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為什麼會這麼這麼確定?」

林笑開口了。

「是大雪山的一位天宮境大人說的……」

提到天宮境強者,呼和阿放的眼中閃過一抹崇拜。

「原來如此……」

林笑點了點頭。

天宮境強者,確實有探查整個大草原的本事。

而且,林笑可以肯定,在此之前,聯盟的高層與幽冥世界的人已經發生過碰撞,相互之間不斷的牽制。

這一片草原戰場,只是小輩之間的戰鬥。

不過卻是知道,任何規則雖然制定,但是都會保留著一個底線。

比如……之前的尹芳城中,會出現一個半隻腳踏入神府境的紫府境冥人。

這都是在一些規則允許之內的。

當下,呼和阿放為一行十一人準備了一套靈餚宴席。

靈餚宴席這樣的東西,在九玄大陸上堪稱絕無僅有,但是在青蚨大陸,就沒有那麼誇張了。

靈餚宴席,在各大勢力中也都一直流傳著。

「這就是人族中的靈餚嗎!」

靈餚乃是人族的絕學,妖族雖然也有術鍊師可以烹制,但是比之人族術鍊師,卻是差了不止一籌。

更為重要的是,角犀一族在妖族當中的地位也不是很高。

角犀族是犀牛一族的高層,但是在整個妖族當中,犀牛一族也只是低等妖族而已。

這五個妖族青年,也沒有機會嘗試過靈餚宴席。

這一次,他們算是沾了劍宗一行人的光。

特別是劍誅天。

一個十三歲的武聖,堪稱絕世天才。這樣的人,就算是嗑.葯嗑出來的修為,那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嗑這個葯。

唯有劍宗高層的弟子才有這樣的資格。

靈餚宴席在這尹侖城中可是稀罕貨,為了結交這些劍宗弟子,呼和阿放不惜擺出了一道靈餚宴席。

林笑心思並不在吃上,他開始思考著問題。

「這片草原,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冥人派年輕一代弟子過來,真的只是為了歷練,與聯盟年青一代進行較量?」

「難道他們就不怕,聯盟高層某個豁出去臉皮的傢伙,一巴掌把這些人,統統的都留在這裡?要知道,這裡可是聯盟腹地。」

林笑說話的聲音雖然很輕,但也依舊清清楚楚的回蕩在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情不自禁的,其餘十人,包括呼和阿放的臉色,都變了變。

「既然他們敢來,就代表著他們有著底氣……既然冥人有底氣來到聯盟腹地……那麼前方的戰場……」

林笑自顧自的分析著。

但是他這番話,卻讓在場幾人的腦門子上,全都是冷汗。

那五個原本正在細心品嘗靈餚大宴的妖族青年,也都瞬間沒了胃口。

林笑分析出來的事情,簡直太恐怖了。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恐怕整個青蚨大陸,也都到了危在旦夕的時候了。

嘩啦!

就在這個時候,帳篷的門帘被打開了,幾個人族武者從外面走了進來。

「呼和城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進來的人族青年見到桌子上的靈餚宴席,臉色有些不悅。

「為何我等來了,沒見你用靈餚來招待我,這幾個小男女和妖族來了,卻要用靈餚宴席款待,莫非你覺得萬泉門的人,不如其他人?」

這幾個人,乃是人族一大宗門,萬泉門的弟子。

萬泉門在人族中也是十分強大,當然,他們無法同飄雪帝國,劍宗,大雪山這樣的聖地帝國相提並論。

這尹侖城裡的物資緊缺,呼和阿放連自己住的地方都貢獻出來了。

而靈餚宴席,自然不能給每一個人送到,唯有這些聖地,以及帝國的核心弟子,才能夠享用。

比如烏鵬,他來到這裡已經有幾個月了,靈餚宴席就沒有斷過。

雖然萬泉門的弟子並不稀罕這一兩頓的靈餚宴席,但這卻是引論城主的態度問題。

萬泉門此番前來了三位武聖,十幾個武帝,以及一群武皇,都沒有受到靈餚宴席的待遇,卻沒想到,眼前這個幾個傻乎乎的獸人,與一群小毛孩子,竟然讓呼和阿放用靈餚宴席來招待。

這瞬間就讓很多人感到心裡不平衡。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

呼和阿放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些宗門的青年弟子,各個心高氣傲,攀比之心極強。

一般情況下,他們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不如別人的。

「怎麼,你們有意見?」

趙旋站了起來,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萬泉門的人。

「若是你們幾個,能接的下我一招,這桌子靈餚宴席,就送給你們了,如何?」 萬泉門的這幾個青年,都是門中的俊傑,平日當中心高氣傲,修為更是到了生死之境。

現在他們聽到趙旋的話,頓時間就怒了。

萬泉門這幾人中,為首的三人,正是此番前來的三位武聖。

其中一個武聖看著趙旋,冷笑著說道:「接你一招不敗,你以為你是誰?」

「劍宗,趙旋。」

趙旋來到這人之前,他的手中,一把長劍出鞘。

「不接就滾。」

趙旋的聲音冷硬,他整個人也好似一柄出鞘的寶劍,全身上下,劍氣縱橫。

事關劍宗顏面,趙旋也不得不出這個風頭。

「劍宗!」

幾人聽到趙旋自報家門,頓時嚇了一跳。

劍宗在聯盟當中,身份實在太特殊,萬泉門與劍宗之間,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提並論。

甚至是小一輩之間,也完全是兩個層次。

這一下,萬泉門的這幾人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了。

若是劍宗的弟子,那麼確實是有資格受到靈餚宴席的招待的,不過此刻,他們幾人已經找到了這裡,若是連對方一招都不敢接,就灰溜溜的走了,恐怕萬泉門在這裡,也就得淪為笑話了。

相反,若是他們能夠擊敗劍宗的弟子……

萬泉門為首弟子,名為林雲翔,目光開始游移了。

「好,我就接你一招,看看劍宗的眾位師兄師姐,是不是真的如傳聞中的那麼強!」

李雲翔站好身形,深吸一口氣。

「這小子要倒霉了。」

妖族的角炫通喝了一口靈酒,口中嘟嘟嚷嚷的說道。

劍宗幾個弟子的實力,他自然都見識過。

昨天在尹芳城之外,若非是趙旋和摩羅天都沖入那七個冥人組成的陣勢中,這幾個妖族青年,早就被那七個冥人殺的乾乾淨淨。

可以說,摩羅天都與趙旋兩人聯手,實力還在五個妖族青年之上。

那五個妖族青年,雖然也是武聖巔峰,但是絕對不是趙旋的對手。

趙旋雖然處處與林笑為難,但他絕對不是一個草包。

這個時候,呼和阿放也沒有出言阻止。

雖然劍宗的這一行人,說是從尹芳城中安然退走,並且擊殺了五百冥人……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在吹牛。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看看劍宗的這幾人的實力究竟如何。

至於角犀族的這幾個青年……犀牛一族在妖族當中地位不高,他們的實力也並不算是頂尖。

妖族……受到自身血脈的限制實在是太大。

「好,那我就來掂量掂量萬泉門的幾位師弟,看看你們究竟能不能配得上這一桌子靈餚宴席。」

趙旋笑著說道。

「還請師兄出招。」

李雲翔深吸一口氣,他的目光中,微微的射出了兩道漣漪。

唰!

趙旋出劍了。

這一劍,速度極快。

甚至李雲翔也只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影,便覺得一股浩然大力迎面而來,他整個人,情不自禁的就飛了出去。

一招!

萬泉門此番前來的最強者,李雲翔,便被趙旋的一劍轟了出去。

甚至趙旋的劍,連碰都沒有碰到李雲翔,僅僅是劍氣激蕩時候,帶起的周圍天地元氣的變化。

「好強!!」

萬泉門的人臉色駭然。

呼和阿放先是一驚,繼而臉上流露出濃重的喜悅。

有趙旋這樣的青年強者前來,恐怕冥人也很難攻破這座城……要知道,城池一旦被攻破,其中的聯盟武者可以輕易退走,但是他這個城主,卻鐵定落得滿門抄斬的下場。

「劍宗的師兄……雲翔服了。」

李雲翔從外面爬起來,狼狽的走了進來。

他的身上,卻沒有什麼傷勢。

「服了就好。」

趙旋笑了笑,頗有氣度的朝著李雲翔拱了拱手,隨後坐了回去。

萬泉門的一行人也無顏留下,當場就躬身退走。

「趙旋大人好強的實力!有趙大人在此,何須懼怕那些冥人!」

呼和阿放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小人敬趙旋大人一杯!」

呼和阿放從來都沒有聽過趙旋的名字,劍宗幾個傑出弟子,在聯盟當中也是十分出名的。

但是這個名單中,卻沒有包括趙旋的名字。

甚至連摩羅天都,塗剛,藍影的名字也沒有。

更沒有劍誅天的名字。

劍宗給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不爭!

利萬物,不爭而勝。

劍宗走出的弟子,雖說不是驚天動地,但也絕對可以用不凡二字來形容。

李雲翔的實力,呼和阿放見過。

斬殺曾經斬殺數個冥人強者,不費吹灰之力,但是現在他卻連趙旋一招都接不下。

難道趙旋才是劍宗六人中,最強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