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需要他直系親人的一滴血。」蕭尋轉過頭說道。

「用我的吧。」洪逸風上前了一步,他伸出手說道。

蕭尋點了點頭,他早就知道這個床上的人是洪萬山了,所以他並沒有一絲驚訝,輕輕刺破了洪逸風的手指,一滴鮮血被擠了出來。鮮血被滴到了蕭尋煉製的那顆九紋寶丹上。

「蕭尋小友,不知你這九紋寶丹的作用是什麼啊?」魔手藥王一直對這枚九紋寶丹很感興趣,看到終於有機會詢問連忙詢問道。

「補血健體。」蕭尋的只說了四個字,然後便把這顆丹藥給紅網山服了下去。

果然,黑色的血液流的更快了,蕭尋的手總會停留在一根銀針上好長一段時間。

過了一個時辰以後,洪萬山終於有一個傷口不再流出黑色血液了,蕭尋長出了一口氣,拔掉了那個傷口附近的兩個銀針。

「蕭尋小兄弟,你還是休息一會兒吧。」看到蕭尋滿頭大汗,臉色也有些蒼白雪凝連忙說道。

「雪叔叔客氣了,我和雪焉關係不錯,我們同輩相交,您叫我小兄弟我可承受不起。」蕭尋心說我把你女兒都睡了,還和你稱雄論弟,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聽了蕭尋的話,雪凝點了點頭便不再說什麼了。而洪逸風卻看了看屋子裡的蕭尋又看了看門外站著的雪焉。

過了半個時辰,蕭尋又站了起來,這一次療毒的速度便快上了很多僅僅過去了半個小時,這洪萬山體內的毒傷便被治療乾淨了,至於他靈魂的損傷,魔手藥王說了,這件事由他負責治療。

蕭尋微微一笑:「我現在缺少一根手臂,最好是和病人同樣等級強者的一條手臂。」

蕭尋的話讓房間中的人一愣,過了一會,魔手藥王恍然道:「你是說,給他換一根手臂。」

「對的,所以說我現在需要一條手臂。」

「這手臂好找可是父親大人等級的手臂又去那裡弄呢?」洪逸風皺眉了一會忽然想到:「蕭尋小哥,你說這魔獸的手臂或者魔頭的手臂可以不可以呢?」

蕭尋擼起了自己手臂的袖子,這手臂忽然變得猙獰了起來:「您說呢?」

洪逸風大笑了一聲向外面走去:「蕭尋小兄弟等著,我去去就回。」

洪逸風和雪凝離開了房間,魔手老人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緩聲說道:「蕭尋,你給宮主療傷的事情基本現在已經算是結束了,我應該兌現我的諾言了。」

魔手老人在空間戒子中拿出了一個小本,隨便在這個小本上撕掉了一葉遞給了蕭尋。

蕭尋看了一眼,上邊記載著幾個七八級的藥方。說實話蕭尋並不在乎這些。

看蕭尋沒有一點表情的模樣,魔手藥王知道蕭尋不缺少這個,但是他也只能給蕭尋提供這些東西。

烽候 「蕭尋啊,答應給你的草藥要洪少宮主付給你,而我答應給你的那個神秘禮物則是大元國的煉藥師競技大賽競爭名額。」魔手老人微微一笑說道。

「大元國煉藥師競技大賽?」蕭尋一愣,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女生文學)()

聽魔手藥王和他詳細說了以後蕭尋才明白。原來在這大陸之上一共有三個大國,分別是紫君帝國,大元國和落日王朝。這三大國分別由三大勢力掌控。

掌控紫君帝國的是四聖獸家族,掌控大元國的是丹塔,掌控落日王朝的是幽冥鬼宗。

這三大王朝中大元國實力最強,因為他們幾乎掌控著整個大陸上七層的煉藥師,有煉藥師就是有強者,有實力,這一直都是被人認同的。

在大陸上,這大元國的藥師競技大賽乃是神風大陸上最重要的一大盛世,基本是每十年一次,凡是達到大藥師以上的煉藥師都可以參加。這一次魔手藥王便接到了他們的邀請函。

「魔手藥王前輩,沒有接到邀請函也可以去參加嗎?去參加又有什麼好處呢?」

說實話,蕭尋並沒有想要參加的意思,因為如果沒有什麼好處,只為了出名的話,他可沒有這麼招搖的念頭。

「當然有好處,如果沒有好處,你認為像我這種老傢伙還會參加嗎?那裡有著一年一度的煉藥師交易大會,幾乎整個世界上的稀有藥材都可以找到。如果能夠成功進入最後的二十四強則可以得到一份由丹塔專門準備的一份珍貴材料。就算為了那份珍貴材料便不知道神風大陸上有多少老傢伙讓他們的弟子去參加。」魔手藥王一提到那份材料,他的雙眼都變紅了起來。

蕭尋的心真的動了,對於煉藥師來說,這珍貴的材料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一旦有了珍貴的材料,那就證明會出現珍貴的丹藥。

「那魔手藥王前輩能介紹我過去?」蕭尋滿懷期盼的看著魔手藥王。

魔手藥王大笑道:「當然能,我不是說了嗎?我還有一樣珍貴的禮物要送給你,那就是一份介紹函。每一個被發邀請函的人都可以介紹五個人過去參加大元國的藥師競技大賽,而且可以免除選拔賽。」

「蕭尋你看看這根手臂行不行?」洪逸風在外面走了進來,在他的手中拿著一個長滿鱗片的巨爪。這根手臂要比正常的人類手臂短一些,不過看上去格外的猙獰和鋒利。

「這個應該是某種龍獸的爪子吧,不知道少宮主還有沒有龍獸身上的鱗甲和骨骼了。」蕭尋拿著這龍獸的巨爪把玩了一會說道。

聽蕭尋這麼問,洪逸風微微一笑:「還有,如果蕭尋兄弟需要的話,我可以送給你一些。」

洪逸風說出這句話實在有些肉痛,這龍獸乃是當年和魔族聖女戰鬥時死去的蒼武帝境的帝獸,如今這說送一些鱗甲骨肉就送一些鱗甲骨肉實在讓他心痛不已。不過這也是為了父親,和他父親洪萬山的安危相比,這還不算什麼。

「送我一些?我要這東西有什麼用,快讓人再取來一些,我把這手臂弄的長一點,這樣按在洪宮主的身上他也會感覺不舒服。」

「哦,哦,好的,快,快去取一些帝獸骸骨來。」

聽了蕭尋的話,洪逸風才知道原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蕭尋根本就沒有想要過這帝獸的骨骸,而是要幫忙把這手臂接長。

床上傳出了一聲呻吟,洪萬山漸漸的睜開了眼睛。蕭尋為他治療以後,魔手藥王餵給他了兩個丹藥,修尋發現這丹藥的等級絕對不是九紋級別的。不過那魔手藥王並沒有提起這個葯的事情,所以蕭尋便沒有開頭詢問。

「父親,您感覺怎麼樣了?」洪逸風走到洪萬山的身邊問道。

「好多了,沒事了。」

洪萬山的身體還有一些虛弱,他說話的聲音不大,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讓人把這裡收拾一下吧,然後給宮主前輩服用一些恢復體力和武元的丹藥。至於重造手臂的事情,就等下午再完成吧。」蕭尋沉吟了一會對洪逸風幾個人說道。

洪逸風看了一眼雪凝。雪凝點了點頭。

「好,就全聽蕭尋小兄弟的。」

蕭尋離開了這間大廳,洪萬山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其實蕭尋已經發現了洪萬山的生命體征恢復的很好,既然他做出那麼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那就一定是有著什麼不可在他面前說的話要說。既然是這樣,那他便只好識趣的離開了。

「這個小傢伙有意思。」

洪萬山的聲音很是沙啞,或許是因為身體太差的原因,他的聲音還是有些虛弱。

「是的宮主,這個小傢伙還是識武境界的時候就很有意思。」邵無憂微微一笑說道。

「無憂老頭,你終於肯回來了,可惜我卻只能躺在床上見你。」

洪萬山剛說了兩句話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魔手藥王連忙把手按在洪萬山的胸口上,淡淡的綠光進入洪萬山的身體中。他又拿出了一顆小瓷瓶:「吃一顆吧,等我這次去大元國再求丹塔的那些長老們幫我煉製一些。」

洪萬山長嘆了一口氣:「我真的老了,現在幫不上老朋友什麼忙,倒是四處讓老朋友跟著操心。」

魔宮修羅島的內島要比外島大上很多,蕭尋離開的時候雪焉也跟了出來。

「蕭尋,你說如果你去大元國能看到我,你會高興嗎?」

雪焉低著頭,她的俏臉上還帶著一抹緋紅。

「嗯,當然會高興。」蕭尋一笑,他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和這雪焉的關係竟然會變得如此之好,早在那一次之後,蕭尋便發現這雪焉和他的關係隱隱有些不對,但是他也沒有想到這關係竟然是向好的方向發展。

雪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

「雪焉,這小子是誰啊?你不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嗎?怎麼和人站在一起勾勾搭搭的。」

在蕭尋和雪焉的對面走過來一個長著藍色眼睛的男人,這個男人的眼睛十分詭異,再加上他那副高傲的模樣確實有一種十分邪異的帥酷風。

「劉洛,我警告你,不要再說什麼我是你未婚妻的事情,這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還有就是,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雪焉的臉色沉了下來。

「怎麼不是,這件事岳父大人可是同意了的,難道你有了這個小子就不要嫁給我了,那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小子究竟有什麼能耐。」

這劉洛還真是有些能為,蕭尋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一個攝武初期的強者。領域之力輕輕淡開,一股強大的吸力忽然把蕭尋吸了過去。

蕭尋顯然很意外這劉洛特殊的領域,他的身上瞬間燃燒起了紫色的火焰。

蕭尋身上的紫色火焰溫度很高,還沒有被吸到劉洛的身旁,劉洛便感覺出這火焰他絕對不能觸碰。

那股吸力忽然消失了,而蕭尋的腳步卻沒有停止。

蕭尋的腳步直接沖向了劉洛,劉洛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可是蕭尋卻並沒有要後退的想法。

「赤血。」

巨大的紅色火球不停的鼓脹向劉洛飛去,此時蕭尋的身上雖然紫色的火焰已經熄滅,卻又燃燒起了藍色的火焰。

火焰飛到了劉洛的面前,他冷哼了一聲,一個巨大的黃色光罩出現在他的四周,他雙手快速的揮舞,竟然將蕭尋釋放的赤血給轉了回來。

這是什麼功法。

蕭尋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詭異的功法,將飛回來的火球吸入自己的體內,蕭尋腳踏望月步向劉洛奔去。

「你的攻擊是沒用的,就憑藉這點本事,你也想得到雪焉嗎?」

發現蕭尋的攻擊被自己輕鬆的轉了回去,劉洛又拿出了自己的高傲狂笑著說道。

而下一刻,他再也狂傲不起來了。

這是只使用武元卻沒有使用任何技能的攻擊。蕭尋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的身體上,從小腹到胸口,從胸口到腦袋。

劉洛完全是變成了蕭尋的一個沙包。

「蕭尋,不要殺他。」雪焉的聲音在蕭尋的背後響起,她不想蕭尋惹下禍患,因為這個劉洛的家族並不好惹。

一拳將劉洛打飛,蕭尋冷哼了一聲:「下次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見到一次,就打你一次。」

劉洛惡狠狠的看了蕭尋一眼,發現蕭尋又沖著他走來,連忙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洪萬山的病房中的氣氛十分愉悅,因為洪萬山被蕭尋治好,也因為他們剛剛謀定了一個對於魔宮來說十分重要的計策。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魔宮的宮衛走了進來。

「報告宮主,少宮主三位長老。剛剛蕭尋少爺把劉洛少爺給打了。」宮衛十分恭敬的沖著洪萬山幾個人一鞠躬說道。

「什麼?蕭尋那小子把劉洛那個小刺頭打了?」魔手藥王驚訝的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打就打吧,小孩子打打鬧鬧這是小事兒,只要沒出人命就行。」

魔手藥王的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白胖胖,你個老不死的傢伙,我的孫子被打了只要沒出人命就行,那我打你一頓是不是也沒出人命就行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女生文學)()

聽到了這個聲音,魔手藥王先是一愣,然後冷哼了一聲說道;「老劉頭,你可是丹塔中的長老,難道你還想和一個晚輩一般見識嗎?」

房門被推開,劉洛跟隨著一個藍色眼眸的老者在外面走了進來。這個老者看上去有七十多歲的模樣,頭髮花白,一捋山羊鬍子向上撅撅著。大眼睛濃眉毛,高鼻樑大嘴叉,兩隻扇風耳,左嘴角還長著一顆黑痣。

這個人正是劉洛的爺爺,丹塔中的長老之一,被稱為藍眸藥王的劉兵。

劉兵的修為並不算很高,僅僅只有攝武後期,可是他在煉丹的造詣上卻很強悍。劉兵的兒子死的早,他就只有劉洛這麼一個孫子,平日里劉兵對劉洛十分寵溺。今天他這寶貝疙瘩心尖肉忽然在他老朋友魔手藥王白胖胖這裡被人打了。他的火氣立馬就燒了上來。

劉兵也沒有尋問自己的孫子為什麼會挨打,便直接帶著孫子找了上來。

要說這劉兵不愧是藥王級別的煉藥師,幾顆丹藥給劉洛服下,劉洛的臉色也變得好了起來。

「放屁,你們魔宮中除了雪焉那丫頭還有那個晚輩能夠比我孫子強,那個叫蕭尋的是誰,你把他給我叫出來,我看他怎麼敢以大欺小。」劉兵也是一個火爆脾氣,聽了魔手藥王白胖胖的話,他冷哼了一聲大罵道。

魔手藥王一翻白眼,心說你劉兵老傢伙這跟頭是要栽了,既然你要見蕭尋,那我就把他給你叫來,等你看到了蕭尋,我看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來人,對給我把蕭尋和雪焉那丫頭給我叫回來。」

蕭尋和雪焉回來的時候發現房間中多了兩個人,洪萬山此時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看到外公的臉色很是紅潤,雪焉立刻跑到了他的身邊撒嬌起來。

雪焉走到洪萬山的身邊撒嬌,這個時候劉兵才注意到洪萬山竟然已經康復了。

看到康復的洪萬山,劉兵驚訝的長大了嘴巴:「洪宮主,你竟然已經康復了。」

他的話說出口后,便發現自己這話似乎有些不太禮貌,連忙又加了一句:「洪宮主你怎麼會康復呢?」

聽了劉兵的話,魔宮中的幾個人的臉色都黑了下來,而雪焉更是有些惡狠狠的看向他。

「洪宮主,白爺爺,幾位前輩,我爺爺並不是那個意思。他是想知道洪宮主身上的毒傷是誰治好的。」劉洛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連忙替自己的爺爺解釋道。

原來這劉兵來到了修魔海以後便尋到了修羅島魔宮自己的老朋友這裡。在老朋友這裡自然而然便接觸到了洪萬山的毒傷。

這洪萬山的毒傷乃是來源於紫君帝國五毒教教主的手筆,如果不是魔手藥王白胖胖擅長以毒攻毒,估計他早已經一命歸西了。

這劉兵作為丹塔的長老也很擅長療毒,可是當他看到這洪萬山的毒傷后便只能搖頭嘆息,因為他對這種毒素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這洪萬山竟然被治療康復了,而這明顯不會是魔手藥王白胖胖的手筆,他又怎能不驚訝。

「這人就是你身後的這位小哥治好的。」白胖胖一指蕭尋,笑呵呵的說道。

「哦,是你。」劉兵轉過頭上下打量起蕭尋,當發現這蕭尋很年輕的模樣,他深深皺緊了眉頭:「老白頭,你會是在騙我吧。」

「當然不會,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話,哦,對了,我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小友就是你要找的蕭尋。」白胖胖一臉笑容的走到了蕭尋的身邊說道。

這白胖胖知道,劉兵這個老傢伙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他不過是對自己的孫子太過寵溺而以。蕭尋不會無緣無故的和人動手,而劉兵的那個寶貝孫子是一個什麼德行,劉兵和白胖胖都是心知肚明。

如今這白胖胖把蕭尋是治療好洪萬山的人挑明了以後,劉兵的眼睛眯了起來:「小子,你今年多大?」

「二十二歲。怎麼了前輩。」蕭尋知道這個老爺子一定是一名煉藥師,而且應該最少一名藥王級別的煉藥師。因為從他和魔手藥王白胖胖說話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得出他的身份。

「二十二歲?」劉兵的眼睛一下射出了一道寒光,就連房間中除了邵無憂以外的人也都投來了詫異的目光。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治好洪萬山身上毒傷而且煉製出九紋寶丹的蕭尋竟然只有二十二歲。

「小子,你竟然只有二十二歲,那我老頭子這幾十年真的白活了啊。」魔手藥王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了魔手藥王的話,雪凝和洪萬山幾個人都點了點頭。

劉兵沒有再提自己孫子被打的那件事,從蕭尋對待他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這個蕭尋絕對不是那種沒事找事的人。既然是這樣,那錯誤一定就在自己的孫子身上,自己又何必自找沒趣,何況他現在對這個蕭尋十分感興趣。

「蕭尋啊,我聽白長老說,你能幫我從新按一個手臂?」洪萬山笑呵呵的站了起來說道。

洪萬山的這句話更能吸引人的眼球,因為這斷臂重生身體重鑄都是傳說中十二階的葯神才具備的能力。而這蕭尋竟然說能夠幫洪萬山按一個手臂出來,這還真是讓人聳人聽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