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馬侯答道。

「你負責內務工作,保證閻王殿的日常運轉。」閻羅下達任務道。

「是。」馬侯回答,不過隨後有些遲疑的說道,「不過,我的實力太低,現在還好,以後人員多了怕是難以服眾啊。」

的確,馬侯現在還只是二品巔峰的境界,身份也只是編外弟子,在九人中屬於最弱的。

現在大家都是熟人,並沒有什麼,但是以後人員增多,在來管理的話,可能就會困難重重了。

「沒事,這個我早有所料。」閻羅沉吟著說道,「閻王殿設立一個獎懲制度,任何一個人,只要做出了對閻王殿有益的事情,就可以進入修鍊室,享受七十二倍的修鍊速度。根據事情的大小,修鍊時間也長短不一。」

「而作為骨幹精英,則可以無條件享受七十二倍修鍊速度。」閻羅說道,「甚至於花費聚氣丹,享受最高達到三百六十倍的速度。」

「三百六十倍?」在場所有人聞言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那是一種什麼樣的修鍊速度啊,簡直就是飛一樣的感覺啊。

須彌界也不過才一百八十倍的修鍊速度,而在這裡,卻能夠享受三百六十倍,比須彌界都還要神速。

只憑這一點,或許就可以吸納不少弟子前來加入。

「馬侯,我會消耗聚氣丹,在短期內將你的境界和實力都提升到四品,晉陞傑出弟子,這樣一來,管理工作便可以順利進行了。」閻羅沉吟著說道。

「是。」馬侯點頭應答,也不和閻羅客氣了,反正他這條命算是交給閻羅了。

「冰清、玉潔、千嬌、百媚還有天香五位師姐,你們就發揮自己的優勢,為我們閻王殿拉攏新鮮的血脈。」閻羅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調侃著說道。

「呸,你讓老娘出賣色相替你拉人,做夢。」天香第一個反駁,但是臉上怎麼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呢。

「這個……」千嬌遲疑著說道,「我們平常和女弟子之間往來較多,能夠拉攏的也都是女弟子。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閻羅點頭說道,「女弟子越多,那麼男弟子還會遠嗎?」

對閻羅的這一套理論,眾人無言以對,只能投一個白眼當做回答。

「咦,不對呀。」天香眼珠一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抹奸笑,說道,「我們都有事情做了,可是輕衣和閻師弟,你們倆做什麼呢?」

說到這裡天香停頓了一下,隨後笑的更邪惡,「不會……是你們要忙著花前月下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除了閻羅和皇甫輕衣,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在兩人身上來回打量。

看的閻羅心中都發毛了。

「天香,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們當然有事做啦。」皇甫輕衣哪受得了這樣的揶揄,連忙說道,「我們要統籌兼顧,為閻王殿的發展定下各種計劃,爭取早日帶領閻王殿成為天涯海閣的最大一股勢力。」

「到那時,我們便可以在天涯海閣橫著走了,再也沒有人可以任意的欺辱我們了。」

一番商議之後,大家便原地解散了,各行其事而去。

轉眼間,整個大殿就剩下閻羅一個人了。

「該干點什麼呢?」閻羅不禁陷入了迷茫,「對了,現在正是閻王殿用人之際,先讓錢武加入天涯海閣,再將他招進來,也算是多了一個可靠和可用之人。」

一個組織前期最重要的是什麼?人才!

閻羅現在最缺的就是人才,所以每一個都不會輕易放過。

念及至此,閻羅拿出傳音海螺,準備給錢武千里傳音,讓他趕緊前來護衛城。

然而,剛剛打開傳音海螺,就傳來錢武的求救信息。

「主人,救我,我被一個老怪物關在了地底下,周圍全都是岩漿,我快要被烤死了。」

「什麼情況?」閻羅查看了一下,這個求救信息是前天發過來的,當時他正在天刑台和白景天決一生死呢,哪裡有功夫聽這些。

直到現在,才發現錢武的求救信息。

「這麼久了,錢武不會出事了吧?」閻羅心中開始擔憂起來。(未完待續。) 卧龍山脈,閻羅、皇甫輕衣兩人一路前進,去往更深處。

之前,在這裡遭遇了人面蛛女王,得到了天花果,算是一個小機遇。

不過現在,他們並不是沖著人面蛛而來,而是為了營救錢武。

按照錢武在傳音海螺中留言所說,他被一個叫做枯木老鬼的魔頭給擒住了,帶到卧龍山脈深處關押在地底洞穴裡面,周圍全部都是岩漿。

閻羅救人心切,立即趕了過來,不過皇甫輕衣也跟著過來了。

按照她的話說,她和閻羅在閻王殿的工作性質是一樣的,閻羅去哪她就去哪,閻**什麼她就幹什麼。

執拗不過她,閻羅只能將她帶在身邊。

「閻羅,你說枯木老鬼為什麼會到這個深山老林里來?」越走越深,皇甫輕衣忍不住好奇的問道,「枯木老鬼是萬魔宮的魔修,不應該是被隔離在萬魔山嗎?怎麼會來到卧龍山脈?」

魔修,也是逆天修行的體師,只不過他們修鍊的乃是人神共憤、被天地所不容的邪惡殘忍功法,靈魂墜入了魔道,失去了人的本心,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魔頭。

凡是魔修者,被正道所不容,人人得而誅之。

不過,因為魔修走的都是邪門歪道,魔則魔已,但是實力卻是不容小覷。

有的魔修專門殺人之後煉化其靈魂,煉製成一種招魂幡成為法寶,對敵之時一下祭出去可以噬魂奪魄,威力巨大;

有的魔修殺人之後將其煉製成傀儡,組建自己的傀儡大軍,如有召喚獸一樣源源不斷,用人海戰術將敵人活活耗死;

還有的魔修則是可以抽干敵人的血液,無限提升自己的實力,對敵之時一下化為一片血海,淹沒一切立於不敗之地。

雖然魔修修鍊的手段非常殘忍,大多都是要殺人才可以練功,也正因如此才會被所有正道體師所不容。

但是魔修的修鍊速度比正道體師要快上十倍數十倍,也正因如此,縱然魔修為天地所不容,但還是有不少熱衷於實力的狂熱份子毅然決然的踏入魔修之徒,成為魔道中人。

枯木老鬼,便是這樣一名魔修。

萬魔宮,坐落於萬魔山,和天涯海閣相隔百萬里。

如果說天涯海閣是天下正道體師的聖地,那麼萬魔宮就是天下魔修的聖地,足以和天涯海閣分庭抗禮。

不過百年前,萬魔宮大舉入侵,燒殺擄掠無惡不作,最後天涯海閣集齊整個門派的力量將萬魔宮給打殘了,剩下的殘兵敗將滾回萬魔山龜縮起來,苟延殘喘休養生息。

天涯海閣在那一役中也元氣大傷,不過為了防止萬魔宮捲土重來,天涯海閣耗盡無數的人力物力在萬魔山前面建造了一座防禦長城,徹底將萬魔宮給壓縮在萬魔山不得出來。

「這個你就有所不知了吧。」閻羅解釋著說道,「我在臨走之前,花費了一百貢獻點在榮天閣獲知了有關枯木老鬼的最新信息。」

「枯木來鬼自從三年前越過防禦長城,隨後進入大周天朝境內,一夜之間連屠三個村莊上千人口,修鍊一門魔功。但是隨後被眾多正道高手追殺,受傷逃遁隱藏起來。」

「直到不久前,又有人發現了枯木老鬼的行蹤,正是在卧龍山脈附近,而且境界已經達到了六品巔峰,只差一步便可以突破到七品之境。」

「對於魔道之人來說,沒有人可以信任,就算是師徒,甚至於父母子女之間,都沒有絕對的信任,有的只是**裸的利益。所以,一般來說,魔道之人如果到了實力開始衝擊境界的關鍵時候,都會選擇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進行閉關,防止在突破的關鍵時刻遭到別人的騷擾襲擊,最後功虧一簣。」

「很顯然,枯木老鬼就是選擇了卧龍山脈深處作為最佳藏身之所,企圖衝擊七品之境。」

卧龍山脈綿延萬里,橫亘整個大周天朝,一個人躲藏起其中,就好比是一滴水落入了大海之中,怎麼都找不到的。

「六品巔峰衝擊七品?」皇甫輕衣聞言暗暗咂舌,有些擔憂的看著閻羅,說道,「那……你有把握能夠戰勝他,繼而解救出錢武嗎?」

「一半一半吧。「閻羅沉吟片刻,如實回答。

「什麼?只有一半的把握?那……要是有危險怎麼辦?」皇甫輕衣頓時急了,俏臉上儘是擔憂,甚至於產生了掉頭回去的衝動。

「輕衣,錢武既然已經認我為主人,那麼我便要救他。」閻羅鄭重的說道,「我絕對不允許身邊親近之人再離我而去。」

皇甫輕衣聞言沉默了,她知道,這是莫容秀妍的死給他帶來的影響,見不得生死離別。

「好,我會一直陪著你的。」皇甫輕衣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猶如百花開放美艷無雙。

閻羅沒有說什麼,將皇甫輕衣的小手緊緊的抓在手心,繼而向著更深處邁進。

順著卧龍山脈繼續深入,很快周圍就看不到低於十丈的樹木了,全部都是參天大樹,鱗次櫛比,人行走在其中,顯得格外渺小。

繼續深入了八百里左右,眼前的樹木突然變得稀少起來,最後更是直接全部消失,兩座山峰出現在前方。

兩人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前進,神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山壁。

藤蔓,無邊無際的藤蔓從兩座山峰綿延而下,爬滿了整個山壁,處處都是數之不盡的藤蔓。

這些藤蔓平時一動不動,但是如果有人靠近,就會立即瘋狂飛舞纏繞起來,無數藤蔓纏繞之下,無人可逃。

「魔鬼藤!」閻羅皺著眉頭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藤蔓,眼神之中滿是凝重,「看來枯木老鬼就在這附近了。」

魔鬼藤極具攻擊性,不招惹還好,一旦招惹上身,便是陷入麻煩之中。尤其是眼前簡直就是一個魔鬼藤的海洋,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捲入其中,怕是立即就會屍骨無存。

而根據門派提供的信息,魔鬼藤正是枯木老鬼所栽植的。

哪裡有魔鬼藤,哪裡就有枯木老鬼。

「輕衣,小心一點,枯木老鬼可能就在附近了。」閻羅提醒一句道。

「嗯,你也是。」皇甫輕衣神色戒備,不敢大意。

這個時候,似乎是感受到活人的氣息,原本靜止不動的魔鬼藤陡然活了過來,無數藤蔓衝天而起,猶如無數長蛇朝著兩人所在之處飛舞纏繞而來,每一根藤蔓都有手臂粗細,十分堅韌。

一根藤蔓啪的一下甩在空中,發出爆炸之聲,強大的力量就算是一塊石頭都可以很輕鬆的給打爆開來。

「注意,用火攻!」閻羅知道魔鬼藤的弱點,連忙提醒皇甫輕衣。

「了解。」皇甫輕衣現在達到四品高級,實力也是突飛猛進,率先展開了反擊。

「朱雀耀舞。」

皇甫輕衣全身毛孔張開,無窮罡氣噴涌而出,當空爆炸化為一陣強烈的火光,火光之中,一隻巨大的朱雀騰空飛起,雙翅展開足足有十米之巨,一下煽動就是無邊無際的火焰滾滾而出,熊熊燃燒。

朱雀凌空飛舞絢麗多彩,到達最後猛然張口,一團耀白火焰噴薄而出,空氣噼里啪啦燃燒,火焰漫天焚燒萬物。

魔鬼藤很顯然非常怕火,無數藤蔓快速收回,不過有些卻來不及了,頓時被火焰燒灼,一股股焦炭氣味散逸而出。

魔鬼藤似乎很是生氣,藤蔓飛舞搖晃的更為厲害,無數山石紛紛墜落而下。

閻羅也不甘落後,上前一步指天踏地,氣勢高昂罡氣激蕩,長嘯一聲,空中陡然傳來一聲爆炸,就像是一**日被一尊無敵巨掌給打爆了一樣,化為無數的流星碎片,以一種超絕的速度從天而降,與空氣摩擦在體表燃起了一層火焰,遠遠看上去就像是天降火流星一般,蔚為壯觀。

「大日焚天掌!」

天墜流星,焚天化地。

轟隆隆。

只一下,大片大片的魔鬼藤就被焚燒殆盡,地上留下了一地的灰燼。

咻咻咻。

剩下的大片魔鬼藤都害怕似的收縮了回去,不敢來犯。

然而這個時候,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響徹而起,「是誰這麼大的膽子?膽敢傷害我的魔藤!」

鬼氣森森,陰氣陣陣。

只聽到說話的聲音,就感覺一片黑暗籠罩而來,彷彿看到了一張由無數黑氣凝聚而成的鬼臉露出猙獰的面容,張口吞噬而來,讓人全身寒毛豎起,不寒而慄。

原本在大日焚天掌的轟擊下而畏懼退縮的魔鬼藤陡然一震,藤蔓之上附著一層黑氣,更加的生龍活虎,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無盡火焰焚燒而至,盡數被黑氣抵擋,傷害不到魔鬼藤。

「裝神弄鬼!」閻羅眼神一眯,抬手對著不遠處的一處山壁就是一掌拍出。

巨大手掌破空襲殺,崩滅萬古,無盡毀滅氣息席捲而出,整座閃避似乎都要在這手掌之下盡數碾為塵埃。

轟!

山石破碎,地動山搖,千丈山峰顫動不已,似乎隨時都會坍塌崩潰,埋沒一切。

「嘎嘎嘎,小子,膽子不小啊!」(未完待續。) 枯木老鬼本來正在地底洞穴閉關修鍊,全力衝擊七品之境。

但是,突然之間感覺到地動山搖,而且和自己息息相關的魔鬼藤也產生了暴動,顯然是遭到了強敵。

以往也有人前來侵犯,但是都過不了魔鬼藤這一關,直接就給魔鬼藤給捲住拿下了。

然而剛剛魔鬼藤傳遞給自己的信息卻有些不同,有害怕和畏懼的情緒在裡面,顯然來犯之敵不容小覷,魔鬼藤搞不定。

所以,他決定親自出手,正好檢驗一下自己這段時日以來的修鍊成果。

「嘎嘎嘎,小子,膽子不小啊!」

陰森聲音飄飄蕩蕩,好像從四面八方傳遞過來,隨後一道黑影當空激射而來,落在魔鬼藤近前。

魔鬼藤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幾根藤蔓輕輕的觸碰著黑影,像是在撒嬌一樣。

黑影其實是一個人影,一個枯瘦如柴的老人,眼窩深陷,額骨高高凸起,渾身上下沒有半兩肉,用一句話形容就是披著人皮的骷髏,這幅慘狀甚至於可以將半夜啼哭的小孩給唬住。

「嘎嘎嘎。」枯瘦老人雙眼泛著綠光,不似人眼,盯著閻羅,嘴巴一開一合,陰森的聲音傳遞而出,「不錯不錯。你小子細皮嫩肉,老鬼我最喜歡了。」

「……」閻羅額頭滲出一絲黑線,這丫的不會有著什麼特殊嗜好吧?這麼一大把年紀了,而且身體還如此的瘦弱,難道還是個「攻」?太沒天理了。

「枯木老鬼。」閻羅沉吟著說道,「你抓了我的人,將他放了我立刻就走,不與你追究,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嘎嘎嘎,這真是老鬼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枯木老鬼先是哈哈一笑,隨後深陷下去的雙眼之中泛著一絲寒光,冷冷的說道,「小子,你也太過口出狂言了。本來老鬼今天心情好,不願意和你們兩個小鬼一般見識,不過現在卻要大開殺戒了,也好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禍從口出。」

「到了閻王爺那裡反省一下自己,做人不要太猖狂。」

「尖叫吧、顫抖吧、祈禱吧,這是你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枯木老鬼話音剛落,周身的滾滾黑氣噴射而出,就要出手大開殺戒。

「慢著。」閻羅卻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