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玉姐,睡了這麼久,什麼時候才肯醒來啊……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為你,為了我們,而不停努力著……!」

紫玲莎好似看出了什麼,跳過這個話題笑道:「好了,好了,弄得這麼傷感幹嘛,你年紀輕輕就能有這份成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以後,我相信,你一定會在武學的造詣上,超過她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輩子,我都不要超過她,叫她,一直輔佐著我。」秦石也回神一笑,然後,他也是聳了聳肩,道:「好了,我們走吧。」

言罷,他回首,目光穿透韓家的廢墟,一直望向整座商城,商城的繁華是驚人的,也是因此,李韓兩家這次對商城所造成的損失,也在半個月的重金下修復,秦石感覺,反而比原來變的更加昌盛。

他長嘆一聲:「這一次的商城之旅,真是經歷了太多出乎我意料的事了,而一切終於也都結束了,我想,現在也是時候該離開這裡了。」

「要走了嗎?」紫玲莎盈盈笑道。

秦石點頭,旋即從那片廢墟中起身。

咻!

突然,一道極強的光束穿透射來,秦石几乎是剎那間的退後一步,這才算是僥倖躲過,神色一驚:「什麼人?」

「哈哈,秦小友,恢復的很快嗎。」

一道朗爽的老聲響起,李宏以及諸多的李家弟子從八方圍過來,李琦自然也跟隨其後。

「李家主?」秦石皺了皺眉,懸著的心才放下。

李宏上前幾步,盯著秦石半響,才驚嘆到:「真是驚人,我剛才那一擊,雖然刻意留守了,不過,就是尋常的九天之境也難以躲過,小友卻輕鬆的閃開,真是厲害,厲害啊。」

「老傢伙,你知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如果你傷到他,我會叫你整個李家償命,包括你,你信嗎?」紫玲莎嬌容陰冷的上前一步,不等秦石開口便逼迫道。

李宏微微一愣,當他望向紫玲莎時,渾濁的老眼竟是都閃過幾分驚色,紫玲莎的目光,是那麼陰冷,連他都感覺到幾分不舒服,心中大驚:「好可怕的眼神……這女子,不簡單。」

「行了,行了,李家主也只是開個玩笑,你不必這麼當真的。」秦石見狀連忙打了個圓場,紫玲莎這才瞪了眼李宏,退後一步。

李琦滿是不悅的撅個嘴,上前幾步道:「大哥,你這是要不告而別啊?這也太不仗義了吧?好說歹說,我也是你弟弟啊,臨走了也不給我個機會,叫我帶你好好的風流一下!!!」

「呵呵,你小子,你女神就在這,你不怕說完這話,一輩子都追不到你女神?」秦石壞壞一笑。

紫玲莎就是李琦的剋星,秦石搬出紫玲莎,李琦馬上老實了,好像受了氣的小怨婦一樣,小聲嘀咕道:「就算是女神,那也要風流啊,人不風流枉少年嘛……!」

秦石無奈的搖搖頭,這小子啊。

不在理李琦,李宏很認真的沖秦石道:「秦小友,你真的要走?」

本來想隱瞞,看這樣子也隱瞞不住了,秦石便直言的點點頭:「嗯,我出來久了,家裡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就不在商城繼續麻煩您了。」

李宏張了幾次嘴,能看出來他是很想挽留秦石的,但他也清楚,秦石不會留下的,最終只是無言的搖頭,然後,從衣兜里,取出一張刻著李字的兵符,遞給秦石:「小友,多的話,我也不說了,這是我李家的兵符,現在我就將他轉交給你。」

… 秦石微微的吃楞了下,李宏能做到這一步,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猶豫下,他伸出手推脫道:「李家主……這不太好吧。」

「沒什麼不好的,小友也別誤會,你是我們李家的恩人,我這麼做,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李宏是個說話算話的人,我承諾過你的,都做數!」李宏很莊重的回應。

說實話,秦石是有些感動的,但李宏的理由他並不能接受,回絕道:「李家主,你嚴重了,雖然我解開了你們李家三百年的詛咒,但是,之前韓家一事,我們已經扯平了,互不相欠了,你不必這樣的,就算不這樣,我們也是朋友,何況,我還是李琦的大哥呢。」

李宏含笑的搖頭,頗有深意道:「小友,這兵符你是一定要收下的,我和你實話實說吧,通過這些天的接觸,我也能知道小友的身份不凡,以後,肯定會在這片大陸上拋頭露面,甚至,我覺得,你很可能會改變現在大陸的格局,我只是希望,若是真有那一天,小友別忘記了我們李家才好,當然,小友在成長的過程中,也一定會遇到諸多麻煩,這張兵符在關鍵時刻,說不定能助小友一臂之力,這也算是我李家的表態,和站位吧。」

「這……!」

這一下,秦石變的不知所措了,這時,紫玲莎突然上前,玉手一下接過那兵符,笑盈盈的道:「傻愣著幹嘛,李家主這麼誠心,你好意思不收下嗎?」

說完,她不等秦石回話,自作主張的沖著李宏答道:「嘿嘿,李家主,那我們就不跟你客氣了,這兵符我們就收下了。」

「自然,自然。」李宏鬆了口氣。

秦石在旁邊,一時間卻無奈起來,這叫什麼事情啊?但既然事已至此,他也沒有在多說,只是沖著李宏鞠了一躬,算是感謝,然後頓了下,好心提醒的道:「對了,李家主,這一次商城變故的風波雖然看似已經平息,但是,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小心一下那個郭家,雖然我不太清楚這郭家,但是,按常理講,如果換做是我,同為三大土著的兩家開戰,那必會坐山觀虎鬥啊,是坐收漁翁之利的好機會,但這郭家並沒有,反而平靜的反常,俗話說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總覺得這郭家,可能在預謀著什麼詭計。」

聞言,李宏點點頭,不過他卻並未放在心上的一笑:「確實,秦小友分析的沒錯,不過,怕是這次,是小友多慮了,其實郭家之前,確實有過要吞掉我們的打算,就在韓家滅門后的三天,當時,小友還在調息,我也沒有驚動小友,說實話,那一次,我們李家,真的做好魚死網破的準備了,我們和郭家,本身就難分伯仲,加上被韓家重創一次,幾乎是必敗的,魚死網破,也只是那隻魚,魚死了,就真的死了,但網破了,至少還有補合的希望……哎,現在想想,都是一身後怕。」

「有這種事?」這事秦石是真不知道,之前還懷疑郭家是在預謀什麼陰謀詭計呢,原來,人家早就想要動手了:「那為何,最後郭家沒有動靜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知道當時,郭家的兵力都已經壓境到我李家府邸千米之內了,將我李家團團的都圍住了,只是後來,突然有一個神秘的女子出現,而且也是與秦小友有關的女子,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最終生生將郭家上千人的大軍給驅散了,而且,從那以後,郭家在沒有出現過,對我們李家變的也很客氣,甚至願意和我們李家平分商城。」李宏道。

「一個神秘的女子?」

秦石突然轉過身,沖著紫玲莎望去。

紫玲莎撇撇嘴,白眼道:「你別看我啊,先不說我懶得管這事,就算我想管我也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啊。」

「真的不是你?」

「當然不是,你以為我是誰啊?我有那麼大的本事,能驅散掉郭家上千人?而且,之前我在韓家放毒的事,早就在商城傳開了,郭家早就有防備了。」紫玲莎撅起嘴。

李宏從旁邊補充道:「小友別懷疑紫姑娘了,那個神秘的女子確實不是她,是一個我們都沒有見過的人。」

「這就奇怪了。」

秦石皺起眉來,那他就真想不通了,在和他有關係的女子中,能有這麼大的本領的人除了紫玲莎以外還能有誰了。

當然,有一個人,肯定是有這本事的,那就是他心心牽挂的沁雪心,只是,他知道,這是決不可能的,如果沁雪心出現在商城,那一定會來找他的。

但如果不是沁雪心,那他真的就想不到還會有誰了。

「小友也不用介意,我覺得,她既然不想讓秦小友知道,那小友深究也沒有用,如果有一天,她想要讓你知道時,自然就會出現和你見面了。」李宏勸解道。

秦石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然後,他裹緊黑袍,天色已經變的昏暗了,他將李家的兵符收到懷中,沖著李宏認真道:「那李家主,晚輩就不在逗留了,我也想早點回到家裡,我的家人還都等著我呢。」

「好,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那我也不在多留小友了,只希望小友記住我之前說的話。」

「保重!」

秦石僅僅用了兩個字,卻表明了他的態度,然後,他才起身,和紫玲莎朝著雲霄上端飛躍去了。

伴隨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特別是那道黑色的殘袍,彷彿,一瞬間,商城都靜止了一樣。

誰能想到,短短一個月多的時間,商城發生的諸多變故,都是因為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少年所發生,他輕輕的來,又悄然的離開,看似什麼也沒有帶走,卻改變了整個商城,甚至現在很多人還不知道,連商城的未來,也因為這一刻,而改變軌跡。

李宏負手而立,老眼之中的色彩,是一種說不上的深邃。

李建龍從他身後站著,老臉上卻有些擔憂:「家主,你真的決定了?商城兵符,在李家,那可是信物,有兵符者,萬人敬仰,那是家主的象徵啊,你現在這麼做,那可是等於將李家雙手奉給這小子,他以後才是真正名義上的李家家主。」

沉吟了半響,李宏才肯定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猜的不會錯,這小子將來在這片大陸上,定會有大動作的。」

「就算這樣,哪怕是真和你說的一樣,他將來會成為這片大陸上的核心,你也不敢保證,他就一定贏,會成功啊,如果,他失利了呢?那我們李家,可真的就走向滅亡了。」李建龍咬了咬牙,低下頭道:「請家主三思啊,如果現在要回兵符,那還來得及!」

李宏堅決的搖搖頭,眼神有些滄桑的長嘆道:「你不用勸我了,我的心意已決,其實也是這一次,和韓家的矛盾,才叫我下了這麼大的決心。」

然後,他回首,沖著韓家的廢墟望了望,其中還有不少外族人的屍首:「這一次,你也看見了,我們李家和韓家,僅僅是兩個在這片大陸上不起眼的家族之爭,那些觀望的家族,可有好下場嗎?這小子,終有一天,會有大動作的,那個時候,一定要站位的,否則,我們就會步了這些觀望之人的後塵,這小子,你看他不生不色,但是在他的骨子裡,是一個將恩怨極為分明的人,所以,我只能這麼做。」

說到這,他眼中,閃過幾分信任:「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不會敗的,從他的身上有一股,叫人盲目跟從的力量,那力量是他與生俱來的,是上天選擇了他。」

「在他的身邊,有太多的外力,將他推向那條路了。」

「你是說,郭家出現的那個神秘女子?」李建龍好奇問句。

李宏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不光是那個女子,包括那個紫玲莎也是一樣的,她們,都是他生命中,不同階段會出現的助力,有這些力量在,他避無可避。」

李建龍沉默了,最終長嘆:「希望,他不會叫我們失望吧,那一天,不會太遠了。」

眯起眼,李宏的老手握起。

……

在一片蔚藍色的天空里,白色的雲層之上,兩道身影,疾馳而過。

秦石怕是還不知道,在不知不覺之中,他已經成為了李家的家主,他現在的心裡,只有一個方向,三天時間,他一路狂奔,沖著那個他充滿四年的地方,這一次,離開赤炎,已經有半年之久了,前後經歷不夜城,和商城,這一路,也真的算是坎坷不斷了,不過好在,結果是好的,他想要的東西,都拿到了,而且,也得到了不錯的提升,靈力,靈魂力,接連突破,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回到玉羅剎身邊,然後,看看金言,他的女兒,安靜的陪陪他的父母,因為,他知道,再過不了多久,又將會迎來下一次,一次極為長久的離別。

「神域之祭……!」

他握緊拳,心潮中充滿了波動。

他有種預感,在接下來的神域之祭中,一定不會太平,因為,那裡,有如溟組一樣讓他憎恨的亂域。

「亂域……別急,我們的恩怨,才剛剛開始!」

… 半月間,對修鍊人來講,那幾乎是彈指揮間的事,一眨眼,就過去了,不過,在半個月,也可能會發生諸多事情,某個帝國,可能會在這幫月中滅亡,又可能會有哪個新興勢力,如日中天的崛起。

而對於秦石,這半個月,則是痛苦的,是度日如年的,從商城到赤炎的路上有千萬里之遙,儘管他是掌握奔雷,駕馭雲霄,也是要半月才能橫跨的,這已經是跨域的距離了。

半月中,他沒有片刻歇息,一直到欣賞了半個月的日出日落,一座並不是很繁華,卻十分和諧的領土映入眼帘,他的黑眸中,才閃過驚喜。

「赤炎,我又回來了。」

之前講過,半個月已經能發生諸多事情,哪有何況是半年呢?自從秦石離開,到今天為止半年期間,赤炎度過了千年以來,史無前例的突飛猛進。

如今的赤炎,吞併了百潮之中的三大霸主帝國,加上百獸王朝,如今的赤炎,已然是這百潮中,最為巔峰的存在,是無疑的霸主。

回到赤炎,秦石並未趕去皇宮,也沒有拋頭露面,反是很悄然,無聲無息的回到荒鎮。

紫玲莎跟在後面,不經意的問句:「你現在在百潮的威望很高,回來了難道不準備通知一聲嗎?這樣,肯定會更加穩固赤炎的地位。」

聞言,秦石很自信的搖頭:「不需要的,有他在,赤炎只會越做越大,我的威懾力,卻不需要的。」

「哦?」紫玲莎輕蹙黛眉:「你是說,赤炎的那個小皇子?」

秦石含笑的點頭:「沒錯,小宇子他,是一個千年少見的明君,經過這些年的歷練,他的帝王之術,已經掌握的淋漓盡致,所以赤炎有他在,我是從來都不擔心的。」

紫玲莎好奇的笑道:「能讓你給予這麼高的評價,我倒是對這小皇子提起幾分興趣,有機會的話,倒是要見見。」

「哈哈,我的兄弟,我一直都很相信他們的。」秦石輕狂的笑,而他的笑卻不是空穴來風。

如今的赤炎,確實發展的很好。

這是民心所向。

秦石相信,只要堅持下去,那赤炎終歸會有一天,會擺脫掉他的襯托,然後,以真正的面容,展現給世人。

那時候的赤炎,一定是強大的。

「放心吧,你會見到他的,我答應過臨走前,要給他留下些東西的。」留下一句,秦石落在荒鎮的街道上。

這裡,才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荒鎮,秦家的根,秦宗的根,相比於赤炎的發展,這裡的發展才是恐怖的,不過,秦石仍是輕車熟路的轉過幾道巷口,很容易的就找到秦家的府邸。

他在秦家府邸前停下,一道矮小的倩影破門而出,一臉笑盈盈的,很開心的樣子,一不小心,撞到秦石懷裡。

跟著後面傳來叫秦石心碎的聲音,柔情似水的:「金言,慢一點,別摔倒了!」

玉羅剎追出來幾步,突然,她呆愣住了,仍是那美貌的嬌容,當她看見秦石時,唰一下,眼睛就紅了:「你,你回來了……?」

秦石的心絞痛一下,他握著拳點點頭:「嗯,回來了……!」

簡短的幾個字,卻讓兩人不禁陷入沉默中。

「來,讓爹爹瞧瞧。」秦石蹲下身,伸手想要去抱起小金言,半年時間,小金言出奇意外的長高了很多,有七八十公分了都,和她的母親一樣,十分漂亮。

她盯著秦石,粉嫩的臉頰上有幾分遲疑,一時間,朝後退了幾步,小眼睛里充滿了陌生。

那一瞬間,秦石的心很痛,不禁感到幾分內疚。

「你別難過,金言她還小,她不記得事呢。」玉羅剎緩慢上前,將金言抱了起來,小聲道:「金言,喊爹爹,你不總是吵著要見爹爹嗎。」

「爹?爹爹……?」金言試著獨喃了聲,然後,她美眸才突然閃動喜色,沖著秦石伸出五指,使勁的抓了抓。

那一刻,秦石感覺好像人生如此,他已經滿足了一樣。

「對不起,總是讓你一個人……!」

不等秦石說完話,玉羅剎玉指突然抵在秦石唇上,笑著沖著他搖頭:「不要說對不起,因為你沒有,你別忘記了你答應我的,如果你做不到,你再說對不起,我也不會原諒你,我,一直都等待著……你答應我的那一天!」

秦石心狂跳幾下。

他知道,玉羅剎指的是,他承諾過她的,將雪心,玉姐,都帶回來,然後,一家的團圓。

他用力的點下頭:「會的,那一天,一定會的。」

「我相信,一直都相信。」

「哎呦呦,別膩歪了,真當我不存在啊?」紫玲莎的聲音很是煞風景的響起,秦石這才猛的回頭瞪了一眼。

玉羅剎這也才發現她,微微一愣,旋即很溫柔的伸出手,但在她的美眸之中,卻有幾分抵觸:「你好,我是石頭的妻子,不知姑娘你是……?」

那妻子兩字,玉羅剎說的聲音很大,連秦石都聽明白其中的威脅口吻,何況是紫玲莎呢?她愣了下,嘲笑道:「你不用嚇唬我,我對他可沒興趣,我只是他的債主而已,等到他把欠我的東西還給我,我自然會離開他。」

「他欠你什麼?」玉羅剎逼問道。

「欠我什麼,你也還不起。」紫玲莎的語氣,突然變化,氣勢逼人。

突然,秦石上前一步,眼神之中很是決然,死死的將玉羅剎擋在身後,他的語氣也變了:「紫玲莎,你別過分,你若敢對她做什麼,那別怪我不顧情誼了,我說過,我欠你的東西,肯定會還給你的。」

紫玲莎黛眉一蹙,這才收斂的冷笑道:「你記著就好。」

「紫玲莎……紫玲莎……。」玉羅剎從秦石後面獨喃兩聲,卻突然睜開眼,吃驚道:「你是,天毒女,紫玲莎?」

紫玲莎撇撇嘴:「是又怎樣?」

「不管石頭欠你什麼,如果你敢傷害他的話,那我一定會叫你付出代價的,你記住,我有那個能力!」玉羅剎冷言冷語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