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什麼不妥的,我和語嫣如今身份雖然變了一些,但到底是江湖兒女,哪來那麼多繁文縟節!」段譽擺了擺手道。「如此,小弟冒昧了!」林朋也不推遲了。 「哈哈,小兄弟請!」段譽前邊帶路,引得林朋一直到得馬車邊來。

馬車頗大,坐十來個人都是沒一點問題,林朋和段譽上得馬車坐下,馬車裡面還是極為的寬闊!「嫂子果然如江湖傳聞般貌若天仙,段大哥你可真是好福氣!」林朋稍微地打量了一下馬車後座坐著的王語嫣就轉過了頭去,微微笑道。說真的,他沒看得太清楚,作死地打量人家老婆,那可是極為不禮貌的行為。

「是啊,能擁有語嫣,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了!」段譽望向王語嫣的眼神充滿著柔情,「小兄弟你可有相好的姑娘?如果沒有的話,咱們大理國可是有不少貌美的姑娘!」林朋臉色微微一紅,他可是沒想到段譽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訕笑道:「段大哥,小弟年紀尚小,暫時還不想考慮那方面的事情!」

這時候,王語嫣抱著的小孩子突然哭了起來,而且小臉變得煞白煞白的!「雲兒,雲兒!」王語嫣急了,連忙捏住段雲的小手把起脈來,可是心急之下,一時之間她哪裡探得清楚?!

「段郎,你來!」王語嫣向著段譽呼道。

段譽一閃身,就已經從林朋對面到了車尾座王語嫣的左手邊,左手一探就拿住了段雲的小手,右手貼在段雲的後背,綿綿的內力不斷地向著段雲的體內涌去。隨著段譽不斷地輸出內力,段雲的臉色終於是好了些,小臉回復了一絲的紅色,可是段譽和王語嫣的臉上卻是掛滿了憂愁。

「段大哥,這是?」林朋遲疑地道。

段譽深吸口氣:「小兄弟,這是我兒段雲,不知為何,雲兒出生之後就常常出現剛剛這樣的情況,宮中御醫,江湖聖手,不知看過了多少,可是卻是沒有一個人能檢查出雲兒所犯何病!為此,這次甚至到天龍寺打擾了枯榮大師,可是,唉!」

「小雲,你可以檢察一下段雲的身體嗎?」林朋在腦海里向著小雲道。「可以的主人,不過若是想治好的話,需要主人您消耗界力!」小雲輕脆的聲音響起在林朋的腦海里。林朋聞言大喜,若是能找出段雲的病症並治好的話……

「段大哥,小弟學過一些醫術,不知小弟能否幫上一點忙?」林朋出聲道。

段譽看林朋不過是二十來歲的樣子,就算是學過醫術,又能有多精深呢?宮中的御醫,無數的江湖名醫都找不出病症,哪裡會是一個黃口小兒能幫得上忙的?!不過總歸是一線希望,再加上林朋給了他一種神秘的感覺,所以段譽還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林朋裝模作樣的伸出兩根手指搭在了小段雲的脈搏之上,他現在已經沒有修為了,自然沒辦法通過神識檢查。

所以他只好腦海里卻是催促著小雲快點檢查,也就是十來秒的時間,小雲就有了結果,在林朋的腦海里道:「主人,他是由於心臟發育不健全,所以才會出現上述的癥狀,這種疾病以尋常手段是測不出的。」

林朋伸開了手,雖然不抱希望,但段譽還是希翼地問道:「林兄弟,怎麼樣?」

「段大哥,如果我說我檢查出來了,你一定會認為我是說大話了!」林朋輕笑地道,「不過我要說的是,我真的是檢查出來了,而且,我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治好!」

就算是以段譽的心境,這時候聽到林朋的話也是內心狂喜:「林兄,你真的能治好小兒?」

「千真萬確,欺君之罪我可不敢犯啊哈哈!」林朋笑道。「這裡沒有君,只是一個犯病的孩子的父親,林兄弟,若是能治好雲兒,你就是整個大理國最尊貴的客人!」段譽鄭重地道,天知道他為了治好段雲已經是花了多少的心思。

「蒼天憐見!」王語嫣愛憐地拍了拍沉睡過去的段雲,輕聲地道。

二十里的路程轉眼過去,林朋乘著馬車已經是進入了大理城中了,馬車不停,直向著大理皇宮而去。

馬車停,林朋和段譽王語嫣下了馬車,而段雲,自然是被王語嫣抱在了懷中。沒有理會那些過來見禮的官員,段譽急速地為林朋安排了一座府坻,然後和王語嫣抱著段雲來到了那府坻之內。

皇家的奢華讓林朋驚異不已,那些個宮女侍衛向他行禮也讓他極不習慣,不過林朋努力地去適應這一切,同時心裡也暗暗告誡自已,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他不過是個過客!

「林兄弟,還望告知雲兒他究竟得的是什麼病?」段譽急切地道。

「段大哥,人身上最重要的兩個器官,一個是大腦,另一個是心臟,段雲他大腦發育的極為良好,可是心臟卻先天發育不良,也就是因為這樣,段雲才會隔一段時間就發病一次,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隔的時間是越來越短了!」林朋道。

段譽點了點頭道:「不錯,先前的時候,雲兒還只是隔個十天半個月發病一次,如今差不多已經是一天發病一次了!」

「段大哥,我應該能治得好段雲,不過可能需要十天半個月的時間!」林朋道。「這麼快?」段譽驚奇地道,「不知林兄弟你要採取什麼樣的治療手段,需不需要我準備一些什麼?」

「段大哥你怕是奇怪我為什麼一個普通人卻行走江湖吧?我也有修鍊,不過修鍊出的不是內力,而是一種治療能量,這種治療能量可以治療疾病,不過卻是沒有傷敵之能!」林朋謊言道。

段譽道:「林兄弟你有如此神奇的本事卻沒有禦敵之法,行走江湖非常危險啊!」

「林家祖訓,凡林家子弟需行醫天下,就算危險,也是無法!以往這些我倒是沒有說出過,不過段大哥你自然不會害我,說了也就說了!」林朋道。

段譽來回地走了幾步,道:「林兄弟,若是你能治好雲兒的話,我將以一門神奇步法相贈,相信你學了之後,以後行走江湖會安全不少!」林朋內心大喜,說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段譽能教他凌波微步嗎?段譽口中的那神奇步法,自然是凌波微步無疑了! 「段大哥,小弟一定儘力而為!」林朋道,「嫂子,不如我先給段雲看上一看吧,雖然不能一下子治好,不過總能將他的病情穩上一穩!」

王語嫣哪有不同意的道理,連忙將段雲交到了林朋的手中,她倒也不虞林朋害了段雲,有段譽這個大高手在,除非林朋不要命了,不然的話怎敢傷了段雲!

林朋接過段雲小心地用左手抱好,右手輕輕地按在了段雲的胸口之上。「小雲,先給他治上一治吧!」林朋在腦海里向著小雲道,雖然界力不多,不過為了獲得段譽更多的信任,也只能先行治一治了,還好的是像段雲這樣先天發育不良的癥狀並不需要一次性的治好,分成多次一次治一點點也是可以的!

「好的主人!」小雲答應一聲,林朋裝模做樣的將手貼在段雲的胸口之中,聖光之愈啟動,聖光洗滌段雲全身,睡夢中的段雲也是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三分鐘過去,林朋收回了手掌,不好意思地道:「段大哥,幸不辱命!」

段譽接過段雲,連忙探脈查看了起來,很快的,段譽的臉上露出了喜色:「林兄弟真是過謙了,我感覺到雲兒他的身子已經完全好了,林兄弟你的能力可是了不得啊,能與林兄弟你相遇是段譽我的福份,也是雲兒他的造化啊!」

段譽又將段雲交給了急切的王語嫣:「語嫣,你先帶雲兒下去休息吧!」王語嫣輕輕地點了點頭,抱著段雲在四個丫鬟的跟隨下離去。

「林兄弟,我痴長你幾歲,便稱呼你一聲賢弟如何?」段雲有救,段譽這心也輕鬆了下來,微微笑道,他本是好交友之人,林朋有如此神奇的本事,加上又救助他兒子,自然地就表示出了幾分親近。林朋自不會拒絕,當下喜道:「林朋自幼無兄長,若能與段大哥結為異姓兄弟是林朋的福份!」「哈哈,好,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段譽與林朋結為異姓兄弟,同富貴,共生死!」段譽豎指發誓,大聲地道。

林朋心情激蕩,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林朋與段譽結為異姓兄弟,同富貴,共生死!」

「大哥!請受小弟一拜!」林朋抱拳深深地彎下了腰。

段譽受了林朋一禮,道:「賢弟,禮我受了,不過你卻不能叫我大哥,我還有兩個結義兄弟,一個是蕭峰,另一個是虛竹,你既然與我結義,自然還得再多兩位哥哥。你二哥虛竹現在估計在靈鷲宮中,而你大哥蕭峰……」說到這裡,段譽竟是說不下去了!

「那,我當稱呼你為三哥了,三哥,大哥的事我聽說過,大哥乃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人固有一死,大哥的死,重於泰山!」林朋道。

「說的好,倒是我太小兒女姿態了!」段譽說著,「四弟,你可讀過易經,我要教你的步法想必你也已經知曉了,便是凌波微步,學習凌波微步,若是讀過易經的話,當有事半功倍之效!」

易經,古時之人讀書人或許不少都讀過,但是林朋他可是現代人啊,現代人有幾個是讀過易經的?!「小雲,你的資料庫中有易經嗎?能否直接殖入我的腦海裡面?」林朋在腦海里問道。

「主人,小雲的資料庫中就有易經,您可以直接調閱!」小雲回答道,話雖然不少,不過因為是真接靈魂對話,擔誤的時間也只是一瞬間罷了!

「三哥,易經小弟倒是讀過,就是當時只是草草了解了下,還需要再研究研究,也好為學習功法打下基礎!」林朋道。

「既然這樣,待會我會讓人送一些書籍過來!」段譽吩呼丫鬟好好地照料林朋,接著便告辭離去了。

沒有讓丫鬟們幫忙,林朋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熱水澡,算算時間,現實中一夜差不多也是快過去了,這時候,段譽也是派了人將幾本書送了過來,正是關於易經的。

「此處可有用於修行的密室?」林朋問一個丫鬟道。「回大人,這座凌英府多是為招待武林人士之用,所以是有修行密室的,請大人隨婢子來!」

凌英府的密室乃是處在後院,一共有三間,都是石室。帶路的丫鬟道:「大人,密室關上之後,只能由裡面打開,請大人謹慎修鍊!另外,密室之內備有三天的乾糧和水。」

「如果三哥來了,告訴他我要研讀一下易經另外回復一下功力!」林朋說完,拿著段譽派人送來的幾本書進入了其中一間密室之中。

密室的門一關上,林朋將書一放,開始學習起凌波微步起來。

前世看《天龍八部》的時候,就對凌波微步這羨慕,那個年代的少年,哪個沒有一個武俠夢呢?

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有機會學習到這門武功,雖然是低武世界的,但技巧是不變的,相信回歸之後,他只要使用神力進行驅動,技能肯定會發輝出強大的作用。

對於神界現在排隊施法,或者武器直接確來砍去的粗鄙戰鬥方式來說,這些都是神技。

「真是太好了,這回神教兌換系統里也會多些技能了。」林朋心裡感慨一聲,腦海中立即學習起小雲之前存儲的關於易經的資料來!

《易經》包括《經》和《傳》兩大部分:《經》分為《上經》和《下經》。《上經》三十卦,《下經》三十四卦,一共六十四卦。六十四卦是由乾、坎、艮、震、巽、離、坤、兌這八卦重疊演變而來的。每一卦由掛畫、標題、卦辭、爻辭組成。每個卦畫都有六爻,爻又分為陽爻和陰爻。陽性稱為「九」,陰性稱為「六」。從下向上排列成六行,依次叫做初、二、三、四、五、上。六十四個卦畫共有三百八十四爻。標題與卦辭、爻辭的內容有關。卦辭在爻辭之前,一般起說明題義的作用;爻辭是每卦內容的主要部分,根據有關內容按六爻的先後層次安排。《傳》一共七種十篇,分別是:《彖(tuàn)》上下篇、《象》上下篇、《文言》、《繫辭》、上下篇、《說掛》、《雜掛》和《序掛》。…… 林朋本以為易經的資料沒多少,沒想到,那些資料完全可以稱為海量,如果單單隻是一本易經的話,那自然是不怎麼多的,可是易經被譽為:「群經之首,大道之源」,後人對其不同的理解何其之多,小雲的資料庫里,倒時將地球互聯網上所有的資料全部拷貝下來了,自然的,所有跟易經有關的東西都下了下來!

林朋的大腦急速地運轉了起來,還是有不少地方不明白,必竟他一個光學研究生,可是典型的理工男,所以一時之間無法理解那海量的資料,而且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算了,看來只能一步一步來了,別人解讀易經就是一輩子,自已花個十來天理解完那已經是十分了不得了,凌波微步應該只需要了解易經的一小部分,倒是不需要全部地了解,這樣一來,三兩天應該就可以真正開始學習凌波微步了!」林朋心裡暗想道,這一會大腦急速運轉,注意力轉移了,林朋的心跳倒是也降了下來!

林朋決定重新溫習一下天龍八部,找到描寫凌波微步的一段看了起來。「『捲軸上既繪明步法,又詳註易經六十四卦的方位』,想來凌波微步與六十四卦有關,嗯,又寫到了膻中、關元、中極諸穴道,同人、大有、歸妹、未濟等易卦!」林朋搜索腦海中的資料,六十四卦有,易卦也在其中,只是那些穴道什麼的,卻是沒有寫的!

「冒稱了醫生,也自稱武林中人,若是連基本的穴道知識都不知的話,那也太讓人不可思義了!」林朋低聲自語道,連忙讓小雲調出關於穴道的知識。

「有小雲倒是方便,不然的話,這密密麻麻的穴道要認清也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感受著腦海中的資料,林朋感慨地道。資料不多,林朋花了個十來分鐘時間,那些關於穴道的知識就徹底地化為了他的知識的一部分了,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具體的運行,那又是另一回事了,認穴,點穴,這都不是簡單的事情,有些個穴道,占的也就是那麼一點點地方,還有一些穴道,十個八個的擠在一塊,一個不小心,本來想點這個的可能就點到那個了,更別說還有一些隱穴啊什麼的!

「算了,這也急不得,目前知其然就可以了,至少別人問起來不會一問三不知了!」林朋倒是想得開,馬上不在這個事情上面糾纏了。

明白這些事情之後,林朋也不打算繼續在密室裡面呆著了,他打算出去走走,透透氣。

密室開,兩個丫鬟守在了密室外面,見得林朋出來,連忙行禮:「大人,您出關啦,皇上已經來了凌英府好幾趟了,剛剛還到這裡來過,現在應該還在府中。」其中一個丫鬟道。

「帶我去見三哥!」林朋淡淡地道。

「是,大人!」

很快的,林朋就來到了大廳之中。「哈哈,四弟,還以為我這次又會白跑一趟呢!」段譽見得林朋出來,大笑地道。

「三哥,段雲應該沒有再複發了吧?」林朋雖然對自己的聖光之愈非常有信心,但還是需要做做樣子的。

段譽點了點頭道:「好,非常好,段雲今天都還沒有發過病,四弟,不得不說,你那種治療的手段非常神奇啊!」

林朋道:「有用就好,那樣子我也安心了!」

「四弟,易經你應該已經溫習的差不多了吧?不如我現在就開始教你凌波微步的步法!」段譽也想著趕緊報恩,於是主動提起幫忙學習凌波微步。

「外面月光甚是柔和,沐浴月光學習步法倒是非常具有情調,正所謂沐月而舞,不勝一番美景!」林朋道,內心裡很是激動,凌波微步啊,這玩意他當年看天龍八部的時候就惦記上了,沒想到今生還真有學習的機會!

段譽笑道:「四弟你倒也是雅人!」

兩人一起向外行去到得院中。「四弟,凌波微步有上千個足印,很是繁複,步與步之間有時甚是怪異,為兄先走上一遍,四弟你可看好了!」

段譽說完,自在院中走起了步法,他怕林朋看不清,步與步之間走的倒不快,十來分鐘過去,上千步才全部走完。「四弟,如何?記住了多少?」段譽走完一遍,神輕氣定地道。

「三哥,我已經全部記住了!」林朋直接啟動了錄像功能,自然大言不慚起來。

「全部記下?」段譽駭然地道,「四弟,這不可能吧,這步法如此繁雜,怎麼一樣子全部記下?難道四弟你以前看到過這樣的步法?」

林朋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是記下了,以前並沒有看過!」

「四弟,看來你真是天才,四弟,有一個事我想問你,你既身懷那個治療能量,還可不可以學習內功?」段譽道。

林朋腦海里轉過一個想法,點了點頭道:「可以的,祖上也曾有過武功絕頂的高手,可是我輩後人無能,就連祖宗傳下來的功法也已經遺失了!」

什麼叫撒謊都不用眨眼,看林朋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

「四弟,既然如此,我決定再傳你一門神功,本來若你只是救了雲兒的話,我也就只傳你凌波微步這門步法了,雖然沒全部領悟前不可連續地施展,否則有經脈錯亂的危險,不過如今我們既然結為兄弟,三哥我也就不藏私了,北冥神功乃是我偶然所得,便也傳於你,我會的另一門絕學六脈神劍乃是屬於段氏一脈,三哥不好傳授,四弟見諒。」段譽道。

林朋內心大喜,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才是他最想得到的,至於六脈神劍,他的光之射線還少嗎?!

他如今缺的就是能量與本源,北冥神功可以吸收別人的內力傳化為世界能量,能學到北冥神功,或許就可以稍微緩減一下他能量的缺乏!

「北冥神功天下聞名,能學到已經是林朋天大的福氣了!多謝三哥!」林朋道謝道。 「既是兄弟,何需客氣!?這也是為了讓四弟你行走江湖更多一份保命的手段,凌波微步雖然精妙,但若沒有內力支撐,終究不能長時間動用,而且就速度而言,也是慢了不少輕功許多,碰上一般的武林人物倒可以應付,遇上高手,很是危險!」段譽道。林朋點了點頭,這個他也是明白的,步法再精妙,若沒有強大的內力支撐,那終究只能算是空中樓閣!

「莊子『逍遙遊』有云:『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北冥神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天下武功無不為我所用,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四弟,不知人身上之眾穴道你可熟悉?」

林朋點了點頭。「是了,你是個醫者,這些經脈的知識自然也是知曉的,我就不再多說了!」段譽道。

林朋心想,還好有小雲的資料庫,不然就傻眼了。

段譽根本不知道林朋心裡所想,繼續說道:「練北冥神功,需全身內力皆無,你的治療能量當不屬內力,練之當是可以,我這便以內力引導你練上一遍,四弟你天賦異稟,應該一次就可記下了!」

兩人就那麼在院中石板上相對坐下,雙掌相貼,段譽雄厚的內力滾滾地流入林朋的身體之內。

「四弟,用心記下,我用內力帶你行走任脈與手太陰肺經!」段譽說著,「此走手太陰肺經,『少商』、『魚際』、『大淵』、『經渠』、『列缺』、『孔最』、『尺澤』、『俠白』、『天府』、『中府』、『雲門』,行至任脈,『斷基』……『石門』、『關元』、『中極』、『曲骨』、『會陰』。」

林朋是神體,全身的經脈自然全部都是通暢的,倒是省了段譽再為他打通經脈,段譽用內力帶著林朋在手太陰肺經和任脈走了一遭,見林朋點了點頭,竟是鬆開了雙手,讓那些進入到林朋體內的內力就那麼留了下來。

「四弟,控制真氣聚於膻中氣海!」

段譽的話林朋自然是聽到了,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他沒有過控制真氣的經驗,而且這真氣還不是屬於他的,想一下子控制,困難啊!「四弟,不要著急,慢慢地感受真氣的存在,然後試著用意識去調動他!」

林朋微微地點了點頭,靜下心來試著用意識去控制還處在會暴.動的真氣,他可是一點都不敢大意啊,會暴.動,那是啥地方啊,真氣如果在那裡發生暴動的話,影響那是大大滴啊,雖然他現在只是靈魂分身,知道不會對現實中的身體也產生影響,但是一個不好,他在這個世界里的分身就成了新一代的東方不敗了,如果那樣的話,他北冥神功也不用練了,直接去練葵花寶典算了了。

過了三五分鐘,林朋終於與體內的真氣取得了初步的聯繫,在他的控制下,真氣也能微微地動一下了。林朋心內微喜,不過卻是不感大意,繼續努力地控制著會***內的真氣沿著任脈緩緩地上升著,經曲骨、關元、中極、元門……終於是到得了位於胸膛正中位置的膻中.穴。

「不要松下來,繼續意想真氣,鞏固與真氣的聯繫,堅持半個小時!」段譽道。

林朋啥都不知道,自然是段譽說什麼他就怎麼做,半個小時過去,他已經感覺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丹田內的真氣了(膻中.穴又稱之為中丹田)。

段譽繼續道:「手太陰肺經和任脈內還殘留有部分真氣,從少商聚起,吸納沿途經脈內真氣返回膻中.穴,再從斷基.穴聚起,沿任脈直到會陰再回返膻中.穴!」

經脈內的真氣,乃是段譽故意所留,為的是讓林朋能鞏固一下真氣的運行路線!這些個運行路線林朋非常清楚,不,準確的說是小雲非常清楚,在小雲的不斷指點下,林朋有驚無險地完成了他第一次獨自的修鍊!

林朋睜開眼睛,雙眼似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三哥,你將真氣留在我體內你自已修為會下降的!」

段譽不在意地笑道:「我不過是留了七八年的內力在你體內,相對於我本身近百年的內力而言,那點內力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我現在很少到江湖走動,動手的機會也少了!況且,就算損失那點內力,這江湖上能打得過我的人也並不多,嗯,你二哥算一個,不過我若是逃跑的話,就算是二哥也留不下我!」

林朋點點頭,對於段譽的這話他是認同的,身懷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六脈神劍三大絕學,這天下能做他對手的真的是不多了!忽地,段譽嚴肅地道:「四弟,北冥神功可吸他人內力,若是吸惡人內力倒也無凡,只當懲惡揚善了,可是你可不能憑藉著北冥神功胡作非為擾亂江湖,否則的話,三哥我可就愧對世人了!」

「三哥,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林朋道。

段譽鬆了口氣,笑道:「說真來你的身份是醫者,擁有著一顆善心,自然不會作出惡行,我倒是瞎操心了!」

林朋道:「三哥,凌波微步的步法我已經記下了,可是怕使出來有所偏差,不如我走一遍你在旁邊指正一下!」花了兩維的世界能量,小雲已經將凌波微步那千來步的影象信息殖入了林朋的腦海之內!

段譽點頭道:「也好,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全都記下了,想當初我也是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全部學會!」

就在段譽的前面,林朋走起了凌波微步的第一遍,好些個步法怪異之至,不過得到了段譽輸入內力,身體條件立即好了起來,林朋倒是能做出那些動作來,段譽放慢速度走花了五六分鐘走完,而林朋使盡全力花了半個小時才將那千來步全部走完,而就是這樣,也已經讓段譽大呼天才了。 「四弟,看來你是天生練武的奇才啊,我當年第一次練的時候也就是走了百來步,而且還是走一步停下思考一會,和你相比,三哥有些無地自容了啊!」

林朋喘著粗氣:「三哥,是你教的好,不知道我可有走錯了的地方?」「第三百六十七步和第七百三十二步有些走形,其餘的都差不多了,多一點時間練習,自然的就熟練起來了!」

「第三百六十七步和第七百三十二步,」林朋低頭思索了一會,一想,果然是如此,那兩個動作比較怪異,他當時做的時候偷了點懶並沒有做到位!林朋抬頭道:「三哥,我再走一遍!」

第二遍走完,林朋花了二十分鐘,比起第一遍提高了整整十分鐘!段譽拍手笑道:「四弟,我有一種預感,你將來除了會成為一名天下聞名的醫聖外,還會成為一名天下絕頂的高手!」

林朋微微一笑:「三哥,你就別再誇我了,再誇我就有些飄飄然了!」

「哈哈,四弟,夜已深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你再幫小雲看看!」段譽說完,向著府外而去,自然的後面是有著一大堆的人跟著。

沒回房間里,林朋又一次回到段譽安排的房間中雲休息了。

「小雲,我所擁有的內力轉化成世界能量的話有多少?」關上密室的門,林朋在腦海里問小雲道。「轉化成世界能量可以增加一平方公里,但是我不建議你這麼做,我們來到低武世界是為佈道和學習武技的,如果要增加世界能量,就划算的就是在神界。只要你將二十萬俘虜放出去吸收能量,然後再收進來抽取能量就行了,一個神人就值得上這裡的上千個一流高手!」小雲脆聲答道。

林朋想想,也是啊,他現在缺的是靈魂本源,能量倒是好辦。

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北冥神功吸人內力的話,不是特殊情況只能吸收比自已內力修為低的,將內力全部轉化出去,那他還混個毛啊?

第二天清晨,林朋打開密室門,打算再熟悉一下凌波微步,雖然已經記錄下,但是他認為還是要認自己的身體熟知才是關鍵。

高手過招,一毫秒都可能導致結果不一樣。

身體熟知,用出來自然更快,而用系統使出來的技能,有時候會有一點兒卡頓,畢竟靈魂還得溝通系統不是?

林朋居然見得段譽正在不遠處,他的旁邊是抱著段雲的王語嫣,兩人靜靜地依偎在一起賞著花,好一幅溫馨的畫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