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們走!」

隨著一道厲聲響起,在天宏正堂的帶領下,上百名天尊級別的強者一同來到了結界處。

「各就各位,每個人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這是咱們最後一道防線,如果破掉的話,那大家都得死。」天宏正堂怒吼一聲,緊接著他率先對著結界發力。

「是!」

其他天尊強者聽到這話后,也紛紛厲喝了一聲,然後這些強者就迅速散開做好了相應的準備。

「咻咻咻咻!」

在所有人做好準備之後,突然間原本白色的結界出現了一道道紅線,而隨著這些紅線越來越粗,下一秒這些紅線就化為了紅色攻擊朝外面的人群飛射而去。

「啊啊啊啊啊!」

這結界攻擊來的太突然了,導致一時間不少強者來不及防禦就被這些紅線擊穿了身體。

「王八蛋!」

看到自己這邊有人死了,只見大量的人雙眼一下子通紅了起來。

「砰砰砰!」

頃刻間,大量的攻擊不斷的轟擊在了結界之上。

因為攻擊的力量非常強大,導致就算這些結界有人維護著,那此時也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不過只是微微顫抖,距離崩潰還是有一段時間的。

「什麼!」

就當天宏家族這邊正式發動戰爭時,很快另外兩邊也都收到了信息。

而無論是平家還是夏侯家,甚至是討伐的眾多勢力,得到這個開戰消息后也都分外吃驚。

不過既然那邊已經開戰了,那顯然這兩邊的情況也差不多。

「快快,把人都集中起來,然後將結界改成攻擊模式。」平賜和夏侯雄從震驚中回過神時,他們連忙下令了起來。

可是消息是差不多時間傳出來的,因此當他們兩人下令時,外面的戰鬥已經打響了。 因為天宏家族的先一步製造了殺戮,使得眾多強者憤怒不已,要知道奮起反抗的強者乃是一個整體,所以這邊出事了,另外兩邊自然也受到了強烈的影響。

而這樣一來,平家和夏侯家來不及加強結界而導致整個結界在開戰後不久就崩潰了。

結界乃是家族最後的一道防禦罩,而沒有了結界,那接下來自然是一場慘烈的大戰。

要知道一個家族中有強者,也有弱者,而往往一場大戰傷亡最為慘重的就是弱者。

至於另外一邊,他們既然是來討伐的,那來的自然都是有修為的強者,所以當結界破掉之後,大量的強者瞬間湧入了進來。

只見他們見人就殺,越殺越兇殘。

因為在他們看來,三大家族是一個整體,而如今一個家族出手殺人了,那他們自然也不會對另外兩家客氣。

「混蛋!」

平家和夏侯家的天尊巔峰強者看到自己的族人被不斷殺死時,他們暴怒了,可就當他們準備朝修為低的人出手時,數名修為相同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的對手是我們。」

幾名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的看著一臉暴怒的強者,然後下一秒他們就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哼!」

看著這幾名強者朝自己等人衝過來,這幾名天尊巔峰強者頓時怒喝了一聲,然後不要命的發動著攻擊。

事已至此,血海深仇已經結下了,再加上看到自己族人大量的被殺死,連小孩子他們都不放過時,這些天尊巔峰強者自然已經知道自己家族是什麼情況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有的就是盡量的殺人,好為死去的族人報仇雪恨。

然而這些強者除了殺人外,卻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一個問題,其實這一切都是他們一手造成的,要不是他們想要更多的靈根導致不斷的挖掘靈石的話,那也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

當然,就算他們意識到了問題,那這時候再後悔也已經晚了,因已經種下了,如今這一切那全部都是果。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無論是平家還是夏侯家,那都已經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了。

而這其中,平家和夏侯家的死亡人數最多,因為大多數死的都是婦孺。

「怎麼到處都沒有靈石的身影,這不對勁啊!」

「這些年平家挖掘了這麼多靈石,怎麼可能一點都找不到呢。」

「夏侯家什麼情況,那麼多靈石藏哪裡去了?」

「……」

當傷亡達到一定程度后,來討伐的強者開始四處尋找起了靈石。

但是當他們將整個府邸翻了一個底朝天時卻發現一塊靈石都難以看到。

連續挖掘了這麼多年,再加上出動的人數那麼多,那可以想象挖到的靈石會有多少。

「前輩,他們竟然把靈石都藏起來了,所以必須留活口,要不然殺了他們也拿不到靈石。」在徹底確定府邸內沒有靈石的蹤跡后,兩個地方的強者連忙向各自的天尊巔峰強者稟報道。

「沒有發現?」

聽到這些彙報后,數名天尊巔峰強者眉頭緊皺,緊接著奮力進攻了起來。

而隨著平家和夏侯家的傷亡人數越來越多,兩家的天尊巔峰強者也開始一點點不敵了起來。

起先他們是一對一,可隨著天尊初中期的強者一個個被殺時,騰出手的強者立即加入到了他們的戰鬥之中。

雖然天尊初中期強者對天尊巔峰強者的影響力不大,可就算有一點影響力,那也是致命的,畢竟對方還有一個天尊巔峰強者呢。

「夏侯家主,如果你說出那些靈石的下落,我可以選擇給你一個痛快,要不然的話,等我將你打成重傷之後,一定會好好對付你的,到時候讓你生不如死。」和夏侯雄大戰在一起的天尊巔峰強者怒聲道。

如果不是這次機會的話,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和三大超級勢力之一的夏侯家家主一戰的。

當然,世事無常,夏侯家能夠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那也是他們自找的,根本就怪不到其他人的頭上。

「哼,就算你殺了我,也得不到靈石的,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靈石。」夏侯雄冷哼了一聲。

「沒有靈石?」

聽到這話,討伐這方的幾名天尊巔峰強者自然是一臉的不相信。

之前三大家族如此大張旗鼓的挖掘靈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那時候他們並不覺得靈石會被挖空的一天,所以並不在意。

可現在夏侯雄說夏侯家族沒有靈石,這個說出來誰會相信呢?

「沒有就是沒有,就算你殺了我也沒有。」夏侯雄怒聲道。

看著遍地都是族人的屍體,夏侯雄的雙眼通紅了起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雖然現在一切都無法挽回了,但夏侯雄也不會白白苟且偷生。

「就算我有靈石,你們殺了我這麼多族人,你認為我會把它們叫出來嗎?休想,沒有靈石,就算你們活著,那肯定也生不如死的,哈哈哈。」夏侯雄慘笑了一聲,緊接著他直接朝兩名天尊巔峰強者沖了過去。

「找死!」

兩人看到夏侯雄朝他們衝過來時,兩人頓時怒哼了一聲。

「一起死吧!」

可就當兩人朝夏侯雄迎上去的時候,突然間一股可怕的力量從對方的體內散發出來。

「不好,這傢伙要自爆,混蛋!」

兩人感受到這股可怕的力量后,他們的臉色猛的一變,來自天尊巔峰強者的自爆,這要是近距離的話,他們就算全力防禦也會被活活炸死的。

所以,這時候這兩名天尊巔峰強者倉皇而逃了起來。

「你們以為你們能逃得掉嗎?」看著一同逃跑的兩人,夏侯雄怒喝了一聲。

「哼!」

而就在這時,突然間跑在前面的男子直接回頭一掌打在了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天尊巔峰強者身上。

「你幹嘛!」

受到攻擊,這名天尊巔峰強者頓時怒斥了起來,顯然他沒有想到自己這邊的戰友會突然攻擊自己。

「對不起,我還不想死。」出手攻擊的天尊巔峰強者冷喝了一聲,緊接著一腳猛的踢出。

「混蛋!」

見到對方再次攻擊自己時,這名天尊巔峰強者也不甘示弱的回擊了起來。

「不用打了,一起下地獄吧。」

因為兩名天尊巔峰強者的內訌,導致他們的速度驟降了下來,而這時候夏侯雄趁機沖了上來。

「轟!」

當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只見可怕的衝擊波瞬間席捲而開。

要知道這可是天尊巔峰強者的自爆,所以威力自然相當驚人,只見靠近爆炸中心的人頃刻間全部被這股爆炸吹飛了。

同時,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巨響聲,也使得在場所有人心中一驚。

「家主!」

夏侯家族的強者看到夏侯雄自爆時,他們頓時慘叫了一聲。

「王八蛋,你不讓我們活著,我們也不讓你們好過。」連家主都自爆而死了,再看看現在這個局面,就算不自殺,那肯定也逃不掉的。

所以,抱著死了也要拉一個人墊背的想法,只見夏侯家族還活著的強者一個個都自爆了起來。

夏侯家族原本還活著的強者數量不少,但如今一個個搞自爆后,活著的人數驟降了下來。

同時,討伐一邊的強者也在急劇下降著,因為每一個強者的自爆都會使得一兩個人瞬間失望,十來個人受傷。

而在這十來個人還沒來得及逃命時,又一名強者衝過來自爆了,這一次自爆直接導致十幾名強者全部隕落。

就這樣,當夏侯家族的族人全部自爆而死後,討伐這邊的強者也已經所剩不多了,就算還有活著,那一個個也都是身受重傷的。

另外一邊,平家的情況和夏侯家差不多,不過比起夏侯雄的自爆,平賜是直接被兩名天尊巔峰強者擊殺的,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比起夏侯家,平家這邊討伐隊伍的強者傷亡人數少,受傷的也少。

至於天宏家族的話,他們因為結界的關係,所以討伐隊伍的傷亡反而多了起來。

不過討伐隊伍的人數不少,所以一時間還是僵持著。

可僵持也就一會兒時間,當平家的強者敢去增援后,原本強大的結界也被可怕的力量直接打破。

結界被破,天宏家族的族人一下子就出現了傷亡,而整個天宏家族也很快被夷為平地。

可就算這樣,眾人還是一塊靈石都沒有發現。

「可惡,怎麼會這樣。」

看到連一塊靈石都找不到,所有人辛苦一戰的強者都露出了憤怒之色。

不過就算再憤怒也沒有用,三大家族已經被滅了,根本就沒有人能知道那些靈石的下落。

就這樣,因為找不到靈石,還活著的強者自然是各自回家了,只不過找不到靈石,每個人都顯得格外的沮喪。

鴻界內,三界之爭已經開始了,而原本佔據上風的吳昊突然間發現自己使不上力量了。

「怎麼回事?」

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樣后,吳昊心中一驚,然而這時候他可是在大戰之中,因此這一分神直接被對方一掌擊中了胸口。 「噗!」

當吳昊暴退了數十米遠后,他捂著被打的胸口噴出了一口鮮血。

「怎麼會這樣?」

吳昊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面前的傢伙給打傷了,要知道這一戰他一直都是佔領上風的,為什麼突然間使不上力氣了呢?

「唰!」

可就在吳昊思索的時候,一道破風聲響起了,緊接著一道人影快如閃電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可惡!」

看著再次朝自己拍過來的手掌,吳昊咬牙怒吼了一聲。

可當他準備閃躲時,他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再次使不上力量了。

或者說是力量變弱了,導致他根本就來不及閃躲。

「砰!」

當又一道猛烈的撞擊聲響起,只見吳昊整個人直接從偌大的擂台上飛了出來。

「鴻兄,承讓了!」

隨著比賽的結束,站在虛空中的一名老者滿臉笑容的對另外一名臉色鐵青的中年男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