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朱毅.我妹妹就這個樣子.如果你有本事的話.就把她給一起收了去.我正好少個麻煩.」唐憐月落井下石的功夫和他的外貌完全不符.此時也是在一旁偷笑道.看到唐憐星朝著自己投來的威脅的目光.唐憐月才輕咳一聲.假裝正經地道.「對了.你們現在應該在尋找霜靈.我這裡倒是有了一些她的消息.」 ?「什麼.你有霜靈的消息.」聽到唐憐月的話語.朱毅和曹宇等人臉色都變得正經了起來.等待著唐憐月的下文.

「這消息也是我們邀月宮的弟子傳來的.霜靈現在應該好好的.不過你們要相見.恐怕得在下一重天了.」唐憐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向著朱毅幾人說道.

「為什麼.」朱毅有些不解.既然有了霜靈的下落.大不了自己等人暫時不進入通天門.等著她一同進入便是.為什麼非要在下一重天相見.

「你覺得這個世界之中.只有一道通天門.只有一座通天塔.」唐憐月並沒有直接回答朱毅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朱毅愣在了原地.他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確.誰也沒有規定過這片空間之中.只有一道通天門.一座通天塔.畢竟這片空間他自己經歷過的也就一小部分.在外面說不定還有著很大很大的世界.等著人們去探索.說不定在這片空間的某處.還有著其它的通天門存在.

「沒錯.我們現在進入的只是天道空間的外圍.根據我們邀月宮的記載.這片空間其實是整個天道空間最大的.」唐憐月看到朱毅反應了過來.便輕輕點頭接著說道.

「你們邀月宮有關於天道空間的記載.」朱毅驚道.要知道這天道空間得許多年才能夠形成一次.絕大部分門派都只有關於天元禁地的記載.而這又無數大陸碎片形成的天道空間的記載卻是少之又少.

「我們邀月宮算得上是為數不多的從大隕落時代完整度過來的門派.雖然也遭受到了一些巨大的損失.但是在資料方面.整個天元大陸都沒有幾個門派能夠與我們相比.」唐憐月那陽光帥氣的臉龐之上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色.

「天道空間形成.便會出現傳說之中的十重天.這十重天其實是十個完整的空間.並不是大陸碎片的延伸.所以所有的大陸碎片都在這外圍之中.你試想一下.大千世界無數大陸.這裡到底要有著多寬廣.如果只是一座通天門的話.足夠么.」

唐憐月的話語讓朱毅皺起了眉頭.他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多.即便先前他也知道這天道空間是由無數大陸碎片形成的.卻沒有想到這麼深層次的東西.

但是唐憐月一提起.他便反應了過來.似乎的確是這麼一回事.

「那你這麼說.霜靈就應該在別的通天門附近.」朱毅抬起頭.眉頭蹙起.向著唐憐月問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們也大可以去那道通天門尋找霜靈.反正從哪兒進入通天門也都一樣.

「沒錯.如果你想著要去找她的話.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唐憐月一看朱毅就知道對方是在打著什麼樣的算盤.輕笑了一聲說道.

「為什麼.」朱毅有些訝然地向著唐憐月問道.倒不是因為對方看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是想要知道為什麼自己應該打消這個念頭.

「你個笨豬.虧婉兒姐姐把你誇得天上少有地上絕無.我看你也不怎麼樣嘛.」唐憐星那脆脆的聲音響了起來.朝著朱毅扮了個鬼臉.接著道.「一塊大陸碎片你恐怕都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夠走完.如果是相鄰的兩塊大陸碎片.你還好一點.花上個三年五年.找到你要找的人應該沒問題.但是完全不相鄰甚至是相隔很遠的大陸.你要找到什麼時候才能夠把人給找回來.」

「這倒是.」朱毅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先前還是自己的思維太過於狹隘了.根本沒有想到那麼多.

如果自己所在的這片大陸碎片和霜靈所在的地方相隔太遠的話.那真的是恐怕要數十年才能夠相見.

「反正從進入一重天開始.整個空間便是獨立而完整的.大家手中的密匙的功能也會被開啟更多.要找尋起來就方便得多了.」唐憐月也是向著朱毅勸說道.

「那憐月兄.能否多告知一些關於霜靈的消息.又或者幫忙給她帶個話呢.」雖然朱毅已經明白了唐憐月的意思.但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霜靈.

「我們邀月宮的弟子因為知道進入這裡之後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所以提前是做了一些準備.每個人都弄了一些超遠距離的傳訊玉符.雖然在進入的時候損壞了一些.但是總歸還有一部分可以使用.關於霜靈的消息.便是有弟子傳回的.他們現在應該是在一片叫做天霜大陸的地方.那是一塊有著極端屬性的大陸碎片.正好適合霜靈修鍊.」

唐憐月知道朱毅在擔心什麼.便接著道:「在知道霜靈姑娘的下落之後.我便已經讓門下弟子將一枚傳訊玉符給了她.你現在便可以直接聯繫她.」

說完.唐憐月便拿出一枚白玉玉符.遞到了朱毅的面前.

「多謝憐月兄.」朱毅聽到唐憐月的話語已經是大喜過望.連忙接過了玉符.將一絲神念輸入玉符之中.那玉符便迅速地亮了起來.

「朱毅.」一道神念從玉符之中傳了出來.不是霜靈卻又是誰.

「嗯.我們都在一起.你在那邊還好么.」感受到霜靈的神念.朱毅便微微鬆了一口氣.一直擔心的心情也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還好.雖然還沒有拿到一千靈值.但是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過幾天.我便準備去闖通天塔.我們在下一重天再相見.」聽到是朱毅的回應.霜靈的神念也彷彿變得歡愉了起來.

「下一重天再相見么.」朱毅也感受到了霜靈的心情.自己也變得愉快起來.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在心中默念道.「好.我們約定了.下一重天再相見.我們五個人定然會登上這天道空間的巔峰.帶著榮耀和強大的實力回歸.」

雖然是提前準備的傳訊玉符.但是在這天道空間之中也是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朱毅和霜靈之間也不過就完成了一會兒的通訊.這玉符便碎裂了開來.但是此時朱毅已經完全放心了下來.從霜靈之前的語氣中來看.對於闖通天門.她也是有著一些信心的.

雖然不知道霜靈在這片空間之中得到了什麼樣的好處.但是朱毅卻知道霜靈本身就是一個務實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對闖塔有信心.也不會這般說來安慰自己.

「怎麼樣.現在放心了吧.」看到朱毅那微微帶著笑容的臉龐.馮婉在一旁捂著嘴輕輕地笑了起來.之前她就已經和霜靈通過一次話了.這傳訊玉符似乎也只能夠在這外圍使用.據說正式進入十重天之後.裡面的天地規則與外面已經有了改變.很多手段要施展都變得困難起來.

「婉兒姐姐.你看他笑得那麼蕩漾那麼噁心.我勸你還是不要跟著他了吧.」朱毅還沒有答話.一旁的唐憐星卻是故意做出一副嫌棄的模樣.向著馮婉說道.弄得朱毅有些苦笑不得.

「憐星.」唐憐月顯然也拿自己這個寶貝妹妹沒有辦法.苦笑一聲朝著朱毅道.「朱兄不要見怪.小妹就是這樣.太調皮了一些.」

「我不就是跟他開個玩笑嘛.男人怎麼能這麼小氣.」唐憐星撇撇嘴.目光落在朱毅的身上.突然露出了一個小惡魔一般的笑容.讓朱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知道唐憐星都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不知道朱兄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一起闖塔.還是分開進行.」唐憐月突然向著朱毅問道.畢竟當前所有青玉小鎮上的修鍊者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通天門之上.唐憐月知道之前朱毅已經試著去闖塔了.朱毅卻一直沒有提起這件事來.

「我們就闖過了一層而已.不過我沒有猜錯的話.通天塔的前五層.應該是五行世界把.」朱毅這也才反應過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是切切實實闖過了通天塔第六層的牛人.這個時候不打聽點消息都有些對不住自己了.正好他也把自己之前的推測拿出來印證一下.

「沒錯.我之前是一個人闖塔.通天塔的前五層正是五行世界.」唐憐月的話語證實了朱毅的想法.「不過第六層則不一樣了.是一片光明的世界.」

「光世界.」朱毅愣了愣.前五層他倒是能夠推測到.但是第六層則是完全沒有想到了.

「其實我認為應該是極陽之力的世界.五行陰陽.雖然我沒有闖過第七層.但是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第七層便應該是充斥著極陰之力的黑暗的世界了.」唐憐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向著朱毅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一同闖塔便是.」朱毅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胸有成竹的笑容.五行世界只要不是太過變態.恐怕只依靠曹宇一個人就能夠搞定.而光暗世界.如果真的是由極陰極陽之力構成的話.那麼自己就成了破解光暗世界的最佳人選.

「四個人闖塔.考驗難度比一個人闖塔的四倍還要大一些.不過大家抱成團.實力總是要強上一些.而且一同闖過去的話.至少也不會再分散.我們邀月宮也是打算如此.」唐憐月笑起來非常的好看.那種陽光的笑容彷彿連這天空之中陰霾都驅除開去.怪不得能夠吸引到這片天道空間無數的女性修鍊者.

「憐月兄不打算跟我們一起么.」朱毅愕然了一下.他先前還以為唐憐月那般問.是有跟自己等人一起前往通天門的打算.

「不必了.我們邀月宮弟子便有著七名.如果再加上你們.超過十人之後據說通天塔會產生新的變化.我不想貿然去嘗試.」

之前便有人組成了一個十多人的團隊想要闖塔.卻只有一個人活著出來.對方還是提前當了逃兵.眾人才知道超過十人進入通天塔.似乎難度會呈幾何倍數增長.

「什麼.你有霜靈的消息.」聽到唐憐月的話語.朱毅和曹宇等人臉色都變得正經了起來.等待著唐憐月的下文.

「這消息也是我們邀月宮的弟子傳來的.霜靈現在應該好好的.不過你們要相見.恐怕得在下一重天了.」唐憐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向著朱毅幾人說道.

「為什麼.」朱毅有些不解.既然有了霜靈的下落.大不了自己等人暫時不進入通天門.等著她一同進入便是.為什麼非要在下一重天相見.

「你覺得這個世界之中.只有一道通天門.只有一座通天塔.」唐憐月並沒有直接回答朱毅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朱毅愣在了原地.他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確.誰也沒有規定過這片空間之中.只有一道通天門.一座通天塔.畢竟這片空間他自己經歷過的也就一小部分.在外面說不定還有著很大很大的世界.等著人們去探索.說不定在這片空間的某處.還有著其它的通天門存在.

「沒錯.我們現在進入的只是天道空間的外圍.根據我們邀月宮的記載.這片空間其實是整個天道空間最大的.」唐憐月看到朱毅反應了過來.便輕輕點頭接著說道.

「你們邀月宮有關於天道空間的記載.」朱毅驚道.要知道這天道空間得許多年才能夠形成一次.絕大部分門派都只有關於天元禁地的記載.而這又無數大陸碎片形成的天道空間的記載卻是少之又少.

「我們邀月宮算得上是為數不多的從大隕落時代完整度過來的門派.雖然也遭受到了一些巨大的損失.但是在資料方面.整個天元大陸都沒有幾個門派能夠與我們相比.」唐憐月那陽光帥氣的臉龐之上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色.

「天道空間形成.便會出現傳說之中的十重天.這十重天其實是十個完整的空間.並不是大陸碎片的延伸.所以所有的大陸碎片都在這外圍之中.你試想一下.大千世界無數大陸.這裡到底要有著多寬廣.如果只是一座通天門的話.足夠么.」

唐憐月的話語讓朱毅皺起了眉頭.他從來沒有想過這麼多.即便先前他也知道這天道空間是由無數大陸碎片形成的.卻沒有想到這麼深層次的東西.

但是唐憐月一提起.他便反應了過來.似乎的確是這麼一回事.

「那你這麼說.霜靈就應該在別的通天門附近.」朱毅抬起頭.眉頭蹙起.向著唐憐月問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們也大可以去那道通天門尋找霜靈.反正從哪兒進入通天門也都一樣.

「沒錯.如果你想著要去找她的話.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唐憐月一看朱毅就知道對方是在打著什麼樣的算盤.輕笑了一聲說道.

「為什麼.」朱毅有些訝然地向著唐憐月問道.倒不是因為對方看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是想要知道為什麼自己應該打消這個念頭.

「你個笨豬.虧婉兒姐姐把你誇得天上少有地上絕無.我看你也不怎麼樣嘛.」唐憐星那脆脆的聲音響了起來.朝著朱毅扮了個鬼臉.接著道.「一塊大陸碎片你恐怕都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夠走完.如果是相鄰的兩塊大陸碎片.你還好一點.花上個三年五年.找到你要找的人應該沒問題.但是完全不相鄰甚至是相隔很遠的大陸.你要找到什麼時候才能夠把人給找回來.」

「這倒是.」朱毅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先前還是自己的思維太過於狹隘了.根本沒有想到那麼多.

如果自己所在的這片大陸碎片和霜靈所在的地方相隔太遠的話.那真的是恐怕要數十年才能夠相見.

「反正從進入一重天開始.整個空間便是獨立而完整的.大家手中的密匙的功能也會被開啟更多.要找尋起來就方便得多了.」唐憐月也是向著朱毅勸說道.

「那憐月兄.能否多告知一些關於霜靈的消息.又或者幫忙給她帶個話呢.」雖然朱毅已經明白了唐憐月的意思.但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霜靈.

「我們邀月宮的弟子因為知道進入這裡之後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所以提前是做了一些準備.每個人都弄了一些超遠距離的傳訊玉符.雖然在進入的時候損壞了一些.但是總歸還有一部分可以使用.關於霜靈的消息.便是有弟子傳回的.他們現在應該是在一片叫做天霜大陸的地方.那是一塊有著極端屬性的大陸碎片.正好適合霜靈修鍊.」

唐憐月知道朱毅在擔心什麼.便接著道:「在知道霜靈姑娘的下落之後.我便已經讓門下弟子將一枚傳訊玉符給了她.你現在便可以直接聯繫她.」

說完.唐憐月便拿出一枚白玉玉符.遞到了朱毅的面前.

「多謝憐月兄.」朱毅聽到唐憐月的話語已經是大喜過望.連忙接過了玉符.將一絲神念輸入玉符之中.那玉符便迅速地亮了起來.

「朱毅.」一道神念從玉符之中傳了出來.不是霜靈卻又是誰.

「嗯.我們都在一起.你在那邊還好么.」感受到霜靈的神念.朱毅便微微鬆了一口氣.一直擔心的心情也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還好.雖然還沒有拿到一千靈值.但是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過幾天.我便準備去闖通天塔.我們在下一重天再相見.」聽到是朱毅的回應.霜靈的神念也彷彿變得歡愉了起來.

「下一重天再相見么.」朱毅也感受到了霜靈的心情.自己也變得愉快起來.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在心中默念道.「好.我們約定了.下一重天再相見.我們五個人定然會登上這天道空間的巔峰.帶著榮耀和強大的實力回歸.」

雖然是提前準備的傳訊玉符.但是在這天道空間之中也是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朱毅和霜靈之間也不過就完成了一會兒的通訊.這玉符便碎裂了開來.但是此時朱毅已經完全放心了下來.從霜靈之前的語氣中來看.對於闖通天門.她也是有著一些信心的.

雖然不知道霜靈在這片空間之中得到了什麼樣的好處.但是朱毅卻知道霜靈本身就是一個務實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對闖塔有信心.也不會這般說來安慰自己.

「怎麼樣.現在放心了吧.」看到朱毅那微微帶著笑容的臉龐.馮婉在一旁捂著嘴輕輕地笑了起來.之前她就已經和霜靈通過一次話了.這傳訊玉符似乎也只能夠在這外圍使用.據說正式進入十重天之後.裡面的天地規則與外面已經有了改變.很多手段要施展都變得困難起來.

「婉兒姐姐.你看他笑得那麼蕩漾那麼噁心.我勸你還是不要跟著他了吧.」朱毅還沒有答話.一旁的唐憐星卻是故意做出一副嫌棄的模樣.向著馮婉說道.弄得朱毅有些苦笑不得.

「憐星.」唐憐月顯然也拿自己這個寶貝妹妹沒有辦法.苦笑一聲朝著朱毅道.「朱兄不要見怪.小妹就是這樣.太調皮了一些.」

「我不就是跟他開個玩笑嘛.男人怎麼能這麼小氣.」唐憐星撇撇嘴.目光落在朱毅的身上.突然露出了一個小惡魔一般的笑容.讓朱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知道唐憐星都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開局八千億 「不知道朱兄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一起闖塔.還是分開進行.」唐憐月突然向著朱毅問道.畢竟當前所有青玉小鎮上的修鍊者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通天門之上.唐憐月知道之前朱毅已經試著去闖塔了.朱毅卻一直沒有提起這件事來.

「我們就闖過了一層而已.不過我沒有猜錯的話.通天塔的前五層.應該是五行世界把.」朱毅這也才反應過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是切切實實闖過了通天塔第六層的牛人.這個時候不打聽點消息都有些對不住自己了.正好他也把自己之前的推測拿出來印證一下.

「沒錯.我之前是一個人闖塔.通天塔的前五層正是五行世界.」唐憐月的話語證實了朱毅的想法.「不過第六層則不一樣了.是一片光明的世界.」

「光世界.」朱毅愣了愣.前五層他倒是能夠推測到.但是第六層則是完全沒有想到了.

「其實我認為應該是極陽之力的世界.五行陰陽.雖然我沒有闖過第七層.但是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第七層便應該是充斥著極陰之力的黑暗的世界了.」唐憐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向著朱毅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一同闖塔便是.」朱毅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胸有成竹的笑容.五行世界只要不是太過變態.恐怕只依靠曹宇一個人就能夠搞定.而光暗世界.如果真的是由極陰極陽之力構成的話.那麼自己就成了破解光暗世界的最佳人選.

「四個人闖塔.考驗難度比一個人闖塔的四倍還要大一些.不過大家抱成團.實力總是要強上一些.而且一同闖過去的話.至少也不會再分散.我們邀月宮也是打算如此.」唐憐月笑起來非常的好看.那種陽光的笑容彷彿連這天空之中陰霾都驅除開去.怪不得能夠吸引到這片天道空間無數的女性修鍊者.

「憐月兄不打算跟我們一起么.」朱毅愕然了一下.他先前還以為唐憐月那般問.是有跟自己等人一起前往通天門的打算.

「不必了.我們邀月宮弟子便有著七名.如果再加上你們.超過十人之後據說通天塔會產生新的變化.我不想貿然去嘗試.」

之前便有人組成了一個十多人的團隊想要闖塔.卻只有一個人活著出來.對方還是提前當了逃兵.眾人才知道超過十人進入通天塔.似乎難度會呈幾何倍數增長. ?既然唐憐月這般說了.那朱毅也不想做小白鼠去嘗試通天塔所謂的變化.自己四人配合無間.雖然少了霜靈.但是闖塔應該不成問題.

朱毅幾人很快就從邀月宮所在的院落離開.因為他們並不想引起狂狼盟的注意.唐憐月因為和王通一樣都闖過了通天塔的第六層.所以在王通的示意下.狂狼盟的人一直在關注著唐憐月的動向.

雖然王通暫時不敢動唐憐月.但是王通本身就是一個精於算計的人.他想要將所有的變數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而且更重要的是.王通的功利心極重.從控制狂狼盟就能夠看得出來.

王通從一開始就打算.成為進入一重天的第一人.從進入一重天的時候開始.他的狂狼盟便算是解散了.但是他卻希望憑藉著自己第一人的名頭.還有現在打下的基礎.在一重天迅速地發展出一個新的狂狼盟來.

朱毅等人如果在唐憐月這裡呆久了的話.必定會被對方給注意上.要是暴露了真實身份的話.對於朱毅等人來說是個很大的麻煩.

「走.回客棧去喝上一杯.」朱毅從唐憐月這裡出來之後.臉上就一直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其他人也都一樣.大家都知道霜靈現在也是安全的.所以心裡就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一般.一下子心情變得舒坦了起來.朱毅看到馮婉幾人臉上的笑意.立刻提議道.

修鍊雖然是逆天而行.需要不斷努力.再加上足夠的天賦才能夠取得成功.但是在修鍊的過程之中.卻是非常需要張弛有度.否則很可能出現過猶不及的情況.

所以朱毅的提議得到了馮婉幾人的一致贊同.回到客棧之後.朱毅四人選了一個三樓一個臨街的座位.要上了一壇好酒和一桌好菜.一邊閑聊.一邊聽著其他人的討論.

沒過多久.街道上突然變得嘈雜起來.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你騙了俺的靈石.現在俺不要你的這破玩意兒.你把俺的靈石還回來.」

一個大嗓門在街上大喊著.身旁還有兩個同樣大的嗓門在附和著「對對」、「還回來」這樣的聲音.

「咦.是他們.」朱毅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在大街之上.三個光頭青年此時看著面前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留著山羊鬍的修鍊者.臉色都是漲紅.其中一個光頭青年抓住對方的衣襟.不斷地嚷嚷著.不過那山羊鬍卻沒有半點害怕的表情.反倒是一臉的嘲笑.

「我憑什麼把靈石給你.」將那光頭青年抓在自己衣襟上的手拍開.山羊鬍依舊一臉嘲笑地看著對方道.

「憑什麼.你這東西明明就是假的.為什麼不該還給俺.」那光頭青年被反問弄得愣了愣.接著便向著對方咆哮道.

「你的意思是.這東西是我賣給你的.你有什麼證據.」山羊鬍不緊不慢地問道.

「當然是你.證據……誒.大哥.俺們有什麼證據.」那光頭青年先理直氣壯地喊了一聲.接著便將腦袋一縮.向著身旁的另外一個光頭青年小聲地問道.

「連證據都拿不出來.還想誣陷我.我看你們倒是活得不耐煩了.」那光頭青年的聲音雖小.卻足夠讓周圍的人都聽見話語的內容.山羊鬍冷笑一聲道.「就算是我賣的.你們憑什麼說我賣的就是假的.」

「你說這小旗上能有五行陣法.但是明明只用了一次就用不出來了.」那光頭青年從懷中掏出一面黃色小旗.看著對方憤怒地說道.

「那便能說明是假的了.第一.這玩意兒我根本就不認識.你證明不了是我賣給你的;第二.就算是我賣的.你也證明不了這就是我賣給你的那個.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掉包.第三.就算是我賣給你的.也是我賣的那面小旗.我有說這旗上的五行陣法能循環使用了么.為什麼不能是一次性使用的.」

山羊鬍嗤了嗤鼻.不屑地答道.他的聲音非常大.周圍的人聽見也都吃吃地笑了起來.

其實眾人都已經聽出來了.這山羊鬍就是故意玩弄這三兄弟.不過無論在哪兒都一樣.傻子總會吃虧.所以也沒有人為這三兄弟出頭.

「俺……俺……」那三個光頭青年一下子急了起來.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對方的一番話已經將他們給繞暈了.雖然他們心裡清楚.真的就是面前的山羊鬍賣給了他們這小旗.而且忽悠著坑了他們一大筆靈石.但是他們還真不知道現在應該怎樣反駁.

「俺打死你.」半晌.其中一名光頭青年急了起來.直接掄起蒲扇大的巴掌.向著那山羊鬍扇了過去.

這山羊鬍整個人看起來乾瘦乾瘦的.弱不禁風的樣子.靈氣修為也不過就在狂戰士五級左右.在目前的青玉小鎮之中實力只能夠算中下水準.但是看到那光頭青年朝著自己打來.他卻是不慌不忙.冷笑著道:「你們這三個傻子.如果你們不怕狂狼盟的追殺的話.你們便儘管打.」

那光頭青年扇到一半的巴掌突然停了下來.看著對方那張欠揍的臉.自己的臉色一陣變幻.半晌之後才放下了巴掌.雖然他們幾人腦子不靈光.但是也知道.在這青玉小鎮之中可以說是狂狼盟一家獨大.面前這人好像在狂狼盟之中還是個頗為重要的人物.如果自己真打了的話.恐怕接下來自己三兄弟在這青玉小鎮甚至青玉平原之中都要立不住腳了.

「朱毅……」林庸的聲音響了起來.看著朱毅.這三兄弟他們之前在通天門前遇到過.朱毅甚至幫了那老大一把.現在看到對方吃癟.還是和自己一方的死對頭.林庸有點心思想要出手.

「不用了.這個時候最好不要節外生枝.」朱毅卻是按住了林庸.輕輕地搖了搖頭.雖然他也很想下去將那個山羊鬍暴打一頓.但是這樣很可能會暴露了他們的身份.到時候才是真的麻煩了.

「大哥.俺們怎麼辦.」看到那山羊鬍大搖大擺地離去.光頭青年之中的老三眼中閃耀著怒火.向著自己的大哥問道.

「俺……」那大哥此時也是咬牙切齒.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微微一變.接著便平靜了下來.目光向著四周輕輕一掃.然後朝著自己的兩個弟弟頭上一人拍一巴掌.道.「打不起就躲唄.難不成還要丟人不是.走.喝酒去.」

說完.大哥便徑直朝著客棧的方向走了過來.然後上了三樓.

「哈哈.兄台.要是鬱悶的話.便來這裡喝一杯吧.有些虧還是吃了的好.來.來.兄弟請你喝點好酒.退一步海闊天空嘛.」那大哥走上三樓后.還在東張西望似乎找位置的時候.朱毅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他在窗邊向著那大哥招了招手.

「就是就是.退一步海闊天空.」旁邊其他看熱鬧的修鍊者此時也是起鬨起來.眾人都知道這三個傻兄弟只能吃了啞巴虧.對於狂狼盟可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慣.只是都一樣得忍著.所以這會兒都有些感同身受.紛紛學著朱毅邀約那三兄弟來喝酒.

三兄弟除了大哥之外.其他兩個都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然後便看到自己的大哥向著朱毅走去.

「來.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