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殿下安,」塗掌柜上前見禮,「殿下,您怎麼親自來了?」

「你這邊查的怎麼樣了?」

「奴才前兩日親自去了趟臨川府,所以今日沒能接待殿下。殿下,這裡是奴才收集到的所有信息。」塗掌柜諂媚的笑了笑,遞上手中的一沓資料。

沈遷站起身來接過,遞給上座的陳晨。

「哦?竟然沒有任何問題!」陳晨細緻的翻看過後詫異的說到。

塗掌柜抹了把額頭上的虛汗,回道,「是的,殿下。奴才將周清顏從小到大的事迹查了個便,因為她幼時在祖籍臨川府居住過三年,這才多花了些時間。不過,從奴才查得的上來看,此人並無絲毫問題。」

究竟是這人藏得太深,還是他弄錯了對象。陳晨不禁有些煩躁不安。不等他多想,燕雪和周清顏便笑著往這邊走來。陳晨將資料遞給下首的途掌柜,起身說道,「收好了,不要讓外人看到。除此之外,再去查查她近兩個月類的所有事宜,包括所說的話,提的要求,就連吃食也要記錄。不得有任何遺漏。」說完起身往外走。

「是,殿下。」塗掌柜恭敬地回答道,立在原地躬身送他們離開。

他並不適合現在出去,誰也想不到帝京文人頗為喜好讚賞的三松齋竟是帝王燕齊為燕晨建立的秘密信息聯絡點。這一點就連沈遷也不知曉,他只以為這處是燕晨自己設立的聯絡點。

沈遷走在後面,心中思忖道,莫不是殿下看上了周家小姐,他要不要給皇上說一聲了。哎,算了,殿下自己有自己的考慮,他就不去多管了。

他們才走出大廳,就遇到了迴廊上的燕雪周清顏和其丫鬟四人。

「三哥,《松鶴延年圖》被損壞了。」小丫頭難過的小聲抱怨道。

陳晨將畫展開看看,說道「無妨,只是邊角有些損傷,幸好整體沒什麼大礙,拿回去補補就好。」

「真的?」燕雪一聽此言,眼睛亮的如同夜空里的星星。

「嗯,真的。三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呢?」陳晨好笑的揉了揉才到他胸口處的腦袋。

「啊,三哥。我才整理好的頭髮。」小丫頭噘著嘴不滿的說到。

「殿下與公主關係真好。」周清顏在一旁感慨。

陳晨想到剛才看到的資料,懷疑的目光死死盯向她,嚇得她臉色驟然煞白,不自主的踩著裙角向後退了幾步,好在身後的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殿……殿……殿下,」周清顏聲音發顫。

「三哥,怎麼了?」燕雪走在旁邊,感覺氛圍不對勁。

陳晨收回目光,狀似無意的說了聲,「無事,走吧。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回宮了。」

燕雪一聽到要回宮,興緻驟降,也沒了心思詢問剛才發生的事。

等出了書齋,周清顏蒼白著一張臉,急急向他們告別,匆匆鑽進馬車離開了。陳晨看著燕雪上了馬車,又暗中派遣了一個暗衛跟在後面,這才拿上那幅《松鶴延年圖》與沈遷坐上回府的馬車。

沈遷目睹了剛才的一切,倒是在一旁疑惑陳晨究竟是喜歡周清顏還是另有緣由。而陳晨卻是不斷回想周清顏先前心虛的表現。

莫非,她真的是攻略者。如果不是,她又在心虛什麼?這般思索之間不多時便到了府邸。

等回了寢殿,陳晨左思右想后,喚了一名暗衛出來,「你去查查禮部侍郎周聒及周府近況。」

「是,殿下。」暗衛說完閃身便不見了蹤影。

想到明日入宮皇后沈氏多半會因著今日之事借題發揮,真想不去得了。

「父皇,母后。」陳晨今日來的比較早,燕齊才剛下了早朝過來。

每到初一和十五,按大燕慣例皇帝都會歇在皇后的鳳儀宮中,因而今日入宮后陳晨直接來的鳳儀宮。

大皇子已經入職,也需要去參加早朝,這會兒多半被一些臣子攔住,所以每次前來請安都會比下朝後毫無障礙的皇帝來的晚些。

「晨兒,聽平陽說昨兒個她惹你生氣了,這是怎麼回事?」沈皇后一臉關懷的問道。

想到昨天燕瓊囂張跋扈的樣子,陳晨心中輕嗤了一聲,「母后,平陽是怎麼給您說的?」

「那丫頭,昨個一回來就跑到我面前哭的跟個淚人兒似的。我問她,她倒沒說個始末來,只說你訓她沒個公主樣。」

皇后貴為一國之母,這點小事怎麼可能沒有查清楚。如今這般詢問,也不知安的什麼心。

「哦,是她在三松齋看中了燕雪挑好的一幅畫,仗著身份不分是非的想要強搶,並且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打人。兒臣看不過眼,便斥責了她兩句。」陳晨無所謂的解釋到。

聽了陳晨的話,沈皇后一副慈母姿態的說道,「原來如此。不過,晨兒,瓊兒畢竟還小,你做哥哥的……」

「好了,」燕齊不滿的打斷沈皇后,「什麼還小,明年就要出嫁了。再這樣嬌蠻下去,誰受的了。再說,晨兒作為哥哥,管束妹妹有什麼錯的。」

「可是,陛下……」

「砰」的一聲,燕齊將杯子擲在桌上,「你與其在這責怪晨兒,不如多花點時間教導一下平陽,讓她收收自己身上的戾氣。莫要以為她做的那些事朕不知道。」

「陛下,」沈皇后停頓了一瞬,「臣妾明白了,臣妾遵旨。」

這時,郭總管對燕齊耳語了兩句,只見燕齊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他便又默默的退了下去。

陳晨上前一步,拱手道,「父皇,母后,不要因為這點小事致氣。說來兒臣也有錯,不該在眾人面前讓平陽難堪。」

「好了,不說這件事了。快過來坐下吧,朕已經讓郭祥傳膳了。剛才燕衛傳話說工部有要緊之事需要趕過去處理,不用等他。」

用完早膳,陳晨跟隨燕齊一起來到御書房。

燕齊批閱奏摺,陳晨坐在一旁邊整理邊學習燕齊審閱奏章的方式,這是燕齊自己的要求。屋內靜悄悄的,惟余筆尖觸及紙張的「沙沙」聲。

不知不覺間,一個時辰偷偷溜走。案前小山般的文件終於處理完了。燕齊放下手中的狼毫,默默打量著旁邊專心致志看奏摺的陳晨。

等陳晨從其中回過神來,就看到燕齊一臉滿意的笑著看著他,「晨兒如今終於能靜下心來看一些物什了。」

說完他似突然想到了什麼,收回了笑容,嚴肅的盯著陳晨半晌,沉默了片刻后才開口,語氣沉重的說道,「晨兒這段時間不再排斥朕安排的功課,在朕面前也幾乎不提及你母后,應該是知曉了你母后和皇兄的所做所為了吧。」

「父皇?」陳晨心中驚異不止。

「半月前你突然病倒,御醫就告訴我,你乃鬱結於心所致。我當時只覺得詫異,未曾深思。想來那時你就應該有所察覺了。」

陳晨快速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後沉聲問道,「父皇可怪兒臣隱瞞不報?」

畢竟世人常言伴君如伴虎。

「呵呵,你覺得為父該作何感想?」燕齊看到陳晨眼中的擔憂,無奈的笑了一下,「我兒長大了。懂得剋制了。」

也不知這「克制」二字指的是陳晨瞞而不報,還是他剛才的試探之言。陳晨心跳不由加快,這麼久以來,現在是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自己身處在皇權制度之中。

燕齊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為父並不曾怪你,畢竟這江山我是要交給你的。我只是心疼你這孩子,這麼大的事一個人獨立承擔。」他目光無奈且心疼,「雖然你母後放棄了你,但你要記住,你還有父皇。」

「父皇,」陳晨心中一陣酸澀,眼角微濕,這可能是原主的感情。

陳晨只覺的腦海中不斷閃現燕晨的過往,有樹下沈皇后柔聲的叮囑,燕政與他嬉戲的畫面,更有沈皇后那句,『那就依原計劃行事吧』,不斷在其中交疊穿插。

陳晨神情恍惚起來,一舉一動都不太受自己控制。

「父皇,可否饒母后皇兄一命?」這是燕晨所想,也是燕晨所求。他不受控制的跪在地上,向高位上的帝王祈求到。

此刻燕晨的情感太過強烈,完全壓制住了陳晨的思想。

「哎,」燕齊長嘆了一聲,走上前來扶起他,替他擦乾眼角的淚水,「你這孩子,聰慧仁慈,是當仁君的料。不過,也有些過於婦人之仁了。」

「父皇,母后和皇兄只是想將兒臣推離太子之位,罪不至死啊。」

「呵,你可知他們想的不是這麼簡單?」

「父皇何意?」

「過來,看看這些。」燕齊從暗格中拿出一疊文書。

「這,這……母后舅舅他們竟然與南疆朝廷勾結!」

「除了勾結南疆,三年前太后之死也與他們脫不了干係,更何況,他沈家不僅欺男霸女,賣官鬻爵,還訓練五萬私兵,與庄王暗中勾搭,意圖謀朝篡位。」燕齊盯著陳晨,緊跟著問道,「如此這般,晨兒,朕身為人子,身為一國之君,面對弒母之仇,謀反之罪,朕該如何饒了他們?」

「不能饒,也不可饒。」陳晨終於把控回了掌控權,心有餘悸剛才的變化,這會兒聽到燕齊之言,不由脫口而出。

「對啊,不能饒恕,也不可饒恕。」燕齊重複到。

二人皆沉默下來。

室外的腳步聲打破了屋內的沉寂,「陛下,殿下,秦大統領求見。」

等陳晨安然坐下,燕齊才說到,「宣他進來吧。」

「陛下,殿下。」秦瑾立於殿下,一身墨色直裾束裝,腰佩一柄長劍,整個人挺拔如松。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陳晨,沉默不言。

燕齊觀他沉默不語,吩咐道,「說吧,以後所有事都不用避諱著他。」

「是,陛下。」

如今屋內只有燕齊、陳晨、秦瑾和郭祥四人。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燕齊說出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陳晨繼承太子之位無疑,這天下,將會交到他的手中。

「陛下,殿下,這是臣截獲的所有情報。沈家與庄王合計於陛下壽辰那日發生政變,如今御林軍護衛副統領王齊山、左將軍劉諛、禮部侍郎周聒、豫州刺史江濤、兵部侍郎吳楷之並兵部參將劉崇明全部叛變到大殿下帳下。」

「禮部侍郎周聒?他一個文官有何用處?」想到周清顏,陳晨不由多問就一句。

「周聒是庄王安插在帝京的棋子。專門監視……嗯,監視陛下皇後娘娘和沈家的動態。」秦瑾解釋到。

「嗯,接著說。」燕齊語氣聽起來似乎並未有太大幅度。

「他們勾結南疆朝廷,承諾只要陛下壽辰那日將殿下推下台,並給陛下種下控制人行為的蠱毒。待大殿下登上寶座,便簽署五十年無戰爭的協議,且將南疆公主奉為皇貴妃。」

他稍歇了兩秒,組織了一下語言,繼續說道,「等殿下被困,陛下寫下退位詔書,大殿下便能合情合理的繼承皇位。」

「哼,」燕齊狠狠拍著桌子,「他們想的倒是周全。」

燕齊這一巴掌拍的茶盞從桌上滾落下來,「嘩啦」一聲,茶水四濺,茶盞也碎成無數片。 李智心念一起,頓時便掉頭,迎著浪潮逆流而上,往海灣出口而去!

此時正好是晚上,他只要在天亮前回來即可,反正他老爸還沒回來,正好可以浪一波!

而等老爸回家,一定要給他個天大的驚喜!

在海底迅猛的穿梭著,李智時而逗弄著海中的小黃魚群,時而橫衝直撞將迎面而來的魚群嚇得四處逃散。

不過短短三五分鐘,他便穿行了四五百米,來到了浩瀚無垠的東海之中!

與海灣中的貧瘠不同,方一入海,李智便看見海底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植被,雖然大多都是綠油油的成片海草,但景色卻十分讓人舒服。

只是這附近魚兒仍舊比較少,他只在海底的礁石堆中發現一些小魚小蝦,有的在食用海草,有的則蟄伏一旁捕獵吃海草的魚兒。

大海的美景讓人陶醉,情不自禁便流連忘返,而每當有機會,人們旅遊的第一選擇,都是有海的地方。

那麼對於熱愛大海的人們來說,海底世界的景色其實更加迷人,不論哪個國家,都不乏潛水愛好者。

置身大海,像魚兒一般與海底各種生物嬉戲追逐,乃至於相互幫助,結下深厚的情誼,是一件多麼洗滌靈魂的崇高活動。

李智決定以後一定要游遍世界所有大洋大海,去欣賞各地不同的景色,去看看每個地方不一樣的魚類。

像世界十大潛水勝地,他怎能錯過,傳聞擁有三千公里珊瑚礁系統的大堡礁,擁有大量珊瑚魚,海龜的西巴丹,乃至鯊魚愛好者的天堂,可可島,鯨鯊,鎚頭鯊,白鰭鯊,魔鬼魚,金槍魚等讓你爽得不要不要的。

李智想著想著,不知為何口水直流,一邊游一邊往四處巡視,下意識的便想吃魚,好多好多……

「怎麼回事?我特么不餓啊!為什麼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我可不想吃生魚。」李智納悶兒的想著,繼續往深海游去。

不一會兒,他便離開了淺海,進入了真正的海底,海溝遍布,布滿海藻的岩礁,一座座海底小山附近成群結隊的魚兒游來游去食用著海藻。

兩百多條明黃色的大黃魚群在李智附近游來游去,刺激著他的味蕾;而海溝下面的岩石縫裡,一條一米多長,手臂粗細的銀白色帶魚緩慢的遊動著,似乎在挑戰著李智的神經;遠處平緩海沙附近,一群青灰色身體長長的梭魚時而迅猛的鑽進海沙里翻找食物;再加SH底隨處可見獃頭獃腦,一動不動的頭魚,李智終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本體頓時消失,一條近兩米長的,渾身布滿黑色鱗甲,牙口鋒利無比的黑魚頓時出現在海底,紅著雙眼咆哮一聲便沖向最近的魚群。

海底頓時大亂,所有魚兒都被這突然出現的怪異傢伙嚇得驚慌失措,四處逃散!

黑魚暢快的咆哮著吞下一條條魚兒,論速度,就算速度超快的金槍魚,也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這些本身便不擅長速度的魚類。

十條,一百條……一千條……黑魚的肚子彷彿永遠填不飽一般,一邊吞噬的同時,原本細長纖細的身體肉眼可見的長大了一小圈。

李智的意識此時被一個念頭所佔據,那就是吃!

附近吃光了,那他就繼續往前找更大的魚群下手!

「嘩啦啦~」迅猛的破水聲被李智感應到。

「有一條大傢伙在往這裡趕來!」李智通紅的雙眼頓時往右側看去。

卻見一隻三米多長的黑鰭鯊在五百米外不斷往他這邊接近,不過奇怪的是,這傢伙肩背處貼著一個吊牌,xx養殖基地069號。

「居然是一條逃跑的養殖鯊,那就讓我代表月亮消滅你!」李智心念一轉便迎頭衝去。

雖然才剛剛長到兩米,但他對自己這一身鱗甲信心十足,尤其是一張好牙口,碎石裂金完全不是問題。

這隻逃跑的養殖鯊顯然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見李智這麼兇猛,不由謹慎的降低了速度。

但很明顯!這條僅僅兩米多長,瘦小無比的黑魚完全是在送快遞!

這條黑鰭鯊看清來魚后,不由心底大定,尾巴一甩便張開巨口準備接收快遞!

李智見此頓時一個加速,徑直衝進這條大鯊魚的嘴裡!

而黑鰭鯊迅速咬合下來的巨齒,連李智的毛都沒碰到。

「什麼情況?」黑鰭鯊傻眼了。

活了這麼久,它還沒見過這麼蠢的魚,這條魚是怎麼長大的?

鯊魚肉益氣滋陰、補虛壯腰、行水化痰,鯊魚翅柔嫩腴滑,軟糯爽口,與燕窩、熊掌等齊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