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呀?」因著他的態度的突然的緩和,楚風的神經也微微放鬆,有些無可奈何地回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兒,我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回去。」

聽到她說到回去兩個字時,他的心中猛然的一驚,雙眸微微的圓睜,望向她的眸子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緊張,雖然他也希望,真正的楚風能夠回來,但是他卻下意識中的還是不想 ?第168章

讓她離開,若真的按她說的那樣,她若是再回到了她原先的那個地方,他只怕就永遠也見不到她了。

停在她面前的手終於落在了她的身上,只是不是他剛剛想到嵌向的她的頸部,而是很自然的攬向了她的腰,雖然她不是真正的楚風,但是卻是他真正的娘子,所以他絕對不允許她繼續留在宮中,那怕是為了爹娘的事,他也絕對不會讓她去冒險,爹娘的事,他自己一定會想辦法解決。

何況這皇宮中還有一個皇上,讓他時時的提心弔膽。

楚風微微的一滯,但是卻沒有掙開她的懷抱,本來,在進宮之間,便都知道她是冷魅辰的女人,所以此刻,她也沒有必要去刻意的掩飾著什麼,反而若是被太后或者皇上看到了,說不定還有一定的好處。

因著她的溫順,他的唇角慢慢的綻開一絲輕笑,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邊,略帶輕柔地說道,「跟我回翌王府。」從今天起,他會讓她時時刻刻的跟在他的身邊,不會再放手,也不會再讓她離開。他的手輕輕地拂在她的腹部,感覺到她那已經微微的凸起,心中慢慢的劃過一絲感動,想到,她竟然懷了他的孩子,那種幸福,是他的意料之外的狂喜。

楚風微愣,心中卻突然記起太公的吩咐,有些為難地說道,「我現在只怕還不能…………」

「有什麼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現在,你只要跟我回去。」他卻快速地打斷了她的話,攬在她腰上的手,卻微微的收緊,「走吧,現在,我去跟皇上說。」

楚風的身軀微微的一滯,雙眸猛然的轉向他,錯愕地望向他,只是看到他雙眸中好瞭然的輕笑時,隨即明白,看來,他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竟然他那麼的有把握,那麼她便跟他回去,畢竟這皇宮中,是越來越讓她膽戰心驚了。

「好,我跟你回去。」她直直地望著他,定定地應道,她竟然已經知道了,她再繼續的留在宮中,還有可能會讓他分心,所以還不如回到他的身邊去陪著,而且,她也很清楚,他之所以讓她離開皇宮,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想到此處,她的心中也慢慢的劃過一層暖意。

他輕輕地挽起她的手,臉上也慢慢的綻開淡淡的輕笑,雙眸中更是漫過一層不再掩飾的幸福,只是當他的手指拂上她的腕的時候,卻微微的滯住,腦中猛然的閃過太公的一句話,說她的身上有血域城的凝血丸,他以前也聽說過,凝血丸是用極名貴的藥材練成了,而且總共只有三顆,都在血域城的城主的手中,據說那顆藥丸便是人間的仙丹,有著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效果,不過那一切也只是聽說。

但是太公竟然說,在她的身上有凝血丸,帶著一種試探,帶著一絲疑惑,還隱著一絲緊張,他微微拉在了此許的距離,望著她,裝似隨意地問道,「你身上,怎麼會有凝血丸?」

楚風不由的一愣,雙眸略帶疑惑地望向他,不解地問道,「什麼凝血丸?」他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弄得她莫名其妙的。

冷魅辰也不由的一愣,難道是太公弄錯了,但是太公的一生都在鑽研著藥材,這一點不可能會弄錯呀,而且太公說的時候,也有非常的有把握的,遂再次淡淡地說道,「怎麼?你不知道嗎?那是一種可以抗拒天下所有的毒的奇葯,你現在的身上就有………」話語微微的頓住,略帶緊張地望著她,「難道你以前,沒有服過這樣的藥丸嗎?」他此刻是真的希望,她說沒有,他真的希望一切都是太公搞錯了,但是……….

楚風不由的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隨即恍然大悟般地說道,「哦,我記起來了,我的確服過………..」那應該是血炎送給她的那一顆吧,原來它可以解天下所有的毒呀,難怪當時血炎會那麼的有把握呢。

冷魅辰的臉色猛然的一沉,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冷意,但是眸子深處卻明顯的閃過一絲害怕,沉聲道,「你服過?你怎麼會有那種葯?」攬在她腰上的手,下意識地收緊,卻不知是因為,此刻的錯愕,還是緊張,或者是害怕。

楚風不由的一驚,血炎可是血域城的城主呀,他剛剛就在懷疑,她是血域城的人,此刻,若是她再告訴他,那顆葯是血炎送給她的,那隻怕………..

想到此處,她略模稜兩可地回道,「是一個朋友送我的。」這麼說,也應該不算騙他,畢竟,在她的心中,早就把血炎當做了朋友。

「朋友?」冷魅辰的雙眸猛然的一沉,聲音也微微的變冷,「是什麼樣的朋友,竟然會送你這樣的東西,而且,你不是在我們成親之前沒多久,才來到這兒嗎?怎麼會認識那樣的朋友?」因為心中的那絲害怕,他的話也變得啰嗦。

「這……,」楚風不由的愣住,她與血炎本來也只不過只見過幾次面,而且,聽冷魅辰剛剛的語氣,那顆藥丸似乎非常的稀有,非常的珍貴,所以…….

看到她的沉默與猶豫,他雙眸中的冰冷再次的慢慢的散開,冷聲地問道,「你所說的朋友是誰?」此刻,他似乎不僅僅是追問著那顆藥丸,還因為,這其中,他所不知道的事情而憤怒,能夠將那種珍貴的東西送給她,那麼,那人對她只怕……..

「是……」驚愕中開口時,卻又猛然的頓住,她知道,此刻,萬萬不能提起血炎的名字,遂隨即淡淡地說道,「只是一個朋友而已,你不認識的。」

「是嗎?」冷魅辰的唇角慢慢的輕扯,扯出的是比剛剛愈加冰冷的殘酷,薄唇輕啟,一字一字地說道,「你所說的那個朋友不會是血域城的城主血炎吧?」這整個天下,也只有血炎,才有那種藥丸,此刻,他的心中猛然的一寒,感覺到一種冰入刺骨般的疼痛,不僅僅是為了她的欺騙,更是因為,明白,接下來,她與他之間的……….

楚風望著他的眸子下意識地閃過驚愕,她自然不知道,只有血炎才會有這種葯,所以,此刻,她心中震驚的是,冷魅辰怎麼會知道是血炎給她的。

雖然不曾回答,但是她的表情已經泄露了一切,她此刻的驚愕,已經很明顯地告訴了他答案,他攬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的收緊,似乎要嵌入到她的肌膚中,只是卻下意識中,仍就在最後的那一刻停住。

雙眸中的冰冷,再次的慢慢的凝結,漫無邊際的寒氣快速地蔓延在他與她之間,在這炎炎的夏日中,卻仍就讓楚風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到了現在,你是否還要告訴我,你不是血域城的人?」冷冷的氣息隨著他的薄唇輕輕的開啟時,直直地噴在了她的臉上,冰結著她的肌膚,也冰結了,她的表情,似乎連她的全身的

血液也慢慢的凝結。

「我不是………」楚風仍就一臉堅定地說道。

冷魅辰的雙眸中卻快速地閃過一絲嗜血般的暴戾,眸子深處也快速地漫出一層憤怒,「你敢說,那顆葯不是血炎給你的?」這個女人,竟然直的一直都在騙著他,而想到,她與血炎之間的關係,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憤怒。

「我……….」楚風微微滯住,也只不過是瞬間的恍惚中,他便繼續說道,「那顆凝血丸,全天下,只有三顆,全部都是在血炎的手,而你………..」話語微微的頓住,望向她的眸子閃過一冷冷的陰絕,「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

「說算那葯是血炎送給我的,那也不代表著我是血域城的人呀。」因為他那的武斷,楚風的心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惱怒,但是心中卻仍就因著他剛剛的話而錯愕,沒有想到,血炎送給她的葯竟然會那麼的珍貴。全天下只有三顆……..

「好,很好。」冷魅辰的身軀明顯的一僵,冷冷的眸子中卻是那種讓人窒息的絕裂,「血炎是什麼人?他可是從來都不插手外面的事,又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送那麼珍貴的東西給你。」直直地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射出一道道危險的寒光,冷冷地說道,「或者,我應該問你,與血炎是什麼關係?」他在說到關係那個字時,身軀猛然的僵滯,攬在她腰上的手,似乎終於再也無法控制般,微微的嵌入到了她肌膚中。

頓時,楚風似乎感覺到,他緊緊地貼著她的身軀也猛然的變冷,似乎沒有了絲毫的溫度。

第168章

讓她離開,若真的按她說的那樣,她若是再回到了她原先的那個地方,他只怕就永遠也見不到她了。

停在她面前的手終於落在了她的身上,只是不是他剛剛想到嵌向的她的頸部,而是很自然的攬向了她的腰,雖然她不是真正的楚風,但是卻是他真正的娘子,所以他絕對不允許她繼續留在宮中,那怕是為了爹娘的事,他也絕對不會讓她去冒險,爹娘的事,他自己一定會想辦法解決。

何況這皇宮中還有一個皇上,讓他時時的提心弔膽。

楚風微微的一滯,但是卻沒有掙開她的懷抱,本來,在進宮之間,便都知道她是冷魅辰的女人,所以此刻,她也沒有必要去刻意的掩飾著什麼,反而若是被太后或者皇上看到了,說不定還有一定的好處。

因著她的溫順,他的唇角慢慢的綻開一絲輕笑,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邊,略帶輕柔地說道,「跟我回翌王府。」從今天起,他會讓她時時刻刻的跟在他的身邊,不會再放手,也不會再讓她離開。他的手輕輕地拂在她的腹部,感覺到她那已經微微的凸起,心中慢慢的劃過一絲感動,想到,她竟然懷了他的孩子,那種幸福,是他的意料之外的狂喜。

楚風微愣,心中卻突然記起太公的吩咐,有些為難地說道,「我現在只怕還不能…………」

「有什麼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現在,你只要跟我回去。」他卻快速地打斷了她的話,攬在她腰上的手,卻微微的收緊,「走吧,現在,我去跟皇上說。」

楚風的身軀微微的一滯,雙眸猛然的轉向他,錯愕地望向他,只是看到他雙眸中好瞭然的輕笑時,隨即明白,看來,他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竟然他那麼的有把握,那麼她便跟他回去,畢竟這皇宮中,是越來越讓她膽戰心驚了。

「好,我跟你回去。」她直直地望著他,定定地應道,她竟然已經知道了,她再繼續的留在宮中,還有可能會讓他分心,所以還不如回到他的身邊去陪著,而且,她也很清楚,他之所以讓她離開皇宮,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想到此處,她的心中也慢慢的劃過一層暖意。

他輕輕地挽起她的手,臉上也慢慢的綻開淡淡的輕笑,雙眸中更是漫過一層不再掩飾的幸福,只是當他的手指拂上她的腕的時候,卻微微的滯住,腦中猛然的閃過太公的一句話,說她的身上有血域城的凝血丸,他以前也聽說過,凝血丸是用極名貴的藥材練成了,而且總共只有三顆,都在血域城的城主的手中,據說那顆藥丸便是人間的仙丹,有著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效果,不過那一切也只是聽說。

但是太公竟然說,在她的身上有凝血丸,帶著一種試探,帶著一絲疑惑,還隱著一絲緊張,他微微拉在了此許的距離,望著她,裝似隨意地問道,「你身上,怎麼會有凝血丸?」

楚風不由的一愣,雙眸略帶疑惑地望向他,不解地問道,「什麼凝血丸?」他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弄得她莫名其妙的。

冷魅辰也不由的一愣,難道是太公弄錯了,但是太公的一生都在鑽研著藥材,這一點不可能會弄錯呀,而且太公說的時候,也有非常的有把握的,遂再次淡淡地說道,「怎麼?你不知道嗎?那是一種可以抗拒天下所有的毒的奇葯,你現在的身上就有………」話語微微的頓住,略帶緊張地望著她,「難道你以前,沒有服過這樣的藥丸嗎?」他此刻是真的希望,她說沒有,他真的希望一切都是太公搞錯了,但是……….

楚風不由的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隨即恍然大悟般地說道,「哦,我記起來了,我的確服過………..」那應該是血炎送給她的那一顆吧,原來它可以解天下所有的毒呀,難怪當時血炎會那麼的有把握呢。

冷魅辰的臉色猛然的一沉,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冷意,但是眸子深處卻明顯的閃過一絲害怕,沉聲道,「你服過?你怎麼會有那種葯?」攬在她腰上的手,下意識地收緊,卻不知是因為,此刻的錯愕,還是緊張,或者是害怕。

楚風不由的一驚,血炎可是血域城的城主呀,他剛剛就在懷疑,她是血域城的人,此刻,若是她再告訴他,那顆葯是血炎送給她的,那隻怕………..

想到此處,她略模稜兩可地回道,「是一個朋友送我的。」這麼說,也應該不算騙他,畢竟,在她的心中,早就把血炎當做了朋友。

「朋友?」冷魅辰的雙眸猛然的一沉,聲音也微微的變冷,「是什麼樣的朋友,竟然會送你這樣的東西,而且,你不是在我們成親之前沒多久,才來到這兒嗎?怎麼會認識那樣的朋友?」因為心中的那絲害怕,他的話也變得啰嗦。

「這……,」楚風不由的愣住,她與血炎本來也只不過只見過幾次面,而且,聽冷魅辰剛剛的語氣,那顆藥丸似乎非常的稀有,非常的珍貴,所以…….

看到她的沉默與猶豫,他雙眸中的冰冷再次的慢慢的散開,冷聲地問道,「你所說的朋友是誰?」此刻,他似乎不僅僅是追問著那顆藥丸,還因為,這其中,他所不知道的事情而憤怒,能夠將那種珍貴的東西送給她,那麼,那人對她只怕……..

「是……」驚愕中開口時,卻又猛然的頓住,她知道,此刻,萬萬不能提起血炎的名字,遂隨即淡淡地說道,「只是一個朋友而已,你不認識的。」

「是嗎?」冷魅辰的唇角慢慢的輕扯,扯出的是比剛剛愈加冰冷的殘酷,薄唇輕啟,一字一字地說道,「你所說的那個朋友不會是血域城的城主血炎吧?」這整個天下,也只有血炎,才有那種藥丸,此刻,他的心中猛然的一寒,感覺到一種冰入刺骨般的疼痛,不僅僅是為了她的欺騙,更是因為,明白,接下來,她與他之間的……….

楚風望著他的眸子下意識地閃過驚愕,她自然不知道,只有血炎才會有這種葯,所以,此刻,她心中震驚的是,冷魅辰怎麼會知道是血炎給她的。

雖然不曾回答,但是她的表情已經泄露了一切,她此刻的驚愕,已經很明顯地告訴了他答案,他攬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的收緊,似乎要嵌入到她的肌膚中,只是卻下意識中,仍就在最後的那一刻停住。

雙眸中的冰冷,再次的慢慢的凝結,漫無邊際的寒氣快速地蔓延在他與她之間,在這炎炎的夏日中,卻仍就讓楚風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到了現在,你是否還要告訴我,你不是血域城的人?」冷冷的氣息隨著他的薄唇輕輕的開啟時,直直地噴在了她的臉上,冰結著她的肌膚,也冰結了,她的表情,似乎連她的全身的

血液也慢慢的凝結。

「我不是………」楚風仍就一臉堅定地說道。

冷魅辰的雙眸中卻快速地閃過一絲嗜血般的暴戾,眸子深處也快速地漫出一層憤怒,「你敢說,那顆葯不是血炎給你的?」這個女人,竟然直的一直都在騙著他,而想到,她與血炎之間的關係,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憤怒。

「我……….」楚風微微滯住,也只不過是瞬間的恍惚中,他便繼續說道,「那顆凝血丸,全天下,只有三顆,全部都是在血炎的手,而你………..」話語微微的頓住,望向她的眸子閃過一冷冷的陰絕,「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

「說算那葯是血炎送給我的,那也不代表著我是血域城的人呀。」因為他那的武斷,楚風的心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惱怒,但是心中卻仍就因著他剛剛的話而錯愕,沒有想到,血炎送給她的葯竟然會那麼的珍貴。全天下只有三顆……..

「好,很好。」冷魅辰的身軀明顯的一僵,冷冷的眸子中卻是那種讓人窒息的絕裂,「血炎是什麼人?他可是從來都不插手外面的事,又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送那麼珍貴的東西給你。」直直地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射出一道道危險的寒光,冷冷地說道,「或者,我應該問你,與血炎是什麼關係?」他在說到關係那個字時,身軀猛然的僵滯,攬在她腰上的手,似乎終於再也無法控制般,微微的嵌入到了她肌膚中。

頓時,楚風似乎感覺到,他緊緊地貼著她的身軀也猛然的變冷,似乎沒有了絲毫的溫度。 ?第169章

楚風猛然的驚滯,雙眸也猛然的圓睜,「我與他?」聲音中也有著明顯的冷意,亦隱著一股淡淡地憤怒。

難道,他懷疑她與血炎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他怎麼可以這樣的懷疑她?

「怎麼?你不會到了現在,還想要告訴我,你不認識他吧?」冷冷的眸子直直地盯著她的眼睛,再次問出的聲音,仍就冷到刺骨,但是卻仍就隱著一絲淡淡的,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緊張。

楚風微微掃了他一眼,雙眸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升騰,略帶氣惱地說道,「不錯,我的確認識血炎,那顆葯也的確是他送給我的。」

冷魅辰的身軀再次的一滯,雙眸中的那絲緊張快速地消失,隨即換上了完全的冰冷,而嵌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的移向她的腹部,「只怕不是認識那麼簡單吧,或者,你根本就是他的女人。」能夠讓血炎將出凝血丸的女人,一定是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血炎並沒有姐妹,那麼現在唯一的解釋,就只是這一種可能。

他此刻的語氣中聽不出是疑問,還是肯定,只有那雙眸中越來越多的寒氣泄露了他所有情緒。

楚風的心中卻猛然的一寒,他竟然就是這麼的不信任她,一次,兩次,每次都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了懷疑她,那麼現在,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對一個根本就不相信她的人,她還有什麼好期望的呢?

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動,扯出一絲無奈,卻也是失望的輕笑,淡淡地說道,「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要問我?」此刻,她突然感覺到一種無力,或者在這樣的社會中,想要找尋自己的愛情,本來就是一個錯誤。臉上不由的浮出一絲自嘲般的冷笑。

而她臉上的那層嘲諷卻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眸,雙眸中的冰冷之後快速地漫過一種狠絕而拂在她的腹部的手,也下意識中的用力。此刻心中的憤怒,已經讓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猛然感覺到腹部傳來的疼痛時,楚風不由的大驚,手下意識地抓住了他的手,急急地說道,「你做什麼?」他可以傷害她,但是卻絕對不可以傷害到她的孩子。

但是他的手卻沒有絲毫要移開的意思,仍就緊緊地貼在她有腹部時,唇角卻扯出冷冷的笑意,不由的譏諷道,「怎麼?這麼的緊張?「

楚風的身軀猛然的滯住,雙眸也難以置信地望向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這麼做會傷害到她的孩子,她還能夠不緊張嗎?

雙眸憤憤地望著他,冷冷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用力,會傷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呢?」他的唇角卻只是微微一扯,薄啟輕啟,吐出簡單卻冰冷之極的三個字,而望向他的雙眸中卻是她所不曾見過的狠絕。只不過,拂在她腹部的手,卻已經不再用力了。

楚風愈加的驚滯,他竟然還問她所以呢?這個男人瘋了嗎?她的雙眸中的憤怒也無法控制般升騰,憤憤地盯著他,「你問我?……..」

「你這般的緊張是為了誰?」只是他卻並沒有理會她此刻的憤怒,只是冷冷地說道,只是冰冷的眸子深處,卻快速地閃過一絲慌亂。

楚風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錯愕,「我的緊張,自然是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此刻,她真的懷疑,這個男人已經瘋了。

冷魅辰的身軀微微的一僵,唇角卻快速地扯出冰冷的殘酷,還隱著一絲淡淡的譏諷,繼續冷冷地說道,」「或者,我應該問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說話間,雙眸卻快速地一閃,冷冷的聲音中也似乎隱著一種掙扎。

楚風的身軀完全的僵住,雙眸中漫地難以置信的憤怒,愣愣地望向他,真的無法相信,他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雙手猛然的收緊,用力的,狠狠的握在一起,在慢慢地消化完他的話時,下意識地抬起手臂,向著他的臉上揮去,她無法忍受,這個男人竟然會這般的侮辱她。

只是手在快要接近他的臉時,卻猛然的被他抓住,他的雙眸中也猛然的漫上一層嗜血般的暴戾,狠狠地盯著她,冷冷地說道,「你竟然想打我?」

楚風猛然的用力,掙了他攬在她的腹部的手,讓自己正對向他,亦冷冷地望著他,唇角亦不由的閃過冷冷的譏諷,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不,我現在不想了,打你,我還怕玷污了我的手。」此刻,她的心猛然的冷了,冰了,似乎猛然的掉入了千年的冰潭中,再也找不到絲毫的溫度了。

「你……..」冷魅辰嵌著她的腕的手猛然的用力,頃刻間,便在她的手上留下一道明顯的青紫,而雙眸中的那股完全可以冰結萬物的冰冷,此刻亦是直直的完全的射向她,將她那顆本來就冰到了極點的心,愈加的冰硬。

而不斷升騰的怒火愈加的瓦解著他本來就所剩無幾的理智,加註在她腕上的力道,已經不再有著任何的控制,只是本能的用力,他的力道,又豈能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得了的,頓時,似乎聽到了骨骼碎裂的聲音,再次的顯示著他的殘忍。

頓時,楚風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疼痛,侵過了全身,但是此刻,她硬生生地忍著,連眉都不曾微微皺一下,她在想,此刻,他會不會真的將她的骨骼,捏碎。

而恰恰在此時,那個剛剛來通知冷魅辰的宮女又轉了回來,看到冷魅辰與楚風此刻的表情,不由的愣住,卻仍就不得不微微向前,小聲地說道,「冷少爺,太后還在祥安宮裡等著你呢。」話語微微頓住,轉向楚風,再次開口道,「銳兒姑娘,太后也讓你過去,還有,皇上也正在等著呢。」

冷魅辰微微一愣,似乎微微恢復了些許的理智,快速地鬆開了她的手,冰冷到滯血的眸子中卻不自覺地閃過一絲懊惱,略帶掩飾地向著祥安宮走去。

楚風也由的微微一驚,太後為何要讓她也一起去,而且皇上竟然也在祥安宮,皇上不是與太后不合的嗎?為何會同時在等他們,難道。……

心中雖然有著太多的疑惑,還有著一種暗暗的心驚,但是卻仍就不得不跟在那個宮女的身後向著祥安宮走去。

因為心中的有著太多的疑惑,所以楚風並沒有去留意前面的路,只是微垂著雙眸,下意識地跟著他們向前走,沒有注意到冷魅辰的身軀有著明顯的僵滯,似乎還有著一種微微想要轉身的衝動。

只是他的腳步卻終究沒有停下,而楚風自然也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

進了祥安宮,當楚風看到坐在上面的太后與皇上時,還不是不由的微微愣住,因為,此刻的太后與皇上的臉上,都沒有平日的那般冷冽與憤恨,而是同時的都帶著淡淡的笑意,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為何兩個水火不容的人,此刻竟然變得這樣和睦呀。

冷魅辰與楚風一前一後的走了進去,太后的雙眸含笑的望了冷魅辰一眼后,便直直地望向楚風,臉上是那種和藹的輕笑,親切地說道,「銳兒丫頭終於來了,哀家與皇上可是等了你很長時間了。」

楚風不由的愣住,此刻太后竟然不先去招呼冷魅辰,而是這般溫和的問她,而且太后竟然說,與皇上一起在等她,他們不是應該等冷魅辰嗎?為何要等她呀?

錯愕的眸子下意識地望向太后,也微微的掃過皇上,而在掃過皇上時,對上皇上那雙眸中掩飾不住的欣喜時,愈加的驚愕,今天的皇上到底是怎麼了。

「不知太后找民女有何事?」隱下心中的驚愕,楚風小聲地問道。

「呵呵呵……….」太后不由的輕笑出聲,「來,來哀家這兒來。」

楚風再次的抬起雙眸,略帶疑惑地望向她,但是卻也不敢違抗她的命令,慢慢地向著太后的身邊走去,而在經過冷魅辰的身邊時,下意識的微微一頓,也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停動,若不留意,只怕不會發現,然後繼續向著太後走去。

在楚風快要走到太后的身邊時,太后竟然猛然的站了起來,親切地拉過她的手,柔聲道,「哀家已經將你的意思告訴了皇上了。」話語微微的頓住,雙眸中閃過別有深意的淺笑。

楚風不由的再次愣住,有些莫名其妙的望向太后,什麼是將她的意思告訴了皇上呀?她有什麼意思?

第169章

楚風猛然的驚滯,雙眸也猛然的圓睜,「我與他?」聲音中也有著明顯的冷意,亦隱著一股淡淡地憤怒。

難道,他懷疑她與血炎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他怎麼可以這樣的懷疑她?

「怎麼?你不會到了現在,還想要告訴我,你不認識他吧?」冷冷的眸子直直地盯著她的眼睛,再次問出的聲音,仍就冷到刺骨,但是卻仍就隱著一絲淡淡的,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緊張。

楚風微微掃了他一眼,雙眸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升騰,略帶氣惱地說道,「不錯,我的確認識血炎,那顆葯也的確是他送給我的。」

冷魅辰的身軀再次的一滯,雙眸中的那絲緊張快速地消失,隨即換上了完全的冰冷,而嵌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的移向她的腹部,「只怕不是認識那麼簡單吧,或者,你根本就是他的女人。」能夠讓血炎將出凝血丸的女人,一定是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血炎並沒有姐妹,那麼現在唯一的解釋,就只是這一種可能。

他此刻的語氣中聽不出是疑問,還是肯定,只有那雙眸中越來越多的寒氣泄露了他所有情緒。

楚風的心中卻猛然的一寒,他竟然就是這麼的不信任她,一次,兩次,每次都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了懷疑她,那麼現在,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對一個根本就不相信她的人,她還有什麼好期望的呢?

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動,扯出一絲無奈,卻也是失望的輕笑,淡淡地說道,「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要問我?」此刻,她突然感覺到一種無力,或者在這樣的社會中,想要找尋自己的愛情,本來就是一個錯誤。臉上不由的浮出一絲自嘲般的冷笑。

而她臉上的那層嘲諷卻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眸,雙眸中的冰冷之後快速地漫過一種狠絕而拂在她的腹部的手,也下意識中的用力。此刻心中的憤怒,已經讓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猛然感覺到腹部傳來的疼痛時,楚風不由的大驚,手下意識地抓住了他的手,急急地說道,「你做什麼?」他可以傷害她,但是卻絕對不可以傷害到她的孩子。

但是他的手卻沒有絲毫要移開的意思,仍就緊緊地貼在她有腹部時,唇角卻扯出冷冷的笑意,不由的譏諷道,「怎麼?這麼的緊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