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果然沒有看錯吶~~……火熱的……激烈的……哥哥的魔力好厲害吖~~」

天使一般的女孩在吞下汗滴之後陶醉神色,讓米歇爾的腦海已經花白一片,他完全不能理解這艾麗澤的意圖,又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只有心臟像是打鼓一樣猛跳個不停。

「哎呀哎呀,艾麗澤小姐,對客人很沒規矩哦?至少先把衣服換好,洗漱一下。」

美麗的女僕搖了搖頭,一邊說教,一邊伸出手將艾麗澤的身體從少年的身上輕輕抱離。

「嗯~~也是~~那麼米歇爾哥哥,請在『研究室』里等我一下,馬上就來喲~~」

話音剛落,一個清脆響指聲,然後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米歇爾眼前的景色便發生翻天巨變。

自己不再身處女孩的閨房,而是倒在了一片昏暗的空間中。金屬質感的牆面,根本沒有出入口,堆積著大量不知名的器械。

等艾麗澤完成洗漱趕來,已經是十多分鐘后的事了。

「誒……?誒誒誒??這到底是哪裡啊!!媽媽啊~~~快來救我——!?快放我出去啊——!!」

但那時,可憐的米歇爾已經無法忍受一系列的精神刺激和封閉空間所帶來的孤獨感,發狂似的哭喊聲在整個「研究室」中迴響著。



「啊哈哈~~不好意思啊,沒想到那些小伎倆會嚇到你吶~~」

「一,一般換做誰都會嚇一跳的吧!【空間魔法】什麼的可是只有傳說中才存在的東西吧!」

本來,米歇爾就已經對艾麗澤那突破常識的能力作了充分想象。

可沒想到的是,她彈指之間就簡簡單單地凌駕於自己的想象力之上,何止是「突破常識」甚至都達到了「神話」的高度。

「唔~~傳說嗎?其實只要理解術式的原理,操作起來並不困難啊……」

艾麗澤將兩隻小手抱在胸前,一副無法理解的模樣。

「誒?我,我也能做到嗎?」

「嗯啊~~~我能完成的術式,原則上任何人都行才對哦~~?」

艾麗澤肯定的話語,讓米歇爾的雙眸中閃亮起希望。

「那,那務必請您指教!請讓我成為您手下的學徒,只要我能做到的事,一切聽您吩咐!不,不瞞您說,之前我拜入過其他人的門下……」

「啊嗯~~其實米歇爾哥哥,關於你的履歷我之前就已經調查過了,可成為我門下的學徒,果然是不行的吶~~」

艾麗澤的拒絕不出意料。

其實在魔法師這一行里,像他現在的做法,可以說是不可饒恕的禁忌,萬一遭到誰的檢舉,那麼米歇爾這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從大陸的魔法師協會獲得魔法師的資格。

可即使承擔著如此高昂的風險,即使背負著對先前導師的無比愧疚,米歇爾在一番內心掙扎之下,還是毅然選擇了這條禁忌的道路。因為,艾麗澤在他眼前所展現出來的全新魔道,實在是太過神奇,又太過誘人了。那彷彿創世神另一般的身姿,深深烙印在了他年輕的心裡。

米歇爾經過了四年的學習和苦練,才好不容易從學徒畢業,成為見習魔法師,可他如今卻又想要拋棄這個身份,重新拜師於艾麗澤的門下。換做是其他的魔法師,也不會有人輕易答應的。

「不,不礙事!就算不是學徒也好!只是打雜的,或者傭人也行!請,請務必將我留在您的身邊!」

在這片大陸上,基本魔法學徒就和貼身的傭人差不多。而成為了學徒,並不代表能夠學會導師的魔法。很多人一輩子都只能是學徒,之所以會這樣原因有很多。

首先,學習魔法需要天賦,大多人的天賦都非常有限。很多庸才即使跟隨魔法師一生,都無法學會半個術式。魔法師明知如此,也會裝模作樣地教他,為的就只是得到個免費的傭僕。

其次,魔法師都是自私的,事實上大多數的魔法師不願意將自己鑽研已久的術式傳授給學徒,太有資質的學徒反而會遭到導師的嫉妒,如果沒有正確的引導,諒他是黃金也一輩子都無法發出光芒。

在這點上,米歇爾的運氣非常不錯,他之前所跟隨的導師,是一名忠厚卻嚴厲的老人,雖然對於學徒態度苛刻,但相對的,他也會毫無保留地傾囊相授。

然而換做其他運氣不好,沒能遇到良師的學徒,就只能默默地跟隨在導師的身旁,不斷觀察,思考,漸漸將他的知識「偷取」過來,自學成才。

這樣的例子雖少,但並不是沒有。如今米歇爾下定決心,就算拋棄自尊這一世的前途,也要好好效仿一番。

要知道,他和許多學徒不同,學習魔法並不是為了功名和利益,他只是十分單純地,如痴如狂地喜歡魔法這一門創造奇迹的技藝。

他此時此刻,發自內心的——想和眼前的「天使」一樣,攀上魔道的巔峰!即使被世人所唾棄,背叛恩師違背道義,他也在所不惜,他腦中渴望的,就只有伸手觸碰那艾麗澤向他所展示的未知領域。

「那個~~哥哥你誤會了啦~~我的意思是,你沒必要當我的學徒,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魔法師協會認定的導師資格吶~~從職業角度來說,我只是個業餘魔法愛好者罷了啦~~何況,魔法充其量只是一種技術手段,我是為了實用目的而進行相關研究,並沒有鑽研或深造的計劃。」

「像是艾麗澤小姐您這般高深的技藝,竟然沒有得到協會的承認嗎!?」

「嗯~~就算去參加考試,恐怕魔法師協會也不會承認我的資格。」

「怎麼可能……?假如連您都沒有魔法師的資格,那麼世界上究竟還有誰敢以魔法師自居!?」

這個問題,讓艾麗澤揚起嘴角,露出了坦蕩,而又高深莫測的笑意。

「那麼米歇爾哥哥,就讓我來告訴你……我眼中名為『魔法』的技術,究竟和你熟知的概念有多大的區別。」

元素魔法一般分成六種屬性——風,水,火,地,光,暗。

而人類與生俱來的魔力,也只具備了與此對應的某項屬性。

這是一般元素魔法師所眾所周知的概念,當然,米歇爾也耳熟能詳。

畢竟這同時也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基本知識,事到如今根本就不存在懷疑的必要性。

寵寵欲婚 然而,艾麗澤——眼前的女孩卻滔滔不絕地講述起了與此截然不同的怪異知識,顛覆了米歇爾對於元素魔法的認知。

「也就是說,元素魔法以魔力對物質的分子運動,以及分子狀態進行干涉的術式總稱。」

「分子……?請問,分子是什麼?」

「分子嘛~~就是組成客觀事物的最基礎單位喲~~那是極小極小,沒有辦法用肉眼來觀測的微粒。事實上無論是空氣,液態,固體,或是生物細胞,都是由類似的,不同結構的分子所組成的喲~~」

「竟然有這種事!?」

完全超出米歇爾常識範疇的說法,但是他卻找不到用於否定的依據。假如這出自普通的八歲孩童之口,甚至就算是大人如此主張,恐怕米歇爾會笑當成是毫無根據的妄論吧。

「嗯~~不過嘛,這個世界的顯微技術還不足以捕捉到分子的存在,你對此一無所知也是無可奈何的,所以暫時不用深究,只要內心有這樣的概念就行了~~」

「好……好!」

「那麼哥哥,關於自己所熟悉的元素分類,你有沒有感到過疑問呢?」

「疑問……?」

索菲亞的問題,讓米歇爾陷入了沉思中。六大元素屬性,在他看來,都是自然界中極為普遍,司空見慣的現象。或許仔細想想,會有感慨自然界的偉大,或者少許不可思議的時候。可他卻從未對元素屬性感到過疑問,「對不起,艾麗澤小姐,我……」

艾麗澤一邊「沒事沒事」地搖了搖腦袋,一邊豎起一根手指,接著,她從指尖向外放出微弱的魔力。

「火——水——風——地——光——暗——」

就像在空氣中點亮燈籠一般,艾麗澤的手指輕輕晃動,燃燒的火苗、凝結的水珠、盤繞的空氣、漂浮的礦石、耀眼的光點、渾濁的黑玉——她讓各種元素魔法的「球體」依次浮現在自己的手前。

看似簡簡單單的動作,卻已經讓米歇爾啞口無言。同時施展出全屬性元素魔法的魔法師,就算在的歷史上,都是聞所未聞的奇迹。

其中,風與地,水與火,光與暗更是對極相剋的屬性,絕不可能有人能夠同時掌控。

「你看喲米歇爾哥哥~~其中火,只是一種『燃燒的狀態』,水是液體,可是溫度升高之後會變為蒸汽,溫度降低卻凝成冰塊~~而風也是同樣的道理,只要持續降低溫度,空氣中的各種氣體都會化為液態。不僅僅是空氣,就連金屬或礦石在不斷升溫加熱的過程中,也會融化成岩液態的喲~~可以說,世界上所有單一分子構造的物質,都會根據溫度的不同,呈現出類似的狀態變化~~那麼問題就來了,有必要將它們分為不同的元素屬性嗎~~?答案顯而易見,沒有這種必要,元素的分類的方式——根本就是錯誤的。」

「什——?怎麼可能!您這是在否定元素魔法的根基嗎?」

沒想到艾麗澤從第一句話開始,就全盤否定了「元素」的存在意義。這番話假如傳到協會的那些資深魔法師耳里,肯定會面紅耳赤地跳起來將她批判為異端。

就連米歇爾此時都無法抵禦這強烈的理論衝擊,假如這話不是出於艾麗澤之口,他一定壓抑不住據理力爭的衝動。

「啊哈哈~~否定錯誤的概念並沒有什麼問題吧~~?」

「那麼,請您務必告訴我,對您來說正確的分類方式又該如何?」

「其實說到底,元素根本就沒有什麼分類的必要性喲~~?只不過是看你的魔力,容易對哪種分子結構產生影響,並又能對分子運動的速度干涉到何等程度罷了啦~~無論是什麼物質,壓縮分子結構,減緩分子運動,就會呈低溫的固態,反之就會升華為高溫的氣態喲~~」

「可,可是光和暗呢!那並不是物質才對吧?」

「啊啊~~這兩種屬性的定位是不同的,它們並非是對物質進行干涉之後的結果,僅僅是展現了魔力的某種極端特性。」

「極端……特性……?」

「簡單來說,就是魔力對外界能量的吸收性和反射性。能將能源吸收殆盡的魔力,就是『暗』,而反之能將能量全盤反射的魔力,便成為『光』。從基本概念上,就和可視光的原理是一樣的。」

為了讓米歇爾能更好地理解這個比喻,艾麗澤緊接著又對光譜的反射和呈色原理進行了一番說明。

「那,那麼我的火屬性就是……」

「沒錯,米歇爾哥哥的魔力性質很激烈,能加速分子運動,並提升溫度,而火屬性,只不過是讓物質升溫至燃點之後,所引發的激烈氧化反應而已喲~~」

接著,艾麗澤又對「燃點」和「氧化」的概念進行了補充說明。在說明的同時,她還出手演示。

「我所釋放的火焰,和哥哥熟知的元素魔法不同,為了追求更大的威力,進行了各種各樣的調整喲~~首先,抽取空氣中的各種元素,重構分子結構製造出低溫可燃的氣體,再壓縮降溫讓它呈現液態,利用重力操作將其固定,定向加壓的同時進行發射,發射途中降壓,讓液態升華為氣態,繼續升溫直到引燃,並在射軸上提供足量的氧氣使其富氧燃燒,就像這樣~~」

浮現在艾麗澤手心的蒼藍的火團,突然射出一條炙熱的射線,貼著地面一掃而過,並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被超高溫熏烤而呈現晶體化的軌跡。

雖然同樣也是一種以火焰進行熱攻擊的術式,但嚴格來講,已經算不上是通常意義上的火焰魔法了。

「可如果真的如您所說,不存在所謂的元素屬性!那為什麼大多數人,只有單一屬性的魔力呢?」

「理所當然的,因為這就和每個人聲音的『聲紋』都與眾不同的原理是一樣的喲~~每個人天生的魔力『波紋』也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大家對物質的影響力,都只能停留在某個固定的區間里,只不過,就和歌手一樣,可以通過一定量的努力和練習,來刻意改變自身的魔力特性,從而寬泛地操控更多物質的分子狀態。」

「確實……可既然如此,為什麼水火屬性,風地屬性之間不能共存呢?」

「道理很簡單,米歇爾哥哥,你能學女孩子說話的聲音嗎?又或者說,你能讓左右手同時寫不同的字么?」

「這……」

「事實上是能做到的。同理,魔力也和聲帶或雙手一樣,只不過是人體的『器官』罷了。但要強迫做一些違背生理習慣和大腦協調的事,過程終究還是很痛苦的喲~~」

經過艾麗澤的一番講解,米歇爾對元素魔法……應該說是對魔法,或者說魔力應用這門技術的認知,有了革命性的轉變。

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相信,為什麼一名年僅八歲的女孩,就能具備了足以顛覆世間真理的頭腦?她究竟從何而來,又所向何方?

雖然米歇爾對那許多奇奇怪怪的名詞和概念都還雲里霧裡,但是他深信,眼前的幼小女孩,她那獨特的知識和大膽的創想,已經足以撼動整片大陸的魔法界。

可與此同時,一個深刻的疑問卻又不免浮上心頭。

「艾麗澤小姐……您,您究竟想讓我幫你什麼?」

米歇爾不由自主問出聲來,他不覺得無知又無能的自己,能為眼前的天才幫上什麼忙。

這種疑惑很快轉化為了不安和恐懼,因為他知道,天才往往都是瘋狂的,她向自己索取的代價,可能超出想象的沉重。

「哼哼~~米歇爾哥哥……問的好喲……艾麗澤呢~~想要,借用一下你的身體喲~~?」

「身,身體……您這是什麼意思……?」

「誒嘿嘿……哥哥,你大概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藏著何等珍貴的寶物,總之……一切就交給艾麗澤吧……放心喲,我會溫柔……不會弄疼你的喲~~」

說完,艾麗澤擺出了極不符合自己年齡的妖媚表情,將因興奮而泛起微微潮紅臉頰,慢慢地逼向了正不知所措的少年魔法師。

「哎,艾麗澤小姐……等,等等!」

「才不要等呢~~別亂動喲~~【重力地獄】~~」

「別,別啊……哇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愛麗絲!站住!」

「哈啊?」

城門口,正想踏出城去的愛麗絲,被喚住了腳步,她轉過身去,只見一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孩子佇立在眼前。

雖然是男孩子,卻有著一張秀氣的面孔,大大的眼睛,渾圓的面孔,看起來還是有些可愛的,只可惜頭髮像鳥巢一樣亂糟糟的,就連外衣的布料上也到處沾滿了灰塵,完全埋沒了標緻的臉蛋。

「這幾天你都上哪去了!」

男孩從體格上來判斷,大概要比愛麗絲年幼一些,此時板起臉,一副不愉快的表情。

「喲,約翰啊。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有些事要忙,有機會再找你們玩。」

「別想跑!贏了就逃跑我可不答應!」

男孩斬釘截鐵地說道,並跨步堵在了城門口,擋住了愛麗絲的去路。

這個名為約翰的少年,正如他髒兮兮的外貌,活潑好動又調皮搗蛋,是讓大人們最為頭痛的類型。

順便一提,他也是城防警備隊副隊長查理的兒子,從小憧憬著父親,模仿著冒險家舞刀弄槍,所以當過一陣西利亞城裡孩子王,經常帶領著其他的孩子們一起惡作劇。

沒錯,他是「曾經」的孩子王——而如今卻已經改朝換代了,現在的孩子王,便是眼前的愛麗絲。

通常,一個男孩強行堵住柔弱女孩的去路,看起來就好像在欺負弱小一樣。實際上,換作鎮上的誰都知道,一直以來被欺負的並不是愛麗絲,而是可憐的小約翰。

自從愛麗絲走出領主的府,和鎮里的村民們打成一片,她那開朗又好動的性格,遠遠超出常人的運動能力,讓她很快就成為了同齡孩子們眼中的領袖,順理成章地取代了約翰的地位。

約翰當然不甘示弱,他嘗試過各種各樣的形式向愛麗絲髮起挑戰。

可遺憾的是,戰績至今為止是四十九敗,零勝。

只能說,愛麗絲也實在是沒有風度,精神年齡十七加八已經超過二十歲的她,即使對手只是個小孩子也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無論什麼遊戲,都把約翰給戰得體無完膚。

而約翰並沒有因此而輕言放棄,他不屈不撓地尋找全新的項目,不厭其煩地向愛麗絲下戰書。可事實上,現在的他無論再怎麼努力,都已經無法動搖愛麗絲在孩子們心中的地位了。但這卻無關緊要,因為約翰認為,他必須挽回自己的尊嚴,絕不甘心一直被身為貴族的丫頭給踩在腳下,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從愛麗絲手中扳回一城。

就在這兩天,約翰做了萬全的準備,下定決心一雪前恥,可是愛麗絲卻遲遲沒有在孩子們聚集的「秘密基地」現身,心急如焚的約翰開始主動搜尋愛麗絲的行蹤。

由於只是綠豆大的小鎮,很快就被他問到了線索——連日來,愛麗絲大小姐會在午後出城。

得到可靠消息,約翰立刻有所行動,先一步繞到到城門口來進行埋伏,今天終於被他堵了個正著。

既然狹路相逢,那麼約翰也打起精神,他即使賭上了男人尊嚴,也一定要戰勝眼前的惡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