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無我棍法共六式,記我,念我,痴我,憶我,忘我,無我…….」陸楓看著首頁對棍法的概要,然後一點點在心中默念了起來。

當陸楓一點點翻閱下去時,果然發現這是一本殘缺的棍法,後面三式憶我,忘我和無我殘缺。

不過這是一本地級中品棍法靈技,就算是只有前三式,那其威力應該也不弱於玄級中品的。

「怎麼樣,就只有三式,學不學你自己決定吧。」當陸楓將書合上后,秦風輕聲詢問道。

「多謝城主大人,就算只有三式恐怕威力也比陸家現有的棍法強,這靈技我學了!」陸楓雙手抱拳道謝道。

「呵呵,好!」

聽到陸楓說願意學習,秦風很高興,因為這樣一來就代表對方接受了他的好意。

陸楓的潛力可是無限的,到時候只要不出意外的話肯定能達到靈嬰期,而到時候就算是大秦王朝的國王見到也要客氣三分,和這樣的人保持友好關係,那以後肯定會有回報的。

「洪大哥,今天一戰算你贏,等我學會了無我棍法后,咱們再來切磋如何?」收起書籍,陸楓向一旁的洪雷挑戰道。

「哎呦,楓小子,膽小不小么,竟然敢公然向我挑戰,好,我接受你的挑戰,等你參加完風雷試煉后,咱們再比試比試,因為一旦你離開風雷城,恐怕再相遇我怕就不是你的對手了!」洪雷答應道。

陸楓的天賦他心中很清楚,一旦他離開風雷城前往大秦王朝參加天才計劃的話,那就等於羽化成鷹了,到時候再相遇恐怕自己早就被甩好幾條街呢。

而就當這邊兩人達成約戰協議時,此時在另外一個幻陣中,陸寒雪已經擊殺了九隻妖獸。

要知道這九隻妖獸中除了最開始的兩隻是一級妖獸外,接下來的幾隻可全部都達到了二級妖獸。

「吼!」

當陸寒雪休息了片刻繼續前進時,又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大地震動,一條乳白色的大蟲子從草地里竄了出來。

見到這隻渾身粘糊的醜陋蟲子,陸寒雪的臉色有些蒼白,女孩子最怕這種蟲子了,所以她也不例外。

「給我滾!」

見到這隻大蟲子朝自己蠕動而來時,陸寒雪感覺自己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旋即她咆哮了一聲,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從她的泥丸宮爆發而出。

「嗚!」

當這股精神力衝擊到這隻大蟲子體內時,一道嗚嗚聲響了起來,而緊接著這隻蠕動的大蟲子慢慢停了下來。 「雪妹!」

當陸楓從練武場跑到幻陣不遠處時,他遠遠的看著一道熟悉的背影大叫了一聲。

「楓哥哥!」

聽到聲音,陸寒雪愣了一下,旋即當她回頭一看時,只見陸楓正滿臉笑容的站在不遠處望著她。

這時候,陸寒雪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從大草原中出來了。

同樣是靈符師,陸寒雪自然知道自己剛剛是在一個幻陣之中,不過一想到那最後的大蟲子,她的臉色還是有些不太好看。

「怎麼了?」

陸楓走了過來,見到陸寒雪一臉難看的樣子,他有些好奇的問道。

「楓哥哥!」

陸寒雪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快走兩步雙手緊緊的抱住了陸楓,而由於她的個子只到陸楓的胸口,所以粉嫩的小臉緊緊的貼著對方的胸口。

「砰砰!」

「砰砰砰!」

被陸寒雪突然的抱住,陸楓有些傻眼了,不過當他反應過來時,自己的心竟然加快了跳動。

「楓哥哥的心跳的好快啊!」聽著耳邊傳來砰砰的聲音,陸寒雪抬頭甜甜一笑,抱著陸楓,她心中的害怕瞬間消失不見了。

「咳咳!」

聽到這話,陸楓瞬間感覺自己的臉滾燙了起來,旋即他輕咳了一聲,然後輕輕的在陸寒雪的耳邊嘀咕了一聲。

「啊!」

陸楓剛剛說完,一道尖叫聲響起,旋即就見到陸寒雪連忙放開了手。

「哈哈哈,想不到楓小子你還有這等福氣啊,這讓老哥我看的羨慕不已啊。」見到兩人分開,一道爽朗的笑聲從陸楓的身後響起,緊接著秦風和洪雷兩人走了過來。

由於陸楓走快了一步,所以陸寒雪並沒有見到在他的身後還有兩人呢。

「楓哥哥,你怎麼也不說一聲啊,這下丟臉死了!」聽著洪雷的這番話,陸寒雪的小臉瞬間通紅了起來。

「雷老弟,年輕人男歡女愛很正常啊,你都一把年紀了有什麼好羨慕的,對了,臨城的胡城主不是對你一片傾心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了!」秦風見到一臉害羞的陸寒雪,他擔心洪雷還要說什麼,於是乎主動站出來轉移話題道。

「呃!」

洪雷聽到這番話后,他頓時話到嘴巴卡住了,旋即他怒瞪了秦風一眼后,然後對陸楓露出了一臉無奈。

見到這一幕,陸楓反而好奇了起來,看來這洪雷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當然,雖然好奇,但是陸楓還沒有傻到去問什麼,看對方一臉無奈的表情,就知道是妹有情,郎無意。

「雪妹,他是洪大哥,是風雷城的副城主,洪大哥,這是……」

「我知道,她應該就是陸寒雪,小小年紀就已經達到初級靈符師的天才少女!」

見到氣氛有些尷尬時,陸楓主動出聲為陸寒雪還有洪雷互相介紹了起來,不過還沒等他介紹完,洪雷就打斷了他的話。

「副城主大人!」

被人家叫天才少女,陸寒雪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她還是恭敬的叫了一聲。

「哎,叫什麼大人呢,楓小子叫我大哥,你如果不覺得我占你便宜的話,那你也叫我一聲大哥好了!」洪雷道。

十四歲就達到了初級靈符師,那也就說明她達到中級靈符師是百分之百的,而到時候兩者的身份也就相等了,因此如果陸寒雪叫洪雷一聲大哥的話,那的確是有些佔了便宜。

「洪大哥好!」

陸寒雪想都沒有想就再次叫了一聲,而她這一聲洪大哥叫的洪雷心都樂開了花。

「好好,妹子,既然你叫我一聲大哥,那我也得表示表示才行,這個大哥手頭也不寬裕,這塊令牌你拿著吧,只要是在這風雷城內,那這塊令牌還是挺有效果的!」洪雷將自己腰間的一塊寫著雷字令牌摘了下來,然後遞到了陸寒雪的面前。

「這……」

見到這一塊令牌,陸寒雪看了看一旁的陸楓露出了一絲猶豫。

「既然這是洪大哥送給你的東西,那你就收下吧!」陸楓輕聲笑道。

「謝謝洪大哥!」

聽到陸楓這話,陸寒雪道謝了一聲后就接下了這塊令牌,但是這塊令牌除了在場的秦風外,連陸楓都不知道這令牌的作用有多大。

當然,秦風並沒有多嘴說什麼,畢竟這是洪雷自己的事情,他既然願意送這塊令牌,那就代表他想的很清楚了。

就這樣,既然陸寒雪也通過了初試,所以陸楓兩人並沒有在城主府久留,因為就算他們沒事,那也不代表秦風他們也沒事。

「雪妹,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楓哥哥,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當陸楓和陸寒雪走在回家的路上時,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開口道。

「你先說吧!」

兩人聽到對方都有話要跟自己說時,又異口同聲的說道。

「雪妹,還是你先說吧!」陸楓輕笑了一聲道。

「好的,楓哥哥,我……」陸寒雪甜甜一笑,然而就當她準備說什麼時,突然幾道身影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爹,就是他們打我,快把他們抓起來!」這時候,一道帶著滿腔怒火的聲音從幾道身影後面傳了出來。

「是你!」

聽到這聲音有些熟悉,陸楓向後望了一眼,旋即他就見到一張臃腫熟悉的臉孔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就是你小子把我兒子打了,來人啊,把他給我抓起來!」在程赫的身邊,一名兩鬢已經發白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是!」

聽到這話,那攔在陸楓面前的幾人立即應了一聲,下一秒一股股強大的氣勢從他們的體內爆發而出。

這幾人的氣勢竟然都達到了靈動初期。

「哼!」

見到這幾人迅速的朝自己撲來,陸楓輕哼了一聲,然後一個閃身將陸寒雪護在了身後,接著他右手持棍腳掌一跺地面,整個人迅速迎了上去。

「轟!」

在陸楓衝出去的瞬間,他體內的也爆發出了一股氣勢,然而他的這股氣勢比起另外幾人顯然弱了不少。

「區區煉體八重天也敢打我們赫少,簡直是找死!」沖在最前面的男子看清楚陸楓的修為時,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屑,旋即他雙手呈爪,竟然雙爪直接抓向了陸楓手中的如意降魔棍。

「找死!」

陸楓見到對方竟然想空接自己的棍子,他眼中寒芒閃爍了一下,然後嘴角微微一咧。

「咔嚓!」

當如意降魔棍落到這一雙手中時,它並沒有停下來,反而這時候一道碎骨聲響起。

「啊!」

在碎骨聲落下后,一道慘叫聲徒然響起,只見沖在最前面的男子一臉驚恐的望著自己垂下的雙手。

「滾!」

而就在這時,一道厲喝聲響起,只見陸楓一腳泛著耀眼的靈光踢中了對方的胸口,下一秒這人就直接飛了出去。

「化虛!」

在解決了一人後,陸楓瞬間將自己的身法施展到了極致。

「砰砰砰!」

就當另外幾人反應過來時,他們的身體也一同倒飛了出去,同時胸口劇烈的疼痛讓他們連呼吸都感覺到困難。

「嘭!」

幾乎同一時間,四道身影一同摔在了地上,然後一路滑行到了中年男子和程赫的面前。

「這……」

無論是這個兩鬢髮白的中年男子還是程赫,只見兩人看著躺在自己腳下一動不動的四人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四名靈動初期的強者竟然被對方一個照面全解決了,這一幕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其實以他們的身份完全可以請修為更高的過來幫忙,不過在此之前他們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只是對付一個小子而已,動用四名靈動初期已經完全不成問題了。

「你……」

中年男子望著幾米開外手持鐵棍的少年,這一刻的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楓哥哥,小心!」

不過就在這時,陸寒雪驚叫了一聲,然後她嬌小的身軀直接出現在了陸楓的面前。

「轟!!」

就在這時,一道空爆聲憑空響起,而下一秒這名中年男子身子微微踉蹌了一下。

「噗!」

反之,擋在陸楓面前的陸寒雪卻狂吐了一口鮮血,緊接著她身子一點點軟了下來。

「雪妹!」

陸楓見狀連忙一把抱住了,其實他早一步就發現了危險,不過就當他準備避開時,陸寒雪沖了上來。

「楓哥哥,你沒事吧!」被陸楓抱住,陸寒雪虛弱的輕輕一笑問道,只不過下一秒她的臉上露出了一臉痛苦。

「雪妹,你不會有事的,你肯定不會有事的!」

陸楓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他也是一名靈符師,剛剛那個中年男子明顯就是動用了大量的精神力。

「楓哥哥,我好累!」陸寒雪伸出小手摸了摸陸楓的臉頰,然後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雪妹…雪妹……」

看著露出一臉痛苦的陸寒雪,陸楓的眼睛紅了起來,緊接著一股股靈力氣旋在他四周盤旋了起來。

「雪妹,等一下楓哥哥,等楓哥哥替你報完仇后,再幫你治療,等我!」陸楓說著話,然後輕輕的將陸寒雪放在了地上,而後他抓起一旁的如意降魔棍,一雙通紅的眼睛變得格外的嚇人。 「敢傷我的雪妹,我要你們死!」

「轟!」

隨著一道低沉的怒喝響起,下一秒一股凌厲的氣勢從陸楓的體內爆發而出。

「咻!」

頃刻間,當一道破風聲響起時,陸楓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