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楚歸川這個人,笑面虎一個,真要相信他表面這一套,保准被吃的骨頭都不剩!」

回去的路上,類似的話呂步瀛叮囑了好幾遍,崔安平覺得小題大做,可又一想,小心駛得萬年船,聽師父的,也許不會犯錯。

「這是我們的新院子,以後就在這裏生活了!我還要回去搬書,你先熟悉一下吧!」

跟學校的宿舍樓不同,新建的藏拙院像是古代的庭院建築群,分佈在整個峽谷中,空間極大,每位老師都有各自的庭院,他們的學生也要跟老師同住。

比如呂步瀛的院子,就是一座標準的三進四合院,左右還帶有跨院,站在大門前看着左右兩尊石獅子,便覺得氣勢非凡。

進了大門,便是一進院,繞過影壁,再穿過垂花門,便來到了二進院,也就是庭院。正房三間,坐北朝南,中間是堂屋,兩邊是卧室與書房。東西廂房各三間,兩邊還有耳房。穿過游廊,通過耳房進了三進院,便是后罩房,與一進院的倒座房大小相當,再算上院子東西兩側的裙房,這一個四合院少說三十間房子,足夠裝下呂步瀛的所有學生。至於左右的跨院,佈局基本相同,通過院門相連,不知道會是何人入住。

崔安平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房子,帶着王泰歲兩個人在裏面轉了一大圈,差點迷路,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發現門外已經站了幾個人,而且都是熟悉的面孔。

「怎麼回事?你們走錯了?」

看着洛子期、李東陽以及懶散的王孟希,崔安平詫異地問道,不是每位老師都有各自的住所嗎?

「驚喜吧!呂老師開口要人了,直接點名把我們三個要了過來,說是典籍修復需要協作。」

洛子期開心地笑道,她跟李東陽學的是篆刻,王孟希則是書畫,都屬於修復中需要用到的手段。

「那你們的老師……」

「放心吧!我跟東陽的老師是齊院長,肯定沒問題!畫家的老師已經把他逐出師門了,說是無處可教了!」

這麼厲害?把王孟希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崔安平也沒看出哪裏不同,難道這傢伙在字畫上真的天賦爆表?

經過一天的忙碌,天黑之後才算是整理完畢,雖然藏拙院的建築風格古樸,但該有的水電卻都是一應俱全,特別還弄了個超大的食堂,晚上眾人去飽餐了一頓,竟然還是免費的!這讓李東陽樂得嘴角都合不攏。

呂步瀛自然是住在正房,崔安平帶着王泰歲住在東廂房,李東陽王孟希在西廂房,女學生都在後院,至於其他學生則是分在了左右的跨院。

雖然有人不滿,但呂步瀛只說了一句,期末考核后按照成績重新分配,想要住得好,自然就要努力。

旭日初升,崔安平便被砸門聲驚醒,林朝元派人送來了帖子,竟然還是一封戰書,將賭注也寫明其中,足見林朝元對那捲佛經的重視。

「這不是當初給我的戰書嗎?這老東西竟然又弄出來一份,看來他是真的很想一雪前恥啊!」

「不過可惜啊,他又要被打擊一次了!」

呂步隨手將戰書丟了給崔安平,此時眾人也都聚在了庭院當中,大部隊浩浩蕩蕩出了呂宅,先去食堂填飽肚子,接着直奔海源閣。

海源閣是藏拙院用來進行典籍修復的場所,海源二字意為大海之源,在崔安平的理解中,就是一個設施齊備的實驗室,裏面聚集了最好的設備工具,以及最全的材料儲備。

呂步瀛一行人來到海源閣的時候,林朝元已經帶人等候多時了,雖然戰書上的時間定在了九點,但是他們提前了半個小時就趕到了。

海源閣負責的人名叫楊益之,同樣也是藏拙院的老師,既沒有依附林朝元,也沒有跟齊南雷走得近,算是中立,所以對兩撥人的態度都是一視同仁,這也是林朝元選在這裏的理由。

「兩位前輩看重我,讓我做裁判,自然是要公正公允。」

「此次比試的內容,揭書!」

兩張寬大的工作枱,楊益之站在中間,左邊是崔安平,右邊是秦長山,有學生托上了兩本典籍,都是用綢布蓋住,看不到裏面。

「你們誰先選?」 第411章我不是葯神

「李橋,你說直播會有人看嗎?你也說過,這是一次全新的嘗試。」林嘉茵緊緊握着手機,問道。

「放心吧,憑我茵姐的顏值,明天沒個上千萬的打賞都說不過去。」

「上千萬?李橋你是不是瘋了?」

「放心吧,我沒瘋,別忘了到時候給我退……請我吃飯。」

李橋故作輕鬆掛了電話,其實他自己也緊張,只不過,他並沒表現出來。如果他緊張的話,林嘉茵肯定會更緊張。

「步哥、老姚、老陶,錢都收到了沒?」掛了電話,李橋問道。

「我們辦事你放心,都按照你說的做了。」步新東回頭給李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李橋笑了笑,其實也是,這事根本沒什麼可緊張的,即便這次活動失敗了也不至於傷筋動骨,直播總有一天會成為一種十分平常的娛樂活動,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李橋突然想起了劉子瑜,他給劉子瑜打了個電話,說了些話。

「子瑜姐,我想見你了,咱們晚上出去住吧。」一接通電話,李橋就調戲了劉子瑜一番。

劉子瑜嘆了口氣,李二狗什麼意思,她覺得自己已經明白了。

「你來找我還是我去找你?」劉子瑜問道。

李橋略微臉紅了一下,不愧是劉子瑜,做事情從來不拖泥帶水,看來,調戲劉子瑜有難度。

「其實,我公司有個項目明天要開始,我不知道這次項目會不會成功,所以我有點緊張。」

「既然你這麼粘人,我去找你好了。」劉子瑜一本正經問道,「還在學校嗎?」

「子瑜姐,還是我去接你吧,我有車。」李橋趕忙拒絕了劉子瑜的提議。

掛電話后,李橋開車去接劉子瑜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恐怕要在外邊過夜了,希望身體還能扛得住吧。

頓了頓,李橋將之前寫的劇本一併拿上了,說不定今天晚上可以藉著和劉子瑜討論電影的名義聊一晚上。

……

當天下午,薛蘊對着鏡子一遍遍整理了自己的西服,隨後去了何昊酒店最高層。

雖說在酒店的都是自己人,但第一次拋頭露面,他還是有點不適應。

此時,蘇溪、安子真,還有各個參與遊戲創作的主幹都來了,李橋混在在這群人里,沒有一點老闆的樣子。。

只不過,李橋今天的精神狀態似乎不是很好,他仔細觀察了李橋的神態,發現李橋還有着黑眼圈,甚至還偶爾會發獃。

「怎麼?你這種人也會緊張?」薛蘊坐在李橋旁邊,拍了李橋一下,問道。

李橋揉了揉眼睛,他當然不能說自己一夜未眠,還進行了一夜的體力勞動,只能皺了皺眉頭,嚴肅批評了薛蘊一番。

「廢話,我這個老闆當然最關心公司了,面對這麼重要的事,一晚上睡不着也無可非議。」

薛蘊笑了笑,想不到就連李橋這種人也會擔心起來,不過就是這樣,才更讓他安心。

既然李橋都全力以赴了,那麼事情就一定能成功,畢竟他可是和李橋一步步走到現在的,清楚明白認真的李橋有多可怕。

薛蘊溫柔地幫李橋按下了衣領,李橋看了一眼薛蘊,躲薛蘊遠了點。

「我先說一下,今天咱們要拍攝的只能算是綜藝節目,所以大家隨意發揮就好,不用有負擔。」負責策劃這場節目的導演走了過來,他是李橋特別請到的,叫黃誠,是短音平台的作者。

沒人回答他,黃誠自顧自站到了一邊。

過了沒幾分鐘,負責進行現場直播的技術人員也調試好了設備,他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當得到李橋的同意時,這場攝影就開始了,只不過,這次並不是現場直播,而是一次錄播,錄下來的東西要經過後期處理才會放到網上。

當然,預計今天晚上八點,也是節目的黃金時間,這個東西能夠做好並放上去。

節目內容很簡單,請來的採訪人負責問一些問題,在座的人負責回答,期間還會穿插一些小遊戲和懲罰措施,這都是為了更有節目效果一些。

錄像結束后,李橋去找了黃誠,給黃誠遞了根煙過去。

「這次的東西做的用心點,我覺得你節目設計的很不錯,我想還是挺有看點的。」

黃誠接過煙,連忙道謝,「還是要謝謝你給了我這次機會,我一定竭盡全力把事情做好。」

點了煙,黃誠突然臉色一沉,他想起來U盤沒帶。

「李老闆,我想我要趕緊回家一趟,我要取點東西。」

「很重要嗎?」見黃誠臉色變了一些,李橋問道。

「對,很重要,關係到節目效果。」黃誠焦急到,李橋留給他的時間本來就不多,如果不能儘快拿到U盤,今天的節目恐怕就不好做了。

當然,即便沒有U盤裏的東西他也能做,只是做不到這麼盡善盡美而已。

「那我送你好了,比較方便。」

黃誠本想拒絕,但想到這樣確實更方便,他一時半會也等不到公交車,便答應了下來。

「李老闆,咱們要儘快。」

李橋招呼黃誠上了車,他一腳將油門踩到底送黃誠回了家。

黃誠有些焦急,不過,就算他再着急也無濟於事,李橋開車去送他已經是最快的辦法了。

他只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時間還很充裕,一定能完成李橋的任務。

忽然,黃誠看到座位旁放着一些稿紙,他看稿紙上寫的東西分明就是一個劇本,便被吸引了過去。

他不自覺地拿起來看了看,瞬間就被劇本上的故事情節吸引了。

主角程勇是一個靠賣阿三神油為生的人,家庭條件一般。他沒有給父親治病的錢,因此只能讓父親在家,他也沒有錢供孩子上貴族學校,因此老婆和他鬧離婚。

但是在某一天,一個白血病人找上了他,並給他帶來了所謂的商機,這個商機就是走私藥物,治療白血病的藥物。一盒正品格列寧要兩萬塊錢,但是一盒仿冒的阿三藥物只需要兩千塊錢,並且兩者的藥效是一模一樣的。

程勇陷入了沉思,他知道這個事情是犯法的,但是他也意識到了這裏的商機,進口葯兩千一盒,他只要賣到五千就有錢賺。

他缺錢,很缺錢!

當他回到家裏,父親因為犯病已經被送到了醫院,醫院告訴他治病需要兩萬塊錢,他數了數手裏的錢,卻發現只有三千。

直到這時,程勇沉默了,他也崩潰了。

黃誠不知不覺就把第一頁看完了,他身為一名導演自然能看出來這部電影的構思有多優秀,立意有多高。

如果這種電影拍出來,可不僅僅能賺票房,更是能名利雙收。。 他感到極為疲憊,將要陷入沉睡,目光移轉,發現了正在快速飛掠而來的冥雎等人,心念一轉,虛弱地對洛筱予說道:「筱予,如今你已完全驅除幽蓮公主,徹底蘇醒,又已突破到靈仙,應當能夠獲得升仙令。小雎與小雅應當也足以獲得升仙令。

我遭到重創,肉身徹底破碎,靈魂同樣受損,恐怕需要休養些時日,不知是否能夠趕上升仙令的爭奪。若是我未能趕上,你們不必留在靈界,不必等我,獲得升仙令前往九重天吧,在那裏等我。相信我,不久之後我便會來尋你們。」

「楓哥哥……你……」洛筱予滿臉悲傷,滿是痛惜。

秦楓為了守護她,受傷極為嚴重,肉體沒能保住,還差點魂飛魄散,幸虧擁有玄魂戒,才勉強存活下來。

也幸虧最後靈魂深處的存在出手,喚醒洛筱予靈魂深處的雨瀟,才能驅除魔族,重獲新生。

在說完那些話后,秦楓便昏迷了過去,玄魂戒散發着玄光,護住靈魂不滅。

洛筱予出手,釋放出濃濃的水元素,包裹住秦楓的殘魂,不斷滋養。

冥雎等人趕到了這邊,望見秦楓只剩下一縷殘魂,且昏迷過去,皆心痛不已。

洛筱予將秦楓先前的話轉達給了冥雎與窮雅,二女皆神色複雜。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赫然是天罡雷聖。

四周眾人紛紛施禮。

天罡雷聖擺了擺手,望着秦楓殘魂不由嘆了口氣,又望向洛筱予,目光如炬,似在探查。

片刻之後,微微頷首道:「沒想到竟然真的滅殺了魔族之魂,徹底蘇醒,真是可喜可賀,楓兒的一番努力倒也沒有白費。」

洛筱予凝望着秦楓,眸中滿是柔情,眼眶之中帶着淚水,道:「可楓哥哥付出的代價太大了,為了我險些隕落,現在又是這般,想要恢復恐怕極難。」

「把楓兒交給本聖吧。若是別人,肉身破滅、靈魂受創,或許真的極難恢復。但他不同,他擁有天命鐲與玄魂戒,自身又擁有春靈體與幻靈體,曾經肉身成仙,要恢復並非不可能。本聖也會提供天材地寶,以助他恢復。」天罡雷聖說道。

洛筱予點了點頭,將秦楓的殘魂交給天罡雷聖,後者散發出一道柔和的聖光,滋養著秦楓之魂,與洛筱予的水之力相輔相成。

隨即,在洛筱予、冥雎等人不舍的目光之下,天罡雷聖帶着秦楓的殘魂飄然離去。

而霍天仙尊等人互望了一眼,在確定洛筱予徹底恢復正常之後便紛紛散去,趙默瓊、黑剎等人也相繼離開。

卻有着那麼幾個人還逗留在那,遲遲不願離去,比如那白衣靈仙,炎家的靈仙,寒煙雨等人。

寒煙雨在洛筱予恢復正常后,走上前來,露出一絲笑容道:「筱予,真是太好了,你終於驅除了魔族之魂,我就知道你一定沒事的。」

洛筱予瞥了眼寒煙雨,沒有絲毫表情,也沒有絲毫理會,跟着冥雎等人離開。 第二天,林天成早早起床,準備送李小藝上學。

李茹菲早已經洗漱完畢,坐在客廳裡面翻閱一份文件,看到林天成,她點了點頭,目露感激,「天成,小藝的事情謝謝你。」

林天成以為李茹菲知道了昨晚的事情,他笑了笑,「是我應該做的。」

李茹菲道,「這麼多年我忙於工作,確實對小藝疏於溝通,小藝能聽你的話,我很開心。」

林天成道,「小藝人不壞,遲早都會懂事的。」

李茹菲點了點頭,臉上微微露出幾分凝重之色,「昨天申市發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好幾家娛樂場所都遭到突擊檢查,我感覺這次上面是在動真格的。小藝聽你的,你和她說一下,除了HOHO酒吧,哪裡都不要去。」

李茹菲手裡也有一個酒吧,她一早就收到消息,市局突擊檢查了好幾家娛樂場所,音皇KTV直接貼了封條。

目前局勢還未明朗,李茹菲也不清楚上面的真實意圖,根據她的推測,市局搞出這麼大的動作,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林天成點頭答應下來。

李茹菲又道,「你身體真的沒事了?」

林天成道:「真的沒事了。」

李茹菲微微頷首,道,「這兩天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會約一下丁桂華,到時候和他見個面。」

林天成皺眉,「菲姐,斗狗本來就是勝負兩說,就算我傷了他的手下,他也找人給我下毒了,應該沒那麼嚴重吧。」

李茹菲道:「丁桂華這個人睚眥必報,不過你也不要太擔心,我會儘快促成和他會面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