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慕容天堇!你好大的膽子,你這個廢物居然敢和我這樣的說話?居然敢頂撞我?」

這時,站在慕容曉曉旁邊的堂兄慕容楠楠首先反應過來,「臭小子,你膽敢對曉妹不敬,活膩了是不?!還是前幾天,哥幾個沒有把你伺候好了,你的皮又痒痒了?」


慕容楠楠雖然方才被慕容天堇的眼神一震,但反應過來后就升上了幾分怒火,這個廢物怎麼敢用這種眼光看他們幾人,那種威壓,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別急,我可沒有活膩味,這事總是得一步步慢來,是不?」慕容天堇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許是看見慕容天堇好久沒有動靜,依然如故的收集著風狼腦袋內的晶核,慕容曉曉的臉上再也維持不住笑容。

「廢物就是廢物,竟然還大言不慚,妄想攀附上我的凌雲哥哥和青羽哥哥。今天,我就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毀了你這張臉,免得我看了滲得慌!」

緊繃的妖艷面容上,滿滿的全是殺意,憤怒的她將體內的玄靈力提升到了極致,對準慕容天堇的頭部直直射去。

慕容曉曉早已是初級高階玄靈師,隱隱有突破到中級初階玄靈師的跡象。13歲的中級初階玄靈師,這可是家族裡難得一見的天才。

所以,家族對她大力的栽培,而她也確實是能耐。

一旁的慕容楠楠一見,也是輸人不輸陣一般,將體內的玄靈力運用到極致,火紅的玄靈力與慕容曉曉的玄靈力膠著在一起。

這正是多人合作戰技,威力疊加的兩股玄靈力合二為一,一股艷到極致的赤紅色玄靈力對準慕容天堇撲面而來,真的沾上一縷半點,她恐怕就會變成地上那具,被烤焦的狼屍一般無二。

慕容曉曉的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心中的恨意似乎也找到了宣洩口,她彷彿已經看見,慕容天堇在她的眼前倒下,臉上身上滿是燒傷……

慕容天堇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赤紅色的玄靈力。有些錯誤可以犯一次兩次,但是事不過三,她再不會讓一切重演!

可是呼嘯的玄靈力落到慕容天堇的身上,徑直的穿過,直直落到她身後的狼屍身上,風狼屍頓時焦黑,散發出一股股的糊臭味。

只見慕容天堇的身影搖晃了幾下,漸漸散開消失無蹤。

竟然是殘影!

慕容楠楠大吃一驚,直覺的後退,但是晚了一步,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勁風已經驀地從下方直衝而上!根本沒有絲毫躲閃的空間和時間!

慕容楠楠只覺得臉上一寒,整個身體竟被這一拳打得脫離了地面,飛了起來,連慘呼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重重撞上了身後的大樹,砰然落地。

慢慢下滑的身軀順著大樹根滑下,鼻子里流出來一股猩紅的液體,頭暈眼花的慕容楠楠才感覺到徹骨的疼痛。

那一拳正打在他的臉中央,鼻樑當場折斷,鮮血噴涌!

可就是如此劇烈的疼痛,也完全無法讓他相信眼前的事實,他被人揍了!被一個廢物揍了!

慕容世家的廢物六少爺,一拳頭把他的鼻樑打斷了!這……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慕容楠楠頭昏腦脹地靠在大樹上,怎麼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會被慕容家的廢物六少爺秒孽,心中震驚萬分的同時,也在不住安慰著自己:意外,這一定是個意外!


一定是他被欺負了這麼多年,實在忍不住才爆發了一下,又正巧打在自己最為脆弱的鼻子上。

對!沒有錯,肯定是這樣的,這個廢物也就能打出這一拳而已!

另一邊的慕容曉曉卻好上很多,得意中的她只是感覺一陣風刮過,身旁的慕容楠楠已然失去蹤影,她尚未弄明白事情是如何發生的,脖子上一涼,一把匕首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慕容天堇的笑容冷得像冰,雙目炯炯,散發出道道寒光:「都不許動,誰要是亂動一下,我就立馬讓她的人頭落地!或者我一個手滑,在你美麗的臉蛋上劃上兩刀,留下那麼一道兩道疤痕什麼的,看還有誰會喜歡你?」

「不要!你住手,住手。」慕容曉曉語帶哭音,連連喝止,再也不見平日里耀武揚威時的嬌俏模樣:「楠楠別過來。廢物……不,不是,是慕容天堇,天堇,你到底想怎麼樣?你直接說,只要我慕容曉曉能做到的,我,我就立刻去做。」

慕容楠楠更是目光躲閃,捂住鼻子的指縫間滴趟著鮮血:「你別動,別亂動,你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

「你?平日里你那欺負我的勁兒頭呢?都讓你丟到爪窪國去了?」

慕容天堇一聲輕笑,以匕首平拍慕容曉曉的俏臉:「我要的也不多,前些日子族裡不是獎勵你一頭影月白虎嗎?賠償給我,你就可以走了。」

這影月白虎可是神獸白虎的後裔,將來可是有希望進化成為白虎神獸的。

「什麼?!不可以,那怎麼行!」

慕容曉曉尖八度的聲音響起,話語里再沒有平時的妖媚,氣憤不已的掙扎:「你一個廢物,不,不是,我是說,那影月白虎即便是給了你,你不能修鍊出玄靈力,你也不能契約。我,不給!」

「你個廢物,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玄獸是你能契約的嗎?」

憤怒中的慕容楠楠也顧不得鼻樑的疼痛大吼,這玄獸要是真的交出,回到家族之後的他們,恐怕就不是鼻樑折斷的問題了。

「這玄獸契約除去需要大玄師以上的道行才能契約之外,契約的玄獸一是必須要是沒有契約過的,二是必須要旁邊有高級召喚師協助,方能契約玄獸成功。哪有你這廢……說得那麼簡單。」

看著眼前強自鎮定的慕容曉曉和氣急敗壞的慕容楠楠,慕容天堇決定還是不再繞彎子,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好,於是改了口:「不給我影月白虎也可以,我反正契約不了,拿來也沒有用處。」

看見慕容曉曉明顯送了口氣的模樣,慕容天堇再度說話了:「前些日子你不是從我這裡搶走了一枚不知名的鳥蛋嗎?拿去賣的話,應該還能賣些玄晶。拿出來,我就放了你。不然的話,我就在你的臉上刻下一隻王八,你可以試試,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這慕容天堇腦袋出問題了吧?慕容曉曉完全不敢相信。

一定是的!不然今天的廢物怎麼會如此反常!那鳥蛋砸不爛、燒不壞、契約不了,還能夠收入納戒里。

如果不是裡面還有一絲生命的波動,大家都要當它是一枚鵝暖石。

不過即便如此,她也將它丟入納戒,好久都沒有記起它來。

就拿這麼一個破爛,換回自己的隱月白虎,是一個傻子都知道划算的事。

想到這裡,慕容曉曉急忙從納戒內掏出那枚鳥蛋,隨手扔給慕容天堇,從地上扶起慕容楠楠:「給,給你,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我們可以走了吧?」

慕容天堇感受了一番,果然就如同記憶里的一樣,鳥蛋里傳出一陣陣親切之意。這枚鳥蛋,原本是慕容天堇一次外出之時無意中獲得,最後卻被慕容曉曉給強搶了過去。

兜兜轉轉一大圈,它終於又回到自己的手裡。

… 看著輕輕撫摸著未知名的鳥蛋的慕容天堇,慕容曉曉片刻也呆不下去,趁著她一晃神的時間,扶著慕容楠楠飛快的脫逃,沖著剛才眾人消失的方向跑去。

末了還撂下一句狠話:「慕容天堇,你別太得意,今日我們一時大意著了你的道,下次再見之時,我一定要讓你跪在地上,當著眾人的面求我放了你,哼!」

今日的她可是吃盡了苦頭,這在她過去的十多年裡是從未有過的。

因為她的美貌和天分,誰人不是將她捧在手心裡寵著慣著。就是這個該死的慕容天堇,不但總是無視她的美貌,今日更是把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此仇不報,就絕對不是她慕容曉曉!

慕容天堇,你給我等著!!

慕容天堇挑了一下左邊的秀眉,這慕容曉曉真是會找死,不過嘛!她說的方法倒是不錯,有機會的話,下次一定在她身上用用看。

把鳥蛋收入納戒,慕容天堇繼續未完的事情。12頭狼屍,讓她收穫了5顆晶核,這比例可是相當的高,由此可見,她的運氣實在是好。

除了晶核之外,慕容天堇秉著不放過的原則,將狼皮也剝了下來,全部都扔進手上看似普通,裡面的空間卻有四個足球場大小的納戒里。

想了想,再扔進一頭狼屍,轉身迅速的離開了原地。

夜晚的魔獸叢林遠比白天危險十分,慕容天堇仔細的找了一個隱秘山洞,點燃一堆篝火在洞口處,這樣可以避免野獸的突擊。

從納戒里取出那頭狼屍,割下一條後腿,架在篝火上烤熟填飽肚子,然後重新收好狼屍,將氣息沉於身體的內部,她倒要看看,這具身體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何會有廢物之名。

沉息凝氣,帶動為數微末的氣息在身體經脈里運轉,只是剛剛一運行,渾身的筋脈就彷彿要斷裂一般,全身劇痛難忍,「噗」的噴出一口心頭血,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小血窪。

明顯就是根本無法修行的體質。

慕容天堇不信這個邪,竟然今世的玄功法決無用,那我就用前世的方法。

將神識深入身體的內部直視,緩慢的遊走在身體各部,果然不出意外,在慕容天堇的全身經脈內部,大小經脈壁上,包裹著一層烏黑的粘稠物質,很顯然,這些烏黑的粘稠之物,正是阻礙她修行的直接原因。

小心的從較大的傷口裡,取出些末的黑色物質稍微一研究,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

這是鉛中毒?不對,似乎還有其它的幾種毒素!

前世的慕容天堇將慕容家的事業遍布世界,醫藥,也只是其中的一項而已。

這種毒素是一天天慢慢的積累在體內,很明顯,只有與她十分親近的人,才能做到。

找到是中毒導致的不能修鍊就好辦,不過這解毒的辦法她是有,就是所需要的材料物品,她現在一樣皆無。

考慮片刻,便將此事暫時壓下,還是先換下血衣再說。

從納戒里取出一套舊衣換下滿是鮮血的舊衣,一抖手,掉下一明晃晃的散發著藍光之物,正好跌落進她適才噴出的心頭血上。

藍光閃爍,那物拚命般吸食著地上的心頭血。

咦!是海洋之星,它竟然也跟著自己穿越來了!

興奮的感覺充斥在慕容天堇的心田,趕緊拾起海洋之星,仔細打量,還好還好,沒有摔壞。

前世的她之所以會被追殺,就是因為她錯判了人心,將自己身懷異寶的消息泄露了出去。

海洋之心會被稱為異寶,就是因為它的內部空間里,有一眼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寶泉。

興奮的將心神沉入海洋之星的內部,這裡面依舊和前世一樣,到處是霧蒙蒙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

照著記憶,走到她平日里取出聖泉的小池出水口處,小心的捧出一捧清水,幾大口飲盡,想想還是不放心,三兩下脫掉衣服,緩步走進小池裡,滿意的看著身上逐漸消失的疤痕,感嘆著海洋之星里泉水的神奇。


滿足的泡了一個時辰的溫泉浴,直到感覺到渾身清爽,才起身走出溫泉池。

順著溫泉池的方向背道前行,逐漸的進入濃霧之中,一陣濃霧從深處翻湧而出,就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巨手,在空間里攪散,逐漸的,海洋之星的中心地帶出現了少見的清明

。露出了一個平台,平台的上面,睡著一個萌萌的大約四五歲的小男孩。

似乎夢見了什麼好吃的,偶爾動一下小鼻子,砸吧著嘟起的小嘴兒。

看來和前世並沒有什麼區別,慕容天堇摸摸鼻頭,出了海洋之星。那小男孩應該是海洋之星的器靈之類,只是從她得到之日起,那小男孩就一直在睡夢中,怎麼也無法喚醒,更加無法靠近他三尺範圍。

出了海洋之星的慕容天堇突然想起了那枚不知名的鳥蛋,連忙從納戒里拿出,撫摸片刻后隨手扔進了海洋之星,重新掛回了脖子上貼身收好。

海洋之星發出一道閃光,瞬間在她的脖子上消失了蹤影,然後一路扶搖直上,到達她的識海深處緩慢的旋轉著。

剛剛進入海洋之星的未知名的玄獸蛋,讓平台上的小男孩立刻睜開了眼,眼裡閃過一道莫名的意味,嘴裡輕聲的呢喃著:「這臭丫頭的運氣真好,千年難遇的火鸞卵竟然也讓她隨隨便便兩句話就哄到了手……真是身有寶山而不自知啊!我看看,唉!可憐的小傢伙,原來是玄靈氣不夠無法進化啊1這個好辦……」

慕容天堇此時的注意力早已被身遭周圍,輕易感覺到的玄靈氣所吸引,滿意的看著身上完全消失無蹤的疤痕,那又細又滑又白白嫩嫩的肌膚彈性十足,再一次感嘆著海洋之星里泉水,神奇的療傷功能。

輕輕的閉上雙眼,空氣中的玄靈氣就像一個個歡快的小調皮,爭先恐後的拚命的往她的身體里鑽。

這就是這龍炎大陸修鍊的玄靈氣吧?

應該沒錯,慕容天堇連忙盤膝坐下,試著按照腦袋裡的功法運行,引導著那些玄靈氣通過全身大小不一的毛孔,遊走於奇筋八脈,到達她全身的四肢百骸,渾身一陣舒爽,讓她滿足的微眯起雙眼,繼續運行著蜂擁而來的玄靈氣。

玄靈氣在體內遊走滿一周后,慢慢的沉寂,然後將其壓縮于丹田,就這樣按著記憶里的修鍊功法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的循環著,而這丹田就像是久旱逢甘淋般,不停的運行吸收著,就好似無底洞一樣沒有個盡頭。

在慕容天堇的腳下,緩緩的出現一道耀眼的赤紅色光紋,一顆三角星緩緩的浮現。這顆三角星慢慢的凝聚,緩緩的形成實質,散發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沒過多久,漸漸的出現了第二顆暗淡的三角星,第二顆三角星慢慢凝結成實質,緊接著第三顆也漸漸出現,……一直到出現了九顆三角星。

到第九顆三角星凝為實質后,並沒有人們所認為的瓶頸出現,九顆三角星一陣旋轉,合攏為一,繼而轉變成一顆四角星。

四角星漸漸的也凝結為了實質,旁邊再度出現了一顆三角星……直到第三顆三角星出現,耀眼的紅色光芒才終於暗淡下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慕容天堇終於感覺到一絲飽和的感覺,緩緩收了功,睜開了雙眼,眨了眨眼睛,漸漸流露出一抹笑意。

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所謂的玄靈力是多少,但是還是感覺得到,現在的自己比起前世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還是實力的恢復讓自己安心。


她的心中,激情澎湃,玄靈力的成功修鍊,代表著她從此與人有了一教長短的資格。這些欺她,辱她的人,都將付出代價。

她慕容天堇再不是原來那個「廢物六少爺」,她要讓龍炎大陸的歷史改寫,譜寫出一道別樣的風景。

伸展了下僵硬的四肢,還是出去外面轉轉,順便凝練一下-體內的玄靈力。

自己這一路飆升,雖然說不知道具體的等級,不過她還是明白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就是根基不穩,後面就難成大氣。



Leave a comment