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有,只是讓我去領了『神冕爭霸賽』第一名的獎勵。」雷諾說道:「對了猴子,『赤金玄靈珠』我已經取到了,你什麼時候傳授我『金德金身』?」

「等猴爺我給你默寫。」猴子一臉壞笑,一句口訣能寫個把小時的它絕對的坑死人不償命。

「呵呵……」雷諾笑道:「還是你說我寫……」

卻在此時,一道傳音突然以不容抵擋之勢響起在雷諾的腦海,「雷諾,一個人來西城區的湖中小築見我,老夫古怪大師。」

「古怪大師!」雷諾聞聽傳音后,心想真是念曹操古怪大師到,他正想去找古怪大師呢,不過讓雷諾有些奇怪的是,古怪大師竟然主動傳喚他,卻是不知所謂何事?

而且還指定他一人前往,這個古怪大師還真是古怪脾性不改啊,雷諾倒是不擔心古怪大師對他不利,他和古怪大師並無仇怨,而且古怪大師沒理由害他這個超級金主。

「不會是古怪大師缺錢花了吧,讓我去翻譯魔文送點錢給他?」雷諾惡意的想道,當下沖猴子和風鈴兒說道:「我要去西城貧民區古怪大師哪裡一趟。」

「古怪大師?好奇怪的名字,雷大哥,我想和你一起去。」風鈴兒顯得很有興趣。

雷諾卻道:「古怪大師脾氣古怪,無聊得緊,我去去就來。鈴兒,你留下來幫我給猴子默寫小『金德金身』修鍊口訣,這猴子大字不識兩個。」

「卧槽!」猴子聞言頓時眼睛一瞪,道:「當著女孩子面能不能給爺我留點**。」

「呵呵……」風鈴兒則是笑道:「沒關係的小猴子,我不會鄙視你的。」

「你已經鄙視了……」猴子滿臉鬱悶的表情。

雷諾見狀不禁搖頭輕笑,同風鈴兒和猴子告別後,雷諾出了城主府租賃一輛獸攆便是直奔西城貧民區的湖中小築。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一片靈秀的田園風光便是映入雷諾的眼帘,淺溪曲流,小橋彎彎。

在這寧靜祥和的氛圍中,一方小築靜靜坐落在清澈圓湖深處,那就是古怪大師的居所,一切還都是老樣子。

雷諾支付了相應的金幣打發獸攆回去后,便是登上圓湖小舟駛向湖中小築。

「古怪大師。」方一登陸小築,雷諾便是發現了古怪大師,和上次來不同,這回古怪大師一改隱士之風。

只見其身披無極劍袍,腳蹬三光兩儀靴,一頭灰白相間的白髮被用一條玉帶束起自然的垂落在背後,此刻正負手而立,憑欄望秋湖,凜凜劍姿流露出淡淡的憂傷與惆悵。

「你來了。」古怪大師猛然回神,湖風盪起了他額前的長發,一張歷盡滄桑卻又剛毅不阿的面容瞬間映入了雷諾的眼帘。

那華光內斂的雙眸在此刻驟然明亮起來,一股無形的傲劍威壓自周身奔騰而出,直令平地起劍風,威儀耀四野!

「嗯?」雷諾眉頭微微一蹙,頓感震撼,那股無形的劍壓衝擊遠比休斯、弒君敵還要猛烈千萬倍,直令雷諾有種直面神靈般的戰慄之感,連絲毫反抗的意志都組織不起來。

「古怪大師。」雷諾詫異,難道他估算錯誤,古怪大師真的要對他不利?

「多言。」古怪大師一對劍眸猛然噴吐出浩然聖光,身影如流光夢幻般瞬間出現在雷諾背後,巍然聖掌如山落印在雷諾的脊背。

「前輩,你……」雷諾震驚,立刻發自本能的想要抵抗,但卻渾然無法抵擋,周身的鬥氣、脈輪乃至於身體機能都彷彿被一體鎮壓,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雷諾就覺一股融合的力量穿梭在周身經脈之中,衝擊著他的軀體血脈。

唰——!

然而,就在這股沛然莫御的神聖力量襲卷至『水晶心臟』所在時,『水晶心臟』突然華光閃爍,爆發出一股神秘力量隱去了本體……

這一切說來遲,實則就在電光石火之間,雷諾猝不及防之下尚未明白怎麼回事,古怪大師便是撤去了掌印,大笑道:「哈哈……天荒血脈!你果然是天華好友的遺孤!」

「天荒血脈!天華好友!」

轟!

乍聞此言,雷諾頓時只覺頭腦『轟』的一下,就像是有一道天雷劈過一樣,猛然轉身,震驚的看著古怪大師,道:「你究竟什麼人?!」

雷諾震驚了,這是他繼巴魯特之後再次聽到父親的名諱,而且那什麼『天荒血脈』雷諾更是聞所未聞。

而古怪大師卻是一口道出,並言『天華好友』,會是他的父親蘇天華嗎?抑或只是同名!

「呵呵……」古怪大師目光祥和的看著雷諾,輕笑道:「小傢伙,老夫知道這些於你而言太過突然,也許我們應該先坐下來談一談。」

聞言,雷諾神色稍緩,暫且壓下內心的驚疑,隨同古怪大師走到小院中的木桌旁坐下,提起陶壺給古怪大師和自己斟了一杯茶后,語含迫切的問道:「古怪大師,您所言的『天華好友』可是蘇天華?!」

古怪大師點了點頭,神情顯露出幾分懷念,道:「是啊,自從十四年前他說要去尋找十方鏡的下落,誰知道卻就此杳無音信……」

言到此處,古怪大師沉默了少許,輕嘆了口氣道:「本來我們約定無論事成與否,十年後都要在千寒峰匯合,在謀穿越庇護山的對策,然時至今日,卻已經過去了五千二百一十八天……」

「我曾不止一次去過千寒峰,可惜始終沒有他的任何線索,我想他很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又或者被神界強行拘回了,否則他絕對不會失信於我。」

雷諾聽得有些雲里霧裡,不過他倒是知道父親當年失蹤好像的確和尋找什麼東西有關,可見古怪大師所言不虛。

可他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父親有古怪大師這麼個好友?哪怕是姐姐也未曾提及隻言片語,甚至還牽扯到了神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古怪大師繼續道:「本來老夫已經做好了你父親不會回來的打算,卻不沒想到你居然出現了。」

「我?」雷諾不解。

「你很像你的父親。還記得你第一次拿著『禁魔祭壇』設計圖以及『神書』殘捲來找老夫嗎?」古怪大師道。

「什麼?」雷諾又一次震驚了,「您早就知道?」

雷諾本來以為自己以隨機抽取的方式找人破譯,不會泄露『禁魔祭壇』和『神書』的秘密,卻是怎麼也沒想到打從那時起就已經泄露了。

「打從你自『神書』上臨摹出『神啟九篇之第七篇章』時,老夫就知道你得到了『神書』殘卷。」古怪大師道:「因為老夫手中也有『神書』殘卷,如果你曾調查過的話應該知道,曾經有人將『神書』上的一道神文面向整個混亂大陸發布,那個人就是我。」

「原來如此。」雷諾恍然,當初他通過熱血酒店的『魔法百科系統』的確查到過,但那個人後來消失無蹤了,沒想到就是古怪大師。

「我那時就知道『神書』有殘,分散混亂大陸,所以想通過此法激發『神書』殘卷浮出水面,但沒想到卻激起巨大轟動,誘發混亂大陸千百勢力征戰,最終不得不放棄,後來才隱居至此,化名古怪大師。」

雷諾聞言,困擾在心中已久的疑惑終於解開了,但同時更多的疑問亦是如同雨後春筍般從雷諾的心頭冒起,令雷諾有種風起雲湧之感。

「呵呵……」古怪大師見雷諾滿臉疑雲的樣子,輕笑著說道:「幫你破譯了魔文以及神文之後,老夫便一直暗中觀察你,包括克勞德事件,藥劑師聯盟你自創神聖藥劑,以及你找念癲狂煉器,出入南荒戈壁,乃至『神冕爭霸賽』。」 「歷經諸般觀察,以及『神冕爭霸賽』上你的表現,老夫終於有了六成把握,你就是天華好友的遺孤,這才喚你前來做最終的確認,結果果然不負老夫所望,因為除了他的遺孤,這世上再無他人擁有『天荒血脈』!」

「嗯……」雷諾沉吟著,古怪大師吐露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令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消化,他要好好理理頭緒。

父親、天荒血脈、十方境、甚至還牽扯到了神界……

這些關鍵詞在雷諾的腦海中交織著,令雷諾只覺雲里霧裡,隱約覺得這似乎牽扯到一樁非常大的秘辛!

但很快的,雷諾便是找到更為關鍵的源頭,那就是他憑什麼相信古怪大師?!

雖然古怪大師說得頭頭是道,即便古怪大師說得天花亂墜,但依舊難掩他和古怪大師只有一面之緣的事實,就算加上這次也才僅僅兩面之緣!

既然事關一樁往事秘辛,更干係自己父親的去向與存留,他也就更不能大意,也許古怪大師曾是父親的敵人,想要從自己這裡套取出一些什麼呢?

而且古怪大師口口聲聲說是父親的好友,可他卻連古怪大師究竟是什麼人都不清楚,貿然相信,這不是很可笑嗎?

似乎是感覺到雷諾對自己的懷疑,古怪大師微微一笑道:「你很謹慎,但我相信你會做出準確的判斷。」

「呵。」雷諾鏗然一笑,道:「的確。但要取信於我,起碼也表明你的真實身份,不是嗎?古怪大師。」

「也許你應該聽過『天選劍聖』的名號,更應該知道你父親的絕學『荒神十二賦』。」古怪大師的目光瞬間變得犀利起來。

言罷,劍指擎天而起!

嗡……

霎時,風走雲驚,虛無同震,一股浩瀚而又神聖的氣息宛如大江潮湧一般。

嘩啦啦……

圓湖四面興波,滾滾排擊開來,就見一副神圖天賦的浩大異象從古怪大師的背後升騰而起,熠熠生輝,綻放百丈神光。

神圖之中,千劍萬劍似飛虹交織,演化無數劍印、劍陣,彷彿古怪大師一下開啟了劍之界域,震撼非常!

不過震撼只是一瞬,古怪大師便是大袖一揮盡收浩瀚威儀,又恢復了平常姿態,微微一笑道:「我之所以能成為一代斗帝,成就『天選劍聖』之名,便因這『荒神十二賦』,乃是你父親親自傳授,我與他亦師亦友,呵呵……相信你已擁有自己的判斷。」

「這……」雷諾內心波濤翻湧,震撼道:「前輩,您……您竟然就是『天選劍聖』!」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突然到雷諾有些難以置信,那個守護人族,如同神話般的至尊強者竟然就一直隱居在旭日城!

「如果你選擇相信老夫的話,請告訴我你父親的下落,不管他落難於何處,老夫必將不惜一切代價助他。」古怪大師說道:「群魔激涌,風雲亂世,人族不能沒有他來主持大局!」

「可是……」雷諾為難起來,雖然他並不知道父親的絕學,甚至對他父親的了解近乎為零,當年父親和母親帶著他和姐姐被抓到礦營的時候他還很小,很多事情都記不清楚,甚至連父親、母親是什麼樣子都記不得了。

雖然他無法判斷古怪大師究竟是不是天選劍聖,但他相信古怪大師應該沒有騙他。

因為古怪大師施展『荒神十二賦』那一瞬間,雷諾清晰的感覺到來自心靈的悸動,那是一股來自血脈深處的共鳴,甚至雷諾感覺,這『荒神十二賦』更像是自身血脈衍生出來的一門神通,和『荒古血脈』完全是一體的。

而且古怪大師那一瞬間流露出來的心懷天下,仁恩浩蕩也絕對不是能夠裝出來,那是發自內心的呼喚與吶喊!

但是……

他也很想知道父親的下落啊……

古怪大師誤以為雷諾遲疑,又道:「如果老夫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有個姐姐,那年好友離開時,她四歲,你兩歲,你們……」

雷諾聞言,無奈道:「前輩,不用說了,晚輩相信你,但我如今也不知父親下落。」

「怎麼?你難道不是一直和天華好友在一起嗎?」古怪大師詫異道,原本有些激奮的神情頓時變得很是失落。

「其實父親早就失蹤了,在我的記憶中……」雷諾當下將礦營塌陷,父母就此失蹤的經過以及這些年自己和姐姐在礦營中苦苦相依為命的經過徐徐講述了出來。

雖然雷諾說得簡單,但古怪大師依舊能夠聽出雷諾姐弟倆在礦營遭遇的苦難,這十數下來,沒有父母在身旁庇護,他能想象姐弟二人生活得何等艱難。

「唉……天地不仁,萬物芻狗,沒想到連天華好友也是無法跳脫之外。」古怪大師長嘆了一聲,滿是感慨,同時又有些慚愧的說道:「這十幾年來真是苦了你們姐弟了,也許我早該察覺,更不該苦苦相等,若是十年之期到來時,我便前去尋找你們,或許你們就不會在礦營中遭受諸多苦難,又或許……我真是愧對天華好友啊!」

雷諾則是寬慰道:「天命自有註定,前輩無須自責,若非經歷諸般苦難,雷諾也不一定能有今日。」

「嗯……難得你能這麼想。」古怪大師沉重的點了點頭,道:「對了,怎麼一直不見你的姐姐?如果那個小丫頭在的話,興許還能對老夫有些記憶。」

「姐姐她被接引去了庇護山以北的人族十二公國。」雷諾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雷諾當下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

聞聽雷諾的講述之後,古怪大師道:「原來是這樣,看來那個小丫頭是繼承了你母親的血統。」

「嗯?」雷諾疑惑,莫非母親也是不是普通人?

古怪大師說道:「和你父親不同,你父親乃是出自天荒一脈的神王,而你的母親卻是獅心公國『光明神教』的聖女,血脈中傳承著人族的守護神力。可惜因為種族身份的差距,天荒一脈非常反對她們兩個在一起,然你父親卻執意要和你母親在一起,天荒一脈對此非常不滿,如今他們失蹤,甚至都來不及帶走你和蘇妲己那丫頭,我想有極大可能是被神界強制拘了回去!」

「什麼!」雷諾聞言,頓時心神一震,他的母親竟然是人族『光明神教』聖女,父親更是來自神界的神王!

這對沒有任何準備的雷諾來說,在思想上的衝擊實在是太強烈了,原本在雷諾的意識中,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最多父親是名戰力強大的修者。

可如今卻聞父親乃是神王,母親乃是人族聖女,那他豈非真的是人神的結晶『神之子』!

震撼!震撼!震撼!

雷諾感覺自己認知被徹底顛覆了,一股前所唯有的震驚在心頭蔓延開來,饒是雷諾的心性之鎮定一時間也是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艱難的說道:「那……那我父親和母親會不會有危險?」

「以你父親在在神界的地位,他們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古怪大師道:「不過想希望天華好友復出主持人族大局是不可能了。」

言及此處,古怪大師看向雷諾道:「看來只有將希望寄託於你的身上了。」

「我?」雷諾疑惑道:「我不過是區區一名斗帥,何德何能擔負起人族大任。」

古怪大師道:「修為的確是弱了點,但有老夫指點,加上你的天姿稟賦,要突破斗王境倒也不難。只要踏入斗王境,你便有資格擔起人族大任了。」

「什麼意思?」雷諾神色一凝。

「知道你父親當年為何要去尋找十方鏡么?」古怪大師道:「乃是因為十方鏡是唯一成功穿越庇護山的神器,而要激發這尊神器,唯有『天荒血脈』才可以!」

「不過你如今修為太低,體內的『天荒血脈』尚未覺醒,但踏入斗王之後,心輪便會開啟,激發先天的血脈潛力,而你體內『天荒血脈』亦會隨之覺醒,屆時你便可以『天荒精血』催動十方鏡這尊神器了。」

「從而穿越庇護山,進入人族十二公國,繼承你父親的志願統合人族力量,打回混亂大陸,擊潰魔族後裔,恢復完整的亞特大陸,還我人族河山!」

一番話,古怪大師說得慷慨激昂,神情顯得有些激動,顯然當年在和蘇天華定下這一大計時也是意氣風發,可惜卻因蘇天華意外失蹤導致這一計劃擱淺至今。

「十方鏡居然可以穿越庇護山!」雷諾聞言尚未來得及消化前一刻的震驚,便是再次被強大的驚喜衝擊,頓時欣喜若狂,他正為如何穿越庇護山找姐姐而苦惱不已,沒想到這便有了眉目!

「姐姐等我,我終於找到讓我們團聚的途徑了!」雷諾強壓著內心的激動,有些迫不及待的沖古怪大師問道:「前輩,那十方鏡現在何處,您可知道?」

「根據我和你父親曾經調查的結果,十方鏡在經歷神魔爭霸后就失落了,最終被葬於神墓之中。」古怪大師說道:「如果半年前你尚未離開鐵山部落礦營的話應該知曉,神墓曾在那裡現世。」 「正是!」雷諾應道,同時恍然大悟,父親為何要偽裝成難民進入礦營了,應該是父親提前察覺到了神墓的氣息,只是無法準確鎖定,只是感知到就在礦營附近,因此潛入秘密調查!

「不過……」雷諾皺眉道:「前輩,那神墓出世后便飛去不知所蹤了,您有線索嗎?」

「我也沒有線索。」古怪大師道:「但你父親曾說過,那神墓本身乃是一尊出自『天荒神脈』的神器,唯有擁有『天荒血脈』者才可安全出入其中。你身具『天荒血脈』,覺醒之後,應能像你父親一樣感知到神墓的存在。」

「嗯。」雷諾應了一聲道,「那麼前輩,我們這就開始吧,你助我儘快突破斗王境。」

「呵呵……」古怪大師,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天選劍聖,輕笑著說道:「先不要著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莫說你自己沒有裝備好,而且老夫也要先做準備。」

雷諾聞言一想也是,他現在的確還沒絲毫準備,『龍魂槍典』他連看都沒看,『金德金身』口訣也還沒拿到,各種修鍊所需資源也沒有準備。

而且他要衝刺斗王境肯定非一日之功,也需要和鈴兒、猴子、奧古斯丁、御東皇他們打聲招呼,免得眾人不知他行蹤而擔心。

念及此處,雷諾道:「那前輩,晚輩先回去略做準備。」

「嗯……」古怪大師應道:「去吧,回去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是天選劍聖,老夫還想再清凈一段時間。」

「晚輩定當守口如瓶。」雷諾保證道。

「明日便過來閉關吧,我會竭盡全力教導你,老夫畢生所學能學去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天選劍聖說道。

「為了父親的意願,為了能和姐姐團聚,雷諾定不負前輩所望。」雷諾起身,鄭重說道:「晚輩先告辭了。」

天選劍聖微微頷首,目送著雷諾泛舟漸遠的背影,滄桑的眼神顯露出幾分凝重,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感嘆蒼生,「大道失序,乾坤逆變。皇魔禍亂,又是幾多生靈塗炭……雷諾呀,這份振興人族的重任,你真能扛得動嗎?」

告別天選劍聖后,雷諾一個人緩步行走在返回城主府的羊腸小道上,雖是面色沉靜,然內心卻是一派波濤洶湧!

今日與天選劍聖會面,所聽所聞簡直驚世駭俗,一樁樁不為人知的秘辛就這樣在雷諾沒有絲毫準備的情況下湧入了雷諾的世界之中,對於雷諾的衝擊簡直就是空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