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果然你見過我的女兒,荒神是掌握混亂監獄的鑰匙,他也是仙界最大的叛徒,當年那些人能夠奪取走造化玉碟,和他有很大聯繫。」睡神少年般的聲音再次傳遞過來,「人間之主,我想我們可以聯合起來,擊殺荒神,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願意把從人間界的夢境撤離掉。」

「那不用,你可以在人間界做生意,不過必須要和天意溝通,和人間大帝溝通,按照法律備案。你的那個遊戲很不錯,能夠給人間界的眾生帶來好處,我沒有理由禁止,當然你開始的那個夢境是違法的,必須要繳納罰款,註冊備案,建立公司,這是人間界的法律,我都不能夠違背。」江離的意念也傳遞進去,和睡神進行溝通。

「這都是小事。」

「這不是小事,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江離道:「細節做到了,那一切就水到渠成。」

「好,說得好,我看你人間界有崛起的氣象。」睡神道:「我和大夢太子是朋友,他要在仙界干出一番事業,我自然要相隨。這一點是本質,不能改變,況且他是恩師的兒子,我為報師恩。必須要輔助大夢太子,當然,我首先要解救出妻子女兒。這一點,我就可以和你合作。」

「很好,很好。」江離三言兩語,就說服了睡神。

當然,他知道,這個聯盟很不穩固,睡神也不是什麼好人,相互猜忌而已,不過在解救妻女方面,他基本上還是和自己利益一致。

「慢著。」荒神突然道:「睡神,你盜走了我們的法寶,使得系統運轉都出現小小的阻礙,但這都無傷大雅,我知道你盜走寶貝的目的是什麼,那就是為了換取你妻女從混亂監牢深處釋放出來,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絕對沒有問題,天神也在這裡,你第一,交出寶貝,第二和我們一起,鎮壓了這個人間之主,也獲得大功勞,這樣一來二去,你的妻女就可以釋放出來,和我們和睦相處,如何?別忘記了,你現在妻女還在我們的手中,如果你和不朽之塔星域作對,我只要稍微玩弄一下手段,讓混亂監牢之中的魔神對你妻女進行攻擊,那麼它們的下場恐怕凄慘得你都無法想象,我勸你最好不要和我作對。」

「你,你不要傷害她們。」睡神十分憤怒,但語氣逐漸平靜下來,似乎在思考。

「不要相信他們。」江離聽得毛骨悚然,「不朽之塔星域毫無信義,你相信他們簡直就是自取滅亡。」

「我們不朽之塔星域能夠成為宇宙聖地,那一舉一動,都有規矩。」天神慢悠悠的開口了:「如果沒有規矩,我們也不可能做這麼大,我天神的話,也就代表一部分的法律,說到做到,現在就可以和睡神你簽訂不朽之契約,兩點,歸還那件法寶和抓住人間之主,你的老婆和女兒就可以重新獲得自由,我知道你潛伏進入了我們不朽之塔星域,安排下來無數的棋子,同時也應該知道,我們的不朽之契約是如何的靠譜。」

「那倒是,不朽之契約簽訂之後,誰都不可以反悔,和混沌誓言一樣,違背者人神共誅,天地唾棄,下場凄慘,氣運低落,再無半點回升的可能。」睡神深深明白這一點,不朽之塔星域的規矩還是極其森嚴,一舉一動都有法律可以遵循,否則真的不可能成為宇宙聖地。

「哈哈哈…….」江離長笑起來:「睡神,你不要上當,我們一起必定可以抓住荒神,打開混亂監牢,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這才是王道啊,況且就算是你鎮壓了我,你們妻女團聚,過後,不朽之塔星域仍舊可以抓住你們,把你們三人都鎮壓在一起。這還不是他們一句話,況且還有一點,你也鎮壓不了我,我連大夢太子都可以戲耍,他攻破真理神殿,被我收取走了最重要的圖騰之柱,十頭母皇,你就知道我有多麼的強大了。」

「我的確鎮壓不了你。」睡神道:「而且,我知道封印在混亂監牢中的巴立明是多麼強悍,完全超越了武界大帝,甚至可以和宇宙之腦主人比肩,如果是整個聖地的氣運,加上造化玉碟,還有不朽豐碑,根本無法鎮壓住他,為了鎮壓他,不朽之塔主人都無法有絲毫動作,分不出來力量,兩人就糾纏在一起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不願意得罪巴立明。」

「睡神!你難道不怕我讓混亂監牢之中的魔神抓住你妻女,百般**么。」荒神冷冷的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你要想清楚,現在很大機會擺在你的面前,你如果不抓住,恐怕就會後悔莫及。」

「你敢威脅我。」睡神語氣憤怒,卻被人拿住命脈,不敢發作:「你如果敢動我妻女,我就毀滅掉無極小腦,讓你們整個聖地的系統運轉出問題。」

「無極小腦,那是什麼東西。」江離心靈一動,他的資料之中還真沒有這東西的秘密。

「你敢!你如果毀掉了無極小腦,那就真的無可救藥。」天神和荒神都怒吼起來。

「哈哈哈……」江離笑了起來:「睡神,其實在混亂監牢之中,最強的人是誰?那就是武道之祖巴立明,只要他保護你妻女的安全,那比外面還安全,而唯一聯繫巴立明的就是我,你我聯手,抓住天神,荒神。尤其是荒神,抓住他之後,我們獻祭給巴立明,他立刻就可以脫困而出,把你妻女帶出來,如何?」

……………………………………………..

龍蛇2第23章論道已經更新。加微信公眾號【me

g

ushe

ji1984】就可以看到。這一章寫出來了我想要說的一些東西,大家可以去看看。 江離根本不可能讓睡神和荒神,天神聯合在一起。

如果三大神聯合,那可是三大天尊,那這次自己縱然能走,也會消耗不少,得不償失,他這次來到不滅神燈星域是來尋找能量的,而不是消耗能量的,現在沒有能量補充,人間大帝消耗了就失去根基。

所以,他必須要聯合睡神,和荒神,天神作對。

更重要的是抓住荒神,從他的身上獲得混亂監牢的秘密,得到解開不朽豐碑的秘密,只要解救出巴立明,一切都好說了。

人間界需要的就是這點。

「睡神,你要想好,巴立明現在被鎮壓在不朽豐碑深處,根本動彈不得,連投影都無法投射出來,他根本保護不了你妻女,而你現在只要同意,立刻就可以簽訂不朽契約,我甚至可以發布命令,把你妻女從監牢中提出來,好好的保護。讓她們養尊處優。」荒神連忙道。

「不錯,只要你答應鎮壓人間之主,我們都可以幫助你,而且人間之主的身上有你恩師心靈大帝的大帝舍利還在他的手上,抓住了他,那東西就是你的。」天神發出來長嘯。

睡神沉默了。

「睡神!」江離語言陡然激烈起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是神,你是天尊,你有自己的尊嚴!你和不朽之塔星域有仇恨,他們囚禁了你的妻女,到處追殺你,而我人間界和你無冤無仇,你現在再度放棄尊嚴,和他們合作,就算解救出來妻女那有什麼用?寧在指中取,不在曲中求,這個道理你都不懂得?仇人威脅你,你就聽命於他,你是什麼神?你就是廢物,懦弱的東西!來吧,我倒是要看看,心靈大帝為什麼教導出來了你這樣一尊懦弱的存在,仇就是仇,恨就是恨,我也算是心靈大帝的傳人,你學的大帝九印就是這樣表現在物質界中?」

他的語氣激烈,可穿金石,說得讓人大汗淋漓,如金屬鏗鏘,如晨鐘暮鼓,發人深省。

聽見這一番話,天神和荒神都為之色變。

「好,人間之主,我與你合作!」睡神最終下了決心:「你說得不錯,命運最終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你和我無冤無仇,而不朽之塔星域和我仇深似海,搶奪走造化玉碟,我恩師的隕落也和他們脫離不了干係,除此之外,還囚禁我妻女,使得我妻離子散,現在我和他們合作,鎮壓你,這簡直是為仇人做事情,我心怎麼能安,我的尊嚴怎麼能夠保存?我是神,我是天尊,我的尊嚴,我的血仇,必須要報,所謂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神之尊嚴。

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委身於仇人,去殺無冤無仇的人,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尊嚴的存在?

睡神是神,是天尊,是心靈大帝的傳人,如果這樣做了,那才是真正一蹶不振,從此之後,和大帝無緣。

「哈哈哈………」睡神長笑起來,聲音從神殿之中傳遞出來,殺機四伏,處處都是殺氣沸騰:「天神,荒神,今天這不滅神燈星域就是你們的埋骨之地,我和人間之主聯合,把你們徹底留在這裡。」

隨後,在神殿門口出現了一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丰神俊朗,迷倒萬千少女,氣質超凡脫俗,居然和一個少年一模一樣,那個少年就是天意少年。

人間界的天意少年。

「居然如此!」江離看得渾身一震:「原來如此,人間界原來的修真世界,是心靈大帝和長生大帝建造的,心靈大帝最得意的弟子就是睡神,他想念弟子,於是把天意也締造成睡神的模樣。」

「睡神曾經是有名的美男子,雖然不屬於仙界,但在仙界名聲也很大,無數女神都為之傾心,最後他娶了花神為妻,成為著名的神仙眷侶,消失無蹤,過二人世界去了。」珞風道。

「睡神!你果然和我們人間有緣分,我們人間界的天意就是以你為原型鍛造的。」江離也哈哈笑了起來。

「不錯,我和恩師的感情之深,絕對不是一般師徒可以比得上的,情同父子。」睡神道:「你既然是恩師的傳人,那也算得上是師兄弟,你和大夢太子之間的恩怨,我會儘力化解。但是,先必須和你聯手一起,對付不朽之塔星域。」

他的手上稍微一個晃動,出現了一枚小腦。

這小腦是灰褐色,在不停的蠕動著,似乎是一團能量,又好似是一團血肉,更好像是無數數據結合在一起的東西。

無極小腦。

「把無極小腦交出來。」天神臉色一變,他對這小腦非常重視,似乎關係到不朽之塔星域系統的安全。

「小腦,是保持平衡用的,而且掌握運動,也是武學。所以,這無極小腦記載了不朽之塔星域武學和道的秘密,我把它偷竊了出來,這也是心靈大帝恩師遺留下來的種種漏洞,否則我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一點。」睡神看著無極小腦,笑著:「當年,你們破壞仙界,暗算我恩師,奪取走了造化玉碟,恩師也不是那麼好算計,早就在造化玉碟和宇宙之腦星域的系統中種植下來的一些漏洞和種子,我謀划無數個年月,終於成功的把無極小腦偷竊出來,我看接下來,你們不朽之塔星域如何收場。」

「你就算得到了也不能夠運用。」天神目光殺機森然,看向江離也截然不同,現在江離也是他的敵人了:「無極小腦就算是大帝都不能夠運轉,你如果強行運用,會被他吸干,這是不祥之器。」

「所以我才來到這不滅神燈星域,尋找永恆的能量源泉,永恆的能量就在混沌之中,混沌古氣,灌注到無極小腦深處,我就可以獲得干涉你們系統運轉的能力。」睡神道:「想不到你和荒神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橫?」

「睡神。」江離說話了:「既然如此,我們就聯合一戰吧,我知道你把心靈大帝的大夢心經再次改變了,化為睡眠大道,我想我們聯合在一起,可以把大夢心經催動到極致。我得到了心靈大帝的所有記憶,現在也可以傳授給你。」

「什麼?你把恩師所有的記憶都傳授給我。」睡神震驚道:「如果這樣,那我永不和人間界為敵,畢竟,那也是恩師締造的事情,現在變化為了人間,也是恩師的理想。況且,人間界的天意,是恩師想念我而締造的一個,我不能夠自己毀滅自己。」

「好!」

江離一道意念傳遞了過去。

果然,他把心靈大帝的記憶都傳遞給了睡神,毫無保留。

「恩師!」睡神跪在地上,熱淚盈眶,不過眼淚卻並沒有滴在地面上,神之眼淚,珍貴非常。

「恩師,我發誓要為你報仇,當年是光界的天父,是不朽之塔和宇宙之腦星域,組合在一起,暗算你,我一定要報仇!」睡神站立起來,「人間之主,你從某方面也繼承了恩師的道統,既然能夠把修真世界變化為人間界,那就是恩師在冥冥之中有定數。」

他意氣飛揚,似乎再度進步,身軀一絲絲的夢境變化,居然出現了大帝的氣息。

這是天尊巔峰,要轉化為大帝的味道。

「他居然參悟出來了一絲大帝之道。」天神和荒神都大吃一驚:「他得到了心靈大帝記憶之後,開啟了自己的智慧之門,擁有了大帝潛能,體內的神格開始變化,元氣也變化成了大帝之氣!」

大帝之道。

大帝是神中的王者,每一尊大帝都所向無敵,他們凝聚的都是神格之王,修為深厚,幾有翻天覆地之威能。

睡神不是大帝,現在也不是大帝,他只是參悟了大帝之道,就那麼一絲絲。離真正的大帝還差十萬八千里。

但就憑這一點,他就超越了天神和荒神。

因為,只要艱苦修行,他肯定可以一舉成為大帝,成為天地霸主。

這大帝之氣很是難得。

就等於是諸多皇子在爭奪帝位,突然一個皇子脫穎而出,成為了太子,雖然仍舊有風險,不能夠等級成為皇帝,但地位立刻高於其它的皇子。

大帝就是皇帝。

天尊就是一群皇子。

而擁有大帝之氣,參悟了大帝之道的就是太子。

他的實力要碾壓其它的天尊。

睡神不愧是心靈大帝最得意的弟子,師恩深重,心心相印,他對於大夢之道的領悟比江離還要深刻,甚至比大夢太子都要深刻。

不過江離不是走大夢之道,而是走無限之道,自己開創出來自己的道,這一點就不是睡神所能夠理解的。

大夢太子也有自己的道。

睡神的最高成就,也不過就是心靈大帝比肩,成為自己的恩師修為,而江離的成就那就是不可限量。

「人間之主,感謝你,不是你,我絕對無法參悟到大帝之道,領悟恩師的真諦。」睡神平靜了很多:「原來在恩師的記憶之中,對我的回憶是最多的。我就是恩師衣缽繼承者,連大夢太子都不是。」

他的目光籠罩了荒神和天神:「今天,你們兩人都得死。」

………………………………………………………

小區停電,現在才來,大家見諒。 「很好,很好。」江離心中很是暢快,他對不朽之塔星域從來就沒有什麼好感,兩大聖地都是人間大敵。

有了兩大聖地,人間不可能有所發展。

抓住荒神,才可以窺視混亂監牢之秘密,斬殺天神,可以得到不朽之塔星域的一些天道秘聞。

睡神得到心靈大帝所有記憶,真正繼承道統,師徒合一,成就大位,雖然沒有能夠真正成就大帝,卻也有大帝之道,大帝之氣。

此氣一成,他的神格就有了王者氣象。

「殺我?」天神,荒神鎮定下來:「好,好好,睡神,你是鐵定了和我們不朽之塔星域作對,一念成魔,誰都無法解救你。」

「不朽之塔星域才是魔,我乃是正宗仙道,大帝傳承,秉承仙帝道統,純正無雙,不朽之塔星域強行奪取造化,雖然可以盛極一時,但已干天和,必會衰落。」睡神一掌擊出。

他衣袂飄飄,眉宇之間,清氣滿乾坤,處處都生出來光彩。

轟隆!

他這一掌,周圍元氣化為漩渦,如一條條空間大龍,升騰而起,萬龍長鳴之間,音符震動九天,天地一起震蕩,掌可通玄,拿捏天地,處處都有鬼神莫測之無上神威。

掌勢席捲,把天神和荒神完全包裹在其中。

一人對二神,還處於一種絕度的上風,這就是他的神功,他的最強絕學。

江離身軀忽然一下,消失不見,他催動了大夢九印,這股真氣居然和睡神結合在一起,兩股同源,都是心靈大帝的夢之神道。

他的力量也隨之而水漲船高。

本來,他雖然練成無限大道,但也只能夠媲美祖神,對上天尊幾乎要一敗塗地,但現在睡神壓住兩人,他就可以藉助睡神的力量,催動神功,攻擊天神和荒神,從中獲得很多便宜。

甚至吸收他們大戰散發出來的天尊之氣。

江離一抓,荒神和天神臉色微微變化,因為他們感覺到江離這一抓之間,並沒有傷害到他們,而是在用水磨工夫,抓掉他們身上的許多元氣。

他們周圍散發出去的天尊之氣,被一團團的抓走,使得他們護身罡氣薄弱不算,神力也被侵蝕。

更加關鍵的一點是,似乎江離在利用三次元宇宙的天意,使得他們原形畢露。

因為,三次元宇宙的天意是排斥神的,別說是神,只要是三條大道以上的強者,都要被壓制。如果現在荒神和天神一旦失去了蒙蔽天意的手段,那就會死,立刻就化為灰燼。

他們就算是大帝,也不可能和三次元宇宙的天道媲美。

而睡神也是如此,不過睡神似乎也有一門秘法,進行偷天之事,好在他和江離合作,江離以自身萬界天球靈魂的氣息,掩蓋他的神性,就算是秘法被破,也肯定無所謂。

荒神和天神身上的秘法肯定是不朽之塔星域的一座小塔,這種塔,等於是契約,是不朽之塔主人和三次元宇宙天意本源簽訂的契約。

可以使得神行走在三次元宇宙之中,暢通無阻,不被懲罰。

如果這小塔一旦擊破,那荒神和天神大禍臨頭。

江離深深明白這一點,他現在一抓之間,是在削弱兩人那小塔契約的濃度,從而使得兩人暴露在三次元的宇宙之中。

到時候,擊殺或者囚禁兩人就易如反掌。

「天公地道,三元歸一,混沌一破,衍生天地!」江離再次一個旋轉,雙目激射出來無窮無盡的精芒,立刻就看見在天神和荒神的身軀內部,真的有一座小塔在緩緩運轉,那小塔是許多文字和古怪的意志組成,真的是一種契約,打破契約,撕毀契約,就可以擊敗天神和荒神,不是自己擊敗他們,是三次元宇宙天意擊敗他們。

殺!

荒神突然對天神使了個眼色,對著江離轟擊過來。

天神則是抵擋住睡神的襲擊。

這個時候,珞風出現了,她和江離兩手相握,體質和元氣相互轉化,荒神的攻擊到了江離身軀上,突然化為烏有,荒神所有的元氣,都被江離一掃而空,吸收進入體內,和珞風相互交融。

珞風是仙界之子,任何仙界中人攻擊她,都會被她吸收掉力量,所以她無所畏懼,和江離結合在一起,江離也秉承了她的特性。

荒神被克製得死死的。

嗖!

荒神後退!

「天神,你對付這兩人,我對付睡神!」

「哪裡有這種可能,荒神,你身為仙界之人,攻擊我仙界之子,就是大逆不道,仙界天意會懲罰你。你會遭遇到仙界最強的詛咒。」珞風雙手合十,似乎在祈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