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啊,慶功宴,很多知名的導演也要去。」林靜重複道,將知名兩個字咬得很重。

突然意識到林靜是什麼意思,顧南靈笑了笑,「那就去,你讓人安排下,明晚過來接我。」

「好嘞!」

掛了電話,顧南靈轉頭,正對上江遠彥的眼睛。

「看著我做什麼?」顧南靈問。

江遠彥笑了笑,自己撐著手臂坐起來,靠著背後的軟墊子,「你要去參加慶功宴?」

「是啊。」顧南靈點頭,「明天晚上去。」

「那我呢?」

顧南靈突然沉默的站起來,瞧著江遠彥坐在那裡,一臉精神,嘴角帶笑,絲毫沒有感受到傷痛是出現在他身上的。

若不是知道江遠彥的傷有多重,顧南靈現在都要懷疑,這人是不是真的受傷了。

「我晚上6點過去,6點之後讓你助理過來。」顧南靈態度強硬的說道。

江遠彥本也沒打算攔著她,聽見這話,只是笑了笑,表情若有所思。

而顧南靈瞧著他不說話,反而有些心虛,「我只是去參加慶功宴,要是能夠提前回來,會儘早回來的。」

原本在想著別的時候的江遠彥,沒想到顧南靈會有這麼一說,面上的笑容擴得更大。

「好。」

不知為何,這一聲好,讓顧南靈聯想到外出的丈夫和妻子交代自己的行程,溫柔賢惠的妻子,就會回這麼一句。

那種強烈的畫面感,衝擊著顧南靈的大腦。

顧南靈突然恨恨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得江遠彥愣住。

「你做什麼」江遠彥問。

顧南靈面無表情的喝了一杯水,「沒事,腦袋生鏽了,就是要敲一敲。」

慶功宴當天晚上,顧南靈伺候著江遠彥吃完了晚飯,才從房間里離開。

去參加慶功宴,自然是少不了禮服的。

從江遠彥那裡出來,顧南靈回了自己的房間,準備挑選一件禮服,好好的打扮一番。

然而她還眉挑出禮服來,外面有人敲門。

顧南靈看著站在門外的江遠彥的助理,奇怪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助理笑著將手中捧著的盒子遞過來,「江總說,這是感謝顧總這段時間的照顧,送給您的。」

顧南靈愣了下,接過盒子,疑惑道:「那他剛才怎麼不送給我?」

助理神秘的笑了笑,沒有回答顧南靈這個問題,而是行了禮,轉身離開。

顧南靈關上門,打開盒子。

一件水粉色的禮服,靜靜的躺在盒子里。

顧南靈知道這件衣服,某個知名品牌的秀款,可遇不可求。

沒想到江遠彥還挺懂得欣賞的,顧南靈將禮服拿出來,按在身上轉了一圈,飄逸的裙擺,隨著顧南靈的轉動,在空中旋轉。

煩躁了幾日的顧南靈,因為這件衣服,突然心情好了很多。

女人啊,果然就是視覺上的動物。

顧南靈感嘆著自己心情的反覆無常,還是迫不及待的將衣服換上了。

林靜看見顧南靈的時候,有些呆。

顧南靈自己打開車門,坐進來,瞧著林靜仍然呆坐在那裡的樣子,忍不住笑道:「你這是什麼表情?」

林靜終於回神,看向顧南靈,雙手張開,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哇,小南靈,你…..你知道嗎?我…..我從來沒看見過你這個樣子,太好看了!」

他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看來是真的很好看。

在出門之前,顧南靈已經照過鏡子,所以對自己今天的打扮,多少是有些信心的。

但是自己有信心,和聽見別人的誇獎,那種心情是不一樣的。 「現在你滿意了吧?」

宋九月皺眉看著慕斯爵,本來就沒事,非要這麼小題大做。

「媽咪,不要,怪爹地。」

慕等等知道,爹地送媽咪來醫院,肯定也是因為擔心媽咪。

但是後面的話實在太多了,他只要一說多,就會結巴,所以只能說一半,盡量減少自己的話。

「等等你別誤會,媽咪沒有怪你爹地。」

看到兒子著急的樣子,宋九月的臉上,重新堆起了職業假笑。

「真的?」

小傢伙眉頭緊皺,眼裡都是懷疑。

「真的呀,親愛的,你說對不對?」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朝慕斯爵使眼色。

慕斯爵心裡覺得好笑,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過看在她這麼做,都是為了兒子的份上,也勉強不揭穿她吧。

「嗯。」

男人淡淡的應了一聲。

「我不信。」

慕等等搖頭。

他又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他現在已經五歲,可沒有那麼好騙的。

明明剛才一路上,媽咪和爹地互相都不看對方一眼,分明就是鬧矛盾了。

「親愛的,你過來呀,你站那麼遠做什麼。」

宋九月沒辦法,只能招呼季慕斯爵過來。

她和慕斯爵結婚,本來就是為了等等。

除了想要帶走兒子,宋九月也希望能幫到兒子的病情。

讓兒子可以和別的小朋友一樣,健健康康的成長。

所以當著兒子的面,當然要和慕斯爵,做一對「相親相愛」的好父母。

慕斯爵看了眼病床上的宋九月,又看看兒子,最後還是走到了宋九月的病床邊上。

「你看等等,我真的沒有怪你爹地哦。」

宋九月主動挽住了慕斯爵的胳膊。

慕斯爵身形一頓,他平時很討厭和別人有身體接觸,唯獨宋九月靠近,他莫名不反感。

「牽手手。」

這話一出,宋九月的笑容,僵在臉上。

「慕等等,你在說什麼?」

冰冷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你這麼凶做什麼?」

宋九月一邊瞪慕斯爵,一邊自然的牽住了他的手。

等等肯定是動畫片看多了,覺得好朋友關係好,就要牽手。

可人平時把宋九月惹生氣,也會主動牽著她的手示好。

慕等等看著爹地面無表情,小臉皺得更厲害了。

難道爹地還在生媽咪的氣,氣她剛才沒有乖乖答應來醫院嗎?

那怎麼辦,電視里,好朋友和好,都是要牽手的呀。

不對,不對,媽咪和爹地又不是好朋友,只牽手肯定是不夠的。

慕等等絞盡腦汁,想起小姑姑平時看的電視里,大人們互相喜歡,都是要親親的。

裡面的男女主吵架的時候,只要一方主動親親,馬上就會和好的。

「親親。」

清脆的童聲,在病房裡飄蕩。

兩個護士小姐姐聽了,都害羞的臉紅起來,剛想議論,就被醫生眼神呵斥,隨即醫生識趣的帶著兩個護士,離開了病房,只剩下一家三口在病房裡。

慕等等目不轉睛的看著宋九月和慕斯爵,寫滿期待。

「你怎麼不說話呀?」

宋九月朝慕斯爵問道,笑容已經快保持不住。

「你剛才不是嫌我太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托爾傻眼了,她只是在網上看到了這句話,拿來用用罷了,而且臨到嘴邊還給忘了,她怎麼可能知道哪個是正確答案啊,不由得淚眼汪汪的向小林求救。

「小林~」

「好了,小晨,不要在逗托爾了,她怎麼可能會知道,她連說都說不好。」小林無奈的說道,讓徐晨不要在捉弄托爾了。

「小林,你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三十八章我想學學怎麼馴龍 亭外站着一人,一襲白衣,長身玉立,眉間溫柔如畫,儒雅俊美的臉色掛着溫潤的笑意,如夜的眸深不見底。

皎潔的月色像是為他度了一層薄紗,更是恍如謫仙。

白衣公子靜靜地看着亭子裏的一對男女,唇角帶笑。

而亭內的身着淡青色衣衫的男子只是看了一眼,便又垂下眼眸,繼續眼下的「事」。

夜玖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這兩個狗東西會因為吃醋而僵持着,這可苦了她了。

夜玖微微失神,過了好一會兒,她終於被放過了,緊接着她聽到了一道腳步聲,然後又被摟着腰。

「你都把她親的沒力氣了。」

這一道溫潤的聲音,不用猜,肯定是楚離。

夜玖以為這樣就完了,可沒想到那人根本不顧她的感受,直接又……。

納蘭容止站在一旁,淡淡地看着。

夜玖麻木臉。

這兩個狗東西!

就這還給他們驚喜?

不,他們不配!

夜玖有些悲憤地想着。

最後夜玖衣冠不整地被楚離抱走了。

——

早上吃完早膳后,夜玖就把幾個男人趕出了宅子,讓他們傍晚在回來,還勒令他們不許派人盯着,否則就沒有驚喜了。

「你們把子言看好了,別讓他被人拐丟了。」

夜玖命令他們。

洛子言乖乖地跟在幾個男人的身後。

妻主說什麼就什麼。

妻主說跟着幾位側夫,那就跟着幾位側夫。

幾個男人走後沒多久,錦衣堂的人就把衣服和鞋子送來了,傢具鋪的人也把那一套桌椅送來了。

夜玖皺眉看着這衣服。

感覺不對啊~

這是一套白色星空紗裙,可是上半身做的根本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