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言有理!然彼等一干諸神斷乎不肯,則何如?」

「何不先佯裝與仙修地之眾談判。以求逼迫諸神下水?」

「先談。后戰?嗯,此妙計也!哈哈哈……吾家有此智者,何愁此界不滅!」

遂,有數波次惡界之仕者遣往諸神及文武大帝方。談判頓起。

諸神一方。向無主導。經此突變,居然失卻方寸!先是諸神自家相唔會商,仔細剖析其中因果。判斷其為惡界之計謀,牽牛入水也!

然諸神中,其時已然三分,其一欲統霸此界以為逍遙,彼等更本無視此一番議論,只悄悄兒招兵買馬,擴充實力。至於來此,不過乃是欲觀其可有便宜可圖!其力主與惡界相抗者,雖勢力渺小,然背靠仙修地之文武大帝,亦是不可忽視。彼等一願乃是誅殺瀆神者,二願即是敗退惡界之眾。故其時亦是兩下里用功,商談達成此二願之可能!其力主與惡界合兵者乃是上界主神之忠實信徒,彼先誅殺瀆神者之意念甚強,至於與惡界合作卻持積極之態!

三家諸神會商,吵翻了天去,然卻然無有定論,無成契約!

后三家索性各自為陣,自家處置一應諸般事宜。那統霸此界者悄然退卻,積極屯兵。與仙家合謀者,雖勢單力薄,此時亦是積極與文武大帝之手下相唔會商,以期大帝可以應諾誅殺瀆神者!而勢大之上界主神信徒,此時卻然與惡界商談得極為辛苦!

與此同時,仙修地與惡界之商談亦是悄然開展。惡界欲以密談之手段假意暗中泄漏與諸神中欲與其合作一方之法,刺激彼等,現出底線。此欲蓋彌彰之手段也。

文武大帝玉嫣然豈有不知彼等之談判,非是實談,乃是欲取便宜也!遂悍然發動總攻擊,一邊將惡界欲談判之意圖昭示天下。那五天之眾仙家聞之,皆欣欣然,以為惡界之眾亦非是不可抗,皆勇力倍增,舉兵反惡!

而惡界之大賢者聞得五大天眾仙傢俱各起兵,且復有文武大帝之全線總攻擊,非但無有達成其威逼諸神之目的,反而自家遭受重創,皆怒不可遏!

「此賤婢狡詐若斯,且復機警而無恥!居然將吾等會談之事宜,以為其武力,號召得眾仙家起義!好!好!好!往調守家之智者大悟來此謀!」

「是!」

一眾諸惡界大能聞得斯言,終是心間生出懼意與忐忑!

「大賢者無力矣!居然將守家之異端末尾大賢啟用,而拒仙修地之兵卒!此豈非智窮邪?」

其時不足之大軍已然在華寒月之手中,有謝婉兒與莫問相助統兵,眾仙家亦是不敢有異議。先是配合大帝之主攻,取道直擊惡界之大本營大武功山之主峰,一場突襲猛攻,直擊得惡界眾位大能心驚肉跳。蓋惡界之軍陣,以及其獨有之攻擊已然為仙修地所破解,而其時彼等尚未有啟用新舉措迎敵,故相持對陣,處處受制,大小交手居然大多失利!

其時不足赫然卻是身在惡界之大本營混跡軍卒中。

「少年人,汝本仙修,吾觀諸爾氣運旺盛,他日必有成大事者,故往借而用。汝且習學吾眾賢界之習常,熟知吾等之史書、地理、官家之體系等一干常識,在習練運施吾家之術法、道訣、法陣、軍陣之類為用,他日兩界對等相商,或可有用也!」


「楊老爹,這般再造某一介仙家,叫某何以為報耶!」

「嗯,何言報答!他日有大機緣時,提攜老爹之族人一二即可!」

「小子必銜環以報,絕然不敢有二心!」


「嗯,即去文淵閣當值,仔細閱讀,不可荒廢而有誤性命!」

「是!」

於是不足便隨了一小廝往文淵閣而去。

文淵閣浩大若萬里,其內中典籍、文、書之類浩若煙海,術法、道訣、戰陣,仙家大陣因有盡有!至奇處乃是太古之仙家大術,繁若星辰,此而今之仙修地所罕有也!不足如魚得水,敞開識神海,以三大神之力吸納,不敢有絲毫懈怠。

或曰,其史不足怎得藏身此地耶?

原來,不足思量惡界之能,以為有其大優處,且其可以抗衡諸神之道法仙術,絕然可以為己所用。將來或可以以之而成事亦未可知!再者此惡界之所攻擊,燒殺劫掠,惡行昭昭,然其因果是何?或有可以解得此難解之題目者也。遂決心深入虎穴,以為探密!

那婉兒與莫問聞得斯言,幾乎驚死!

「絕絕不可!大人,汝之意乃在其技,其與仙界之因果,其可以解得兩界大戰之難,吾等皆可以設法。然獨獨此事,斷乎不可!」

那婉兒與莫問幾乎無有思索,齊齊斷然拒阻!

「婉兒,莫問師姐,吾等今身在此界,此界之一切皆與吾等大成因果!若吾等漠視之,則與私慾熏心之主神何異?則吾等全平生之力所圖者何?所謂瀆神者,將諸神拉下神壇,非是自家取而代之,乃是構眾生意念所成道則其上之大道,乃是自家亦在道則之下,乃是自家與眾生同,可以生,可以死,可以往生輪迴……如此而已!今有大險,則避之;有艱難此他修代之。此非是某家之修行也,此亦非是瀆神者之所當為!」

「然則……」

那婉兒張口欲再斥,確然無有合適之言語,不禁淚水漣漣,那莫問亦是長嘆,然二女皆知不足之為人,哪裡能勸解得動!

后不足喚來華寒月等一干統兵大將,將此間事宜分派停妥,囑咐眾仙家以華寒月為首,精誠團結,經營此間一方地域,成惡界腹心之刃,威脅之!

其囑託謝婉兒與莫問二女仔細看護寒月,以免諸大能尾大不掉,華寒月無力調配。

「大人,便讓吾或者莫姐姐相隨,亦好有人照應!」

「呵呵呵,某家獨自行動,隨心所欲,且不易暴露。況吾等軍中五大天域之眾,人員之複雜,遠過一般,無汝二人,某家心中不安也!寒月之能遠在某上,可以放心將此地相托,唯護佑得其周全即可!」

后不足走!(未完待續。。) 大武功山脈之北麓,一處碎石灘地上,忽然金光大閃,不一時,那虛空中波紋蕩漾,其中央之所,漸漸洞開,一修腳踩一座數里之巨蟻穴轉移大陣,閃身而出。其不敢駕雲頭四顧,只是急急御流風而行,遠離此間神能大波動處。

「上將軍,那晶瑩靈光,便在此地左近!」

「查!仔細搜查!」

「是!」

惡界眾兵卒一聲吼,幾隊修眾紛紛駕雲四下里搜尋而去。那不足跑地快,此時已然身在千里之外,然其不在雲頭上,遁速畢竟有限,不過半日之功夫居然遭數修緊緊追擊而上。

「小子,慢走!汝一介法體小斯,雲頭都拿不穩,還怎得逃去也!」

「哈哈哈,再走,吾家便打也!打!」

那修一頭言說,一頭早將一山石一般法器飛擊,只是一下,便將不足擊下風頭,跌落塵埃。

「嘿嘿嘿,跑啊!」

那數位惡界兵卒圍上一通猛揍,直把不足打得遍體紅腫,口角歪斜!

「哎喲,怎得如豬頭一般也!」

「哈哈哈……」

「捉了去,做做雜役,亦好過吾等兄弟日日煩惱!」

於是,那不足竟然遭彼等小修拿下,送去了軍營中雜務司。

雜務司之老官兒乃是一介雙目昏花之老修,一臉滄桑,舉動遲緩,彷彿蒼老到下一刻便要去了!

「小娃娃,汝乃是仙修地低階之修。遭吾家孩兒們俘獲,定然恨法能不滿,神通無成吧。呵呵,然亦虧得若是,否則大能之輩豈有活路!咳咳咳……今日,汝且飽食一頓,即便開工,否則,孩兒們又復不滿,拿汝軀體出氣也!」

「是!謹遵老大人令!」

「何老大人耶?老且不死爾!」

於是那不足便隨了其修慢吞吞往後邊去了。

日日不過搬動、漿洗之事。甚為輕鬆。唯時間緊迫,不得稍歇。那一眾惡界之兵卒,先是常拿不足取樂,后觀夫其做事有條理。幾無怨言。俱感其誠實。不復再欺。

一日,正是不足剛剛忙完搬動之活計,立地飲水之時候。見一老者入了營門,徑直往此邊來。那老頭兒正漫無心事,一步步近來,突兀一下,便自停頓不前,驚異萬狀,直直盯視不足不言。那不足心下一緊,知道其修大能,恐是瞞不得此修也。於是暗自調集全力,準備一擊而遁。

「小子,汝亦是此界仙修,甘願伺下,其心絕然大正!不得亂動,吾有一言應汲取,稍時,吾去尋汝。」

言罷,緩緩兒入了那大營帳中。帳中老朽即取出一幅棋,二老對弈。

不足做完了活計,入了大帳中。那老頭道:

「老大人,此子仙修地之小子,人不錯,在此地照應,深得吾心!」

「哦,此子不錯!何不將其讓與老夫,亦好有人幫老夫收拾那文淵閣之一眾典籍也。」


「呵呵呵,大人願意便自拿了去吧!此地亦不少他一個。」

「嗯,多謝老哥哥!」

而後不足便自隨了其文淵閣閣老,往那大武功山脈之主峰而去。走走停停,居然十日乃至。

文淵閣之外,一大殿獨立,四圍有重兵守護,然彼等皆鬆懈無事一般,或站或立,哪裡在意!那老頭兒亦不言語,只是帶了不足入去,大殿內有雅閣樓台,仿若仙家大宮一般,著實清雅。不足隨那老頭兒入去,一間白玉樓閣內,四圍亦是白玉所制家私,擺得整齊。那老頭兒坐地安穩,方才道:

「小子何名?」

「某姓步單名一個足字。」

「在仙修地中做何職?」

那不足觀視其半晌未語,那老頭兒亦不惱火道:

「老夫楊海,軍中皆稱呼吾楊老爹。吾觀夫汝之氣運驚天,後有大事,必與汝相關聯!故吾取了汝來此。汝亦不必心存疑惑,此事關乎吾家眾賢界之運道,等閑何敢隨意?」

「只是大人何以知之,某之氣運耶?」

「此太古時之術法,藏文淵閣中,吾家早年有幸得識其秘法,每每施展,幾無有失也!」

「楊老爹於當下之時局如何看!」

「一言以蔽之,和則利,戰則殆!汝等以目下之力驅逐吾等所謂惡界之眾,似乎依然不可能!而戰事糾纏,吾等欲一擊定乾坤,亦為痴人之說夢也!故唯有媾和之一途。」

「媾和?爾等跨界入侵,殺吾父兄,毀吾田園,億萬里之地屍橫遍野,血可飄杵!交戰以來,汝家動輒屠城,冤魂簇擁,即可破野,枯骨腐屍,路可遍及!媾和,某以為不妥!」

「然非媾和,唯戰!現下雖爾等仙界大能中有高人破解得吾眾賢界之一干戰陣、軍陣於一時。然吾等之智者亦非是酒囊,其絕然會有大陣新出,屆時大戰復艱難慘烈也。」

「確然,此雙方鬥智鬥力之爭,亦是生死存亡之爭!目下已然非爾死便我亡之境地!媾和?怕是雙方皆無行至最後,皆有不願不宜者也!故,戰仍是目下唯一之選擇!」

「哦?以汝之見,何時媾和為最佳耶?」

「強勢一方深感疲憊,不樂再戰時,怕才是最佳!」


「嗯,有理!呵呵呵……小子,汝果然非是常人也!如此一場大戰,了了數語可以界定,厲害!」

「報!楊老爹,仙界大軍強攻吾大本營,眾大賢者惱火,已然往調守界之末尾大能賢者,智者大悟來也!」

「嗯。」

那楊老爹擺擺手道:

「去吧,小子,聽吾一言,仔細去文淵閣中整理吾等此次搶奪之古籍,連同先賢大能之著述,汝必有所得。」

故此才有不足欲文淵閣之書海徜徉之一幕也。

文淵閣留居三十年,以不足三大神之能,兼且其自幼時善讀書之習性,所得可以稱之曰博!此中尤以太古修眾之所悟,觸動其於天道、命運、因果、輪迴之所悟更深,更兼其居然初悟業報之道則!此不足之絕大喜歡也。由是其身具之五色毫光初現。待其出關,那楊老爹已然回返其故里,唯一封書信爾。其上書曰:

「……故留汝成事,乃是為眾賢界與仙修地之和,亦是為眾生之所求也!他日再見時,或許吾老頭兒已然得窺眾生之已然平和而生活於此界也!……」

不足暗自一嘆道:

「老奸巨猾!這般困難重重,吃力不討好之苦差事,便是某家的,那等回歸故里,頤養天年之妙事兒,便是其老人家之差事!」

那不足一邊感慨,一邊行出文淵閣。

「大人,吾等一干屬下叩拜大人!」

那不足觀視得眼前近百修黑壓壓跪地,口誦大人之語,忽然便暗自將那老頭兒大大腹誹一番!

「此文淵閣乃是楊老爹之差事,其居然乾乾淨淨脫了身去,卻將自家莫名其妙拉扯進來。然以此文淵閣為依託,何以促成惡界與此仙修地之媾和耶?」

不足頭痛萬分,然觀視得彼等一干大能伏地叩首,其能奈何!

「諸位同僚請起,即日起,吾便與爾等同修,亦為吾眾賢界謀求新局面而戮力同心!」

眾起身,再拜見相識,而後各歸其位。

三月春早,那新晉前敵大賢者,忽然下令文淵閣新晉之閣老來見。不足隨了一干惡界之仙家官吏往前敵之主帥王帳中去。(未完待續。。) 「文淵閣步閣老覲見!」

一聲吆喝,那不足略略一觀,徑直入了那大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