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本來只是想賭一賭,我查遍自己身體之中的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發現什麼印記,強者的手段,果然不是我一個鑽石能夠覺察到的!」男子嘆了一口氣說道。

「走吧,給大家說清楚你的事情!」李木嘆了一口氣,手臂搭在了男子的肩膀之上,一瞬間男子感覺自己所有力量被直接封印,在李木的手中,他就如同一個娃娃。

李木的身體衝天而起,來到了一個地方。

「鐵皇府!」

三個鎏金大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被李木抓住的男子,看著這三個字,目光變得無比暗淡。

「鐵皇,為什麼是你?真是你乾的事情?」一聲憤怒的大吼聲音從天空之中響起,雷風雲陰沉著臉,駕馭著烏雲快速的向著這裡沖了過來。

「鐵皇,你……」幾十人,上百人都向著這裡飛了起來。

慢慢的,黑鐵學院的學生,老師,還有黑鐵城的戰士,普通人,都向著這裡沖了過來,目光之中充滿不可置信。

被李木抓住的人,正是鐵皇!

他們職務,他的地位,就是黑鐵城的城主,處理黑鐵城的大部分事務,雖然黑鐵城是因為黑鐵學院建起來了,但是黑鐵城現在作為一個城池,更多的還是普通的百姓。

「怎麼會是你?怎麼可能是你?為什麼?」雷風雲眼睛赤紅的走到了鐵皇面前,作為一個魔法師,他卻不管不顧的一腳向著鐵皇一腳踹了過去。

鐵皇沒有任何反抗,任憑雷風雲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上。

「為什麼是你?說!黑老哪裡對不起你,竟然會讓你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雷風雲抓住鐵皇的衣領,直接把鐵皇的身體拽了起來,雙眼瞪大說道。

李木冷眼旁觀,他倒要看看這個鐵皇究竟是什麼原因才會做出這樣的動作。

「鬆開我,我告訴你!」鐵皇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看著雷風雲的眼睛說道。

「你還想我鬆開你,我現在就想殺掉你!」雷風雲大怒著說道。

鐵皇眼睛一絲不苟的看著雷風雲,不再言語,這一刻,他似乎又變成了曾經的雷厲風行的鐵皇。

兩人僵持下來,誰都不肯退讓一步。

「老雷,冷靜一下,冷靜一下,聽他有什麼話說,都是幾十年的老夥計了!」遲天曜猶豫了一下,開口勸道。

「哼!」

李木有些不滿的冷哼一聲,瞬間鐵皇彷彿承受無窮無盡的痛苦一般,直接大聲的嘶吼了起來。

他的手掌抓著自己的頭顱,一瞬間只感覺整個腦袋都快炸了,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痛苦,靈魂似乎都受到了千刀萬剮一般。

「不……不要!」鐵皇的身體直接跪倒在地上,大地都被砸出來了裂縫。

「跪在這裡?你應該跪在黑老的墓前!」李木是出奇的憤怒,幹啥呢?剛才那是幹什麼呢?明明是鐵皇害死了黑老,現在被抓了還是一副寧折不屈的姿態,裝啥比呢?

既然犯了錯,那就是要有犯了錯的態度,沒有犯了錯的態度,那便讓你加倍承受犯了錯的待遇。

李木抓住鐵皇的身體,再次飛上天空,眨眼間便來到了黑老的墓前,鐵皇的身體重重的跪在地上,骨頭都發出了一聲不堪重負的呻吟。

「黑老,導致你死亡的罪魁禍首現在我已經全部抓過了,你放心,曾經我答應過你照顧黑鐵學院,我一定會信守承諾的!」李木看著黑老的墓碑,認真的說道,儘管他知道黑老已經永遠聽不到了。

鐵皇獃獃的看著黑老的墓碑,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要害黑老?」李木聲音有些低沉的詢問道。

「為什麼要害他?我想可能是因為權利吧!」鐵皇嘆了一口氣,轉眼之間似乎蒼老了十歲了一般。

「權利……」李木念叨著這兩個詞,好陌生的詞語。

「你也許不清楚,我的名字叫做鐵皇,我的父親便是鐵生,也便是你們口中的鐵老!」鐵皇似乎在和李木嘮嗑一般,徐徐的說道。

「我從小都被人稱之為天才,有我父親的悉心教導,那時候的黑鐵學院就好像我的家一般,雖然我不知道我的母親是誰,但是我有一個很好的父親!」

「慢慢的,我長大了,我成為了長老,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成為副院長,院長,那時候我就成為了這個家的主人,這一直都是我最嚮往的生活啊!」鐵皇的目光之中帶著回憶的神色,輕輕的說道。

到來的人都默默的看著鐵皇,看著這個從來都鐵面無私的一個人,聽著他的自述。

李木默默無語,看著鐵皇身體之中生命的不斷流逝,很明顯,鐵皇已經自己磨滅了自己的生命,他的生命在不斷的凋零。

「可是在我父親閉關之後沒有多久,一切便改變了,我成為了所謂的黑鐵城的這個連名分都沒有的城主,黑鐵城是什麼東西?我的家可是黑鐵學院,這才是生我養我的地方,為什麼要讓我管理黑鐵城?」鐵皇整個人變得有些激動的說道。

「我一直忍,一直忍,忍著下一任院長會是我,終於有了機會,院長出遊被害身亡,這個院長,這一任的院長應該是我,憑什麼是雷風雲!」說道這裡,鐵皇的臉色已經變得猙獰,恨不得擇人而噬。

「所以我恨,我恨為什麼不是我,我恨這明明是我的家,憑什麼一直讓一個外人插手?所以我恨黑老,我恨雷風雲,我恨黑鐵學院的所有人,也許你們不知道,當蒼地過來要滅黑鐵學院的時候,我是最高興的,哈哈哈……」鐵皇已經徹底扭曲了。 「我……」雷風雲欲言又止,但是到最後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嘆了一口氣,當初競選院長的時候,他是鐵皇最強勁的對手。

鐵皇最先突破到鑽石,但是自己根基深厚,哪怕鐵皇再不甘心,最終也是他當上了院長,其實雷風雲並不是太過想當院長,如果他真的清楚鐵皇對於院長這個位置的執念那麼深,雷風雲絕對會自動退出。

「錯以鑄就,我無話可說,今日自裁在黑老的墓碑之前,也算是罪有應得,勝者昌,敗者亡,哈哈哈……」鐵皇看向了黑老的墓碑,最終氣息斷絕,死在了這裡。

李木面無表情,轉身離開,黑老竟然就這樣死在一個小人的手中,真是讓李木又氣又恨,真是人心隔肚皮,誰能想到一向鐵面無私的鐵皇,竟然是如何痴迷與那種掌控快感之人?

李木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躺在床上看著空蕩蕩的天花板,感覺心中有些落寞。

生老病死始終是人之常情,最終一切都化為了一聲嘆息。

第二日。

一道長虹劃破天空,他的目標是前往所謂的隱世家族蒼家。

七大隱世家族其實都是大秦帝國之前滅掉的七個國家殘存勢力。

當初大秦帝國開國者雄才偉略,驅狼吞虎,一口氣滅掉七個王朝,才建立起這大秦帝國,這七個家族並沒有參與那場大戰,所以殘留了下來。

儘管七大家族都沒有參戰,可是在這大秦帝國如日中天的情況下,還是選擇了遁世,只有遁世才能保全他們,否則敢露頭,那麼大秦帝過便會毫不猶豫的滅掉他們。

蒼家,此時赫然已經點清兵將,數千人磨刀霍霍,一片殺意。

其中為首八道氣息恐怖,全部都是星耀強者,為首的一人是一個老者,氣勢最為恐怖,彷彿與渾厚的大地融為一體一般。

老者身穿鎧甲,恍若大將軍,他的雙目赤紅,看著下方屬於蒼家的兒郎。

「我蒼家數百年未曾出世,就在昨天,蒼家少主蒼地,長老蒼雨涼在外界身亡,看來這麼多年過去,已經沒有人知道我們蒼家的恐怖,現在,你們告訴我,該如何重振我蒼家雄風!」蒼天雄聲音雄厚的大吼道。

「殺殺殺!」震耳欲聾的聲音從每個人的口中咆哮而出,天地間一片肅殺。

「好,那就殺,膽敢冒犯我蒼家威嚴之人,只有鮮血才能洗清我蒼家的恥辱,黑鐵學院,黑鐵城,今日,我們屠城!」蒼天雄目光殺意已經濃郁到了極致。

他的兒子,他的兄弟,都死在了黑鐵城這個小地方,在他看來不堪一擊的地方,這事一種恥辱,這是一種血仇!

「屠城!」

「屠城!」

「屠城!」

這個詞出來之後,每個人的眼中都浮現出恐怖的殺意。

這是憋屈的時間過長的結果,不再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也許,現在是到他們蒼家出世的時候,剛剛出世便需要鮮血來鋪路。

在蒼家的巨大的結界之外,六個老者已經聚頭,神色都格外的凝重。

「這下蒼天雄絕對要發瘋了,他的兒子被殺,恐怕蒼家要出世了,趙兄,你們趙家是怎麼想的?」楚令看向了一個身體筆直的老者問道。

「現在不能出世,當初大秦發動英雄令,我們七大家族沒有出人,現在出世絕對會引起大秦的鎮壓!」趙天雲古樸無波的回應道。

「我倒是感覺未曾不能現在出世,因為現在絕望深淵入侵,大秦帝國自顧不暇,這指不定就是我們的機會!」穆清揚挑了挑眉頭看著趙天雲。

「只希望蒼家不要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那樣或許我們能夠慢慢的融入大秦帝國,說實話這種隱世的生活我已經過的不耐煩了!」吳侯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句話說的六人都有些沉默,隱世,隱世,聽著都讓人不舒服,誰不嚮往熱鬧的大世,願意偏居一隅,這種憋屈實在是讓人發狂,但是為了生存又能如何?

「我當初就說大秦帝國出英雄令的時候,既然大秦帝國向咱們表示這件事情,咱們就應該答應,你們偏不答應,現在倒好!」穆清揚有些煩躁的說道。

「萬一大秦帝國把咱們當做槍使,讓咱們去送死呢?」魏峰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靜觀其變吧!」趙天雲平靜的說道。

幾人的意見都不一樣,有人希望出世,有人希望自成一派,有人希望投靠大秦帝國,有人想要墨守成規,保守生存,但是因為意見一直僵持,誰也說不服誰,反而相安無事。

可是蒼家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蒼家是絕對要出世殺人的,那還叫什麼隱世?

幾人沉默的時候,蒼家的結界突然開始閃爍了起來,慢慢的變得暗淡了下來。

「他們要出來了!」楚令目光複雜的看向了蒼家所在的地方。

當結界散開,露出了其中的場景,突然楚令倒吸了一口冷氣,數千身穿一模一樣鎧甲的兵將整齊冰冷的站在他們的面前,還有八道恐怖的氣息直衝雲霄,讓天地都變換了顏色。

「這是要瘋了嗎?這是要搞多大的事情啊?」穆清揚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

「搞多大的事情不清楚,但是我感覺,七大家族,恐怕在今日過後再也沒有隱世這個概念了!」魏峰心臟劇烈的跳動了一下說道。

「咱們要不要阻止他們?」楚令也是感覺心驚肉跳的看向了趙天雲問道。

「為什麼要阻止他們?正好有一個出頭鳥替我們去問問路,就讓蒼家往前沖,看看大秦帝國的態度!」趙天雲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笑容。

幾人面面相覷,貌似……貌似這個可以搞啊!

蒼天雄的目光看向了六人,眼神冷漠的開口問道:「不知道六位在我蒼家附近有何貴幹?」

「沒事,沒事,你們該幹什麼幹什麼!」楚令笑了笑說道。

「哼!」蒼天雄冷哼了一聲,這是在看蒼家的笑話嗎?

突然一道虹光劃破天際,帶著狂暴的氣息直接沖碎雲層,撕裂一切,如同閃電一般來到了這裡。

禁區獵人 一個身影停在了六人的旁邊,虹光漸漸地散開,一個年輕男子慢慢的露出了身體,向著楚令問道:「哥們,這裡是蒼家的所在嗎?呃,不用說了,我看到了!」

年輕男子本來想要打聽蒼家的位置,但是突然看到天地間飄蕩的一把巨大的旗幟,那一個巨大的「蒼」字格外顯眼。

「你們好,我是殺了蒼地的李木,現在來滅掉你們蒼家!」李木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意,手中的血飲刀緩緩的出鞘,雪白的光芒出現在天地之間。 不僅是氣勢洶洶的蒼家之人被驚住了,就是其他六個家族的人都獃獃的看著李木,感覺大腦有些短路。

他剛才說的是什麼?他是殺掉蒼地的李木?現在要過來滅掉蒼家?一個人?

「是你!」突然蒼天雄的聲音之中爆發出無盡的殺意。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我,廢話少說,殺!」李木的雙手握緊長刀,嘴角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容。

「殺!」蒼天雄怒不可遏,本來他們要殺人,現在卻被人殺到家門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戰鬥在一瞬間爆發,壓根就沒有廢話。

李木雙手持著刀柄,體內浩蕩的力量全部傾瀉而出,身體之中的傷勢被狂暴的力量沖刷,疼痛之中又帶著痛快。

「轟……」

龐大的刀光重重的被李木甩了出去,帶著風聲的呼嘯,撕碎一切的向著蒼家密密麻麻的人飛去。

「結陣,蒼龍兵陣!」蒼天雄一聲大吼,隨後數千兵將瞬間變換了隊形。

連帶著蒼天雄與其他的七個星耀全部融入大陣之中,一頭翻滾著黃色氣息的蒼龍猛然衝天而起,張牙舞爪的向著李木的刀光沖了過來。

刀光與龍爪碰撞,璀璨的火花瘋狂的迸濺,空間大片的粉碎,化為一片片混沌,周圍所有的山川河流都被直接摧毀。

李木一聲怒喝,身體拔地而起,出現在蒼龍的頭頂,血飲刀發出了歡鳴,瘋狂的漲大了起來,百丈大小的血飲刀毫不留情的斬了下去。

龍爪出擊,與血飲刀碰撞。

李木的上半身衣服被震得粉碎,露出了流線型的身體,一塊塊緊密的肌肉呈現魚鱗型排列,每一塊肌肉都散發出巨大的力量感。

長刀被龍爪所阻,但是蒼龍可不是只有一隻龍爪,而是有四條龍爪,另一隻爪子快速絕倫的向著李木的身體覆蓋,同時阻止血飲刀的龍爪緊緊的握住血飲刀。

「轉!」李木一聲低吼,手臂上的肌肉隆起,咆哮的力量衝出身體,李木的身體劇烈的旋轉了起來,同時旋轉的還有血飲刀。

血飲刀猶如化為攪割機,蒼龍發出了一聲痛吼,它的那隻握住血飲刀的爪子被瘋狂的血飲刀直接攪碎,血紅色的鮮血揮灑向大地。

這一刀,最起碼絞殺百人!

李木的身體同樣被另一隻龍爪拍中,他的身體被龍爪覆蓋,重重的拍在了大地之中,大地劇烈的塌陷。

蒼龍的目光之中帶著殺意,那隻拍中李木的爪子猛然抓了起來,一方大地被這隻龍爪抓成飛灰,它想要連同李木一塊抓成飛灰。

突然用力握住的龍爪停了下來,龍爪被一股力量擋住,讓他無法再握緊。

「開!」

嘶吼的聲音響起,龍爪發出了一聲「咯吱」的聲音,一點點的開始鬆開,一個人影漸漸的從龍爪之中展現,那是一個雙手撐著兩邊的龍爪,正在變大的人。

「這個也碎吧!」突然李木猛然鬆手,龍爪再次合攏了下來,而李木的手中重新出現血飲刀,同時刀光圍繞著李木的身體快速的旋轉了起來。

「叮叮叮……」密密麻麻的碰撞聲音響起,火花閃爍的無比快速,短短剎那,不知道血飲刀與龍爪碰撞的多少次,密集的火花直接讓這龍爪燃燒起了火焰。

熊熊大火燃燒,伴隨著慘叫的聲音,一個人影衝破火焰,身體與刀猶如化為一體一般,筆直的向著蒼龍的眼睛射了過去。

「吼!」

蒼龍發出龐大的咆哮聲,眼睛之中猛然射出了兩道恐怖的火焰,一道紫色,一道藍色的火焰燒破虛空。

李木感覺一股危機,兩道刀光劃過,身體則強行扭轉的向著一邊閃了過去。

刀光與火焰接觸,只是碰觸了幾秒的時間,刀光竟然直接被火焰燒成灰燼,李木有些驚訝,火焰距離他的身體不遠,雖然險而又險的躲過,但是依然感受到了火焰之中所蘊含的恐怖熱量。

「看來不能小瞧這蒼家,姜還是老的辣!」李木心中想了一下,身體便再次從天空之中飛馳,一道道虹光飛過,圍繞著這巨大的蒼龍,雪白的刀光鋪天蓋地而又錯綜複雜的向著蒼龍砍了過去。

蒼龍怒吼,巨大的身軀扭動,粗大的龍尾橫掃,所有的刀光都化為了一道道破碎的勁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