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慚愧啊!」田戰擺手,「對了,江大哥,你這也是來參加比武嗎?」

「不錯,給我介紹介紹唄!」江維笑道。

「好嘞!」田戰連介紹了起來,「你也看到了,場上一共有一座主擂台,和十六座分擂台!」

江維點頭。

「一般來說,十六座分擂台,每一座都會決出兩名鬼修來;最後,一共會有三十二名鬼修進入到決賽當中!」田戰繼續說道,「進入決賽的鬼修,若不是天荒閣的,則會被傳予踏入凝魂期的方法;而若是天荒閣弟子,則會被獎勵一些寶物!」

「寶物?」江維並沒有提起太大的興趣;江維儲物戒指里的神兵「流水劍」和堆積如山的魂石,恐怕就是把天荒閣賣了,也未必抵得上江維的財富。

「不過……」田戰遲疑了一下,「我覺得,今年的比武大會,似乎和往年有些不同!」

「不同?」江維不解。

「其實我們天荒閣會神期弟子中,實力比方思琦強的,還是有好幾個在的。往年他們都不會參加比武大會,所以才讓方思琦坐了大師兄的寶座;不過奇怪的是,今年他們竟齊齊地來參加比武大會了!」田戰說出了這一反常的情況,「我就在想,今年的比武大會,會不會有什麼貓膩在裡面……」

「嗯……聽你這麼一說,倒真好像有些奇怪!」江維想了想道,「回頭我問問師父看看……對了田兄,先領我去報名吧!」

聽田戰一番介紹下來,江維大致也搞明白了。天荒閣之所以舉辦這種比武大會,一是為了給閣內弟子一個鍛煉的機會,二則是發展一些外部勢力——那些得到天荒閣指點然後踏入到凝魂期的大鬼,不可能不對天荒閣心存感激。

報名都是小事,尤其是江維亮出身份后,負責報名的鬼兵更是恭恭敬敬地給江維辦完了一切手續。

「江大哥,你想分到哪座擂台?」田戰問。

擂台一般都是隨機劃分的,不過這種小事,江維當然有選擇的特權在。

「嗯……」江維想了想問,「方思琦報名了沒?」

一旁的鬼兵快速地查詢了一下:「報了,在七號擂台!」

「哦?」江維的眼睛微微眯起,「那就把我分到七號擂台去好了!」江維之所以來參加比武大會,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趁機搞死方思琦;至於到底是在海選的時候搞,還是在決賽的時候搞……那當然是越早下手越好了!

聽說方思琦在七號擂台,江維當然迫不及待地去想分到那邊去了。

一切都弄好后,江維自個兒在各個擂台旁轉悠了起來;想好好地看看,這比武大會究竟是什麼一個名堂。

行走間,正好身邊這個擂台上,兩隻鬼剛剛上台,於是江維便停下了腳步看了起來。

「我,狂鬼門羅凡!」

「我,散修趙劍!」

雙方都自報了一下家門,然後便張牙舞爪地打了起來。

狂鬼門,算是原罪城內一股不小的勢力了;當然,比起天荒閣來,那就和螻蟻沒什麼區別了——畢竟,狂鬼門至今都沒有出過凝魂期的大鬼。

「哎!」看著兩鬼交手,江維不住地搖頭。


這兩隻鬼的實力平庸得很,也就最最普通的會神期圓滿的實力。要知道,必須得會神期圓滿,才能獲得比武大會的報名資格;也就是說,這兩隻會神期圓滿的小鬼,其實就是比武大會裡墊底的層次。

看了片刻,江維便懶得看下去了。這兩隻鬼實力平平,又沒什麼厲害秘法,此次前來參賽,估計也就是抱著碰運氣的心態來的。

忽然,一旁的十一號擂台喧嘩了起來。


「嗯?」江維在十一號擂台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鬼影。

「林念落?」

江維不由好奇地走了過去。

一直以來,江維只聽說林念落的實力很強大、很強大,但究竟有多強大,卻是不得而知。唯一一次看林念落出手,也就是那次林念落對著陸雲狂施展幻術攻擊;不過那時江維的實力還挺弱,所以不怎麼看得懂其中奧妙,只知道陸雲狂莫名其妙地就一刀砍空了。


林念落的對手,乃是一名手持大砍刀、赤著上身的精壯鬼修;這名鬼修眼中有著凶戾之氣,顯然是長期在廝殺中養成的。


「靠,怎麼對手是個小娘們!」精壯鬼修一上台就罵開了。顯然,他往年應該沒有參加過比武大會;否則的話,絕對不會不知道林念落。

「出手吧!」林念落神情冷漠。

「呵!」精壯鬼修笑了起來,「我一向不屑對女鬼出手,不過為了凝魂期的機緣,就得罪了!」

精壯鬼修自然知道,林念落雖然看似孱弱,但肯定也有著會神期圓滿的實力。不過,精壯鬼修對著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即便對手是會神期圓滿,他也絲毫不放在眼裡。

要知道,這精壯鬼修可是幾十次從生死邊緣活下來的;實力之強,毋庸置疑!

「你還是認輸吧!」精壯鬼修朝著林念落狂奔而去;嘴上雖然讓林念落認輸,但手中的刀已經毫不猶豫地舉了起來。

擂台下,不少鬼修明知道林念落的實力很強;但看到如此精壯的一名鬼修瘋狂殺過去,還是不免為林念落捏了把汗。

林念落站在擂台上,一動不動,只是朝著精壯鬼修瞥了一眼;然後……本是直奔林念落而去的精壯鬼修,竟忽然微微改變了一下方向,跟林念落擦肩而過……

而後,直接跳下了擂台!

「嗯?」江維還是沒看清楚,林念落究竟是怎麼出手的;江維也無法確信,面對這一招,自己是否有能力扛住。

其實,震驚的又何止江維,場上所有目睹這一幕的鬼修,很多都直接看傻掉了——這什麼情況,在做戲嗎?

即便是裁判,也是愣了許久,方才宣布:「出界判負,林念落勝!」 「幻術攻擊!」

「是幻術攻擊!」

好一會兒,現場才忽然喧嘩了起來。

對於幻術攻擊,很多鬼修窮其一生也只能耳聞,很少有機會能夠親眼目睹。當然,即便是親眼目睹了,也很難看出什麼名堂來;就像現在,圍觀的鬼修就根本不清楚林念落是怎麼出手的。

他們只看到,那精壯鬼修莫名其妙地就自個兒跳下擂台了……然後由此推想,才推理出林念落會幻術攻擊。

「幻術攻擊,著實是無跡可尋啊!」江維感慨。

其實,江維也挺想學幻術攻擊的。不過師父白長老卻說,他在幻術一道上的天賦,並不算很出色;與其花費時間在幻術一道上,不如把時間拿來感悟境界。

江維雖然已經感悟了洞悉之境,但這絕不是境界感悟的終點,而僅僅只是一個起點罷了。若是江維踏入凝魂期后,能感悟到更高一層的境界,那原罪城及周邊這一畝三分地,恐怕就沒有江維的敵手了!

當然,感悟洞悉之境就已經艱難非常了;想感悟更高一層的境界,又談何容易?

這時,那名自個兒跳下擂台的精壯鬼修,終於也回過了神來。

「嗯?我這是……?」精壯鬼修眼中有著疑惑,「我明明在攻擊對手啊,怎麼會在擂台下方?」

隨即,這名精壯鬼修看到了依舊淡然地站在擂台上的林念落,也聽到了裁判的宣判——出界判負!

「我……我……」這名鬼修還想跳上台去爭鬥一番,不過忽然醒悟了過來——她會幻術攻擊!

一想到幻術攻擊的可怕,精壯鬼修連嚇得灰溜溜地走掉了。他明白,若不是林念落手下留情,就自己剛剛失神的那段時間,自己已經被切割成無數份了!

一旦被切割成無數份,自然是毫無反抗之力,任人宰割了。就想江維當時被那小白虎切割成了很多份,就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若不是五鬼道符及時發威,江維恐怕已經魂飛魄散了。

遠遠地觀看了林念落的比賽,江維也不上前打招呼,直接朝七號擂台走去。

不久之後,七號擂台,開始了方思琦的比賽。

方思琦的對手,是一隻長發如蛇的女鬼。

在江維看來,女鬼的招式,破綻層出不窮;當然,這也僅僅是在江維看來而已——在玩家看來,方思琦的招式同樣是破綻層出不窮的。

不過,女鬼的招式卻很別樣,她的頭髮長有數米,盤成了幾十條蛇的形狀;每一束長發,都如雙手一般靈活。

其實,無論是頭髮還是雙手,都是由靈魂能量構成的,材質上其實相差並不大;無非是一般鬼只能靈敏操控自己的雙手,卻無法操控自己的頭髮罷了。而這隻女鬼,憑著這一頭秀髮,就相當於是用幾十隻手在打方思琦兩隻手。

都說雙拳難敵四手,憑藉這一招,女鬼在會神期小鬼中,恐怕也是極強的存在了。

「看來方思琦要有些麻煩了,看看他怎麼應對!」江維在台下笑看著。這個層次的女鬼,對方思琦來講可能是個麻煩,可對江維來說,卻孱弱無比;要知道,光靈魂強度上,江維就是這女鬼的六倍了!「方思琦可別敗在這裡了,不然的話,我恐怕還得另找機會,才能把他打得魂飛魄散了!」

方思琦確實遇上麻煩了,因為這隻女鬼的實力,確實很強。

女鬼雙手插著,僅僅憑藉這一頭飛舞的秀髮,就完全壓制住了方思琦。

當然,這個時候,無論是女鬼還是方思琦,都只是赤手空拳在那裡戰鬥,都還沒有亮出兵器來。

嘭!

嘭!

嘭!

嘭!

十幾隻手打兩隻手,雙方的靈魂強度又都是一百倍,女鬼自然是完全佔據上風了。

忽地,女鬼的一頭秀髮,忽然發生了變化;只見每一束頭髮的發梢,都忽然由拳頭變成了手掌。

「這女鬼想強行擒下方思琦!」江維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圖。江維自知,如果自己只有一百倍的靈魂強度,那想要應付這隻女鬼,也不是什麼容易之事;現在,江維很想知道,方思琦接下去將如何應對。

這種情況下,方思琦自然是再也沉不住氣了。

噌!

方思琦直接抽出了背後的利劍,呈太極的軌跡,迎著這漫天的秀髮劃去。顯然,這是一式非常精妙的防禦劍法。

「盛名之下無虛士,果然,這方思琦還是有實力的!」就在方思琦拔劍的一剎那,江維就看出,方思琦的實力絕不簡單。

要知道,江維憑藉的洞悉之境,是最容易看穿別人的破綻的;可是方思琦的這一式防禦劍法,竟讓江維有些難以找到破綻。

當然,並不是說方思琦的劍法沒有破綻,而是破綻很小,即便是以江維的眼力,都不容易看出破綻來。

「有些門道!」

江維揣測,方思琦的動作中,破綻之所以這麼少,恐怕就是因為他的劍法學得很精妙的緣故。

如果把動作招式比作書法,那江維的每招每式,都是大師級的書法;而在江維的眼裡,那些普通鬼修的招式,就是那種橫七豎八的「狗爬字」。而方思琦的劍招……則像是那種照著名家真跡「描」出來的;這種劍招,當然也有破綻,不過比起那些「狗爬字」來,卻要好太多太多了!

「難怪方思琦的實力比一般的會神期圓滿要強很多,原來是這個原因啊!」看到方思琦的這一式劍招,江維就知道,這場戰鬥,應該是方思琦贏了——只要方思琦的攻擊招式,和他現在所施展的防禦招式是在一個層次。

噌!

噌!

噌!

……

方思琦亮兵器了,那蛇發女鬼自然不會繼續藏拙;滿頭的秀髮往背後一探,便抽出了幾十根細長的鋼針來。而兩根最大的鋼針,更是被女鬼拿在了「真正的手中」。

「以鋼針作武器?」

不過江維也明白,恐怕也唯有鋼針這樣細長的武器,才能讓女鬼的每一束頭髮,都持有兵器!畢竟,幾十根鋼針放在一起,女鬼都能背在背上,可見鋼針之細長。 女鬼一亮兵器,方思琦就又有些吃力了。當然,吃力歸吃力,但憑藉著依樣畫葫蘆般「描」出來的近乎完美的劍法,方思琦還是佔據上風的。

畢竟,即便是江維,都要仔細判斷,才能看出方思琦劍招中的破綻;那對於女鬼等普通鬼修來說,自然是根本就看不出什麼破綻了。

「難怪這麼多鬼熱衷於修習劍招,原來是這個原因啊!」江維恍然。

劍招修習到高深之處,可以讓一個明明未達到洞悉之境的小鬼,勉強擁有了比洞悉之境略差的招式與判斷。

像方思琦這樣,劍招練到高深處,每一招每一式,都幾乎能媲美洞悉之境的江維出手了;而且可以想象,有著這幾乎完美的劍法,方思琦的眼神也絕不會差——江維估計,方思琦很容易就能找到女鬼的破綻;也正因如此,方思琦才能完全壓著女鬼打。

「不過招式畢竟只是一個『形』而已,洞悉之境真正的精髓,方思琦又豈能理解?」

方思琦的劍招,算是比較僵硬的,必須要循著劍招來,方才能夠施展出這種比較完美的攻擊來;一旦去做那些劍法里沒有的招式,那他的攻擊又瞬間懶得跟「狗爬字」一樣了。所以,為了讓自己儘可能地完美,方思琦不但要學習劍法,同時還要學習身法、步法等等,才能保證自己各個方面都比較平衡。即便如此,方思琦的手中一旦沒有了長劍,那劍法就施展不了,就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