治療的樣子。但為了那萬分之一的希望,蒙多還是給阿卡多開始進行治療。

過了一會,阿卡多似乎恢復了jīng神。他抬起了頭,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入眼,一片璀璨的天空。數不清的繁星在天空之中移動著屬於它們自己的軌跡。他又想到了許多年許多年前,第一次踏上異星之時,看到的那片璀璨的星空……和現在看到的何其相似,那是他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美,但從未想過自己能再看到。

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阿卡多靜靜的看著眼前智腦給自己的身體提交的報告,忽然坦然的笑道:「可以了,不需要治療了。」

「哥哥……」伊利亞握住了阿卡多的手,那隻手現在還有溫度,但伊利亞不知道的是,很快,那隻手將變得冰冷,慢慢的腐爛,最後只剩下慘白的枯骨,宣告著他曾經來到過這個世界……

「還有什麼遺言就快說吧。」

蒙多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的臉又蒼白了幾分。過了許久之後,他才輕輕一嘆,說道。

「聖武士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伊利亞抬起了自己的頭,滿臉的驚訝,不可思議,以及那一縷深深埋在她內心深處的恐懼。

「他不行了。如果現在有和我同級的牧師過來,應該可以救過他來。但很可惜……現在的我並沒有這個能力。」

蒙多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不!你在騙我!我哥哥他還活著,他也將會繼續活下去……活到老,活到死……」

伊利亞尖聲叫著,不肯去面對這個蒼白無力的事實。

「夠了,伊利亞。」

那垂死的半jīng靈少年露出了一個虛弱的笑容,「我早料到了這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之快而已……」

他的手輕輕的抬起,拂過了女孩的臉頰,擦去了她臉上的淚珠,「你知道嗎,我一直想看看,看看這山,這海,這草原,這天空……」

「替我去看吧。」

「用你的眼睛,替我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

半jīng靈少年的話語越來越虛弱,最後,低沉的似乎不能讓任何人聽見。生命正在一步步的離開他的身體,最後,他的手無力的落下,雖然被伊利亞抓住,那小女孩微微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蒙多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之後站了起來。

「哇……!」

眼淚,不要錢一般的流下,女孩哭著,暈倒在了一旁。她哥哥的血液順著地板,染紅了她的衣裳。

今夜,女孩失去了自己最愛和最親的人,那個總是溫和的笑著,將女孩保護在自己身後的少年不見了,他過往的一點一滴似乎都印在眼前,但他的生命,卻一步步的走到了最後一步,那少年推開了死亡的大門,卻只來得及道一句告別,便拋下了他的妹妹,一步步的走向了黑暗。

而他,不會再回來了。

……

Ps:聽著輓歌,寫下了這章。心緒很是複雜,想起了我逝去的那些。

阿卡多是真的死了,那個善良的,會溫和的微微笑著的少年真的已經死了,他不會再用任何方式復活。這15章,讓我記住了一個名為阿卡多的少年,他善良,有抱負。他有缺點,也有自己深愛和摯愛的人。

接下來的故事,將不再是半jīng靈阿卡多的故事了。而是一個吸血鬼阿卡多的故事。

它和他,卻完全是兩個人。

所以,阿卡多已死,他,不會再回來了。

; ?第16回蘇醒

第二rì,陽光明媚。點點溫和的陽光從天際之間落下,照亮了這個悲傷的世界。

躺在潔白床單上的伊利亞醒來,她有些迷茫的用手遮住了窗外太過灼熱的陽光,眼睛有些迷茫。她似乎做了一個夢,一個很悲傷,很悲傷的夢,以至於她在醒來之後,依然可以感受到夢裡的那種絕望……

我做了什麼夢呢……伊利亞抬起了自己的頭,想要回想起來。但卻有一個聲音告訴她,不要想,不要回想。

伊利亞站了起來,她按照慣xìng,想要去叫一個人起床。但那個床是空的,上面一個人都沒有。她回過頭,想要做飯,但她卻下意識的覺得自己只需要吃飯,有人會幫她做……

是誰呢?伊利亞沉默了,她感覺自己的眼淚即將奪眶而出,她抓住了一旁的餐桌。老舊的餐桌上有兩副碗筷,伊利亞記得,有一個人曾經溫和的笑著,和她說著將來有錢了,買一個十米長的大餐桌,上面要請一百個僕人端上香噴噴的菜肴,想吃什麼吃什麼。

但隨即,那個人就為一天要做一百道菜這樣可怕的工程量而放棄了這個夢想。

「哥……」

伊利亞吐出了一個單詞,接著就跪坐到了地上。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眼淚開始止不住的流下,滴落到地上,慢慢的,塵封的記憶慢慢的湧入她的腦海,伊利亞哽咽著,說不出任何話語來。

「伊利亞!」

門外響起了這樣的叫聲,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伊利亞回過了自己的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那個穿著紅sè貴族服飾的少女衝進了這個屋子。她的小臉cháo紅,額頭帶著汗水,似乎經過了一陣長途奔跑,有些氣喘吁吁的。

伊利亞見過這個少女。她叫洛麗亞,是一個貴族的女兒,和阿卡多也算是熟識。

等等……阿卡多……

「阿卡多呢?」洛麗亞緊張的站前了幾步,來到了伊利亞的身前。她的手抓住了伊利亞的肩膀,輕輕的搖晃著,「我聽說他出事了,他怎麼了……你告訴我啊!」

一滴晶瑩的眼淚慢慢的從伊利亞的眼眶裡落下,那個女孩就這樣沉默的,不發一言的哭著。過了好一會,她才開口。

「死了啊……死了……我哥哥,阿卡多他……死了!」

「嗚嗚嗚,死了……他死了啊!!」

女孩跪坐到了地上,痛哭了起來。

……

當美好的事物逝去的時候,總是會帶給生者無盡的悲傷。那悲傷無數次的在夢中徘徊,他眷戀的,他希望的,他看到的美好的,都慢慢的掩埋在黃褐sè的泥土之中,再不見他發出任何聲音,也不見他再笑再哭再癲狂了。

時間緩緩的流逝,恍惚之間,時光如同白駒過隙,轉瞬間便從還沒到來,變成了已經失去。

一年,兩年,三年……

三年之後,時過境遷,物是人非。那新墳也變成了舊墳。只有每年的某個特定的時間段里,有人過來這裡上香掃墓,除此之外,這裡和其他的墓碑也沒什麼不同。一樣的斑駁,長滿雜草。

尋寶全世界 而這天晚上,一片寂靜之中,一隻手破開了那鬆軟的泥土。接著,一個人緩緩的坐了起來。

他的臉sè蒼白,但嘴唇卻紅的好似鮮血一般。他的頭髮上沾著泥土,但顏sè卻是人類少有的純黑sè。他抬起了自己的頭,用自己那漆黑的雙眸看著頭頂黑sè的蒼穹。一片不知從何處飄來的烏雲,遮蓋住了那月sè與星光。沒有任何月sè照在他那俊秀的臉龐上,但在那一片黑暗之中,這個人卻是顯得如同黑夜之中的貴公子一般,英俊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他推開了蓋在自己身上的泥土,在這一片濕潤的霧氣之中站了起來。在他的旁邊,還有一個屍體也蘇醒了過來。不過這個屍體卻早已只剩白骨,空洞的瞳孔看著那個醒來的人。

摸了摸自己那光滑的下巴,這個人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復活,帶動的死亡氣息也讓四周的屍體『蘇醒』了,只是他的能力實在太弱,所以只喚醒了一個骷髏。

他的記憶里,似乎這樣的場景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但他卻感覺那是別人的記憶一般,他似乎是一個讀者,正在翻閱著別人記憶寫成的書。

「阿卡多……」

這個俊俏的男子念出了這樣一個名字,他的聲音低沉,而帶有磁xìng。但神sè之間卻是那樣的迷茫,「阿卡多……我的名字。」

他記起來了,都記起來了。異星的戰場,他來到了這個世界。他的妹妹,他喜歡的人,喜歡他的人……以及記憶的最後,那個難忘的星空。

他都記得。

但,那不是他。

這個男子很清晰的感覺到記憶里的喜怒哀樂,但他卻好像是隔著一層紗在閱讀著這些回憶,裡面的喜怒哀樂,卻不能引起他內心哪怕一絲的漣漪。

他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之後,他坐到了地上,獃獃的看著天空。

天很快就亮了,初升的太陽照耀著這片大地。四周灼熱的氣息讓這個男子難以忍受,他躲到了墓碑的後面。東升的陽光沒能透過墓碑照到他的身上。他感受著四周熾熱的氣息,難以忍受。過了一會,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隻修長而jīng致的手接觸到陽光的第一刻,他便感覺到了一陣刺骨的灼熱感,他的手開始以極快的速度消融,化為點點灰燼,露出了下方的白骨。

當他收回自己的手的時候,那隻手卻慢慢的長回了肉,雖然很緩慢,但卻是在復原著。

太陽一點點的升高,男子承受不住了,他只能躺回了墓碑之中,之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陷入了沉睡。當陽光下山之後,他才重新從墳墓里爬了出來。

「我變成了吸血鬼。」

男子坐在漫天的星辰之下,他喃喃自語著。他看著自己的雙手,蒼白而修長。

「我是阿卡多……」

男子摸了摸自己的臉,冰冷,沒有任何溫度。

「不,我不是阿卡多,我是誰……」

「是誰把我變成了這個樣子? 拐婚36計 我又是誰?阿卡多……還是說,只是一個竊取了阿卡多記憶的惡魔?」

站了起來,將自己身下的泥土都清掃乾淨。男子,好吧,我們暫時叫他阿卡多,他慢慢的向山下的村莊。

來到了村莊之中,這裡許多地方都和記憶中一模一樣。慵懶的衛兵,來往的人群。還有……那漂浮在空氣之中,讓人沉醉的美味。

「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