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有沒有可能是三十萬年?五十萬年?」葉銘想到了一種可能,問道。

大黑狗渾身一震,喃喃道:「我當時貪嘴,偷喝了主人的『萬古神釀』,之後跑進龍蝶的床蛹內一睡不醒,難道這一睡就是幾十萬年?」

隨後它激動地踏動葉銘胸脯:「告訴我,這些年發生了什麼?」

葉銘被踏的連連慘叫,差一點回不過氣來,苦笑道:「你別踩,我說。」於是就從祖源大陸崩解的時候說起,說到天元大陸歷經的幾個時代,以及古天庭存在的時代。最後又說到弒神時代,五行神朝時代,以及當今的五大皇朝四大神土並存之局面。

大黑狗都聽的呆了,既而「嗷」得一聲放聲痛哭。

葉銘被震住了,他從沒見過狗會哭,而且還哭的這麼慘。最主要的是,你哭就哭吧,先把腳拿開行不行?感覺都要被踩死了!不過他終究沒吭聲,反而伸手拍了拍它肥大的狗爪子,安慰道:「你的沉睡不一定是壞事,否則你早已和天子一樣化為塵土了。」

「主人啊!我未能追隨您南征北戰,未能保護您的安全啊,我悔恨啊!」大黑狗重重地捶擊地面,不過它似乎忘了地上躺著的就是葉銘。

葉銘被打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連忙催動如意法袍護體,否則非得被這隻狗給拍死不可。只見他周身外,那重重的符文崩散后又重組,強行抵抗著大黑狗的捶擊。

終於發泄完了,大黑狗噙著眼淚問:「我主人真的不在了?」

「天子當年,應該還不是主神級的強者吧?」葉銘小心翼翼地問,如果當年出了主神強者,人類早已步入了超級文明,絕不會拖延到現在。

大黑狗搖頭:「主人當初還只是長生第八境。不過主人的資質驚天動地,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會成為主神。可惜,真可惜,他沒能堅持到最後。」說到此處,它又傷心地哭起來。

葉銘安慰道:「人死不能復生,好在你還活著。」

「我活著有屁用?主人死了,我也不要活了!」這大黑狗竟一下子跳起來,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山峰就撞過去。

它太快了,葉銘想攔都沒機會。只聽一聲巨響,山峰崩塌,地動山搖,亂石橫飛,塵煙四起。等一切都平靜下來,碎石中便鑽出一條大黑狗。山碎了,它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葉銘翻了翻白眼,道:「你的修為如此之高,這樣自殺是沒用的。如果你真想死,我身上有毒藥,你要不要試試?」

大黑狗惡狠狠地盯著他,道:「可惡的傢伙,你來長生殿做什麼?是不是想偷我主人的東西?我咬死你!」

葉銘連忙問:「你可知你主人是如何死的?」

猛衝的大黑狗突然停下來,愣愣地反問:「你知道誰害死了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然而古天庭一下就崩潰掉,這裡面一定有重大的原因。天子身為長生境強者,起碼能活幾十萬年,他的死也一定有原因。你難道不想查清楚真相,不想為天子報仇?」葉銘高聲質問。

「對,我要報仇!」大黑狗目透凶光,「我一定要找出真兇!」

葉銘道:「我可以幫你。畢竟你非人類,不方便在世間行走。」

大黑狗深深看了葉銘一眼,道:「既然這樣,我暫時不咬死你。現在,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叫葉銘。」葉銘道,「天元大陸的武修。」

大黑狗點點頭:「你的資質不錯,居然不比主人差多少……」

說到這裡,它突然瞪大了眼睛,圍著葉銘轉了一圈又一圈。葉銘被轉得眼暈,問:「喂,你還想咬我不成?」

看書罔本書 大黑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叫道:「你的資質怎麼這麼好?幾乎不在我家主人之下,要知道我家主人可是上品道體。你雖然還不是道體,然而潛力巨大,成就道體指日可待!」

神體之上,稱道體,這種體質甚至可以通過功德戒指兌換。不過葉銘一直未沒這麼做,起初他是沒那麼多錢,兌換不起;後來他對於體質有了更深入了解,明白兌換來的道體遠不及自己進升到的珍貴。而且他有信心,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升道體。

「多謝誇獎。」葉銘道,不知道這條狗在打什麼主意。

「不客氣。」大黑狗甩著大腦袋,「你的資質這麼好,只要全力培養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有所成就,甚至最終完成主人未成的遺志。那樣的話,培養你比我自殺更有價值。」

葉銘來了興趣:「你主人的遺志是什麼?」

「成就主神,一統人族,使武道文明成為一種超級文明。」大黑狗道,「這條路太難了,天帝沒做到,主人也沒做到。至於你,成功率微乎其微,不過我仍願一試。」

大黑狗的表情十分滄桑悲涼,看上去不似一條狗,而似一位活了很久很久的老人。

「培養我?」葉銘一愣。

「沒錯。」大黑狗道,「我要你成為主人一樣的強者,然後重開天庭!成就主神!」

葉銘苦笑:「你當建立天庭那樣容易嗎?天庭沒落後,許多文明入主天元,仙道文明、佛道文明等等,可沒一個成功的。」

大黑狗淡淡道:「當初主人曾告訴我,武道文明才是最適合人族崛起的文明了,只不過它的級別太低罷了。只要給它時間,武道文明一定會超越所有的文明。原因很簡單,武道文明的目標就是戰鬥,人族若想崛起,最需要的也是戰鬥。」

葉銘心想這大黑狗對長生殿十分熟悉,不管它的想法有沒有戲,先答應了再說,當即道:「你要培養我自然可以,我想知道有沒有別的要求?」

「在你成為道體,步入武神之前,我不會有太多要求。」大黑狗道,「畢竟不成武神,你算不上什麼,難以成大事。」

葉銘不以為然,如今的他就算對上武神也不會怯場,還真沒把武神當一回事。

大黑狗繼續道:「以後,你就是我『黑霸』的新主人了。」說到此,大黑狗前腿居然跪倒在地,向著葉銘行禮。

葉銘吃了一驚,連忙道:「不用這麼客氣。」

「你是主人,跪拜你是應該的。」大黑狗一臉嚴肅,「長生殿乃是主人之根基,內設三宮九院二十四境,我目前只掌握二十四境之一的『書山境』。」

葉銘心頭震動:「三宮九院二十四境都有些什麼?」

「不知道,我沒去過。」大黑狗黑霸道,「我只知道二十四境代表了二十四種文明。比如這書山境,代表的就是儒之文明。天帝當初為了培養主人,耗半生心血收集到最強大的二十四個人類文明的典籍,開創二十四境。當初主人依次在二十四境修行,最後才去了九院,然後是三宮。天帝這麼做,就是想把主人培養成為超越他的存在,主神。可惜啊,最終未能成功。」

葉銘:「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書山境嗎?」

「當然不是,這裡是長生殿的外圍。」黑霸道,「想要進入書山境,必須由我開啟許可權。」

葉銘連忙問:「既如此,能否帶我去書山境一觀?」

黑霸搖頭:「我雖然感覺你潛力不錯,可你畢竟只是神體,而非道體。等你真正成就道體之後再來見我不遲。到那時,我便帶你進入書山境。若你在書山境學成圓滿,其他的許可權就會陸續開放。」

說完,黑霸在葉銘腦門一拍,一個無比複雜的禁制出現在他的精神世界。

他吃了一驚:「你對我做了什麼?」

「一門小禁制。一旦你進升道體,它就會將你帶到長生殿。」黑霸道,「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下一刻,葉銘就感覺天旋地轉,雙腳落地后,便出現在了虛天界。仔周圍沒什麼人,顯然此地並非之前長生殿所在的位置,要不然他非得被黃金太子一夥生撕了不可。

「白跑了一趟,根本就毫無收穫。」他搖搖頭,登時離開了虛天界。

同一時刻,葉銘的肉身已經被姜雪轉移出了客棧,他們正在前往白虎皇朝的路上。葉銘醒來時,感覺一具軟香的軀體背著他快速遁行。

他忽然武器問:「為什麼要走?」

姜雪眼見他醒來,登時停下,氣鼓鼓地道:「你還說。你在虛天界一待這麼久,我都快擔心死了。而且那個風無上回來之後十分氣急敗壞,我怕他對你的肉身不利,於是趁機帶著你逃掉。」

葉銘看了一下方向,笑道:「你這是要去白虎皇朝,要看姻緣湖吧?」

「自然,這可是你答應我的,必須陪我去。」姜雪揮舞著粉拳威脅,「別想賴賬。」

「怎麼會!」葉銘連忙說,「我一向言而有信。」

此刻,兩人正位於白虎皇朝邊境,視線中的景觀漸漸不再荒涼,開始有城鎮出現。那姻緣湖位於白虎皇朝西部,他們還要穿越大半個皇朝疆域才能抵達。

行走了一段,姜雪有些乏累,決定在前方的一座小城歇腳。這座小城方圓三百里,人口近千萬,屬於邊荒之地。入城之後,兩人住進一家客棧。下午用餐的時候,為了能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二人就就到了一樓餐廳用飯。

餐廳很熱鬧,人來人往,有當地人,也有過路客。一些彼此熟悉的當地人,則三五成群地一邊吃一邊聊。

「聽說了沒有,血河門又要出來殺人采血了。唉,幾百年了,要不是血河門的存在,我們白鹿城早就發展成大城市了。」有人感慨。

「小聲點,別讓血河門的人聽到,否則你小命不保。」有人小聲責斥,「再說血河門一般只對過路的人動手,關我們什麼事,你凈瞎操心。」

「怎麼不關我們的事?血河門做的再保密,可外人也有不少知道的,他們寧可繞路也不願經過咱們白鹿城。長此以往,最後將不會再有人前來。到那時候,你們覺得血河門哪裡去找人血?豈非還是要對我們當地人動手?」

「哼,哪管得了那麼多。就算是動手,也會從鄉村小鎮開始。」有人冷冷道,「到那時,我們只怕早就老死了,怕什麼?」

葉銘施展天耳通,聽到這麼一段對話,他微微皺眉,這白虎皇朝居然還有這麼邪惡的門派?他當即對姜雪道:「這裡不安生,吃完東西我們上路。」

姜雪自然聽他的,輕輕地點了點頭。

吃完飯,兩個人連房都沒退就離開了。剛走幾步,前方行來一夥伴人,個個身穿血色緊身衣,腰懸刀劍,目光兇惡。雙方迎著面走,距離十幾步時,對面一人問:「你們是過路的?」

葉銘淡淡道:「是,有何貴幹?」

那人也不答話,一揮手,道:「拿下他們,今天終於齊活了。」

霎時間,四名血衣人撲過來,抬手就拿葉銘和姜雪。他二人收斂了氣息,瞧上去跟普通人無異。也是這群人瞎了眼,霉運當頭,惹什麼人不好,非得過來招惹他們。

葉銘動都沒動,無形劍化作一縷細細的劍絲閃動了一下,那四名想拿他們的人,雙手齊腕斷開,八隻血淋淋的手掌掉落在地,上面的手指還在動彈。

下一刻,四個人抱著沒手的小臂慘叫不止。

那名發號施令的血衣人知道遇到厲害人物,當即捏了一道符,看樣子是叫了援兵。

葉銘冷笑,道:「這是你們自找的,休怪我心黑手辣!」

那血衣人指著葉銘叫囂道:「小子,你別張狂,知道我們門主是誰嗎?他老人家可是武聖,一個指頭就能摁死你。 穿越空間福滿園 你若是聰明,立刻束手就擒,否則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武聖嗎?」葉銘點頭,「好的很,我等著他。」

沒等說完,兩名武君駕遁光落下。這兩名武君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模樣,那男的生得又黑又丑,體型矮小,偏偏穿了一件紫金大袍子,似乎只有這樣才顯得氣派。那女武君倒比較正常,只不過年紀一大把了,仍舊塗脂抹粉,讓人瞧著生厭。

「呵呵,原來是兩個小娃娃。」男武君咧嘴一笑,「而且這女娃娃長得真美,三娘,這妞歸我了。」

被叫「三娘」的女武君「咯咯」一笑,打量著葉銘道:「這位小弟.弟生得也俊,那就歸我『照料』吧。」

葉銘拿出龍錘,淡淡道:「你們若能接我一錘,我饒你們不死。」

「呵呵。」男武君大笑起來,「好多年沒見這麼狂妄的小子了……」

沒等他嘲笑完,葉銘就動了,龍錘「轟」得一聲撕開空氣,壓得空間都扭曲變幻,近乎崩塌,它氣勢無邊地轟到了對方面前。

「血河神拳,破!」男武君大喝一聲,一隻巨大的血色拳頭從他身上暴發出來,直接就撞向了龍錘。

「轟!」

一聲巨響,所謂的血河神拳炸開,龍錘卻絲毫不受阻礙,親密地接觸到了男武君的腦袋。

「叭」

一聲響,男武君一下就被砸成了肉泥。葉銘可是在試煉路上稱霸的主兒,對方這種野路子的武君如何是他對手?別說這種小門派出來的,就算是九大聖地和四大神土的武君,葉銘都不必放在眼中,一招就能將他們干趴下。

「你……」

那女武君呆住了,震驚無比:「你居然殺了他……」

本書源自看書網 葉銘盯住那女武君,道:「你,想死想活?」

「想……想活。」女武君嚇壞了,葉銘一錘就把比她都強大的同伴打死,這讓她徹底放棄了抵抗,撲通一聲就跪倒在地。

葉銘冷冷道:「我有幾個問題,你最好老實回答。」

「是是,我一定老實回答。」女武君連聲說。

「血河門為什麼要收集血液?」他問。

女武君道:「這要從血河門的起源說起,血河門的創始人曾是一名普通的山民,機緣巧合之下落入山澗。在那山澗中,有一個通道,連接著地底血河。」

「血河到底是什麼東西?」葉銘好奇問。

「後來人們才知道,那山澗之下曾鎮.壓過一隻血魔。那血魔的實力應該非常強大,屬於長生境的強者。血魔被鎮.壓煉化后,就化為了血河。血河中的鮮血,蘊含著古老的血族記憶。後來,那山民飲了血河的血水,從此走上修行之路,自創血河神功,並建立了血河門。」女武君道。

「修鍊血河神功,需要吸食鮮血,特別是修行者的鮮血,只有如此,我們才能不斷進步。可隨著血河門人數的增多,鮮血的用量越來越大,這逼迫我們只能不斷對往來的過路客下手,以滿足需求。」

聽到此處,葉銘想到了之前遇到的血蝠妖,感覺兩者應該都是血族傳承,就問:「血河門中,可出過蝙蝠妖?」

女武君點頭:「老祖當年曾飼養過幾頭寵物,其中之一就是蝠妖。」

「老祖?」葉銘問。

「就是血河老祖,當初的那位山民。」女武君道,「他現在還活著,只不過退居幕後專心修鍊,不怎麼過問門中事務。」

「那血河老祖修為如何?」葉銘警惕起來。

「老祖是法天五境的修為,實力深不可測。」女武君道,「我說的都是實話,求你別殺我。」

聽說對方是神靈級強者,葉銘已經沒了興緻,他可沒功夫跟神靈鬥法,還是走為上策。不過,女武君的下一句話,讓他改變了主意。

「對了,血河老祖近百年都在血河中培養血嬰,似乎就要成功了。」

「血嬰?那又是什麼東西?」葉銘好奇地問。

「血嬰是血河孕育的生命,一降生便可擁有神靈級的境界。」女武君道,「血嬰資質驚天,一旦成長起來,就會成為老祖的左膀右臂。」

葉銘有疑問:「血河中滿是鮮血,你們為何不直接飲用,反倒出來采血食用?」

女武君嘆了口氣:「老祖從不允許我們進入血河,因為一旦飲用了血河之水,就能獲得血族的記憶傳承。這樣一來,我們就有可能超越他。畢竟老祖當年只是一名普通山民,資質有限,很容易就能被人超越。」

葉銘點點頭,大概明白了,道:「你知道血河入口嗎?」

女武君猶豫了一陣,道:「血河老祖在入口處布下了血河大陣,你是不可能進入的。」

「這個不用你操心,告訴我地點即可。」葉銘冷然道。

女武君連連點頭:「是是,那血河入口就在西邊的紫晶山對面的山澗下。」

「先把這些人解決了,你在前帶路。」葉銘淡淡道。

那女武君張口一吐,一道血光飛出,剩下的那些血衣人被血光一撲,登時就氣絕身亡,化作了乾屍。做完這件事,女武君便在前帶路,前往紫晶山。

不足千里的距離,頃刻就到。葉銘來到山澗前,望著血霧瀰漫的山澗,問:「下面就是血河大陣?」

女武君點頭:「沒錯。此陣威力巨大,曾有武神前來探索,結果進去后不久便被絞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